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無謂的猜疑》

在意大利托斯卡納省著名的繁華城市佛羅倫薩,有兩位有錢有勢的年青人安塞爾莫和洛塔里奧。兩人親密無間,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稱他們為“朋友倆”。他們都是單身,年齡相仿,情趣相同、所以你來我往,友誼與日俱增。安塞爾莫比洛塔里奧喜歡談情說愛,洛塔里奧則更願意打獵。不過,安塞爾莫常常撇下自己的志趣去服從洛塔里奧的愛好,洛塔里奧也常常讓自己的愛好順應安塞爾莫的志趣。兩人總是心心相印,形同一人。

安塞爾莫後來迷上了該城一位門第高貴、美麗漂亮的姑娘。姑娘的父母和姑娘本人都很不錯。安塞爾莫同洛塔里奧商量,他凡事都同洛塔里奧商量,然後決定向姑娘的父母提親,而且他也確實去提親了。出主意想辦法的是洛塔里奧,結果使安塞爾莫很稱心,他很快就如願以償了。卡米拉也很高興安塞爾莫做她的丈夫,而且一直感謝老天和洛塔里奧給她帶來了如此好運。婚禮很熱鬧。最初幾天,洛塔里奧還像以往一樣,常常到安塞爾莫家去,儘自己所能為安塞爾莫增加些熱鬧氣氛。可是婚禮結束後,來祝賀的人逐漸少了,洛塔里奧也就不太常去安塞爾莫家了。他覺得,所有謹慎的人都會這樣認為,不應該再像朋友單身時那樣常去已婚朋友的家了。他覺得雖然他們之間的友誼很真誠,但還是不應該讓人引起任何懷疑。結了婚的人名聲很重要。即使在兄弟之間也會發生誤會,更何況是在朋友之間呢。

安塞爾莫發現洛塔里奧在疏遠他,便對洛塔里奧大發牢騷,說如果自己早知道結婚會妨礙他們兩人之間的交往,他就不結婚了。他還說自己單身時,兩人來往甚密,以至於獲得了“朋友倆”的美稱,他不願意僅僅因為出於謹慎就失去這個美稱。如果他們之間可以使用“請求”這個詞的話,他請求洛塔里奧像以前一樣把這個家當作自己的家,隨便出入。他還向洛塔里奧保證,他的妻子卡米拉同他的意見一致,她知道他們兩人以前情誼甚篤,因此看到洛塔里奧躲避他們,頗為迷惑不解。

安塞爾莫對洛塔里奧苦口婆心,勸他同以前一樣常到自己家去。洛塔里奧很有節制地答應了,安塞爾莫對朋友的好意表示感謝。兩人商定,洛塔里奧每星期去兩次,再加上節假日,都要到安塞爾莫家吃飯。雖然兩人是這麼商定的,洛塔里奧還是說,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他僅此而已。他把朋友的聲譽看得比自己的聲譽還重要。他說得對,既然家有嬌妻,就必須對到家裡來的朋友加以選擇,即使對妻子的女友也得注意,因為有些在廣場、教堂、公共節日或去做私人祈禱時不便做的事情,在最信任的朋友或親戚家裡卻可以做到。當然,丈夫也不應該一味地禁止妻子到那些公共場合去。

洛塔里奧還說,每個結了婚的人都需要有朋友指出自己行為上的疏忽。因為丈夫常常對妻子過分寵愛,或者他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點,怕妻子生氣,就不去告訴她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而這卻是牽涉到人的名譽或是否會遭人指責的事情。如果有朋友提醒,就可以及時預防。可是有誰能找到像洛塔里奧要求的那樣明智而又忠實的知心朋友呢?我實在不知道。只有洛塔里奧才稱得上是這樣的人。他關注自己朋友的名譽,即使在約定的日期去朋友家時,也把在那兒停留的時間儘量縮短。他知道自己有些優越條件,因而在一些遊手好閒、別有用心的小人看來,一位如此富有、英俊而又出身高貴的小夥子出入一位像卡米拉這樣漂亮女人的家,一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雖然他的人品可以讓那些惡意的中傷不攻自破,可他還是不想讓人們對他自己以及他朋友的信譽產生懷疑。因此,他常常在約定去安塞爾莫家的那天忙於其他一些似乎不可推託的事情。就這樣,一個人埋怨不止,另一個人藉口躲避,過了很長時間。有一天,他們在城外的草地上散步,安塞爾莫對洛塔里奧說了下面這番話:

“洛塔里奧朋友,你以為上帝賜福於我,讓我有了這樣的父母,手頭闊綽,給了我財富,人們稱我為天生富貴命,我就會感恩不盡吧。其實,我還有你做我的朋友,有卡米拉做我的妻子。這兩樣寶貝我也十分看重。要是別人有了這些,肯定會歡天喜地,可是我卻苦惱極了,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沮喪的人。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有一個超乎常情的怪誕念頭困擾著我,連我自己都感到奇怪。我暗暗自責,力圖隱匿我的這種想法。現在我要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似乎我必須把這個想法說出來,讓大家都知道才行,而且這個想法確實也該說出來了。我想讓它埋藏在你的內心深處,我相信只有這樣,再加上你的聰明才智,作為我的真心朋友,你才有可能幫助我,使我從這種痛苦中迅速解脫出來。我的癲狂給我帶來惆悵,你的關心一定會給我帶來快樂。”

洛塔里奧被安塞爾莫的話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安塞爾莫這番長長的開場白究竟用意何在。他努力猜測究竟是什麼念頭讓他這位朋友如此侷促,可是都覺得不著邊際。洛塔里奧不願意再絞盡腦汁猜測了,對安塞爾莫說,這樣轉彎抹角地說自己的內心秘密是對他們之間深厚友誼的公然侮辱。他保證勸說安塞爾莫消除煩惱,或者幫助他實現自己的想法。

“確實如此,”安塞爾莫說,“正是出於信任,我才告訴你,洛塔里奧朋友,一直讓我困惑的想法,就是我想知道我的妻子卡米拉是否像我想的那樣善良完美。如果沒有證據證明她的優良品德,就像烈火見真金那樣,我就不能肯定這一點。噢,朋友,我覺得僅憑一個女人是否有人追求,還不能判斷她是否是一個完美的女人。只有在追求者的許諾、饋贈、眼淚和不斷騷擾下不屈服的女人,才算是堅強的女人。

“如果一個女人沒有人引誘她學壞,她就是再好又有什麼可慶幸的呢?”安塞爾莫說,“如果她沒有機會放縱自己,而且她知道她的丈夫一旦發現她放蕩,就會殺了她,那麼她就是再深居簡出、安分守己,又算得了什麼呢?因此,我對由於懼怕或者沒有機會才老實的女人看不上,我倒更看得上那種受到追求並戰勝了這種追求的女人。出於這些原因以及其他原因,我可以告訴你,以便進一步說明我的想法,那就是我想讓我的妻子卡米拉經受這種考驗,在被追求的火焰中接受鍛鍊,而且得找一個有條件考驗她的意志的人。如果她能像我認為的那樣,經受得住考驗,我就會覺得我幸運無比,我才可以說,我的猜測落空了,我有幸得到了一個堅強的女人,就像聖人說的,這樣的人上哪兒去找呀。可是事情如果與我期望的相反,我也很高興我的猜測得到了證實,我雖然為這次考驗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也決不後悔。無論你怎樣說,都不能阻止我將我的這個想法付諸實施。我現在需要的是,洛塔里奧朋友,讓你充當我實現這個想法的工具。我會給你創造機會,以及其它各種必要的條件,讓你去追求一個正派、規矩、安分、無私的女人。

“還有,我把如此艱鉅的事情委託給你,如果卡米拉敗在你手裡,你不要真的去征服她,還得尊重社會習俗,只當已經征服了她就行了。這樣,我就不會再為我的想法所困擾。只要你不說,我的難堪永遠不會被人知道,我的想法也就永遠消失了。因此,你如果想讓我堂堂正正地活著,就立刻開始這次情鬥吧,別不慌不忙,慢吞吞的。你應該按照我的想法,心急如焚,快馬加鞭,看在我們之間的友誼份上,我相信你會這樣做。”

洛塔里奧全神貫注地聽安塞爾莫講完了這番話。除了剛才那幾句插話,他一直緘口不言。安塞爾莫說完後,洛塔里奧又盯了他好一會兒,好像在看一件他從未見過而且令他感到驚恐的東西。他說:

“安塞爾莫朋友,我還是不能讓我相信,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不是開玩笑。假如剛才我想到你說的是真的,就不會讓你說下去了。我不聽,你也就不會如此滔滔不絕了。我已經想象到了,或者是你還不瞭解我,或者是我還不瞭解你。我當然知道你是安塞爾莫,你也知道我是洛塔里奧。問題在於我覺得你已不是原來的安塞爾莫,你大概也覺得我不是原來的洛塔里奧了。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並不像我的朋友安塞爾莫說的,而且你要求我做的那些事也是你不該向你所瞭解的洛塔里奧要求的。好朋友之間應該彼此信任,就像一位詩人說的,光明磊落,不應該利用友誼做違反上帝意志的事情。

“如果連一個異教徒都能注意到友誼的這個方面,那麼,深知應對所有人都保持聖潔友誼的基督教徒難道不應該做得更好嗎?如果一個人竭盡所能,置天理於不顧,去滿足朋友的要求,那麼他肯定不是為了微小和暫時的事情,而只能是那些涉及朋友的名譽和生命的事情。現在請你告訴我,安塞爾莫,在這兩方面,你哪一方面受到了威脅,以至於我得冒險做你讓我做的那件缺德事,來滿足你的要求?實際上,你沒有一樣東西受到威脅。而且我認為,你這是在讓我毀掉你的名譽和生命,同時也毀掉我的名譽和生命。因為我如果毀掉了你的名譽,自然也就毀掉了你的生命。一個喪失了名譽的人就如同行屍走肉。我如果像你希望的那樣,充當你作惡的工具,我同時不也就名譽掃地,雖生猶死了嗎?你聽著,安塞爾莫朋友,就你所要求我做的事情,我想談談我的想法,請你耐心聽我說完,然後還有時間我再聽你說吧。”

“我很高興,”安塞爾莫說,“你隨便說吧。”

洛塔里奧接著說:

“安塞爾莫,我覺得你的頭腦現在就像摩爾人的頭腦一樣。如果想讓摩爾人認識到他們的錯誤,不能靠引用《聖經》上的句子,不能靠思考道理或講信條的辦法,只能用顯而易見、不容置疑的數學表示方法來讓他們理解。比如說:‘兩方相等,再去掉數量相同的部分,餘下的部分仍然相等。’如果這樣說他們還不能理解,你就得做手勢或者把實物放在他們眼前。即使這樣,還是不能夠說服他們相信我們的神聖信仰的真理。你的情況也如此,因為你的想法太離譜、太不像話了。想讓你認識到你的愚蠢恐怕是浪費時間,現在我只能說你愚蠢。我現在甚至想隨你誤入歧途,讓你自作自受。可我不會採用這種有損我與你的友誼的方法,友誼不允許我讓你去冒這種滅頂之災的危險。

“為了讓你看得更清楚,安塞爾莫,請你告訴我,你不是讓我去追求一個深居簡出的女人,向一個正派的女人獻媚,向一個無私的女人討好,向一個守規矩的女人獻殷勤嗎?是的,你對我說過。可你既然知道你有個深居簡出、正派、無私、守規矩的妻子,你還想幹什麼呢?你既然知道她不會對我的進攻動心,是的,她肯定不為所動,除了你對她現有的讚美外,你還想給她什麼榮譽呢?也許是你現在還沒有把她看成你說的那種人,或者是你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你為什麼要考驗她呢?你如果覺得她不好,那麼你願意怎麼辦就怎麼辦。如果你覺得她像你想象的那麼好,那麼考察其真假則完全是件不必要的事情,因為至多也只能證明你原來的看法而已。所以,簡言之,做這種事可能會適得其反。這是一種欠考慮的魯莽想法。做這種並不是非做不可的事情,非但不會有什麼結果,只能說是一種瘋狂的表現。

“奮爭無非是為了上帝或為了世俗之事,再不然就是兩者兼而有之。為上帝者就是那些追求人類過上天使般生活的聖人們;為世俗者就是那些涉水過河,忍受嚴寒酷暑,遠離人煙,為所謂財富而奮鬥的人;而同時為上帝又為世俗之事者則是那些勇敢的戰士。他們只要看到前面的城牆上有一顆炮彈能夠打開的那麼大空隙,就會無所畏懼,不顧危險,為保衛他的信仰、民族和國王的意志所驅使,勇猛地向他們面臨的死敵發起進攻。

