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劉太太再問:“可有工作?”

裕進答:“正想開始找。”

劉太太唔地一聲,“羅薩蘿,我們上樓。”

那小女孩跟著母親回家。

真巧,或是真不巧,不過是來送一封信,卻碰見了印子的母親及妹妹。

伯母對他不假辭色,好象不大喜歡他。

裕進忐忑地回家去。

電話接著來了。

裕進在淋浴,祖母敲門:“你女朋友找你。”

裕進答:“早知叫那些美人兒別纏住我。”

連忙用毛巾裹著身子出去聽電話。

“來過了?”

“是。”

“見到她們了?”

“是。”

“謝謝你的信。”

裕進傻笑。

“我的父親,是一個澳門出生的葡萄牙人,會說中文。”

“你完全像華人。”

“妹妹比較像外國人。”

“你的天主教名是甚麼?”

“馬利亞。”

“真動聽。”

劉印子笑起來,“媽媽說你叫她劉太太。”

“不是嗎,該叫甚麼?”

“我爸不姓劉,他姓羅茲格斯,劉不過是我同自己取的姓氏,方便工作。”

“印子呢?”

“是孟小姐幫我改的名字,我讀書時根本沒有中文名。”

“你媽媽祖籍是哪個縣哪個鄉?”

“我不知道,但是她會講廣東及上海話。”

裕進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

忽然之間,他聽到她飲泣。

裕進吃驚,“為甚麼哭?我馬上過來。”

他掛上電話換上衣服趕去。

印子一個人在家。

僭建天台房子比想象中整齊得多,她斟茶給他,西式茶杯上還繪著金龍,還是外國人最喜歡的瓷器式樣。

“媽媽陪妹妹去面試暑期工,有一家工廠找模特兒。”

裕進點點頭,長得漂亮就是有這種好處。

“我一時感懷身世……”印子有點無奈。

“你一輩子也不用低頭,”裕進握住她的手,“你是你,上一代是上一代。”

印子把臉埋在他的手掌裡,然後笑了。

她所有的笑都帶著苦澀,與眾不同。

裕進忽然問:“印子,你愛過人沒有?”

印子遲疑片刻,搖搖頭“你呢?”

裕進微笑,“以前沒有。”現在,或許愛上了劉印子。

※  ※  ※

“來,我們出去走走。”裕進說。

印子說:“我回來換件衣服就得出去。”

“那麼,我送你。”

她挽起大旅行袋及化妝箱,裕進載她到目的地。

回程發覺座位上遺下印子的一副假金耳環,重疊疊大圈圈,十分惡俗,可是戴在她身上,就有種卡門的野性味道。

他把耳環珍惜地收在汽車暗格內。

過兩日,他把印子帶往家中,“我介紹祖母給你認識,你一定喜歡她。”

“她有多大年紀?”

“你看到她便知道。”

印子從未見過那樣精緻的小洋房,門一開,是位清瞿的太太,才六十上下年紀,淡妝、雅緻非常,重要的是,她笑容滿臉。

印子一直以為所有祖母都九十歲,因為她父親已五十多,可是這位祖母時髦精神,身段維持得那樣好,衣著考究,是個奇蹟。

“歡迎歡迎。”

印子看慣母親的長臉,覺得陳家真好客,她放下心來。

祖母招呼她坐下,仔細端詳她,然後嘆口氣說:“真是紅顏。”

裕進微笑,“印子,祖母稱讚你呢。”

印子連忙說:“每個人年輕時都一樣。”

祖母抬起頭想想,“早幾十年我也是風頭人物,但是色相還不能同印子比。”

裕進笑:“祖母真客氣。”

“裕進,你女友是個小美人。”

“祖母現在都仍然漂亮。”

祖母看看手錶,“咦,時間到了,我得去教會。”

裕進送她出門。

“印子怎麼樣?”他問。

祖母笑笑,“那麼漂亮,很難留得住。”

裕進不出聲。

“別煩惱,此刻她在等你呢!”

