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1

入夜,若蘭哼著小曲回到了家。一進屋,就見潘自仁正衝她怒目而視,鐵蛋躺在沙發上,蓋著被子,那個鐘點工渾身發抖地站在一旁。

若蘭立刻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她審時度勢,先發制人:“怎麼啦?一個個凶神惡煞似地。”

潘自仁突然吼道:“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若蘭把眼一瞪:“什麼怎麼回事?你想把我肚子裡的孩子嚇著啊?”

潘自仁聽此話立刻軟了下來:“鐵蛋今天出去吃飯引起食物中毒,鐘點工說是你告訴她不用來做飯的……”

若蘭衝鐘點工一瞪眼:“我是這樣說的嗎?你們服務公司有證據嗎?有電話記錄嗎?”

鐘點工抖抖索索地說:“太太,你說你們要出去……”

若蘭說:“對呀。我說我們要出去,你快點來給他做飯。我可沒說你不用來做飯啊!你們公司這樣做,不是調撥我們家庭和睦關係嗎?叫你們經理來!這活兒啊,我們辭了!”

鐘點工一聽這話害怕了:“對不起,不是公司的錯,可能……是我聽差了,我聽成今天不用做飯了……”

“哼!這還差不多!”若蘭趾高氣揚地說。鐵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發現了,故意走到鐵蛋這裡,“來,我看看,怎麼在外面吃個飯就能引起食物中毒呢?我和你爸在外面吃了這麼多的飯也沒出過一次事……”

鐵蛋反感地把頭扭到裡面。

“哼!好心當成驢肝肺!”若蘭生氣地看看潘自仁。

潘自仁擺擺手:“好了,好了!今天的事就算是個誤會。鐵蛋,你也是,出去吃飯還不找個乾淨點的飯館?”

鐵蛋說:“我口袋裡哪還有錢?”

潘自仁問:“不是剛給了你二百嗎?”

鐵蛋說:“那都是猴年馬月的事了!再說,二百?還不夠塞牙縫的。”

潘自仁又從口袋裡掏出點錢來:“好好好,再給你四百!”

若蘭把眼一瞪:“你還想讓他出去吃啊?不要命啦!”

潘自仁一聽:“唔?你媽說得對,不能再在外面吃飯了,這錢啊,我先幫你存起來。”

鐵蛋急了:“爸,你再不是以前的我爸了,她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懷了個小孩子嗎?”

“別胡說!孩子生下來,是你的親弟弟。”

“哼!等著吧!把我逼急了,有你的好果子吃!”鐵蛋惡狠狠地道。

若蘭瞪起了眼:“你這個兔……”她本來想痛痛快快地罵一句,但看潘自仁臉沉了下來,便明智地住了口。

潘自仁說:“好了好了,鐵蛋,你媽有孕在身,你就不要再惹她生氣了……”

若蘭說:“這就完了?你兒子欺負我,你也不管管?”

潘自仁大叫道:“哎呀!夠了!這生意上的事就已經夠讓我撓頭的了,你們就不要再後院起火了!還有那個柳茵,居然大言不漸地跟我談什麼要回鐵蛋的撫養權。真是煩死我了!”

若蘭一聽,若有所思。

這是一間具有知青風格的餐廳。空中瀰漫著當年的一些音樂,牆上貼著當年的一些宣傳畫。上的飯菜,也很有當年的和北大荒的特色。

尹建國和柳茵面對面地坐在一張餐桌旁。他們久久久久地互相凝望著。

良久,柳茵問:“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尹建國說:“是在我媽再婚的婚禮上,聽若蘭說的……”

柳茵深情地望著他:“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當年那個血氣方剛的小夥現在已步入了中年……兩鬢間長出了不少的白髮,眉宇間的皺紋也加深了……”

