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王詩逸帶著範志傑來到一處咖啡坊裡,與嚴俊成會面。

“嚴來生,他就是我的男朋友,範志傑。”王詩逸親密地往範志傑身邊靠,俊男、美女看起來就像天生的一對。

但嚴俊成可不打算放棄追求王詩逸,他皺眉細細打量範志傑,眼底淨是敵意。

“哦,你就是建築界的名人範志傑呀!真是百聞不如一見,果然英俊瀟灑、一表人才。”嚴俊成打算先禮後兵。

“哪裡,你過獎了!”範志傑謙虛地笑道。

“才不呢!你本來就很棒的!嚴先生,你知道嗎?志傑他不但開了家雅筑

範志傑困惑極了。他什麼時候跟她說過要開分公司的?

“範先生的確年輕有為。”嚴俊成不以為然地笑著。“可惜你們一點也不相配。”

“誰說的!”王詩逸不甘示弱地抱住範志傑的手臂。“我們彼此相愛,為何不相配?”

“聽說範先生有很多女朋友,他對你或許只是逢場作戲而已。”嚴俊成瞥了範志傑一眼,見他只是笑著,並沒多大的表倩變化,於是更加肯定地說:“詩逸,我希望你好好地考慮,這世上只有我最適合你。”

王詩逸聽得簡直快吐了,她厭惡地皺起眉瞪著他。

“沒錯!志傑以前是很花,可是自從遇見我之後,他就愛上我了,是不是呀?親愛的。”她嫵媚地朝範志傑嬌嗔著,一雙玉手卻在他背後用力地捏他的屁股肉,暗示他趕快和她配合,別老當個看好戲的啞巴觀眾。

範志傑痛得皺下眉。他真的不蹚這渾水,但卻又不能見死不救。

“沒錯。”範志傑很合作地裝出情意綿綿的一雙眼,他深深地望進她很滿意的巴眸裡,彷彿現場沒有第三著似的說道:“自從自一次見到詩逸,我就深深地為她著迷,我真的很喜歡她,所以我絕不會把她交給別人。”這戲劇般的臺詞自範志傑口中說出,果癮頗具辰撼力。

王詩逸聽得瞼紅心跳。嚴俊成雖明白自己的條件樣樣比範志傑差,但王詩逸是個美人,父親又是個大老闆,要是能娶到她,必定好處多多。他不甘心就讓這種能少奮鬥數十年的好機會消失,因此不到最後關頭,他是絕不輕言放棄!

“哼!這種甜言里語人人都會說,誰知道你說的是真還是假?”嚴俊成冷哼一聲,根本不把範志傑的話當一回事。

“那要怎樣你才肯相信?”王詩逸氣虎虎地瞪著他。要不是顧及他是父親的重要客戶,她早就脫了高跟鞋把他的禿頭當戰鼓敲,最好敲得他頭破血流她才開心!

“口說無憑,除非你們結婚,否則我絕對不會死心。”

“你……”王詩逸氣得說不出話。天啊!她從不曾見過這麼死皮賴臉的臭男人!

“嚴先生,詩逸根本不喜歡你,天底下女孩子那麼多,你又何苦死纏著她?難道你不覺得很浪費時間?”範志傑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傢伙的臉皮實在厚得連子彈都穿不過去,王詩逸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他還死皮賴臉地不肯死心,真是教人受不了!

“怎會浪費時間。我會耐心地等詩逸來感觸我內心的真情,相信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愛上我的。”他一臉的自信滿滿。

簡直痴人說夢話,讓她一頭撞豆腐牆死了算了!

“你永遠等不到這一天!”王詩逸氣得哇哇大叫,一時衝動地用力拉下範志傑的脖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迅速地吻上他的唇。

她突來的一吻令範志傑愣了下,心中掠過一抹罪惡感,但他還是很合作地和王詩逸火辣辣地舌唇相纏,完全無視嚴俊成下巴快掉、凸眼圓睜的蠢樣。

熱吻結束,馬上傳來許多的口哨聲、掌聲,以及各種不同反應的驚歎聲,他們完美的演出已經造成咖啡坊裡的轟動,一時成為眾人的焦點。

範志傑神色自若,任由他們看,反正他早習慣這種場面了。

但王詩逸可不同,她雖是個引人注目的美女,但不見得能忍受別人的指指點點。她滿臉能紅地拿起皮包,一把拉起範志傑厲聲朝嚴俊成說道:

“看清楚了沒?我和志傑的感情是根深柢固的,沒有人可以拆散我們的,連你也不例外!”

