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豆子和小雨滴原本以為古甄會哭得“淅瀝嘩啦”像狂風暴雨過境似的。但出乎意外的,古甄並沒有掉下任何一滴的眼淚!

這幾天來,她只是呆呆的靜坐在窗邊,老半天,一動也不動,像尊風化後的石泥一般,讓人看了既擔心又害怕!

“寨主好可憐促!”小豆子和小雨滴躲在古甄身後竊竊私語。

“她這樣不吃不喝也不睡的,她的身體早晚會垮掉的!”小雨滴附和著小豆子,哀慼的說。

“唉!”小豆子與你有同感。

“看寨主這麼難過,我好想掉眼淚喔!”小雨滴的眼眶溢著淚水。

“寨主要是能好好的哭一場的話,應該就不會這麼難過了!”小豆子有感而發。

“寨主該不會是淚已流盡了吧,所以才哭不出來!人家人,最苦、最傷的痛莫過於淚已流盡,這該是寨主心情的最佳寫照吧!”

“唉!可憐啊!可憐的寨主,難道她真的是註定‘嫁不出去’嗎?”小豆子揣測的說。

小雨滴聞言,立即狠狠的推了小豆子一把,“你沒聽過嗎?飯可以多吃,話不可以亂講!你怎麼可以說寨主‘嫁不出去’呢?”

“難道不是嗎?”小豆子嚥了咽口水後又接著道:“寨主先是被洛陽城的歐陽家悔了婚約,而後又被那個‘來路不明’的段飛騙了感情,然後一走了之,所以我認為寨主不但是情路崎嶇,我看她根本是‘嫁不出去’……”

寨主都已落到這番田地,還說這種話!看樣子非得要狠狠的給他一個教訓了!小雨滴生氣的想。

她怒不可抑的狠狠擰了小豆子的大腿一把,而後再用她最嚴厲的嘴臉道:“我警告你喔,如果你再這樣亂說話,小心劫數就上身,我一定會讓你娶不到老婆,我會讓你欲哭無淚的,不要懷疑……”

小雨滴的嘴才合起來,小豆子便已緊張的雙腿跪了下來。

“我錯了!請你原諒我,求求你不要懲罰我,讓我娶不到老婆……”小豆子的聲音帶著哽咽的哭泣聲。

這一幕剛好被特地過來探望古甄的沈致謙撞見。

“怎麼了?”沈致謙納悶的問。

小豆子困窘的急急由地上爬了起來。

“我沒叫你起來,你怎麼可以擅自給我起來?我看你是愈來愈不怕我了!”小雨滴顯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小……小雨滴,你,就饒了我吧!”小豆子雙腿一軟又跪了下地,而口吃的毛病不知不覺的又犯了。

“好吧!先判你‘緩刑’,我警告你別給我再犯,否則我絕不輕易寬待喔!”小雨滴不怒而威的說。

“是!謝謝小雨滴。”像是“蒙主恩寵”似的,小豆子跪在地上,謝了又謝。

看完了這場“情侶情深”的家家酒遊戲,沈致謙倒是挺羨慕的,不過一想到他自個還有比“羨慕”更重要的事還沒辦,也就只好先暫停“羨慕”了!

“寨主在裡面吧?”沈致謙問著小雨滴和小豆子。

“是啊,自從段公子不告而別後的這些天來,寨主早也果坐在窗邊,晚也呆坐在窗邊,一坐都坐好幾個時辰,既不哭也不笑、更是不言也不語的,讓人好心痛啊!”小雨滴回答。

“唉!”沈致謙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段公子和雲公子也真是奇怪,說走就走,好像忽然從這個沙漠‘蒸發’掉似的,真是不負責任,虧大家還是好朋友一場,連告辭都不願意……”小豆子又口無遮攔的說了一大堆屁話。

理所當然的,他又狠狠的被小雨滴瞪了一眼,以資告誡。

“我進去看看寨主……”

沈致謙話還沒說完,即見古甄一臉失魂落魄的迎面而來,她的眼底顯然沒能容納得了其他的人、事、物。

古甄輕飄飄的像是一縷清煙似的,走過沈致謙的身旁,要不是沈致謙伸手拉住她,她還無法回過神呢!