“可他對他初戀情人的那顆愛心卻一直沒變,還是那麼執著,還是那麼痴迷……”尹建國說著,一把抓住柳茵的手,“柳茵,你……你讓我想得好苦……當初,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給你寄去那麼多封信,你卻一封也不回?現在,我全鬧懂了,你……你是為我做出了犧牲,是嗎?”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比我們的經歷更加慘痛的故事還有的是。誰叫我們生活在那個動盪的年代?誰叫我們趕上了那個荒誕的歲月?怨天尤人是無濟於事的。我們只有向前看……”

尹建國激動地叫了起來:“我不!聽著,我要娶你!我要和你結婚。我知道你現在是單身……”

柳茵說:“還有什麼必要呢?我對愛的感覺已死,對婚姻的渴望已死……尤其是,你已經有了一個家,有了一個愛戀你的妻子……”

“不!我們的婚姻並不幸福!我……想離開她……”見柳茵不相信地看著他,尹建國激動地道:“對!我要和她離婚!這個念頭並不是因為遇見了你才產生的,而是……我早就想了……對!我一定要和她離婚!你,你不相信?”

柳茵輕輕地但又是堅決地搖了遙頭,她說:“不是我相信與不相信的問題,而是,你不能因為我和你的結髮妻子離婚。”

3

尹默和王冬梅的新房佈置得素雅而又溫馨。已是夜半,王冬梅將一些乾鮮水果和點心放入幾個小盤,端到中堂畫前,又放了一瓶好酒,然後在盆裡洗淨了手,擦乾,對尹默道:“老尹,把大姐的像,請出來吧。”

尹默激動地點頭:“哎——哎——”

他拿出了已故夫人的照片,放在供品中央。王冬梅拿出一塊黑紗罩在鏡框上,又在照片前擺上了兩根蠟燭,點燃。然後,她拿起酒瓶在蠟燭火上燒了一下,燃掉漆皮,打開蓋兒,往酒杯裡倒上酒,遞給尹默一杯,自己端了一杯。

倆人站在遺像前,王冬梅說:“老尹,有什麼話要告訴大姐的,你……先說……”

尹默未開言先唏噓起來:“阿珍……我……我……冬梅她答應我,百年之後,我……我倆還在一起……你……你……高興嗎?”

他將酒倒在地上。

王冬梅也端起酒杯:“沒見過面的姐姐,你命苦,先走了,撇下老尹一個人,今天,我來和他做伴兒,大姐,你……你就放心吧,我會照顧得他好好的……”

尹默淚如泉湧。

倆個老人祭完了,說起了喁喁的情話。從房間裡透出紅紅的暖意的光芒。窗戶上閃動著他們親近的身影。

“哼,每天都那麼多的作業,作完了也就該睡覺了!想玩一會兒都不行!”

“哼!就是!”

放學的路上,雨菲和燕鈴一邊走一邊發著牢騷。

“哎——燕鈴——知道嗎?我買了幾個電腦遊戲,可好玩了!你想不想到我家去看看?”

“想啊!”

“那,走!”

雨菲和燕鈴來到家裡,雨菲打開了電腦,把《天惑》光盤放進光驅,又用鼠標在屏幕上點了幾下,沒多大會兒,就出現了絢麗多彩的寫有“第一關”的畫面。

“太棒了!這怎麼玩啊?”燕鈴問。

雨菲說:“你用右手控制飛機的上下左右,左手射擊,要見到敵人就打,否則,你不打他他就要打你。來,試試吧!”

燕鈴坐在電腦前開始了戰鬥。然而,她的水平太差以至於沒幾個回合就“任務失敗”。燕鈴唉了一聲。雨菲說:“看我的!”

果然她比較厲害,只見敵艦紛紛被炸。燕鈴高興地又蹦又喊:“雨菲,電腦簡直太棒了!回頭我一定纏著我媽讓她給我買一台。”

雨菲說:“電腦棒!電腦遊戲更棒!以後,我要在咱們班發明一個班歌,叫……”她唱了起來,“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著‘遊戲’的童年……”

門開了。杜鵑走進來。燕鈴向她打招呼說:“阿姨好!”

