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倩把大飛剛才墊在滷豬頭盤子下的抹布扔向莫青,“莫青,你真壞,自己端涼菜,讓大飛拿這麼熱的盤子。”

“因為大飛神勇,抓賊的時候總是衝在最前面,而且事事不甘人後,一馬當先,吃苦在前,享受在後,是不是呀,大飛。”

“還有沒有菜,我們去把它們都端上來。”惜漣把莫青推進廚房,兩人把剩下的菜都端上來。

菜餚很簡單,但由於吃飯的人心情都很好,氣氛倒很是熱烈。

莫青和大飛互相對視一下。

惜漣和小倩也不禁互望一下。

小倩的臉紅了起來。

惜漣的心加速跳動。

“你們兩個不要賣關子好嗎?有什麼事快從實招來。”小倩耐不住性子問道。

“你說。”大飛推了推莫青的胳膊。

“這麼好的事還是你說吧。”莫青推了推大飛的胳膊。

兩個人互相推讓。

“真要把人急死了,快說嘛。”小倩著急的要命,她把頭轉向莫青,“算了,莫青,還是你說吧,大飛是個死悶葫蘆。”

“大飛,還是你說吧。”惜漣望著正看著自己的莫青,那眼神好熱情。象小孩子從大人那裡獲得了自己要了很久的禮物。

“我說,我們倆個由於年輕有為,英俊多才,大智大勇,聰明機智,……”

“你成心要把人急死是不是,死大飛。”小倩打斷他的話。

“我們今天被正式調到專案組去了,調查一起大案。”

惜漣鬆了一口氣。

“真的?”小倩興奮的說:“這可是你們盼了很久的事了,大飛,莫青你們好神勇呀。”

“小意思,早晚的事。”大飛故做無所謂。

“調查誰呀?”小倩好奇的問。

“這個保密,不能說。”大飛是個公私分明的人,工作原則性很強。

“等將來案子破了,你們一定會大吃一驚,那可是個風雲人物。”

莫青說。

惜漣的心有一絲隱憂。

“吹牛吧!有沒有這回事還不清楚呢,最後調查一看,人家是清白的,你們白忙活一場,說,那個人是誰,是男是女。”小倩敲了一下大飛的頭。

“這個是絕對不能說的。”大飛保密性很強。

“對我也不能說。”小倩甜甜的問。

“算了,小倩,別難為人家了,既然連我們都保密,肯定是大案子,祝賀你們兩個,願你們兩個心想事成,”惜漣端起了酒杯。

“乾杯!”四隻酒杯撞在一起,發出愉快動聽的聲音。

從那天開始,莫青與大飛的工作節奏明顯加快,幾個晚上聯繫不到是常有的事。

小倩開始找惜漣訴苦,“死大飛,死大飛,他要是再不回我電話,我就跟他分手。”

“你捨得嗎?”惜漣一句話,小倩不再說什麼。

“保佑他們早點破案,平安無事,大吉大利。”小倩閉上眼睛,撫著一個紅紅綠綠的小紙片,嘴巴里還唸唸有詞。

“小倩,你在做什麼?”她虔誠的模樣引起了惜漣的好奇心。

“平安符,我從誠心廟求的,很靈的,惜漣姐,”小倩生怕惜漣不信,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我和大飛兩家是鄰居,從小就青梅竹馬,長大後,雙方都不好意思向對方表白,怕萬一被拒絕,連朋友都做不成。有一陣子,我常見他帶了一個漂亮女孩子當著眾鄰里的面在家中進進出出,以為那是他交的女朋友,心裡很難過,可表面上卻裝做無所謂的樣子,與他打打鬧鬧,後來實在忍不住了,我就去算命,算命的說,到誠心廟裡求了一個愛情符就心想事成了,於是我就去求,”小倩講到這裡神秘的衝惜漣眨眨眼說,“後來的事你想也想不到,我捧著符想‘讓大飛愛上我,向我表白吧’,結果一睜眼真就看見大飛,而且他一見到我就對我說,他愛我,但一直不敢對我表白,於是就從學校裡找了一個女同學試試我的反應,可沒想到,我竟然蠻不在乎,他急了,聽一個算命的說,到這裡求一個愛情符就會心相事成,他剛求完符就看見我,於是鼓起勇氣向我表白了,我當時覺象做夢一樣,沒想到這麼快就顯靈了,從那天起我們倆好上了,一直到現在,”小倩說完幸福的笑了。

