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完最接一堂課,高路路把東西收拾好,正打算到“雅筑”找範志傑,誰知一出教室,還沒走到校門口,她就已經被楊徹半路耠撰了下來。

“小路,你等會還有課嗎?”他有些明知故間。其實他已經把她查得清清楚楚,知道她今天上完色彩學就沒課了,因此便也這裡守株待兔。

“沒有,有事嗎?”她簡單的問。

他點頭,指著不遠處的一棵凰凰樹,說:

“這裡不方便說話,我們到那邊去好嗎?”

高路路猶豫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鳳凰樹後是蓮花池畔,高路鉻凝眸看著池中盛開的蓮花,靜靜地等著楊撤開口。

“路略,昨晚我跟你堤的那件事,你考慮得如問?願意和我重新開始嗎?”他的表情認真誠懇、教人心動。

高路路有些心慌。她知道揚撤的自尊心很強,她不忍把話說得太白,卻又不知該如何婉拒他,只能凝視著池中蓮花,暗示地說道:

“可是一一我……我還是比較喜歡我們現在這樣的關係,就像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楊撤不是個笨人,他明白她的意思。他只能算是她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而不是她可依賴撒嬌的好惰人。

可惡!他竟然會被一個其貌不揚的胖女人給潑了一頭冶水,這要是張揚出主,讓別人知道他連一個胖女人都無法追到,那他豈不是無臉見人嗎?

“楊徹……對不超……’她滿含歉意幽幽地道。結果,她還是傷到他了。

“是不是因為昨天那個男人?你喜歡他更甚於我是不是?”他沉聲問道。腦海了清晰的浮現出那一抹有高有帥,眉目英挺,氣質逼人的人影。

高路路滿臉羞紅地低下頭,逃避楊撤那雙打量的眼。

這下不用再多說什麼,楊撤知道自己的猜測並沒錯,他是敗在那個男人的手中那個男人究竟向高路路施了什麼宙語?竟使她變的如此絕情,毫不留戀以往往兩人相愛的點點滴滴,毅然選擇舍他,這對他真的是莫大的打擊啊!

時間彷彿停止了,高路路依然羞澀地低著頭,雙手不知所措地絞弄著衣襬;楊撤則怒著濃眉大眼,一臉不甘心的瞪著她。

“小路……小路……”

林佳琪的大嗓門由遠而近。不一會兒,她已氣喘如牛地出現他們眼前。

“佳琪,你幹嘛跑得這麼急啊?”高路路慶幸林佳琪出現的正是時候,否則她真的不知該和楊撤談些什麼才好,因為,他的眼神深沉得教她不敢相視。

“你們幹嘛在這大眼瞪小眼的?不會覺得無聊嗎?”林佳琪喘著氣、拍著胸,歸卻掩不住一臉的春風得意。

“佳琪,你今天心情好像很下錯哦?是不是有什麼好事?”他她出現令高路路心情放鬆了不少。

“是有好事,而且是拜你所賜!”林佳琪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拜我所賜!?”困惑爬滿了高路路的臉上。她不解地望著她,像是在問:是什麼事啊?

林佳琪眉頭一揚,笑吟吟地大聲說道:

“我交男朋友啦!”

高路路愣了下,笑了。

“你交男朋友是你的事,幹嘛說是拜我所賜?難下成你男朋友是我賜給你的?”她開玩笑地說。

“也可以這麼說啦!”林佳琪那股得意的神氣又飛上她的眉梢。“說來我還真要感謝你呢!要不是因為你的緣故,我到現在還不敢跟那個人說話呢!”

“那個人!?’高路路突然有種不祥的預兆,她戰戰兢兢地問:“那個人是誰?”

難道會是一一傑哥哥?雖她心裡這麼想,但她馬上又否決這個可能性,她的理由是一一佳琪和傑哥哥尚未正式見過面,不可能會發展這麼快。

究竟佳琪的“他’會是誰呢?她認識的男孩子少得可憐,又怎麼會賜給她男朋友呢?真是古怪!

“我知道你很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但現在我還不能說,等會你看了自然就明白了。”林佳琪笑嘻嘻地在賣關子,她打算讓高路路大吃一驚。她轉向楊撤問:“喂!楊撤,你要不要也一起來看我的男朋友?”

楊撤露出輕蔑的眼光,他冶哼一聲,冶冶說道:

“你男朋友是稀有動物嗎?那就應該關到動物園裡供人玩賞才對,省得讓你這樣東奔西跑為他宣傳,你不覺得很辛苦嗎?”

