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在電梯裡,範志傑依然沒有一絲笑意;高路路不安地看著他,想找些話題來緩和一下彼此尷尬的氣氛。

“傑哥哥,你說的她們是誰?”她小心、好奇地問道。

範志傑並不想告訴她,但嘴巴卻不受大腦控制般,有些睹氣地冷冷說道

“我以前的那群女朋友。”

聽見他的回答,高路路心痛如絞。

“為廾麼要帶我去見她們呢?”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你不是想變漂亮嗎?她們有些在當美容師、營養調理師,還有什麼瘦身師,我相她們對你應該多多少少有些幫助。”範志傑沒注意到她蒼白如紙的臉色,因為此刻他的心情糟透了

原來昨天他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打算把她變漂亮!可是……由他以前的女朋友來執行這個任務,對她而言,豈不是太殘酷了?

高路路默然半晌,幽幽地說道:

“傑哥哥,我……可不可以……不要去?”

“不行!”範志傑想都不想地就一口拒絕了她。“我已經跟人家約好了,如果現在才取消,豈不是太失禮了?”

高路路暗歎口氣,十分後悔她昨天所說的每句話。

電梯終於抵達地下停車場。看著緩緩打開的門,高路路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她鼓起勇氣,踏出艱難的一步,準備面對更殘酷的一切……

範志傑帶著高路路來到一間舞蹈學苑。他們到了舞蹈教室,裡面有六個女人正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地上則放著許多零食和飲料,像是在開同樂會般的熱鬧。

這樣的情形出乎高路路的預料,她本來以為範志傑是打算帶她一個個地拜訪,沒想到竟是約在同一個地點。難道他不怕她們會爭風吃醋、大打出手?或是聯合起來對付他嗎?

不過,人家不是常說: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嗎?怎麼這群女人看起來好像好姊妹

一樣,一點敵視的氣氛都沒有呢?

高路路困惑極了,原本不安的心也漸漸平定下來。

“啊!熊來了!”

如果一人出聲,六個女人蜂擁而上,把範志傑給團團圍住。

站在門口不敢進去的高路路,以為這下可慘了,要被修理了!她擔心地上前想替他說好話,結果聽見的全是一陣寒暄問暖,什麼好想你、好愛你、你瘦了之類的情話,這時她才明白自己是替他白操心了。

看著眾星拱月的這一幕,高路路真的感到十分納悶。這群女人是從古代來的嗎?否則怎能忍受和別人共事一男?不過,傑哥哥也挺厲害,竟能讓他的女朋友們和樂融融地相處在一起,真是不簡單!

“熊,這位小妹就是路路嗎?”一位笑容甜甜的女孩指著高路路問道。

“是的。”範志傑笑著將高路路拉到她們的面前,一一為她們簡單介紹。

¢紹完之後,那群女人便笑鬧地把高路路帶到舞蹈教室的中央坐下,然後她們則圍著她坐成一圈,十二隻眼睛全集中在她身上,害她渾身不自在極了,覺得自己正被她捫用圍爐,隨時有血光之災的可能。

高路跆求救地望書範志傑!他只是對她笑笑,暗示她不要太緊張,然發展雙手插在口袋,悠閒地倚著鏡子牆,一副沒我事的悠閒神情。

看他那樣,高路路也只能坐在那裡傻笑,任憑她們打量她。接著,她感覺背後有人在拉她的頭髮,她嚇了一跳,想回頭卻又不敢動。

“嗯,髮質還不錯,只可惜髮尾有些分叉了,應該修剪一段起來。”背後傳來了劉美裕的聲音。

高路路記得剛才範志傑介紹過,她是個美髮師,有一頭服貼的俏麗短髮,眼睛很大,嘴唇有些厚,個子有些嬌小,但給人的感覺卻是非常有個性。

“你有在保養嗎?”一雙玉手忽然衝向高路路的臉頰,她受驚地望著眼前這張美麗無暇、脂粉不施的臉。原來是方才範志傑介紹的陳依依,她是位美容師、難怪皮膚這麼好。

“沒有。”畫漫畫都來不及了,哪還有美國時間弄那些瓶瓶罐罐的,她又不是吃飽閒淹沒事做。

“沒有!?”陳依依的表情吃驚又誇張。“怎麼可以沒有呢?一個女孩子最重要的是面子問題,只要皮膚漂亮,人就會有光采。你的皮膚這不算太糟,只是角質屬太厚了,又缺乏水分,所以看起來才黑黑乾乾的。”