話一說完,拉著好像有話要說的範志傑便往門口衝,留下一室的人聲喧譁,以及受驚過度、一瞼目瞪口呆的嚴俊成。

不過,範志傑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為王詩逸獻吻博命演出這場鬧劇的同時,就在這家店的不起眼的角落裡,有一雙滿含痛苦與絕望的淚眼,正佾悄地看完這出戏……

高路路流著淚、顫著手,默默地收拾行李。

想起在咖啡坊所看見的一切,她的心至今還隱隱作痛,久久無法忘懷。

今天下午,她將漫畫原稿帶到出版社交給編輯,閒聊了一會兒就離開了,本來想去找範志傑,但又怕妨礙他的工作,所以便在他公司附近的一家老爺咖啡坊裡享受下午茶,順便等他下班。

如果人是等到了,可是卻也目睹了一幕令她心碎的畫面。林佳琪說的沒錯,範志傑心中早有了心儀之人,否則他絕不會當眾親吻王詩逸,他們是如此地相愛……

如果已經很明顯了,她不該再奢望他的愛,是到了該死心的時候。

行李收拾完畢,高路路留戀地環顧這充滿回億的臥室一眼,然後噙著淚下樓,她叫的計程車應該快到了。

但是她一打開門,範志傑卻正巧也提早回來了。

“路路,你這是在幹什麼?”看見她手上的行李,範志傑臉上的笑意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迷惑與不解。

高路路深深地凝視他,然後出其不意地抱住他,把他給搞得更糊塗了。

“路路,你到底怎麼了?”她奇怪的舉止令他莫名地感到心慌。

“傑哥哥,我愛你,可是……”她淚眼含悲地輕輕推開他,忍住哽咽清晰地說出:“我們應該結束了。”

“結束!?”當範志傑聽到她所說的話,他的腦中轟然巨響,整個人僵立在那兒良久無法反應過來。

“是的。”高路路傷心地撇開頭,不敢直視他無法置信的眼。

為何傑哥哥這麼震驚?他不是應該感到開心嗎?畢竟擺脫了她,他和王詩逸就能早點在一起……莫非他已經愛上她了?

她用力地搖了下頭,同時在心裡叫自己別再傻了。傑哥哥心中早有了人,縱使對她存有一點愛意,卻也沒有他愛王詩逸的多……

沉默緊緊包圍著他們。範志傑杷眉頭皺得更深了,目光如同煤炭般又黑又硬地直視她,他緊握著手沉聲問道:

“為什麼作這樣的決定?我要知道理由。”

看著他欣長的身影,高路路無助地絞緊雙手,顫著聲音緩緩說道:

“我曾經以為愛一個人就是要愛他的全部,所以我告訴自已,只要能待在你身邊,不論你還有多少倩人,還要和哪種女人交往我都能夠忍受……可是……當我看見你和別的女人接吻時,我才發現……我並非真的能忍受……”她熱淚盈眶地黯然垂首,不敢直視他的眼。“所以與其這樣痛苦下去,不如趁早分手的好……”

和別的女人接吻?難道是指……

範志傑倒抽口冷氣,每根神經都緊繃起來,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她。

“路路,下午的事……你全看見了?”。

“是的。”高路路輕輕地點下頭,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想不到你愛的人是王秀。老實說,知道這件事後,我心裡雖然很難過,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才怪!她依然心痛如絞。

“路路,你誤會了!其實我和詩逸的關係並非你所想的那樣,因為她想拒絕那個死纏著她的男人,所以才拜託我假裝她的男朋友。”範志傑趕緊把事解釋清楚。

假裝!?而那一吻又作何解釋?有必要假裝到這麼親密的地步?

高路路無法相信這個理由,她努力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心平氣和地說道:

“傑哥哥,人只有一顆真心,如今你已經遇上了今生的最愛,就應該把那些散落各處的碎心收回來,然後完整地把它交給王秀,這樣你們才會幸福快樂。”

“你不相信我的話?”範志傑懊惱地捉住她的肩膀,迫使她面對他的眼睛。“那是假裝的Y裝的!不是真的!你懂嗎?”

高路路很想相信他,可是下午所看到的一切,正一幕幕地繚繞於她的腦海之中

啊……

明明事實都擺在眼前了,傑哥哥又何必找藉口欺瞞她?難道她對他真有這麼重要?

