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崙廣告公司拍攝香水廣告的現場。

質感極佳的絲綢細紗交織在整個攝影棚裡。在鏡頭內,一個漂亮的女人正在搔首弄姿;在鏡頭外,則是忙翻天的工作人員。

“卡,重來!”喊卡的人,是總監沈曼筠。她站在小螢幕後盯著螢幕,一開始模特兒的表現就讓她蹙緊眉頭,直到眉心持得緊時,她便不滿意地喊卡。

那個模特兒有些不悅,她睇了導演一眼,似在嚮導演做無言的抗議。但導演也沒轍,畢竟在工作上,沈曼筠是個極嚴苛的主管。

“客戶要求的廣告,是要以高品質、有質感的畫面來呈現他們香水的品味。”

沈曼筠重申一次客戶的要求,隨即對那位模特兒說:“陳小姐,你剛才的表情太過輕浮,這樣會讓觀眾覺得這像是次級香水。”

“你說什麼!”模特兒氣得臉都綠了。“我輕浮?”

“沒錯。”沈曼筠不管對方怒火高漲。她一樣板著臉。

“你是模特兒,還是我啊?我會需要你來教我嗎?”為了顧及她的美貌及形象,她一對瞪大的杏眼極為造假,連聲音都得刻意自喉間加工過再發出來。

同樣是生氣的怒容,沈曼筠的顯得真實且有個性多了。她漂亮而細緻的粉面悄然無息地浮上冰冷的火焰。“你自己過來看看剛才的那些畫面。”她態度強硬,不容分說。

沈曼筠的強勢作風,氣得上模特兒說不出話來。她並不是極富盛名的大明星,而只是個專拍廣告的模特兒。她知道自己生氣發飄也要有限度,畢竟沈曼筠砍掉模特兒名單之事時有所聞。

若非顧及到飯碗問題,她早就當場發飆了,可是還是硬要將怒火往心裡吞。

當她看見男朋友前來探班,尖銳聲音又響了起來。“里奧,你怎麼現在才來,人家剛才——”

那聲音聽起來就叫人不悅,也許下一次別再找她來拍了。沈曼筠心裡邊做此打算,邊不耐煩地轉過身去。冷不防地,正好跟那個叫里奧的男人視線接個正著。

他是個體面的男人,身材挺拔,深邃的黑眸不斷地迸射出吸引力來,彷彿能透視人心。就第一眼印象來評分,沈曼筠給了他高分。

沈曼筠睨了那名模特兒一眼,覺得他選擇女友的品味顯然低了些。

剛才爭吵的那一幕,完全落人里奧眼裡,他欣賞強悍的女人。她一身簡單剪裁的亞曼尼黑色喇叭褲裝,大方不失時髦,前襟的前顆釦子敞開來,細白的粉頸顯露無遺,頭髮隨意地用個大發夾盤住,固定在腦門後,右側額頭不經意地落下一些髮絲。

她有著渾然天成的性感,不用賣弄,只消一個眼神,就夠讓人迷失了。與一般性感的女人比起來,她又多了一種其他女人所沒有的個性美。

他們雖沒有交談,但是他們眼底的語言,卻已表達得很清楚——彼此對對態度都有興趣。有無聲的互祝中,他們互相品味對方,互相流露一種外人所感受不到的電波。

沈曼筠在移開目光的同時,嘴角浮現一抹幾乎讓人看不見的笑紋,隨即一聲令下:“繼續拍。”

廣告拍攝工作依令繼續下去,沈曼筠站在一旁,專注且認真地盯著小螢幕。

在工作時,她總是全神投人;而愛情,是在清閒或無聊時才拿來談談的。沈曼筠不交付真心給任何一個男人。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拍攝工作一結束,那個模特兒便挽著男朋友的手,驕傲地離開現場。

“我們走了!”離去前,模特兒還不忘向大家露出一個炫耀的笑容,畢竟不是每一個女人都能獲得里奧這個體面、多金的男人的青睞。

里奧雖然手裡挽著模特兒,可是他的眼光卻投注在沈曼筠的身上。

沈曼筠的助理丁香對著她說:“瞧她樂得那副樣子,真受不了。”

沈曼筠糗她:“每當你的民民來時,你們倆還真是同一副德性呢!”

