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讀者看後便知,聞者聽後便知

離開巴塞羅那時,唐吉訶德回頭看了看他被撞倒的地方,說道:

“這裡就是特洛伊!並非我的膽怯,而是晦氣在這裡斷送了我已經取得的榮譽。命運在這裡捉弄了我,使我的豐功偉績黯然失色。我的運氣在此徹底消失,再也不能復得了!”

桑喬聞言說道:

“大人,得意之時不忘形,身處逆境不氣餒,才稱得上是英雄膽略。我對自己也是這樣要求的。我當總督時很高興,現在是侍從,而且得步行,可我並沒有傷心。我聽說人們稱為命運的那個東西就像個瞎眼醉婆,胡攪蠻幹,連她自己也搞不清她究竟推翻了誰,扶植了誰。”

“你說得太有道理了,”唐吉訶德說,“你說得太精闢了,我不知道是誰教了你這些東西。我告訴你,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命運,也沒有什麼事情是靠命運產生的,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除非是天意,否則所有的事情都是偶然的。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不信命運信自己’,我就是這樣。可是我不夠謹慎,而且剛愎自用,所以出了醜。我本應想到白月騎士的馬身高體壯,瘦弱的羅西南多抵禦不了它。但我畢竟是盡了力。我被撞倒在地,雖然丟了臉,卻沒有丟掉敢做敢當的美德。我做遊俠騎士時勇敢頑強,以我的雙手和行動建立了我的業績。現在我是個落魄的紳士,也一定要遵守諾言,建立我的信譽。開步走吧,桑喬朋友,咱們回家去苦修一年,養精蓄銳,然後再準備重返我念念不忘的武士行當吧。”

“大人,”桑喬說,“走路的滋味可不好受,而且也走不遠。咱們還是把這盔甲像對待絞刑犯那樣掛在樹上吧。我騎在我的驢背上,雙腳不沾地,您願意走多遠咱們就走多遠。要想讓我靠腳板走路,而且走得遠,那可是根本辦不到的。”

“說得好,桑喬,”唐吉訶德說,“你就把我的盔甲當作紀念品掛到樹上去,並且在那棵樹和周圍的樹上刻下羅爾丹為它的盔甲鐫刻的那句話吧:

不敵羅爾丹,

莫把盔甲犯。”

“我覺得您說得好極了。”桑喬說,“若不是因為咱們路上少不了羅西南多,真該把它也掛到樹上去。”

“說實話,無論是羅西南多還是盔甲,我都不想掛到樹上去,”唐吉訶德說,“免得人家說辛勞一場,如此下場。”

“您說得很對,”桑喬說,“據聰明人講,驢的錯不賴馱鞍。這件事是您的錯,所以應該懲罰您,不該遷怒於已經沾上了血跡的破盔甲和性情溫和的羅西南多,更不能怪我的腳板太軟,明明走不了那麼遠的路還非要走。”

他們說著話,一天過去了,以後幾天也一路順利,沒有遇到什麼事情。第五天,他們在一個村口遇到很多人聚集在一個客店門前。原來是過節,他們正在那兒娛樂消遣。唐吉訶德走近時,一個農夫高聲喊道:

“來的這兩位大人誰都不認識,咱們讓他們中的一個人說說咱們打賭的事應該怎麼辦吧。”

“只要我能弄清是怎麼回事,”唐吉訶德說,“我一定秉公評判。”

“這位好大人,”那個農夫說道,“現在的情況是,有一位村民特別胖,體重為十一阿羅瓦,他要同一位體重不足五阿羅瓦的村民賽跑,條件是同樣跑一百步,而且負重也一樣。可是當人家問那個胖子,體重不同的問題怎麼解決時,他卻說讓那個體重五阿羅瓦的人再背六阿羅瓦的東西,這樣兩個人的體重就一樣了。”

“這就不對了,”不等唐吉訶德答話,桑喬就搶先說道,“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我當過總督和判官,這類疑難問題還是讓我來判斷吧。”

“那你就說吧,桑喬朋友,”唐吉訶德說,“我現在糊里糊塗的,腦子很亂。”

很多人張口結舌地圍著桑喬,等著他的判斷。桑喬說道:

“諸位兄弟,這個胖子的要求毫無道理。如果我聽說的是真的,那麼受到挑戰的人應該有權挑選武器,若是隻讓受挑戰的人挑選妨礙自己取勝的武器就不對了。依我之見,提出賽跑的胖子應該去掉多餘的體重,不管是切還是削,是割還是剔,也不管是從身體什麼部位,反正他覺得合適就行,去掉多出來的那部分肉,只剩下五阿羅瓦,這樣體重就和對手一樣,可以賽跑了。”