裕進迴轉屋內,領印子參觀家居。

印子十分羨慕,“你真幸運,一切都現成,我如果想要這樣的生活水準,不知還需掙扎多久。”

“你是我的朋友,我家人會接受你,你隨時可以來借住。”

“我媽媽及妹妹呢,我不能扔下她們,我們三人,已經吃了不少苦。”

“你的環境會一天比一天好。”

印子露出一絲笑容,“最近工作排密密,我手頭寬鬆得多,我打算努力積蓄。”

裕進請她到書房,“來,我幫你畫圖案。”

他取出印度墨及畫筆,打開參考書,“印子,挑一個圖案。”

印子翻閱畫冊,“咦,這是一個女子的腹部,花瓣圖案以肚臍為中心。”

(二十)

“畫在雙手上可好?”裕進問。

“很快會洗脫,多可惜。”印子答。

“那麼,在腳背上。”

“對,那可以保留得久一點。”

印子大膽地脫去鞋襪。

“請把腳擱在這裡。”

印子身量高,可是腳卻不大,約莫只穿六號鞋,腳趾短且圓,裕進心中詫異,一個漂亮的人甚麼地方都好看,上帝真偏心。

所有美女的一半收入該分給她們的母親,長得那樣漂亮,媽媽有功勞,在這個膚淺浮華的社會里,相貌出眾是多麼佔便宜。

他小心翼翼在腳背上畫上獨有的民族圖案,印子專心地看著他用筆。

“裕進,你在大學念甚麼科目?”

“語文及教育文憑。”

“打算教書?”

“噓。”

裕進點燃了一支線香。

印子深深吸氣,“好聞。”

“是薰衣草。”

“裕進,我真羨慕你生活如此享受。”

“你一而再,再而三那樣說,印子,跟我返舊金山,你大可繼續升學,我找一份工作,替你繳付學費。”

印子低下頭笑,怎麼可能。

深褐色的印度墨畫在她雪白的腳背上十分矚目。

裕進說:“褪色的其實不是墨水,而是皮膚表層新陳代謝剝落,連圖畫也一齊脫掉。”

她伸直了腳仔細看,“好漂亮,謝謝。”

“還有一隻呢?”

“一隻已經足夠。”

“那麼,連腳底也畫上,從此,邪惡的神靈不會威嚇到你。”

筆尖接觸到足底,印子覺得癢,輕輕笑了起來。

裕進忽然明白,這會是他終身難忘的一刻,將來,即使他四十歲、五十歲了,事業成功、婚姻美滿、妻子賢淑、孩子聽話,但是他心底深處,必定忘不了有一年某一日,在一間書房裡,他用指甲花製成的印度墨,在一個叫印子的女孩腳底畫上圖案。

他有點茫然。

“啊。”印子發覺腳底中央有一隻眼睛。

“它會幫你看清前路。”

印子笑笑答:“窮女有甚麼前途,不外是走到哪裡算哪裡。”

裕進斟兩杯冰茶進來,“有志向便不算窮。”

印子笑,“認識你真叫我高興。”

她一口氣喝盡冰茶。

又說:“我永遠會記得在這間書房裡度過的好時光。”

裕進忽然鼻酸,“你也永遠記得?”

兩個年輕人緊緊擁抱。

※  ※  ※

裕進說:“印子,讓我們私奔,不顧一切,最多一起餓肚子。”

印子忽然咭咭笑起來。他們聽到一聲咳嗽聲。接著,傭人問:“裕進,你同朋友是否留下吃晚飯?”

印子說:“不,我還有事。”

“你又去哪裡?”

“我約了人談拍片合約。”

裕進一怔,“你可是要做明星了?”

