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在桑喬就任島嶼總督前夕,唐吉訶德的諄諄教導以及其他深思熟慮的囑咐

所謂憂傷婦人苦難的滑稽鬧劇順利結束。公爵和公爵夫人見唐吉訶德和桑喬竟信以為真,便決定把這個玩笑再開下去。於是,他們吩咐傭人和下屬,繼續同桑喬開總督的玩笑。第二天,也就是乘木馬飛行之後的那天,公爵通知桑喬準備赴任去當總督,說他的島嶼臣民正對他翹首以待呢。桑喬對公爵鞠了一躬,說道:

“自從我由天上下來之後,自從我居高臨下地看地球,看到地球是那麼小之後,我原來一心要當總督的勁頭就有所減少了。在芥菜子那麼大的地方當官有什麼了不起呢?管轄十幾個榛子大小的人也沒什麼可神氣的。地球上難道就沒有其他事可做了嗎?如果您能給我一小塊天空,哪怕只有半里地,我也寧願要這塊天空,而不要地上最大的島嶼。”

“可是桑喬朋友,”公爵說,“我不能給誰一小塊天空,哪怕只是指甲那麼大一塊也不行。只有上帝才能恩賜天空。我能給你的只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島嶼,十分肥沃。你如果真有本領,完全可以利用地上的財富去贏得天上的財富。”

“那好,”桑喬說,“我就要那個島嶼吧。我一定當好總督。不過,即使有千難萬險,以後我還是要上天。這倒不是我貪心太大或者不自量力,我只是想嚐嚐當總督的滋味。”

“一旦你嚐到了這種滋味,桑喬,”公爵說,“你肯定會難捨難離。發號施令是一件很美的事情。根據目前的情況,你的主人準會當上皇帝。我敢肯定,他當了皇帝以後,誰也別想再把他拉下來。到那時,他心裡最難受的肯定是沒能早點當上皇帝。”

“大人,”桑喬說,“我覺得,即使是對一群牲畜發號施令,也是件挺美的事兒。”

“我的看法和你一樣,桑喬,你真是心明眼亮。”公爵說,“我希望你能做個像你說的那樣的總督。這件事就說到這兒吧。明天你就要去做島嶼總督了,今天下午,你就收拾該準備的衣服和其他啟程需要的東西吧。”

“隨便給我穿什麼都行,”桑喬說,“不管穿什麼衣服,我總歸是桑喬。”

“話雖這麼說,”公爵說,“衣服還是應該與人的職業和身份相稱。法官穿得像個士兵就不合適,士兵穿得像個牧師也不妥。你得穿得既像文官,又像武官,因為在我給你的那個島上,既需要文,也需要武,既需要武,也需要文。”

“若論文的我不行,”桑喬說,“我大字不識一個。不過,只要我記好一個‘十’字,就能當好總督。若論武的,給我什麼傢伙我都能使,直到使不動為止,到那時就只好聽天由命了。”

“你既然有這麼好的記性,”公爵說,“就不會出錯兒。”

這時候唐吉訶德來了。他聽說桑喬要當總督,而且馬上就要赴任,便徵得公爵同意,拉著桑喬的手,來到自己的房間,想告訴桑喬應該怎樣當總督。一進房間,唐吉訶德就隨手關上門,幾乎是硬按著桑喬坐在自己身邊,心平氣和地說道:

“我得萬分感謝老天,桑喬朋友,老天讓你先於我交上了好運。我本來指望待我發跡後再酬勞你。現在我剛剛開始時來運轉,你卻超乎常規地提前實現了自己的願望。有的人又是賄賂,又是託人,又是起早貪黑,又是乞求,又是糾纏,卻並沒有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而有的人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得到了別人夢寐以求的職位。在我看來,你只不過是個笨蛋,並沒有起早貪黑地幹,也沒有出什麼氣力,只憑遊俠騎士給你帶來的福分,就不費吹灰之力地成了一個島嶼的總督。桑喬,我說這些無非是讓你不要把得來的好處歸功於自己,而應該感謝暗中掌握著萬物的老天,還應該感謝偉大的騎士道。你應該真心相信我對你說的這些話,孩子,仔細傾聽你這位卡頓的話吧。他在開導你,他是指引你進入安全港灣的北斗星。你就要駛入驚濤駭浪的大海了,官場就好比是波濤洶湧的大海喲!