他的冷言暗諷,氣的林佳琪瞼都白了。

“揚徹!你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因為楊撤正在氣頭上。他和高路路的談話無故遭林佳琪破壞,他是愈看她愈生氧!,你這個女人,真教人看不順眼!”他忍不住迸出這一句。

“你一一你一一你一一”林佳琪氣得發抖,連罵人的話都罵出來。

“楊撤!”高路路不悅地瞪著他。“我不知道你在發什麼脾氣,但你不該遷怒於佳琪,她又沒忍到你!”

“路路,我們走!這種男人一點風度都沒有,你當初和他分手是對的。”林佳琪拉著高路路的手就要走。

但地這席話卻激怒了楊撤。

“你們給我站住!”他大聲喊住她們,兩個女人也本能地回頭看他。

她們看見他眉毛兇惡地擰在一塊兒,眼睛也直了,那模樣挺嚇人的!

“怎麼?你……你想……動武嗎?”林佳琪害怕地躲到高路略身後,她嚇得連說話都結巴了,

“楊撤,你別生氣。佳琪她只是隨便說說,並不是有心的……”高路略的聲音如蚊鳴,因為,她怕他也會連她也一起湊。

“林佳琪,我會讓你收回那句話的!”池惡很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後才將目光移至高路路那張圓圓可愛的驗,並且放柔了他的臉部表情,以堅守不栘的口氣說道:

“找絕不會放棄你!J說完,他灑脫地掉頭就走,留下兩個女人愣愣地站在那發呆。

看著楊徹高壯的身影愈走愈遠、愈變愈小時:高路路心亂如麻,不自覺地輕嘆聲一一唉!

明知她心裡已另有所愛,不可能會再接受池,為何他卻又執著於她?他這是何苦呢?不覺得太傻了嗎?

“哇!想不到楊撤還喜歡著你哩!真不可思議!”在林佳琪的印象中,楊徹是個虛榮的輕浮小於,身邊的女人不是妖豔型便是可愛型,沒想到他對胖女人也有興趣,這真是校園一大消息!明天一早她非把這個消息賣給新聞社不可,相信一定會轟動整個美術系!

“是嗎?”高路路淡淡地應著,並不想說太多。

“那你呢?會不會接受他?他曾經背叛過你,你甘心就這樣原諒他?那不是太便宜他了?應該給他一點苦頭嚐嚐才對!還有,你和他是怎麼分手的?是他……”林佳琪實在是很好奇,一開口就像個噪喋不休的女記者,嘰嘰喳喳地問個沒完沒了,聽的高路路頭昏腦脹,只想昏倒,不想再聽……

“喂!小路啊!你怎麼都不回答我?”林佳琪總算問完了,現在正等高路路給她答案。

高路路根本不知道她在問什麼,所以只能微笑著,答非所問地反問她。

“你不是要帶我去看你男朋友嗎?”

“哎呀!糟糕了!他還在校門口等我們呢!”輕輕的一句話,馬上將林佳琪的心思轉移。此刻的她又蹦又跳,活想只袋鼠,嘴裡不住的喊到“路路,快啦!快啦!讓他等久了可不奸!”

高路路邊走邊搖頭苦笑。

她想,不知佳琪的情人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希望他能忍受得了佳琪那孩子般活潑任性的個性。

“小路,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一一範志傑!”

林佳琪依偎在範志傑的身邊,一雙纖細玉手緊緊圈住他的胳膊。

他們看起來是那麼相配、那麼親密,就像是一對恩愛的戀人。男的笑得溫柔多情,女的笑得燦美如花,仿拂一幅帶光的情侶圖,耀眼得教高路鉻心都碎了!久久無法言語……

“傑哥哥……”她頓時臉色蒼白,黑黑的眼珠楞愣地凝視著他們倆,還是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怎麼會這樣?她的預感真的成真了!原來佳琪的男朋友竟然會是傑哥哥一一她暗來年的對象……天啊!那她現在的情況豈不是……豈不是等於愛上好朋友的情人

哦!這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

“路路!你怎麼了?臉色好蒼白啊!是不是感冒了?”範志傑關心地想伸出手摸他的額頭。

他卻逃避地退後一步,躲開他的大手。她這小小的舉動,倒讓範志傑感到錯愕,甚至心裡有股受傷的感覺。

“傑哥哥,我沒事啦!只是有些睡眠不足,所以你別擔心了。”高路路努力使自己冷靜,因為她不能讓他們看出隱藏在自己內心的感情。

“我想小路是太吃驚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我會和她的傑哥哥在一起。是不是?”林佳琪仰著頭,朝範志傑嬌笑著。

“是啊!我是真的沒想到你們……會在一起……”看著林佳琪幸福的笑靨,高路路好嫉妒!好羨慕!好心傷!她將目光自他們倆身上掉開,她不想如此難受的煎熬啊!