閉上眼,她深深吸口氣,然後鼓起勇氣迎視他的眼。

“不管是真是假都沒關係了,我決定……暫時搬出去住。”她儘量以冷漠的聲調說出自己今晚的決定。

範志傑的目光黯淡下來。當看見她手上的行李,他就有預感了,只是沒料到他的心情會這麼難過,而且還有些忿怒……該死!她應該相信他的!

“你真打算這白做?”他緊繃著蒼白的面孔瞪視她,雙手的力道也不自覺地加重握緊她的肩膀。

高路用痛得眨一下眼,然後堅定地說道:

“是的,我覺得分開一陣子,讓被此冷靜下來好好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這樣對你我都好。”

範志傑默默地凝視她好一會兒,才緩慢地收回自己的手。

“你說的沒錯,我是該好好地想一想。”他緊抿住唇,緩緩轉身掩飾自己百感交集的心思。“那你打算住哪?”

“我暫時會住在張姊那兒。”

“今晚就走嗎?”他緩緩別過頭,乞求地問:“難道不能明天再走?”

“不行上。”一旦留下來,她會捨不得走的。“我已經跟張姊約好了,不能食言。”

“是嗎?”他失望地皺起眉,又說:“那我送你過去。”

高路路慌張地搖搖頭。“不用了,我已經打電話叫計程車了。”才說完,一輛黃色計程車已經停在路旁。“車子來了,我得走了。”她深深地再看他一眼,然後緩緩地挪開腳步。

“路路!”範志傑突然緊握住她的手,似乎怕一鬆手,高路路就會像風一樣消失無蹤。“你……會回來吧?”他的聲音充滿期盼、希望,還有更多的恐懼。

“我……”她頓了一下,眨了眨眼,意味深長地說:“如果想通了,我就會回來。”就怕沒有這一天!

她會回來,那就好了!範志傑大大地鬆口氣。

“我會等你回來的。”他柔聲說道。

高路路沒有再多言,朝他苦澀一笑,轉身就走了。

範志傑又想追上去拉住她,可是他的腳卻釘在地上,根本不聽大腦指揮。

當計程車呼嘯一聲揚長而去時,一股莫名其妙的不安直竄他的心頭。

看著那輛黃色計程車變成一粒小黃點,繼而消失不見,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也許高路路不會回來了,就像那輛車子一樣,一去永不回頭……

頓時,範志傑懊悔萬分,他實在不該讓她離開的!

範志傑又開始每晚窩在鐵俊男的小酒館喝悶酒了,但這次比上次有節制,至少鬍子有刮、衣服整齊,只差沒笑容而已。

高路路搬出公寓已經一個星期了,到底她還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回來?為何都不給他電話呢?

範志傑心煩氣躁地喝著一杯又一杯的伏特加,這些問題幾乎每晚都困擾著他。

“鐵算盤,再給我開一瓶伏特加。”他想要用酒精來麻痺自己,讓自己暫時忘了那些煩人的事。

鐵俊男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沒有給他酒,而是給了他一罐乳白色的鮮奶。

範志傑盯著鮮奶愣了下,然後不悅地抬起頭瞪著地。

“我不想喝牛奶。”

“但你現在正需要它。”鐵俊男的臉色也沒比他好多少,他哼了哼地說道:“熊,我是很喜歡賺你的錢,可是你再這樣喝下去,遲早有一天會酒精中毒的,到時我恐怕要把這些錢吐出來,包個大白包還給你,那太不合算了!”

“你這傢伙,開口閉口都沒好話!”

“心雅呢?怎麼沒見到她?”

“今晚她休假,八成和獅子約會去了。”

“喔!難怪今天獅子會這麼開心,原來是這樣。”突然間,範志傑開始羨慕起這對有情人了,他感慨地嘆口氣。“世事真是難以預料,沒想到我們三人之中,竟然是獅子最先陷入情網,真是不可思議!”

“是呀!想當初他是多麼厭惡女人,根本不把她們當人看,一見面就沒好臉色.

一開口就是破口大罵,甚至還把咱們大學裡的校花當垃圾丟在路旁。我還以為這輩子沒有一個女人能治得了他,想不到他卻栽在心雅那頭母老虎的手中,真是絕配!”鐵俊男含笑說道。

“這叫一物剋一物。他們註定今生相遇、相知,繼而相戀,誰都逃不開誰。”而他呢?今生註定與誰相遇、相知,繼而相戀?是高路路嗎?但……他真的愛她嗎?

