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崆峒

作者
古龍
分類
武俠小說
語言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閱讀
館內借閱
線上閱讀

闖崆峒小說

作品《闖崆峒》是由出名武俠宗匠古龍著述的武俠小說,劃成三十二章51萬字。太原府是山西省省會,地瀕汾水西岸。汾水,又名汾河,源出山西寧武縣西南管涔山,水向西南流,經靜樂縣,折東南經陽曲,環太原,再兩南流,經介休,靈石諸地,注入黃河。是以,太原府乃山西省內水陸交通要道,百貨幅輳,商務殷繁,人口稠密,熱鬧已極!在這繁華府城,鬧市中心的十字街口拐角處,矗立著一座紅磚牆,琉璃綠瓦,三層大廈的鏢局,在最下一層朱漆大門上,橫掛著一塊黑漆巨匾,匾上寫著“鴻運鏢局”四個斗大金字。力足墨飽,有如龍飛風舞,據說是出於當時巡撫大人陳耀宗的手筆。這鴻運鏢局在太原府說來,雖然雖有二十年曆史,算不得老字號,但卻有它與眾不同的地方!總鏢頭藍曉霞,是一位年已四十的女人,但由於她內功精堪,駐顏有術,所以看起來還不過只有卅左右的樣子。再加上她本來就麗質天生,風華絕代,是以,更顯得她年輕!美豔!藍曉霞年僅雙十就來太原創立鴻運鏢局,但他二十歲以前的身世來歷,太原府中除了她自己之外,再無第二人知曉?在創立鴻運鏢局二十年來,她仗著一柄青鋼長劍,和十二枚白蝶追命鋼鏢,闖遍了大江以北數省,二十年來末逢遇敵手。十二年前,她走鏢冀西,遇上一場仇殺,她路見不平,伸手管下這樁閒事,一舉殲滅了嶺南三霸,聲名更是大振,博得白蝶娘子的稱號。但她自己也就在那次力殺三霸的惡鬥中,身負重傷,回到鏢局休養了兩年,才得復元。那次她付出的代價雖大,但收穫亦足以慰她的平生。原來她力毀嶺南三霸時,救了一個人,這人在鴻運鏢局走鏢十多年,前幾年不說,後十來年中從未出個差錯,一半自然是靠白蝶娘子藍曉霞的威名,一半也是靠這個人的得力相助。這個人是鴻運鏢局的鏢頭姓郭名昭民,他與嶺南三霸結仇的原因,也是為了不忍看嶺南三霸在江湖中的為非作歹,將三霸中的矮腳虎王進教訓了一頓,三年後,王進邀約他的兩個盟兄,挾怨尋仇,在冀西正定一場惡鬥,郭昭民當時雖有飛刀聖手之稱,但好漢難敵三把手。郭昭民仗著自己高強武功,及七節虎尾鞭和十八把柳葉飛刀,力敵嶺南三霸半日,總以為自己即算不能勝過三霸,也不會喪命他們的手中。未料嶺南三霸,不但心狠手辣,且個個武功高強,郭昭民正在生命傾危之際,恰遇白蝶娘子走鏢由此經過,路見不平,拔劍相助,力誅三霸,救了郭昭民。飛刀聖手郭昭民,為了報答藍曉霞救命之恩,當即護送受重傷的藍曉霞回到鏢局醫傷,自己也就在鏢局替救命恩人走鏢。藍曉霞見郭昭民忠實能幹,又有一身絕世武功,傷愈後就將局務全部交給郭昭民處理。郭昭民今年已經四十有七,不但長得劍眉朗目,論武功也在上乘,本可自立門戶,創設鏢局,但江湖中講究的是恩怨二字,他為了報答藍曉霞救命之恩,甘心為鴻運鏢局出力賣命,不生異心,這樣一來鴻運鏢局也就成了他的第二故鄉。藍曉霞玉顏未退,獨守空房,郭昭民正在壯年,尤未有室,二人情誼又非一日,說起來本可結為一封佳偶,但郭昭民是老實人,總視藍曉霞為自己再生恩人,不敢心生非想,所以十二年來,兩人相敬如賓!這天正是臘月十五夜,大雪後的晴空,碧如深海,一輪凍月,高掛頂空,幾朵白雲。從月光旁悠然而過,消失在無涯天際!銀色月光,與地下積雪相映生輝,使人幻覺如身處廣寒深宮。