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泡麵、一杯冰涼涼的果子茶,一前一後地擺在高路路所坐的一號桌上。而她對面坐的是經過換裝後,一身烏漆抹黑,卻依然可愛十足的鐵俊難。

高路路盯著眼前那碗麵直髮愣。天啊!她有種被人欺騙的強烈感受。

在她搬了那三箱重得幾乎可以壓死人的洋酒,又忍著飢餓,小心翼翼地走過三條大街,數條小巷、幾個紅綠燈,好不容易才搬到他的店,正想伐他理論一一沒想到他競一溜煙地跑上樓,說等會兒就帶她去那家物美價廉,有專門為人算命看相的店。

她為了解決心中的悲情苦事,所以她決定留下來等他。

這真是女人的悲哀啊!總在最失意的時候,就想捉些東西來填補空虛的心靈,也不管是虛幻的、不實在的、不科學的……她們都下存?,

但妯等了好久,就是於見那傢伙下樓,她氣得想一走了之。誰知肚子竟餓得全身無力,只能癱軟在椅子上,嘴裡直罵著鐵俊男那涸混蛋東西!

正當她罵得正起勁,鐵俊男終於下樓。他穿著一身黑,端著一豌泡麵、一杯飲料,那模樣活像個變錯東西的“肉腳”魔術師,滑稽極了!

高路路本想趁橫讒笑他一番,以報他欺騙之仇。

但她還沒來得及嘲笑,他手中的泡麵、飲料,已經好端端地放在她面的的桌上:

當時她還糊里糊塗的,完全搞不懂他在玩什麼花樣。

經過十秒的大腦運作,她才恍然大皂,明白自己又上當了!原來他口中說的那家店,正是他的酒家一一錢來酒館。

那時她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眼前這個可惡至極的大騙子垛一垛、攪一攪,最後把他包成人肉大餃子吃掉!

“喂!面是用來吃的,不是用來“瞪”的。”鐵俊男神惰自在,就像他根本沒騙過她一樣。

他明自她此刻的心情,所以還特別加強了這個“瞪”宇。

“這就是你所為的物美價廉?”高路路幾乎是咬牙切齒地擠出這句話。

“沒錯!泡麵一碗十五元,我收你二十元,還加顆蛋和青菜,夠便宜了吧!”他還大言不慚,一副“我很大方”的表情指著那杯飲料。“瞧,我還特地調了杯果子茶請你喝哩!我鐵算盤可是很難得會請人的。”

她幸悻然地嚀了一聲。“看得出來。達二十塊都要賺,你這個人分明就是個小器鬼!”

“你到現在才知道?熊沒告訴你嗎?”他故作吃驚,順便提醒她。“嘿!你再不吃的話”物美”就要變“麵糊’了,到時吃起來就一點也不美了。”

經他這一提,她才趕快低頭吃麵。

“哇!真奸吃!”

世許是太餓又太累了,她竟然覺得這碗泡麵比以前所吃過的泡麵都還要好吃,

如果再加只她最愛的炸雞腿,那就更棒了!

“一碗根本不夠我塞牙縫,冉來一碗。”

高路路是個大胃王,鐵俊男則是個錢鬼,一個吃得盡興,一個賺得開心,兩人簡直是合作無間。

高路路吃完三碗麵,暍光五杯冷飲,總算是酒足飯飽,心情很愉快。

“吃的啦!”她滿足地笑道,完全忘了自己還在生鐵俊男的氣。

“吃飽了,氣也消了吧!”他笑了笑。“怎樣?心情好多了吧?”

她愣了下,然後有些瞭解他今天這樣待她的原因。

“鐵老闆,難道你是看我不開心,故意要讓我轉換一下心情?”她猜測道。

“也個完全是啦!我只是看你很消沉,可能需要擦些事情做。”鐵俊男有些心虛地笑笑。

其實他是因為車子壞了,急於搬回那七葙的洋酒,卻又捨不得花計程車費。正當他煩惱之際,邊看見她哭著到處走,所以就把她捉來做苦工嘍!