“你好。”杜鵑說。看見雨菲還在玩遊戲,不管不顧的樣子,杜鵑有些不高興了:“雨菲!——你又在玩遊戲了,作業做了嗎?”

雨菲一邊答一邊說:“做了。”

“真做假做了?拿來我看看。”

雨菲沒動。杜鵑說:“雨菲,這電腦是買來讓你學習用的,不是讓你打遊戲玩的,老打遊戲還有心學習嗎?馬上就期末考試了!到時候考得不理想,可別怪我沒說過你!”

雨菲不耐煩地道:“知道啦!”

杜鵑去裡屋換衣服,雨菲低下頭對燕鈴悄聲地道:“管得真寬!哼!電腦是我媽給我買的,她管不著!”

杜鵑從裡屋出來,不高興地道:“雨菲,怎麼還玩兒?”

雨菲無奈,只好把機器關了,然後和燕鈴懶洋洋地進自己屋寫作業去了。

一把作業本打開,雨菲就打了個呵欠:“唉!在學校學了整一天了還不夠?回家還得寫作業,我們的命真苦啊!剛才那一關是《天惑》關鍵時候,要不是她嘮叨,我就要闖過去啦!”

燕鈴說:“雨菲,你知不知道老師們都有一本黃皮的教學參考書?每年開學的時候,好多家長排著長隊也去買?”

“知道,咋啦?”

“那上面凡是書上的作業題,它都有答案!要是能搞到那本書,把答案往本子上一抄,不就能騰出時間玩遊戲了嗎?”

雨菲一聽,茅塞頓開:“我說怎麼咱北京那小黃皮書賣那麼火呢?敢情大傢伙是為了抄上面的答案!哎,你這麼一說倒提醒我了。現在啊,有比那書還要好的東西,就是電腦專用的,叫家教軟件!那套軟件從小學一年級一直到高三全有,也跟教學參考書一樣,每道題都列了答案。我聽我舅舅給我說過。”

燕鈴說:“那好啊!你後媽剛才不是說電腦買來是讓你學習的嗎?你就讓她給你買一套剛才你說的那個什麼家教軟件,然後,把作業答案一抄,省下的時間不就可以玩遊戲了嗎?”

“對呀!我把作業做完了再玩遊戲,她總管不著了吧?你別說,上回她還真要給我買一套呢!我沒要。”

“你真傻!亡羊補牢,還不算晚,趕快找她要錢買吧!”

“好吧!不要白不要!反正她花的都是我爸的錢!……你等著啊,我去找她要錢。”雨菲說罷真得去找了杜鵑:“阿姨——”

杜鵑正在洗菜,見雨菲問,唔了一聲。雨菲說:“你上次不是答應要給我買一套家教軟件嗎?我想現在要,給我錢,我去買好嗎?”

杜鵑掏了掏口袋:“呀!這個月錢我交了電話費了,剩得不多,過兩天等我開了支再買,行嗎?”

雨菲一聽有些不高興,哼了一聲:“那就算了吧!”轉身她回了裡屋,叫燕鈴道:“燕鈴,咱們走!——”

杜鵑說:“哎——你們幹嗎去?”

雨菲回頭示威般地道:“買軟件!”

“可是錢……”

雨菲喊:“你留著自個花吧!”說著,重重地砰地一聲將門帶上。

杜鵑一愣。

※※※

“你後媽不給你錢,你拿啥買?”走在路上,燕鈴問雨菲。

雨菲說:“其實,我有錢!我親媽給的。有好多好多。”

“那你還給你後媽要?”

“不要行嗎?不知為啥,我爸每個月開了支都全部如數交給她管。我要是不花這錢啊,還不知她都弄哪兒去了呢!”

“說的也是。不過,她現在跟你可是一家人哪!”

