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邵屹跟秦榮生兩人進了一家酒坊。他們隨便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你能跟我保證絕對會給曼筠幸福嗎?秦榮生單刀直入地問。

邵屹也很直接,一點也不造作地回答:“不能保證。”他自己都不明白幸福長什麼樣子,怎麼保證給人幸福?

“你說什麼!”秦榮生有些激動。聽聽這個渾球回答的話,像句人話嗎?“那你到底對曼筠有什麼打算?”

“目前沒有很確切的打算……”

天啊!他的回答又令秦榮生血壓升高了。

“不過我要她將孩子生下來,我會照顧她跟孩子的。”這是他目前僅能給她的保證。

“如果不是你來破壞我們,我可以好好照顧曼筠及她未出世的孩子。”這可惡的混蛋竟然破壞了他們!想到心裡就起了一把火。

邵屹盯著秦榮生那張氣憤難平的臉。“曼筠會跟你訂婚,還不是為了不讓我知道她懷了我的孩子。如果不是如此,你休想她會真的和你訂婚。你差點與你的心上人訂婚,可以說是多少沾了我的光。”

聽他說的是什麼狗屁不通的話!真叫人氣絕。“你——”結果他連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他少了邵屹那股霸氣及冷殘,所以做不到絕裂的地步。

邵屹搖搖頭。“你人太好了。”

乍聞邵屹突然出此言,秦榮生有些驚愕,這句話沈曼筠也對他說過。

“你知道為什麼在這種對你有利的情況下,你還是無法得到曼筠的心嗎?就是剛才那一句,你人太好了。”邵屹為他下了定論。

秦榮生冷嗤一聲:“你別跟我來那一套什麼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論調。”

“那只是愛情的其中一種而已。”邵屹儼然一副愛情專家的樣子。“不過像你這種好好先生根本不適合曼那種心思縝密,過去背景複雜的女人。”

秦榮生不以為然地啐了一句:“你在胡說些什麼?”

“你單純地一味討好,耐心地守候她,並無多大助益。你其實比較適合心地良善的清秀佳人,因為過於世故幹練的女人,你根本駕馭不了。”

“夠了!”秦榮生被邵屹說得有些心煩氣躁。“我不是來請你教我跟什麼樣的女人在一起,我們是要談曼筠。”

“我們是在談她,我只是“順便提醒你一下而已。”

哼!可笑,情敵竟然還教他如何談戀愛。“不用你的好心了,我就只想要曼筠一個女人。”他的眼睛直接對上邵屹的,可是他就學不來邵屹那種迫人的目光。

“我好心建議你,你不領情也就算了,不過——”他眼中的火焰更狂熾了一點。“你這輩子是休想得到曼筠了。”

秦榮生一對黑瞳雖然瞪得很大,但他永遠及不上邵屹那股強大的氣勢。永遠都是別人先選擇退讓,沒有人可以卯上邵屹的強勢作風。

秦榮生果然也是選擇了退出這毫無勝算的對峙,他將話題繞回原點,問道:“你會娶曼筠嗎?”

會娶她嗎?邵屹也在心中自問了一下。

“如果你回答不出來,又或者你不能保證給曼筠幸福,那你就不要霸著她。你自己的人生不幸福,不要拖著她跟你作陪。”

不幸福的人生……邵屹的表情變得遙遠,他陷入了沉思中。

“現在是你們兩個人而已,將來會有小孩,不要讓小孩在一個充滿詛咒的晦暗環境中成長。”

孩子……將來……思及未來,邵屹更迷惘了。

他在晦暗的黑潮裡浮沉,好不容易看見光源,他想趨身而去,可是,卻發現自己的骨子裡已經融合了那不可見人的惡血,他因而退卻,他害怕在光源的照耀下,會將他骨子早已爛朽的靈魂給透射出來。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一夕之間,沈曼筠成了醜聞的女主角。什麼懷了別人的孩子卻要誣陷給老實的秦榮生啦,各種版本的說法紛紛出籠。

沈曼筠本人倒是沉著以對,也不多作解釋,別人愛怎麼嚼舌根就讓他們去吧,反正這就是人類社會可笑的一面,今日的話題主角,哪天又成了雲淡風輕,乏人提及。

丁香可就沉不住氣了,她比沈曼筠本人還要氣憤。

“氣死我了,說那是什麼話嘛!”丁香氣唬唬地走進沈曼筠的辦公室。

“氣吧!氣死你吧!誰叫你雞婆去了。”沈曼筠心裡已經不太怪丁香了,可是口頭上還是不免要“教訓”她一下。

“對不起嘛!”都怪那個邵屹啦,人家本意是要他去追回曼姊,結果他卻去搞破壞?

