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唐吉訶德到了巴塞羅那的見聞,以及其他不新奇但卻真實的事情

唐吉訶德同羅克一起度過了三天三夜。不過,即使他同羅克一起度過三百年,羅克的生活也總是那麼變化無窮:早晨還在這兒,吃飯時就跑到別處去了;有時不知要躲避什麼人,有時又不知在等待什麼人。他們睡覺時都站著,睡到一半又轉移地方。他們所做的就是站崗放哨,吹旺火槍的引火繩,儘管他們並沒有幾隻火槍,大部分人只是用燧石槍。羅克不同他的部下一同過夜,總是獨處一地,誰也不準打聽他在哪兒。巴塞羅那總督已經發布了很多佈告,懸賞捉拿他,因此羅克總是忐忑不安,心驚膽戰,怕他的部下把他殺了或者把他送交官府。他這種生活真是可憐而又可悲。

羅克、唐吉訶德、桑喬和另外六個隨從沿著荒涼的小路,一路披荊斬棘地趕赴巴塞羅那,在聖約翰日前夜來到了巴塞羅那的海灘。羅克擁抱了唐吉訶德和桑喬,把前面曾許給桑喬的十個盾交給了桑喬。幾個人客氣一番,羅克便告別了。

羅克走了以後,唐吉訶德仍留在原地,騎在馬上等待天明。東方很快就露出了晨曦,乳白色的晨光為綠草鮮花帶來了愉悅。人們可以聽到笛聲、鼓聲和鈴銷聲,以及從城裡來的腳伕“讓一下!讓一下!”的吆喝聲。晨曦又迎來了太陽。

太陽就像一塊大護胸盾,從地平線冉冉升起。

唐吉訶德和桑喬放眼向四方望去,看到了他們從未見過的大海。大海浩瀚無垠,比他們在曼查看到的魯伊德拉湖大得多了。他們還看到,停泊於海岸的幾艘船已經降下了船篷。船上無數綵帶和三角旗迎風飄動,還不時地垂掠水面。船上鼓號齊鳴,悠揚而又雄壯的音調遠近可聞。那幾艘船擺開戰鬥的陣勢,開始在平靜的水面上緩緩移動。地面上與之呼應的是無數身著豔麗服裝的騎手,騎著英俊的馬匹從城內奔出。船上的士兵連連射擊,城牆上和堡壘裡的士兵放炮回敬,炮聲隆隆,劃破了天空。船上的士兵也不甘示弱,開炮作答。大海起舞,大地歡騰,空氣清新,只有炮火的煙霧偶爾混濁了晴空。此情此景彷彿讓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興致。只有桑喬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為什麼那些在海上移動的龐然大物竟有那麼多隻腳①。

--------

①指船槳。

那些高喊著“雷裡裡”的騎馬人已經衝到了唐吉訶德面前,把唐吉訶德嚇得不知所措。其中一個騎馬人就是羅克通知的那個人。他對唐吉訶德說道:

“歡迎您到我們城市來,遊俠騎士的楷模、明燈和北斗星,還有您的其他數不盡的英名。歡迎您,曼查的英勇的唐吉訶德,我說的不是我們最近看到的那部偽作裡的假唐吉訶德,而是史學家精英錫德·哈邁德·貝嫩赫利描述的那個真正的唐吉訶德。”

唐吉訶德並不答話。那幾個騎馬人也不等他答話,便同一起來的那些人圍著唐吉訶德繞起圈來。唐吉訶德轉身對桑喬說道:

“他們認識我。我敢打賭,他們一定讀過寫咱們的書,連剛剛出版的阿拉貢人寫的那本也讀過。”

剛才同唐吉訶德說話的那個騎馬人又轉回來對唐吉訶德說道:

“請您跟我們走吧,唐吉訶德大人。我們是羅克·吉納德的老朋友,都是您的僕人。”

唐吉訶德答道:

“如果禮貌能夠帶動禮貌,那麼騎士大人,您的盛情源於偉大的羅克對我的盛情。您隨意帶我到任何地方去吧,我願意尊崇您的意志,而且只要您樂意,我願意為您效勞。”

那位騎馬人也同樣客套了一番。然後,那些人簇擁著唐吉訶德,隨著鼓樂的伴奏,一起走向城裡。他們剛進城,就有兩個壞得不能再壞的頑童擠進了人群裡,一個掀起灰驢的尾巴,另一個掀起羅西南多的尾巴,把兩束棘豆分別插進兩頭牲口的屁股。兩頭牲口感到疼痛,可是越夾尾巴越難受,便尥起蹶子來,把兩個主人摔到了地上。唐吉訶德又羞又氣,趕緊把插進馬屁股的東西拔了出來,桑喬也把驢屁股裡的東西扯了出來。伴隨唐吉訶德的那些人想懲罰那兩個頑童,可是已經不可能了,兩個孩子早已混進了數以千計的人群之中。

唐吉訶德和桑喬又騎上牲口,仍然在鼓樂聲的伴奏下來到了那個引路的騎馬人的家。那是個高門大宅,看樣子是個富裕人家。這些咱們暫且不提吧,因為這是錫德·哈邁德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