“這些就是人們通常追求的東西,而追求它本身就是一種聲譽、榮耀和裨益,儘管這裡面充滿了煩惱和危險。不過你追求和實施的東西,既不會給你帶來上帝的榮耀,也不會帶來人間的財富和名譽。因為即使你達到了你的目的,你也不會比現在更得意、更富有、更榮光。如果你沒有達到目的,你反倒會陷入極大的痛苦,即使你以為別人不知道你的不幸對你也無濟於事,只要你自己知道就足以讓你痛苦不堪了。為了證明這點,我想給你念一段著名詩人路易斯·坦西洛①的詩。他的《聖彼得的眼淚》第一段末尾是這樣寫的:

天色將明,

佩德羅卻

痛苦與羞辱俱增。

縱然無人知曉,

他已愧汗淋漓,

心地雖寬,羞慚難容,

即便唯有天地知,

終歸難免赧赧情。

--------

①路易斯·坦西塔是16世紀的意大利詩人。

“保密並不能避免你的痛苦,你會不停地哭泣,如果不是眼睛流淚,那就是從心上流出血淚,就像我們的詩人所描述的那位用魔杯喝酒①的純樸大夫那樣流淚。經過好言勸說,機敏的利納烏多斯終於避免了這次考驗。雖然這只是詩人的杜撰,其中卻包含著深刻的道德意義,值得人們借鑑、思考和學習。我現在還想對你說,你馬上就會明白你犯了多麼大的錯誤。你說,安塞爾莫,假如老天和命運讓你擁有一顆無比珍貴的鑽石,而這顆鑽石的成色令所有見過它的鑽石商人都感到滿意,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這顆鑽石的重量、質量和雕琢水平都達到了無與倫比的程度,你自己也這樣認為,可是又無緣無故地要把這顆鑽石放到鐵砧上用錘子砸,看看它是否像人們說的那樣堅硬精細,你說這樣做合理嗎?即使你這樣做了,那顆鑽石經受住了這樣的錘打,也並不能因此而增加它的價值和名氣。如果它被砸碎了,而這是完全可能的,那不就全完了嗎?結果只能是大家都認為,鑽石的主人是個大傻瓜。

--------

①據中世紀傳說,用魔杯喝酒,若妻子不貞,酒會從杯中潑出來。

“你想想,安塞爾莫朋友,卡米拉就是一顆珍貴無比的鑽石。讓她面臨破碎的可能性是不合理的。因為你即使能證明她潔身自好,她的名聲也不會有所增加。如果她經受不住這樣的考驗,你現在就想想,失去了她,你會怎麼樣,你會如何因為毀了自己也毀了她而後悔。世界上沒有任何珠寶比貞潔正派的女人更寶貴,而女人的清白都在於人們對她有個良好的看法。你既然知道你夫人的名聲甚佳,為什麼還要對這個事實產生懷疑呢?你看,朋友,女人並不是十全十美的動物,不應該為她們設置障礙,而應該為她們清除障礙,消除她們道路上的所有不利因素,使之完善,成為冰清玉潔的女人。

“自然學家們說,白鼬是一種皮毛極白的動物,獵人們想獵取它的時候就利用這點。他們知道白鼬從什麼地方經過,就用淤泥把那個地方堵住,然後把白鼬驅趕到那個地方去。白鼬一到那個地方就不動了,寧可被捉住,也不願意從淤泥那兒穿過去,弄髒自己的皮毛,它們把自己的皮毛看得比自由和生命還重要。清白的女人就像白鼬,她們的品行比白雪還要清白純潔,不想失掉她的人就應該保護她,不應該使用對待白鼬的辦法,不應該在她面前無中生有地設置情人的禮物與殷勤的淤泥。她自己也許或者肯定沒有能力逾越這些障礙,因而有必要為她清除這些障礙,讓她純潔的美德為她帶來良好的美名。

“一個善良的女人本身就是一面亮晶晶的鏡子,只要對它呵一口氣就可以使它變汙。你應該像對待文物那樣對待品行端正的女人,那就是隻欣賞,不觸摸。你應該像保護一個鮮花盛開的花園那樣尊重一個清白的女人,花園的主人不會允許任何人進入花園摸他的花,只能從遠處隔著鐵柵欄享受花的芳香和美麗。我忽然想起幾句詩來,現在想念給你聽。這幾句詩選自一部現代喜劇,我覺得很適合咱們說的這個題目。