好一個雪月宜人夜景,惜人們畏懼嚴寒,早已擁被酣眠。只有鴻運鏢局二樓靠街窗口內,吐出明亮燈光……原來總鏢頭藍曉霞和鏢頭飛刀聖手郭昭明,正在密議一件要事!藍曉霞滿面不安神色,望著坐在八仙桌對面的郭昭民道:“昭民,鴻運鏢局二十年的金字招牌,在這一趟生意中,可能會被人家摘下來!”郭昭民一臉焦急,掃了藍曉霞一眼,悽然一聲長嘆,道:“我若早知這是一筆辣手的生意,我就會勸總鏢頭你不要接下來……”飛刀聖手的話猶未說完,藍曉霞忙接道:“昭民,我們相處多年,你不該再叫我總鏢頭了!”話至此淺笑而住,隨之粉面不自覺地蕩上一層紅霞。郭昭民微微點點頭,道:“曉霞,不過生意既已接下來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可懊悔的,但願上蒼保佑,能安然走完這趟鏢,為了報答十二年前救命之恩,我昭民就是露骨荒山,死而何恨!”話到這裡突頓,圓睜一對朗目,向靠街窗子上一掃,繼道:“不過我對這位客人,頗多犯疑之處,他的言談舉止,都不像是個生意人,尤其兩太陽穴高高凸起,分明是個內功精堪的武林人物,但他何以要將一盒小小的人參,當價值連城之寶。委託我們押送黔西,而且一開口就願出三萬兩銀子的高價佣金,這事情實在令人費解!”語畢,朗目神光炯炯望著藍曉霞。白蝶娘子朗聲一笑,聲音雖也嬌甜悅耳,但似隱含著無限幽怨!悲傷!一陣笑過,她驀的秀面一沉,如一抹冷霜,郭昭民驟然一涼,就在昭民驚魂未定之際,藍曉霞忽變得一臉悽惶,目蘊淚水,一聲嘆息,道:“昭民,二十年來我心中一直隱藏著一個秘密,為恐告訴人家後,與我誓報夫仇,尋找愛子有所不利,你也曾經問過我的出身來歷,今天我不得不把這段隱密告訴你了,昭民……你哪裡會想到我就是二十幾年前,威震大江南北終南神茫藍克武的內子,藍筱華呢……”藍曉霞這席話,直聽得郭昭民,面色乍變,連連倒抽了幾口冷氣,驚訝萬分地說道:“原來你就是威名震天下,終南神茫藍大俠的夫人!昭民真是眼拙,十二年來未離左右,竟沒有識破!”飛刀聖手郭昭民話說此突停,禁不住雙目一紅,不自覺的一聲慘然長嘆,道:“藍大俠不但武功已臻化境,且品格高潔,尤重道義,曾被同道稱為一代武聖,想不到二十年前,在吉南竟遭赤總魚涎灑身,屍骨被毒液溶化成一攤血水,慘死黑海雙怪手中,據當時傳說,兩歲餘的公子也遭毒手,只剩下夫人你一人死裡逃生,這也是藍大俠生前待人頗施仁愛,積下不少陰德,才蒙上蒼所佑留下你以替夫君愛子報仇……唉……”說完又是一聲長嘆!藍曉霞被郭昭民的一席話,勾起了傷心往事,內心之悽苦自不待言,但她究竟是個女中丈夫,強忍滿腹辛酸,取出懷中絹巾抹了一下目中淚水!悽然說道:“人生若浮雲朝路,曾見幾多英雄好漢,如霸王之勇,范增,諸葛亮之明見才能,又何能保其江山於萬年,持其智勇而垂千世!克武雖生百年,亦難免一死,但他實在是死得太冤太慘了!他含冤泉下,又怎能暝目啊!”終南神茫藍克武,與黑海雙怪錢氏兄弟,究竟有何恩怨,江湖上傳說不一,真實詳情,恐怕就只有黑海雙怪,及死去了的藍克武自己知道了,就是藍曉霞,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且說藍曉霞的話說完,郭昭民慘然的點了點頭,忽道:“曉霞!藍天俠死雖確實,但公子是否真的也同遭毒手,當時傳說不一,不知你為這事,作過一番打聽沒有?”