惜漣羨慕的望著小倩,“你真幸福。”

“不過,我有時候也覺得,我們之間感情太順利了.不象小說電影裡的男女主角那樣一波三折,百轉千回,驚心動魄,迴腸蕩氣。”小倩竟有些遺憾。

真是年輕,惜漣看著小倩青春的面龐,說道:“愛情還是象你們這樣最好,單純幸福,沒有雜質。如果你真的經歷了那種所謂的‘愛情’,你一定會感到痛苦的。”

“惜漣姐,你是不是過去。”小倩沒往下說。

“你和大飛真的很合適,都出口成章,喜歡說成語。”

小倩笑了起來,她的手機突然響了,伴著她的笑聲。

“一定是大飛”,小倩打開繪著卡通圖案的小皮包開始找手機。化妝品、錢包、鑰匙撒了一桌子。

“大飛,你在哪裡,你好壞,這麼半天才回電話。”小倩拿著手機踱進廚房,惜漣聽見她在裡面嘻笑怒罵。

一會兒,小倩興沖沖跑了進來:“惜漣姐,平安符這回靈了,大飛他們破案了。”

破案了?惜漣覺得心中一陣發緊,“抓住誰了,誰是那個風雲人物。”

“大飛說晚上回來,我們一起去吃飯,莫青也去,到時候告訴我們。”

四個人好些日子沒在一起吃飯了,在一起自然很是熱鬧。

“快說,誰是那個大人物。”小倩問。

“就是大名鼎鼎的柳得驊。”大飛說。

“什麼,劉德華!?”小倩和惜漣一起驚呼,“人家可是天皇巨星呢,怎麼會幹這種事?”

“我就說過,這些女人就知道劉德華。”莫青對她們倆的表現意料之中。

大飛一手捂著腦袋,趴在桌上,假裝暈過去,“MyGod。”

“不是唱歌拍電影的那個劉德華,是清水有限公司的柳得驊,總在電視上露面的那位,動不動就到處捐善款,總跟小明星混在一起的那位,沒聽說過?”大飛幾乎要絕望了。

“不是那個劉德華就行,”小倩如釋重負。

“喂,你對劉德華好象比對我要好。”大飛吃醋了。

“誰讓你沒劉德華帥。”

大飛一甩頭髮,“我覺自己比劉德華帥多了。”

“莫青,你最近瘦了許多。”惜漣憐惜的對莫青說。

“你看人家,”大飛說。

“我怎麼不好嗎?”小倩有些不服氣的說。

大飛湊近小倩的耳朵,“你其實是最好的。”

今天是的惜漣的生日,莫青穿著一套比挺的西裝來到惜漣家,“我們去天字樓吃飯,好嗎?”他平時不是制服就是牛仔裝,今天的一身西裝將他襯的愈發精神。

“為什麼要要去那裡,好貴的?”

