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高路路不肯下車進館子用餐的堅持下,範志傑只好買了一大堆吃的東西,帶她到公寓附近的一座小公園。

公園裡,老人三二五五地聚也一起話家常,小孩則一旁嘻嘻哈哈地盪鞦韆;球場上,幾個年輕人盡情地奔馳,他們正享受著屬於他們的青春。

範志傑和高路路坐在看臺上,他們吃著東西,看著眼前這一片祥和寧靜的畫面。

微風輕吻過他們的臉頰,吹亂一頭烏絲,也吹走近日來的愁緒。

“路路,你怎麼吃這麼少?”範志傑不放心地開口問道。

高路路朝他笑笑。“最近沒什麼食慾,吃東西部只吃一點,大概胃就縮小了;

“你這樣下行,會愈來愈瘦的。”他皺眉道。

“這樣我就減肥成功了,很好哇!”她笑道。

她想,如果能恢復以前的身材那更好!

“為什麼要減肥?我覺得你胖胖的很可愛呀!”他不瞭解女孩子為何要這樣虐待自己,難道餓肚子不難受?

“可是男孩子總是喜歡像佳琪那樣瘦瘦的女孩子,不是嗎?”她苦澀地一笑,暗歎自己只能當池可愛的眫小妹。

範志傑敏感地想起一些問題。

“我聽鐵算盤說你有個暗戀的人,是真的嗎?”

高路路聞言,滿臉羞紅。

鐵算盤不是答應她要保密嗎?怎麼會說給傑哥哥知道?天啊!他該不會也把她的心意告訴傑哥哥了吧?所以傑哥哥才會來擦地,看著她緋紅的雙頰、含著的嬌眸,範志傑心中頗不是滋味。

“你喜歡的人是誰?能告訴我嗎?”

高路路鬆了一口氣。幸好鐵算盤這傢伙還算有點義氣,並沒洩密,否則她非拿針縫了他的大嘴巴不可!

“我只是暗戀而已,說了也沒用。”

“你不肯告訴我?”沒關係,那他用猜的。“是楊撤對不對?”

地愣了下,輜笑了起來。

“怎麼可能?如果是他,當初我早就答應和他破鏡重圓了,哪需要等到現在才暗戀他!

“不是他,那到底是誰?”他不死心地追問:“難到你真的你肯告訴我?”

“既然是暗戀,當然不能告訴別人。”

“可是你卻告訴了鐵算盤那傢伙。”他語氣酸溜溜的,像得不到糖吃的小朋友似的。

“那是因為……”她下好意思地吸口飲料,猶豫了一下才又說道:“誤入了‘賊店”,被他給套出來的,否則我才不會告訴他哩!”

“原來是這樣。”他了解地點點頭,隨即長嘆一聲。“唉!我以為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好兄妹,沒想到你對我還是有所保留,是我這個哥哥做得太失敗了嗎?”範志傑垂著頭連嘆敷聲,一副“我好傷心”的樣子。

高路路覺得心口上又被劃了一刀,好痛、好痛……

兄妹!?她是叫他傑哥哥沒錯,但可從沒將他富哥哥般看待。不過……這些全是她心中的秘密,一個永遠都不能讓他知道的秘密。

她搖搖頭,甩掉滿廣子的胡思亂想,然後甜甜笑道:

“就算你知這了,又能如何?”

“我可以幫你調查他的家世背景、交友情形,以及人格,品德。”他頓了頓,又說:“如果他是個不錯的有為青年,那我不會反對你們交往:但如果他是個大壞蛋,那你就要馬上死心。”

“其實我早就已經死心了。”她苦澀地一笑。

當範志傑聽到她這句話,他內心狂喜不已,可是看她笑得那麼悲悽,心裡又很難受。照理說,當哥哥的應該幫助昧妹,可是這麼早就要把她交給其他的男人保護,他實在很捨不得……

範志傑此刻的心情就如同父親嫁女兒般的難以取捨。經過一番掙扎,他終於決定幫助高路路,因為,他不想再看見她為情所困的愁眉樣。

“為什麼要死心?難道你不再喜歡那個人了?”最好是如此,那他才最開心。

“他是個很棒的人,我真的很喜歡他。只是……”她猶豫一下,幽幽地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還是她的好朋友……所以她什麼都不能做。

“那又怎樣?把他搶過來不就得了!”這麼簡單的事,有什麼好煩惱的?