藍曉霞悽切切的搖搖頭,道:“就是為了這件撲朔迷離的事,我才苟延殘喘,用孃家曉霞之名,來太原府開設鴻運鏢局,藉走鏢而探聽真實,想不到,二十年我走遍了大江南北,足跡海角天涯,未聽到愛子絲毫消息,想必是已慘遭賊毒手了,這也是天意,夫子均失,我傷痛已極,誰知就在這時,無意中卻使我探悉了黑海雙怪,十五年前就已離黑海伏蛟島,投身崆峒派中的下落……”郭昭民聞言一涼,急道:“這兩個魔頭,既已回到中原,曉霞!你就要謹慎小心了,萬一他們探悉你的居處,不但你替夫、子報仇的願望不能成,恐還要惹來麻煩!”藍曉霞一蕩苦笑,道:“正因如此,我今天才接下了這趟神秘生意,昭民,我們相處十二年,情如手足,自可無話不說,我的意思是無論這趟鏢,能否安全走完,我都想從此離開太原,不再回來!”郭昭民微微一怔道:“鴻運鏢局,名傳遐邇,你若離開鏢局,二十年心血經營的基業,又有誰來承接?”藍曉霞莞爾一笑,燈光照美人,這一笑格外的顯得嬌美嫵媚!郭昭民不自覺的又是一怔!藍曉霞笑過,說道:“好在我創立鴻運鏢局的目的,並非圖利,再說,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待辦,替夫君愛子報仇是我二十年來未了心願,為了要了結此願,所以……”藍曉霞的話說至此突頓,以下的話似難於啟齒!郭昭民不禁聽得紫面顏色微變,急言道:“曉霞!救命大恩,郭昭民刻骨難忘,只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哪怕是赴刀山,闖箭雨,我都在所不辭!”語畢,睜著一雙虎目,深注著曉霞。白蝶娘子藍曉霞,被他這目光一逼,禁不住粉面微紅,笑道:“誅強濟弱,原本就是我們武林中人,份內之事,幹嗎老要提它呢?鴻運鏢局能有今天這樣的盛名,十二年來,還不是全仰仗你,不過,今後更希望你能將鴻運鏢局發揚光大!”郭昭民聽她弦外之音,紫面立顯難色,道:“曉霞,你離開鏢局,不外是要赴崆峒替他們父子報仇,可是一個單身女子,只劍江湖,恐有諸多不便,我的意思……”藍曉霞沒等他的話說完,忙截住,嫵媚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想伴我一道走!”郭昭民紫面蕩紅,微點點頭,沒有說話!藍曉霞又是嫵媚一笑,笑容中似隱著無限欣愉,說道:“那鴻運鏢局交與何人管理?”一語甫畢,倏覺一陣奇腥臭氣,飄拂房中,聞之令人慾嘔!二人面色,同時驟變,郭昭民噗的一口,吹滅了桌上的蓮花銀座油燈,藍曉霞捷若飄風,奪門而出,奔入自己房中,抓起青鋼長劍,等她重新奔回來時,郭昭民已昏倒在地下。銀色月光,從窗外射了進來,照在他那正作掙扎的身上!藍曉霞這一驚,可真非同小可,忙一個箭步,竄至昭民身邊,蹲在地下,伸玉臂托起他上身,輕悽地喊道:“昭民!你怎麼啦!”郭昭民雙眼微睜面露笑意,搖搖頭道:“沒有什麼!好在來賊沒下毒手,只不過略施小計,以示其武功高強而已,賊人早已一聲狂笑而去,我們快去看看那小盒人參及那怪異客人!”說完話,一挺身從藍曉霞懷中躍起,和白蝶娘子雙雙奔至放置鏢貨的房門前。見房門緊閉如常,郭昭民在門上急急的敲了兩下,房中毫無聲息,不由得他心中犯疑,隨高聲叫道:“王英,李五,快醒醒啦……”他連喊了四五聲,可是房中仍舊如前,毫無迴音,郭昭民情急中,飛起一腳,踢得兩扇門應聲而倒,二人搶入房間一看,不由得同時驚得變色!房間中,桌上蠟燭高燒,打開鐵箱一看,哪裡還有那盒人參的影子,只見兩顆鮮血淋淋的人頭,並放在鐵箱內,一張木榻上,橫放著兩具無頭屍體。