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許多大事

桑喬感覺自己得到了公爵夫人的賞識,很高興。他想,他在這座城堡裡得到的款待不會亞於在迭戈和巴西利奧家得到的待遇。桑喬總是想過舒適的生活,所以只要有機會,他就決不放過。

據說公爵搶先一步回到了別墅或者城堡,向傭人們吩咐接待唐吉訶德的方法。唐吉訶德剛同公爵夫人來到城堡門口,就有兩個穿著洋紅色細緞晨衣的僕役或馬伕從城堡裡出來,把唐吉訶德從馬上迅速扶了下來,又對唐吉訶德說:

“請您扶我們的公爵夫人下馬。”

唐吉訶德要去扶公爵夫人下馬,結果兩人客氣了半天,公爵夫人堅持要公爵抱她下馬,說不能讓堂堂的大騎士做這種小事。最後,還是公爵出來把她抱下了馬。他們剛走進一個大院子,就有兩位美麗的少女往唐吉訶德肩上披了一條紅色大披巾。院子的走廊裡立刻擠滿了男女傭人,他們高聲喊道:

“歡迎遊俠騎士的精英!”

所有人,或者說大部分人,還往唐吉訶德、公爵和公爵夫人身上灑香水。唐吉訶德又驚又喜,這是他第一次切切實實地體驗到自己是個遊俠騎士了。這並非幻覺,他親身體驗到了過去只有在書裡才能看到的遊俠騎士所享受的待遇。

桑喬沒有去照顧他的驢,緊隨著公爵夫人進了城堡。可是,他又不忍心把驢孤零零地留在外面,就走到一群出來迎接公爵夫人的女僕面前,對其中一位老婦低聲說:

“岡薩雷斯夫人,或者您的芳名是……”

“我叫唐娜羅德里格斯·德格里哈爾瓦。”老婦說道,“你有什麼吩咐,兄弟?”

桑喬回答道:

“我想請您出城堡門一趟,我的灰驢還在外面。勞駕您找人或者您本人把它帶到馬廄裡去。那可憐的驢膽小,從來沒這樣單獨待過。”

“主人聰明,侍從也機靈,”老婦說,“真讓我們長見識。去你的吧,兄弟,算你和帶你來的那個人倒黴,你還是自己去照顧你的驢吧,這兒的女僕可沒幹過這種活兒!”

“可是,我確實聽我的主人說過蘭薩羅特的故事。我的主人滿肚子都是故事。他說過:

他來自布列塔尼,

夫人們為他治傷,

女僕們為他看驢。

我這頭驢,要是蘭薩羅特大人拿他的坐騎來換,我還不幹呢。”

“兄弟,你真有意思。”老婦說,“把你的滑稽留到有人掏錢聽你說的地方去說吧,我這兒最多隻能給你一下子。”

“那可好,”桑喬說,“您這一下子準輕不了。衝您這把年紀,您準虧不了!”

“婊子養的!”老婦發起怒來,說道,“我年紀老不老,我自己會告訴上帝,用不著告訴你,你這個混蛋,沒教養的東西!”

老婦這句話的聲音很高,公爵夫人也聽見了。她回過頭來,看見老婦怒不可遏,眼睛都紅了,就問她在同誰說話。

“我剛才同這位好人說話,”老婦說,“他非叫我把城堡門口他的驢送到馬廄去,還舉例說,不知是在什麼地方,有幾位夫人為一個蘭薩羅特治傷,有女僕照看他的驢。最不像話的就是他竟說我老了。”

“如果是說我,”公爵夫人說,“我也會覺得這話比什麼都厲害。”

她又對桑喬說:

“你應該知道,桑喬朋友,唐娜羅德里格斯還很年輕。她戴頭巾主要是保持尊嚴和出於習慣,並不是因為年紀大了。”

“我要是有那個意思,就讓我餘生不得安寧!”桑喬說,“我只是想說,我太心疼我的驢了,要交給像唐娜羅德里格斯夫人這樣慈祥的人照管才行。”

這些話唐吉訶德全聽到了。他對桑喬說:

“這些話是在這種地方講的嗎?”

“大人,”桑喬說,“一個人不論在什麼地方,都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講話。我在這兒想起了驢,就在這兒說驢;如果我在馬廄裡想起來,就在馬廄裡說。”

公爵說道:

“桑喬說得很對,他完全沒有責任。桑喬你儘管放心,你的驢會得到應有的照顧,他們會像對待你一樣對待你的驢。”

公爵這麼一說,大家都很高興,只有唐吉訶德除外。大家登上城堡高處,把唐吉訶德讓進一座裝飾著極其貴重的金色錦緞的客廳。六名少女幫助唐吉訶德脫下盔甲。這些少女事先已被公爵和公爵夫人教過,應當如何招待唐吉訶德,以便讓他覺得自己是被當作遊俠騎士款待的。唐吉訶德脫去盔甲後,身上只剩瘦腿褲和羊皮緊身坎肩,顯得又細又高又瘦又幹癟,兩頰瘦得幾乎貼在一起了。看他那個樣子,若不是主人事先囑咐的幾點注意事項裡有一項是必須忍住笑,這幾位少女早就笑出聲來了。

