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Shit,這筆記誰抄的?根本看不懂嘛!”

“是你自己。”

“瞎扯,我的字才不會像毛毛蟲一樣扭得亂七八糟,兇手一定是你!”

“小姐,請搞清楚,我才大二,沒事幹嘛去上大四的課,抄你們的筆記?”

“……對喔!”

“對你的頭啦!”

由於下星期就要開始期中考了,方靜恩和黃佳慧正在用功,她們是學生,學生就要守學生的本分認真唸書,不一定要考第一名,起碼要all

在“夜之風”俱樂部裡用功唸書。

“真機車,筆記看不懂,我怎麼念?”

“我才死定了,企管教授講的課像機關槍,不要說抄筆記,我連聽都來不及,可惡,他是想全體當死我們嗎?啊,對了,你可以教我!”

“去睡覺吧!我教你,那我怎麼辦?”

“我過就好了咩!”

一旁經過的強尼聽到她們的對話,不禁暗暗失笑。

自那天開始,她倆就天天跑到俱樂部來報到,六點多到達,大剌剌的佔據一張台位──免費的;叫兩盤三明治、兩杯飲料──免費的;不是看書、看雜誌──免費的,就是叫“閒閒沒事幹”的俱樂部頭牌公關去陪台──免費的,也沒有小費。

現在居然還跑到這裡來唸書了!

而且人家都穿禮服或正式套裝,她們卻穿T恤、牛仔褲,不然就是休閒運動服,跟所有人格格不入,侍者穿得比她們還整齊。

不過,俱樂部並沒有規定服裝,只好由她們,誰教她們的臉皮比誰都厚。

“啊,強尼,正好!”黃佳慧連連招手。“你知道麥修在哪裡嗎?”

“知道啊,在那邊……”強尼手臂抬起遙遙一指大廳另一頭。“黃小姐要找他過來嗎?”

也是從那日之後,由於麥修莫名其妙改變習慣不再躲在包廂裡,反而都待在大廳的台位,於是那些專為他而來的女客人們也紛紛轉移陣地到大廳來消費,包廂的客人反而少了。

“對對,等他有空就請他過來一下,謝啦!”

“有什麼陰謀?”方靜恩好奇的問。

“你忘了嗎?”黃佳慧得意的嘿嘿嘿。“他在大學雙主修國企和法律,碩士班和博士班也都雙修,雖然他還沒拿到博士學位就退修了,但教我們這種大二、大四生一定沒問題,綽綽有餘!”

她們說得輕鬆,強尼聽得暗暗心驚。

沒想到麥修竟是雙修博士生,難怪他的客人們都說他的談話內容很有深度、極有見解,是真材實料。

對那些企業女強人們來講,她們不需要唯唯諾諾的討好,也不需要虛情假意的亂捧,在公司裡那種事她們看太多了。她們要的是能夠遠離公事、放鬆心情的環境,當她們抒發鬱卒的心情時,陪伴她們的人必須能夠聽得懂她們在說什麼,能夠充分滿足她們這點的人,肚子裡沒有一點貨真價實的學問是辦不到的。

“既然你們要念書,為何不到包廂裡?”

“嘖,虧你是俱樂部裡的人,竟然這麼問我們!”黃佳慧橫他一眼。“入會未滿三個月沒資格定包廂,這是你們的規矩不是嗎?”

“的確,不過……”強尼輕笑。“我想經理應該會給你們特別通融。”

“為什麼?”

“為什麼啊?”強尼兩眼又飛向麥修那邊。“我想你們自己也很清楚,麥修對你們很特別不是嗎?”

這一個多月來,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麥修對她們兩人有多麼不一樣,她們從不曾點過他的台,卻常常被她們叫去陪台,他明明可以拒絕卻“不敢”拒絕;以前麥修喝酒從不懂得節制,客人要他喝他就喝,好像自虐一樣天天都喝到吐,如今,只要她們吭一聲他就會停下來,甚至連煙都很少抽了。

他跟她們之間有什麼特別關係嗎?

“特別嗎?”方靜恩與黃佳慧相對而視,又很有默契的同時笑出聲來,賊兮兮的。“那麼你認為他會陪我們出去玩嗎?”

