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下奇事:英勇的唐吉訶德與《死神會議》大板車的奇遇

唐吉訶德一邊趕路,一邊還在想魔法師竟把他的杜爾西內亞夫人變成醜陋農婦的惡作劇,可是他又想不出什麼辦法來恢復杜爾西內亞原來的模樣。想著想著出了神,他不知不覺鬆開了羅西南多的韁繩。羅西南多感覺到自由了,便走走停停,不時地停下來啃點路邊茂盛的青草。桑喬叫唐吉訶德,唐吉訶德才醒過神來。桑喬對他說:

“大人,牲口從不煩惱,只有人煩惱。不過,人如果煩惱過度,也就成牲口了。您忍著點兒,打起精神,拿起羅西南多的韁繩,振奮起來,表現出遊俠騎士的抖擻精神來吧。這算什麼?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咱們是生活在現實中,還是生活在幻想中?讓魔鬼把世界上所有的杜爾西內亞都帶走吧,一個遊俠騎士的健康比世界上所有的魔法和變化都重要。”

“住嘴,桑喬。”唐吉訶德有氣無力地說道,“我讓你住嘴,不許你汙衊那位著了魔法的夫人。她遭受不幸全都是由於我。

是那些壞蛋對我的嫉妒造成了她的不幸。”

“要我說,”桑喬說,“想想她的過去,看看她的現在,有誰能不傷心落淚呢?”

“你完全可以這樣說,桑喬。”唐吉訶德說,“你已經看到了她完美的外貌。魔法並不能迷惑你的視線,掩蓋她的美貌。它只能迷惑我,迷惑我的視線,然後它就失去了它的魔力。即使是這樣,桑喬,只有一件事讓我惦記著,那就是你形容她的美貌時形容得不恰當。例如,假使我沒記錯的話,你說她的兩隻眼睛像明珠。只有魚眼睛像明珠,而不是夫人的眼睛。我覺得杜爾西內亞的眼睛應該像兩隻祖母綠寶石,另有兩隻天邊弧線般的眉毛。你應該把明珠這個詞從她眼睛那兒拿出來,放到她的牙齒那兒去。肯定是你搞錯了,桑喬,錯把牙齒當成了眼睛。”

“這完全可能,”桑喬說,“正如她的醜陋面目迷惑了您的眼睛一樣,她的美貌也照花了我的眼睛。不過,咱們還是祈求上帝保佑吧,上帝對這苦難塵世上應該發生的事情無所不知。在這個罪惡的世界上,幾乎無處不混雜著醜惡、欺騙和卑鄙行徑。有一件事最讓我擔心,我的大人,那就是您打敗了某個巨人或騎士後,命令他們去拜見美麗的杜爾西內亞。而這個可憐的巨人,或這個可憐又可悲的騎士,該到哪兒去找到她呢?我彷彿能看到他們在託博索到處尋找杜爾西內亞,可即使在大街上碰到她,他們也認不出來!”

“桑喬,”唐吉訶德說,“也許魔法不會剝奪那些戰敗後前去拜見杜爾西內亞的巨人和騎士認出她的能力。我要打敗一兩個巨人,把他們派去,看看他們是否能認出杜爾西內亞來,然後,命令他們向我報告他們所遇到的情況。”

“我覺得您說得對,大人,”桑喬說,“用這個方法,咱們就可以弄清楚真相了,也就是說,如果只有您認不出她的本來面目,那麼您就比她更為不幸。不過,只要杜爾西內亞夫人身體健康,精神愉快,那麼咱們儘可以放心,繼續徵咱們的險,過些時候就會好的。時間是這些病以及其他比這更嚴重的病的最好醫生。”