“太棒了,”農夫聽了桑喬的決斷後說,“這位大人果然真知灼見,料事如神。不過我敢肯定,那個胖子連一盎司肉都不會割,就更別說六阿羅瓦了。”

“既然瘦子不願受累,胖子不願割肉,”另一個農夫說,“那就別賽了。咱們還是拿出一半賭注去喝酒吧。咱們帶這兩位大人到最好的酒店去,我那份錢呢……到時候再說。”

“諸位大人,”唐吉訶德說,“我感謝你們,可是我一刻也不能停留。我現在境遇不好,心緒不佳,恕我失禮了,我得趕緊趕路。”

說完唐吉訶德就催馬向前。在場者看到唐吉訶德那副奇怪的模樣,又看到他的侍從料事如神,覺得很奇怪。他們覺得桑喬是個精明人。另一個農夫說道:

“如果僕人都這麼精明,那麼他的主人還用說嗎?我敢打賭,他們若是再去薩拉曼卡學習學習,轉眼之間就可以成為京城的市長。這種事就跟開玩笑似的,上點學,託點兒關係,再碰上好運氣,不知什麼時候就權杖在手或者戴上主教的冠冕了。”

當天晚上,唐吉訶德和桑喬露宿在野外。第二天他們繼續趕路,走到半路,忽見一個人迎面走來,脖子上挎著一個褡褳,手裡拿著一杆標槍或者梭標之類的東西,看樣子像個步行信使。他走近唐吉訶德時快步搶上前,搮住唐吉訶德的右腿,顯出十分高興的樣子說道:

“哎呀,我的唐吉訶德大人,我們公爵大人若是知道您要回到他們的城堡去,該有多高興啊,他和公爵夫人正在城堡裡等著您呢!”

“我並不認識你呀,朋友,”唐吉訶德說,“如果你不告訴我,我想不起你是誰。”

“唐吉訶德大人,”信使答道,“我是公爵的僕人託西洛斯呀。正是我不願為了同唐娜羅德里格斯的女兒結婚的事同您決鬥呀。”

“上帝保佑!”唐吉訶德說,“我的對頭魔法師為了詆譭我取勝的榮譽,把那個人變成了僕人,而你就是那個人嗎?”

“別說了,好大人,”信使說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改變模樣的事。我上決鬥場時是僕人託西洛斯,下場時仍然是僕人託西洛斯。我覺得那個姑娘很漂亮,想娶她,所以就不決鬥了。可是,事與願違。您剛剛走出城堡,公爵大人就讓人打了我一百棍子,說我違背了他在決鬥前給我的指示。最後的結果是姑娘當了修女,唐娜羅德里格斯回卡斯蒂利亞去了。我現在要去巴塞羅那,主人讓我給總督送信去。如果您想喝點兒酒,我帶了個酒葫蘆,裡面裝著香醇的上等好酒,而且還有點熱乎呢。我還帶了一些特龍瓊奶酪片可以下酒。您就是睡著了,也能把您饞醒。”

“我是來者不拒,”桑喬說,“你把酒分分吧,給我斟點兒酒,好託西洛斯,即使西印度群島①的所有魔法師都不願意也沒關係。”

--------

①指今日的美洲。

“你真是世界上最大的饞鬼,最大的白痴。”唐吉訶德說,“你竟看不出這是中了魔法的信使,是個假託西洛斯嗎?那麼你就在這兒和他喝個夠吧。我先慢慢向前走,在前面等著你。”

託西洛斯不由得笑了。他打開葫蘆,從褡褳裡拿出奶酪片,又取出一個小麵包,和桑喬一起坐到綠草地上,親親熱熱地把褡褳裡的東西吃了個精光。他們吃得特別香,因為信札也沾了點奶酪味,他們還把信札也舔了舔。託西洛斯對桑喬說:

“桑喬朋友,你的主人肯定是個瘋子。”

“怎麼會呢?”桑喬說,“他並不欠任何人錢,該付的錢都付了,但他支付的是他的瘋癲。這點我看得很清楚,而且也對他說過,可是又起了什麼作用呢?況且,現在這種情況已經結束,他被白月騎士打敗了。”

託西洛斯請求桑喬給他講講是怎麼回事,可桑喬說,讓主人在前面等著太不禮貌,以後找時間再說吧。說完桑喬抖了抖外衣,擦了擦鬍子上的在遄包,又對託西洛斯說了聲“再見”,便去追趕唐吉訶德了。唐吉訶德正在一棵樹的樹蔭下等著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