“哎呀!曼姊,你幹什麼糗人家啦!”

對那個陳姓模特兒,她是沒什麼興趣,倒是身旁的那個稱頭的男人,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向素來有包打聽名號的丁香詢問:“對了,那個叫里奧的男人是什麼來路?”

“啊,你竟然不認識他!?”

沈曼筠微揚一道眉。他是大人物嗎?為什麼她不認識他,竟惹來丁香的驚呼?

丁香接著說:“剛才那個男人,可是充滿傳奇性的超鑽石單身漢。”

“傳奇性?”沈曼雲筠好奇了。

“他今年初才從美國回到臺灣,從聽過他的名號開始,他就是一個股市大亨。至於他的過去,就沒有人知道了。”

“說不定他是混黑幫,專門洗錢的人喔!”她故意嚇丁香。其實一般傳奇性發跡的人,除了有一層神秘的面紗外;若褪去那個幻想,這個假設也不無可能。

“哎呀!曼姊,瞧你臆猜的,怪嚇人的。說不定他真的是在股市裡撈了一筆。”生性浪漫的丁香實在沒有辦法想像沈曼筠所說的那種“真相”。

此時,沈曼筠的手機乍然響起,打斷了她們的談話。

“你幫我接,若是秦榮生打來的,就說我不在。”沈曼筠將手機交給丁香。

果然是秦榮生打來的,丁香照沈曼筠的交代打發了他。

“曼姊,你又想甩掉人家啦?那你當初還故意去誘惑他。”雖然她很尊敬曼姊,可是對她的愛情觀實在不敢苟同。

她睇了丁香一眼,平鋪直敘地為自己的行為辯解:“我怎麼知道他這麼不經誘惑,一下子就認起真來了,他太憨厚了,我不適合他,跟我在一起他會吃虧的;分手可是為了他好。”

“奇怪了,你說男人都不可靠,所以不想認真的談戀愛,只想玩玩愛情遊戲。那現在碰上了一個憨厚的男人,你又說他會吃虧,好矛盾。。

沈曼筠微揚一下唇,笑道:“人本來就是矛盾的動物。我不相信真情真愛,但同時,我也無法跟‘乖乖牌’的男人在一起。”

“曼姊,我覺得你被過去影響太深了。”丁香是少數略知沈曼筠過去的人。

沈曼筠沒說話。誰不或多或少都會被過去所影響,只是程度大小而已,恰巧,她是程度大的那種。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在放映室看到剛拍攝完的香水廣告毛片。工作完成時,都已經快八點了,整層辦公室早已人去樓空。她摸摸肚子,才發現早已餓得發慌。她走出大樓,想攔部計程車,卻看見一部顯眼的法拉利白色跑車駛到她面前停下來。

車主下了車。是他!那個叫里奧的男人。他一身白色的服裝正好與他的白色跑車相襯,使他更加英姿挺拔。

“嗨,沈曼筠。”他面露微笑地向她打招呼。

“你認識我?”她故作不解地問。其實心裡多少有些譜了,這個男人調查過她。難道他這麼快就甩掉了那個模特兒,將她當作新目標?“堂堂美崙廣告公司的總監沈曼筠,曾製作過多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誰能不識?”他始終笑笑地說。

“通常對我說這些話的男人,都是酸葡萄心理。”她的目光淡淡掃過他五官分明的臉。

“我可是打從心裡讚賞你。”他一副真誠可鑑的表情。

“無所謂,我也不在乎。”她微微聳肩。與其成天在這種小事上計較,倒不如好好培養自己的實力。這向來是沈曼筠的處事萬針。

“你知道嗎?我是帶著碰運氣的心態來的,所以,我沒敢想會真的遇見你。”

“你有什麼事情嗎?”她故意問,心底早已知道他的來意。

“沒事。”他搖搖,旋即又問:“對了,你還沒用餐吧?可有榮幸邀你一起共餐?”

