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要給我的驚喜,就是帶我到這裡來?”

沈曼筠在一間私人的辦公室裡。

她接著又問:“這是誰的辦公室?”

“我的。”里奧簡單地回答。

“你的?”她驚訝得瞠大了眼。

“你怎會有那種表情?我有私人辦公室是件稀奇的事嗎?”她的表情實在有些誇張。里奧不禁搖頭微笑。

她一直知道他很有錢,可是她沒有辦法將他和在工作聯想在一起。也許是他給她的印象一直很浮誇不實吧!

“只是很難想像你工作的樣子。”她老實地回答。

他略皺著眉,連噴數聲。“看來我的形象得好好的扭正一番。

“你不是股市大亨嗎?”沈曼筠突然問道。這是她從丁香那裡聽來的。

“沒錯啊,可是炒作股票也要動腦筋。中國人不是有句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我不玩股票,我以為那跟賭博沒兩樣。”

“其實股票可以是投機,也可以是投資。”

“那你呢?你是屬於哪一種?”她直勾勾地盯著里奧。人家都說他是靠股票發跡的,那絕對不是穩當的投資方式。

“曾經是投機。”他永遠也忘不了那段苦日子。一個沒有顯赫背景的年輕小夥子若想出頭,是必須費盡心思及手段的。

“現在呢?”

“投資。所以,我目前不只投資股票,我還開發了一座農場,你們不是正在幫我的農場規劃廣告?此外,我還打算開一家投資顧問公司。”

沈曼筠突然覺得他們的話題太過私人了,所以,她趕緊打住,隨即轉了話題。“你還沒告訴我,你帶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說著,他走向前面那張大辦公桌,彎身拉開抽屜。

她好奇地問:“什麼東西?”

他從抽屜裡拿出一個音樂盒,走到她面前,遞給她。

沈曼筠接下音樂盒,不解地問:“為什麼想送音樂盒給我?”

“你打開來看。”

沈曼筠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才緩緩地打開音樂盒。從音樂盒流瀉出來的音樂,就是那天他們相擁而舞的那首樂曲。

她抬起頭來,表情有些欣喜。

“你再看看裡面的木娃娃。”他含笑盯著她。

她低頭一看,乍看之下是很普通的一對相擁而舞的木娃娃,但仔細一看,她才發現,這對木娃娃就是她跟他的化身。他們身上穿的衣服、髮飾跟他們當天穿的一模一樣。

這下,她終於露出驚喜的表情了,她難掩喜悅地叫道:“你是特別叫人訂做的?”

“紀念我們第一次跳舞。”他依舊定定地盯著她,溫柔的語氣似要將她淹沒。“喜歡嗎?”

“嗯。”她凝視著她,眼底閃著盈盈笑意。“你很會討女人歡心。”

他伸出手,輕柔地撫觸著她的臉頰。“並不是每個女

人都值得我這樣花心思的。”

她喜歡他這種含蓄而自然,毫無露骨、造作之態的讚美方式。她主動地在他的臉上印上一吻。“我真的很喜歡這個音樂盒,謝謝你。”

“只值這樣一個吻而已嗎?”他似笑非笑地,顯然覺得不夠。

她只是淺淺地微笑,有預感即將發生的——

他的手突然攬上她的腰,並微施力道,讓她面對面的靠近他。他的唇如鷹攫獵物般的迅速,直接落在她的紅唇上。

她將自己交付在他的懷中,享受著與他之間的唇舌共舞。

他的吻大膽而放肆,又是咬又是吸吮的——他們沉淪了……沉淪在唇瓣相戲的綿長熱吻中。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里奧將車子停在路邊,然後陪著她散步回家。

他若有所圖地看著她,隨口問道:“要請我喝杯咖啡嗎?”

“好啊——”

沒想到她會答應得這麼幹脆。他有些驚愕地盯著她。

“改天請你到咖啡館喝個夠。”這時,她才露出促狹的笑容。

被捉弄了!他挑眉一笑。“好啊,你竟然戲弄我。”

這種捉弄他的感覺真不錯。已經有好幾次,都是他處於上風,這下她總算小小的扳回一點了。

“曼筠——”一個男聲倏忽自前方響起。

沈曼筠將視線前移,霎時,她臉上的笑容盡褪。

“秦榮生,你又來幹麼了?”難不成還想讓她的另一隻手也受傷?