強尼收回視線。“你們要包他出場?”

“不不不,我們不點他的台,當然也不會包他出場。”方靜恩急忙搖手否認。“我是說,請他陪我們出去玩,他出錢。”

強尼笑了。“我想方小姐還不夠了解,我們這一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只要有客人包出場,出場後無論是兜風看電影,或者是唱KTV,飯店開房等費用,全都必須由男公關支付,最後客人才會出一筆錢結帳,如果客人付的帳不夠全部消費,我們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耶,那不虧死了,你們幹嘛還要被包出場?”黃佳慧衝口而出。

“算是投資吧,即使出場時賺不到,但客人往往會以在俱樂部大手筆消費或贈送貴重禮物等方式來回報。再說,會虧本的是一般夜店的男公關,我們俱樂部裡的男公關被包出場很少虧本,因為我們的客人出手向來都很大方。”

“可是我們一毛錢都不打算付呀!”不付錢就不算包出場吧?“而且我們也從沒有點過他的台嘛!”方靜恩強調。

“我想那種事最好你們自己問他比較好。”強尼笑道。

“那……”方靜恩又想一想。“他以前曾被包出場嗎?”

強尼靜默一下。“只有一次,他被何董包下四個小時,代價是兩千萬,那可是前所未聞的超高價!”

兩千萬?

難道是……

“去年十二月?”方靜恩脫口問。

“你怎麼知道?”強尼有點驚訝。

果然!

沒想到他竟是以這種方式來籌得她的追加醫療費。“可是,他自己都能夠還清自己的欠債,也就是說,他的收入很高,用得著那麼做嗎?”

兩千八百萬都還得清了,兩千萬會賺不到?

“他開始工作滿半年,一個月就有三百萬收入,現在至少一千萬,最高到三千萬,但在債務清償之前,俱樂部每個月只給他三十萬,而去年十二月時,他的欠債也才剛還清,不得不再向老闆借,老闆卻要他自己賺,他只好接受客人包出場,我想他一定是有急用吧!”

“Shit!”那女人是哪裡有毛病呀!

“兩年來他被包出場就只有那麼一次,之後,就算客人開更高的價碼,他也不接受……啊!”強尼突然低呼。“何董來了!聽說她出國考察,一個多月沒來,現在終於回來了嗎?”

那個曾包下於修凡四個小時的女人來了?

兩個女孩子立刻將兩雙探照燈移過去,一眼便注意到那位修長優雅的女人,三十多歲,姿色中等,但十分耀眼,因為她的自信、她的貴族氣質。

“看來至少要再過半個鐘頭後,麥修才會有空。”強尼低語。“不,也許要一個鐘頭,畢竟何董不但是唯一包過他的客人,也是第一個永久指定他的客人,而且她每個星期至少來三晚,有時天天都來,是最捧場的客人,麥修起碼要多陪她一會兒吧!”

是喔,原來是那麼“特別”的客人啊!

方靜恩慢吞吞的拉回視線,黃佳慧也徐徐回過頭來,兩人四目相對,表情都很詭譎。

不知道那四個鐘頭裡,他們都在幹什麼?

何穎佩一步入大廳,立刻察覺有些異樣,遊目掃一圈,原來是大廳的台位已客滿,週末的客人多一點很正常,但……

未免太多了吧?

“何董,今天兩位?”侍者領班親自上前招呼。

“嗯,我帶朋友來看看。”何穎佩朝身旁瞥一下。“這位是周小姐。”

“周小姐,歡迎,請兩位隨我一起到包廂。”

進入包廂後,侍者領班在她們點過飲料後便待離去。

“請兩位稍待,麥修再過十分鐘左右就可以過來了。”

“請等一下,唔,今天客人似乎特別多……”

“不,”侍者領班笑了。“是很多包廂的客人都跑出去坐大廳。”

“為什麼?”

“因為麥修的習慣改變了,他現在喜歡待在大廳。”

“原來如此。”何穎佩似乎有點困惑。“啊,謝謝,沒事了。”

侍者領班一離開,周琳娜便不耐煩的抱怨起來了。

“我大略看過了,不錯,中上,但也不是十分特別,為何要特別拉我過來?”