“十畫還沒有一撇,電影市道跡近消失,談管談,未必有甚麼結果。”

“抱最佳希望,作至壞打算。”

“裕進,你的話我最愛聽。”

裕進幫她穿上鞋襪。

印子忽然說:“裕進,有一日,我們都會變,變得自己都不再認識自己,但我仍會記得,你曾經對我那麼好。”

裕進輕輕說:“只有聰敏如你才善變,愚魯的我將會依然故我,永遠愛你。”

“永遠?”

裕進點頭。

印子駭笑,“那會是很長的一段日子。”

裕進說:“也不是,我平凡一生轉瞬即過。”

印子伸手撫摸裕進臉頰,“你的智能叫人難明。”

“我送你回家更衣。”

“還得換衣服?”

“去談合約,穿考究一些佔便宜。”

那天,印子挽起頭髮,換上一件吊帶裙,配涼鞋。到了大酒店門口,她走上大堂石級,差些與一箇中年男人相撞。印子身手敏捷閃開,那人也不以為意,只看著地下。忽然之間,他看到雪白足背上的瑰麗圖案,不禁一怔,再抬頭,伊人苗條身形已經遠去。

中年男子身邊的助手立刻輕聲問:“可要打聽那是誰?”

那男人沒有回答。

雪白足背上的花瓣圖案已深深印進了他的腦海。

那一邊裕進到天祥廣告公司去找袁松茂。

小袁正在忙,攝影室裡有兩個身段玲瓏的泳裝麗人正在拍照,工作人員額角上淌著亮晶晶的汗珠。

“甚麼,只得啤酒?沒有劉印子,就沒有大贈送。”

裕進逗留一會離去。袁松茂追上來,“找我有事?”

裕進輕輕說:“印子原來不姓劉。”

“她們這一類女孩子身世極複雜,二十年前母親一時興奮,嫁了洋人生下她,分手,又再同另一外國人生多一個,全家不同姓氏。”

“一定很不好受吧。”

“習慣了,照樣過日子。”

“為甚麼一味挑外國人?”

“貪他們年輕時神氣呀,就沒想到頭禿得快,肚腩以倍數增加。”

裕進不出聲。

“你沒看出來?若非混血兒,哪裡有如此健美體格,這般茂盛毛髮。”

裕進抬起頭想一想,“你說她會不會跟我走?”

※  ※  ※

松茂聽到這裡,已經不敢再笑,他鄭重地說:“人家剛開始賺錢,怎麼會考慮到歸宿,裕進,你搞錯對象了,現在不是時候,再過十五年吧。”

“可是,她的道路是那樣兇險……”裕進說。

“總得闖一闖,紅起來,名成利就,星光燦爛,萬人稱頌。”

“是嗎?我還以為只有偉大文學家及科學家才有此殊榮。”

“裕進,你在外國住久了,本都市只重視金錢及豔色。”

裕進說:“我不相信。”

“你這蠢人!”

第二天,裕進問鄧老師:“是真的嗎,這真是如此膚淺變態的社會?”

“裕進,月亮有兩面,善與惡、光與黑,凡事怎可一概而論。”

裕進又問:“人為甚麼要求成名?我就從來沒想過,我享受做一個普通人。”

鄧老師笑,“你同永婷一樣,天性淡薄,是少數有福之人。”

永婷正在書房另一角幫老師收拾字畫,聽到自己的名字,抬起頭來,“說我?”

鄧老師說:“早十多年,我學習寫作,也希望成名……”

裕進與永婷異口同聲問:“作家?”

“是呀,結果成名的是另外一些人。”

兩個年輕人笑了。

照說,他倆有許多共同點,應當可以走在一起,但是,卻欠缺課室以外的緣分。

鄧老師有一絲尷尬,“非常努力,也取不到效果,由此可知,能享名氣與否,也是註定的事。”

寬大的書房裡幽靜陰涼,一室白蘭花香,在這般環境裡談名利,一點也不切身,舒服到極點。

對劉印子來說,出了名,就多人找她工作,能叫更高價錢,同實際生活有很大關連。

那天,回到家,累得倒在床上。

她母親過來問:“結果怎樣?”