“我是想來看看你的傷勢——”他的臉上佈滿了歉她不客氣地頂回去。“不用了!託你之福,整個手臂都包起來了。”

“對不起,我昨天是一時失控,才會失手傷了你。”

從他們的對話中,里奧才明白,原來她的手傷,是秦榮生害的,根本不是單純的摔傷。

“昨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計較了,只要你以後別再來煩我就行了。”她不耐煩地揮揮手,真的想跟他斷得清清楚楚的,再也不要有任何瓜葛。

他還是不死心。“曼筠——”

里奧突然走上前,一手攔住秦榮生。“秦先生,請你離開。”

一看見里奧,秦榮生原本哭喪的臉立刻轉為忿怒。“你以為你是誰啊?別管我跟曼筠之間的事。”

“我當然要管,而且還要教訓你。”說著,他冷不防出拳揍上秦榮生的臉。“這是你昨晚傷害曼筠的代價。”

沈曼筠沒想到里奧會動手揍秦榮生,頓時愣住了。

秦榮生被裡奧揍了一拳,心有不甘,立刻回以一拳。里奧來不及閃躲,鼻樑被打著了,流出鼻血來。秦榮生本想再接上一拳,還好里奧動作快,一拳先擊中他的下巴。秦榮生重心不穩地連退好幾步。

當里奧的臉面向沈曼筠時,她看見他正流著鼻血,便趕緊從公事包裡掏出面紙,趨身近前為他拭去血漬。

看著沈曼筠如此體貼地對待里奧,秦榮生的心痛加速,彷彿早已鮮血淋漓。

處理完里奧的傷口後,沈曼筠回頭看著他。秦榮生以為她會責罵他,但沒有,沈曼筠的表情沒有怒火,反倒有些冷冽。

“秦榮生,我最後一次告訴你,我並不愛你,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別再來找我了。”

她揮劍斷情的冷酷面貌,里奧今天總算見識到了。她果然跟他所調查的資料相去不遠。

里奧隨即來到她的身邊,手臂適時攬住她的肩頭。“我也希望你別再來騷擾我的女朋友了。”

“你們——”這回秦榮生的心真的淌出血來了。他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她竟然這麼快就有新歡了!

里奧摟著沈曼筠繞過他,遠遠地將他拋在身後。

然而,沈曼筠並不是真的冷血到無動於衷,只是感情的世界只要有一點點的心軟,那傷害就會更深。她希望秦榮生能早日明白這個道理。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里奧因為臉上掛了彩,所以能堂而皇之地進人她的香閨,但這不是沈曼筠所樂見的。她沒想到會有秦榮生這個程咬金的擾亂,情況顯然有些失控。

她屋子單位佈置、裝潢很有個人風格,就像她的人一樣,有著女性的特質,卻也有著濃厚的強硬性格。

他坐在客廳裡大致地環視一下室內。“你的房子跟你的人很像。”

沈曼筠沒搭理他。逕自拿出醫藥箱蹲在他面前,接著從藥箱拿出消炎藥水。“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他的傷口沒什麼大礙.除了剛才流一些鼻血,鼻頭有點破皮之外,就沒有什麼傷處了。

從沈曼筠進屋以來,她的臉上幾乎是沒有笑容的.跟里奧的輕鬆悠哉有明顯的對比。

“好了。”她面無表情地收拾著藥箱。

“謝謝。”他站起來,仍然四處環顧著。

“要喝些什麼嗎?”她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

他回頭,正好看見她站在廚房門口。

他毫不遲疑地點頭。“好啊,黑咖啡,謝謝。”

她只是客氣的問問而已,他還真點頭!?真不識相!她撇了一下唇角,然後轉身進人廚房。

須臾,她端了一杯香噴噴的咖啡出來。

里奧看她只端一杯出來,便問:“咦?你不喝?”’

“時候晚了,不喝了。”這樣明顯的暗示,他應該聽懂了吧?她不想讓他以為他今晚可以留宿在她家中。

他故意忽視她話中的“逐客”意味,以一個很舒服的方式坐在沙發上,沒打算立刻離開。

“明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他說。

她臉上終於浮現不耐的表情。“先生,我可不像你,時間自由,愛上哪兒就隨時上哪兒,我明天還得上班呢!”