“這一切還不都是拜你所賜,要不是你的傑哥哥,我昨天就就不會那麼大的勇氣跟他告白,我們也不會在一起了!”他說的開心,但高路路卻聽的傷心。

她暗杵,沒想到她將傑哥哥賜給佳琪,卻將自己推入痛苦深淵!?這是多麼可笑又諷刺的說法啊!

“為了感謝你賜給我怎麼完美的情人,所以你今天你想吃什麼儘量吃,一切消費由我請客。”林佳琪被喜悅從昏了頭腦,根本沒注意到高路路眼底的痛苦。

“路路最喜歡吃肯德基的炸雞,我們就到那裡大吃一頓吧!”

“不用特意請我,你們是因為你們們有緣,並不是因為我的原因。”她強顏歡笑,心中只想趕快從他們面前消失,因為,她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淚水。“而下午我有一些事情要辦,恐怕不能和你們一切去吃了。”她為自己找了個藉口。

“難道不能先吃完東西再去辦事?”範志傑問道。

“不行,我還約了朋友,不能讓人家等太久。”

“這樣呀!”範志傑大失所望。他很喜歡和她共餐,更愛看著她津津有味的吃相。

“那乾脆也約你朋友一起去吃不就得了。”

“啊……可是一一”高路路不自然地握緊雙手,心慌攙了!因為,她根本就沒約人哪!

林佳琪在一旁看得很不高興。她不明白範志傑為何堅持要高路路一起去,難道和她單獨在一起不好嗎?

“志傑,既然小路有事情,那你就別為難她了。”她笑道,然後看向高路路。

“小路,你和朋友約幾點?”

高路路看丁手錶一眼,故作焦急地喊道:

“哎呀!我快遲到了!有話以後再說,我先走了!”說完,她像風一樣,快速地拔腿就跑。

“路路!你別跑啊!我開車送你過去!”範志傑在她身後大聲地喊著、

“不用了!我用跑的就行了!拜拜!”高路路邊跑邊大聲回答。岫小敢回頭,因為她的兩頰已經掛著兩行淚……

範志傑擔憂地看著高路路勿匆忙忙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街角,他了強烈地感到一股莫名的失落落,這令他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

聽到他的嘆氣聲,林佳琪有些生氣了。

“幹嘛嘆氣?是因為捨不得小路走了?你是討厭和我一起去吃東西?”

範志傑愣了下,側頭低看著身邊的小女人,好像現在他才發現她的存在似的。

“當然不是!我是看路路跑得那麼急,擔心她會小會跌倒受傷而已。”範志傑笑得很不自然。

奇怪?他從不曾忽視過自己的女伴,怎麼剛剛卻……

林佳琪冷哼一聲。“她那麼眫,就算跌倒了也會有那一身脂肪保護,根本傷不到她!有什麼好操心的?”

“你說什麼?”範志傑的聲音瞬間變沉。“佳琪,路路就像我妹妹一樣,我不准你這樣說她!要是你以後再讓我聽見這種話,那就別來找我了!”他絕不允許別人如此侮辱他最重視的這個妹妹!

林佳琪氣得渾身發顫。眼前的男人不再溫柔體貼,他變得冷漠,深沉,連眼神都像刀一樣凌厲、可怕……

“我……”她害地地囁嚅著,有些無力又可憐地低聲說道:“對不起……’

範志傑沒有說話。不知何故,他總覺得少了一樣東西,所以他快樂不起來。

“志傑!”林佳琪倉皇地仰頭看著他,眼睛已蒙上一層霧氣。“你還在生氣嗎?”

看見她這種神情,範志傑不晃有些自責。

最近他是怎麼搞的,老是讓女人掉眼淚又道歌的?他對女人一向以德報怨,很少對她們生氣的。

“封不起,我不該對你發脾氣二他充滿默意地摟摟她的肩。

“沒嚼系,錯的人是我,我不該隨口亂說話的;她低垂著頭,看起來就像個楚楚動人的小女人。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以後說話可要注意點,那會傷到人的。”

林佳琪被他這番話氣得牙根發癢,恨不得買塊撒隆巴斯把他的嘴給貼起來!