高路路不疑有它,因為剛才她真的忘了日己失戀的事,所以她很感激地對他說道:

“謝謝你,鐵老闆。”

她誠懇的聲音,宇字敲得鐵俊男無法心安理得。

“別謝了,也別叫我老闆,叫鐵算盤就行了。”否則他會覺得怪怪的,

她點了點頭,笑道:“鐵算盤,你真是個好人!”

鐵俊男聽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如果他是個好人,那全天下就沒有壞人了。

“鐵算盤,那為神機妙算就是指你自己啦?”

“沒錯,就是我!”本來是想再賺她一筆的,但他的良知卻被她那句“你是個好人”給喚醒了,所以他只好摸摸鼻子,很慷慨地又繼續說:“本來我是要收錢的,但看在你今天幫了我不少忙的分上,就免費替你解決一個問題。有什麼事就趕快問,否則以後可沒今天這麼好運?;

“嗯……”高路路雖有滿腹的問題,但卻不知從何問起。

“如果你再不趕快提出問題,那我可是要視同棄權了。’難得他有如此大犧牲,她卻還在那邊鑽牛角尖,真是一大損失啊!“我數到三,你再下問、那我就不管了。一、二一一”

“如果際愛上了好朋友的男朋友,那你會怎麼辦?”情急之下,她想都不再想地就脫口而出。

哇!她真的問了!

“你們女孩子就愛問這種事!”他的口氣聽起來就像他處理過無數件這種事一般。“這種事有什麼奸問的?把她男朋友搶過來不就得了!一

“啊!?搶過來!?”她吃驚地睜大眼,奸像也看怪物般的直盯著他。“可是……可是她是我的奸朋友,這種事……我做不到一一”

“那我問你,你是下是真的很愛那個男人?”

她羞澀、堅定地點頭。

“那你有什麼好猶豫?喜歡就去槍啊!這連三歲兒童都懂,別因為對方是你的好朋友就退讓,那是種逃避、可恥,又不尊重別人的作法。”他頓了頓,又補充一句:“而且那男人也有選擇女朋友的權利,也許人冢喜歡的人是你。”他說得頭頭是道、句句有力。

霎時,高路路平靜的心震起了一波波漣漪。

是的!他說的沒錯,喜歡就去搶啊!搞不好傑哥哥會選擇她,因為他們倆同住一個屋簷下,近水樓臺先得月嘛!

不過一一傑哥哥並非是個沒知覺的玩具。他是個活生生的男人,既然他是男人,都比如會喜歡臉蛋漂亮、身材苗條的女人……佳琪不但具備這兩點,而只她活潑、熱情,這些都是她所沒有的,那她還能拿什麼跟她競爭呢?她愈想愈消沉,高路路對自己實在沒信心;她心灰意冷,深深地長嘆一口氣。

“如果哪個男人是個膚淺之徒,只重視外貌而不重內涵,那我勸你最好早點死心,那種男人根本不會得人愛。”他讀出她此刻的煩惱,因此又給了她這個良心的〃議。

誰知高路路聽了之後卻很生氣,因為他不該以“膚淺之徒”來形容她最愛、最崇敬的心上人。

“傑哥哥才不是什麼膚淺之徒!他是世界上最好、最棒、最溫柔的男人,他值得全天下的女人去愛!”她一心只想為範志傑叫屈,一時氣憤地衝口就說。

鐵俊男吃驚地睜大眼,一張嘴成了O字型,漸漸地,他的嘴愈裂愈大,最後竟成了V宇形,接著就是放聲大笑了。

“老天!原來你愛上的人是範志傑那小子啊!哈哈哈……我早該想到的!”他笑得滿屋子都是笑聲,動作前僕後仰,就差沒翻筋斗。

高路路羞得一張紅臉不知注住何處藏。

她為何這麼沉不住氣,竟然把傑哥哥給招出來,落了把秉在這錢手手上?萬一他把這事情告訴傑哥哥,那她以後該拿什麼臉去面對傑哥哥?不如去跳愛河,免得羞於見人啦。

禍從口出,果真沒錯!