“沒關係,組長獎給我幾張那裡的貴賓贈餐券,不去就做廢了。”

“好,你等我好好打扮一下。”惜漣說著,將一個空首飾盒慌忙的裝進抽屜裡。

等惜漣走進臥室,莫青悄悄打開抽屜,仔細的看著那個首飾盒。

一桌各式漂亮的小擺設,見他來了,獨獨把這個放進去。

惜漣與莫青來到天字樓,正是晚上,霓虹燈將天字樓前照的光彩四射,各式高級轎車一溜排開,象是高檔車車展。

還好,沒有那輛銀白色的典雅的轎車。

“過生日,那去四號生日玫瑰廳吧,”一個年輕的服務生熱情的介紹,“那兒是個小包間,窗外正對著一片玫瑰園,打開窗,上面是星星,下面是玫瑰,要多浪漫就有多浪漫,正適合二位這樣男才女貌。”

“好啊,就四號了。”莫青被這位巧如舌簧的服務生說動了心。

兩人剛要上去,另一位服務小姐過來,“對不起,四號已經有人預訂了。”

“我剛查過沒有人訂,”年輕的服務生說。

服務小姐拉過他在耳邊低語幾句,年輕的服務生立刻改口說道:“二位先生,小姐,我剛才弄錯了,確實是有人訂過這個房間。”

“是有個大人物剛剛訂的吧。”莫青一針見血。

服務生有些難堪的望著莫青。

“好了,再給我們推薦其他房間吧,更適合我們這對男才女貌的,”莫青並沒有難為這位小夥子。

“那就去九號水仙廳吧,那兒正對著本店的噴泉,推開窗,上面是……”

“上面是星星,下面是噴泉,如詩如畫,沒有比那兒更適合我們倆這對天作之合了。”莫青接下去,流利的說,惜漣捂著嘴笑了起來。

“先生好口才,比我說的好,不知在哪裡發財,”服務生殷勤的說。

“為這位小姐打工,鞍前馬後,拎包提鞋,”莫青指著惜漣說。

“這位小姐好福氣,裡邊請。”

九號廳外的噴泉,隨著音樂變幻出各種花樣,一會兒是一柱沖天,一會兒是百流旋飛,變幻莫測,象不可預知的人生。

“惜漣,生日快樂,你今天好漂亮。”莫青望著盛妝打扮的惜漣,愉快的說。

“謝謝你,莫青,你給了我許多快樂,有一陣子,我還以為我再也沒有歡樂了。”惜漣有些動情的說。

“惜漣,我知道你有許多傷心的過去,你也不想讓我知道,可我告訴你,我不想知道,也不願知道,我不想要你的過去,只想要你的將來。”

“你真的不在乎?”

“請別告訴我。我想和你在一起,不知為什麼,我從見到你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

“你真是個好人。我也很喜歡和你在一起,因為你對我是真心的,這種感情是自然而生的,沒有任何目的,很單純,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兩人的手自然的握在一起。

“送你一樣生日禮物。”

“是什麼?”

“你得先閉上眼睛,”莫青歪著頭說。

“好啊。”

一串蓮花圖案的玉手鍊閃現在惜漣眼前。

“喜歡嗎?”

“好喜歡,替我戴上,”惜漣伸出手腕,莫青慢慢的給她戴上。

“你知道我為什麼買手鍊嗎?”

“為什麼?”

“因為它是戴在手上的,我希望有一天能在你的手指上也套一個小小的手鍊。”

惜漣不語,如果是小倩的話,現在一定會緊緊抱住大飛在地上又蹦又跳。

“我不要你現在的回答,凡事要想清楚才能決定。我會給你考慮的時間,哪怕很久。”莫青的處事看人有與他青春外表不符的冷靜遠慮。

惜漣撫摸著王蓮花手鍊。

家裡抽屜中還有一個空首飾盒。

“天也不早了,我們走吧。”

兩個走出水仙廳,惜漣主動挽著莫青的手臂,將頭靠在他的臂膀上,他會成為她終生的靠山嗎,讓她一生都放心倚靠?