“一個行為嚴謹的老人勸說另一個老人看管好自己的女兒,他的道理是:

女人彷彿玻璃,

不可考驗其

是否易碎,因為

後果實難預計。

破碎容易,

修補難矣,

冒險從事,

明智者不可取。

眾人如是說

我亦持此意。

世上若有達娜厄,

也會有金雨①。

--------

①阿克里西俄斯從神諭中得知,女兒達娜厄日後所生之子會殺死他,就把她囚禁起來。但宙斯卻化成一陣金雨,使達娜厄受孕,生下佩耳修斯。佩耳修斯後來在一次競技會上擲鐵餅,無意中將阿克里西俄斯打死。

“安塞爾莫啊,以上這些都是說你的。現在該說說我了。如果話說得長了些,請你原諒,這都是為了把你從你那迷宮裡拉出來。你把我當作朋友,卻要詆譭我,這是與友誼背道而馳的事情。你不僅想詆譭我,而且想讓我詆譭你。你想詆譭我的名譽,這點很清楚,因為卡米拉一旦發現我像你要求我做的那樣,向她獻殷勤,肯定會把我當成一個厚顏無恥的人。因為我所追求的東西和我所做的事情,已經大大超出了我本人和你我之間的友誼所要求的範圍。

“你想讓我毀了你的名譽,這點已確切無疑。如果卡米拉發現我在追求她,肯定會以為我覺得她有些輕浮,才敢放肆地表達我的邪念。她把自己看成是輕浮的人,那也就是把你看成了輕浮的人,因為她是你的,這也是對你的侮辱。這就出現了常有的那種情況,雖然丈夫並不知道妻子偷情,並沒有給妻子做出格事情的機會,也不是疏於防範造成了不幸,可人們還是叫他下賤人。有些人知道他妻子的行為,可是不僅不用憐憫的目光看待他,反而用鄙夷的目光看待他,雖然他們知道並不是由於丈夫的過錯,而是由於妻子的不忠才造成了這場不幸。

“不過我想給你講講,為什麼說妻子偷情,丈夫也恥辱,哪怕他並不知道,沒有責任,沒有參與,並沒讓妻子這樣做。你別不愛聽,這些話最終都會對你有利。《聖經》上說,上帝在伊甸園為我們創造了始祖亞當,並且讓他睡覺,在他睡覺的時候,從他的左側取下了一根肋骨,用它創造了我們的女始祖夏娃。亞當醒來後看到了她,說:‘這是我身上的肉,我身上的骨頭。’上帝說:‘男人為了女人要離開自己的父母,兩人結合成一個肉體。’為此,結成了神聖的婚姻,這種關係至死才能解除。

“這種神奇的姻緣功效極大,它使兩個不同的人結為一體。兩個美滿的已婚者更是如此。他們有兩個靈魂,卻只有一個意志。所以說,妻子和丈夫已經結為一體,妻子身上的汙點,或者她犯的錯誤,最終都會波及到丈夫身上,雖然並不是他造成了這種傷害。這就好比腳上或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上疼痛,全身都可以感覺到一樣,因為它們都同屬於一個肉體。頭可以感覺到腳踝的疼痛,雖然頭的疼痛並不是腳踝造成的。同樣如此,丈夫也會為妻子的不忠蒙受恥辱,因為他們同屬一體。世界上一切榮辱皆源於血肉之軀,風流蕩婦的榮辱也屬於這一類,而且必然會部分地影響到丈夫。妻子輕佻,做丈夫的即使不知道,也會被人看成無恥之徒。

“安塞爾莫,你想打破你善良妻子的平靜生活,這是多麼危險;你想擾亂你賢惠妻子的寧靜心緒,又是多麼無聊啊。你應該注意到,你如此冒險,得之甚少,失之甚多。我也只好隨你去了,我已經沒法再說了,不過,如果我說了這些還不足以打消你的可惡念頭,你完全可以去另找一個讓你出醜、讓你冒險的工具,我不想充當這個工具,哪怕我會因此失掉同你的友誼,而失掉這種友誼自然是我莫大的損失。”

精明正直的洛塔里奧說到這兒不言語了;安塞爾莫也茫然地陷入了沉思。過了很長時間,他竟一句話也回答不出來。

最後,他說:

“洛塔里奧朋友,你已經看見,我認真地聽完了你的話。從你敘述的道理、事例和比喻裡,我看到了你的細心和你的真情。我承認,我如果不照你說的去做,而是固執己見,我就會棄善從嚴。可是你得體諒我現在患了某些女人常患的一種病,竟然想吃泥土、石膏、煤塊和其它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東西看起來就夠人噁心的,更別說吃了。你得設法讓我康復,可是這又不容易做到,只有靠你向卡米拉獻些殷勤,即使是不冷不熱、裝模作樣也行。她也不會那麼軟弱,你剛有所表示,她就失節。只有這樣我才滿足,你也盡了你與我的友誼之情。這樣你就不僅幫助了我,而且保住了我的面子。

“你必須這樣做,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我已決意進行這次考驗。你大概不會同意我把這個怪念頭告訴別人,因為這樣就有可能危及你千方百計為我維護的名譽。至於你的名譽,在你追求卡米拉的時候,可能會在她的心目中受到一些影響,不過這沒關係,你如果看到她像我們想象的那樣毫不動搖,就可以馬上把咱們的計謀據實告訴她,這樣你的名譽就會恢復如初。你這樣做並沒有很大風險,而我也滿足了。所以,你即使再有什麼不便,也得去做。我說過,這件事只要你開始做,就算了結了。”

洛塔里奧見安塞爾莫決心已下,不知該怎樣再向他舉例,跟他講道理,才能讓他改變主意。他見安塞爾莫竟威脅說要把這個醜惡的想法告訴別人,就決定滿足安塞爾莫的要求,照他說的去做,以免造成更大的不幸,最終把這件事辦得既不影響卡米拉,又讓安塞爾莫高興。於是洛塔里奧告訴安塞爾莫,不要把他的想法對別人講,自己可以負責完成這件事,而且在他願意的時候就著手進行。安塞爾莫親親熱熱地擁抱了洛塔里奧,感謝洛塔里奧慷慨應允,彷彿洛塔里奧為他做了什麼大好事似的。兩人商定第二天就開始行動。安塞爾莫將提供地點和時間,讓洛塔里奧同卡米拉有機會單獨講話,而且安塞爾莫還將為洛塔里奧提供準備送給卡米拉的錢和首飾。安塞爾莫讓洛塔里奧為卡米拉放音樂,寫讚美她的詩。雖然洛塔里奧都同意了,可目的同安塞爾莫完全不同。兩人商量好後,來到了安塞爾莫家,卡米拉正焦急地等待丈夫歸來,因為這天丈夫回去得比平時晚。

洛塔里奧回家去了。安塞爾莫想著自己的事滿心歡喜,而洛塔里奧那邊卻在苦思冥想,不知如何才能處理好這種怪事。不過,那天晚上,他想出了一個既能瞞住安塞爾莫,又不傷害卡米拉的辦法。第二天,洛塔里奧去安塞爾莫家吃飯,受到了卡米拉的熱情招待。卡米拉對洛塔里奧非常友好,她知道丈夫跟洛塔里奧很有交情。吃完飯,收拾了桌子,安塞爾莫對洛塔里奧說,他有點急事要出去一下,大約一個半小時後回來,讓洛塔里奧留下來陪卡米拉。卡米拉讓安塞爾莫別離開,洛塔里奧則表示願意陪安塞爾莫一同去辦事,可是安塞爾莫都不聽,一定要洛塔里奧留下等他回來,他還要同洛塔里奧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又對卡米拉說,在他回來之前,不要冷落了洛塔里奧。實際上,安塞爾莫是假裝非出去不可,誰也沒有想到那是裝的。

安塞爾莫走了,桌旁只剩下卡米拉和洛塔里奧,家裡的其他人都去吃飯了。洛塔里奧陷入了朋友安塞爾莫安排的窘境,面前就是他的對手。她太漂亮了,僅憑她的美貌就足以征服一隊武裝騎士,所以,洛塔里奧感到害怕自有道理。洛塔里奧索性把胳膊肘放在椅子的扶手上,兩手撐著臉。洛塔里奧請卡米拉原諒自己這副難看的樣子,他想在安塞爾莫回來之前休息一會兒。卡米拉說他最好到起居室去,請他到起居室去睡覺。洛塔里奧不願意去,就坐在椅子上睡到安塞爾莫回來。安塞爾莫回來了,看見卡米拉在自己的房間裡,而洛塔里奧在睡覺,以為自己在外耽擱過久,他們已經說完話了,所以才有時間睡覺。安塞爾莫不知道洛塔里奧什麼時候醒,想同他一起出去,問問情況。