見鐵俊男依然笑個沒停:南路路不覺有些惱羞成怒,眼淚又來報到了。

“混奸笑,是不是?乙她忿忿地讒,眼淚一顎一顆地掉傾浚完沒了,

鐵俊男努力止住了他那誇張的笑聲,但卻掩飾不了滿眼濃濃的笑意。

“哎喲!你幹嘛又哭?”

獅子說的沒錯,女人真是麻煩!真搞不懂小雅怎麼會喜歡這種動不動就哭的水娃兒,難道他們不覺得錢比較可愛嗎?

“被你這樣嘲笑,我能不哭嗎?”她委屈地吸吸鼻子,幽幽地垂著有道。”我知道自己長得又眫,又平凡,像我這種醜八怪竟然會喜歡上他,甚至夢想當他的女友,我知道自己跟不自量力,但……每個人都有愛人的權利嘛!你這樣大聲嘲笑我,不覺得太過分、太傷人了嗎?”

“秀,你誤會了。我並非是在嘲笑你不自量力,只是我在笑自己太苯了,早該想到你愛上的是熊,那我剛才就用不著說那麼多廢話了。”他嘴角含笑,慢慢地補充道:“其實你大可不用為這種事情煩惱,熊那傢伙是個“花心孔子”,不論是哪種女人,他都照單全收。只要你敢對他表明心態,保證你馬上也是他的男朋友。

高路路一臉懷疑。他該不會又想騙她了?

“什麼照單全收?我不相信傑哥哥會是這樣隨便的人。”

“信不信由你,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他無所謂地聳聳肩,隨即神秘一笑。

“最後再給你一個良心的建議,當他的妹妹會比做他女朋友運幸福哦!”

“當他妹妹會比做他女朋友還幸福嗎?”她喃喃重複,不解地皺眉看他。“為什麼?”

他又是神秘一笑,閉上了眼,頑皮地緩緩道:

“天機不可洩漏。”

吃完一頓午餐,看完一場電影,範志傑心不在焉地跟著林佳琪到處亂誑,不知小覺巳近黃昏,他的雙手也提滿了大包小包的購物袋,那些全都是林佳琪今天的收穫。

範志傑把東西小心地放在後車位。看著那堆東西,他忍手住搖頭苦笑。

他永遠都搞不懂女人為何要買這麼多沒用的東西,難道她們不明白“自然就是美”的道理嗎?那些華麗的衣服和摻有化學成分的化妝品只會使她們看起來更老成、更虛偽罷了!

“上車吧!我送你回家。”他打開車門,示意她進去。

“討厭!現在才六點多,天色還早,人家還不想回家啦!”她拉著他的大手,嬌瞠地說道。

你不想回家,但我可想!範志傑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老實說,今天下午他老想起高路路那張蒼白得無血色的臉,這令他擔心不已,

根本沒心情再陪林佳琪。

“那你但去哪?”他雖掛心於高路路,但卻看見林佳琪開心的笑臉,他實在不忍潑她冷水。

“我們先去吃晚餐好了,我知這有個地方氣氛很不錯哦!”她興奮地說。

“是嗎?那我們走吧!”他看起來興趣缺缺,但還是很溫柔地笑著。

他們到了中山北路一家正統的法式餐廳。餐廳里布置得很幽雅浪漫,每張餐桌上皆燃著一支小小的紅蠟燭,沒有任何刺眼的電燈,只有一圈圈淡黃色的光暈散落各處;柔柔的鋼琴聲,悠悠然地迴旋在情人們的耳邊,這是個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但這裡對範志傑而言,卻是個難晉的地方。他實在不喜歡到這種地方用餐,因為一切都要講究禮節,真是麻煩!