“第一,你剛離婚,所以帶你來散散心;”何穎佩耐心解釋。“第二,特別的只有麥修,等你看過他之後再下評論。不過我必須先警告你,千萬不要愛上他!”

“我會愛上一個男公關?”周琳娜嗤之以鼻的翻了一下白眼。“太可笑了,穎佩,請別把我看得那麼沒品好不好?我周琳娜是什麼人,離婚三次,男朋友用卡車來載都不夠,會被區區一個男公關打敗?沒可能!”

“品?”何穎佩低喃。“什麼叫品?男公關就一定沒品嗎?或者,沒品的是我們?”

見好友話愈說神態愈恍惚,周琳娜不禁狐疑的推推她。

“喂喂喂,你是怎麼了?每次一提起他,你的樣子就不太對勁,那男人究竟是怎樣?很酷?很浪漫?很能幹?不對,能幹的男人哪會來幹這行!”

“不,他一點也不酷,更不浪漫,可是……你自己看了就知道。”

“我自己看就我自己看,就不信他會是威廉王子,那我就認輸!”

十五分鐘後──

兩瓶夏多奈葡萄酒只喝去兩杯,因為周琳娜光顧著向何穎佩抱怨前夫的窩囊無用,當她終於決定停下來喘口氣,順便喝口酒時,門上傳來兩下有禮的敲門聲,隨即,門自動打開,一個男人逕行進入,也不打招呼就自行在她們對面的沙發落坐,然後,平靜的望著她們。

“麥修,一個多月不見,你好嗎?”

“我很好,謝謝。”

“我中午下飛機,晚上就來看你了。”

“謝謝捧場。”

“這是我特地從歐洲帶回來送給你的手錶,全世界只有三十支喔!”

“謝謝。”

周琳娜立刻注意到向來不把男人放在眼裡,徹底輕視男人,因此決定終身不婚的何穎佩的聲音特別柔和,語氣也有點討好的味道,根本不像在對待男公關。

相反的,那位外型還不錯,氣質更佳,但仍不配坐上第一名寶座的男公關──麥修完全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可也不是冷酷或淡漠,更不是傲慢或自大,而只是平靜,一種十分安詳、十分幽遠的平靜。

頓時間,周琳娜心中湧起一股為朋友打抱不平的怨念,難道他看不出何穎佩對他有多特別嗎?

“你很跩嘛!”

“……”

見他竟然連應也懶得應她一句,周琳娜更是火上心頭。

“你是男公關,對吧?男公關該做什麼你應該很清楚,我叫你喝你就得喝,來……”她將另一支空杯注滿。“喝!”

麥修一語不發,平靜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周琳娜立刻又注滿。

“再喝!”

麥修再次舉杯飲盡,周琳娜一刻也不停的馬上又注滿。

“再喝!”

麥修又一次一口氣喝乾,周琳娜仍不想放過他,又要為他注滿,但這一回,她不小心正正對上了他的眼,瞬間,她愕然定住,筆直地望進他的眼裡好片刻一動也不動。

然後,她又動了,卻不是倒酒,而是把整瓶葡萄酒砰一下放在他面前。

“喝光它!”

麥修依然十分平靜,默默的舉起酒瓶就著瓶口仰首直接牛飲,一口氣也沒停,不一會兒就喝光了。

面對他平靜的表情,周琳娜又盯住他的眼好半晌,而後……

“還有一瓶!”她把另一瓶葡萄酒也挪到他面前。

麥修很快又把第二瓶葡萄酒喝完了,他的臉也紅了,但他始終保持最平靜的神態,當週琳娜對著他的眼時,她仍舊看不到她想看到的,於是怒氣衝衝的起身去拉開包廂的門,對著在附近等待客人召喚的侍者怒吼。

“再給我送兩瓶混血姑娘來!”