一切如願。洛塔里奧醒了,兩人來到外面。安塞爾莫向洛塔里奧打聽情況。洛塔里奧回答說,他覺得一開始就全盤托出不太好,所以他只說了些恭維卡米拉的話,說整個城裡沒有任何人像她那樣美麗聰明。他覺得要贏得她的芳心,最初只能這樣做,下次再說什麼她才能聽得進去。魔鬼在引誘一些潔身自好的人時就採用這種手段:它本是黑暗之魔,卻扮成光明天使,裝出一副慈善面孔,如果騙局沒有被揭露,它最後才暴露出本來面目,陰謀得逞。安塞爾莫對此很高興,說以後每天都給洛塔里奧這樣的機會,即使不出門,也在家裡忙些其它事情,這樣卡米拉就不會發現他們的計謀了。

過了很多天,洛塔里奧一直沒有同卡米拉說話,卻告訴安塞爾莫,他已經同卡米拉談過了,可是卡米拉沒有一點兒邪念的表示,沒有給他一點猥褻的希望,相反還威脅說,如果他不打消罪惡的念頭,就要告訴自己的丈夫了。

“很好。”安塞爾莫說,“卡米拉一直沒有為甜言蜜語所動。現在該看看她是否能抵禦住物質的引誘了。明天我給你兩千金盾,你送給她。我再另外給你這麼多錢,你去買些首飾作誘餌。女人都喜歡首飾,即使再正經,也喜歡珠圍翠繞,穿紅戴綠,漂亮的女人更是如此。如果卡米拉能夠抵禦住這個引誘,我就放心了,以後也不會再麻煩你了。”

洛塔里奧說,既然事情已經開始了,他準備把事情做到底,雖然他知道到頭來只能是筋疲力盡,徒勞一場。第二天,洛塔里奧拿到了四千金盾,但同時也得了無盡的煩惱,不知該怎樣繼續說謊了。實際上,他已經決定告訴安塞爾莫,卡米拉對待厚禮就像對待甜言蜜語一樣,毫不動心,所以,已經沒有必要再勞神浪費時間了。

可是節外又生枝。這回安塞爾莫還像以前一樣,讓洛塔里奧和卡米拉單獨在一起,自己則躲進另一個房間,從鎖眼裡看他們做什麼說什麼。安塞爾莫發現,在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裡,洛塔里奧竟沒有同卡米拉說一句話,而且就是再等一百年也不會說什麼話。這時安塞爾莫才明白,原來洛塔里奧說的那些有關卡米拉的話都是編的假話。他為了弄清真相,就走出房間,把洛塔里奧叫出來,問他有什麼消息,卡米拉情況如何。洛塔里奧回答說,這件事還沒有什麼進展,因為卡米拉回答得太尖刻,自己沒有勇氣再對她說什麼了。

“哎,洛塔里奧啊洛塔里奧,”安塞爾莫說,“你竟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我一直通過這個鎖眼觀察你,看見你對卡米拉什麼也沒說。由此我可以想到,前幾次你也什麼都沒說。如果是這樣,而且肯定是這樣,那麼,你為什麼要騙我,或者說,你為什麼要耍心眼兒使我不能稱心如願呢?”

安塞爾莫沒有再說什麼,不過這些話就足以讓洛塔里奧不好意思了。他覺得被人發現說謊是件丟人的事。他向安塞爾莫保證,以後,他一定讓安塞爾莫滿意,不再騙安塞爾莫了。安塞爾莫不妨暗中觀察,就可以肯定這一點。現在已經無須留任何心眼了,因為只有讓安塞爾莫滿意,才可以使他釋疑。安塞爾莫相信了,為了使事情進展得順利,不出什麼偏差,安塞爾莫決定離開家八天,到離城市不遠的一個村莊的朋友家裡去。他同朋友約定,讓那個朋友派人來找他,這樣他就有藉口離開卡米拉了。

