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休假過後,沈曼筠第一天上班。

她並沒有因充足的休假而顯得神采奕奕,氣色反而有些慘淡。

“曼姊,郵輪之旅好玩嗎?”

“還好。”她的視線匆匆地移到丁香的位置上,結果位置是空的。“丁香呢?”她現在好想有個可以吐苦水的人。昨晚她已經失眠一個晚上了,煩躁的心就是無法平靜下來。

‘出差去了。”

怎會這麼巧?“她幾時會回來?”

“喔?”她的聲音顯得沒有一絲的氣力。

“曼姊,你是度假度到人懶散了是不是?一點精神都沒有。”她虛笑著,“有些感冒。”

“喔噢,那你可憐了,現在你的桌上正有一宗大案子等著你喲!”

“是嗎?”也好,有工作忙,就不會讓腦袋繼續胡思亂想下去。

沈曼筠進了她的辦公室,隨手將公事包往椅子上丟,人也往椅子靠去,她背倚在椅背上,閉上雙目,吁了口氣。

須臾,她抬起沉重的眼皮,視線剛好落在桌上她和邵屹的那張合照上。她生氣地往前抓起那個相框,眶啷一聲,丟進了垃圾筒。

這輩子再也不要跟他有任何牽連了!她在心底大嚷著。結果,她的視線正好落在桌上那宗大案子的文件封面上——邵氏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之廣告策劃。

邵氏?是邵屹嗎?她所有精神又集中起來了。她坐直身,趕緊攤開文件。果然是邵屹!她再瀏覽內容,這是一連串的合作計劃,從形象設定,到將來的宣傳及往後的廣告計劃。這是長期的合作計啊!那不說明了她休想與他有所了斷?這個體認讓她惱怒不已。他還不肯放過她嗎?

電話鈴聲很不識相地在此時起。

她不耐煩地抓起電話。“喂?”

“沈小姐,你好,我們是房屋仲介公司……”

房屋仲介公司打給她幹什麼?她又沒有要買房子。“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要跟你說一聲,你委託我們幫你出售的公寓,已經找到買主了,而且對方已經先付了訂金……”

什麼出售公寓?他在胡說些什麼?沈曼筠急忙打斷對方的話,詢問:“我委託你們幫我出售公寓?”

“是的,你的末婚夫還帶我們參觀過你的公寓……”

“我的未婚夫?”

“邵先生說你們打算住在一起,所以要賣掉你那間公寓。因為你室內的設計很有格調,所以在售價上賣了很好的價錢……”

“沒錯啊?”

那個混蛋!到底想幹什麼啊?沈曼筠快要崩潰了。

她試著穩定自己的情緒。“那位先生——”

“我劉,叫劉邦雄。”

“劉先生,我想這之中恐怕有些誤會,我並沒有要賣掉我的公寓。”

“什麼!”對方呼一聲。

“我很抱歉,這一切的損失我會負責的,不過,我再聲明一次,我並沒有要買掉公寓,不好意思,害你白

忙了。”

“可是,你未婚夫他——”

“我們解除婚約了,對不起,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不能跟你多談了,再見。”她打發掉對方,掛上電話後,再也忍不住地爆吼出聲。

“該死的邵屹!”她將桌上的文件掃到地上,氣急敗壞地大吼。要不是仲介公司直接打電話給她,她可能連住的地方都沒了!他到底要怎樣才肯善罷甘休……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喂,小姐,你是誰啊?你不可以直接闖入……”

沈曼筠絲毫不理會身後那個小姐的叫嚷,她面如寒風地蹬著快速的腳步,穿過內室,直搗那個惡魔首腦的辦公室。

邵屹聽見外面傳來秘書慌亂的叫嚷聲,他抬起頭來,正好與挾著暴怒之氣而來的她打了照面。

他原本平淡無波的黑眸多了抹早已預知的訕笑。

沈曼筠定定地看人他訕笑的眼底,而後走到他的面前,很不客氣地將文件“啪”一聲摔在桌面上,然後大刺刺地往他面前的椅子上一坐。

她的視線依舊落在他的眼中,她冷靜地向他的秘書下達命令,“我要跟你的老闆談公事,你可以出去了。”