林佳琪曾和以前的男朋友來過無數次,但從沒像這次這麼驕傲過,因為此刻在她身邊的人是位魅力十足的成熟男人,而不是是那些乳臭未乾的窮小子。

她得意地挽著他,讓侍者帶他們入座。

範志傑隨便點了一杯飲料,林佳琪則叫了份腓力牛排,在蠟燭的大暈下,林佳琪的吃相很優雅,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範志傑忽然想起了高路路的吃相,雖不雅但都令人感到很舒服,而林佳琪的吃相,卻讓他覺得她吃得很辛苦。真不明白她為何要選擇這種高級場所用餐,這不是在折磨自己嗎?

如果是他,他一定會選擇不用顧忌形象的小餐館,那樣看起來才會開心、好消化。

為了保持她良好的身材,林佳琪將牛排吃到二分之一便放下刀叉,輕輕用餐巾擦拭嘴角、

“佳琪,你不吃了嗎?”他看了她盤中的食物一眼,因為還剩很多,覺得實在很可惜。

“我已經吃飽?”林佳琪柔柔說道。

“是嗎?”他暍了口飲料,點燃一跟煙,悠然地吸著、吐著,就不再開門。

透過蛀光,林佳琪偷偷地欣賞他抽菸的雅姿,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見他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只好自己找話題和他聊。

如果她問一句,他答一句,兩人就像在玩問答遊戲。直到林佳琪將上午楊撤在蓮花池畔對高路路所說的話告訴他,他才自動提出疑問。

“他說他絕不會放棄路路?”他喃喃低語,皺眉沉思問:“那路路的反應呢?她有沒有說什麼?”

“是沒有。不過我想她應該會接受楊撤,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範志傑眉頭結得更緊了。“我認為路路不可能會接受一個曾經傷害過她的男人。”

“雖然楊撤曾經背叛過小路,但他好歹但是小路的初戀情人。小路人又傻傻的,我看她遲早會原諒他的。”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經林佳琪一提二,範志傑忽然憶起田晚楊車送高路路回公寓時的情形。

看樣子,她那天早就原諒楊徹了,否則也不會讓他送她回來。

那高路路對他的感情呢?她會再度接受楊徹嗎?

範志傑感到心煩氣躁,他奸想馬上衝回去找高路路問個清楚。

林佳琪見他又沉默不語,不免有些氣惱。

“志傑,難道你對我一點也不覺得好奇或想問我些什麼嗎?”

範志傑愣了下,有些困惑地看著她。

“那你想要找問你什麼?”

他和女孩子交往,通常都是對方在說話,他則很少開口,因此他的戀情都不會維持很久。

“不是我想!”她為之氣結,懷疑他是明知故問。“而是你如果喜歡一個人,就應該會想要了解她的一切,然後走進彼此時世界才對呀!”

“我喜歡你,但並不想了解你;他突然露出嚴肅冶酷的表情。“佳琪,有件事我必須先跟你聲明,我討厭麻煩的交往。”

林佳琪微張著唇,吃驚得說不出話。

“可是……你……不是說喜歡我嗎?”她結巴地問道,

“對!我是說喜歡你,但這並不代表我一定屬於你,這樣說你明白嗎?”

林佳琪自驚愕中慢慢回覆平靜。她深吸口氣,努力抑制著自己心中那股難以形容的怒氣。

“你意思是說一一你還有其他的女人?”

“沒錯。”他坦然地點頭。“我有很多不固定的女朋友,但交往都不深入,只要彼此快樂就行了。”

“你對每個和你變往的女人都說過這種話嗎?”

她還以為自己找到好對象了,沒想到竟是遊戲人間的花花大少!

“當然,喜歡我的人太多了,如果我只和一個交往,那豈不是會傷到其他的女人?”他抽了一口煙,認真地說:“我並不想傷到任何人,所以只要能接受我這種遊戲方式的戀愛條件,那我就會和她交往。”

林佳琪忽然想起他以前說過的一句話一一

愛是不能勉強的,但他可以同時和許多女人交往,這樣誰也不會傷到誰、不是嗎?

當是她只當他是在開玩笑,平不在意。想不到他是說真的,他的確是個腳踏數條船的大情聖!