“好啦,出去工作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她遣開了丁香。

須臾,電話亮了紅燈,裡面傳來了香的聲音:“曼姊,老總要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老總該不會是為了那件事情找你吧?”丁香小心翼翼地試探口氣。

沈曼冷嗤一聲:“還會有別的事嗎?”堂堂美崙廣告公司總監竟惹上了這等不光彩的醜事,多少會損及公司形象。

丁香看著沈曼筠走出辦公室,她嘆了口氣。“啊,曼姊這次真的生氣了。”以前她做錯事,只要道聲歉,沈曼筠就會原諒她了,這次卻不理她的道歉!

丁香無精打彩地走出辦公室,豈料一抬頭,原本無神的眼眸立外亮了起來。

因為她看見邵屹正從容不迫地走來。

這傢伙,都是他害的!丁香嘟起嘴,以責怪的眼神瞪著他。

邵屹也感覺到周遭環境的異常,看來經過昨天晚上這麼一攪,他倒也成了這場八卦話題中的男主角之。不過無妨,醜聞之於他,他習慣得很。

當他看見那個渾身充滿責怪意味的忠心屬下正瞪著他時,他卻笑了,他覺得這個小女子挺可愛的,竟這樣護愛她的上司沈曼筠。

“晦,我最佳的間諜,”他故意逗她。“謝謝你及時給我的情報。”

丁香氣得脹紅了臉。“我才不是要幫你呢,我是——”

邵屹擰著眉,感到好笑地側首看著她,並打斷她的話。“你不用解釋了,我懂。總之,謝謝你了。我找曼筠談一些公事,她在裡面嗎?”

“曼姊讓我們老總給傳喚去了。”

從丁香的表情上不難猜出沈曼筠是為了何事被老闆傳喚過去。

邵屹一臉自信的笑容,他拍拍丁香那沮喪無力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說完,他便邁步往老總的辦公室走去。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面對老總的“高度關切”,沈曼筠不想多談,她口氣略微冷硬地回答:“老總,在公事上,所有的事我一定向你報告,可是在私人事情上,請恕我無法—一奉告

沈曼筠的回答令老總有些不悅,他沉著臉色,語調充滿責難。“我知道那是你的私事,可是你身為主管,還是要以身作則才是。”

也許是這一陣子她承受太多極端的情緒,沈曼筠的反應激烈了一些。“我以為我是以身作則,在——公——事——上。”她特別強調。

老總的臉色更沉了一些,口氣也重了。“我們是廣告公司,形象也是很重要的,你以為公事做好就好了嗎?私生活一樣要檢點一點。”

沈曼筠無處發洩的情緒,竟選擇此時此刻爆發。“我傷害公司的商譽了嗎?好,我辭職可以了吧!”她不顧後果地脫口而出。

原本只是單純的上司關切下屬的情況,結果她卻負氣地要辭職。沈曼筠一向在公司裡很有分量,老總也很看中她的才華及能力,如今愛將要辭職,他當然捨不得。可是目前他們兩人都在氣頭上,又礙於面子,自然沒人願意退一步。

“我很快就會將辭職信遞上。”沈曼筠撇下此話便勃怒而去。

結果才踏出門外便跟邵屹打了照面。

邵屹抓住她的手臂,盯著她的怒容問:“怎麼了?”

看見罪魁禍首,沈曼筠心中的火焰燒得更旺了。“謝謝你,拜你所賜!”她甩開他的手,隨即踩著憤怒的步伐而去。

她果然循著他為她鋪陳的毀滅之路而去了,現在連工作也丟了!好一個一塌糊塗的人生!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此時,沈曼筠正在家中泡著熱水浴。

現在她冷靜下來了,當然也為自己衝動的行為後悔不已!不過是被老總刮一頓嘛,以前又不是沒被刮過,她今天怎會這麼沉不住氣地跟老總吵架,還撮言要辭職。所謂騎虎難下,就是她現在的處境。

瞧她這一陣子也夠嗆了!先是被“愛情騙子”給騙了感情,後來又未婚懷了孕,接著在訂婚宴上著實“風光”了一下,鬧得滿城風雨,現在呵!連工作也要丟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怪個該死的邵屹!瞧哪一件事不是與他有關?