“導演說:‘有出浴場面。’”

“光是洗澡沒有關係。”

“是男女一起洗,我已經推辭。”

“最慘是你不做,立刻有人搶來做。”

母女說話直接坦白,像兩姐妹。

“你找個圓通一點的經理人吧。”

印子說:“扣掉佣金,更不見用,我還是自己來的好。”

“老是接不到高檔工作。”

“我還有時間,不急。”

她母親卻說:“我住在這兩間鐵皮房裡已有十年,真怨盡怨絕。”

印子把一隻手擱在母親肩上。

電話響了,印子過去接聽,說了幾句。

“誰,又是那個學生?”

印子不出聲。

※  ※  ※

“你少在那種大男孩身上浪費光陰,他連自己都養不活,肯定向家裡伸手,能幫你甚麼?”印子母親說。

印子微微笑,“可是,陳裕進是一個高尚的人。”

“你愛他?”

“不,我們只是好朋友。”

“他叫我劉太太,真好笑,下次請告訴他,我姓藍,叫我藍小姐就可以。”

可是在陳裕進單純的世界裡,只有二十多歲的女子才叫小姐,其餘的,都是太太。

電話鈴又響,這回,藍女士搶著去聽,沒一會兒,她的表情忽然恭敬起來,“是是是,印子,是孟小姐找你。”

印子一怔!孟如喬還找她幹甚麼?

“喂!是印子嗎,好久不見,想同你吃頓飯,明天七時到沙龍見好嗎?”語氣若無其事,似老朋友。

印子陪笑,“我希望孟小姐有工作介紹給我。”

“工作?有呀,把張永亮導演也叫出來可好?”

印子心中有個疙瘩。

掛了電話,她同母親說:“我不去了,你幫我推掉。”

藍女士看著女兒,“出去亮亮相,露露臉,人家也好知道有你這個人。”

印子微笑,“這就叫做拋頭露面。”

“許多名媛也天天爭取這樣的機會,衣服愈穿愈少,表情愈來愈淫。”

印子也笑,“業餘好手不容輕視。”

“去吧,吃頓飯,聊聊天,她能把你怎樣。”

印子改向裕進求助。

“孟如喬請我吃飯,你可否送我去?然後,四十五分鐘之後,來接我走。”

裕進笑,“沒問題,只是這樣一來,人人都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了。”

“我還求之不得呢!”

就這樣說好了。

那天,印子沒有刻意打扮,頭髮統統束起,抹了點紫紅色胭脂,穿一條深藍色裙子。

奇怪,孟如喬比她早到,同桌還有一個年輕男子,看到印子,立刻站起來。

只有三個人,已經叫菜叫酒,可見沒有別人。

年輕人叫王治平,是一間唱片公司合夥人,十分斯文有禮。

“我們正在找新人。”

“市道不好……”孟如喬這樣說。

“總得吃飯。”

氣氛有點僵,孟如喬盛妝,可是看上去有點憔悴,皮膚些微光彩也沒有,姿色同三年前是不能比了。

印子心軟,對她分外客氣。

喝了兩杯,孟如喬有點牢騷,那位王先生說要打個電話,藉故走開。

孟如喬說:“印子,陪我去補妝。”

印子從前是她的助手,這種事做慣做熟,她不介意。

孟如喬腳上穿四吋細高跟鞋,手搭在印子肩上才站得起來。

※  ※  ※

孟如喬在化妝間細細補粉,“咦,香菸漏在桌上。”

印子出去同她拿煙。

看看手錶,希望裕進快來接走她。

回程經過走廊,看見那個王治平揹著人在講手提電話。

是這句話吸引了印子--

“真人比上鏡頭還要漂亮。”

這是說誰?