秘書不知所措地將目光投射到老闆的身上。邵屹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她出去。“貴公司的辦事效率真快,我今天才將案子交給你們,不到中午,你們就辦好了。”他佯裝客氣地說。

“邵先生你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當然怠忽不得,我們一定要很認真仔細地做你的案子。”她也跟他一樣,兩人都虛偽起來。但明明就是流竄著不安分的狂流,氣氛好像隨時隨地會引爆。

忍耐的工夫簡直到家了,他們倆竟然還能“心平氣和”的談了十分鐘的公事。

談好公事,沈曼筠沉靜地收拾桌上文件方案,她此刻的沉靜,就像是風雨前的寧靜。她將東西放進公事包之後,再度迎視他的眼,她的眼神浮現慍火,而且還繼續在加溫中。

邵屹不動聲色地靜觀其變。

果然不到一分鐘——

“你憑什麼?你憑什麼自做主張的要將我的公寓賣掉?”,她的怒火已經狂燒到極點。

她終於忍不住了,這才是她來此的正目的吧!邵屹不答反笑,而且愈笑愈猖狂。

他這番舉動無疑是在沈曼筠暴怒的火頭上加上挑起的油。她恨死他臉上那抹凡事皆在他拿控內的笑臉,好

像她是他的玩偶似的,可以任意地擺弄。

她咬牙切齒地從椅上站起來,衝到他面前,高舉的手透露著她想摑去他那抹惹人厭的狂笑。

這回邵動作比她快,他一下子就接住她的手,然後緊著。“嘖!嘖!堂堂一個大總監,現在卻像個潑婦一樣。”

她忿忿地瞪視著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他接著繼續說:“我以為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但沒想到你卻問如此愚蠢的問題,甚至更加愚蠢的跑來這裡質問我。”“你——”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所以像個膽小鬼的逃開。”他在恥笑她那一個星期的逃離。,

她的確是太愚蠢了!愚蠢地來這邊自取其辱。他為什麼要自做主張賣她的公寓

沈曼筠用力扯下被他揪緊的手腕,無懼地直視他陰沉的黑眸,像是在宣戰;“還有什麼花招儘管使出來,我沈曼筠照單全收,我們就看看到最後誰會被毀掉?”

宣示完畢,她昂首轉身離去,那伍直的身軀,看來就像是滿身刺猾的女戰神。

在他辦公室的門被當成發洩品的狠狠甩上之後,邵屹的臉上不再有挑釁、恥笑……所有的神情全化為一灘理不斷的情波,弘蕩在他的眼底。

他能如此高明地隱藏情緒,全靠他年少時的“磨練”,太多的不堪經歷,已經讓他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可是那天他強拉她上車,載著她要直衝人海,在車內急速地佔有她,這些都是他失控的舉動,而迫使他失控的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她——沈曼筠。

這場他精心設下的愛情陷阱,是想引她掉人陷阱,但他卻怎麼也沒料想到他竟會一起走進這場陷阱裡。現在他已經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想得到她,還是毀了她?

也許結果會是兩人玉石俱焚,燒掉了所有的愛恨情仇,只剩下無奈及惘然的嘆息……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秦榮生盯著沈曼筠面前依舊滿滿一碟的食物。“你吃得好少。”

她嘆了口氣,沒什麼氣力回答:“沒胃口。”這幾天她一直沒什麼食慾。

秦榮生突然提起那天她被邵屹強行載走的事。“那天邵屹載走你,沒發生什麼事吧?”他覺得那天她被邵屹強行載走之後,似乎承載了更多的心事。

沈曼筠下意識地閃避這個話題。“嗯,沒事啊!”那是連她都不願意面對的事實,那是個恥辱!

在她閃爍不定的目光裡,秦榮生多少感覺出來發生了一些事。他也不追問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他能守在她身邊,他就心滿意足了。

沈曼筠原本無精打彩的雙瞳突然閃亮起來,她挺直身軀,視線循著那個熟悉聲音的來源而去。

當她看見邵屹攬著一名美動人的名模特兒出現在這家餐廳時,她心中竟燃起一把妒火。但她並不承認那是妒火,她欺騙自己那是怒火。她恨他!