“沈大哥?!”古甄訝異的說。

“古甄,你怎麼搞的?你這樣不吃、不喝。不休息的,你的身體會撐不住的……”像是大哥哥似的,沈致謙的關懷之情溢於言表。

“段飛都不在乎了,我幹嘛那麼在乎我自己。”古甄近乎自虐的說。

唉!果然是用情至深,魂夢都為君而去了!沈致謙略微心疼的想。

“古甄,你聽我說,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不要讓段飛回來後看見你失魂落魄的模樣,這樣他會很擔心的!”沈致謙試著勸誘。

沈致謙這段話讓她的眼神忽然亮了起來,“你說,段飛會回來?”

“會!他一定會回來的,我相信!”為了安慰他那多情的古妹妹,即使是無法確認的事,也得當真來說了!

☆☆☆

雲南大理國平西王府

平西王爺段無塵以及王妃魚蝶衣,分坐在霓裳軒前殿的兩張大得不能再大的畫龍雕鳳的主子椅上。

段無塵有點生氣的表情靜候著。

段飛不告而別,擅自離家出走,他這個做爹的,總得要稍稍的“結個面腔”,以示威武嚴肅啊!

但王妃魚蝶衣卻是個開明的娘,只要她那寶貝兒子平安回來,一切都好談,況且人生苦短,偶爾出門玩樂一下又何妨?

不過,這點認同她可不能表現得太明白,免得兒子肆無忌憚!

教育小孩的分寸她魚蝶衣可是拿捏的挺好的,在兒子們的眼中,她是個好媽媽,更是個好朋友!

而身為這對恩愛寶貝夫妻的寶貝兒子——段飛則是乖乖的坐在他孃的身旁。

看了眼闊別了一個月的娘,仍然是芳華依舊,光彩美麗。雖然娘嘴巴一直喃叫著:因思念兒子,所以寢食難安,因而多了好幾條的皺紋,但段飛卻一點也看不出來,也不曉得他娘所說的皺紋長在哪裡?

“兒子啊!想不想娘?”魚蝶衣和藹的問。

段飛想點頭回答是,但又怕違背良心;想搖頭,回答說沒有,又怕惹他娘生氣,於是他只好不點頭也不搖頭,以取得良心及他娘心的平衡點。

“怎麼?問你想不想娘,還得要考慮那麼久才能回答啊?”魚蝶衣向兒子撒嬌。

“娘,你別多疑了,我怎麼會不想你呢?我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此沒有什麼空閒的時間來想娘,所以才會猶豫了許久,而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娘英明,娘寬宏大量,你就別再責備孩兒了,好嗎?”段飛說完還輕輕的拍拍魚蝶衣的臉頰,這也算是撒嬌的一種方式吧!

魚蝶衣點點頭,她怎麼會跟兒子計較什麼呢?疼愛都來不及了,哪還有什麼“烏魯木齊”時間來責備小孩,不過……

她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急急的喊道:“你剛才是說到‘江湖’吧?”

段飛點點頭。

“兒子啊,這時候為孃的就得要給你一個機會教育了!”蝶衣看著兒子說。

段飛點點頭,心想:總得讓娘有機會講講話嘛,讓娘有點成就感,她會更年輕也會更快樂的喔!

蝶衣的機會教育,也是故意要說給她那親愛的相公聽的,免得他老是以為她這個為孃的寵愛兒子過度。

“你知道的,所謂‘江湖險惡’。因此呢,以後不要有事沒事的就給我們搞離家出走,這樣為孃的會很擔心的!做爹的也會很掛心的,知不知道?”蝶衣說完後,還往段無塵那邊偷偷瞄了一眼,而段無塵讚許的點了點頭,這讓她好得意又好滿足。

唉!女人!段無塵無奈的搖頭。

“娘,其實江湖並不險惡,險惡的是人心,惡的心魔。”這是段飛這次“出走”的心得感想。

“我不管!我不管什麼東西險惡,反正你以後都得要乖乖的給我待在大理國,都快成家的人了,不可以再這樣東奔西跑的,沒定性!”

快成家了?!果然是母子連心,他段飛的心事都還沒捧出來講,他娘就都知道了,真是大好了!段飛有點喜出望外。

“娘,那我們總得先選個日子到女方那裡下聘吧!”這是理所當然的禮節,一樣不能少,雖然古甄已無爹也無娘了,但該有的禮數當然不能省吧!

“傻孩子!”

魚蝶衣笑得好開心,就連原本帶著怒氣端一旁的王爺段無塵也跟著笑顏逐開了!