“怎麼你和鐵算盤說的話都一樣?”

“當然一樣!我們是奸朋友、好兄弟嘛!”他自傲地笑道。

“說的也是。”她同薏地點點暈。“可是這種事我做不來。”

“為什麼?這種事很簡單呀!你只要常出現在他身邊,多和他說些話,等他對你印象深刻時,你就可以採取猛烈攻勢,把他的人給攻下來,到時他就是你的了。”他臉不紅、氣不喘地緩緩說道。

把他的人給攻下辨?這是指……高路路滿臉通紅地睜大眼。

天啊\哥哥怎麼教她去做這種事?太不要臉了!

“聽你的口氣,好像你曾遇過很多這種事?”她忍住氣,淡淡地問道。

“是很多。”他並不否認,還笑著加上一句。“有些女人第一天就急著獻身,所以你用不著害怕。”

高路路倒抽口氣,眯眯眼已經睜到最大了。

“那你……有沒有把她們……”她不好意思說出她想問的事。

不過範志傑一聽便知曉,他大而化之地說道:“自動送上門的,焉有推辭之理?更何況對方是女孩子,會這樣做一定是鼓足了勇氣,如果拒絕她們豈不是太無情、太傷她們的心?”

高路路驚愕不巳,再也說下出話。

想不到她喜歡的人竟然是這種可怕的危險人物!

見她臉色很難看,範志傑以為她沒信心,於是他打氣地拍拍她的背。

“放心,有我在,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不行,我不能那麼做!我做不來的!”她害怕地猛搖頭,突然發現自己對範志傑的瞭解實在是太少了。

“還沒做就打退堂鼓,太沒骨氣了!”她的膽怯令他不悅。

“可是,他的女朋友是我的好朋友啊!朋友夫不可搶呀!”她急急解釋,希望他趕快打消這個可怕的陰謀。

“情場如戰場,哪有什麼好朋友可言自己開心最重要。”他冷酷地板起臉說。

天啊!這個人真的是平常那個溫柔的傑哥哥嗎?怎麼說出來的話都這麼無情無義?她暗忖。

“不行啦!我朋友美麗動倩、身材又好,我倒像個紅豆大面包,哪比得上她?”她覺得好累。唉!牽想到範志傑比鐵算盤還難纏!

“胡說!只要是女人,都是漂亮的!”他一直都是這麼認為。

高路路愣愣地看了他一眼,然後黯然說道

“別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不漂亮、又胖、又矮的,就像只醜小鴨,走到哪都惹人厭。”

“我的天啊!你居然有這種想法,太可怕了!”他輕捧著她的雙頰,認真地看著她那紅得可愛的臉蛋。“你知道嗎?女人是上帝創造萬物時最得意的作品,它讓你們擁有美麗的髮絲、圓潤的身體、溫柔的聲音、柔嫩的肌膚、多愁善感的心,怎麼看就怎麼漂亮

“哦一一是嗎?可是……我一一真的很醜!”他炯炯有神的眼直直地看著高路路,害得她腦子運作太快,不僅無法思考,連話都說不好了。

“誰說的?”範志傑兩道劍眉糾成一團。他放開她,指著在球場上的一個小女孩。“你瞧瞧她,和你並沒兩樣,同樣有兩隻眼睛、兩個耳朵、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只是你們的穿著和本身特有的氣質不同,所以才會給人不同的感覺,否則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就沒有多大的差別,哪來的特色呢?”

這是實話嗎?美女怎會跟醜女一樣呢?