“全身皮膚光潔如絲,沒有一個疤一點斑。”

聲音很低,但是印子耳尖。

她渾身寒毛豎了起來,這明明是在說她,裕進怎麼還不來?

“脾性也好,絲毫不覺驕矜。”

聽到這裡,印子有點害怕。

“你馬上就來?好,我設法留住她。”

這時,孟如喬走出來,嗔怪印子:“你到哪裡去了?”

那王治平立刻收起電話,一臉笑,“我們去喝咖啡。”

印子答:“我不去了,我還有事。”

孟如喬怪訝異的,“向媽媽抑或男朋友報到?”

印子尷尬地笑,“我實在累了。”

那王治平說:“那麼,我們在十分鐘內談妥合約。”

“合約?”

這兩個字是天大的引誘。

“對,”他微微欠身,“唱片合約,我們翡翠公司決定用你,將捧你成名。”

印子大奇,內心恐懼顧忌稍減,她說:“我從來沒唱過歌,我聲線很弱。”

他笑,“有幾個歌星靠聲量成名。”

孟如喬嘆口氣,“聽,聽,人就是這樣走起運來。”

假如陳裕進在這個時候出現,印子會毫不猶豫跟他走,可是,他遲到了。

印子被孟如喬及王治平一左一右挾住走到咖啡廳去。

王治平二話不說,取出一張合約,放在桌上,“劉小姐,你回去仔細看一看。”

印子一看,見合同上乙方的名字是她身分證上的馬利亞羅茲格斯,可知人家一早有備而來。

接著,她看到月薪數目,怔住,數一數零字,竟是整數十萬。

印子抬起頭來,她們母女三人一切煩惱將因這張合約解決,怎麼會有這樣好事?

連孟如喬都說:“印子,你怎麼謝我這個中間人?”

印子茫然。

王治平說:“印子,公司還會提供住屋及車子給你,直至三年合約完成。”

孟如喬說:“我是你,立刻簽上大名,印子,你走運走到腳底板了。”

王治平說:“翡翠公司聲譽不錯,印子,相信你也聽過,你還未成年,得請家長加簽。”

印子手裡拿著這張合約,注意力完全被奪,絲毫不覺鄰桌已多了一個陌生男子。

那人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呵,這筆投資非同小可,值得嗎?得看清楚。

※  ※  ※

這個陌生人從未見過像印子那樣好看的少女,皮膚白得晶瑩、眉目如畫,神情有點憂鬱,她的手腕與足踝像是上帝心情特別好的那一日用心塑造,精緻纖細,背部線條像一個流利的V字,悅目到極點。

他心中有數了,朝助手王治平施一個眼色,靜靜離去。

過不到幾分鐘,王治平的手提電話又響起來,他嗯了幾聲,“知道,知道。”

他滿面笑容,“印子,我送你回家去。”

印子這才想起,“我有朋友來接。”

王治平笑笑,“他遲到了,海旁大路上有交通意外,車輛擠塞得很,由我送你吧。”

印子點點頭。

孟如喬也同車,牢騷很多,正好,印子可以乘機不出聲。

先送印子,臨下車,王治平隨口問:“印子,你喜歡甚麼牌子的汽車?”

印子回答:“家母喜歡平治。”

他笑了,送印子下車,替她按門鈴。

他早已將劉印子的底細打聽得一清二楚,他知道她們母女住天台屋裡。

“明日有空,接你去參觀宿舍,在梅道,你會喜歡。”

“啊。”

梅道是她做小學生時到山頂旅遊時乘纜車經過的一條路,遙不可及,印象中只有外國人及神仙才住那種地方。

“明天上午十時半來接你及藍小姐。”

王治平轉身走開。

印子先發了一陣子呆,然後,吸一口氣,用最快的腳步衝上樓去,她要第一時間把這件事告訴母親及妹妹。

王治平回到車上,看見孟如喬攤大手掌。

他有點厭惡,但是不露出來,輕輕說:“周先生不會虧待你。”

孟如喬縮回了手,咯咯笑,“你我聯手把清白少女往火坑裡推,該當何罪。”

王治平淡淡說:“她原本已活在油鍋裡,出來散散心也好。”

車子駛走了。

回到家,印子把合約攤開來。

她母親興奮地說:“明日一早去找律師研究清楚。”

電話來了。

聽到裕進的聲音,像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傳來,她沒有怪他,只是問:“你到甚麼地方去了?”