“對不起,我不跟不認識的男人單獨用餐。”雖然早已略知他的來歷,但是她還是佯裝不認識。

“哎呀!瞧我太粗心了,都忘了自我介紹,實在是每次碰見不認識的人,都主動來攀談,好像都認識我,久了,也就習慣忘了自我介紹。”他平鋪直敘地說,沒有可笑的自吹自擂神態,但驕傲的契神卻自然地流瀉出來。

他是個自信洋溢的男人,恰巧她也欣賞這種男人。

“這樣不算不認識了吧?”

沈曼筠輕笑出聲。“改天吧,如果有緣的話,會有機會的。”她還是拒絕他,她沒打算一開始就讓他“得逞”。

這時,她看見一部計程車,便趕緊招了手。“再見了。”

沈曼筠從計程車的後照鏡瞄了眼被遠遠拋在車後的里奧,她的嘴角揚起微微的笑容。

看著沈曼筠離去的車影,里奧眼底的色調頓時由濃轉暗。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冷靜而理性。從調查中,他發現她的愛情成績十分可觀,而且都是對方愛她愛得死去活來,她卻毫不眷戀地揮劍斷情。跟她父親簡直一個樣,果真是優良血統啊!

此刻,里奧臉上冷酷的表情跟剛才笑容可掬的神情,簡直是判若兩人。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一大早,沈曼筠就著見辦公桌上有一束香檳玫槐。

沒有附卡片?是誰送的?那個里奧嗎?沈曼筠直覺地想起他。

她面露微笑地將花插在瓶子裡,心想原來他是那麼老套的男人。沈曼筠暫將那個里奧歸在花花公子那一欄。才想著,她便從辦公室的透明鏡看到里奧神情氣爽地走進公司。不管什麼時候看見他,他好像都是那樣氣定神閒,凡事皆掌握在手中似的。他看不見她,這鏡子只能看出去,不能看進來。

他向人詢問了她的辦公室,接著,便朝她的辦公室走來。

沈曼筠趕緊坐在椅子上佯裝辦公。

他敲了門。

“進來。”

里奧一進門便看見她身後的那一大束香擯玫瑰。看來她的愛慕者不僅多金而且也挺凱的。

“是你!”她的驚訝表現得恰如其分,一點也不會讓人有虛假的感覺。

“驚訝嗎?”

她搖頭,指著身後的玫瑰。“你先招呼過了。”

“招呼?”他先是愣了一下,爾後才會意過來。“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那束花並不是我送的。”

“什麼?”她有些驚愕,但很快地收斂起驚愕的表情。

此時,丁香剛好轉電話進來。“曼姊,是秦榮生,接不接?”

原來是他呀!那個木頭什麼時候知道要送花啦?也許因為誤會的關係。她顯得心煩氣躁。“說我不在。”

“原來你都是這麼打發愛慕者的。”他笑言。

她一向熟知男人慣用的伎倆,這次在他面前出了糗,這讓她心情頗不好受。

她表情冷淡,連聲調也冷冷的。“你來這裡有事嗎?”

“沒事不能來找你嗎?”他故意逗她。

“我工作的時候,不喜歡有私事打擾。如果你沒事,那就——”她正要下逐客令。

他卻搶先她一步,說道:“好吧,那我就跟你談公事。”

沈曼筠微揚起眉頭。“你有什麼公事要跟我談?”她就不信他隨便就能蹦出一個“公事”來。

“我有一筆兩千萬的廣告預算,想請貴公司幫我拍攝一支廣告。”

兩千萬廣告預算?沈曼筠壓根兒不信,她不耐煩地對他說:“我沒空跟你講這些有的沒的我還有事,請你出去。”

“咦?生意上門,你們還不要嗎?”