“那要怎麼辦?”高路路問。愛美是女人的天性,陳依依的話題已經引起她的興趣了。

“其實很簡題,只要你照著我的話去做,保證沒多久你的皮膚就像嬰兒般的細緻。”說完,陳依依便從手提箱裡拿出一大堆保養品,一一為高路路說明用法和效果。

高路路在聽的同時,其他的人也不甘示弱地加入。她們不是弄她的頭髮,就是摸她的臉、抓她的手芭的,好像她是個大洋娃娃,任憑她們又摸又抓的。

“你的體質容易發胖,以後吃東西要節制,最好少吃高熱量的食物,像是豬肉、油炸物……”現在說話的是李宜美,她在一間瘦身中心擔任營養師,長相平凡,戴著一副鑲金邊的長形眼鏡,一身的深紫套裝,讓她看起來就像位精練的高級主管。

“哇!你的脂肪滿厚的,一定很少在運動,乾脆你明天開始來上有氧舞蹈,這樣可以減少很多熱量,瘦得也比較快。”接著說話的,是方才那位笑容甜甜的女孩,她正是這家舞蹈學苑的負責人,也是這裡的舞蹈指導老師,名叫張夢涓。

“你現在的皮膚還不適合化妝,不過上點淡妝應該沒關係。”化妝師莊靜瑩淡淡地說道。

“路路,以你現在的身材,最好穿比較深色的,這樣可以讓你看起來比高挑、修長。等你瘦身成功後,就可以穿比較亮麗搶眼的服飾,到時我也可以幫你設計幾套合適的禮服。”

“路路,我覺得短頭髮較適合你,不知你敢不敢嘗試?”

“啊!……讓我考慮看看。”

“路路,如果你想做臉,最好提早一天通知我,否則會沒位子。”

“好,我會預先打電話告訴你。”

“路路,明天晚上七點有一班有氧舞蹈要開課,到時我會幫你留個名額。”

“謝謝,那我明天晚上七點會準時到。”

“路路……”眾人左一句、右一句地問。

高路路又要聽這個人說話,又要回答那個人問題,簡直忙得不亦樂乎!

不知不覺,一群女人開始聊起天了,她們談服裝、髮型、鞋子、名牌用品、保養品……等等,幾乎已經忘了範志傑的存在。

先前高路路還以為面對範志傑的女朋友是件很殘酷、很痛苦的事,但萬萬沒想到她們會一見如故、相談甚歡,她已經好久沒這樣和女性朋友淡天了

站在一旁的範志傑雖沒加入她們的婦女會,但他溫柔的眼眸始終跟隨在高路路身上。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緊緊牽引著他,尤其是她那可愛的笑容,更是讓他幾度望之失神,怦然心動……

只可惜範志傑早已視她如妹妹,先入為主的觀念使他看不清自己對高路路的感情,否則此刻的心悸,早讓他明白自己已經愛上她了!

林佳琪約了高路路在B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哲學咖啡館見面。她坐在靠窗的最後一桌,由於早到的緣故

正當她的眼神漫遊窗外時,高路路的聲音輕輕響起。

“佳琪,你已經來啦!”向侍者點了杯咖啡,她拉開椅子,滿臉笑意地在林佳琪對面坐下。

“早就來了。”林佳琪懶洋洋地將眼光移到高路路的臉上。就在彼此照面的那一瞬間,她簡直被高路路給嚇了一跳,一雙眼睛驚豔地直望著她那張臉。

高路路將她那頭及腰的長髮給剪了,層次分明的短髮有如隨波盪漾的大波浪,加上她一身的白棉布衫,套上藍色牛仔吊帶裙,在她白淨的臉上掛著可愛的笑意,全身上下流露著迷人的青春氣息,教人無法移開眼光。

林佳琪無法置信地揉揉她發酸的眼睛。天啊!眼前的這位清秀佳人真的是那個大胖子高路路?怎麼才短短几個月沒注意她,她就變得這麼漂亮,就像被人給徹頭徹尾地改造過一番?