唐吉訶德正要說話,忽然從路上橫出一架木板大車,車上有一些形狀極其奇怪的人,而且趕著騾子的車伕竟是個醜惡的魔鬼。這輛敞篷車沒有圍欄。首先映入唐吉訶德眼簾的是一個面如死神的怪物,旁邊是一個戴著兩隻巨型彩色翅膀的天使。她的一側是一位頭頂金制皇冠的皇帝。死神腳邊是人們稱為丘比特的神。他的眼睛並未蒙著,還帶著弓、箭和箭囊。還有一個除了沒戴面盔和頂盔以外,真可以說是全副武裝的騎士,他的頭上只有一頂插滿五顏六色羽毛的帽子。這些服裝不同而且形態各異的怪物的突然出現使唐吉訶德不免感到有些驚慌,桑喬也從心裡感到害怕。不過,後來唐吉訶德又高興了,他覺得這又是一次新的徵險機會。這樣一想,他立刻擺出不懼任何危險的架勢,擋在車前,大聲喝問:

“車伕,魔鬼,或者不管你是誰,趁早告訴我,你是什麼人,到哪兒去,還有車上拉的是什麼人!”

車伕不慌不忙地停下車,說道:

“大人,我們是安古洛·埃爾馬洛劇團的演員。今天是聖體節的第八天,上午我們在那個小山丘後面的一個地方演了一部勸世短劇①《死亡會議》,下午還得到前面那個地方去演出。因為比較近,我們想免去脫衣穿衣之勞,所以就乾脆穿著演出服。那個小夥子演死神;那個女人是劇團領班的夫人,演女王;另外一個人演士兵;那邊那個演皇帝;我演魔鬼。我是劇團的重要人物之一,因為我在劇團裡經常扮演主要角色。如果您還想了解其他什麼情況,就問我好了,我都可以準確地告訴您。我是魔鬼,什麼都瞞不住我。”

“我以騎士的名義發誓,”唐吉訶德說,“剛才我看到這輛車是如此樣子,還以為是遇到了什麼巨險呢。現在我要說,凡事不能只看外觀,要親手摸一摸才知虛實。願上帝保佑好人,去演你們的戲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儘管吩咐,我十分願意幫忙。我從小就喜歡戲劇,年輕時總是追著劇團到處跑。”

--------

①一種根據《聖經》故事編的劇目。

他們正說著話,劇團的一個小丑打扮的人恰巧走過來。他身上帶著許多鈴鐺,手裡的一根棍子上還拴著三個吹鼓了的牛膀胱。他來到唐吉訶德面前,揮舞著手裡的棍子,把牛膀胱使勁往地上摔,一邊還跳著,使身上的鈴鐺叮噹亂響。這下可把羅西南多嚇壞了,立刻沿著原野拼命奔跑起來,唐吉訶德使勁勒著它嘴上的韁繩,也不能讓它停下來。桑喬怕主人從馬上摔下來,連忙從驢背上跳下,跑過去救主人。可是等他趕到時,唐吉訶德已經被摔到地上了。羅西南多也同主人一起摔倒了。每次羅西南多一發狂都是落得這種下場。

桑喬剛剛離開驢去救唐吉訶德,那個拿著牛膀胱的小丑就跳到驢背上,而且用牛膀胱拍打驢。用牛膀胱拍打併不痛,可那聲音和恐懼卻使得驢沿著原野向劇團下午演戲的地方飛奔而去。桑喬見驢跑了,主人又摔到地上,不知先顧哪一頭好。不過他畢竟是個好侍從,對主人的忠誠戰勝了對驢的感情,儘管他每一次看到牛膀胱在空中舉起又落到驢屁股上的時候,都難過得要命。他寧願那牛膀胱打在自己的眼珠上,也不願讓驢尾巴上哪怕是最細小的毛受到損傷。他又氣又急地來到唐吉訶德身旁,見主人摔得夠嗆,忙扶他騎上羅西南多,然後說道:

“大人,魔鬼帶走了我的驢。”

“什麼魔鬼?”唐吉訶德問。

“就是那個拿牛膀胱的魔鬼。”桑喬說。

“他即使把驢藏到地獄最深處,我也要把驢找回來。”唐吉訶德說,“跟我來,桑喬,那大車走不快,我要用他們的騾子抵償你損失的驢。”