兩人走到門口,那個來時招呼他們的服務生欣喜的說,“先生,恭喜您中獎了,您可以獲贈新的貴賓券,今天還有小禮品奉送。”

“真是雙喜臨門,”莫青望了一眼惜漣,覺得真是個好兆頭。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不到領新的貴賓贈餐券要等這麼長時間,也不知組長那幾張是怎麼來的。莫青說:“惜漣你先在這裡等,我去洗手問,如果出來後還沒有給我們,我們就走。”

惜漣獨自一人站在走廊裡望著窗外的噴泉。

“生日快樂,惜漣,”盧非易的迷人的聲音在身旁響起。

惜漣緩緩抬頭望著身邊的男人,“謝謝你,盧先生。”他沒有變,一樣的眉,一樣的眼,一樣的唇,一樣的手指,一樣的身材,一樣優雅的舉止,只是氣質較以前更成熟了,手腕上的傷不知好沒有好,會不會留下疤。

“那個男人是誰?”

“你應該看得出。”

“我要你說。”他眼中突然進出的殺氣讓她不禁後退。

“我男朋友。”她說完,看見盧非易的眼中的刺傷神情,這讓她有一種報復的快感。

“真是年輕英俊,風流瀟灑,”眼中的寒氣更重了。

“我替他謝謝你的讚美。”

“你原先不喜歡首飾的,怎麼會收他的手鍊。”

“你派人監視我?”

“你來時沒有戴手鍊的,我就在四號玫瑰廳。”他的眼神變的溫宛起來。

“惜漣!”莫青衝了過來,緊緊抓住惜漣,用眼瞪著盧非易。兩個男人對峙了幾秒鐘,可這幾秒鐘對惜漣來說卻很漫長。

盧非易首先恢復了常態,“你女朋友的手鍊很漂亮,在哪裡買的。”

“家傳的。”莫青說完,拉著惜漣大踏步離開,不顧後面服務生大喊“先生,你的貴賓券。”

上了出租車,莫青問惜漣:“他對你說什麼?”

“沒什麼,就是問問手鍊的事。”

“真的?”

“不會有其它的事的。”惜漣對他堅決的說。

“惜漣,那個男人不是什麼好人,你相信我。”

“他沒做什麼,就是跟我在走廊裡說幾句話。”惜漣儘量做出無謂的樣子。

“他是個壞人,一個大走私犯,我們下一步就開始調查他了。”

“什麼?”惜漣驚叫著,頭撞到車頂棚。

惜漣把手鍊放進手絹裡,精心的包著,又放進一個手錶盒裡。

抽屜裡明明有一個空首飾盒,她卻不能將它們放在一起。

他不希望他們中任何一個人出事。

可他們卻象一對天敵,他們本來就是天敵。

無論感情還是職業。

她每天都看財經報紙,打聽利天的一切消息。股價正常的漲跌,經濟正常運轉,人員正常流動,盧非易又上了財經雜誌的封面,還是年底十大商業精英的熱門人選。

莫青每天還正常的上下班,偶爾有幾次連續幾天不回家,讓惜漣提心吊膽了好多天,但最終還是回來了。

莫青會看出她與盧非易過去的經歷嗎?他是那麼聰明的一個大男孩,看得出看不出又怎樣,他對自己說過,他不再乎她的從前。

惜漣想從莫青口裡套出些什麼。但是莫青口風很嚴,尤其是對這件案子警惕性很高,惜漣試探過一回就再也不想試了。

惜漣又想從大飛小倩那裡尋些線索。

小倩知道大飛接了新案子,又是緊張又是替大飛高興。

她似乎瞭解案子的進程,不是因為有人洩露內情,而是她實在太瞭解大飛了,“不用擔心,惜漣姐。案子有重大進展了,因為大飛今天的心情特別好,晚上連吃兩大碗紅燒肉,還有一大碗我為他精心煲的湯。”

“最近可能有點麻煩,惜漣姐,大飛回來就吃一小碗飯,而且是隨便扒拉兩口就進肚了。我猜可能有人替主犯頂罪了,他看著電視裡的岳飛被皇帝殺死了,就大喊‘愚忠,圖個什麼玩兒藝。’原先他可從來不提這種詞兒的。”