不過仔細想想,像他這麼帥又溫柔的單身貴族,本來就是每個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情人,會有很多女友也是理所當然的,她根本不需要到驚訝和生氣的。

範志傑吸完一根菸,收起了嚴肅的臉孔,恢復平常的笑容可掬。

“假如你下能接受,那我們就到此為至。”他頓了下,又補充一句:“其實做朋友也不錯。”

不論是做朋友或是女朋友,對範志傑而言都是一樣的,只是他本身沒事覺罷了!

“誰說我不能接受!”林佳琪眼神堅定,瞬都不瞬地凝視著他,一字字清晰地說:“我、願、意!”

她經過一番深慮,終於作下這樣的決定,因為,她不想放棄這沒有魅力的男人。

坐在書桌前,瞪著滿桌的顏料和空白稿紙,高路路根本無心於她的創作,只是呆呆地坐著發愣。

當他妹妹比當地女朋友還幸福……

鐵算盤這句話到底意謂著什麼?是要她安於現狀,別向傑哥哥表達她的心意,否則連妹妹也做下成了,是這個意思嗎?

想到這,屋外傳來範志傑汽車的喇叭聲,她下意識地看了下手錶。

快九點了!他和佳琪玩到現在才回來,想必是很喜歡扣佳琪在一起了,她猜想。

心中泛起陣陣醋意,她隨手在白稿紙上亂塗鴉。而後她聽到門開了、又關了,範志傑的腳步聲走進客廳、上了樓梯,然後在她的房門口停住。

高路路直盯著門,一顆心緊張的就快跳出胸口了,她不明白範志傑為何會站在她房們門口。是有事嗎?

“叩、叩、叩……’

“路路,我是傑哥哥,你可以開門嗎?我有事想問你。”

敲門聲和範志傑低沉的噪音幾乎同時響起,高路路著實嚇了一跳,沒有多加考慮便應聲跑去開門。

範志傑第一次正式踏進高路路的房間,看著她隨意堆放的漫畫書,遍散各地的失敗原稿,以及那瓶瓶罐罐的水彩顏料,他竟發現自己在這個房間找不到立足之地!

“啊!抱歉,我的房間太亂了。”高路路也察覺到這點,連忙七手八腳地整理出一個位置,她滿臉羞紅的說:“對不起,我沒有椅子,所以只能……”她不好意思地指指地板。

“沒關係,坐地板反而比較自在。”他笑著坐下,一點也不介意。

見他下介意,高路路也鬆了口氣。她隨意坐下,並不在意自己屁股下是否壓著垃圾,因為她一向都是如此。

“傑哥哥,你找我有什麼事?”

範志傑不知該如何開口,他想子一下,決定還是直截了當地問她。

“路路,我聽佳琪說,那個叫楊撤的有心想與你複合,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他正色、小心地問。

佳琪真多嘴!幹嘛連這種小事都向傑哥哥報告,真討厭!她在心中咒罵著;

高路路輕輕蹙起眉頭,猶豫自己是該說真心話還是什麼部不要說的好。

“路略?”見她不語,他有些急躁地猜測善一一難道你想答應他?

高路路望著他,不瞭解他何以如此緊張,難道是……

不由得心中泛起一絲期待,她小心翼翼地探間道:

“傑哥哥,這件事和你好像並無牽連,你問這些仿什麼?”

“怎會和我無牽尊呢?”他不悅地在眉間打個結。“當你父親拜託我要好好照顧你峙,我就視你如妹妹,所以我有責任保護你,罵你處理一些事:這樣你懂嗎?”

期待轉變為失望,她臉色消沉地又問:

“如果你不把我當妹妹看待,那你還會想為我處理這些事嗎?”

範志傑榣頭,想都不想就回道:“不會。”

他一向討厭這種麻煩事,除非是對方先開口要求他幫忙,否則他是不會去管別人的閒事的,一語驚醒夢中人,高路路總算明白鐵俊男的話了。

至少當他的妹妹,她還會得到他的開心:若想當他的女朋友,那她就什麼都沒有。因為她配不上他啊!

想通了之後,高路路的心情一落千丈,十分不快。

“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

“路略,你生氣了?”他小心地看著她。心中則納悶她為何突然生氣,莫非他說錯話?