“一家人?一家人也得分個先後。我跟我爸是親的,我要啥他都給,可她,就不一樣了。剛才的情況你都看見了,跟她要錢,這個難啊——這理由那理由地全來了。我才明白以前她答應給我買軟件的話,全是騙我的。我以後再不能上她的當了。”

※※※

買了軟件,雨菲和燕鈴回到家,又把電腦打開。正在廚房做飯的杜鵑探出頭看了看,剛想說什麼,雨菲走過來,先發制人:“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回我開電腦是學習,你總該沒意見了吧?”

杜鵑說:“雨菲,我希望你能正確理解我的意思。遊戲並非不能玩,而是要有個度……”

雨菲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我以後不寫完作業絕不玩遊戲行了吧?”

杜鵑點頭。雨菲接著說道:“可是,我要是作業寫完了玩兒,你不能再管我!”

杜鵑無奈:“好吧。”

雨菲回到電腦處,把家教軟件裝上,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一處,一點答案,立刻,完整的解題出現在屏幕上。雨菲和燕鈴高興地倆手一拍:“耶——”

書君回來了,他問:“嗬!幹嗎呢你們倆這麼高興?”

“沒幹嗎,學習呢!”雨菲說著,捅了燕鈴一下,“還不快去把作業本拿來!”

燕鈴答應一聲,拿來作業本,倆人對著電腦就抄了起來。

書君走到廚房,問杜鵑:“用我幫你嗎?”

看見書君,杜鵑笑了,她抬胳膊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珠:“不用。等著吃現成的就是了。對了,待會兒我有個好消息要發佈。”

“唔?什麼好消息呀?”

“先不告訴你,等到了飯桌上再說吧。”

“你呀,還賣什麼關子?什麼好消息,你就快說吧!”

“那好吧!”杜鵑唸書一般地道,“肖書君同志,你創作的少年科幻童話故事集《克隆人的故事》經我出版社研究,決定予以採用並出版成書,請見通知後於三日內到我社找尹建國編輯聯繫洽談具體出版事宜。此致敬禮!”

書君聽到這一消息呆了,竟坐在椅子上半天沒有動彈。杜鵑拿出出版社的信,書君不相信地看著:“這……這是真的?杜鵑,你……你不是在哄我吧?”

杜鵑說:“書君,你靠你的實踐驗證了你的才華。”

書君激動地說:“杜鵑,這一切,全靠你的鼓勵和支持,和你再婚,使我在事業上獲得了一次新生,我……說不出心裡對你有多麼地感激……”

第二天,書君穿戴得整整齊齊,一大早就來到出版社。看著門上掛的牌子,他為自己能邁進這文學的神聖殿堂而激動。

按杜鵑昨天告訴他的地址,書君來到三零一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

“請進。”屋裡有人答道。書君惴惴地進了門:“請問……哪位是尹編輯?”

尹建國抬起頭來:“我是。你是……”

“肖書君。”

“我猜就是你。來,快請坐。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面,但也不是什麼外人。雨菲是我妹妹的學生,她的姥姥現在是我的母親。”

書君略有愧色地說:“那天婚禮……沒參加,不好意思……”

尹建國大度地笑笑:“這沒什麼。換我,我也受不了,男人們都有男人的自尊。”

書君連連點頭:“是,是。”

尹建國揚揚手中的稿子:“書君哪!寫得真不錯!我一口氣就讀完了,我們出版社現在所缺的就是這樣的稿子。我看完了之後推薦給我們主編看,他也是大加讚賞啊!馬上列入了我們的年度出版規劃。今天叫你來就是想和你籤一下采用合同。”

說著,尹建國拿出一份合同樣本讓書君看,一邊看,尹建國一邊解釋道:“我們出版社實行的是版稅制,也就是說你的稿酬和出版數直接掛鉤。這本書我們初步打算先印一萬本,按每本一元計算,您的第一筆稿費收入就是一萬元……”

書君一驚:“這麼多?”

尹建國笑了:“這才是第一次印刷的收入。如果書銷得好,脫銷了,我們還會考慮第二次印刷,您還能拿到一筆稿費……”

“真的?”