高路路的自卑感已經根深柢固,而且範志傑的話根本對她起不了作用。她雙手托腮,沮喪地長嘆一聲一一

“唉!別說了,愈說愈傷心,反正我絕對不會去搶我朋友的男朋友。”

『所不欲,勿施於人。她從前也是個被害者,所以她絕不要做第三者,她不想讓林佳琪也有如此悲慘的遭遇。

她愈消極,範志傑就愈想說服她。

“你會這樣說,是因為你對自己缺乏自信!”

“缺乏自信?”

“沒錯!”他興奮地點點頭。“就因為你缺乏自信,所以事情還沒去做你就已經認輸了,你對自己根本沒信心!”

高路路覺得自己被人看透了,開始有些心慌。

“傑哥哥,我們別再談這些了,回家好不好?”她緊張地站起來,一副待逃的樣子。

“你看你,又想逃避了!這樣怎能在社會上跟人家立足?”他也站起來,低頭俯視她。“哪!從現在開始,要有自信,臉上要有笑容,這樣才會人見人愛。”

高路應輕扯嘴角,不以為然地說道。

“自信是美女的專利品,像我這種其貌不揚的醜女,無論怎麼笑,都不會有人喜歡的。”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啊!這丫頭簡直無藥可救!他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改變她消極失志的態度?

“這麼說,只要你變成美女,你就會對自己有自信?”

“厚……大概吧!”如果能像從前那樣可愛,她就不用低著頭走路了。

範志傑皺眉想了一下,困即豁然開朗地咧嘴大笑。

“好!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會把你變成一位大美女!”

“傑哥哥,你饒了我好不好?別再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事來整我了,我快受不了了!”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快哭出來了。

“放心,我不會害你的。”像是找到好玩的遊戲,範志傑高興地笑個不停。“明天放學後,你直接到雅筑來找我,我帶你去見一些人。”

“見……見什麼人?”他童稚般的笑顏令高路路略感不安。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他把吃剩的東西和垃圾收拾乾淨,然後走下看臺。“天色已晚,我們該回去了。”

“嗯。”高路路忐忑不安地跟在範志傑的身後。

她心想,到底傑哥哥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一下子要她搶好友的男朋友,一下子又說要把地變成美女,現在又說要帶她去見一些人,她都快被他搞糊塗了!

不過……經過今天的談話,她竟發現傑哥哥並非她想像中那種專情如一的好男人,而是個來者不拒、到處留情的危險人物!

這樣的男人,她還能繼續喜歡他嗎?

高路路靜靜地凝望著範志傑欣長的身材、寬而結實的背部,她腦海一片迷惑、心臟一陣亂跳。

為什麼即使穿著一般的白T恤、普通的牛仔褲,他看起來依然那麼帥、那麼迷人?

為什麼她明明知道他是個危險人物,卻還是會瞼紅心就呢?高路路心不在焉地想著。

範志傑忽然停下腳步,回頭朝她溫柔地笑道

“路路,我忘了告訴你,醜小鵬最後不是變成美麗的天鵝嗎?所以你也會有這一天的。”

他的聲音像道無形的暖流,流過了高路路的心扉。

看著他那張被夕陽染紅的笑顏,她突然恍然大悟。無論範志傑是哪種人,她還是會無止盡地愛他,而目無怨無尤……

高路路聽從範志傑的話,一下課便到雅筑去找他,結果碰巧他正在會客室接洽客人,所以公司的人只好帶她到設計室去等。

設計室裡只有謝家鴻一人。老實說,自從上次看見他和何心雅吵架的激烈場面後,她就挺怕他的。

“謝大哥,你好。”她站在門口,小心翼翼地打著招呼。

“喔,是你呀!”謝家鴻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即又埋首於工作。“我對面是熊的位子,你可以坐在那裡;旁邊有個小冰箱,要喝什麼自己拿。我很忙,沒空招呼你。”

“好,我知道了。”

高路路走到小冰箱旁邊,開門取出兩瓶可樂,拿了一瓶放在謝家鴻的桌上。“謝大哥,你要喝可樂嗎?”

“不要。”謝家鴻毫不客氣地拒絕對於女人,他向來沒有好臉色。

高路路不敢再吭聲,畢竟,她可沒有像何心雅那麼有勇氣敢找他吵架!