鈴——突然間,那個被詛咒的該死男人打電話來了。

沈曼筠一聽見他的聲音,火氣又上來了。“你又想幹麼了?我工作都快丟了,你高興了吧,大煞星!”

邵屹是特別打電話來幫沈曼筠跟她老總居中協調,沒想到話都還沒講就被她罵了一頓。他乾笑幾聲後才說明本意:“明天下午就在你們公司附近的那一家茶藝館,我約了你們老總。”

沈曼筠心裡起了高度的警戒。“你又有什麼目的了?”

“我只是想幫你們協調一下而已。你今天不是撂下辭職的重話嗎?”

沉默了一下,她又立刻問了他:“你不是巴不得我一無所有,如你所願踏上毀滅之路,現在為什麼願意幫我跟老總協調呢?”

“當然是有條件的。”

“喝!我就知道事情沒那麼單純,你又有什麼無恥的目的了?”其實跟他條件交換,她心裡反而踏實得多,至少她不是平白接受他的幫助。

他在電話那頭大笑出聲。無恥的目的?唉,她實在是恨極了我。

“我只是想要你陪我去見我伯父。”他笑完後,請出條件。

“你伯父?美國那一個?”她記得他曾說過他是美國的伯父收養的。

“嗯,他最近要回台灣。”

“為什麼要我陪你去見他?”她想不透他伯父回合灣,於她什麼事。

“你懷了我的孩子,我想應該告訴他一聲,也順便介紹你讓他認識。”

只是見個面而已應該沒有關係,這樣的交換條件,是可以接受的。

沈曼筠考慮過後回答:“好,成交。”

他又輕笑一聲。“我就知道你是聰明人。”’

他這句褒揚的話,讓她聽起來格外的刺耳,如果她是聰明人就不會讓他耍得團團轉了。

“沒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她冷冷地說。

他不露痕跡地吸了口氣。“好吧,那明天見了。”其實他想對她說:好好保重身體,然而卻說不出口。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昨天邵屹巧扮沈曼筠跟她老總的協調人,幫他們化解了一場緊張的辭職風波。因為跟撒旦有過交易,所以今天她得履行條件。

她今天一身典雅大方的套裝打扮,似乎是為了見邵屹的伯父而刻意打扮過,即使她在心裡對自己說:見長輩本來就要端莊一點。可是,不可諱言的,她現在竟有種準媳婦見公婆的緊張心情。

他們約在一家中國茶樓見面。這是邵屹特別為伯父選的地點,他覺得伯父在國外待久了,一定會很懷念中國味。

沈曼筠是單獨赴會,她一上茶樓便看見邵屹的人影;他是個很搶眼的男人,而他身上濃烈的壓迫感使他在這古色古香的溫和茶樓裡分外惹人注目。

沈曼一迎上前,邵屹立刻為她做介紹。“伯父,她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沈曼筠。

“沈小姐,你好。”

他是一個很溫和的老人,很難想像他這樣的人會是邵屹的伯父。

“邵伯伯,幸會了。”

邵屹主動地拉她人座,為她斟上清香的熱茶。

“沈小姐在哪兒高就?”

沈曼筠從皮包裡抽出一張名片。“我在廣告公司上班,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總監啊,沈小姐真能幹。”

“哪裡。”

一陣閒聊之後,邵伯伯突然問及:“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他這一問無疑是在這原本尚屬融洽的氣氛中投下一枚緊張的炸彈,他們兩個同時避開他的眼神,彼此的視線在空中相接一下。

“不是懷孕了嗎?”他對於他們兩個人的反應有些不解。

邵屹回答:“伯父,我們還沒打算呢!”

“孩子都有了,你們還沒打算?難道你們想學現在的什麼時髦觀念,未婚生子?”

沈曼筠順著邵伯伯的話,趕緊接口:“沒錯,我們是不打算結婚。”

邵伯伯轉而面向邵屹。“小屹,你是男人,怎能那麼不負責呢?沈小姐都懷了你的孩子了。”

“邵伯伯,我可以獨力扶養小孩的,我不用——”

邵屹銳利的目光朝她掃射而來。“誰說你可以獨養小孩了?”

沈曼筠回視他。當然是我一個人獨養啊!”

“別忘了,孩子我也有份啊!”

結果兩人就在邵伯伯的面前吵起嘴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他們?