她本以為他會安慰她,並把一切錯部攬在他身上。誰知他竟然說什麼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她還浪子回頭金不換哩!什麼鬼話嘛r直嘔死她了!於是,她決定跟他散了。

範志傑見林佳琪一直低著頭,他原以為她還在懺悔,於是好心地拍拍她的背,柔聲說:

“好了,別再自責了,快上車吧!我請你去吃飯。”

林佳琪這才緩緩抬頭,直直地瞪苦他的笑容。她蹬了良久、良久……終於屈服在他溫柔的笑容裡,打消了分手的念頭。

範志傑的笑容就是有這種的魘力,足以惑蠱人心……

高路路穿梭在人群之中,她不知該去何方,只是漫無目的地一直往前走,

她的腦海一片茫茫然,唯一清晰的是方才林佳琪挽著範志傑那幅親密的畫面,耳邊還不時地迴繞著他們幸福的笑聲,她聽得心都趟血了……

原以為她自己只是單戀而已,感情尚未全部付出,豈知心痛的感覺竟比和楊撤分手時還痛!痛得她淚流不止啊!

原以為傑哥哥也會喜歡她,因為他對她是那麼地溫柔體貼……但他卻成了佳琪的男朋友,這證明她只是在自作多情而巳。

想到這,淚珠又下聽使喚地滑落。這一路上,她哭得夠多了,所經之處無人不對她投以好奇之目光。

但她才不在乎,為愛流淚,有何不可?因為,她並不覺得羞恥。

何況這種機會並不多,哭過了這一次,她就必須將自己萌芽的愛苗給埋葬,免得它愈長愈茁壯,到時苦的人可是她自己。

不知走了多久,她的心情終於平靜多了,肚子也咕嚕咕嚕地叫著。她擦掉淚痕

四處張望,正想找家餐館狠狠吃一頓,卻看見一個人影自身後竄到她前面。她嚇了

一跳!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是誰。對方已經先開口了。

“哇!真的是你呀!?小胖妹!”一個充滿陽光輿活力的鄰家大男孩,正咧嘴對她猛笑著。

高路路恨下得轉頭就走,要不就挖個地洞鑽揩去,讓自己水遠消失在這世上。

此時此刻,她一個人只想街處,一點也下患遇見熟人,尤其是她傑哥哥的明友。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錢來酒館的老闆鐵俊男。”

高路路勉強扯扯嘴角,表示她在笑。

“我知道,你是傑哥哥的好朋友,綽號鐵算盤。”

“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想不到你記得一清二楚。”他笑道:“真是託了熊的福!”

“就算你不是傑哥哥的朋友,我還是會記得你,因為你長的很可貴,讓人感到很親切。”這是他的真心話,絕無半句虛言。

鐵俊男頗有含義地對她微微一笑。

“我對我的顧客一向很親切的。”

“顧客!?”他困惑地皺眉。“什麼顧客?”它又下打算判他店裡消費。況且先在是正午,他的酒館不可能這麼早就營業!

“我不是說過嗎?如果有什麼疑難雜症,只要憤錢合理,一叨由找來處理。”鐵俊男完全把範志傑那晚的譬告拋在腦栓,開始打起高路路的算盤。

高路路的心又趺落了谷底。她心想,感情的事是否也算是疑難雜症?只要付給他合理的報酬,他就能拆散傑哥哥和窪琪,然後成全她嗎?

高路略麓覺自己竟然有這樣的想法,嚇了一跳!

高路略啊高略略,你奸自私。奸殘忍哦!為了目己那微十足道的感情,竟狠心想拆散一對恩愛的情人,這樣不但會傷到佳琪,更會使自己良心難安啊!

況且用這檬卑鄙的手段把傑哥哥留在身邊,那隻會使自己更加痛苦,因為那個過是她甩手段得夾的,而不是傑哥哥真心愛地才留下來的。萬一有一天詖傑哥哥得知實情,那他一定會輕視她、討厭她的…:不!她不要有這一天!

高路略激動地猛搖頭,想甩掉她滿腦子的邪惡想法。

“喂!再搖下去腦槳會搖出去的,這種‘稚症’我可不會醫哦!一他有趣地盯著她,笑意盈滿了那曼迷人的大眼裡。

“我沒有什麼疑難雜症,我看你找錯顧客了二高路路不想和他再談下去,因為她好怕自己又會產生什麼可恥的念頭。但她又無法轉身就走,那是很沒有禮貌的行為。

“是嗎?”他的眼睛始終盯在她臉上。“耶你的眼睛怎麼紅得像顆大核桃?臉色自得像死人呢?”

高路路聞言,全身露了一下。她撇過臉,決定當他是透明人。

“別這樣嘛!”他討好地對她笑。“其實失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還可以再另尋春天嘛!”

“我才下是失戀哩!”吶大聲否認,但眼淚卻不爭氣地流下來。

“那你幹嘛又哭了?”只有情場失意的女人,才會無視於路人的跟光,淚流滿面地四處亂竄吧!他可是打從剛才就看她一副哭喪的臉直到現在,像她哭得那麼悽慘,不是失戀才怪!