好,他要繼續瞎扯下去,她就陪他胡扯。“你說要拍一支兩千萬預算的廣告片,請問一下,你的產品是什麼?”她目光銳利地瞅著他瞧,就像是等著要戳破他的謊言。

“休閒度假農場。”他氣定神閒地回道。

沈曼筠此時不得不正色以對,認真地再詢問一次:“你真的要拍廣告?”

他笑了一下。“你終於肯相信我了。”

“就算是要拍這類型的廣告,也不需要花到兩千萬啊!”即使是錢太多,也不是這種揮霍法吧!

“廣告,你是專家,我只要求一流的品質。那現在我可不可以請問沈總監,你接是不接?”

“當然接。”這是大案子,沒理由不接。

“很好,那我們這一陣子,可能就有很多避不掉的飯局了。”

“飯局?”她一時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談公事嘛!私底下,沈總監是不隨便跟陌生男人用餐的,但是公事就另當別論了,不是嗎?”他的眼睛閃著耀眼的神采。

他這麼一說,沈曼筠反而沒話可以反駁,明知他是故意的,但是,她又非得一腳踩進才行。

“中午,我過來接你,我們再一起討論這件案子。”他講得那麼利落,她一點也不能說不。然後,他瀟灑地離去。

她一向習慣居於主控位置,可是,這次從頭到尾,都是他處於主控位置。里奧的手腕更高人一等,他拿兩千萬出來拍廣告片,其主要目的,難道只是想接近她?

這樣的別有居心,讓沈曼筠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相反的,也讓沈曼筠有被捧上雲端的感覺。畢竟不是人人都能隨便的拿出兩千萬來。里奧是個很有手段的男人,跟她以往接觸過的那些人不太一樣。

沈曼筠的嬌面逐漸地展出笑顏。玩了那麼多年的愛情遊戲,現在她終於碰上一位勢均力敵的對手。也許,他會是一個很刺激的挑戰。

她是一個活在挑戰中的廣告人。已經有好一陣子,她對於愛情遊戲漸漸不再熱中,不過,現在她相信,里奧會是個很好的遊戲對手。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中午,里奧果然準時來接沈曼筠。

“想上哪兒?”他很有風度地詢問她的意見。

“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很不錯的餐廳——”

“好,就去你說的那家。”

兩人隨即來到那家簡單的餐飲屋。

臨進去前,沈曼筠問他:“這種小餐屋,你習慣嗎?”好像早在心底認定他是那種上慣高級餐廳、吃慣珍饈佳餚的人。

所以,她故意選了這家極平價的餐飲屋。首次反擊,當然不能叫他意料得到。

“我無所謂。”他的確是有好幾年不曾光顧這種平凡的小店了。

他們進去後,沈曼筠好像是老饕客般,找也不找的,立刻就往角落的位置坐下。而他倒有些許不自然。

沈曼筠給了服務生一個笑容,旋即便對他說:“商業餐很快就送來。”

“你常來?”看她好像對這裡很熟的樣子。

“我幾乎每天都會來這裡解決我的午餐。”

里奧大略環視一下這家店,雖然是小小的餐飲屋,但風格卻挺溫馨,很有家的味道。但他卻不習慣,因為太過親切的感覺,讓他感到不自在:高級餐廳那訓練出來的親切禮貌,反而讓他自在。

很快地,服務生送來了他們的餐點。

沈曼箱二話不說拿起筷子,準備享用她的午餐。

吃了幾口,見他遲遲未動筷子,她看著他問:“吃不慣嗎?”

他怔了一下。“不是。”老實說,他都快要忘了在這種平凡小餐館用餐的感覺了。

然後,里奧拿起竹筷,也準備開始享用午餐。

“很好吃吧?”她特意抬起頭來笑著問他。

“嗯。”大概是環境的關係吧,他竟然覺得她頗親近和善的。

有餐過後,他們開始討論休閒農場的廣告案子。

“你有沒有一個主要訴求的方向?”