“請假一天啊,你手都受傷了。”

請假?瞧他說的輕鬆。他難道看不出來,她正不高興嗎?她愈是看他一副恰然自得的樣子,她心中那把無名火就越燒越旺。

他又接著說:“你手受傷,我應該好好的陪你才是。”

嘿!聽他那種理所當然的口吻,難不成他真的認為她是他的女朋友?她剛才沒有反駁,是希望能讓秦榮生徹底對她死心,可不是真的承認。

沈曼筠再也沉不住氣,目泛溫火,口氣略微煩躁。“我手受傷是我的事,幹你什麼事啊?”

“我會擔心你啊!”他依舊答得臉不紅氣不喘。

“我不用你來擔心,我可不是你的女朋友。”她將關係撇得清清楚楚。

她這樣的撇清關係,似乎對他沒什麼影響。在她大聲疾呼:“少來擔心我,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後他依舊不疾不緩地將話題繞回最初的問題。

“明天我一早來接你。”

“你耳背啊?”她不敢相信在說了一大串之後,他居然還敢提原來的話題。他是在國外住太久了,聽不懂中文嗎?

“不管怎樣,我希望你明天能陪我。”他一貫是溫和的語氣,但其強勢的態度也始終如一。

“我最後再說一次,我——明——天——要——上——班。”她覺得她的耐性已經瀕臨爆發的界限。

“不如,就由我來幫你跟你們總經理講好了,我跟他說:你明天要跟我詳細洽談廣告的內容,所以沒有辦法去上班,我想他會準的。”

依他貴為他們公司大客戶的地位,不所他們老總不買他的帳。

“你真令人討厭!”她嫌惡地瞪著他。她發現他似乎很容易闖入她的生活,對她這種極端自我的人來說,被幹擾是件很不舒服的事。

在拿他沒辦法之後,她只能逞逞口舌之快,罵他出氣而已,其他的什麼也不能做。以前她還覺得跟他對峙是很有意思的挑戰,現在她發覺,她錯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站在同一個天秤上,在先天條件上,他就佔了優勢,因為他是他們公司的大客戶,他會利用許多優於自己的特點來壓迫她。

他笑得自信洋溢。“你不會討厭我的。”

她板著一張臉,打開門,擺明了下逐客令。“是嗎?”她挑寡地看著他。“我這裡不歡迎自大的沙豬。”

里奧臉上的笑容依舊未褪,他從容地走到她面前,兩人站在門前對視著。

他冷不防攫起她的下巴,不由分說地封住她的紅唇,動作既狂野又粗魯。

他在離開她的唇前,又依依不捨地小啄一下,才真的離開她醉人的紅唇。“明天見了。”他的眼神直勾勾地探進她的眼中,勾進她的心中。

沈曼筠用力關上門,有些氣急敗壞地。她生他的氣!因為被他說中了,她的確無法討厭他;同時她也心生驚惶,她發現自己對他的好感竟然在逐漸增強中,也許這才是讓她煩躁的原因吧;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真不敢相信,她竟然會在睡夢中,讓里奧闖入她的屋內。至於幫兇,竟是她家樓下的那個笨蛋管理員。說他是笨蛋,一點也不為過,隨便人家撒了點小謊,說什麼要給女朋友驚喜,那個笨蛋就真的幫他找來了鎖匠。

當時她披頭散髮,一臉驚愕地瞪著站在她屋內的三個男人,心裡直納悶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爾後,里奧付了錢給鎖匠,同時也向管理員道謝,很快地打發了兩個人。

沈曼筠仍是一臉困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看見了,我請管理員幫我請鎖匠來開你的門鎖。這個管理員真是熱心。”他笑得極為瀟灑,毫無愧疚之意。

這下沈曼筠的睡意全消了!她氣得想打人。

“快去換下睡衣,我要帶你出去呢!”

“不——”她簡直要抓狂了!她不敢想像她的生活竟以闖入到如此誇張的程度,現在甚至公然請鎖匠來直搗她的屋子。

“還是要我幫你?”他話中挑寡的味道很重。

她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她知道他是當真的,現在跟他鬥,是自找麻煩。她臭著一張臉轉身進入房裡。

里奧帶著沈曼筠離開時,那個管理員還笑咪咪地對她說:“很驚訝吧?”