“怎麼了?我說錯了嗎?”段飛有點疑惑的問。

“沒有,你沒說錯,只是,下聘這禮儀並不適用於皇室婚禮。”魚蝶衣笑道。

“娘,有沒有搞錯啊,誰要用皇室的婚禮?”段飛一險納悶。

“兒子啊,你該不會是玩瘋了吧?難道你忘了皇上賜婚寶珍公主的事?”魚蝶衣幫他喚起記憶。

天啊!寶珍公主的夢魔還未遠離啊?!他都逃掉一次了!這次,難不成還要逼他乖乖“就範”?

看樣子他得要想個兩全其美的好方法,否則他下半輩子可就慘了!喔,可能用“慘”字還不夠足以形容他的“不幸”吧!

“娘!”段飛叫了好大一聲,使霓裳軒宮殿上停佇的兩隻飛燕,都被嚇得齊齊跌落下地。

“又怎麼了?兒子?”蝶衣有絲擔心的問。

“別再給我使什麼詭計了喔!”段無塵看出了端倪,他半警告的說。

“爹!我怎麼可能再使什麼詭計呢?再說,我的足智多謀也是你們賜給我的良好遺傳,講‘詭計’就太傷感情了吧!”段飛喊冤的說。

“好了!好了!兒子,你有什麼話就快點說吧,別讓娘一顆心直懸在半空中,好是難過啊!”

“娘!”段飛故作無助的喊了一聲後,更是趁空檔努力的培養情緒。

“兒子啊,有什麼事?說出來聽看看,也許爹、娘能幫得上忙!”蝶衣不忍看段飛一臉苦惱。

段飛點點頭,又接著說:“爹、娘,我記得你們以前曾訓示過孩兒,你們說:君子重然諾。”他的話語中充分流露出君子風範。

段無塵和魚蝶衣不約而同的點了三個頭!

“孩兒對於爹孃的訓示一直銘記在心。”段飛很認真的說。

“好孩子!”誰生的嘛!魚蝶衣沾沾自喜。

段飛見氣氛已達最佳狀況了,便接著往下說:“孩兒已經‘以身相許’給某一女子了,所以我不能跟寶珍公主成親了,我很抱歉,爹、娘,我想我必須守住承諾啊!”

“這樣啊!”魚蝶衣若有所思的喊道。

沉思半晌後,段無塵忽然出聲問:“你愛她嗎?”

啊!段飛聞言,著實嚇了一跳!他沒想到他爹竟會問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的答案根本是可以不用考慮的。

“是的,我很愛古甄,這輩子除了她以外,我誰都不要!”段飛很肯定的回答。

魚蝶衣聽到兒子這段感性的內心話,她感動的眼淚都掉落下來了!

“既然如此,那一切就交給爹爹來安排吧!”段無塵說道。兒女的終身大事本是為父的他該出面做主的。

“謝謝爹!”段飛高興的說。

“沒什麼,君子首重然諾嘛!”段無塵語重心長的回答。

這對段氏父子交換了一個屬於男人才看得懂的眼神,而一旁的蝶衣,則是頻頻拭淚,但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

自從段飛離去後,古甄釋放了所有的男囚,她不再需要他們臣服於她的石榴裙下,更不需要他們像服侍女皇一般的服侍她了!

她的心,她的情,都已隨愛而飛了,哪還需要多餘的人留在身旁服侍她呢!

放他們走吧,放他們自由吧!

雖然男人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但也不能因此而認定全天下的男人都該有罪啊!

想開了,也釋懷了,海闊天空了!古甄淡然的想。

自從把男囚釋放走了以後,整個古意莊頓時空蕩了起來,就連原本擔任總管的小豆子也都得“下海”親自操作古意莊裡裡外外的灑掃應對等雜務。

雖然如此,小豆子仍是乾得很開心,他只要能和他心愛的小雨滴在一起就好了,至於做什麼工作,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而此時的古甄無聊的坐在她的寨主專屬虎皮木雕椅上,遠遠的即可看見小豆子和小雨滴在中庭的花園裡一邊工作,一邊打情罵俏,好是羨慕啊!真是幸福的人兒啊!

十天了,她的段郎仍是沒有任何音訊與消息,沈大哥說,段郎一定會回來的,但都已經過了十天了,仍無半點訊息,沈大哥一定是在安慰她的!

“唉!”想到此,古甄不由得輕輕嘆了一口氣。

身為江湖綠林兒女,她識的字並不多,讀的書更是屈指可數,但自從她的段郎離去後,古甄所有讀過的詩詞便感傷的浮上心頭:

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這是唐朝白居易所寫的“花非花”,也正是她現在心情的最佳寫照。

就像段郎的蹤跡一般,來如春夢,但不多時,去像朝雲似的,無法覓得蹤跡……啊!情字擾人啊!古甄微蹙眉的想。

“報!”小豆子整個人又像一團肉球似的,急急忙忙的滾了進來。

唉!真是江山易政,本性難移!“什麼事啊,小豆子?”