秦榮生也發現她的情緒反常,他關心地詢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剛要開口,便看見邵屹大刺刺地攬著女伴往貴賓室的包廂走去,她的視線緊道而去。

棄榮生順著她視線的方向望去。當他看見她的目光還是停留在邵屹的身上時,他的情緒不由得激動起來,霎時,新仇舊恨全一股腦地湧上心頭。

在沈曼筠還意會不到秦榮生的舉動時,他已經衝向邵屹,二話不說地先賞邵屹吃個拳頭。

“秦榮生!”沈曼筠瞠大眼睛,呼出聲。

秦榮生的舉動也引發邵屹身邊女伴的尖叫及在場其他人的呼聲。

邵屹不曉得他們也在這家餐廳裡,更沒想到會半路衝出一個“瘋子’:對他施以老拳。所以,他只有捱打的分——

“你這個大混蛋!”秦榮生又賞邵屹一拳,直中他的腹部。

當他還要再揮出下一拳時,邵屹可就不當沙包讓他扁了,他很快地閃過,然後,又以極快的動作,一拳擊中秦榮生的下巴。

接下來,這家高級餐廳內便上演著活生生的打鬥場面,兩個男人扯成一團,打得難分難解。

沈曼筠不知該如何拉開這兩個高大的男人,此刻,他們可是使盡全身蠻力在大幹一場架。

在她思索該如何拉開他們之際,餐廳裡的侍應生很快地就替她解決了問題那就是攆他們出去。

這是沈曼筠有記憶以來最丟人的一次,竟然被人給趕出餐廳,當然不只她,這應該是他們四個人有史以來同樣丟人的一次。

“里奧,你真叫人家沒面子。”那個名模特兒大發嬌。其分明是氣得半死,但又不敢對邵屹大吼大叫,畢竟邵屹是她千方百計才釣上的金主。這年頭有錢又帥的金主不多了,她可不敢掉以輕心。

邵屹沒搭理她的抱怨,他一對狂猖的黑瞳猛瞅著沈曼筠及秦榮生兩人。

沈曼筠細心地為秦榮生擦掉臉上的血漬。“你幹什

麼去找他打架?”她雖然是

這個舉動看在邵屹的眼底,卻很不是滋味。

“我光是想到他讓你受那麼多罪,我就一把火。”說著,他目光投向邵屹那個方向。

兩個男人的目光在闃暗的夜裡迸射出一較高下的火焰,而沈曼筠就是他們互相拼鬥的主因。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最近公司裡的最新熱門八卦話題就是沈曼筠揮別里奧重回舊情人秦榮生懷抱。

丁香出差回來後,就聽見同事們“如火如荼”地傳播著這件八卦消息。她聽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搗沈曼筠的辦公室,“關切”消息的真偽。

“曼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家怎麼都在傳你跟秦榮生舊情復燃?”就她的印象裡,沈曼筠一點也不喜歡秦榮生那種憨厚的男人。“你不是不喜歡那個二楞子嗎?”這種尖刻的批評是從沈曼筠口中學來的。

“哎,別這麼說他啼!他人不錯啦,很夠義氣。”自從秦榮生義無反顧地充當她的男伴開始,沈曼筠已經打從心底當他是個朋友了。

丁香簡直不敢相信沈曼筠會幫秦榮生說話,難道傳言是真的——

“你真的跟他重修舊好了?”丁香不敢相信地看著沈曼筠。“那邵先生呢?你們不是才剛度假回來?”

“我沒有跟他去度假,我自己一個人去的。”她修正丁香的說詞。

“什麼!你們不是老早就決定好了嗎?曼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能讓沉曼筠不惜找回舊情人,那鐵定是非常大的事情。

“我沒有一點事情能瞞得過你。”丁香猜得可真準,但她不是為了氣他,而是為了保全自己最後的一絲尊嚴。

“我就說嘛,一定不是像外面傳的那樣,還有案中案吧?”丁香俏皮地睇了沉曼筠一眼。“曼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沈曼筠深吸了口氣,臉上是少見的沮喪及無奈,連聲音也很沒有精神。“你還記得我告訴過你,我父親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嗎?”