她們請求唐吉訶德把衣服都脫下來,她們要給他換件襯衣。唐吉訶德堅決不同意,說遊俠騎士的尊嚴同勇氣一樣重要。不過,他讓人把襯衣交給了桑喬,自己則同桑喬一起躲進了一個小房間。房間裡有個豪華床,唐吉訶德脫光衣服,換上了襯衣。他見只有自己和桑喬在場,就對桑喬說道:

“告訴我,你這個新小丑、老笨蛋,你覺得讓那樣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婦人難堪對嗎?那是你說你的驢的時候嗎?或者說,像他們這樣的大人既然能對客人百般照顧,還能讓客人的驢受委屈嗎?上帝保佑,桑喬,你得注意點兒,別露了餡,讓人看出你是個鄉巴佬。你呀,真糟糕!你記住,傭人表現得越好,越有教養,主人就越受到尊重;王公貴人居於其他人之上的一大高貴之處就是:他們擁有像自己一樣高貴的傭人。算你苦命。算我倒黴!你難道沒發現,如果人們看出你是個粗俗的鄉巴佬或滑稽的傻瓜,就會把我也當成江湖騙子、冒牌騎士?別這樣了,桑喬朋友,千萬別再做這些失禮的事情了。愛多嘴又愛出洋相的人稍有閃失,就會被人看成是令人討厭的騙子。管好你的舌頭吧,說話之前再三考慮一下,別忘了,承蒙上帝的恩賜,靠我臂膀的力量,咱們的名聲以及財產前景可觀呢。”

桑喬十分懇切地答應唐吉訶德,他一定會按照主人的吩咐,管好自己的嘴巴,藏好自己的舌頭,不經過仔細考慮不說話。他讓唐吉訶德放心,自己不會給主人丟臉。

唐吉訶德穿好衣服,把皮肩帶連同劍披掛在身上,再披上紅色的披巾,戴上少女們為他準備的綠緞帽子。穿戴停當,他走出小房間,來到一個大廳裡。少女們分排站立,手裡都端著洗手水,畢恭畢敬地請他洗手。十二個侍者連同管家又來請他去吃飯,說主人已經在恭候了。這些人前呼後擁地圍著唐吉訶德來到了另一個大廳,廳裡已經擺好一桌豐盛的酒席,桌子上只有四套餐具。公爵和公爵夫人在大廳門口迎接,他們身旁還有一位莊重的教士,這種教士是專為貴族管家的。這種教士並非出身於貴族,所以並不知道該如何教育貴族,而是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所以,他們只希望他們管理的貴族家庭心胸狹隘,成為可憐人。我說的這位陪同公爵和公爵夫人出來迎接唐吉訶德的教士,大概就是這種人。他們極其客氣地寒暄一番,又左右相伴地陪同唐吉訶德來到桌前。公爵請唐吉訶德坐在首席上。儘管唐吉訶德再三推辭,公爵還是堅持,唐吉訶德只好從命。教士坐在唐吉訶德的對面,公爵和公爵夫人分坐在唐吉訶德兩側。

桑喬也一直在場。他看到公爵夫婦對唐吉訶德如此禮遇,不勝驚奇。他見公爵和唐吉訶德你推我讓,互相請對方坐在首席,就說:

“如果你們二位允許的話,我給你們講一個我們村裡關於坐席的故事吧。”

桑喬此話一出口,唐吉訶德不禁一哆嗦,他知道桑喬肯定又要說什麼傻話了。桑喬看見了,懂得唐吉訶德的心思,就說道:

“我的大人,您不必害怕我會胡來,或者說一些不該說的東西。您囑咐我的說多說少、說好說壞那一套,我都沒忘。”

“我倒什麼也不記得了,桑喬。”唐吉訶德說,“你隨便說吧,反正你來得快。”

“我說的都是實話,”桑喬說,“有我的主人唐吉訶德在場,他不讓我說謊。”

“你隨便說謊,桑喬,”唐吉訶德說,“我不管,不過你說話要先想想。”

“我已經再三想過了,誰想找茬兒都沒門兒,您回頭就知道了。”

“諸位最好還是讓這個笨蛋出去吧,”唐吉訶德說,“否則他不知道要說多少胡話呢。”

“我以公爵的名義發誓,”公爵夫人說,“千萬別讓桑喬走開。我很喜歡他,他很機靈。”

“承蒙您對我信任,”桑喬說,“可是我並不機靈。但願夫人您永遠機靈。我要講的故事是這樣的:我們村的一個貴族要請客。這個貴族很富有,而且有勢力,是阿拉莫斯·德梅迪納·德爾坎波家族的人。他同聖地亞哥騎士團騎士唐阿隆索·馬拉尼翁的女兒唐娜門西亞·基尼奧內斯結了婚。唐阿隆索·馬拉尼翁在埃拉杜拉淹死了,為此幾年前在我們村還發生過一場爭鬥。我記得我的主人唐吉訶德也參加了,結果鐵匠巴爾巴斯特羅的兒子,那個淘氣鬼托馬西略受了傷……這難道不是真事嗎,我的主人?您倒是說句話呀,別讓他們以為我是個多嘴多舌的騙子。”