“稟寨主……外面……有人來……找碴!”小豆子口吃的毛病仍沒改進。

“是什麼人啊?”古甄疑惑的問。

“稟寨主,一群鼻子尖尖的,鬍子翹翹的,手上還拿只旗子的人!”小豆子據實以報。

“什麼樣的旗子?”古甄又問。

“黃色的旗子,很像王爺侯府的旗幟。”小豆子又形容。

“喔?我出去看看!”

古甄正起身欲往前走,但卻看到那群小豆子所說的“找碴”的人,竟然像是排山倒海似的淹進屋內。

憑良心講,這突如其來的陣勢,著實讓古甄有點不知所措。

“你們,有什麼事嗎?”古甄帶著略微顫抖的聲音問。

“小王妃,我們乃是奉王爺之命來接你的!”領軍的段彰迎向前來說明來意。

小王妃?古甄聞言瞪大眼。

“誰是小王妃?王爺又是誰?為什麼要來接我?”古甄將一連串的疑問一古腦兒全部提出來。

“小王妃,你就別再多問了,請你先跟我們走,至於這些問題的答案呢,自然會有人告訴你……”就這樣,古甄被“架”走了!

☆☆☆

這是什麼世界啊,這簡直是太荒謬了,連續被兩個男人見了以後,又莫名其妙的被“架”到這遙遠的滇南大理國。

這還不算太荒謬,更荒謬的是,她竟然被一群侍女半強迫的換上鳳冠霞帔,不但如此,她們還無忌憚的把她的臉當作調色盤似的,又是胭脂、又是水粉的點了上去。而後又被一群人攙扶著,不,應該說是強壓著上廳堂接著拜天地,人洞房……

這簡直是太荒謬了!

古甄半掀開復蓋在她頭上的那塊大紅錦緞的頭巾,偷偷的窺探外界的動靜……

房內站了位喜孜孜的媒婆和一些侍女,而洞房外則站了一些精壯的侍衛,像是在保護她,也像在監視她,看樣子她是插翅也難逃了。古甄焦慮得坐立難安!

這像是一場莫名其妙的夢似的,莫名其妙的被擄,又莫名其妙的跟人家拜堂,還莫名其妙的被送進洞房,這究竟是真還是夢,古甄真是被搞混了!

此時,洞房不遠處的宴客廳正熱鬧滾滾,勸酒、敬酒的聲音以及賓客的喧譁聲隱約的傳來。

等了好久,古甄的屁股都坐痛了,才慢慢的聽見外面吵鬧的聲音漸漸的靜下來。

終於房門開了,而“他”也進來了!

古甄低著頭,看見地上的人影晃動,知道房內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了!

媒婆和那些侍女在臨走時將門帶上,還故意“砰”的一聲,弄個大響,而“他”走過去將門掛上,才又走了回來。

古甄正在猶豫要不要自行掀開頭巾,來好好的跟這個莫名其妙的人算個總帳時,“他”竟就伸手將她的頭巾掀開了!

“甄兒,你好美啊!”

奇怪,“他”怎麼知道她的名字?古甄在懷疑之時,也急急的抬起頭,迅速的掃過一眼,“你?!段郎……怎麼會是你?怎麼會是你?”她喜極而泣的趴在段飛的肩上,又是哭、又是笑的喃喃道。

“不是我,難道你希望是別人嗎?”段飛俏皮的反問。

“不……”

不等古甄說下去,段飛用唇貼住她的唇,而他那雙手也開始地不安分起來……

古甄原本是打算要唾棄男人一輩子的,但這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關於唾棄的這檔事,她也就暫時先取消了!

善變乃是女人的特長嘛!古甄為自己的善變又找了個理由。

段飛輕輕抱起她,將她放在長形四方,雕著美麗花形的大紅寢床上,又輕輕的放下幔帳,隔著丁香色的布幔望出去,外面的天地竟是一片朦朧……

“我們要趕緊的‘以身相許’,先斬後奏,這樣皇上就不會再將寶珍公主硬塞給我了……”段飛口齒不清的說。

“嗯?”古甄模糊的應了聲。

沒關係,這個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盡情的享受彼此的愛。段飛想道。

外面的月色朦朧的照映在平西王府的內院裡,而新房裡的一對新人,正在進行他們的“以身相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