“你到底想怎麼樣啊?你能不能就此收手,我已經受夠為我爸承受你的仇恨,天知道我對他恨要去向誰討!”她氣急敗壞地對他大嚷。

她這一喊,立刻引得其他人對他們的引頸遙望。

“我並不想恨你,可是——”

“別再跟我說那些見鬼的話了,我沈曼筠拒絕你仇恨、你的傷害。”她激動地站起身來,而後略微抑制激動的語氣。“邵伯伯,對不起,我先走一步了。”

看著她憤恨地離去,邵屹有些無奈地吁了口氣。

“小屹,剛才沈小姐說的那些——”邵伯伯試探性探詢著。

邵屹閉上眼,揉揉太陽穴。“她的父親就是我媽媽的姦夫。”

“什麼?”邵伯伯大驚失色。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邵屹站在那幅全家福相片前,沉默地注視著相片中的人,他的眼底充滿掙扎的痛苦。

不知何時,邵伯伯來到了邵屹的身側,他也注視著照片,心中不禁感慨:小屹曾經是那樣一個純真無邪的孩子……

沉默的氣息圍繞著他們,直到邵伯伯主動開口。“小屹,你愛沈小姐嗎?”

邵屹毫不遲疑地回答:“是的,我愛她。”他不否認自己愛她的事實,但他也在此矛盾漩渦裡浮沉。“可是我愈是愛她,我內心就愈痛苦。我拿她父親勾引我母親的例子為藉口去傷害她,我以為我可以從此得到心靈的救贖……”可是他卻發現他傷害不了她……不,是他根本捨不得傷害她。

“別再耽溺在過去的仇恨裡了,沈小姐她畢竟是無辜的。過去就讓它過去,這樣們才能得到幸福。”

“我也希望過去就過去,但可以嗎?”交雜著父母自殺慘死的陰影及成長過程的晦暗,那抹不去的汙點已深深染上他的心口。“敗德的我已要不起愛跟幸福。”

邵伯伯看著被過去糾纏著如此緊牢的邵屹,他再次覺得後悔,如果當初不將邵屹到美國去,他就不會在他年少的人生裡碰到那些醜陋的事情。

“你恨我嗎?”這是邵屹一直想問卻不敢問出口的話。今天就讓一切攤明瞭說吧!

邵伯伯驚異地看著邵屹,他沒想到邵屹會這樣問他。“你怎會認為我恨你?”

“我羞辱了你。”在說出這話時,他的眼神也落在伯父的眼底,就讓一切該被揭開的都曝光吧!“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原來這孩子一直承受著晦暗的壓力,他一直在意著。縱使他放蕩不羈,但是他痛恨自己的靈魂不斷地往黑洞裡墜落,也痛恨自己不斷地朽爛的骨血。

“我從未恨過你,真的!”邵伯伯的眼神落在邵屹的身上。當我不要你再回來時,那只是一個平凡男人的自憐及可悲的心態,因為我身為人家的丈夫,卻無法去要求妻子忠貞,只能企盼你離去。我真的很後悔將你接到美國,我以為我可以好好照顧你,可是卻沒想到反而讓你跌落到更晦暗的世界去。我對不起你。”在說出對不起的同時,他的眼淚也掉下來了。

邵屹倒抽了一口氣,不該是伯父跟他道歉啊!是他,是他該感到愧疚才是。而伯父潸然淚下時,那團似狂風的自責及愧疚猛然上邵屹的心。

明明是該索討公道的人,為什麼開口道歉?邵屹瞠著眼,看著老淚縱橫的伯父。漸漸地,那陣狂風般的內疚化為激動的波潮。

邵屹扯聲大吼:“為什麼你不恨我?”至少面對怨恨可以讓他的心好過一點。

“小屹,這並不能怪你,當時你只是個孩子而已,你什麼都不懂啊……”

不!他才不是什麼都不懂。“我什麼都懂!我明白自己在幹什麼,我知道從那一刻起,我為了爭取生存的權利,我便將我的靈魂交給撒旦了。”他激動得大喊,狂暴的眼眸掠過悲恨的光影。

“小屹——”他心疼地看著似乎滿心都是傷口的邵屹。

他悲恨的眼神掠過邵伯伯的眼,他一步步地往後退。“別再靠近我這個朽爛的人。”他倏地轉身向後,加快速度地遠去。

邵伯伯看著邵屹踉蹌而去的背影,他雙手深陷髮際,十分自責。“都是我的錯!”如果當初自己不要那麼懦弱,就不會讓小屹在不正常的生活中成長,更不會讓現在的他糾纏在過去的陰影中,失去了掌握幸福與愛的信心。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的住處來了一個意外的訪客。