範志傑若有所思地抽著煙,一根抽完了又接著一根,薰得吧檯地帶一片煙霧瀰漫,害得鐵俊男猛咳嗽,最後忍不撰他手中的煙拿走,然後熄掉。

“老兄,吸二手菸可是會得肺癌的。我這年輕,還想多賺點錢,可不想陪你一起進醫院花冤枉錢。”

範志傑看著自己製造出的乾冰效果,不由得心生歉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抱歉,煙抽上癮了,一抽就無法停止了。”

“是這樣嗎?”鐵俊男懷疑地挑起一邊眉。“我看你是想小胖娃想得太入神所以才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根菸。”

一提到高路路,範志傑就感到心慌,下意識地又想抽根菸。但一見滿室煙霧未消,也只好將煙盒丟回桌上,不自在地扯扯嘴角,故作輕鬆地說

“我哪有?”

“還說沒有?”鐵俊男丟給他一個衛生眼,接著抿著嘴笑道:“如果你真這麼想見她,那就去找她嘛!不要老是每晚賴在我這兒喝悶酒、害相思,我都快受不了了!”尤其是想到打烊之後還要護送一個爛醉如泥的酒鬼回家,他的頭就痛!

沉默半響,範志傑沮喪地嘆了一口氣。

“你以為我不想嗎?只是……”

“只是什麼?”鐵俊男感興趣地追問。範志傑的臉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薄?連見自己的女朋友都會不好意思,真是稀奇!

他又是深深地一嘆,蹙著眉淡淡說道:

“只是我們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我去找她。”

“什麼意思?”鐵俊男不解地皺起眉。“難道你們又吵架了?”

“沒有吵架,我們只是一一”分手這兩個字,範志傑實在難以啟口。況且這件事也尚未成為事實,至少他還沒有答應她。

“喂!熊,你別賣關子了,有什麼事就趕快說,別吊我胃口。“鐵俊男好奇地催促著。

”沒什麼事,你別問了。“範志傑心煩地打開牛奶罐,倒了一杯給自己。

他愈神秘,鐵俊男就愈想知道。瞧他臉色這麼凝重、難看,八成和小胖妹之間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莫非……

”喂!老兄,你該不會又被用了吧?“鐵俊男小心翼翼地猜測,本來他還不太肯定,但一見範志傑滿瞼的吃騖樣,他知道自己又猜對了。這傢伙又被女人給拋棄了。

這次換鐵俊男搖頭嘆氣了。還以為小胖妹能捉得住範志傑的心,結果還是和其他的女人一樣半途而廢。

真是可惜!他還是頭一次見範志傑這麼在乎一個女人。原本以為這次……唉!可惜哦可惜!鐵俊男一連幾聲的嘆息。

範志傑的怒意被激起,他失控地低吼道”

“你嘆什麼氣?我又沒說是!”

錢俊男愣了下,有趣地打量他。

“老兄,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發生,你不是早就習慣了?幹嘛發這麼大的脾氣?”

“我……”範志傑揉著隱隱發疼的太陽穴。鐵俊男說的沒錯,這種事他早已習以為常了,甚至可以說已經麻木不仁了,可是為什麼他就是放不開高路路呢?

該死的!他為何就不能像以往那樣瀟灑地向她揮手說bye-bye呢?為什麼呢?

望著範志傑惆悵痛苦的神情,鐵俊男的直覺告訴他,這次範志傑完蛋啦!

“你愛上小胖妹了對不對?”

當鐵俊男大膽地說出這句話時,範志傑又是心一驚,就連呼吸也一起屏息了。

“我……我愛上路路?這……”範志傑迷惑地低語著。他緊握住手中的杯子,有些驚慌失措地緊鰍著鐵俊男瞧。“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

“為廾麼?”鐵俊男又笑了。這傢伙還不肯承認。以為他沒談過戀愛嗎?“熊,你到底還要瞞我到什麼時候?愛就愛了嘛!幹嘛還死不肯承認?我又不會笑你!”

“我沒有瞞你!”範志傑激動地否認,然後閉上眼,等情緒冷靜下來才繼續說道:“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愛上路路,真的不知道……”

鐵俊男呆了一下,範志傑的這番話把他的腦子給搞迷糊了。哪有人會笨到連自己的感情都弄不僮?就連白痴也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更何況他還是個正常人呢!

“熊,我不瞭解你想說什麼,但有沒有愛上路路,你應該是最清楚的人才對。”

範志傑深吸口氣,心亂如麻地緩緩說道:

“鐵算盤,你也知道我談過無數次的變愛,各式各樣的女人我哪個沒碰過?但我從沒認真過,而真心愛上一個人會是怎樣的心情我根本就不懂。雖然路路帶給我全新的感受,讓我嚐盡人生的喜怒哀樂,怛……”他十分鬱卒地扯著自己的頭髮,激動地嘶喊著:“但我從沒愛過,又怎麼知道這就是愛呢?”