郭昭民細看鐵箱內兩顆血肉模糊的人頭,正是自己派在房內監守鏢貨的手下鏢夥,王英、李五二人……藍曉霞目見這種驚異場面,已怔於當地。郭昭民這一氣,只氣得他紫面鐵青,回頭向藍曉霞,道:“來人手段毒辣,武功高得出奇,你想想,會是什麼人乾的!”藍曉霞滿面悽傷,搖搖頭,驀的一個意念,閃電似的,湧至心頭,忙道:“我們去看看那個託運人參的客人……”一句話提醒了郭昭民,左手放下箱蓋,右手一把拉住藍曉霞的一隻玉臂,逕往樓下參客房中奔去,由於他們在二樓一陣急走,已驚醒了鏢局中不少鏢夥,全都披上衣服,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郭昭民,藍曉霞,來至樓下,見參客房門大開,郭昭民目射疑光,迴轉頭掃了白蝶娘子一眼,二人逕往那房間奔去。二人剛到房門口,驀然呼的一掌,由房中吐出,向二人迎面劈來,掌挾勁風,凌厲無比!好在郭昭民,藍曉霞武功都已到了爐火純青之境,二人見掌勢來的奇猛,不約而同的向房門外右邊一閃,避過掌風!但對方掌力卻擊在房間門緣上,嘩的一聲!紅磚牆壁,被擊得沙泥碎磚四濺,現出一個三四尺寬大的缺口!郭昭民臉色鐵青,左手護胸,右手含勢待吐,藍曉霞也是秀面慘白,左手一領劍訣,右手長劍緊握,二人各蓄掌勢,緩步進房!走入房間一看,郭昭民驚得呆在那裡,半天講不出話,藍曉霞更是嚇得全身直打觳觫!暗忖:“莫非又是那雙老魔頭來了!”原來那參客原有的修長身軀,齊臀以下,已然不見,兩隻腳化成了一堆血水,順著榻緣,直往地下淌,腥臭難當,慘不忍睹!饒是如此,但那客人並未死去,他一掌落空,似已再沒有了真力,垂手仰臥床上,見郭、藍二人進房,嘴角上掛起一絲陰惻惻的冷笑。一雙血絲的目光,向二人一掃,道:“我原以為鴻運鏢局的總鏢頭,和鏢頭都是身負絕世武功的江湖人物,所以我才將那無價之寶的‘金龍參’,交託你們鏢局押護黔西九龍鎮,準知你們卻是如此平庸,金龍參被人竊去,殺死鏢夥,我也被斬去兩腿……唉……”說完話,一聲慘然嘆息,隨之淚水像急泉湧出!郭昭民被他這席話說得面色由青變得血紅,暗道:“人家說的不錯,錯在自己疏忽輕視了那金龍參,但事已至此,夫復何言!”他想至此,又見這怪客確已真力消失,這才收回蓄勢待發的掌力,一時間愧疚焚心,不禁長嘆了一聲!正要開口說話。藍曉霞已然垂下長劍,面色變得微紅,搶先說道:“棋差一著,滿盤皆輸,鴻運鏢局屹立太原府二十午,內外沒有出過差錯,這次可算是栽到家了!”“不過,我們推開窗子說亮話,客爺你今日交貨匆匆,加以你言談舉止都使人犯疑,我們早已知道你不是一位真正的參客,所以我們連姓名都不敢問你。”“人參雖是值錢的東西,但我們卻沒想到那小小一盒金龍參,竟是無價之寶。”“現在金龍參確係連城之寶,我們雖武技平庸,但也應冒生命之險,將客人你的金龍參追了回來,物交原主,不過客爺!你尊姓大名,以及金龍參的來歷,究有何用,駑請詳細賜告!”藍曉霞滔滔不絕,一口氣把話說完,臉色做變,秀目先向立在身旁的郭昭民一瞟,而後射出神光,逼在躺在榻上失去雙腿的那怪客臉上,等待他答話!那怪客功力的確精湛的嚇人,雖失去兩腿,但仍能以精堪內功,抵住巨痛,強打起精衝,和郭、藍二人說話……。他聽完藍曉霞的話後,忽的一聲悽然長嘆!隨之轉過面,目露神光,望著郭昭民、藍曉霞說出下面段經過:十五年前,長白山脈一支環于吉林省永吉縣東北之老嶺,又名小白山,來了一群挖參客,老少一行,十七八人,其中有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長得雖然眉清日秀,體態英俊,但衣著襤褸,幾不遮體。