“沒有。我不懂廣告,這恐怕要藉助你們的專才。”

“這樣嘛——”她思考了一下,才繼續說:“如果要由我們來幫你設定主題,那——我們恐怕得到那個農場勘察一下,才能決定。”

“這樣再好也不過了。”正中下懷!他揚起一抹笑容。

“那好,我會派一個專員過去——”

她話還沒說完,他立刻就插話:“不行,我這件廣告案子要由你來做。主題是很重要的一環,我只相信你的眼光。”

“謝謝你的賞識,可是,我工作很忙,可能沒有時間陪你去勘察。”

“那週末呢?也要上班嗎?”

他又想引她掉人陷阱了。她不著痕跡地回答:“週末是我個人的休息時間,不談公事的。”

“就當是我請你去我的休閒農場度假吧!而且,你不是一向很敬業的嗎?”

她睇著他。“你這麼一說,如果我拒絕,好像會顯得我不夠賣力。”

他笑著說:“那就答應吧!不是我自誇,那裡可謂是人間仙境,絕對可以一解你一週的工作疲勞。”

“嗯——”她低吟著。

他靠近她。“如何?看在我是你們公司的大客戶上——”

“好吧!”回答後,她笑了,趕緊又接了一句:“看在你是大客戶的分上。”

“好,那我週六去接你。你住哪兒?”他這話問得極有技巧,既自然又不顯唐突。

這樣套話!?沈曼筠看著他含笑的臉。

他又故意問道:“不方便嗎?那我們約個地方見好了。”

這樣一問,她就沒有藉口可找了。又不是稚嫩少女,還怕男人親自來接送嗎?

沈曼筠俐落地回答:“不用了,直接到我家就可以了。”她拿起紙筆寫下她住處的地址。唉,又讓他佔了上風了。

屢屢失利,但這並不讓沈曼筠有挫敗感,反而使她戰鬥力更旺。她期待著週末之約,她要看看里奧還有什麼花招。

里奧收下線條,他的心裡正在得意地笑著。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週六中午,沈曼筠趕緊整理好文件,準備下班。她跟里奧約了兩點。

丁香敲門後走進她的辦公室。

“曼姊,今天有約會?”看見沈曼筠準備下班,她直覺地問。

沈曼筠將檔案櫃鎖上,回頭對著丁香說:“不是,是公事。”

“咦?你不是一向不在休息時工作的嗎?”

工作時認真工作,休閒時拚命玩樂,這是沈曼筠的生活哲學。

“偶爾也會有例外。”

“到底是哪個案子,得讓你利用週末來工作?”丁香十分好奇是什麼重要的案子讓沈曼筠願意犧牲週末的快樂時光。

“休閒農場那件。”沈曼筠一回答完,丁香旋即理解過來,併發出怪聲及露出曖昧不明的眼神。

“曼姊,老實說,你是不是跟那個里奧在——”

沈曼筠看了丁香那副嘴臉,就知道她要問哪一檔事了。她抓起公事包,走到丁香的面前。“你少在那邊臆猜了。”說完,她便繞過丁香走出辦公室。

“哼!不告訴我?我猜也知道。”丁香篤定地認為沈曼筠的最新愛情遊戲目標,就是那個傳奇人物——里奧。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回到家,大略整理了一小袋的提袋,然後換穿T恤、牛仔褲。

此時,管理員按了對講機上來,說里奧已經來了。她沒打算讓他進屋子。在她還沒有了解他以前,她不會讓他一再有窺視她隱私的機會。所以,她趕緊下樓去。

“嗨!”她提了一口提袋,走到里奧身邊,而他正在跟管理員的大狗玩。

奇怪,一向驕傲的大狗,竟然臣服在他的魅力下。

他聽見她喊他,便抬起頭,隨即站起來。

“沒想到連母狗也難抵你的魅力。”

“那你呢?你可抵擋得住?”他順著她戲謔的話,曖昧地問。

她不答,但拋給他一個媚眼。“走吧!”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休閒農場位於一處山坡地上。因為還沒有正式開放的關係,所以整座休閒農場除了兩名駐守的管理員外,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而已。