“跟你母親離婚,害得你母親——”丁香停了一下,然後不解地問:“可是這跟你與邵先生之間有什麼關係呢?”

“那個有夫之婦就是邵屹的母親。”

“不會吧!”丁香瞠大了眼。天底下居然有這麼巧的事情!

“而邵屹的父親也因為不願意離婚,所以載著邵屹的母親沖人大海。”

丁香震不已。“真——真的嗎?”

“而他接近我——”即使她已經很努力地讓自己堅強地面對那樣一個充滿屈辱的欺騙,但要再提起,她發現心口還是隱隱作痛。“是為了毀掉我——”

“什麼!”丁香更加震地呼出聲。

“他恨我的父親毀了他的家園,所以他要報復在我身上。這一切都是他精心設下的陷阱,我卻傻得走進去——”她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痛楚,因為還愛他,所以心在痛著。然而,她臉上卻揚起諷刺的笑容。“很荒謬吧,我竟然要承受我最痛恨的父親所積欠的債。”笑容隱褪後,她的聲音包含著明顯的傷痛。“那我的恨該向誰索討呢?我媽媽的,又該向誰要?”

“曼姊——”丁香看著沈曼筠承受著苦楚的眼神,不禁為她難過起來。

看見丁香那張擰緊的臉蛋,沈曼筠再度揚起淺淡的笑容,她拍拍丁香的肩頭,輕聲說道:“我已經好多了,不管邵屹還有什麼花招,我都接受。”她的眼中迸射出挑戰的火光來。

丁香做了結論後,反問:“所以,秦榮生只是你反擊的手段之一?”

“可以算是吧?”

“那他不是被你利用了嗎?”

“就是他夠義氣的地方,明知我的目的,他仍然願意充當我的男伴。”

丁香嘆了口氣,頗為無奈道:“哎——怎會變成這樣呢?你們明明是那麼登對的一對,偏偏搞成勢不兩立。仇恨也能化解聽,何不試著以你們的愛戰勝一切?”

沈曼筠睇了她一眼。“別再那麼浪漫,那是幻想中的世界才可能有的結果,現買的世界不會那麼合你的意。”

他們之間會產生愛意嗎?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恐怕是本世紀最荒謬的一場肥皂泡劇吧,沈曼筠如此自嘲的想著。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現實,果然是不會合人的意,而且還盡跟人唱反調!

沈曼筠定睛看著驗孕棒,表情隨著棒上的顏色轉變。

刷地,她的臉色愈來愈慘白。“我的老天!”

真的懷孕了!這對她來說無疑是個震的消息。

“為什麼?”她懊惱地嚷出聲。哪一次都可以,為什

麼偏偏是她覺得最恥辱一次。自己在瞭解他的目的後,還與他在車上燕好,也就是那一次他們沒有任何避孕措施。

她可以獨自扶養小孩,可是她不能預測邵屹的反應。如果讓他知道,而他卻以這個做為羞辱她的藉口,也許他還會故意丟一疊紙鈔要她去拿掉孩子。光是想到他那抹可惡的笑容,就叫她氣憤難忍。

不!絕不能讓他知道!她暗自下了決定。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考慮再三之後,沈曼筠決定拿掉孩子。在這種情況下生下孩子,恐怕是另一段糾纏關係的開始。有了這樣的決定,她便請秦榮生在男方同意欄中“代勞”一下。

秦榮生將車子停在醫院門口,沈曼筠伸手去拉開門把準備下車。

“你的不再多考慮一下?”秦榮生的聲音再度揚起,這已經是他第二吹向她確定。

沈曼筠堅挺著背脊,眼中有著淡淡的哀傷,她再次點頭。“我決定了。”說完,她推開車門,頭也不固地往醫院走。

在進人醫院的那一刻,她的心還在猶豫著。可是她的理智不容感情浮上心頭來攪亂她的決定。她不斷地對自己說:“是明確的決定,絕不讓自己有後悔的餘地。”

診療室外的長椅上,有許多待診的孕婦。有些是剛懷孕的,有的肚子已經隆起,有獨自一個人來的,有老公體貼陪在一旁的……不管是什麼樣的孕婦,她們都是滿臉幸福地期待新生命的降臨。

大概只有我是準備來結束一個新生命的吧!沈曼筠悲哀地想著。

“謝謝醫生。”一個孕婦臉上堆滿了笑地走出診療室。她的先生立刻上前小心地呵護著。

“醫生怎麼說?”

