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日正當中。      

京城外,人潮熙來攘往的市集裡聚集了不少擺攤做生意的小販,舉凡吃的、喝的、用的、娛樂的,樣樣皆備,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熱鬧喧囂的景象,這景況雖與京城的繁華還有段距離,卻也夠熱鬧的了。

在這清一色都是稍有年紀的小販中,有一處賣著各式美玉、脂粉飾品的小小攤位,卻是一名笑意盈盈的俏美小姑娘立在攤位後方,一雙晶燦的美目滴溜溜地轉,像在搜尋著什麼。

瞧她的模樣不過二八芳華,好好的一名閨女不待在家中繡女紅,等著媒婆上門提姻緣,為何拋頭露面在外擺攤做生意?

凡是行經小攤子的路人莫不如此想著,同時也深受這名小姑娘慧黠靈動的氣質以及出色甜美的容貌所吸引,禁不住多看她幾眼。

秦璃兒對旁人的眼光毫不在意,一雙美眸仍舊骨碌碌地轉,忽地,她雙眸倏然閃過一抹光亮。

有了!

“哎呀,前頭那位氣質出眾的夫人,請留步!”鎖定目標後,她馬上開口留人。

一名正欲往前方走去、略顯福態的婦人,被秦璃兒甜美的嗓音喚住,不由得疑惑地停下腳步,回過頭瞧去。

“沒錯,就是你!”秦璃兒猛點頭,巧笑倩兮的朝婦人招手。

這丫頭喚她是氣質出眾的夫人?婦人猶疑的走近,心底卻不自覺地為這句恭維竊喜。

“怎麼?姑娘喚我有事?”婦人的語調明顯透著愉悅。

“我說這位夫人,您不僅氣質出眾,還好生懂得穿戴衣飾,瞧您這身藏青色的打扮,簡直將夫人您獨特的風韻展露無遺哪!”

秦璃兒支著下顎,佯裝仔細地上下打量婦人的衣著,末了,還讚歎似的嘖嘖兩聲。

“是嗎?你真覺得我這身打扮好看?”讓人這麼一吹捧,婦人笑眯了眼。“這衣裳可是我花了好幾兩銀子訂製的哪,我自己也滿意得不得了。”

“原來是訂製的啊,難怪這麼符合您的氣質。”秦璃兒附和,繼續睜眼說瞎話。

沒錯,其實秦璃兒並不覺得眼前這名渾身俗氣的婦人有何氣質可言,更遑論她那套死氣沉沉的衣裳了。

不過為了生計著想,就算是黑的她也能說成白的。

“可是夫人,您這身打扮好雖好,卻……”秦璃兒突地變了臉色,一對柳眉輕蹙,再一次盯著婦人直瞧。

“怎地?姑娘,我這身打扮有什麼不對嗎?”婦人從被讚美的欣喜中回神,納悶她為何不將話給說全。

“唉,是沒什麼不對。但……若是夫人您能在手上再配戴一隻翠綠玉環,臉上也施以較適合您的脂粉,相信更能收畫龍點睛之效,保證您比那些官家夫人還要端莊嫻淑、比官夫人還要像官夫人!”秦璃兒神情認真地一一點出不足之處,讓人難以察覺她話裡別有目的。

“這……”婦人聞言,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再摸了摸臉上厚重的脂粉,許是心理作用,愈想愈覺得眼前這小姑娘說的有理。

秦璃兒不動聲色,靜靜等著魚兒上鉤。

“姑娘說的有理,難怪我老覺得臉上的脂粉太厚,手上像是少了什麼似的……”婦人話說了一半,視線匆然飄到秦璃兒面前的攤子上。

哈!上鉤了。

唇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淡笑,秦璃兒的心底此刻正為即將到手的銀兩喝采著。

“這麼巧,姑娘你不就是賣脂粉首飾的嗎?不如你替我挑挑,看哪隻玉鐲子、哪款胭脂適合我,統統給我包下,夫人我全都要了!”婦人海派的說,一點也不心疼可能扁下的荷包,更沒察覺到秦璃兒計謀得逞的笑容。

“夫人,您大概是誤會了……”秦璃兒裝出一臉為難。“我並非為了賺您的銀兩才誇獎您的,所以……”

她欲語還休,使出欲擒故縱的伎倆,就是要婦人不覺得自己受騙,心甘情願的掏出銀兩。  

“我知道、我知道,反正這些東西我也真的想買,這生意與其讓那些個沒眼光的人賺走,還不如讓給姑娘你,儘管替我挑便是。”婦人擺擺手,笑容始終掛在臉上。  

“這樣啊……如果夫人信得過我的眼光,那……”秦璃兒假意瀏覽眼前的首飾,隨後在眾多玉鐲當中拿起一隻。“您看這隻如何?”