她勉強扯動一下嘴角。“還好。”

“我們走了,謝謝你。”里奧笑著跟管理員揮手致意。

此時,在車內,沈曼筠忍不住開口詢問:“你到底要帶我上哪兒去?”她口氣依舊不太好。當然了,被這樣給“帶”出來,沒有人會開心的。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他賣著關子。

大約再過十分鐘,車子在市郊的一座獨幢別墅前停下來。

“這裡是?”沈曼筠好奇地打量著這座別墅。顏色大方過於素雅了,不太像他的風格。

“這是我的老家,我前一輩子剛買回它,光是請人重新打掃粉刷就費了一番時間。”

“你的老?!”她有些驚訝,接著問道:“你不是從美國來的嗎?”

“我並不是ABC,我十歲左右才去美國的。”

“小留學生?”

“不是。我是被住在美國的親戚收養的。”

“被收養?”她心裡的悶氣此時已轉為對他的好奇。

“那你的父母呢?”

“在我念國一時,我父母雙雙車禍去世。”提及這件過去,他的臉色顯得陰沈許多。

她有些歉意地低下頭。“對不起,讓你想起傷心事了。”

哼!你要付出的不只是道歉而已!他在心中默唸,但沒讓心事顯露在臉上。“我們進去吧!”

他們雙雙下了車。這時,沈曼筠才注意到大門口掛著一塊牌子一邵公館。

他姓邵?她對他的認識實在很少,甚至連他的中文名字是什麼都不知道。

房子的內部挺乾淨的。在大玄關處,依序掛著人物肖像,她猜這應該是他家歷代祖先的相片。

“我前幾天已經搬回來住。”他突然告訴她。

沈曼筠沒回應他的話語,繼續看著牆上的相片。在看到最後一幅時,她停了下來。這是一幅全家福的相片,她覺得相片裡的女人很眼熟,可是又說不上來。

她指著畫問道:“這是你的全家福?”

“沒錯,大概是我七、八歲時拍的。”他站在她身旁,和她一起看著照片。

兩人沈靜地看著相片。她覺得相片中的女人好像很不快樂,眼底隱約盛著一抹憂鬱。

里奧又開口:“我在美國住了好長一段時間,一直沒有家的感覺,所以才決定回臺灣定居。”

“嗯……”沈曼筠只是略出了些聲音,但視線仍停留在照片上。

里奧側身面對她的側面說:“曼筠,你知道我第一眼見到你是什麼感覺嗎?”他的神情既嚴肅又慎重。

“我只記得那天你是去接你的女朋友。”她下意識地避開他熾熱的眼光。

他突然靠近她,背倚在相框上,也不管是不是會壓壞照片。

“那時候,那很欣賞你。跟你有進一步的接觸後,我發現——”

沈曼筠抬起頭來,兩人的視線正好相接。“發現什麼?”她問道。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紋。“我發現,你是我所想要的女人。”

乍聞此言,沈曼筠先是嗤笑,接著睇著他,難得認真地說:“你別跟我玩這種遊戲,我若相信你,那我可就太天真了。”像他這樣一個背景神秘而經歷又極豐富的男人,會輕易的愛上或認定心目中的理想女人?那是不可能的。

她自信的笑容,當下牽動了里奧的心,如果不是心中別有所圖,他的確認為她適合他。

“你不相信我,我並不意外。可是,這的確是我的真心話。”

沈曼筠直視里奧,語氣自若。“里奧,我甚至還不知道你的真實姓名呢!”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表白顯得毫無說服力。

里奧伸手去撫觸她的臉頰,語氣異常的溫柔。“這就是你不願相信我的原因嗎?”

沈曼筠再度嗤笑出聲,但還來不及開口說話,就先嚐到他火熱的吻。須臾,他的唇稍微離開她的。“你喜歡我的吻,不是嗎?”

沈曼筠輕輕推開他,轉身走了幾步。“里奧,你還沒——”

“我叫邵屹。”他主動報上名。

邵屹,邵屹?這個陌生的名字就是他的名字?她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繼續說:“你的確是個調情高手,我也不否認,我喜歡你的吻。”

“可是就是不相信我,還是你根本就不相信任何男人?是因為你的家庭的關係嗎?”他明知她的底細,卻故意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

他的話觸動了她心中的某塊陰影,頓時她自若的神色已消失無蹤。她想要灑脫的笑,但是,卻只能勉強自己略牽動一下唇線而已。她再次背向他。

里奧從背後將她摟緊在懷裡。

“曼筠,讓我來照亮你心中那塊揮不去的陰影。”

老天!為什麼他的話總是那樣直搗她的內心深處?

