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推薦

從李白《俠客行》看金庸的俠義精神

從李白《俠客行》看金庸的俠義精神

這首詩寫於天寶三年(公元744年),當時唱著“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李白抱著極高的熱忱去了心目中的理想聖地———長安,可惜事與願違,希望“出將入相”的李白在長安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他只是一個被唐玄宗用來寫詩的弄臣,嚮往個性自由的李白再也無法忍受這種“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日子,於是,李白離開了這個曾經令他夢……

古龍創立的偵探武俠小說流派

古龍創立的偵探武俠小說流派

20世紀初,歐美開始流行起了一系列偵探小說,如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東方快車謀殺案》等。在這些偵探小說家的筆下,偵破探案推理只是一個故事脈絡,真正決定主人翁成敗的其實是他們高超的智慧和過人的勇氣。可以說,古龍的作品風格深受這些偵探小說的影響。在他的筆下,許多時候俠客們其實只是因為一件懸……

回顧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請倪匡代筆始末

回顧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請倪匡代筆始末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倪匡代寫了6萬多字,由於所寫內容過於詭譎、人物發展也違背初衷,在金庸的自我總結過程中逐漸修訂刪改,變成了自己獨特的敘事風格,從而回歸了金庸本色。

金庸與梁羽生筆下的“妖女”角色對比

金庸與梁羽生筆下的“妖女”角色對比

隨著電視劇《新白髮魔女傳》的熱播,武俠文學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新派武俠小說的三位大師是金庸古龍梁羽生,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古龍的小說差異太大,人物太神秘,節奏太跳躍,寫作風格與其他兩位作家相差太遠,無法比較。就金庸和梁羽生而言,他們在作品中各自塑造了許多女性形象,無論主角與否,都是立體而富有個性的,真可謂燕子細……

武俠小說中的俠骨柔情——以金庸、古龍、梁羽生為例

武俠小說中的俠骨柔情——以金庸、古龍、梁羽生為例

梁羽生金庸古龍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引人注目的“三大家”,其作品創設出英雄美人“攜手走天涯”的詩意江湖,使武俠小說兼備言情小說的特質。頗為遺憾的是,自從此類小說進入學者的研究視野以來,學術界的研究成果雖不斷湧現,但主要集中在對其創作模式與主題模式的探討方面,偶有對其情感敘事的分析亦是淺嘗輒止。鑑於此,本文結合中國傳統……

讀古龍的快意恩仇武俠夢

讀古龍的快意恩仇武俠夢

本名熊耀華,臺灣武俠小說家。籍貫江西南昌,1938年6月7日出生於香港(戶籍登記1941年出生,另有1937年出生的說法),幼時曾住過湖北漢口。臺北市成功高中畢業、澹江英專(今澹江大學)夜間部英語科肄業。

由蕭逸想到武俠小說的意義

最近有關於蕭逸的報道,蕭逸先生是繼金庸梁羽生古龍之後的武俠小說大家。他23歲時以處女作《鐵雁霜翎》步入文壇,實際上與古龍差不多同時開始寫作,近半個世紀來,他共著有各類武俠、歷史小說40餘部,各類專欄小品雜文1000餘篇,還兼職電視公司編劇,撰寫各種電視劇本200餘集,電影劇本20餘集。他的《甘十九妹》、《飲馬流……

外國人對金庸武俠小說的理解,超好笑

外國人對金庸武俠小說的理解,超好笑

金庸先生的小說一直以其豐富的歷史和文化背景而聞名。以下是美國小說家、暢銷書作家阿爾-蒂爾對英文版《金庸作品集》的評論節選。譯者的能力有限,所以翻譯得很生硬,倒也原汁原味。

北大中文教授講金庸小說中的悲劇愛情

主講人簡介:孔慶東,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1983年自哈爾濱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錢理群先生的開山碩士、嚴家炎先生的博士,主攻現代小說武俠小說,語言駕馭出色,文章不僅生動有趣且憤世嫉俗。著作有《北大往事》《47樓207》《黑色的孤獨》《口號萬歲》《青樓文化》《井底飛天》《金庸俠語》《空山瘋語》等。

金庸小說點評——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金庸於三十一歲時(一九五五年)創作出了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最後一部《越女劍》則創作於一九七○年,十五部長短篇小說寫了十五年(《鹿鼎記》於一九七二年連載完畢後,四十八歲的他宣佈封筆)。其後,金庸又花了十年功夫,對作品進行逐字斟酌的全面修訂,終於完成了十五部共計三十六冊的《金庸作品集》。

金庸小說的十大經典感人愛情片段

1.她慢慢站起身來,柔情無限的瞧著胡斐,從藥囊中取出兩種藥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黃色藥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師父說中了這三種劇毒,無藥可治,因為他只道世上沒有一個醫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來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會待你這樣……” ——《飛狐外傳》第二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