婦人接過瞧了瞧。“姑娘,這會不會太豔了點?”

“就是要豔,才能顯出您的貴氣啊!”秦璃兒強調的說,這可是最貴的一隻玉鐲,當然得使勁將它賣出去羅!

“也對,那就這隻吧。”  

“沒問題。夫人,您再看看這款胭脂……”

接下來的一刻鐘,拜秦璃兒那張甜嘴所賜,婦人不知不覺地買下攤子上大半物品,幾十兩銀子輕鬆入袋,讓秦璃兒心中好生歡喜。

呵呵,今兒個真是大豐收,本來她還擔心盤纏用罄,未到京城就先餓死在城外,幸好老天爺賞臉,讓她以低價買進這些脂粉飾品,再以六倍價格賣出,這才解決她盤纏不夠的問題。      

她可是千里迢迢遠從南方而來,眼看目的地近在咫尺,怎可無功而返?

思及此,秦璃兒綻出粲笑,然而下一秒,她如花的笑靨忽地一僵。

真的……就要和他們見面了嗎?

伴隨著這樣的想法,不安、惶恐,卻又隱含期待的情緒,在她胸臆間擴散,讓她有一瞬的呆愣。

不多時,她回過神來,將賣剩的脂粉飾品收拾妥當,臉上又回覆那抹沁人心脾的笑。

拍拍包袱上的沙塵,她動身往城門的方向行去,在她身後,數尺之外的樹影,迎風颯颯搖曳……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約莫走了三、四個時辰,秦璃兒終於踏進人人口中富庶繁華的京城。

“先找間客棧暫住一宿吧。”抬頭望向已轉為昏黃的天色,她拭了拭額角的汗水喃喃自語。  

隨意問了名路上的尋常百姓後,秦璃兒依指示來到一家生意興隆的客棧。

“就這家吧!”

由於太過勞累,她想也不想的跨進客棧,只希望能早早歇息,明兒個才有體力前往她此行的目的地。

“姑娘,歡迎歡迎,請問是用膳還是住宿?”裡頭的店小二一見客人上門,還是個清麗標緻的小姑娘,馬上鞠躬哈腰的上前招呼。

“住……”秦璃兒本想回話,肚皮卻在此時發出不爭氣的響聲。“呃,先給我兩個饅頭,再來一壺茶吧。”她尷尬的改口。

她都忘了,她從晌午至今還尚未進食呢!

“好的,姑娘您稍等,小的馬上給您送來。”

衝著秦璃兒的美貌,就算她點的吃食只值幾文錢,店小二仍是一臉討好樣,連忙張羅。

“嗯。”秦璃兒微頷首,在店小二引領下,至空位坐下歇歇腿。

唉,這種時候她就特別懊惱自己不是塊習武的料,要不,項叔教的那套輕功她若學得成,現下也不會這麼累。

反觀“他”的武藝,怕是除了項叔,無人能出其右……

咦?等等!她怎麼會想起那個人啊?秦璃兒蹙了蹙眉。

他可是自她有記憶以來,一直以欺負她為樂的大魔頭耶,好不容易這回項叔終於肯讓她來京城,可以逃離那傢伙的魔掌,她還想他作啥?

“哼!”秦璃兒厭惡似的哼了聲,瞥見店小二捧著食盤朝她走來,這才收起不屑的神情。

“姑娘,慢用!”

“謝謝……對了,小二,請問你們這裡最便宜的客房住一宿的費用是……”秦璃兒客氣的問,找到今晚的落腳處是她現下最大的問題。

“最便宜的啊?咱們這裡最便宜的客房住一宿只要一兩銀子。”小二支著下顎思量,頓了一會兒又道:“不過……姑娘,咱們只剩一宿十兩銀的上房還有空,其他不巧全客滿了,真是對不住。”

聞言,秦璃兒舒緩的眉心又蹙緊。

不會吧!只剩上房,住一宿還要十兩銀?照這價錢來算,她要是在這兒住個兩宿,接下來豈不得上街乞討去了?

“這樣啊,無妨,那我就不住宿了。”

謝過店小二的招呼後,秦璃兒的俏顏垮了下來,無奈的拿起食盤上的饅頭啃了幾口。

唉!看樣子,她只好重新再找落腳的客棧……雖然她很懷疑自己是否還有體力去找?