於是,她靜靜地拉開可樂的拉環,默默地吸著吸管,一雙眼偷偷地環伺這小小的設計室。牆壁上的佈告欄釘著一大堆雜七雜八的字條,旁邊則是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進度表,桌上放的全是整理好的訂單和一些卷好的設計圖。看樣子,這家雅筑的生意是好得不得了。

雖是如此,那傑哥哥應該賺了很多錢,為什麼卻還要住在那間破公寓裡,而不自己買間房子呢?高路路困惑地低頭思索。

這時謝家鴻已完成手中的工作,抬頭正看著她。

“怎麼?有問題?”他突然出聲問道。

“啊……沒什麼!”她嚇了一跳,慌張地坐正身子,小心地看著他。“我只是在想,傑哥哥為什麼不買間房子,以他現在的能力,要在臺北市買間透天別墅應該也不成問題。”

“那是因為他不想惹麻煩。”

“說的也是。買房子要先到處看房子,看到喜歡的又要顧慮用錢,而中間還要經過許多道法律程序才能交屋,的確很麻煩。”可是麻煩只是一下子,而房子可以住永久的、有個屬於自己的棲身之處不是比較有安全感嗎?她想。

“我說的麻煩不是這種麻煩。”謝家鴻將設計圖捲起來放在一邊。“熊那傢伙的女朋友多得一場糊塗,要是買了房子,還有哪個女人會和他分手?抱孩子來逼婚的就一大羅筐了。”

“有……有這麼糟?”高路路吃驚地吞口口水。傑哥哥到底交過多少女人?聽謝大哥的說辭,好像多到無以計數的地步似的。

“當然有!所以與其自己買房子,倒不如再去租鬼婆婆的房子,至少還可以嚇退不少的拜金女郎。”

“鬼婆婆?!”他是指她那已去世的外婆嗎?

“就是熊現在住的公寓的房東。大學時,我和熊、鐵算盤都住在那,當時我們都叫她

高路路聽得目瞪口呆,不知該說什麼好。

在她的印象中,外婆是有點頑固,但對她一直很好,是個很慈祥的好外婆,因此她實在無法把記憶中的外婆和他口中說的鬼婆婆聯想在一起。

“沒想到一向那麼健康的鬼婆婆竟然去世了!當我們要到這消息時,大家真的很難過。雖然她時常對我們提出無理的要求,還喜歡指使我們做事情,可是我們真的很喜歡她,因為她是真的很關心我們。”

高路路替外婆感到欣慰,同時也覺得她好偉大,能讓這麼多人永遠記得她、想著她。

謝家鴻突然嘆了口氣。“當知道鬼婆婆去世時,最難過的人應該是熊了。他和鬼婆婆的感情真的很好,鬼婆婆當時還把她孫女兒介紹給他呢?只可惜她的孫女太小了,熊那傢伙再怎麼有交無類,也不可能去交個國中女生,那太沒道德了!”

聽到這,高路路的瞼都紅透了。

想不到當時外婆請傑哥哥來當她的家庭教師是別有用意啊!早知道現在會愛他愛得這麼死心場地,當初她實在不該輕言放棄他,那麼她的命運就會完全不同了,她心想。

“謝大哥,你說你和鐵算盤都曾住在我外婆的公寓,怎麼那個暑假我都沒見過你們?”高路路不解地問道。像他們這麼出色的男人,只要見過一次,就應該會使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那雙美麗的藍眼睛,以及鐵算盤那死要錢的個性,時間再久她也不可能會忘得一乾二淨。

“哦!因為那個暑假鐵算盤忙著到處打工,我則參加社團活動、登山會啦!所以你才沒見到我們兩個。”他說完以後,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你也是鬼婆婆的房客?不可能啊!我記得那裡住的全是男孩子。”當時他就是看上這點才搬進去的,因為他一向厭惡有女人出入的地方。

說了老半天,結果他竟然還不知道她是誰

“我不是鬼婆婆的房客,我是她的外孫女。”