半個鐘頭後──

扶著牆壁,麥修腳步踉蹌不穩的離開包廂,包廂內半天都沒有聲音,良久後才響起周琳娜的話聲。

“他忘了把你送給他的手錶拿走。”

“他不是忘了,他是不收,不管多麼珍奇昂貴的禮物都不收。”

“……我可以自己來找他嗎?”

“當然可以,愈多人來捧場他賺得愈多,我希望這麼做能夠幫助他儘早離開這裡。但,我再警告你一次,千萬別愛上他!”

“方小姐,抱歉,你能夠幫我照顧他一下嗎?”

聞聲,方靜恩愕然回首,卻見強尼肩上掛著一個人事不省的醉鬼,一臉“求求你,快接手過去吧!”的表情,不禁啼笑皆非,又不能不管,只好往旁挪開位置,好讓強尼把醉鬼放下來。

“掛啦?”

“抱歉,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有新客人來,他都會被灌醉。”

“Shit,”黃佳慧捏著鼻子閃開老遠。“我是要他來幫我們惡補一下功課,你送一個爛醉鬼來給我們幹什麼?教我們練酒量?”

“抱歉!抱歉!”強尼趕緊陪上笑臉。

“以前你們又是如何處理的?”方靜恩問,一面取下於修凡的眼鏡,再把靠枕放到於修凡的腦袋下面。

“送到後面更衣室,我們誰有空就去照顧他,絕不會讓他身邊沒人。”

這大概也是“夜之風”俱樂部的特點之一,其他夜店俱樂部的牛郎男公關們,分組、分台、分桌,還比賽排名次,彼此間多少都會存在競爭性,有時候還會爭風吃醋,為的是更多的客人、更高的收入。

但在“夜之風”裡,既不分組,也不分台分桌,更不比賽排名次,沒有嫉妒,也沒有不滿,更沒有競爭心,彼此相處和睦融洽,大家都會互相幫忙。

還有她們,只是天天來“混”免費的餐飲台位,從不點台,但男公關們並不會因而用不同的眼光看她們,反而經過她們的台位時就會跟她們哈啦扯淡兩句,閒閒無事就跑來和她們聊天說笑,很快就和她們混成朋友。

即使身為男公關,他們的心態亦不落流俗,所以各個都能展現出同等高尚的風度氣質。

俱樂部老闆的眼光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如果又有客人點他的台呢?”

“叫得醒人,他會去應付;叫不醒人,只好向客人道歉。”

“好辛苦!”方靜恩心疼的撫挲於修凡熱燙的臉頰。

“頭牌公關雖然收入高,但這種生活對他的精神和身體也是一種煎熬,如果他的身體不夠好,很快就會病倒了。”強尼十分感嘆地道,旋即朝另一方瞄一下,因為有人在叫他。“好,那就交給你了,我還有客人。”

強尼匆匆離開,方靜恩立刻招手喚來侍者,吩咐他準備解酒飲料和冰毛巾來,然後專注地凝視著於修凡,見他眉間蹙滿皺摺,充滿濃濃酒味的呼吸又重又急促,顯然很不舒服。

這種生活,他還能夠撐多久?

翌日,何穎佩和周琳娜又來了,不過這晚周琳娜並沒有為難麥修,反而靜坐在一旁聆聽何穎佩向麥修吐露一些工作上的煩惱,而麥修多半隻是在仔細傾聽,很少出聲,但每一開口總是能一語切中問題癥結,使人茅塞頓開。

半個鐘頭後他一離開,周琳娜就開始抱怨。

“為什麼他總是半個鐘頭一到就走人,而且也不轉回來了?”

“這是他的規矩,要是客人受不了就不要點他坐檯,很簡單。”

“可惡,明明不甘心,但還是想點他坐檯,他吃定我們了!”周琳娜忿忿地咬牙切齒道。“那其他時間他都在幹嘛?”

“以前哪個客人運氣好,他就會躲進那個客人的包廂裡,所以他的客人都會選擇坐包廂。但現在……”何穎佩困惑地攢起眉頭。“他不喜歡人多,為什麼會改到大廳去坐呢?”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於是兩人若無其事的一起上化妝室,出來後回包廂的途中,兩人以烏龜行進的速度慢慢前進,一邊東張西望……

“啊,在那裡!”