看見林佳琪震驚的神情,高路路明白這幾個月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了,因為現在的她已不再是醜小鴨,她已經蛻變為美麗的天鵝了。雖然還是胖了點,沒有高中時那樣苗條,但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小路……你……你變漂亮了。”林佳琪覺得她像個變形娃娃。高中時是個可愛娃娃,開學時是個又胖又醜的豬娃娃,前陣子則是個瘋娃娃,而現在又變成漂亮娃娃,不知下次見面她又會變成什麼樣的娃娃,這樣變來變去,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謝謝。”高路路一臉笑吟吟的,她對現在的自己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聽說戀愛中的女人會變漂亮。小路,你是不是戀愛了?”林佳琪實在很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高路路有這樣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呢?

“我哪有對象可談戀愛?別瞎猜了!”畢竟她只是單戀而已,在範志傑的心目中,她只不過是他重視的妹妹,而不是一個可以和他談戀愛的女人……

“騙人!”林佳琪瞪著她。“小路,我們是好朋友吧?”見高路路點頭,她滿意地嘴角一揚。“既然我們是好朋友,那應該要好康B到相報,不該暗蓋才對哦!”

高路路笑了笑,她明白她想知道什麼。

“其實我會變這麼漂亮,全都是傑哥哥的功勞。”是的,如果不是他那晚的安排,她高路路永遠也沒有醜小鴨變成天鵝的一天。

“是他?”一談到範志傑,林佳琪的笑容馬上就消失了。“說說看,他是用什麼法子把你雙漂亮?”

“呃……”高路路嚥了一下口水,含糊說道:“因為他有朋友在一家美容瘦身坊工作,所以就帶我去試試看,沒想到效果這麼好。”

佳琪和傑哥哥才交往沒幾個月,大概還不知道傑哥哥私底下還有很多女友,所以她暫時還是別讓佳琪知道這件事比較好,免得她會傷心。假以時日,再找個適當機會告訴她傑哥哥拈花惹草的壞性子,到時要分手、要繼續,就全看他們的造化了,高路應心想。

“他對你可真好。”林佳琪口氣酸溜溜的。

她猜的沒錯,範志傑果然是喜歡小路的,否則他怎會這麼關心她,還花費了這畫多心思?畢竟對她就從不曾有過。

“當然嘎!他把我當成他妹妹嘛!”高路路笑道,心裡浮起了一陣迷惘的苦澀。唉!她並不想當他妹妹……

林佳琪心想,如果當高路路只是妹妹,那範志傑未免關心得太過火,八成有戀妹情結,既然如此,當初又何必答應和她交往?是想捉弄她嗎?

林佳琪生氣地翹起嘴,雙手環抱在胸,一看就知道她現在火氣很大。

高路路以為她在吃醋,暗巴中市,很識趣地改變話題。

“佳琪,你找我有什麼事?”

林佳琪看了她一眼,覺得跟她發脾氣也沒用,於是從手提袋中拿出一本《漫畫月刊》放在桌上。

“恭喜你得到漫畫新人獎!”

“啊!你已經知道啦!”高路路靦腆地笑笑。對於她會得獎一事,她也很吃驚。

“怎麼可能不知道?你現在可是美術系的大紅人,每個人都認識你。”林佳琪翻開月刊,找到刊載高路路作品的那一頁。

高路路的刊頭是男主角溫柔的笑臉,故事內容和一般的大同小異,全是一些老掉牙、賺人熱淚的爰倩故事。不過她畫漫畫的功力已達到了職業水準,裡面的風景人物確實比其他作名畫得更傳神,線條簡單、俐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尤其是男主角的造形,簡直帥呆啦!