聽完他一番自我剖析的話,鐵俊男終於恍然大悟地啊了一聲,接著是不可自抑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喂!你笑什麼?”範志傑有些生氣地怒視他,因為他可不認為自己說的是笑話。

“抱歉,我……我……”鐵俊男伏在吧檯上猛喘了幾口氣,壓抑住還想大笑的念頭,然後才抬起頭。但他唇邊依然帶著笑意,輕咳了幾聲,順過氣才接著說:

“我只是太意外了,沒想到人稱

“這是讚美?”範志傑打量著他因忍住笑而將近變形的臉,他終於無奈地嘆了口氣。“想笑就笑吧!沒正我早已習慣被你嘲笑了。”

他話才說完,鐵俊男真的又開始放肆地狂笑起來。看著他笑得前僕後仰,捶胸又拍桌的,範志傑真想把他給掐死,讓他再也笑不出來。

好不容易,鐵俊男終於笑夠了,但眼底仍難掩笑意。

範志傑冷眼死瞪著他,咬牙切齒地沉聲道:“嘿!你笑夠了沒?”

“夠了!夠了!”再笑下去,他就要被送進醫院了。“熊。愛情就是這麼回事,剪不斷、理還亂,根本沒人能完全理解它,你幹嘛要想這復多?”

“那……我是愛上路路嘍?”他不太肯定地問道。難道這就是愛情嗎?

“難道你認為不是?”鐵俊男笑著反問他。

“我當然是愛她!”沒有多想範志傑不經意地脫口而出,剎那間他全明白了!

原來愛情就是這麼一回事,讓人不知不覺地愛上,然後不知不覺地發現。它是無形的,所以根本沒有人能搞懂它,難怪古今中外老是有人在問一一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繞了一個好大的圈子,範志傑總算茅塞頓開,瞭解自己想要什麼,接下來又該做什麼。

“謝謝你,鐵算盤,要不是你的一番話,我至今還在鑽牛角尖,根本悟不出自己的感情,真是太感激你了!”範志傑朝他感激地開懷大笑著。

見他心情好轉,鐵俊男也很開心,畢竟他們是好朋友、好兄弟嘛!

不過……親兄弟明算帳,這筆生意他還是要賺!

“感激是不用了。”他伸出雙手,露出賊賊的笑容。“付錢就行了。”

範志傑正樂著,要他付多少錢都沒關係,但他還是忍不住地白眼一翻,既甜蜜又沒好氣地歉道:

“天啊!連這種錢你也要賺,真是敗給你了!”

鐵俊男無可厚非地聳聳肩,嘻皮笑臉地笑道:

“沒辦法!誰叫我是利字當頭,而不是愛情萬歲呢?”

否則,他一定免費服務到家!

星期天,楊徹和朋友共同籌備的畫展終於如期舉行了。

開幕的第一天,畫廊里門庭若市,參觀的人還算很踴躍,有親戚、朋友、學生以及社會人士……等等。

楊徹和他的朋友樂不可支地周旋在客人之間,不時地聆聽各方的批評褒獎!林佳琪則坐鎮櫃檯,負責幫忙簽名、招待……等一些雜事。

好朋友開畫展,高路路當然要來捧場口她買了一束花,一進畫廊就看見林佳琪忙得不可開交,一會兒又要接電話,一會兒又要替客人訂畫、買畫的。

看她這麼忙,還是先進去看畫好了,回去時再跟她打招呼,高路路是這麼想。

但還沒付諸行動就被林佳琪眼尖地掃瞄到她的存在。

“小路,你來啦!”林佳琪開心地拉開嗓門喚住她,然後把工作交代給其他的工作人員,準備和她好好聊聊。

行跡敗露,只好現形了!高路路朝她莞爾一笑,捧著花束來到櫃抬前。

“嗨,佳琪。”她將花束交給林佳琪。“恭喜你們,這束花送給你們。”

“哇!好漂亮哦!”林佳琪笑嘻嘻地接過花束,然後不解地看著她。“為什麼還要恭喜我呢?開畫展的是楊徹他們,又不是我。”

高路路笑了笑。“我送花不但是預祝楊徹畫展成功,而且還要恭喜你們這對有倩人終成眷屬,當然要算你一份嘍!”