“喂喂喂,該換我了好不好?”

黃佳慧一把將於修凡扯過去,但立刻又被方靜恩扯回去。

“誰說的,他剛剛講一半就被叫走了,我的課還沒結束,OK?”

“誰管你那些五四三,照順序,換我了!”

於修凡又被拉到右邊,旋即又被拉回左邊。

“我星期一第一堂就要考了耶!”

“我第三堂要考!”

兩人愈叫愈大聲,於修凡夾在中間繼續右邊、左邊。

“你煩不煩啊,重修一下又不會死!”

“好狠,竟然叫我重修!”

“你已經大四了嘛,我才大二耶,就算等我一下好了。”

“等你一下?現在我們是在上廁所撇條嗎?”

“不,到茅太太的家種芋頭!”

“喂,你真的很白目喔!”

“你養呆!”

“你火車!”

“你機毛!”

“你……”

“請問……”於修凡慢吞吞地扶正被她們搖來搖去搖歪的眼鏡,再困惑的來回各看她們一眼。“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方靜恩和黃佳慧頓住,繼而相對噗哧,很有默契的一齊指著他大叫。

“他恐龍!”

“恐龍?”於修凡皺眉。“我很胖嗎?”

兩個女孩子頓時笑翻了,好半天后,她們好不容易終於笑夠了,決定用猜拳排順序,結果黃佳慧贏了。

“喔耶,我先!來,快幫我畫必考重點!”

方靜恩有點不甘心,在一旁跟於修凡閒搭,反正他畫重點是用手,不是用嘴。

“喂,修。”

會叫他“修”是有學問的,因為她不想叫他麥修──好像是在提醒他是男公關,又不能叫他的名字──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叫他“修”,不是麥修的修,而是於修凡的修。

“嗯?”

“我們昨天照顧你好辛苦ㄋㄟ,所以,請我們去KTV,你出錢,我們一毛也不出!”

“……我出錢,你們自己去。”

“為什麼不能陪我們去?”方靜恩嘟著嘴抗議。

“……我不想陪你們去。”

他不想?

方靜恩徐徐眯起雙眼,“喔喔喔,原來是你不想陪我們去啊,嗯哼,那就算了!”轉頭,“小慧,我們……”停頓一下,唇畔浮起奸笑。“到五條通去包兩個公關陪我們去如何?”

“好耶!好耶!”一如以往,黃佳慧跟她默契十足,連使眼色都不必,聽口氣就瞭解了。“那我們就可以玩得‘豐富’一點囉?”

“沒問題,來‘全套’也行!”

“全套是不用啦,不過至少要跳舞、看電影、上KTV,啊,對了,還要去看猛男秀!”

“然後我們再帶他們進場,再多叫幾台進包廂,想玩什麼儘管玩吧!”

“一定要玩國王遊戲,玩到他們連內褲都脫掉!”

“酷,我還沒見過男生的裸體耶,這回一定要見識一下!”

“但也有可能是我們脫耶!”

“沒辦法,那就脫吧……”

兩人一搭一唱,愈說愈起勁,冷不防一聲“啪!”打斷她們熱烈的“討論”。

“喂、喂,我的筆跟你有仇啊,幹嘛折斷它呀!”黃佳慧哭笑不得的從於修凡手中拿回兩截斷筆。

原子筆耶,他居然就這樣折斷了。

“等你們考完試,我再陪你們去。”說完,於修凡“很平靜”的拿方靜恩的筆繼續畫重點。

“好,不過請你不要把我的筆也給折斷了。”

見於修凡低下頭去裝作沒聽見,兩個女孩子猛然背過身去,用力拍打沙發椅面無聲狂笑,笑到差點斷氣。

竟然把原子筆折斷了!

“她們是誰?”

一回到包廂裡,周琳娜便衝口而出直問,但方靜恩出現在俱樂部的時候,何穎佩還在國外,所以她並不知道。

“我不認識。”

“不認識?好,找人來問!”

不一會兒,侍者被喚來。

“兩位小姐還要點什麼?”

“不,我要問此刻麥修坐的那一台那兩個女孩子是誰?”