謝家鴻恍然大悟。“原來你就是鬼婆婆的外孫女呀!難怪熊那傢伙那麼照顧你,甚至連你上下學都要親自接送。”

高路路臉又紅了。“其實我也跟他說過不用接送我,可是……”

“我知道,熊那傢伙一向是以女性至上,而且他又把你當親妹妹,當然會不放心你。”他笑道。

經過一番交談,高路路已經不再對謝家鴻存有恐懼感;而原本視女人為草芥的謝家鴻,也能把高路路當成妹妹看待,兩人有說有笑,直到範志傑走進來。

範志傑盯著謝家鴻看,有些吃驚地說

“嘿!獅子,你今天有沒有吃錯藥?坐在我位子上的是路路,不是心雅哦!”

“我當然知道。”謝家鴻困惑地皺眉。“你幹嘛跟我這樣說?我眼睛又沒瞎。”

“只是很難得見到你對心雅以外的女人有好臉色,所以怕你一時搞糊塗,認錯了對象。”範志傑笑著解釋。

“小雅是我的女人,我怎麼可能會認錯?”謝家鴻一臉的自信。

“是呀!心雅那麼漂亮、我那麼醜,謝大哥不可能會認錯的。”高路路也笑道。她心裡可十分羨慕何心雅擁有此深愛著她的未婚夫。

“路路,你又來了!”範志傑不高興地瞪著她。“我說過,你不醜,只是缺乏自信而已。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獅子。”

謝家鴻高傲地看了她一眼。“如果你醜,那我剛剛就不會跟你說那麼多話了。”

“聽到了沒?”範志傑走到她面前,正色地警告她。“如果以後讓我聽到你再說自己丑,小心我打你的小屁股!”

“你要打誰的小屁股啊?”一位高挑的美女優雅地站在門口,眼神嫵媚地飄向範志傑。

高路路憂憂地看著這位成熟的美女。心想,俊男美女果然是物以類聚,傑哥哥周圍的人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是搶眼人物。

“詩逸!?”範志傑不悅地皺起眉。“你怎麼來了?我不是叫你別來公司找我嗎?”

平時她愛什麼時候找他都無所謂,只有在上班時候,他嚴禁她來公司找他。不只是她,只要是女人都不行,因為,這是他和獅子間的協定。

“你還說!這陣子你跑哪去了,都找不到你的人,害得人家最近好無聊哦!”王詩逸風情萬種地翹起櫻桃小口,嬌嗔地柔聲道。

“抱歉,我最近很忙,所以沒有空找你。”範志傑偷瞄謝家鴻一眼,發現他的臉色愈來愈難看。再不把王詩逸打發走,恐怕他就要破口大罵了。“詩逸,你先回去、過陣子我會去找你。”

“過陣子?你每次都這麼說,結果每次都沒來。”王詩逸有些生氣地走過去勾住他的手,一臉任性地說:“不管!反正你今天非陪我不可!”

“不行,今天我有事,改天好嗎?”範志傑突然感到很不耐煩。從前他覺得女人是世上最溫馴可愛的小綿羊,而現在他倒覺得她們就如同獅子所說的,麻煩至極!

“你有事?你會有什麼事?還不是忙著去追女孩子!”王詩逸氣得把勾在他身上的手收回,然後她看向坐在辦公桌前的高路路,結果兩人的眼光正巧對上了。

“啊……你好。”高路路慌張地朝她微笑示好。

王詩逸先是愣了下,接著恍然大悟地提高聲調說

“哦!原來這回換口味啦!難怪你沒時間來找我。”

“詩逸,你別在那瞎猜,路路是我妹妹。”

“妹妹!?”王詩逸冷哼一聲。“妹妹分好多種,她是屬於哪一種?可別跟我說她和你是出自同一個孃胎,這我可不信!你們長得一點也不像嘛!”

“熊,你再不杷這垃圾丟出去,那我可要代勞了。”一直默不吭聲的謝家鴻終於放出警告,他已經快忍無可忍了。

可惡!竟敢罵她是垃圾!主詩逸忿忿地想找謝家鴻理論,但卻被他懾人的眼光給嚇得連退幾步,於是她只好把怨氣出到一旁的範志傑身上。

“範志傑,我們完蛋了!像你這種三心二意的花心大少,我再也受不了了!以後我再也不會理你了,再見!”