高路路咬緊下唇,默然了幾秒,又大聲喊道:

“我哭是因為我肚子餓,肚子餓了我就會想哭!不行嗎?”什麼禮貌、禮節的,她再也不管了。

他心想:心雅是隻呢巴巴的母老虎,而這小眫妹則是淚流下盡的水龍頭,怎麼他周圍的女人全這麼難纏,連想賺她們的錢都這麼難?

鐵俊男暗自埋怨,臉上卻是一貫的職業笑容,

“行行行!當然行!”你愛什麼時候哭就哭,我絕不會阻擋你。不過……你不會覺得愈哭愈餓嗎?”

“當然不會!”話才出口,她的肚子已經大唱空城計,咕嚕咕嚕響個不停。

“啊一一”她羞紅地低下頭,不好意思地摸摸肚子。“我因為中午還沒吃,所以才會……”哦!真是去驗極了!

“那你打算到哪裡解決‘民生問題”?”他強忍苦笑,儘量不讓自己人笑出來。

“那裡。”她隨手一指,根本沒看清楚那是什麼店。

“小胖妹,那是家機車行,你打算去那跟那些車子搶機油喝嗎?”他簡直快笑出來了。天啊!這小胖妹真是有趣!

高路路瞼紅得發暈,面後她又指向一間小餐館。

“我指錯了,是那家才對。”

“那家不好,東西郡很貴。”他好心地提供消息給她。

“是嗎?”她又指了一間。“那麼那間呢?”

“也不好,那家東西難吃得讓人想吐。”

“是嗎?那後面那家“小圓圓”如何?”她又詢問他的意見。

“那家衛生不奵,老闆大便不洗手。”他看都不看就一口說道。

奇怪?他怎麼知道那家老闆大便不濟手?

她狐疑地盯著池,又間:“那麼去那間‘夢幻茶店”呢?”

“最好不要,那裡是飛車黨聚集的交流站。”

“那紅綠燈旁的那家“總統大飯店’呢?”

他搖搖頭。“又貴,又爛、又難吃。”

高路路幾乎把兩條街上的餐廳、飯館、泡沫紅茶店都搬出來了,但鐵俊男就是有辦法挑出毛病,救她哭笑不得。不知他到底在打什麼鬼算盤!

“這間也不好,那間也不要,到底哪間才是最奸的?”再這樣窮攪和下去,地想她真的會餓死在街頭。

“你早這樣問不就得了!”他笑得有些詭異。“我知道有家店物美價廉,而且那裡還有位專門為人指點迷津的神機妙算哦!”

“有這麼棒的地方,你為何不早說嘛!”她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也許她可以從那位神機妙算身上得到一些啟示也說不一定哦!

“你又沒間,我怎好意思說?”他一臉無辜貌。

“好啦!那個地方在哪?快帶我去!”

她已輕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才懶得再跟他羅嗦

“可以。不過……你要先幫我一件事。”他的笑容很古怪,而且很賊。

“什……什麼事?”高路路小心地瞪著他。

這傢伙拜託時事,準不會是奵事!

“也沒什麼,只是我的車子壞了,想麻煩杯幫我搬幾箱洋酒而已。”他笑嘻嘻地指著她身後道。

高路路莫名其眇地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她簡直嚇呆了!那一輛可稱得上機車的破銅爛鐵,正斜斜地杵在她身後的路邊。車子的後坐梆著四箱本制的箱了,前面則放了三葙,每箱看起來都沉甸甸的。她真懷疑他怎麼有膽子這樣騎車,不怕出車禍,捧壞了那些名貴的洋酒嗎?

不過,她可不想餓著肚子搬東西,那會得“內傷”的。

於是她建議道:“我看我們不如叫輛計程車吧!”

“想到要花錢,鐵俊男馬上舉雙手反對。

“何必花這冤枉錢呢?我的店就在這附近,用撒的很快就到了。

高路路根本忘了他的店位在何方,只認為他說的很有道理,所以就妥協了。

“好吧!那就用搬的。”反正又不遠,應該不會搬很久,她想。

“那我搬後面四箱,你負責前面那三箱;他興匆匆地往車子的方同跑,且快速地解下那些箱子、

好不容易找到個好幫手,他可不想讓她有時間反悔。

看著那一箱箱的洋酒,高路路忍不住長嘆了一聲一一唉!

想不到吃個午餐還要經過體能測驗,今天真是慘啊!

但最慘的事還在後頭呢!

鐵俊男的店一點也不近,簡直是遠在天邊啊!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