里奧帶著沈曼筠先四處概括介紹一番,另外還解說他這座休閒農場的構思。

“我曾經在美國南部住過一陣子,那裡的農場很大,很舒服。回到臺灣之後,便想建造一座那樣的農場。”

沈曼筠站在一大片草耗的欄杆前,她深吸了口清淨的空氣。微風輕拂,感覺很舒服。果然一掃一週來的工作疲累。

草原上有幾頭牛、羊低頭吃草。她覺得很鮮地猛盯著它們瞧。她是標準的都市人,從小就沒接觸過什麼大自然。

里奧走到她身邊。“先養這一些,不久,還會陸續進一些牛、羊、馬等等的。再過去那邊有一片草原,可以讓人恣意享受騎馬奔馳的快感。”

沈曼筠側身對著里奧說:“這裡真是不受塵世汙染的一塊處女地。你真的捨得開放給其他外人?這樣勢必會破壞其景觀。”她覺得有些可惜。

“我在這裡建造農場,就是希望有人能來享受。其實現代人每天都在忙碌的步調中生活,能有這樣一個令人放鬆的地方也不錯。”

“對了,你不是股市大亨嗎?怎會搞起礦藏假中心來了?”她突然好奇地問。

“我就是看準了臺灣人愈來愈懂得休閒的重要,不再像以前只知道拚命賺錢,而不懂休閒。”

是啊,忘了他可是貨真價實的投機者,怎麼可能會投資沒有利益的生意呢?

沈曼筠從提袋裡拿出了一本記事簿,大略地寫下幾項重點。然後又拿起一臺相機。“我拍幾個景色。”

“廣告DM要用的嗎?”

“不是,我這種傻瓜相機,怎麼拍得漂亮?DM會有專業的攝影師掌鏡,放心吧!”

她拍了幾個景點後,里奧對她說:“天色已經暗了,明天再繼續吧!”

之後,他們走向木屋區,分別住在兩間相鄰的小木屋。

臨進去前,里奧對她說:“我已經要管理員叫一些外送晚餐來,待會兒過來我這邊一起吃吧!”

“外送到這邊來?”從山下到這裡,少說也要幾十分鐘。

“多加一些小費,多遠都會送來的。”

很像他的風格,有錢能使鬼推磨。奇怪,他不是從外國回來的嗎?怎麼臺灣這種有錢好辦事的作風,他也實行得挺徹底的?她有些納悶。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晚間,沈曼筠準時出現在他的房門口,她只換了一身便裝,臉上略施薄粉。

里奧開門迎接。“請進。”

沈曼筠走進去,立刻看見一桌子的美食佳餚。

“這——”她沒想到在這種偏僻地區,竟能弄上這一桌子的食物。她抬頭看了他一眼。“你實在很有一套。”

里奧恰然一笑,率先走向餐桌,並點燃桌上的蠟燭,關上大燈,改開昏黃的小燈。屋內,頓時變成黃澄澄一片,很有浪漫的氣氛。

沒想到他會把這頓晚餐搞得這麼有氣氛。這樣一來,她身上的服裝倒顯得過於輕便了。不過還好他也只是一件剪裁合身的白色絲質上衣及一條綿質長褲,並不十分正式。

他很紳士地為她拉開椅子。“請坐。”

“謝謝。”她人座後,他也在她的對面坐下。

接著,他為她斟了紅酒。

沈曼筠開口:“我記得我好像是來工作的。”

他淺笑地注視著她。“現在是你的下班時間,好好的享受休閒時光吧!”他的笑容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她沒有迴避他的注視。她的唇抿成一條淺線。“你說的有道理。”

接著,里奧以修長的手指端起酒杯。“我敬你。”

沈曼筠亦以粉嫩的玉指輕執杯身。“敬我們合作順利。”唇上的胭脂淡淡地印在杯沿,紅色的液體慢慢地順著杯麵流人她的口中。

里奧的眼光一直不曾移開她性感的紅唇,此刻,他希望她唇上印著的杯沿是他的唇。

“這紅酒真醇。”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她的粉頰酡紅了起來,更添風情。

里奧再幫她斟上紅酒。“那就多喝些。”