“在此之前,”教士說,“我認為你倒不像說謊的人,只像個多嘴的人,不過從現在開始,我就不知道該怎麼看你了。”

唐吉訶德說:“你舉了這麼多例證,桑喬,又介紹了這麼多情況,我不能不說,你說的大概都是實話。你接著說吧,把故事講簡短些。照你這麼講,兩天也講不完。”

“你不必講得簡短,”公爵夫人說,“我喜歡聽。相反,你知道什麼就講什麼,即使六天都講不完也沒關係。如果真能講那麼多天,那也是我平生最愉快的日子。”

“那麼,諸位大人,”桑喬接著說下去,“我對這個貴族瞭如指掌,他家離我家只有一箭之地。他請的客人是個窮農夫。

農夫雖然窮,卻是個正派人。”

“接著說吧,兄弟,”教士說,“像你這麼講,恐怕這輩子也講不完了。”

“只要上帝保佑,用半輩子就能講完。”桑喬說,“後來,農夫到了那個請客的貴族家。那個貴族現在已經死了,願他的靈魂安息。據說他死得很安詳。我當時不在場,到騰布萊克收割去了……”

“我的天啊,那你就趕緊從騰布萊克回來吧。如果你不想為那個貴族舉行葬禮,就把他埋了拉倒,趕緊把故事講完吧。”

“問題是,”桑喬說,“當兩個人正要入席的時候……此刻他們好像就在我眼前,很清楚。”

教士見桑喬講得羅羅嗦嗦,斷斷續續,很不耐煩,唐吉訶德也是強壓著怒火,公爵和公爵夫人卻聽得津津有味。

“我剛才說,他們正要入席。”桑喬說,“農夫一定要貴族坐在首席,貴族則堅持讓農夫坐在首席,說在他家裡就得聽他的。可農夫自以為懂規矩,有教養,就是不肯坐在首席。後來那貴族火了,雙手按著農夫的肩膀,硬逼他坐了下來,並且對他說:‘坐下吧,你這個笨蛋,我無論坐在什麼地方,總是在你上首。’這就是我的故事。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

唐吉訶德那本來是褐色的臉上,此時又彷彿塗上了無數種顏色。桑喬話裡有話,他已經聽明白了,有些羞愧難當。公爵和公爵夫人只好強忍著笑。為了轉移一下話題,以免桑喬再繼續說下去,公爵夫人就問唐吉訶德,有沒有關於杜爾西內亞的消息;此外,他一定又打敗了不少巨人和壞蛋,是不是又派他們去拜見杜爾西內亞了。唐吉訶德答道:

“夫人,我的不幸從來都是有始有終的。我打敗過巨人,我派遣過壞蛋和惡棍去拜見杜爾西為亞夫人,可是她已經被魔法變成一個難以想象的醜農婦了,我派去的那些壞蛋又怎麼能找到她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桑喬說,“我覺得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另外,若論輕盈和靈巧,她不亞於一個翻筋斗的演員。

她能像貓一樣從地面一下子躥到驢背上。”

“你看見過那個被魔法改變了模樣的杜爾西內亞夫人嗎?”公爵問。

“什麼看見呀!”桑喬說,“是哪個傢伙第一個發現她被魔法改變了模樣的?不就是我嗎?此事千真萬確!”

教士聽他們講什麼巨人呀、惡棍呀、魔法呀,意識到旁邊這個客人大概就是曼查的唐吉訶德。關於唐吉訶德的那本小說公爵經常閱讀。教士曾多次責怪公爵,說閱讀這種胡說八道的東西本身就是一種無聊。可現在,他懷疑的事竟變成了現實。於是他十分惱火,對公爵說道:

“大人,您必須向上帝交代這個人做的好事!這個唐吉訶德,或者唐笨蛋,或者隨便怎麼稱呼他吧,並不像您希望的那樣糊塗,他只是趁機在您面前裝瘋賣傻。”

教士又轉身對唐吉訶德說:

“還有你,蠢貨,誰告訴你,說你是遊俠騎士,還戰勝了巨人,抓住了壞蛋?你趁早走人吧!我還告訴你,你回你的家裡去,如果有孩子,養好你的孩子,管好你的財產,別再到處亂跑,裝傻充愣,讓認識你或不認識你的人笑話你啦。你這個倒黴鬼,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你什麼時候見過遊俠騎士?西班牙有巨人嗎?曼查有壞蛋嗎?有你說的那個遭受魔法迫害的杜爾西內亞嗎?有你說的那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嗎?”

唐吉訶德認真傾聽著那位令人尊敬的教士慷慨直言。見教士不說話了,唐吉訶德才不顧公爵和公爵夫人在座,滿面怒容地站起來說道……

至於唐吉訶德怎樣說,需專門記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