林佳琪看著看著,忽然覺得高路露筆下這位溫柔多情的男主角很像某個人,但她又不敢確定.

“小路,你這位男主角的造形和個性的靈活是源自於哪裡?”瞧見高路路慌張地攬動咖啡,林佳琪突然佩服起自己的直覺。實在是很準!“是你的傑哥哥對不對?”

“嗯。”高路路不好意思地摸摸臉頰。既然被看穿了,她也只好承認了。“你覺得我畫得像不像?”

“像!太像了!”林佳琪瞪著高路路,心裡亮危險的紅燈。“小路,你該不會是愛上範志傑了吧?”

高路路倒吸了一口氣。她暗忖,佳琪怎麼會知道?

“你……怎麼會……這樣……認為?”她心虛得臉都紅了,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的。

“難道不是嗎?”林佳琪將《漫畫月刊》攤開在她面前,指著書中的男主角說道:“如果不是真的喜歡他,有可能把他畫得這麼像?連抽菸的小動作都畫得維妙維肖,可見你真的很喜歡他,甚至連自己對他的感情全都畫進去了。”她面無表倩地一頁一頁翻著。“看看你的故事內容,女主角愛上好朋友的男朋友……這情形不是很像我們嗎?”

高路路不知該說什麼,只能愧疚地低垂著頭。

林佳琪說的沒錯。畫這部作品時,正是得知她成為傑哥哥的女朋友,而她又與傑哥哥大吵一架的時候。當時她的心清極為低落,幾度想找傑哥哥道歉卻只不敢,所以只能將自己的希望畫成一部故事,讓那些和他在春天花下的輕吻、在夏天海邊漫步、在秋天樹林相追逐、在冬天緊緊相依偎的夢境,一幕幕地畫在一張張空白的紙上,讓那些自己編織出來的夢幻愛清故事,滿足自己那顆空虛又貪婪的心……

“佳琪……我……對不起……”高路路試圖想再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你幹嘛跟我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林佳琪喝口咖啡。“該怪就怪範志傑!誰叫他是那種讓女人情不自禁就想要得到的男人?世上能夠抵抗他的魅力的女人少之又少,何況你們還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想不愛上他都難。”說得也奇怪,當她確認高路路也愛上範志傑時,心中竟然沒有絲毫怒意,反而開始同情她來了。

“佳琪,你不介意嗎?”

“我幹嘛要介意?”

“我……我喜歡的人是你男朋友,難道你一點也不生氣?”

“生氣!?”她冷哼一聲。“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生氣地指著你的鼻子破口大罵你為什麼要搶我男朋友,可是現在一一”又是不屑地一哼。“我已經不把範志傑當成我男朋友了,所以誰愛上他都跟我無關。”

“為什麼這樣說?莫非你們……分手了?”高路路十分吃驚,但心底深處卻希望這是事實。

天啊!她真的好自私、好自私……

“分手!?”林佳琪愣了下.隨即自嘲地笑笑。“大概吧!”

打從他讓她在朋友面前丟臉,跑去找高路路的那天起,他們就已經算是分手了。

“傑哥哥人那麼溫柔倥貼,你為什麼要跟他分手?”

“沒錯,他是個很溫柔體貼的男人,可是這種男人不適合當男朋友。”林佳琪突然一臉嚴肅,認真地凝視她。“小路,我勸你最好趕快死心

“為什麼?”高路路緊張地握緊手。莫非傑哥哥除了喜歡拈花惹草外,還有更可怕的壞嗜好?

“你知道嗎?範志傑是個可惡的花花公子,他和我交往時,背地裡還和其他女人鬼混。他將女人當玩物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玩,玩膩了就棄之不顧,然後再尋找新的目標。我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難道你也想和我一樣,變成他玩弄的對象嗎?”林佳琪故意說得激動萬分,把範志傑貶得一文不值,就像他是個喪心病狂、十惡不赦的大惡棍。

其實和範志傑交往的期間,她也明白他是個發乎情、止於禮的正人君子,若不是她採取主動,他恐怕這輩子都不會碰她一根寒毛。她之所以把他說成這樣,完全出自報復心態,她要讓高路路討厭他、遠離他,最好一輩子都別理他!她要讓他嚐嚐得不到心爰的女人的那種痛苦,以雪昔日之恥!