這孩子的出身來歷,無人知曉,永吉居民也只知道縣城中,在四五年前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孩子,他流浪街頭,沿門求乞,狀至可憐!縣城中有不少明智之人,見這孩子雖然襤褸,滿面汙泥,但在汙泥之後,卻隱著一張英俊靈秀的臉,和一個風姿神威的身材,知道他將來必成大器,為了想獲得這樣塊渾金美玉,培育出一株人間奇葩,欲收留身邊……。也有許多豪門善士,可憐他年齡幼小,孤苦無依,乞食街頭,受盡飢寒交迫之苦,想收在家中,做個僕役小童。無奈這孩子天負奇秉,且生就俠骨心腸,凌人傲氣,每有人要收留他,他總是含淚答道:“謝謝爺爺的好意,但我要去學本領替慘死的父母報仇!”是以,這些想收留他的人,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竟懷有凌雲大志,也就不便勉強,均點頭一聲嘆息,把自己欲收留他的心意頓時打消!這孩子既不接受人家好意收留,一心想求仙學藝,就只好仍舊在永吉城中以乞食果腹,小心靈中總幻想著有一天能遇上一位,須白如銀的仙長,帶他深山學藝。所以他除了求乞之外,時常跟著成群結隊的挖參客,到長白山老嶺一帶峻嶺峰吉林中挖取人參,時日一久,這些經常來老嶺的挖參客,也就漸漸地認識了他,見他是個乞兒,又不知其姓名,所以均呼之為“小叫化”!這天小叫化跟著這批參客,來到小白山一個千峰環抱的原始森林中。林中古木參天,毒藤滿布,奇草遍地,有些林木密生之處,綠葉遮天,人行其間。鬚髮皆碧,具有一股陰森森的感覺。這些人在這古林中,一連尋找三天,沒有發現一株人參,許多人已感心灰意冷,提議撤出長林,另覓別處……。只有一位被人稱為古老伯的老者,以他數十年挖參經驗,慈笑著對眾人道:“耐心點,總會有所發現的……”一語甫畢,忽有一人驚叫道:“古老伯說的不錯,你們看!”眾人循聲望去,果見相距若五丈開外,有一片淡紅、潔白的小花,雜呈而生。大家發現有了人參,全都面露驚喜之色,幾個年輕手腳較快的小夥子,趕忙從懷中取出紅色絲線,隨之一陣喧天喊叫,竄入花叢,將紅色絲線,拴在短株人參小花下若五寸處的莖上。按:人參為國藥中著名補劑,原產我國東北部及朝鮮(現在的韓國),以吉林長白老嶺產品最為貴重。人參為一神奇植物,種子入土數年,始開花結實,初年莖高三四寸,六七年後,高若兩三尺,百年老參,高可及人。逾齡老參,即通靈氣,挖參者若不先用紅色絲線,纏在莖上,隨之一陣澈雲喊叫,土內人參果實,即會聞人氣而消失蹤跡。人參葉,如掌狀,復形,由五小葉而組成,邊緣有小鋸齒,秋日開花,花色分兩種,一種潔白,一種淡紅,小花五瓣,傘形花序。人參狀扁圓,初年顏色淡青,熟時變成赤色,百年老參則呈深紅,生在地下,有粗細不一之須,散零雜亂,生在參體之上。人服之,不但可回覆身體及神經之疲勞,且為補身上品,價值貴重。且說大家發現人參後,古老伯喜笑顏開的率著眾人挖參,從天亮不久,直挖到紅日西沉,各人都有異常豐盛的收穫……。唯小叫化年幼力小,無法挖取人參,再說他也沒有挖參的工具鋤頭等物,他之跟著眾參客來到老嶺挖參,只不過是想替人家做些零星事情,討些乾糧食物,以喂漉漉飢腸……。同時,他那弱小心靈,時時不忘,在廣古深山峻嶺中,萬一能遇到銀鬚仙長,豈不就此達成夙願。所以,挖參一天,人皆有獲,唯他仍是兩手空空,一無所得。就在一窩人參挖盡,日沉西峰的時候,小叫化突覺口渴,參客們雖全攜帶有水囊,但他怎麼敢向人家討口水喝?