“邵伯伯?”沈曼筠很驚訝邵伯伯會找她。

“我考慮過,我想還是告訴你比較好。”他希望在離開台灣之前,能為邵屹做一點事。也許能讓邵屹脫離那個陰影的人,只有她了。

沈曼筠請他進屋內,並泡了杯熱茶給他。

“邵伯伯你剛說的事情是——”

他先是嘆了口氣,而後幽幽說道:“也許你能幫得了小屹。”

“邵屹出了什麼事嗎?”從他的口氣中,沈曼筠直覺地以為邵屹出了事。“是的,打從他的雙親出事之後,他就不曾正常的生活過。”他語重心長地緩緩道出:“去了美國之後,更造就他乖舛的人生。”

她記得丁香第一次告訴她有關邵屹的背景時,過去就是一層神秘的面紗。後來她從邵屹口中得知他是在雙親去世後被伯父領養,她從來不瞭解他在離開台灣後,過的是怎樣的一種生活。

“我將他帶到美國是錯了。”打從他知道邵屹被他的妻子沾染上時,他就後悔了。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太多了,發生太多事了。”要在一個外人的面前提及自己的妻子出軌,而對象又是自己的侄子,這些話的確是難以說出口。

他略微緩和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小屹被我接到美國時,是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這個年紀的他本該是純真的少年,可是……”一段原本被隱藏的晦暗過去,如今被一一掀開。

沈曼筠隨著邵伯伯的敘述,表情愈顯驚訝!

“他——”她覺得話像是卡在喉間,複雜的情緒不斷地湧上心頭,讓她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他成年那年,他毫不猶豫地離開我,開始獨立生活。原本要提供他保障生活的家,卻是殘酷地傷害他的地方。我是個差勁的伯父。”

沈曼因為太過於震驚,以致忘了要安慰他。

邵伯伯接著講述到邵屹離家,獨自過活的那段血腥暴力的拳擊生活。

“小屹離開後,我一直沒有他的消息,直到他被人從左胸膛捅了一刀,差點沒命,在他被人送醫急救之後,院方跟我聯繫,我才知道他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可是他還是給了一萬美金叫他別再回來了,因為當時的他實在沒有辦法面對邵屹。

左胸膛!沈曼筠捂著嘴,以免自己叫出聲來,她看過那個疤痕,當時他還跟她開玩笑。原來那個疤痕代表的是那樣驚心動魄的成長過程他曾經在擂台上賤賣自己的命!

沈曼筠發現自己對邵屹的認識竟然如此淺薄。“他到底是如何成長過來的?”在聽見邵屹的過去時,她是如此難過,像是感同身受般地傷感起來。

“小屹自小就與幸福絕緣,沉淪的生活讓他離幸福更遠。沈小姐,我今天來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幫他,也只有你能幫小屹脫離那個自陷的暗潮。”

“我能嗎?”沈曼筠十分懷疑地反問。她並沒有忘記他是要來複仇的。

“你當然能,小屹他愛你。”

“就算邵屹愛我,但是他更恨我!別忘了我是他的仇人。”她的神情漸漸黯淡下來。

“不,小屹愛你遠遠超過仇恨你血液裡留著你父親的血。”還有什麼比得上愛,再大的仇恨也會被愛給包容住。

“可是他卻只能選擇傷害我,這是他親口對我說的。”那句話她永遠忘不了。那簡直比我不愛你,還更傷人,還有什麼比所愛的人傷害你,更令人難受!

“他是個傻瓜!他根本捨不得傷害你,卻老愛掛在嘴上說,他不過是在自己騙自己罷了。”

邵伯伯的這句話深深地震撼了沈曼筠的心。她從未細想過她與邵屹之間的恩怨情仇。在她赫然發現邵屹的母親與自己父親的關係後,又明白邵屹接近自己真正目的時,她先是被嚇住,然後又被恥辱感給矇蔽了理智。

當她領悟到他們明明是愛著彼此,卻仍傻得讓塵煙過往給奉絆而流失掉本掌握在手中的幸福時,是多愚蠢的事情。思及此,她突然熱淚盈眶,她哽咽道“他真的是個傻瓜!”我也是個傻瓜!她在心裡補了一句。

“那你可願意再給那個傻瓜一次機會?”

“我要再給我們兩個人一次機會。”’再給兩人共同擁有幸福的機會。他已經失去幸福太久了,也許忘了擁有幸福是何種感覺,但他們可以慢慢地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