“已經沒有必要了,大人。”桑喬說,“您先消消氣,我看見那個人好像已經把驢放了,驢又按原路回來了。”

果然如此。原來那個魔鬼同唐吉訶德和羅西南多是一樣的下場,跟他騎的驢一起摔倒了。於是,魔鬼步行到前面的村莊去了,驢也回到了主人身邊。

“即使這樣,”唐吉訶德說,“我也得從那車上找個人,讓他替那魔鬼接受我的懲罰,就是皇帝來也饒不了他。”

“您可別這麼想,”桑喬說,“聽我的勸告吧,千萬別去碰那些滑稽演員,他們都很受寵。我曾看見一個滑稽演員因為殺死兩個人被抓起來,可是後來又放了,什麼錢也沒花。您該知道,他們是給大家帶來歡樂的人,所以大家都偏向他們,保護他們,幫助他們,尊敬他們。特別是那些皇家劇團和得到正式批准的劇團①,所有人,或者大部分人,都生活得很富裕。”

--------

①17世紀時,為限制喜劇劇團的發展,僅批准少數幾家劇團演戲。但後來這項規定並沒有認真執行。

“雖然如此,”唐吉訶德說,“即使你再誇他,即使大家都護著他,我也饒不了那個魔鬼演員。”

說完,唐吉訶德向大車走去,大聲說道:

“站住,等一等,你們這些逗樂的人,我要讓你們知道該怎樣對待遊俠騎士侍從的坐騎。”

唐吉訶德的聲音很高,車上的人都聽到了,也都聽明白了。他們明白了唐吉訶德的用意,死神就立刻從車上跳下來,皇帝、魔鬼車伕和天使也跟著跳下來,連女王和丘比特也沒有留在車上。大家拿起石頭,排成一排,準備用碎石迎接唐吉訶德的進攻。唐吉訶德見他們已經擺出如此壯觀的陣勢,並且高舉著手臂準備將石子狠狠地擲過來,便勒住了羅西南多的韁繩,思索該如何在向他們進攻時減少自己受到的威脅。正在這時,桑喬來了。他見唐吉訶德想對那排列有序的陣勢發起攻擊,便對唐吉訶德說道:

“您若是這麼做,那就真是瘋了。您想想,我的大人,對於如此猛烈的雨點般的石子,世界上還沒有任何可以用來防禦的手段,除非是躲進銅鐘裡。而且您還應該考慮到,一個人進攻一支包括死神在內,有皇帝參加戰鬥,而且善惡天使都為之助威的軍隊,並不能算是勇敢,那隻能算作魯莽。如果這樣還不能讓您罷休,那麼您應該注意到,那些人當中雖然有國王、君主、皇帝,卻沒有一個是遊俠騎士。”

“到現在,桑喬,”唐吉訶德說,“你才讓我改變了我本來已不可動搖的決心。我已多次說過,我不能夠也不應該向非受封騎士進攻。桑喬,你如果想為你的驢報仇,現在正是時候。我可以在這兒為你吶喊助威。”

“沒必要向任何人報仇,大人。”桑喬說,“報仇並不是善良的基督徒做的事,而且我還要和我的驢講好,報仇不報仇得聽我的,而我主張在老天賜予我們的日子裡過得太平無事。”

“既然你這樣決定,”唐吉訶德說,“善良的桑喬,聰明的桑喬,基督徒桑喬,真誠的桑喬,咱們就不理這幫妖魔鬼怪,去尋求更大更有價值的驚險吧。我認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會有很多神奇的驚險。”

說完,唐吉訶德掉轉轡頭,桑喬也騎上了他的驢。死神和那些人也回到了自己的車上,繼續趕路。死神之車的可怕遭遇由於桑喬對主人的善意勸阻而得到了順利解決。第二天,唐吉訶德又碰到了一個痴情的遊俠騎士,其情節同這次一樣令人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