“什麼有倩人終成眷屬?八字都還沒一撒哩!”林佳琪害羞地低頭拔著玫瑰花瓣.自從她和楊徹的戀情曝光後,幾乎每個人一碰到她就要糗她一、兩句,害她怪不好意思的

看見林佳琪一臉的幸福洋溢,真是教人羨慕!如果她和範志傑也……高路路搖了下頭,她不該再心存希望的……

“佳琪。”高路路藏起心中的悲傷,努力堆起一臉的笑,她指著那束花笑道

“你再拔下去,恐怕這束花就快沒了!”

“哎呀!真的快被我拔光了!”林佳琪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心翼翼地把花束放在自己的皮包旁。“小路

“謝什麼啊!我們是好朋友,送一束花也是應該的”望你們可別嫌棄才好。”高路路一邊笑道,一邊在白布上籤上名字。

“你人來了我們就很高興了,哪會嫌棄呢?”林佳琪發自內心地說道,然後朝門口探了一下頭。“咦?範志傑呢?他沒陪你一起來嗎?”

高路路瞼色變了一下,靜靜地說:“我……沒有告訴他。”

林佳琪愣了下,困惑不解地蹙起兩道弧形優美的彎彎柳眉。

“為什麼?”奇怪了?高路路不是最喜歡當範志傑的橡皮糖嗎?怎麼今天卻放他自由,不貼了?

不過……好像不止今天而已,這一個禮拜她好像都沒看見範志傑到學校接高路跆,莫非他們吵架?

高路路猶豫了幾秒,悽然地一笑。

“我們分手了。”

“什麼!?”林佳琪聞言,吃了一驚!“怎麼可能?範志傑不是很喜歡你嗎?”

“喜歡並不代表他愛我……”

“沒錯!他是有了最愛的人,而且那個人就是你!”林佳琪十分正經地說道。她相信自己的直覺絕對不會錯!

“我!?”高路路呆了呆,隨即露出一個比苦笑還難看的笑容。“佳琪,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誰跟你說笑話啦?我說的是真的,那傢伙明明就是愛你嘛!”她對自己的直覺百分之百的有信心!

“不可能是我的,因為……我已經見過那個女人了。”想起王詩逸,高路路心頭猛然一緊,一顆心緩緩往下沉……

“怎麼可能?不應該是別人的……”林佳琪自言自語地低語著,她還是不相信!

高路路又是苦澀一笑。“怎麼不可能?那個女人很漂亮,氣質也很好,和傑哥哥很相配……”說到這,她再也說不下去、笑不出來,眼眶跟著也紅了,再說下去,她的臉一定會鬧水災的,而且會一發不可收拾!

“小路……”望著她蒼白欲哭的愁容,林佳琪心中萬分難受。當初要不是她在中間挑書離間,也許高路路和範志傑早成了一對,如今卻……唉!一切都是她的錯。

“我沒事。”深深吸口氣,高路路刻意望向人群,眼神散漫不定,像是在找尋什麼。“佳琪,你忙你的,我進去找楊徹。”不等林佳琪開口,她像逃難的難民尋找防空洞似的直往人群裡鑽。

在成雙成群的人潮中,高路路的身影顧得孤單、寂寞、無助.還有濃濃的愁雲密佈在她的身上。

林佳琪愈來愈自責,心中的罪惡感幾乎滲透進她的每一根骨頭和神經。

不行!她一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不可!

她咬咬下唇,拿起電話快速地撥完號碼,一切的問題將由這通電話迎刃而解……

但願那傢伙有帶著大哥大出門,否則她又要難過一天了。

高路路向楊徹打過招呼,祝賀、敘舊一番後,便自己一個人逛畫展。本來楊徹是要陪她同行的,但被她婉拒了,因為她的心情還很惡劣,只想自己一個人走,不想再去應付別人。

就這樣,她默默地從外面第一幅畫慢慢地往裡面看。由於有四個人的作品,所以作品將近有六十幅左右,而且畫風各有特色,題材也名有千秋,雖然有些抽象畫她看不懂,但一路看下來,她確實大飽眼一福,心情也舒暢不少。

看完所有的畫,高路路依然意猶未盡。她印象最深刻、最喜歡的就是楊徹所畫的一幅人物像,取名為情人,畫的是林佳琪披著薄紗,帶著天使般微笑的甜美睡顏。畫工之纖細、色彩之柔美,整張畫充滿了作者對畫中人的感倩與寵愛,教人印象深刻,不由得羨煞畫中之人。

不過令高路路更感動的是,這幅畫是

真是叫人又羨又嫉的!