“啊,是方小姐和黃小姐,她們是在一個多月前來的,之後天天都會來,聽說她們是大學生呢!”

誰管她們是大學生還是智障!

“點麥修的台嗎?”周琳娜追問重點。

“不,”侍者搖頭。“除了第一天點過強尼的台以外,她們從來不點台。”

“那麥修為何要坐她們的台?”

“這我也不清楚,”侍者小心翼翼地說,因為周琳娜的表情不太好,烏雲密佈,好像快打雷閃電了。“我只知道麥修一空閒下來,方小姐就會叫他過去,而麥修也總是乖乖的過去陪她們,直到下一位來客把他轉走。”

麥修心甘情願陪台?為什麼?

周琳娜與何穎佩默然相對片刻。“麥修陪她們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多半是聊天說笑,她們聊,麥修聽,不過她們不喝酒,因此麥修坐那一台的時候也只喝解酒飲料或者吃水果,而且方小姐也不希望他抽菸──聽說他的肺不好,所以最近也很少看到麥修抽菸了。”

“麥修為什麼在教她們功課?”

“啊,這個……呃,我是聽強尼說的,麥修在進這一行之前,好像是個雙修博士生呢!”

“雙修博士生?”周琳娜與何穎佩同聲驚叫。“強尼怎會知道?”

“好像是方小姐說的。”

“她又怎會知道?”

“這我就不瞭解了。”

問不下去了,周琳娜一副不甘心的表情,又沒轍,而何穎佩則是一臉若有所思,眼色有些陰鬱。

她是不是應該去找那個女孩子“談談”?

方靜恩期中考結束之後,於修凡不得不履行他的諾言,陪她們出去玩,他請客,她們一毛錢也不會出。

頭一次見於修凡穿上除了西裝之外的休閒服,兩個女孩子當場異口同聲發出言語難以形容的驚歎聲。

“超級品味!”

“在T大時,如果他也是這副模樣,風雲人物哪輪得到高秉嶽做!”

“這種時候請別提那傢伙來掃興!”

“對不起,我懺悔!”

“很好,那你回去吧,現在是大白天,我們不需要電燈泡!”

“……”

十一月中旬的氣溫仍不太低,於修凡的服飾也很簡潔,T恤、長褲、休閒上裝和細腰帶,沉穩又不失灑脫,成熟中透著高雅,雖然不帥、不酷,更不俊美,但男人味十足,讓女人看得目不轉睛絕不是問題。

“好,我們走吧!”方靜恩愉快的挽上於修凡的手臂。

“OK!”黃佳慧也很興奮的拉上弟弟。

為免子修凡不自在,黃佳慧特地帶弟弟黃佳龍一道來,她們全家人都知道這件事,黃佳慧才能夠夜夜陪伴方靜恩上俱樂部“唸書”,不然天天三更半夜回家,老早就被判處死刑了。

可是……

“先上哪兒?”於修凡若無其事的拉下方靜恩的手臂。

方靜恩麵皮僵硬了一下,旋即又拉開笑臉,快樂的往旁邊走去。“那我挽那傢伙的手好了!”

那傢伙,一個青春洋溢的大男孩,陌生人A。

不到一秒,方靜恩的手又被扯回老家──於修凡的手臂上。“先上哪兒?”

這可是他“自投羅網”的喔!

“看電影!”方靜恩挽緊了他的手臂,笑得闔不攏嘴。“然後上KTV,明天再去……”

“明天?”

“對啊,明天,還有下星期……”

“下星期?”

“幹嘛,你不想陪我們?沒關係,我們到五條通去包……”

“我陪你們!”

“不用勉強喔!”

“……不勉強。”

“OK,既然不勉強,那就走吧!”

一旁的黃佳慧姊弟倆簡直笑到翻,抱著肚子還不夠,又蹲到地上去,好半天才勉強起身追上早已走遠的那一對。

好彆扭的男人!

他們嘻嘻哈哈的一起去趕電影場,沒人注意到後頭一直有人跟著他們,還頻頻照相,特別是當方靜恩在跟黃佳慧說話,於修凡專注的凝視她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