七種武器系列小說線上看閱讀 - 古龍

七種武器》(1972-1974)是古龍的經典系列之一。七種武器,七個中篇,七個主人公,七段迥然不同的故事,快慢緩急、冷熱剛柔、悲喜互異,極盡變化之能事。《七種武器》原先只完成五部,按順序為《長生劍》、《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環》、《霸王槍》,若干年後《離別鉤》追認為第六部。

除了古龍本人或出版商所公認屬於本系列的六部外,尚有一部分古龍的作品屬於相似的世界觀和有關的人物登場,亦有人認為是七種武器的第七部或第零部,如拳頭七殺手英雄無淚,下文有解說其七種武器系列的關係,此三部應為本系列的外傳。

七十年代《拳頭》(一名《憤怒的小馬》)在香港武俠春秋重刊時曾列為《七種武器》之六,但背景設定為狼山而非青龍會,稱為《霸王槍》外傳、別傳更為適合。

《七殺手》則在重刊時列為《七種武器》之七,但其實時代較早似為前傳。

《七種武器》的故事均以一個龐大、秘密的江湖組織青龍會為背景。每篇各有一個精神上的主題,強調以人的意志、操守、感情等武力之外的因素戰勝強大的對手。但香港武俠世界、武俠春秋上連載之《多情環》、《霸王槍》結尾並無“第幾種武器”云云。

另外,古龍的友人陳曉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之負責人)修改《七殺手》結局,加入“青龍會”字樣,因此風雲時代本《七種武器》之七為《七殺手》。陳曉林說明此舉乃經古龍生前授意。

而《英雄無淚》的神器淚痕劍是和離別鉤同出一門,可算是姐妹作,但因為七種武器中已有長生劍作為寶劍的代表,所以也不算是本系列的。另一說是在英雄無淚中另一件無名的奇門神器“一口箱子”才是第七種武器,但因為無以名之而改題為英雄無淚,此事於2015年經丁情證實,第七種武器是“一口箱子”,就是仿007手提箱的那口神秘箱子,因為一口箱子沒法做書名,才取了一個比較好聽的名字叫英雄無淚,至於該書沒提到青龍會,是因為古龍到後期寫作風格已經改變,不會去刻意再和前五種武器做連結。

長生劍小說封面

長生劍

長生劍》是古龍的一部晚期武俠小說,是《七種武器》之一。1974年2月被列為南琪的《武林七靈》之一。

孔雀翎小說封面

孔雀翎

孔雀翎》是古龍的晚期武俠小說,為《七種武器》之二。1974年2月列入南琪《武林七靈》之二。根據這部小說,世界上最成功但最可怕的暗器是孔雀翎。

碧玉刀小說封面

碧玉刀

碧玉刀》為古龍晚期武俠小說,為《七種武器》之三。列為1974年10月南琪《武林七靈》之三。

多情環小說封面

多情環

多情環》是古龍的一部晚期武俠小說,是《七種武器》的第四部,在1974年10月被列為南琪的《武林七靈》的第四部。然而,一些出版商將其列為第五部,而原第五部《霸王槍》被列為第四部。

霸王槍小說封面

霸王槍

霸王槍》是古龍的一部晚期武俠小說,是《七種武器》的第五部,在1974年10月至1975年3月被列為南琪的《武林七靈》的第五部。然而,一些出版商將其列為第四部,而原來的第四部《多情環》被列為第五部。此外該書還有一個外傳《拳頭》(又稱《憤怒的小馬》)。

離別鉤小說封面

離別鉤

離別鉤》是古龍的晚期武俠小說,是《七種武器》中的第六種,1978年6月至9月在《聯合報》連載,1978年8月至11月在香港《武林春秋》359-365期連載,1978年10月由《春秋》出版,取代《拳頭》成為第六種武器,因為古龍只完成六種,所以這本書是最後一種。另外,《英雄無淚》被誤認為是該書的傳記,其實是後續故事的錯誤。

拳頭小說封面

拳頭

拳頭》是古龍的晚期作品,也是他的晚期武俠小說代表作,於1975年1月至6月在香港連載於《武林春秋》第229-245期,由南琪出版。主角小馬是《霸王槍》的配角,書中沒有青龍會的背景(《七種武器》系列都有青龍會的背景)。在首次出版時,它被註明為“又名《狼山》”,但更多聽到的是《憤怒的小馬》,在1975年至1976年2月第二次連載時,它被列為《七種武器》的第六種,後來被古龍剔除。

七殺手小說封面

七殺手

七殺手》是古龍的晚期武俠小說作品,常被誤認為是《七種武器》的第七個故事,這是錯誤的說法,1973年6月連載於香港《武林春秋》第169期(當時《七種武器》甚至《長生劍》的第一部分都還沒有動筆)。1973年由南琪出版,1974年2月被收入南琪的《武林七靈》(即《七種武器》),排在《長生劍》和《孔雀翎》之後。20世紀90年代,該系列的結尾被修訂並與《青龍會》相聯繫,被列為“七種武器之七”。

英雄無淚小說封面

英雄無淚

英雄無淚》是古龍的晚期作品,也是他晚期的武俠小說代表作,曾多次被改編為電視劇和電影,1978年10月至1979年4月在《聯合報》上連載,1979年由萬盛出版。古龍完成這本書後,他的創作生涯走下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