沈曼筠望著那對甜蜜的夫妻身影漸去,她不禁望得出神。

“沈曼筠小姐!”護士已經喊了第三次。

她這才恍然醒來。“我在——”隨即匆匆地從位置上站起來。

她走向診療室,站在門口前,心底有些害怕,手心也很冰冷。即使害怕還是得面對,她吁了口氣,平緩一下不安的心清,然後抬起手來,往門把移去。

但就在手即將觸及門把之際,她卻莫名其妙地被秦榮生給“劫走”了。

“秦榮生,你幹什麼啦?”沈曼筠擰著一雙眉,眨著困感的眼眸。“你要先去填同意書……”

“你先跟我離開再說。”

秦榮生將沈曼筠帶到電梯口才停下來。

“秦榮生,你——”沈曼筠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口。

他卻搶先說:“我想到一個辦法,你可以不用拿掉孩子。”

“啊?”她先是愣了一下,爾後問:“什——什麼辦法?”

他臉紅了一下,有些支支吾吾地。

沈曼筠皺著眉頭。“到底是什麼辦法啦?你為什麼臉紅成那樣?”她瞄了他一眼,有些開玩笑地問:“你該不會是想娶我吧?”她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他的兩眼瞠得更大,臉紅得更徹底了。

沈曼筠趕緊揮著手,緊張地說:“我隨便說說而已,你別當真。”

“我——”他靦依舊,臉龐也依然像燒紅的鐵般。他憨直的眼神定在她眼上,然後鼓起最大的勇氣說:“我是想娶你。”

這回沈曼筠真的怔住了!

“我想如果我們結婚了,我就可以照顧你跟你的孩子,這樣你就不用拿掉孩子了。”秦榮生說完,又露出一抹靦腆的笑容。

“可是你不在意我肚子裡有別人的孩子嗎?”

“其實想想這也沒什麼。現在離婚後再婚的人,有些不也帶著孩子再嫁或再娶,那不是一樣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如果真的在意,那就不會結婚了,不是嗎?”

他誠摯的目光,簡直叫她動容得想哭。“你怎能如此不求回報的付出?”

“不,我並不是不求回報的,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回報了。”

“不,我不能答應你。”看秦榮生深情若此,她更加不能利用他。

“為什麼?我可以幫你——”他不明白她為什麼不願意?難道嫁給他比拿掉孩子還糟糕嗎?

“秦榮生,如果我能像你愛我一樣地愛你,那我嫁給你,便是回報了你對我的深情:可是,如果我沒有,那麼我嫁給你,便是辜負了你。我不能那麼自私。”

“我不在意的。”他的眼神依舊是那樣坦率無諱。

她眼眶內凝了一層淚。“我會內疚的。”

“可是我想幫你。”

她別過臉去,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這樣吧,我們可以先訂婚,至少這樣你可以生下孩子,大家會以為我是孩子的父親,而邵也不會知道。”

“但對你不公平——”

“曼筠,我拜託你,不要再想公不公平的事了,我

只想幫你而已,我知道你並不是真的想拿掉孩子,答應吧?”

她靜默了下來,內心在交戰著

當沈曼筠抬起眼對上秦榮生那抹緊張且期盼的眼瞳時,她做了決定。

“好”

她簡單的一聲好,對秦榮生來說卻像是天籟般地悅耳,令他開心得想大叫。

沈曼筠看著秦榮生那掩不住的狂喜,不禁心口發緊,他對她的傾心傾意實在叫她感動。

沈曼筠上前一步,伸開雙臂摟緊了秦榮生。“謝謝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