她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要不是她拚命地眨掉,她大概就要在他面前失控了。

“根本沒有什麼陰影不陰影的,你少在那邊瞎猜了。”她不肯承認。

里奧繞到她的面前,雙手依舊摟著她的腰。“你撒謊的時候,眼神特別迷人,迷迷濛濛的,很漂亮。”

“我才沒有——”她鼓脹著腮幫子想否認。

“好了,你別再解釋了。”他不讓她再強辯下去,下一秒,他的手突然滑下去,直接握住她的手。

“你肚子應該餓了吧,我已經叫人幫我們準備了豐盛的午餐。”

別墅的後面有一棵很大的老榕樹,他們就在樹下野餐。

里奧的確是費盡巧思地想哄她開心。

沈曼筠身體幾乎是被裡奧給包起來。她的背靠在他曲起的左大腿上,而他的右腿就像藤蔓似的纏在她身上。他的左手摟她的肩,右手專門喂她吃東西。

“里奧——”

“叫我邵屹。”“邵屹,我可不可以麻煩你,讓我自己動手吃東西,我覺得自己好像行動障礙者似的,只要張開嘴吃就行了。”

“我喜歡餵你吃東西。”說著,他又拿了塊三明治往她嘴裡送。

“你有不可告人的隱疾嗎?”他促狹地問。

“你才有隱疾咧!”

“那就好啦,怕什麼。我們這樣你一口,我一口,也算是間接接吻。”

她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還以為自己是清純少男嗎?還在跟人玩什麼間接接吻。”

“你終於笑了。”他這一說,她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原來他是故意要逗她笑的。

“放輕鬆一點,好好享受這寧靜的午後。”

他說的沒錯,難得“放一天假”.是該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很可惜的,天公似乎不作美,突然就來了一陣雨——

他們兩個匆忙地衝進屋時,已成為落湯雞了。

邵屹給了她一件乾淨的襯衫。寬大的襯衫剛好罩到她的大腿處。她手臂受傷,只能單手用毛巾擦拭著潮溼的頭髮。

不知何時,邵屹已無聲無息地來到她的身後,且二話不說地接過她手上的毛巾,害她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不出聲音嚇我一跳。”她反射性地回過頭去,驚魂未定地對他大叫。

他還是一貫溫和的笑臉。“我來幫你擦乾頭髮。”此刻,他已換上輕便的休閒服。

她想抓回毛巾,但是,他卻不讓,她只能怒眼瞪他。

“你擦自己的頭髮吧!”

“我先幫你擦。”說著,他便拉著她坐在床沿上。“你坐著,我比較好幫你擦。”

他動作輕柔地幫她擦拭著頭髮。

“你的衣服,我已經叫傭人幫你烘乾了。”

她靜靜地坐著。老實說,他輕柔的擦拭動作,令人感到十分舒服。

約莫過了幾分鐘,邵屹突然輕喚了她一聲,聲音有些沉蜀。“曼筠——”

她還是一副舒服的表情,抬起頭來看他。“嗯?”

當她發現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且視線似乎投射在不該看的地方時,她驚呼一聲,單手推了他一下。

原來,穿在她身上的他的襯衫,因為過於寬大,所以領口開啟得太大,而他站在她正前方,視線往下,正好看見她那若隱若現的胸部。

她拉合了領口,雖然脹紅了臉,但她還是強作鎮定。

他並沒有就此避開眼光,反倒是直接打量著她,而且臉上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你的胸部很漂亮。”

沈曼筠為了掩飾陣陣湧上的尷尬,她霍地站起來。

“衣……衣服幹了沒?”

他笑著搖頭,視線從未移開過她的身體。

“你在緊張?”

她冷哼地瞥了他一眼。“有什麼好緊張的。”

“怕我會乘機侵犯你?”他的話既直接又充滿暗示。

“你敢!”

“嘖,嘖——”他略偏著頭,笑著警告:“挑寡一個正‘性’致勃勃的男人,不是明智之舉喔!”

他的警告的確讓她安靜了下來,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還好,在這個一觸即發的時刻,傭人的敲門聲適時響起。“先生,熱姜菜送來了。”

“送進來吧!”

傭人送進姜菜後,便退出去。

邵屹端起熱姜菜,似笑非笑地說:“它救了你。”

沈曼筠接過他遞上來的姜菜。她相信,如果不是傭人及時送姜菜進來,她不敢保證能抵擋得了他不斷放送的誘惑電波。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