“不可能,我不相信傑哥哥是那種人。”高路路皺眉搖著頭。她知道範志傑是個花花公子,但絕不是個視女人為玩物的摧花大盜!絕不是!

“也難怪你不相信,他太會偽裝自己了。當初我就是被他那溫柔的笑容給騙了,所以才會和他交往。幸好我及早發現他是隻披著羊皮的狼,否則我現在早遭到他的毒手了,早知道他是這種沒人性的禽獸,當初打死我我也不會愛上他。”說完,她還真的擠出兩滴悔不當初的眼淚。

看著她含淚的眼,高路路對範志傑的信任開始動搖了。她心想,難道傑哥哥真的是個衣冠禽獸的偽君子?可是……

林佳琪見高路路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連忙握緊她的手,努力地擠著淚水,把她可憐兮兮又不忍見好友慘遭毒手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

“小路,我們是多年的好朋友,你也曾被人揹叛過.應該明白那種椎心刺骨的痛苦,我不希望你再遇上第二次,所以答應我、別讓範志傑那笑面狼毀了你!”她說得誠懇又動聽,眼裡還閃著友情的淚光。

她的一席話令高路路聞之鼻酸,也開始陪著林佳琪掉眼淚,她反握緊她的手,

一時感動地說道:

“佳琪,我答應你。”

聽到這句話的剎那間,林佳琪心頭忽然湧上濃濃的歉意和罪惡感。高路路是真的把她當好朋友看,她實在不該利用她對她的信任來欺騙她。再說,高路路和範志傑挺相配的。一個喜歡照顧別人,一個是需要別人照顧,他們兩人配在一起是再恰當不過了……

正當林佳琪良心逐漸發現之際,昔日那幕範志傑將她拋下,跑去追尋高路路的畫面如影隨形地乍然出現腦海,這下子什麼歉意和罪惡感全煙消霧散,留下的只有那日不甘心的恨意。

是的!她說過她絕不會讓範志傑順利地得到高路路的,絕不會的!

和林佳琪分手後,高路路心事重重地來到舞蹈學苑。

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她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發呆。

老實說,她還是無法相信林佳琪的話。跟傑哥哥相處這麼久,她從不曾見過他帶任何女人回來過夜、雖然打電話來找他的女性朋友很多,雖然一星期他會偶爾一、兩夜徹夜不歸,但這並不能代表他就是個沒心、沒肺的摧花大魔啊!

可是……林佳琪和她是多年的老朋友,雖然不是很知心,但也沒道理騙她,何況她剛才的樣子也不像是在說謊……

“路路,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發呆?”張夢涓走進更衣室,一眼就看見她坐在長椅上,一臉茫茫然。

“啊!張姊,你什麼時候進來的?”高路路回過神,朝她笑笑。

“剛進來不久。”張夢涓換好衣服坐在她旁邊。“你剛才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連我開門進來都不知道。”

“我是在想傑哥哥到底是位什麼樣的人……”高路路眨了一下眼睛、像是想起什麼事。“張姊,你不是和傑哥哥交往很久嗎?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一定很瞭解!”

張夢涓好奇地揚起柳眉。“怎麼突然想問這個?”

“因為……因為……”高路路不知所措地低下頭。面對範志傑的女朋友,她實在難以啟口。

“你不說我也知道。”張夢涓意味深長地微笑著。“你喜歡他對不對?”