一刻鐘過去,祭完了五臟廟,秦璃兒正打算起身去尋下一個客棧,此時鄰桌三名男子傳來的對話卻讓她轉了念頭,改端起桌上的茶假意品茗,仔細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你們知道嗎?聽說常年鎮守邊疆的楚將軍,平定了邊疆亂事,過不久就要回到京城定居,整個將軍府邸現下是一片喜氣洋洋哪!”一名年約二十來歲的男子舉杯道。

他對座的男子卻搖了搖頭。“你這消息早過時了,像楚將軍這樣保家衛國的英雄,凱旋榮歸這等大事豈會有人不知曉?尤其楚將軍的妻子古夫人,向來樂善好施,一般平民百姓對將軍府都給予極高的評價呢!”

“可不是,除此之外你們還漏說了一項。”另一名男子突地面露垂涎之色。“楚將軍的獨生女,楚含音,她的絕色美貌,簡直教全天下的男人為之心折啊!”

“沒錯,唉……可惜那樣身分尊貴的官家小姐,根本不是咱們能夠高攀的對象。”

“欣賞欣賞也無妨啊……對了,明兒個正午,將軍府不是要招進一批新的奴僕丫鬟嗎?聽說想趁此機會入將軍府謀事的百姓,已經多到可以從城東排至城西了,可想而知,明兒個城裡會有多熱鬧!”

“是啊,若非咱們已有份差事做,還真想去試試哪。”

他話一說完,其他兩人皆贊同的點點頭,而後三人一陣笑語,話題便兜轉至別處。

聽到此,秦璃兒放下茶杯,優美的唇向上微揚。

明兒個正午,將軍府要招進一批新的奴僕丫鬟?

太好了!沒想到老天爺這麼幫忙,本來她還苦惱不知該如何混進將軍府呢,這下有這難得的機會,她定要好好把握。

秦璃兒為意外得知的好消息竊喜不已,早忘了原先趕路的疲憊。

不過……將軍府招人的地點在哪兒啊?

她美目流轉,決定直接向鄰座三人探問。

“三位公子。”她起身,有禮的微微頷首。“冒昧請問,這將軍府招選新奴僕丫鬟一事,明日將在何處舉行?”

秦璃兒嬌美的嗓音一出口,立刻引起那三人的注意,不約而同將目光往她身上瞧去。

這一瞧,三人登時傻眼。

奸……好個清麗脫俗的美人啊!

“姑娘,將軍府招人的地點就在城東距將軍府不遠的千里亭。”其中一名男子回過神,首先回答秦璃兒的問題,一雙眼仍目不轉睛的直盯著她。

美啊,和楚將軍的獨生女相比,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另二人見狀也跟著想開口,把握良機和眼前的小美人攀談幾句,但秦璃兒已得到想要的答案,又察覺他們眼神逾矩,便搶在他們出聲前先一步道謝。

“謝三位公子告知。”說完,她轉身離開。

不願讓如此絕色佳人就此離去,三名男子還想喚住秦璃兒多留片刻。“姑娘,等等……哎喲!”

孰料,不知打哪兒來的小飛石不偏不倚的擊中三人的雙目,教他們疼得直喳呼,也隔絕了他們垂涎的眸光。

“誰、誰啊?竟敢目無王法的隨意傷人!”

待他們睜開眼,秦璃兒早離開了客棧,三人怒氣衝衝的四處張望,想找出害他們錯失搭訕機會、又如此丟臉的元兇。

可觸目所及,除了一般用膳品酒的平民百姓,哪有看見像是會使暗器傷人的高人?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離開客棧後,外頭天色漸暗,秦璃兒走在街道上,找尋下一間她負擔得起的客棧。      

幸好京城繁華,走沒半里路就讓她遇上一家兼營住宿生意的酒肆,樂得她趕緊跨進門,不等店小二招呼,便逕自走向櫃檯前。

“掌櫃的,你們這裡住上一宿要多少銀兩?”她的語氣裡有一絲急切,像是巴不得馬上有個地方歇息。

她實在累壞了!

“姑娘,對不住,我們這裡是小酒肆,客房不多,今兒個湊巧客滿,沒有空房可以做你的生意了。”掌櫃客氣地說,心裡覺得可惜。

生意上門好是好,偏偏湊在一塊兒,害他不得不把送上門的銀兩往外推。

“客、客滿?”聽到這樣的回答,秦璃兒深受打擊的瞠大眼,不願相信自個兒的運氣竟然恁地“好”。

嗚嗚,老天爺是在和她作對嗎?她已經沒力氣再尋下一間客棧了啦!

“既然如此……就不叨擾你做生意了。”秦璃兒的神情難掩失望。

“呃,姑娘……”

掌櫃見她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心中著實不忍,猜想她必是長途趕路來京城的外地人,才會如此疲累,但他也莫可奈何,總不能為了她就讓出其他客人訂的房,壞了做生意的規矩吧。

秦璃兒明白掌櫃的難處,勉強扯出一抹虛弱的笑,踏出酒肆。

掌櫃因她清甜的笑容有一瞬間的恍神,目送她離去的娉婷身影,無能為力的搖搖頭。

“唉,可惜啊可惜,是個美人哪。”若是在他這小店住下,他不就有機會多欣賞幾眼?  