“惜漣姐,案子正在正常進行,大飛吃的很正常,與平時一樣多。”

惜漣從莫青的身上一點也看不出,雖然他很年輕不善於掩飾自己的情緒,但他總是正常的吃喝生活,從來沒有較大的變化。

兩人象平常一樣,一有空就約會,吃飯,逛街,看電影。

很長時間,案子沒有重大進展,但莫青也沒有向惜漣提出結婚的事情。

這天,倒是小倩來個電話,“惜漣姐,案子一定是又有進展了,大飛最近總捧著計算機破解之類的書看,我猜他一定是象電影中的那樣,碰到什麼防火牆之類的,不過一般電影中演的,凡是到了破譯計算機密碼的時候,一定是到了最後一關了,你看過諜中諜沒有,破譯密碼後,將一張磁盤插入電腦中,輸入,然後取出,大功告成,好刺激,好過癮。”

惜漣的心不能平靜。

盧非易確實用電腦存儲走私資料,但每回結束後都會及時刪除,不知被人破譯時,裡面會不會有內容。

晚上,莫青回來了。

他似乎有話要問惜漣但是最終沒有問。

惜漣也想問莫青很多話但是最終沒有問。

兩人心事重重,無言以對。氣氛異常的沉默著。

晚飯後,莫青坐在桌前寫著什麼,惜漣將一杯茶放在他面前,默默的離去了。

她在門口,聽見莫青悄悄拉開抽屜的聲音。

她長時間的站在門口,最終還是離去了。

一連幾天,惜漣都見不到莫青的面,她給他打電話,電話號碼總是沉默多過說話的時間。

大飛說莫青每天都按時下班,對於莫青下班後幹什麼去他也不知道。但他指天發誓,莫青雖然外表英俊風流,但絕不是那種尋花問柳的男人,大概是接受任務調查什麼去了。

莫青寧丁來了電話,“晚上我們見面。”

惜漣以為莫青會對他說什麼,但莫青什麼也沒有說。

“莫青你的臉色很不好。工作是不是很累呀。”惜漣一見面就不禁的說,憐愛的摸著他瘦削的臉。

“沒有什麼事,我很好,一切都很好,因為你在我的身邊。”莫青猛的把她緊緊抱住。

生活又恢復了往日的規律。

最近的工作實在是很枯燥,盧非易的計算機系統已被進入,但就是找不到文件密碼,而且盧非易的密碼程序還設定,一天輸人不能超過二十次,否則就自動關機,並提示警報,因此,專案組的成員只能在每天十一點半以後試。大家把一切盧非易可能涉及的數字,英文字母都輸入了一遍,但還是破解不了,工作進展的很慢。每個人的情緒都有些焦躁,只有莫青的心緒是矛盾的。

大飛,小倩讓惜漣與莫青去他們家玩最新的電腦遊戲。

莫青與大飛在電腦裡比賽賽車,小倩與惜漣在一旁看。

開始莫青輸了,大飛贏了。大飛拿著一條白手巾揮舞著,大聲的呼叫著“噢,噢”。小倩用手衝著大飛的腦袋輕掄了一下,“狂妄自大,就差自大一點了。”

“我現在就是贏了嘛,勝利的時候就該熱烈慶祝。”

“是呀,等過會兒輸的時候就該啕啕大哭了。”

惜漣給莫青打氣。“加油,加油,你一定會贏的。”

莫青堅定的點點頭,“肯定會贏。”

又過了幾局,大飛輸了,莫青贏了。大飛用雙手捂著臉,“唉”的用力的靠在身後的靠背上。小倩則給大飛捏起了肩膀,安慰他:“沒有關係,風水輪流轉,再玩兩把,你就跑到他前面去了。”

莫青學著剛才大飛的樣子,拿著那條白毛巾揮舞著,大叫著“我終於贏了。”惜漣用手揉著他的頭髮說,“這麼驕傲,下把非輸了不可。”