沉默半晌,高路路終於抬起紅通通的臉。

“是的,我是喜歡他。”既然大家都知道了,她再刻意隱瞞就顯得太做作了,索性承認算了。

“果然沒錯。”張夢涓突然發了口氣,用用溫柔又夾雜著同情的神情看著她。

“小路,熊是個很不錯的傢伙,可惜他只適合當朋友、當兄長,卻不適合當情人。你是個心思單純的好女孩,我勸你最好早點對他死心,否則愈陷愈深,苦的人只有你自己。”

“怎麼連你也這麼說,難道傑哥哥真如佳琪所言,是個視女人為玩物的大惡棍?”高路路喃喃低語,心裡還是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佳琪!?是熊新的女友嗎?張夢涓懶得多問,範志傑的新歡舊愛如過江之鯽,數都數不完。

不過高路路最後一句話,卻讓她替範志傑打抱不平。

“熊不是那種人,他只是太博愛了,無法拒絕女孩子的追求而已。何況他和每個女人交往前,總會先聲明自己還有其他的女人,只要對方能接受他的花心,那他才會和她交往。如果他是個視女人為玩物的大惡棍,那他又何必多此一舉呢?”張夢涓淡淡地分析給高路路知道。

“說的也是。如果他真有心想玩弄別人的感情、根本用不著先聲明。”高路路贊同她的說法,可是又感到很迷惑。“既然知道傑哥哥有很多女朋友,你為什麼還要笞應和他交往?”

“當時太年輕了,總想交往英俊的帥哥向朋友炫耀一番,根本沒想那麼多。”年少輕狂,誰不虛榮?更何況當時她也是位愛面子的小女孩,當然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愈帥愈好。

“這是人之常情,我也曾有過這種心態。”高路路瞭解地點點頭。

張夢涓笑笑,像回憶往事般的緩緩說道

“起初我真的很得意,因為熊真的是位很出色的男人,無論走到哪都是眾人的焦點,因此,交往愈久我的獨佔欲就愈強,強到希望他的心中只有我一人的存在,而沒有其他女人……可是這是不可能的。他那個人天性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花心孔子,要他不交女朋友恐怕得等到下輩子才有可能。”說到這,她忽然笑了。“不過他這個人很奇怪,喜歡追女人,可是追到手後卻又成了柳下惠,總要女孩子主動去找他,他才會想起自己有這麼一位女朋友。”

“八成是女朋友交太多了,結果誰是誰都記不住了。”高路路整張臉全皺成一起。範志傑真是個大花痴一

“是呀!所以當他的女朋友一點也不受到他的重視。雖然他溫柔又英俊,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和其他女人相等時,不免會感到生氣和心灰意冷。女孩子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可是他從不曾給過我,結果我們不知不覺就從情人變成朋友了。”張夢涓釋懷一笑。“聽完我的故事,感想如何?”

“我想臭罵傑哥哥一頓!”高路路氣憤地雙手抱胸,嘟嘴說道:“交了那麼多女友,卻又不以真心相待,真是太可惡了!”

“其實熊本性並不壞,只是他還沒有遇到能讓他真心相待的女子罷了!”

“張姊,你還替他說好話,難道你一點都不恨他?”若是換成她,這輩子她都不想見到他的人。

‘要是恨他的話,那晚我們就不會相識了。“張夢涓含笑地拍著她的手。“何況當他朋友比當他女友還開心,至少不會再為他爭風吃醋了。”

高路路愣了下,想起鐵算盤也曾說過類似的話。他說當範志傑的妹妹比當他的女朋友還要幸福……為什麼他們都這樣想?當範志傑的女朋友真有這麼痛苦?

“張姊,你想傑哥哥會喜歡我嗎?”她忍不住問出口。

張夢涓聞言一愣,隨即眼眸盈滿笑意。

“看來你是不可能對他死心了。”她摸摸高路路發燙的臉。“你知道嗎?和熊相識這麼多年,他頭一次開口要我們幫忙的事就是為了你的事,所以我想他是喜歡你的。”

“真的!?”她兩眼一亮,紅臉充滿了光采。

看著她既天真又期盼的笑瞼,張夢涓寵溺地拍拍她的臉頰,笑道

“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而已,如果你真想知道,何不去問熊本人?”

高路路嫣然一笑。

“嘿!我正有此意!”