再去欣賞一下吧!高路路心想。於是回頭走到場徹的作品區,她看見一對互相摟著腰,態度極為親密的情侶正卿卿我我我地站在那幅畫前,真是幸福!高路路羨慕地瞧了他們一眼。

正巧他們也看完畫,轉身朝她的方向走來。

當她看清那個女孩的臉孔時,整個人都驚楞住了!

咦!?她不就是王詩逸嗎?怎麼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她愛的人不是傑哥哥嗎?

驚愕之餘就是怒氣了,就在他們要與高路路擦肩而過時一一

“你們不可以走!”她一個轉身,迅速地張開兩隻手臂攔住他們。

王詩逸和她的男朋友呆了一下,彼此困惑地望了一眼。她像是在問:這女孩是你朋友嗎?

高路路見他們眉來限去的,心中真的好生氣.好生氣!她仇怒地指著王詩逸的挺鼻大聲問道:

“你為廾麼會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高路路貿然地責問。

王詩逸感到莫名其妙,她皺起眉,有些微慍地撥開她的手。

“你是誰呀?幹嘛這麼區?”她示威地往身旁男人一靠,得意地揚起嘴角。“他是我的男朋友,我當然和他在一起。”

“那傑哥哥呢?他在你心裡又算什麼?”高路路氣得全身發抖,不可原諒!王詩逸竟敢辜負傑哥哥對她的一片真心,真是太可惡!太不知羞恥了!

“傑哥哥!?”誰呀?範志傑嗎?王詩逸困惑地瞪著她,突然覺得高路路很眼熟,接著的終於想起來了!“啊!你不就是範志傑的妹妹嗎?你變了好多,我都認不出來了!”

高路路心一沉,內心微微刺痛起來。她痛恨妹妹這個名詞!

“沒錯,我是他……妹妹。”她吸了一口氣,冷冷地看著她。“你和傑哥哥不是兩情相悅嗎?負什麼還要背著他另結新歡?”

“哎呀!你誤會了,我和志傑只是好朋友而已,根本沒有什麼!”王詩逸急忙解釋,然後擔心地轉過頭望向她的小男朋友。“阿霖,你一定要相信我!除了你,我沒有再和其他的男人交往。”

“騙人!”她男朋友還沒來得及開口,高路路已先說話。她不信地雙手插腰,瞪著王詩逸。“上次你和傑哥哥在老爺咖啡坊所說的話,我都聽得一清二楚,而且也看到你們……”

“誤會呀!誤會呀!”王詩逸趕緊打斷她的話。她知道她想說什麼,但她絕不能讓‘在她男友面前說出,否則她就完了!“我們只是在演戲而已,因為我想拒絕相親的那個人,所以才叫他假裝是我的男朋友,好讓那個人對我死心!”

高路路楞了下,眨了眨眼,無法置信地喃道:

“演戲!?”

這是事實嗎?這麼說,傑哥哥並沒有欺騙她,那晚他說的全是真的,是她錯怪他了。

天啊!現在她該怎麼向他道歉?他會原諒她嗎?

“沒錯!”王詩逸為了證明自己和範志傑的清白,還刻意加重語氣補充道:

“其實他早就有喜歡的人,當時正在交往中。他會勉強答應幫助我,完全是念及過去的情分上,我們純粹只是好朋友,再也沒什麼了。”

高路路又是一愣,一顆心慚慚加速跳躍的頻率,怦怦地直跳個不停……

難道又被佳琪說中了?傑哥哥愛的人會是她嗎?

“那……你知道……他愛的人是誰嗎?”高路路支支吾吾的,一雙手緊張地絞緊T恤的下襬。

王詩逸認真地邊想邊說:“我也不太清楚

佳琪說的沒錯\哥哥愛的人真的是她!

高路路此刻的心情是既愧疚又興奮,她感激地目王詩逸微微一笑。

“王秀,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祝你們玩得愉怏,再見。”

話一說完,高路路便急急加快的步往門口衝,她必須去找傑哥哥,一來是向他道該,二來是確定他的心意,這樣她才能真正地安心!

“小路,你要去哪?”林佳琪見她要離開,連忙叫住她。

高路路停下腳步,興匆匆的瞼上夾雜著喜悅與愁容。

“佳琪,你說對了\哥哥愛的人也許真的是我。”

“啊?”她前後不一的說法,把林佳琪搞得一頭霧水,一時之間竟呆住了!

高路路找人心切,見她不說話,終於耐不住性子說道:

“對不起,佳琪,我現在必須去找來哥哥把事情問清楚,有什麼事晚上再電話聯絡,我先走了,拜拜。”

“啊!小路,等一下!”