糊塗不幸的安塞爾莫呀,你在幹什麼!你究竟想幹什麼?你策劃的是什麼?你與自己過不去,竟策劃讓你丟臉、讓你墮落的事情!你的妻子卡米拉是善良的人,你本可以平平安安地擁有她,誰也不會打攪你的興致。她的心從來沒有飛出這個家,你是她最親近的人,是她的所愛,你讓她感到高興,你是衡量她意志的尺度,讓她的一切只求符合你的願望和天意。她的名譽、美貌、正直和持重的寶藏讓你毫不費力地得到了你已經擁有和可以指望擁有的一切,你為什麼還要冒著塌陷的危險,挖掘土地,重新尋找新的地層和並不存在的寶貝呢?她的這一切都建立在她的柔弱天性的薄弱基礎上。你在尋找根本不可能的東西,當然就沒有找到的可能性了。有個詩人說得好:

我向死亡求生存,

我向疾病求健身,

我向幽禁求自由,

我向叛逆求忠貞。

我不乞求幸運神,

命運在天不由人,

我求虛無無結果,

本應有得卻失盡。

第二天,安塞爾莫去了朋友那個村子。臨走前他對卡米拉說,他不在家的這段時間裡,洛塔里奧來幫助照看家,並且同她一起吃飯,讓卡米拉像對待自己一樣對待洛塔里奧。卡米拉是個聰明正派的人,她對丈夫的吩咐感到難過,對丈夫說,他不在家的時候,最好誰也別來。如果他這麼做是因為擔心妻子管不好家的話,這次不妨試一試,就會知道她做這種事完全是綽綽有餘的。安塞爾莫說他願意這樣,她應該做的就是俯首聽命。卡米拉說,雖然她不情願,也只好遵命照辦。

安塞爾莫走了。第二天,洛塔里奧來到安塞爾莫家,受到了卡米拉親熱而又得體的招待。不過,兩個人從來都沒有單獨在一起,卡米拉周圍總是有男女傭人,特別是總有一個叫萊昂內拉的女傭在身旁。她是在卡米拉家長大的,卡米拉很喜歡她,結婚時就把她帶了過來。開頭三天,洛塔里奧沒有同卡米拉說任何話,雖然用餐完畢後他們有機會說話,當時傭人們正在匆忙吃飯,這也是卡米拉吩咐的。卡米拉還吩咐萊昂內拉先吃飯,而且一直不離自己左右。可是萊昂內拉想著自己的事,要做她自己喜歡的事情,並不是每次都按女主人的吩咐去做。相反,她常常撇下洛塔里奧和卡米拉單獨在一起,彷彿這才是卡米拉吩咐她的。然而卡米拉正襟危坐,表情嚴肅,舉止穩重,使得洛塔里奧欲言又止。

卡米拉的端莊舉止使洛塔里奧沉默不語,但也給兩人帶來了不利的後果。嘴可以不張,頭腦卻在動,眼睛也可以仔細看。品貌皆優的卡米拉,就是石頭人見了也會愛上的,更何況一顆肉長的心呢。洛塔里奧本來應該同卡米拉說話,可這段時間一直看著卡米拉,覺得她真值得愛。這個想法慢慢侵蝕了他對安塞爾莫的忠誠。無數次,他想逃離這個城市,到一個安塞爾莫永遠也看不到他,他也永遠看不到卡米拉的地方去。他奮力摒棄和遏止看見卡米拉時產生的那種快感。他暗暗責備自己胡思亂想,稱自己不是個好朋友,甚至不是個好基督徒。他把自己同安塞爾莫的情況做了比較,得出了結論:這是由於安塞爾莫的瘋狂和信任,主要不是自己的不忠誠造成的,無論對上帝還是對普通人,他都可以為自己的想法開脫,也不必害怕因為自己的罪惡而受到懲罰。

實際上,卡米拉的相貌和品德,再加上她的無知丈夫創造的機會,已經摧垮了洛塔里奧的思想意志。他一直看著他喜歡看的東西。在安塞爾莫走了三天以後,他開始向卡米拉傳情,他的話情意綿綿,讓人心亂,使得卡米拉不知所措,只好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去,不同洛塔里奧說任何話。然而,洛塔里奧對卡米拉的相思並沒有因為卡米拉的冷淡而破滅,他反而更喜歡她了。卡米拉想不到洛塔里奧會是這個樣子,不知如何是好,覺得不能再讓洛塔里奧胡說八道了,便決定連夜派一個傭人給安塞爾莫帶去一封信。信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