“真的。你看完了要是沒什麼意見就請簽字吧。然後您就可以去財務科領取那一萬元錢。當然了,您拿到的可能只有八千多……”

“為……為什麼?”

尹建國笑了:“上稅。個人收入調節稅。”

書君也笑了:“我一直以為,這個稅跟我沒多大關係……”

尹建國說:“校樣可能過些日子就能出來,到時候我會給你一本,你審定無誤,書就可以印刷了。”

書君簽了字剛要走,又問:“對了尹編輯,我可不可以在書的扉頁上寫個獻辭啥的?”

“可以。這是你的權利。”

書君想了想:“那,我就寫上:謹以此書獻給我的妻子杜鵑,感謝她對我事業的理解與大力支持……”

“行。你把它寫到你的稿子上吧。”尹建國說。

※※※

“啪”地,一沓子錢放在了桌子上。書君志得意滿地看著杜鵑和雨菲。

雨菲蹦了起來:“啊!太棒了!——”

書君興奮地對杜鵑道:“喏,全交給你!一共是八千二百一十塊三毛一。這下我們有錢了。”

杜鵑高興地把錢收起。雨菲略顯不滿地看了杜鵑一眼。杜鵑沒有察覺,她依然高興地說:“我想,我們今天應該慶賀一下,我們拿出一部分錢給你們倆一人買件新衣服,然後……然後我們去吃自助餐好不好?”

“好——”雨菲喊得山響。

書君對杜鵑說:“你也要買一件。”

杜鵑笑著搖搖頭:“我衣服夠多得了,還是先盡著你吧,走!走吧。”

三人雀躍著出了門。買完了衣服,他們走進一家自助餐館,一人守著一隻火鍋狂吃起來。

趁杜鵑起身到食品架去盛東西的空當,雨菲對書君道:“爸!你真了不起!我媽要是知道了,她準會後悔和你離婚!”

書君有些不高興:“雨菲,怎麼說這個?”

“怎麼啦?要我說就是這麼一回事。當初我媽她看不上你,還不就是因為爸爸沒出息,掙不了錢,可現在不同了,爸爸你成了大作家了,看誰還敢惹你?”

書君笑笑。沒有說話。雨菲又問:“爸,你幹嗎把這八千多塊全交給她?這可是你自己的收入啊!”

書君拍了她腦袋一下:“小調皮!她是誰啊!她和你我不是一家人嗎?一家人要想過好日子,安排好生活,就得有個人管帳。”

雨菲馬上反問:“那,幹嗎不你管?”

書君說:“誰管都一樣。”

雨菲一蹶嘴:“不一樣!”

“怎麼?”

“她……她說這個月的錢全交電話費了。”

書君一愣:“電話費?哪兒用得了那麼多?”

剛說到這兒,杜鵑回來了:“你們倆說啥呢?”

書君有些慌亂:“沒……沒什麼。”雨菲不滿地望了他一眼。

※※※

吃完飯,書君讓她們倆先回家,自己藉口有事去了電信局。他想查一下這個月家裡的電話使用情況。

服務小姐很熱情,讓他報了電話號碼,很快便打出了一個清單。書君看了看,別的倒沒什麼,就是有一個區號是1的,花去了大宗的電話費。

書君問:“小姐,我問一下這個1是哪個國家的代碼?”

服務小姐說:“美國。”

“美……美國?”書君驚訝地大叫著。

“是的,美國。有什麼問題嗎?”看來小姐是見多識廣,處變不驚。

“有……啊?沒有……謝謝你,小姐。”書君轉身往外走,走了兩步又繞了回來,問服務小姐道:“小姐,有沒有什麼辦法不讓我家的電話打國際長途?”

小姐看看他,書君不自然地解釋著:“我家孩子,太小,老是瞎撥電話號……”

小姐說:“可以的,我們程控電話有這個功能。您可以申請增加這項服務。要申請嗎?”

書君長喘口氣,一迭聲地道:“要,要!謝謝啊。”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