等林佳琪回過神想叫住她時已經來不及了,高路路早就推開玻璃大門走人了。

本來她是想追上去的,但此時櫃檯工作人員只剩她﹂人把關,其他的秀全去吃午飯了,她實在走不開,只能無奈地瞪著玻璃門嘆氣,心中則祈禱範志傑趕快到,而且最好能在半途遇見高路路,這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離開畫展會場,高路路一邊等著電梯,一邊想著自己等會兒見到範志傑時該說些什麼好……

是要先道歉?還是先解決心中的困惑?或者是要先跟他客套幾句再導步入主題?

哦!怎麼辦?她到底該怎麼說才是最好的?

萬一傑哥哥不肯原諒她,萬一這次又是她會錯意、自作多倩,那她到時又該如何是好?

高路路愈想心情就愈害怕,她閉上眼,用力地搖下頭,告訴自己先別去想這些煩人的問題。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找到傑哥哥的人,不知他此刻人會在哪裡,會是在鐵算盤那?還是在公司上班?

她才想著,忽然當的清脆一聲,電梯終於到了。

高路路抬起頭,電梯門正好開了,她整個人也變成化石般的僵立在原地,一雙可愛的眯眯眼像見鬼似的圓睜著,久久無法反應過來。

是傑哥哥!?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莫非是佳琪……

“路路!?”範志傑和她一樣吃驚,但很快地又回覆平常的溫柔笑容。他深深地凝視著她,靜靜地等著電梯裡其他的人離開,他才緩緩地步向她,接著情不自禁地將她緊緊擁住。

“路路,為什麼都不跟我聯絡?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好擔心的……”他一邊呢喃著,一邊親吻著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

就在方才電梯打開,當他看見她佇立在眼前的那瞬間,他才明瞭自己有多麼想她、愛她,恨不得將她吻進自己的身體裡,讓她永遠屬於他,再也不能離開他。

高路路感動地靠緊範志傑,他身上那股獨有的男性氣息,一直是她最熟悉、最喜歡的味道。

在他溫暖的懷抱裡,她幾乎喪失思考的能力,過了良久,她才恍恍惚惚地回過神。

“傑哥哥,你……到底愛不愛我?”她茫然地注視他,一絲恐懼混合著不安。她害怕地掙脫他的懷抱,雙臂環繞在胸前抱住自己,一面向後退,一面顫聲說道:

“如果你不愛我,那就別再對我這麼溫柔,我已經承受不了這麼甜蜜的折磨了!”

“我愛你,路路。”範志傑十分鄭重地說道,然後溫柔地執起她的手,緩緩地放在他的心口上。“我這顆心曾四處飄散百花間,直到遇見你,我才一點一滴地把它找回來,如今它已經完整無缺了,我想把它交給你,不知你是否願意再次收留它?”

當他把話說完,高路路早已淚流滿面。

是的,林佳琪和王詩逸都說對了!範志傑是愛她的,而且是全心全意地愛她!

高路路深吸口氣,熱淚盈眶地反抱住他。“我願意!我永遠都願意!”

範志傑心中一陣悸動,他愛憐地捧起她的雙頰,柔柔地吻去她臉上的淚痕。

“路路,有一件事我必須跟你說清楚,其實我和王詩逸只是朋友而已,上次的事全是一場誤會。”

“我知道,她已經全部告訴我了。”高路路抬起頭,朝他歉然一笑。“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們的!”

範志傑一楞。她是指王詩逸嗎?還是別人?管她是誰!只要高路路相信他就好了!

“傑哥哥,你真的願意為了我而放棄其他的女人嗎?”高路路還是不放心。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在作夢,幸福得令她感到不安。

“當然。”他俯下頭,下頷抵在她額前,若有所思地說道:“過去我所交往的女孩們,我是真的很喜歡她們,但總有些不同,她們無法讓我真心地去愛。”

“這麼說,這世上你只要我一個嘍!”她微笑著,滿足地將他抱得更緊。她要讓他知道她也一樣,這世上她也只愛他一個。

“傑哥哥,我真的真的好愛好愛你哦!”

“我知道。”範志傑笑著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他的吻滑移至她微啟的唇邊。

“我也一樣愛你。”

“我也知道。”高路路笑道,緩緩閉上雙眼,接受他熾熱的一吻。

當四唇緊緊吻合的瞬間,他們彷彿心靈相通似的,強烈感覺到彼此毫無保留的愛意。

是的,只要真心相愛,一切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