王詩逸狠狠地瞪了他們三人一眼,粗魯地推開門走了。

室內終於恢復安靜。範志傑如釋重負地鬆口氣,謝家鴻的臉色依然很難看,而高路路則憂心忡忡地望著門口。

“傑哥哥,你不追上去跟她解釋清楚嗎?”

範志傑無所謂地搖著頭。“用不著多此一舉,反正這種事常發生,我已經習慣了。”

“是嗎?”高路路頗為訝異。她還以為一向只有他甩別人的分呢!

“熊呀!不是我愛說你,只是你都快三十歲了,難道還不想找個好女孩定下來嗎?”謝家鴻真心勸道。

“就像你和心雅一樣?”範志傑搖頭笑道:“我的女朋友一大堆,只可惜無一個能讓我真心地放下一切,為她安定下來。”

交了那麼多女朋友,卻沒有一個能讓他真心地放下一切,傑哥哥未免也太自負、太狂傲了!她心想。

“既然這樣,為什麼這要交那麼多女朋友?”高路路替那些不知何的女人打抱不平,好歹她也是個女的

“沒辦法,因為我不忍心拒絕他們。”瞧他說得多偉大。

“有什麼好不忍心?對於那些不知廉恥的女人,你根本用不著對她們太好!”謝家鴻討厭女人的本性又漸漸流露無遺。

“話不能這麼說,女孩子的心比男孩子還要多愁善感,她們承受不了太大的打擊,所以應該對她們好些才對。”範志傑一向主張憐香借玉的。

“謬論!”

“獅子,你的思想太偏激了!其實天下的女人都和心雅一樣善良、可愛,只要你多聽、多看、多交,再加以融會貫通,保證你馬上了解她們的迷人之處在哪裡。”

“你就是這樣,光會了解女人的好,所以大家才會叫你花心孔子。”謝家鴻責備似的丟給他一個大白眼,接著一臉認真地沉聲道:“我和你不同,這輩子我只要了解小雅一個女人就夠了,其他的女人,我連看都不屑!”

“說的好!用情專一的男人才是真正男子漢!”

高路路最欣賞這種人了,謝家鴻這番話真的說到她心坎裡,她因一時太興奮、太激動,竟忘形地拍桌叫好,把當場兩位男土給嚇住!

頭一個回覆正常的是謝家鴻,他得意地揚著眉,像獻寶般的對範志傑大笑道

“聽到沒?女孩子還是比較喜歡用情專一的男人,你這花心孔子再不收斂點,恐怕真的會找不到老婆了。”

範志傑想故作不在意地笑笑,卻笑不出來。高路路的話令他感到心情十分沉重.甚至開始擔心她對他的印象是好還是壞。

“傑哥哥……你在生氣嗎?”高路路不知何時已來到他面前,正用一雙無辜的眼望著他。“其實我剛才說的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並不是在罵你不是男子漢。”她為了博得他的信賴,還加重了語氣,強調地說道:“真的!我真的不是在罵你哦!”

但她的強調,在範志傑的耳裡聽來卻是刺耳難受。

怪了!從前他不管別人如何笑他、說他,他都能處之泰然,笑著反諷回去,而今天高路路只不過說了幾句無心之話,怎麼他卻如此耿耿於懷、悶悶不樂?

莫非他本來就是個心胸狹小的男人?只是從前他不自覺罷了!可能嗎?範志傑煩躁地搖搖頭,他不喜歡這種麻煩的感覺,也懶得再傷腦力。他看了手錶一眼,為自己找了一件該做的事。

“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帶你去見見她們了。”他面無表情地看向謝家鴻。“獅子,這裡就交給你了。”

“嗯,知道了。”謝家鴻點點頭,心裡則納悶著範志傑在生什麼氣。

把東西收拾好,瑣事交代清楚後,範志傑便拉著高路路離開。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