在寂靜的黑幕下,小木屋的窗口流瀉出昏黃的燈火,愉快的談話聲伴隨著他爽朗的笑聲及她清脆的笑聲,和外面的蟲鳴聲相應和著。

在浪漫歡偷的氣氛中,時光總是流逝得特別快。不久後,他們已用完晚餐。

“謝謝你的晚餐。”沈曼筠拿起紙巾輕拭著唇角。

里奧從位置上站起來,走到音響旁,放了塊CD進去。須臾,一段優美的音樂流瀉而出。

“好美的音樂。”沈曼筠讚美著。

她一邊嘗著紅酒,一邊欣賞著音樂。她不自覺地閉上雙眼,並靠在椅背上,放鬆全身的細胞。

她放鬆的撩人姿態,顯得媚態萬千,好不惑人。看得里奧心醉神迷,不知是醉了酒,還是醉了心。

悄然無聲地,里奧來到了她的身後,他的雙手輕按在她的頸間,慢慢下滑——

他的手似乎有魔力,他觸及的地方,有著不可言喻的舒暢感覺。直到他的手來到她的雙肩,才停下來。

“你的頸子很性感。”他在她的耳際輕柔吐語。

她微側著臉,在一片昏黃的燈光下,兩人的眼神顯得愈加迷離,也許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

“陪我跳一支舞,好嗎?”說著,他執起她的手,拉她站起來。

沈曼筠沒抗拒,順著里奧的手勢,埋人他的懷裡。

他們隨著音樂輕輕擺動身體。他的手順著她腰間的曲線慢慢往上爬,來到了她的下巴處。他的目光停留在她那兩瓣紅嫩的朱唇上。他執起她的下巴,低下頭想吻她。

但她卻抬起食指貼在他蠢蠢欲動的唇峰上。她承認他是個調情高手,自己也有些心醉神迷,但這並不表示她的心智迷失了。她不打算那麼快就和他發展到私人關係上。對她來說,里奧這個人還是一團謎。

里奧順手抓住了她那隻阻止他的手,將她整個手心挪到自己的唇前,重重地、深深地吸吮一下,才放手。

“你誘惑我,卻不讓我吻你。”他的聲音有些暗啞。

沈曼筠輕笑出聲。“自始至終,都是你在誘惑我吧!?”她輕輕推開他的手臂,離開他的懷抱。

“我想我該離開了,再待下去,太危險了。”她的臉始終盈著笑意。

面對他這樣一個像是大吸鐵的男人,她得費很大的勁才能阻止自己不被吸附過去。

“你讓我對我的魅力失去自信心了。”他故意可憐兮兮地對她說。

她輕笑著斜睇他一眼。“你放心,你的魅力絕對跟以前一樣,足以迷死天下所有的女人。”

“除了你之外。”他的聲音有些沮喪。

她沒有回答他,只說了聲:“我過去了。”

他開口:“我送你。”

這麼短的距離,還要送?雖然如此沈曼筠迎是沒拒絕。

他們走了兩、三步就到了她的房門口。

她本來轉身要跟他道晚安,結果,毫無預警地,里奧動作迅速地在她的粉頰上印上一吻。

“晚安。”吻不到唇,那吻吻臉頰總行吧!他邪魅一笑。

接觸到他有些不滿足的眼睛,她突然感到好笑。

“晚安。”語畢,她即潛身進人屋內,將里奧隔在厚厚的門外,她才露出一抹難見的甜蜜笑容。

沈曼筠進去後,里奧的表情由剛才的意亂情迷轉為懊惱。該死的!他在心裡咒罵。因為他剛才摟她人懷時,他差點情不自禁地吻上她。她跟她父親一樣,都是懾人心魄的魔鬼,一個不小心,就會跌進她撒下的魔網中。

里奧警告自己千萬要把持住,別在計劃未成功之前,就先遺失了心.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