尋思一陣後,掌櫃低頭打算盤繼續算未結完的帳。匆地,一枚二十兩的銀錠重重的落在櫃檯上,嚇了掌櫃一跳。

不過,一見是白花花的銀兩,掌櫃馬上笑吟吟的抬頭,想看看是哪位大爺出手這麼闊綽。

“這位大爺……”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再找不到地方住,我看今晚乾脆露宿街頭算了!”走出酒肆沒幾步路,秦璃兒氣惱的自言自語,拖著牛步,根本提不起勁再尋第三間客棧。

她抬頭望一眼天色,黑了……

停住步伐,她深吸了口氣,為自己打氣:“只不過是一點不順遂罷了,我何必如此沮喪?”

是啊!她都千辛萬苦的來到京城了,說不定明兒個就能見著她想見的人,眼前這點小阻礙又算得了什麼?

這麼一想,秦璃兒掃去愁容,恢復一派快樂的模樣。“繼續找吧,這回一定能找到今晚的落腳處!”

重新邁出腳步,她正欲往前走去,突地一聲叫喚喚住了秦璃兒的動作。

“姑娘,且慢!”

“你……”秦璃兒疑惑的回頭,只見方才酒肆的掌櫃喘噓噓的朝她跑來,在她面前停下。

怪了,他喚住她作啥?“掌櫃的,有事嗎?”

順了順氣後,那名掌櫃涎著臉說明來意:“姑娘,是這樣的,方才一名客倌臨時退了房,不知姑娘還願不願意來咱們店裡住宿?”

“你是說……”聽清楚他的話,興奮之情燃亮了秦璃兒的雙眼,她忙不迭地點頭。“願意,當然願意!”      

可以不必再花時間精力尋找下一間客棧,她當然願意。      

而且她現在累得可以一沾床就睡!

“那就請姑娘隨我回到酒肆。”掌櫃哈腰領路。

“好。”秦璃兒高興的跟上掌櫃的腳步,但是她突地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等等,掌櫃的,我還不知道住一宿……要多少銀兩?”若是負擔不起,她還是不能住啊!

“姑娘,這你放心,我只收你一兩銀子,還包明日的早膳。”掌櫃回答得乾脆。

事實上,他已經收了先前那位大爺二十兩銀子,本來是不該再向這位姑娘討取費用,不過那位大爺要他還是收下錢,免得姑娘起疑,既然有銀兩可賺,他當然樂得答應羅!

不過那位大爺還真是怪,掏出二十兩銀子就只要他空出一間房讓給這姑娘,豈不是便宜她了嗎?

一兩銀子,還供早膳……

太好了!秦璃兒高興的暗忖,這下今晚住的地方有著落了。

“沒其他問題了吧?”

“嗯。”秦璃兒點點頭,銀兩的問題解決她才安下心,尾隨在那名掌櫃的身後,跟他回到酒肆。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姑娘,就是這間房,有什麼需要再告訴小的一聲。”領她到其中一間客房後,掌櫃便告退忙自個兒的生意去了。

待他走遠,秦璃兒才推開房門。一進門,眼前的格局與擺設都讓她感到十分意外。

這間房相當舒適,不僅空間大,桌椅的材質也挺好,連床都是雙人的大小,看起來就像是上房……掌櫃的怎會只收她一兩銀子?

雖然納悶,可她沒心思探究,滿身疲憊的她只想早早歇息。放妥包袱後,她脫下外衫、鬆了髮髻,一邊動作,還一邊喃喃自語著:

“總算來到京城了……哼,這下,看他還敢不敢瞧不起我!”她得意的努了努嘴。

想當初,她請求項叔讓她來京城時,他還在一旁嗤笑她不自量力,不停說著女兒家單獨在外會遇上多少險惡等等的話,還料她不出三天便會哭著回飛雲山。

現下,她不僅沒有如他所料的三天就打退堂鼓,相反的,還一路順遂的來到了京城。

此行與長久企盼的人見面是她心中最大的想望,等她了卻了這樁心願,回到飛雲山時,定教他刮目相看!

“到時候,我一定要向他炫耀京城有多繁華!”

像做了多了不起的決定似的,秦璃兒帶著滿臉的得意倒向床榻,不多時便沉沉睡去。

而房門外,一道頎長的身影倚在門扉,一字不漏地將她的自言自語聽進耳裡,看不真切的面容上,似乎揚起一抹輕輕淺淺的笑……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