只好忍著,然口渴逾來逾厲,就在他口乾如焚的時候,一眼看到離自己若十餘丈開外,一株千年古柏下,毒藤長草中,隱現出一個小水潭。在一抹晚霞,橫映古林中,潭中的水蕩起絲絲淡紅漪漣,格外顯得豔麗可愛!小叫化喜出望外,小面上也隨即露出欣愉笑容,趕忙如飛似地奔了過去。只見這小水潭佔地一丈許,水深三尺,清澈見底,小叫化為了要立求止渴,隨伏下身去,小嘴埋在潭水中,一陣猛吸!片刻,水已喝夠,正要挺身站起,驀見伏身處左側潭邊,有一片紅白鮮花,花瓣細小,莖長不及三寸,花形與人參花無異。所不同的此花紅者深紅似火,白者白裡透青,小叫化見花形雖與人參花相同,但顏色有異,心想,這自然不會是人參!但他為了好奇,隨伸手拔出一株,潭邊泥土,已被潭水潤溼,拔之自是較易,被拔的異花,連根而起,他拿在手中一看,只見莖下有一顆,大小如拇指,顏色血紅的果實,出土後奇香四溢,清芬直透人心肺,使人精神頓爽……。小叫化更為奇異,忙將拔出的果實,在清水潭中洗淨泥土,隨往自己嘴裡一塞,一陣緊嚼,只覺果實香甜,味美可口,清香之氣,直衝丹田!小叫化見這異草果實能吃,且味奇美,哪能放過,忙站起身子,走過去再蹲地下,一陣急拔,將所有紅白花果,一口氣拔得乾乾淨淨,放入懷中……。回頭看時,只見眾人正在收拾挖參工具,準備離去,他隨奔了過去。古老伯見他喜形於色,笑道:“小叫化你一人跑到哪裡去啦?”小叫化一對靈活明亮的眸子,在長睫毛中轉了幾轉笑答道:“口渴得很,跑到那邊清水潭中,喝了點水止渴。”古老伯銀眉一皺,目中隱現淚光,道:“孩子!林中毒蛇遍地,那水怎麼能喝呢?口渴了我有的是水,幹嗎不問我要,以後千萬不可如此胡亂飲食!”說完話,慈目瞪著小叫化一張汙泥的臉,搖搖頭,一聲嘆惜,又道:“年紀幼小,孤苦無依,真可憐……。”小叫化雖流於乞食,但憐惜他的人很多,像這樣的話,平時他也聽到過,似無動於衷,然此時他卻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淚!是以,古老伯的話說完,他流淚答道:“多謝老伯關懷,我以後不喝冷水就是!”眾參客收穫甚豐各懷愉快心情,當晚就趕路離開了原始森林。人參市場多集中於遼寧盛京(今之瀋陽市),這批參客由古老伯領著曉行夜宿,出吉林,越遼北,走了半月工夫,已達盛京小東門正街,一家叫“就後”的大參行。小叫化與古老伯似有緣份,他這次離老嶺後,沒再回永吉,也隨古老伯等來到盛京。永發參行,是盛京城數一數二的大參行,不但巨屋連雲,堂皇富麗,且店東李玉明也懂得幾套拳腳功夫,所以,永發參行屹立盛京城數十年,沒有出個絲毫差錯。這天古老伯等一行十餘人,來到永發參行,正是撐燈時候,只見永發參行燈火輝煌,大廳中設了三桌豐盛酒席,席前一字排開並擺了三口巨鍋,中間的巨鍋,煤火高燒,綠焰尺許,鍋中開水沸騰,熱氣繚繞,左右二口巨鍋中,卻滿盛冷水。古老伯一馬當先,走到永發參行尚差十丈遠近的地方,店東李王明早已率著行中先生夥汁恭迎門外,幾句商場客套,隨請眾客入廳。眾參客到了大廳,李玉明目光似電,向眾人一掃,笑道:“蒙諸位光顧,迢迢幹裡趕來敝行,榮幸之至,特設酒筵,替諸位洗塵接風,不過,今日酒筵首席,小弟要請諸位中的一位小客人上座!”眾人聞言一怔,數十隻目光,全集中在小叫化臉上,一時間使小叫化羞得滿面緋紅,欲避無處……按:買賣人參規矩,參客攜貨入行,行東即應設席招待,替參客洗塵接風,並以身懷價值最高人參的客人上坐首席,以示敬意……且說眾參客一聽店東要請小叫化,上坐首席,除驚訝之外,有幾個年輕氣傲的客人,心想,小叫化只不過是一個要飯乞兒,再說他隨我們在小白山,他根本就沒有挖參,又哪來值錢上貨,難道說,我們所挖的百年老參竟不值一文?