“孩子,你首先應該畏懼上帝,畏懼上帝就是智慧,有了智慧就不會犯任何錯誤。

“第二,你應該認清你自己到底是什麼人,盡力做到有自知之明,這是最難能可貴的。有自知之明,你才不會像妄想跟牛比大小的蛤蟆那樣自大。你得意忘形的時候,只須想想自己曾在家鄉餵過豬,就會像開屏的孔雀看到自己的醜腳一樣清醒了。”

“話是這麼說,”桑喬說,“但那時我還是個孩子。後來我大點兒了,喂的就是鵝而不是豬了。不過,我對此並不在意,並非所有的總督都是皇親貴族呀!”

“是啊,”唐吉訶德說,“所以,那些非貴族出身的人擔任了要職,要寬以待人,謹慎處事,免得遭到惡意中傷。任何職位的人都可能遭到惡意中傷。

“你應該以你的卑微出身為榮,桑喬,不要恥於說自己出自農家。只要你不作賤自己,別人也不會作賤你。你應該為自己是一個正直的平民,不是一個高貴的罪人而感到自豪。有許許多多出身低下的人最後當上了教皇或皇帝,這種情況的例子數不勝數哩。

“桑喬,如果你以道德為重,以做正直的事情為榮,你就不必去羨慕那些豪門貴族,因為血統可以繼承,道德卻不能世襲。道德本身就具有價值,而血統本身卻不值分文。

“所以,假如你到了島上,有什麼親戚來看望你,你不要攆他走,也不要對他發火,而應該熱情款待他。這樣不僅老天滿意,因為老天總希望人們不鄙視自己的過去,而且也順應了民情。

“當總督的長期不帶老婆恐怕不合適。如果你把老婆接去了,就應該教導她,使她克服陋習。常常有這種情況:一個賢明的總督做了好事,卻被他愚蠢的老婆給毀了。

“萬一你成了鰥夫,這種事完全有可能發生,你想利用你的職位找到更好的配偶,可千萬別找那種想拿你當工具,嘴裡說不要,卻伸著手要錢的女人。我告訴你,即使是法官的老婆勒索了別人的錢,到了陰間以後也還是要法官把他生前該負責的那部分加倍償還。

“許多自以為聰明的蠢人總是依照自己的意志辦案,你可千萬不要這樣。

“無論是富人許諾或饋贈,還是窮人流淚或糾纏,你都要注意查明真相。

“只要能寬恕,就不要嚴酷苛刻,嚴厲法官的名聲畢竟不如好心腸法官的名聲。

“如果你審理某個冤家對頭的案子,一定要排除個人感情,實事求是地判案。

“你不要徇私枉法。案子判錯了往往無法補救,即使能夠補救,也會損害自己的名譽和財產。

“如果有漂亮的女人請你辦案,你一定不要被她的眼淚和呻吟矇蔽,要仔細研究她所要求的內容,免得讓她的哭泣影響你的理智,讓她的唉聲嘆氣動搖了你的心。

“對於那些必須動刑法的人不要再惡語相向。他受了刑本來就很不幸,就不要再辱罵了。

“把你處分的罪人看成是本性未改的可憐蟲,尤其是從你這方面不要傷害他,要對他寬容。雖然仁愛和公正同樣是上帝的品德,但我們總覺得寬容比嚴厲更可取。

“如果你能夠按照這些話去做,桑喬,你就會長命百歲,英名永存,功祿難以估量,幸福難以形容,就可以使你的子女婚姻美滿,你的子孫後代留名,你就能與大家和睦相處,就能安度晚年,到你百年時,你的重孫們就會為你輕輕合上眼睛。我剛才是教你如何美化你的靈魂,現在,我再來告訴你如何美化你的外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