“沒有。”她站起來,走到書桌前亂翻,因為她不想讓他看見自己難看的臉。

“還說沒有,我都已經聞到火藥味了。”他嘆口氣又問:“你是不是認為我太多管閒事,所以不開心?”

“不是。”她只是氣自己為何要把自己吃得這麼胖、弄得這麼槽,害自己連夢想成為他女朋友的希望都沒有!

“不管是不是都沒關係,你只要明白我是真心關心你就行了。”他語重心長,發自內心地說道。

“我知道。”高路路心中感動萬分,她緩緩地轉過身,滿含歉意地低著頭。“對不起,傑哥哥,我不該亂髮脾氣的。”

“沒關係。”他溫柔笑著。“可以告訴我你生氣的原因嗎?”

“沒什麼;地敲敲自己的小腦袋,俏皮地吐吐舌頭,笑道:“只是這裡突然有點‘秀逗’在發神經而已。

看著高路路可愛的模樣,範志傑的笑意更深了。

“路路,你還沒告訴我,對於楊撤的事,你作何打算?”

高路路愣了下,低巔玩著蘸水筆,絀聲細語地間:

“那你認為我該怎麼做?”

網我覺得他並不適合你;簡單的一句話,表明他持的是反對票。

“為什麼?”高路路好奇地問。

奇怪?傑哥哥對楊撤似乎無好感,為什麼呢?

“我怕他重蹈覆轍,再傷你一次。”他坦然地說出他內心的顧忌。

原來她和楊饊的事,傑哥哥全都曉得了……

“是佳琪告訴你的嗎?”血色漸漸從她紅潤的臉蛋褪去。

範志傑猶豫一下,終於還是點頭了。

“果然是她,真是大嘴婆!”高路路忍下住罵了一句。她最討厭別人把她的事當飯後閒聊的話題!

不知這佳琪到底跟傑哥哥說了多少她糗事,明天她非找她問個清楚不可!

“路路,你別生佳琪的氣,她也是一番好意。”見她蒼白的膚色有些怒意,他急忙替林佳琪說好話,歸卻得了反效果,使高路路更加生氣了。

“這算什麼好意?把我的瘡疤到處揭給別人看,她是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嗎?”躁怒使她歇斯底里。

“路路,你不該這樣說的!我和佳琪是真的很關心你;範志傑輕蹙眉梢,十分懊惱自己太操之過急,競又碰觸到高路路那顆曾經受過傷害的弱小心靈。

“你當然會為她說話,因為她是你女朋友嘛!”她暴躁地低嚷,嫉妒之火溶得她口不擇言。“我實在好後悔認識你們兩個!我討厭你們!”

“路路!”範志傑歷聲喊她,聲音裡有股不可忽視的風暴氣息。“你不覺得你愈說愈過分嗎?”

“我過分?”高路略惱怒地冒著他。“那你們暱?一個把我的事當笑話,一個則等著看熱鬧,這又算什麼?”

高路路的話像把扇子,把範志傑心頭的火愈煽愈大。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從今以後,我絕對不會再過問你的事,免得被你認為我是個等著看熱鬧的無聊之人!”他忿忿起身,寒眼盯著她。

高路路在他那充滿怒火的眼中,看見了一絲近乎受傷的悲痛。瞬間,她好後悔自己剛才所說的那些話。

“傑哥哥,我一一’她試著想挽回自己的錯誤,無奈範志傑卻不給她道歉的機會。

“什麼都不必說了。既然你後悔認識我,那就當我們從沒相識過好了。”他冷冷說完,然後轉身離去。

他很少如此忿怒到說重話的程度,尤其是對女人。可是高路路那幾句話,就像把銳利的刀割得她心傷又心寒!

深受打擊的高路路,腦子裡一片空白,她想叫住他,但喉嚨喊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的目送他離去。直到門閡上的剎那,兩行淚水才忍不住地奪眶而出,沿著臉頰滾滾而落。

完了!一切都完了!她連他的妹妹也做不成了……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