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學點代數

一夜安然度過。說真的,這個“夜”字用得不夠恰當。

拋射體和太陽的關係一直保持不變。用天文學術語說,拋射體底部是白天,頂部是黑夜。因此,在本書敘述中提到的“黑夜”和“白天”,指的是地球上太陽昇起和落下之間的時間。

三位旅行家所以睡得那樣安靜,主要是因為拋射體雖然以極大的速度前進,可是內部卻彷彿絕對靜止不動。沒有任何動作足以說明它正在空間飛行。當物體在真空裡。或者在周圍的空氣和它一起移動的時候,不論速度多麼大,都不能夠影響人的機體。地面每小時移動九萬公里,可是誰注意到它的速度呢?在這種情況下,運動和靜止引起的感覺是完全相同的,因此,運動對整個物體毫無影響。一個靜上的物體,如果沒有外力推動,將永遠保持靜止狀態。同樣的,一個正在運動的物體,如果沒有遇到阻礙,將永遠保持運動狀態。運動或者靜止的不變性就叫做惰性。

因此,由於被關在拋射體裡,巴比康和他的同伴們自然認為他們正處在絕對靜止狀態。此外,即使他們留在拋射體外面,結果也仍然相同。如果他們面前的月球不越來越大,他們下面的地球不越來越小的話,他們也許會賭咒發誓他說他們正處在絕對停滯狀態呢。

十二月三日清晨,他們被一陣意料不到的快樂的叫聲驚醒。車廂裡傳出了雄雞的叫聲。

米歇爾阿當第一個爬起來,他爬上拱頂,把一隻半開著的木箱蓋好。

“不要叫!”他小聲兒說。“這個蠢貨差點兒壞了我的大事!”

這時候,尼卻爾和巴比康也醒了。

“哪兒來的公雞?”尼卻爾間。

“不!我的朋友們,”米歇爾連忙回答,“是我在用農村的歌聲催你們起床哪!”

說到這裡,他突然發出一陣響亮的“咯咯哩咯”的雄雞叫聲。哪怕是最驕傲的鶉雞類動物也要引以為榮呢。

兩個美國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本事,”尼卻爾帶著懷疑的神氣望著他的同伴說。

“是的,”米歇爾回答,“在我們家鄉總是喜歡開這樣的玩笑。很有高盧味兒。我們在上流社會里,也象這樣學雞叫!”

接著,為了改變話題,他對巴比康說:

“你知道我整整一晚上在想什麼嗎?”

“不知道,”俱樂部主席回答。

“我在想我們劍橋天文臺的朋友們。你當然已經注意到我對數學一竅不通,我無論如何也猜不出,天文臺的那些科學家怎樣計算出拋射體離開哥倫比亞炮到達月球必須具有的初速。”

“你的意思是說,”巴比康糾正他,“到達地球引力和月球引力保持平衡的失重線的速度,因為到了那裡)也就是說到了拋射體的行程大約十分之九的地方,它就會由於本身的重量降落到月球上去。”

“就算是這樣吧,”米歇爾國答,“不過,我再說一遍,初速究竟是怎樣計算出來的?”

“沒有比這更便當的了,”巴比康說。

“你能夠計算嗎?”米歇爾阿當問。

“當然能。如果當時天文臺的材料沒有給我們省掉這個麻煩的話,尼卻爾和我兩個人都可以自己計算。”

“很好,我的老巴比康,”米歇爾回答,“哪怕是從頭到腳把我劈成兩半,我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這是因為你不懂代數,”巴比康安安靜靜地回醬。“啊!你們倒說得好聽,你們這些X專家總是這樣,認為只消說一聲:代數,就什麼都解決了。“

“米歇爾,”巴比康說,“你相信沒有鐵錘熊夠打鐵,沒有犁能夠耕地嗎?”

“那就太難了。”

“好吧,代數也是一種工具,正象犁或者鐵錘一樣,而且對於懂得怎樣使用的人來說,是一種很好的工具。”

“真的嗎?”

“千真萬確。”

“你能在我面前揮舞這個工具嗎?”

“如果你樂意的話。”

“給我證明怎樣計算我們的車廂的初速?”

OCR:華夏不夜城http://www。netease。com/ ̄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