莫青用手整理著被惜漣揉亂的頭髮,撒嬌的說:“人家贏了嘛。”

“別搖這把手巾了,打白旗認輸呀。”惜漣將手巾從莫青手中拿了下來。

門鈴聲響起,小倩去開門,不一會兒拎著幾個份飯回來,“吃飯了。”

大飛啃著小倩特地為他點的豬耳朵,忽然自顧自的笑起來,弄的小倩他們三人莫名其妙。

“唉,大飛,是不是因為輸了受刺激了,吃完飯我故意讓你贏幾把好嗎?”莫青問他。

“不是,我坐在這兒想起一句小說中常見的警世名言,覺深有體會,就忍不住笑了。”大飛好象坐禪得道似的,意味深長的對眾人說。

“什麼話?”惜漣小倩好奇心起。

“就是‘女人天生喜歡同情弱者’。”

“什麼嘛,真是受刺激了,還被刺激的不輕。酸,真酸,你文謅治樣子的真令人受不了。”小倩一擺手。

莫青倒是專注起來。

“哎,莫青你應該有體會的。剛才我們兩個玩賽車,贏的時候,這兩個女人對我們是冷嘲熱諷,輸的時候,卻對我們關心倍至,”大飛還意猶未盡的摸了摸肩膀,“小倩給我捏的真舒服。”

“等會兒我掐死你,”小倩張牙舞爪狀。

莫青問惜漣:“如果有一天我倒黴了,沒有錢或坐牢了,你還會不會愛我。”

“怎麼,有人跟蹤你,還是想害你,你發現了什麼?”惜漣放下飯,緊張的問他,飯粒灑在衣服上也沒發覺。

“莫青,別杞人憂天了好嗎,年底你可能還要升遷呢,你這種話要嚇著惜漣了。”大飛對莫青說,小倩細心的幫惜漣撣掉身上的飯粒,惜漣仍渾然不覺,擔心的望著莫青。

“我只是問一下而已。惜漣你會繼續愛我嗎。如果這時我們曾經還有過一些小小的誤會。”這個問題對他似乎至關重要。

“會,因為我愛你,”惜漣堅定的說。

莫青沒有象預料中那樣高興,他知道她說的不是假的,但他就是沒法高興。

“小倩,如果我發大財了,你還會跟我再一起嗎?”大飛也問小倩。

“不會。”答的乾脆利落,簡直就是脫口而出。

“為什麼?”

“那你肯定是貪汙受賄了。”

大飛突然醒悟的看莫青一眼,認真的問,“莫青,你沒有貪汙受賄吧。”

“你跟我做了這麼多年的好友你怎麼會這麼問我,我是那種人嗎?再說,這個案子是保密的,那個人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正在調查他呢,上哪裡給我錢。”

兩個月後,盧非易的電腦密碼被破譯開,是莫青破譯的,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到這個密碼的。

文件被打開,裡面詳細記載著幾年前,也就是利天陷入最低潮時的一項走私記錄。數額並不是很巨大,但證據是確鑿的。

盧非易怎麼會留著這麼一項記錄。專案組的成員們都搞不清,查他的案子很棘手,幾乎是雁過不留痕。

初步推定,利天當年是為了彌補大灣項目的資金缺口才鋌而走險的,就象邢休才綁架辛玉琪一樣。

也許利天僅此一回。但不管怎麼說,專案組還是有收穫的,總算對各方面有一個交待。

盧非易被接受正式調查。

惜漣從報紙上看到這條消息後當天就向老闆請了假,她的身體精神狀態實在無法承受緊張的工作節奏。要是平常老闆是絕對不會輕易答應的,公司現在正是旺季,還處於緊張的時候,但大家見到她的樣子都沒有挽留她,還關切的叫她回家後好好休息。她不知自己是怎麼回家的,她迫不及待的想找莫青問個究竟,可她怎麼也找不到他,連大飛都聯繫不到。

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