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曲

“我願意。”

在新人互許承諾後,頓時綵帶滿天飛。

所有的賓客齊聲道賀:“恭喜了!”

沈曼筠笑容甜美地倚在邵屹的懷中。

擔任今天的總招待兼伴娘的丁香忙得不亦樂乎她像只快樂的蝴蝶般,不斷地穿梭在人群問。

他們的婚禮在邵家的花園裡舉行,會場佈滿了討喜的紅絲帶及象徵純潔的白絲帶。

舞會便由這對新人率先開舞,一場熱鬧非凡的婚宴即將開始——

一曲結束,秦榮生突然從中介人邵屹及沈曼筠間,他面帶微笑詢問邵屹:“我可有榮幸與你美麗的新娘共舞一曲?”

雖然邵屹很有風度地保持得體的笑容,但他臉部俊美的線條卻隱約在抽動著。因為在場的所有賓客都盯著他們看,所以他不得不將親愛的老婆的手交到秦榮生手上。

沈曼筠想笑卻又忍著不敢笑,她一邊與秦榮生跳舞,一邊小聲地在他耳畔說:“你非得這樣惹毛他嗎?”

“比起他搶走我的‘未婚妻’,這不算什麼。”秦榮生多少還是得扳回一點面子,那次的訂婚宴實在讓他丟盡了顏面。

在場的人當中,大概就只有沈曼筠跟秦榮生知道邵屹正滿腹醋火,其他的人都認為他風度極佳。

沈曼筠跟秦榮生跳完一支舞后,她翩然來到老公身邊。“吃醋啦?”

邵屹霸道地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有些孩子氣地說:“我再也不會讓別的男人攬著你的腰跳舞。”他實在受不了自己的老婆在別人的懷中。

沈曼筠嗤笑一聲。“沒想到你那麼會吃醋啊!”

他托起她的下巴,俯視她的眼,深情地說:“那是因為我愛你。”

“再說一次。”她笑盈盈地要求。

“我愛你。”他不厭其煩地再說一次,而她永遠聽不膩。

他們從過去的仇恨中展開了一場相互追逐、吸引的愛情遊戲,但是當兩人一同墜人情網時,真愛亦隨之發生了。此時,恩仇俱泯,獨存真情。愛,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