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唐吉訶德告別公爵;公爵夫人的淘氣侍女阿爾蒂西多拉同唐吉訶德的糾葛

唐吉訶德覺得自己應該擺脫城堡裡這種安逸的生活了。他覺得讓自己無所事事地留在這裡,讓公爵和公爵夫人像對待所有遊俠騎士那樣,每天都沉溺在歌舞昇平之中,實在有負於上帝。於是有一天,他請求公爵和公爵夫人准許自己離開。公爵和公爵夫人表現出很依依不捨的樣子,同意了唐吉訶德的請求。公爵夫人把桑喬的妻子給丈夫的信交給了桑喬。

桑喬看完信,不禁淚流滿面,說道:

“我老婆特雷莎聽說我當了總督,對我寄託瞭如此大的希望,哪裡會想到到頭來,我還得跟著主人唐吉訶德四處漂泊呢?但即使這樣,我還是很高興我的特雷莎不忘本分,給公爵夫人送來了橡子,否則她就顯得忘恩負義了,那麼我會很傷心的。令我寬慰的是,這禮物不能算賄賂,因為在她送橡子之前,我已經當上了總督。如果得到了別人的好處,哪怕只送一點兒小小的禮物,也算是知恩圖報了。實際上,我當總督來去都是赤條條,因此我可以心安理得地說:‘我生來赤條條,現在也是赤條條,沒虧也沒賺。’這就不錯了。”

這是桑喬出發那天發生的事。唐吉訶德在前一天晚上已經向公爵和公爵夫人告別,現在他全身披掛地出現在城堡的空場上。城堡裡的所有人都已聚集在走廊裡看著唐吉訶德,公爵和公爵夫人也來了。桑喬帶著褡褳、提包和乾糧,騎在驢背上,非常高興,因為前一天晚上,公爵的管家,也就是那個扮成三擺裙夫人的人,給了他一個小口袋,裡面有兩百個金盾,以備路上用。這件事連唐吉訶德也不知道。大家正為唐吉訶德送行,女傭群裡那個機靈淘氣的阿爾蒂西多拉忽然提高了嗓門,語調淒涼地說道:

壞騎士,請你勒一下韁繩,

聽我講,

不必催動你那不馴的馬匹

把蹄揚。

虛偽的人,你逃避的

不是一條毒蛇,

而是一隻

小小的羔羊。

惡毒的魔鬼,你嘲弄的

是山上的狄安娜和樹林裡的維納斯

都相形見絀的

美麗姑娘。

冷酷的比雷諾①,逃亡的埃涅阿斯②,

讓惡魔與你為伴,我心才舒暢。

你用你的爪子

無情地帶走了

一個多情溫柔姑娘的

肝膽心腸。

你還帶走了三塊頭巾,

一副吊襪帶,

就從我那

潔白似玉的細嫩腿上。

你還帶走了我的無數嘆息,

倘若它們能變成火焰,

即使有無數的特洛伊,

也會被燒光。

冷酷的比雷諾,逃亡的埃涅阿斯,

讓惡魔與你為伴,我心才舒暢。

你的侍從桑喬

冷漠無情,

卻使你的杜爾西內亞擺脫不了魔障。

也許在我這裡,

好人為罪人受過。

你是自作自受,

重罰應當。

你的最佳運氣

終將變成不幸,

你的遐思只能變成夢想,

你的忠貞必將被人遺忘。

冷酷的比雷諾,逃亡的埃涅阿斯,

讓惡魔與你為伴,我心才舒暢。

從塞維利亞到馬切納,

從格拉納達到洛哈,

從倫敦到英國③

讓你的偽君子臭名遠揚。

如果你玩

“王朝”、“百分”或“頭牌”④,

大小王不到你手,

七和A也無望。

你若修趼子,

讓你血流不止;

你若拔牙,

讓你牙根斷在牙床!

冷酷的比雷諾,逃亡的埃涅阿斯,

讓惡魔與你為伴,我心才舒暢。

--------

①比雷諾是阿里奧斯托的《瘋狂的奧蘭多》中的人物,曾將其情人拋棄於荒島上。

②埃涅阿斯拋棄了他的情人迦太基女王,逃到意大利,參見《埃涅阿斯紀》。

③馬切納位於塞維利亞境內,洛哈位於格拉納達境內,倫敦是英國首都。此處均為戲謔語。

④三種牌戲名。在這三種打法中,大小王、七和A分別是最大的。

心受創傷的阿爾蒂西多拉哀嘆著自己的命運,唐吉訶德一直注視著她,一言不發。阿爾蒂西多拉唱完後,唐吉訶德轉過頭對桑喬說道:

“我以你家先輩的性命發誓,我的桑喬,你必須對我說實話,是不是你拿了這位多情姑娘說的那三塊頭巾和一副吊襪帶?”

桑喬答道:

“三塊頭巾是我拿的,可那副吊襪帶,跟我根本就不沾邊。”

公爵夫人對阿爾蒂西多拉的大膽行為甚感驚訝。她雖然知道阿爾蒂西多拉冒失、愛開玩笑並且放肆,卻沒料到這個姑娘會放肆到這種程度。而且,她事先並不知道阿爾蒂西多拉會開這個玩笑,所以更是驚奇不已。公爵想把氣氛搞得更活躍些,便說道:

“騎士大人,您在我的城堡裡受到了很好的款待,卻居然偷走我的侍女的至少三塊頭巾,也許還有一副吊襪帶,我覺得這樣不好。這表明您居心不良,與您的盛名不符。請您把吊襪帶還給這位姑娘,否則我就要同您展開一場生死決鬥,而且決不懼怕惡毒的魔法師像對待與您交戰的僕人託西洛斯那樣,改變我的面孔。”

“上帝並不希望我向曾經熱情照顧我的大人拔劍。”唐吉訶德說,“頭巾我可以還回去,桑喬說在他手裡呢。可是還吊襪帶就不可能了,因為我和桑喬都沒拿。如果您這位女傭仔細翻翻自己的東西,準能找到。公爵大人,我從沒有偷過東西,今生今世也不想偷,上帝也不允許我這樣做。至於這位姑娘已經墜入情網而不能自拔,我沒有責任,因此也就沒有必要向您和向她道歉。我只請求您不要把人看扁了,還是重新讓我上路吧。”

“願上帝保佑您一路平安,唐吉訶德大人。”公爵夫人說,“願我們總能聽到您的好消息。再見吧。只要您還留在這裡,所有看到您的姑娘就都會慾火難捺。我這個侍女我自會責罰,讓她以後心正眼不斜。”

“請您再聽我說一句,英勇的唐吉訶德。”阿爾蒂西多拉說道,“請您原諒我說您拿了我的吊襪帶。我向上帝和我的靈魂發誓,吊襪帶現在就在我腿上呢。我真是騎驢找驢。”

“我早就說過,”桑喬說,“若是我拿了東西不說,那像話嗎?如果我想拿,我當總督的時候有的是機會。”

唐吉訶德向公爵、公爵夫人和所有在場的人低頭鞠躬,然後掉轉韁繩走出了城堡。桑喬騎著驢跟在後面,兩人直奔薩拉戈薩。

第五十八章 唐吉訶德一路上的奇遇應接不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