想至此,不禁全面露慍色,似有些不服,以為這店東看走了眼,其中一人正想質詢理由,他尚未來得及開口!古老伯已然看出他神色不對,忙以眼示意,一拱手向店東笑道:“我古某人吃了四十年挖參飯,雖不敢說是行家,但多少有點經驗,李老闆所說的話,自是不會有錯,我們就讓這位小兄弟坐上首席,俟他現出實貨,認定價錢後,務請李老闆你見告其中原委,以使古某等開開眼界。”語畢,又拱手一禮。

闖崆峒全文

  1. 第一回  月夜挑燈處 忿言秘隱  暮靄煙鬟所 靈果奇童
  2. 第二回  乍佰臨雙英 俏郎紅粉  流星有神釘 美少佳人
  3. 第三回  師尊話前塵 母子相認  九陰施毒計 痛退魔君
  4. 第四回  一笑現雙妹  荒山私語  狂嘯見梟雄  旅邸奇能
  5. 第五回  曉風催殘月 倩女心醉  白雲撩淡日 美婦衷情
  6. 第六回  茅舍避追兵 夜半紅燭  樵戶擒刺客 寒宵祭主
  7. 第七回  絕技拯英豪  嬌花有意  古洞療奇毒  淑女垂青
  8. 第八回  鶴唳震空山 毒蟒逢劫  蛇怪逞神威 天龍技窮
  9. 第九回  名山遇怪叟 遺言諄諄  幽谷誅妖蛇 深情綿綿
  10. 第十回  五臺謁禪師 睹物憶舊  靈峰承絕技 心念玉人
  11. 第十一回  仗劍追奇獸 誤闖古墓  失足墜地穴 佳人來遲
  12. 第十二回  怪叟言隱秘 靈果真假  豪莊授神功 喜悅俏郎
  13. 第十三回  欺心謀異寶 恩將仇報  單騎赴靈峰 夜遇雙妹
  14. 第十四回  惆悵杳芳蹤 心神俱碎  重逢談奇遇 燭影搖紅
  15. 第十五回  柔腸埋俠骨 奇室獲寶  月夜晤俏郎 神劍逞威
  16. 第十六回  千里覓嬋娟 雙騎並轡  情深似雲煙 愛屋及烏
  17. 第十七回  匿怨蓄陰謀 兄妹被困  涉險報噩耗 母女驚魂
  18. 第十八回  嘆路思潮起 痛失慈親  血道挫群兇 切齒匡惡
  19. 第十九回 俏郎憐俠女 龍馬乍現 美少鬥英雄 笑起林梢
  20. 第廿十回  林深焚親骨 血淚交流  旅邸話前因 怨恨填胸
  21. 第廿一回  痴情鍾敵女 孽緣驟結  劍氣彌絕壑 勞燕分飛
  22. 第廿二回  二度闖魔莊 離情互訴  奇陣困大俠 佳人驚魂
  23. 第廿三回  孤掌難實鳴 天涯亡命  隻影感蒼茫 奇谷還真
  24. 第廿四回  聯袂赴燕湯 神離貌合  空山遇怪乞 巧戲雙蛇
  25. 第廿五回  慷慨入險地 心驚毒宴  一見生情愁 闇然傷離
  26. 第廿六回  冰蟾療奇毒 述訴前事  窺寶起謀心 玉人膽寒
  27. 第廿七回  逆親還叛教 禍生蕭牆  天涯願隨君 陳詞悽惋
  28. 第廿八回  神果歸真主 寶藏奇屍  原系一美人 魔門醜婦
  29. 第廿九回  靈寺遭回祿 師徒含恨  傷情焚白骨 幽室埋身
  30. 第三十回  千程走飛燕 思君安危  萬里上崆峒 痛惡邪兇
  31. 第三十一回  含淚訴哀曲 棲燕小樓  極憤刃親仇 祭祖神壇
  32. 第三十二回  幸未成大雨 漫天雲翳  奇蹟保崆峒 兇梟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