“交通意外塞車,我現在才趕到沙龍,他們說你已經走了。”

“我已到家,改天再談吧。”

“對不起,印子-——”

“沒關係。”

她掛上電話,淋浴上床。

母女同睡一房,多年來,呼吸聲都聽得見。

印子枕在雙臂上看著天花板,明日開始,就得學唱歌了,老闆叫她唱甚麼便唱甚麼。

她閉上眼睛,不知為甚麼流下淚來,那無論如何都不是快活的眼淚。

※  ※  ※

天很快亮了,母親催印子起床。

“翡翠王先生打過電話來催,說十點半來接我們。”

羅薩蘿在一邊鬧:“我也去看新房子。”

印子靜靜地梳洗換衣服。

母親在一邊,忽然握住她手臂撫摸,低聲說:“印子,全靠你了。”

印子轉過頭去笑了一笑。

王治平的車子準時來接,他這人不卑不亢,斯文有禮,相當討人歡喜。

車子一轉上山,環境完全不同,都市的浮躁不安彷彿都限在山腳,山上又是另外一個世界。

藍女士難掩興奮之情,手心冒汗,她不相信這是真的,一夜之間,可從腌臢的凡界遷上天庭。大廈門口停著一輛白色房車,司機看到王治平立刻下來把車匙交上。

王治平恭敬地轉交給藍女士,“這是公司車”。

那中年太太覺得是在做夢,強作鎮定,跟著王治平走進豪華大廈大理石大堂。

他們乘電梯到甲座大單位,門一打開,印子倒吸一口氣。

她立刻決定籤合約,水,水裡去,火,火裡去,一切都值得。

整個客廳落地窗對牢湖水綠海港,她不由得走近玻璃,貼近,觀看藍天白雲。

羅薩蘿歡呼尖叫:“姐姐,姐姐,幾時可以搬進來?”

全屋都是精緻大方的傢俱,連床鋪被褥毛巾肥皂都已準備好,像豪華酒店設備。王治平把門匙交給印子的母親。藍女士雙手顫抖,接過那串鎖匙,摀在手心中。

羅薩蘿卻去打開衣櫃,“姐姐,來看,衣櫃裡滿是漂亮衣裳。”

藍女士滿心感激,“你們太體貼了。”

從來沒有人,為她們母女做過甚麼,十多年來,她們胼手胝足,掙扎求全,都靠自己。

王治平微笑:“有甚麼事,儘管吩咐,我先回公司。”

“可是,合約呢?”

“呵,不急,看仔細再簽好了。”

他竟開門走了。

印子開了長窗,到露台呼吸新鮮空氣。

身為混血兒,自幼遭生父遺棄,母親改嫁,又生一女,最後還是分手,家貧,她從來沒好好呼吸過。

三個人都沒再去理會合同裡說些甚麼。

羅薩蘿每晚睡折床,淋浴,不過是一個水泥坑加一條膠喉,今日忽然看見一間小小套房,淡蘋果綠牆上畫著一座睡美人堡壘,紗帳床,白色地毯,附設私人浴室可以浸浴,不禁又一次尖叫起來。客廳插著鮮花,廚房裡有大盤水果,有人神機妙算,算準了她們三母女今日一定會搬進來,逃不出五指山。

印子聽見母親說:“我們立刻回去收拾東西。”

她妹妹說:“我不去,我決定留在新家,我會轉學校,換朋友,改名字。”

印子不出聲,走到大梳化,坐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