不管成敗如何,她總要試一試嘛!搞不好她就是那位能讓範志傑傾其所有、獻出真心的奇女子也說不定。

想到這個可能性,高路路就好想哈哈大笑。至於她先前笞應林佳琪的事,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唉!被愛衝昏頭的女人,往往是最健忘的……

晚上,範志傑像往常一樣來接高路路,他已經快變成她專人的司機了。

上了車,高路路一路上始終把一雙眼睛放在他身上。

看著他神清氣爽、眉目軒昂又有型的側臉,她忍不住輕嘆一聲。

為什麼範志傑會這麼帥?要是他嘴巴再歪一邊,眼睛大小粒就好了,那就不會有太多女生老追著他不放,他也不會變成一個超級花痴的花花公子!

可是他就是這麼該死的好看,教人一看就無法移開眼光,只能一直看……

“路路,我臉上有什麼嗎?否則你怎麼老是盯著我臉呢?”

“沒有,只是想看看你。”她依然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猛瞧。

範志傑心跳沒來由地多跳一拍,他瞥了高路路一眼

“我們天天見面,難道你都看不膩?”

“當然不會。”她的眼裡突然充滿柔情。“就算看一輩子我也不會厭煩。”語畢,她的瞼也全紅了。

範志傑驚愕地握緊方向盤。怎麼高路路這句話聽起來就像那些追求他的女人所說的臺詞呢?莫非她……

他搖了下頭,認為自己太多慮了,於是回過神專心地開車。

哥哥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是她說得不夠露骨?還是他故意裝糊塗?他心想高路路有些氣惱地靠著柔軟的椅背,不再看他。

“怎麼了?”

“沒有。”

沒有才怪!範志傑微微嘆口氣,將車停在偏僻的公路旁。

“路路,你今晚很反常,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他鎖著眉,擔心地問道。

“我……”她繃著一張臉,微微側過臉。“我只是覺得很納悶……為什麼你要同時和那麼多女人交往?”

“原來是這件事!”他不以為然地笑笑。“因為她們全都喜歡我,所以當她們要求跟我交往時,我就沒辦法拒絕她們了。”

“啊?這麼說……你並不是因為喜歡她們才跟她們交往,而是不忍心拒絕才答應和她們交往的?”高路路不敢相信地瞪著他。

範志傑的思想絕對有問題!

“我當然是喜歡她們。”看見她身子整個貼在車門上,表情又十分滑稽,他覺得有趣極了。“她們都很可愛,對我也很好,而且她們明白我的交朋友規則,不會對我太認真。我喜歡現在這種戀愛方式,既不麻煩,彼此又快樂。”

“是……是這樣嗎?”高路路傻愣愣地張著小口,她真的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可是……只喜歡一個不好嗎?你的心裡真的沒有比較喜歡的人?”

“比較喜歡的人?這……”他認真地想了想,腦海除了高路路那張可愛的笑臉,其餘一片空白,所以他搖頭笑道:“除了你,好像沒有其他人了。”

“我!?”高路路欣喜若狂地抓住他的手。“傑哥哥,你真的比較喜歡我?”

啊哈!張姊的感覺果然沒錯,傑哥哥是比較喜歡她!

範志傑回她溫柔的一笑,愛憐地輕撫她的頭。

“她們是我的女朋友,你是我最寶貝的妹妹,我當然比較喜歡你。”

“妹妹!?”高路路覺得自己的心被他拿針刺了一下,血正淌流不止。她仰起小臉,淚汪汪地凝視著範志傑。“我對傑哥哥你……本來有分期待,以為你的喜歡和我的喜歡是一樣的……誰知你還是把我當成你妹妹……”

“路路,你到底在說什麼?”看她的瞼色一寸一寸地轉白,範志傑心疼不已。

“你不喜歡當我妹妹嗎?”

“不喜歡!不喜歡!我一點也不喜歡!”她激動地嘶喊,淚水浮上了眼眶。“我從沒把你當成是哥哥!從來沒有!”

範志傑完全傻住了。他一直以為他們之間存在的是兄妹之情,而非男女之情,所以高路路這番話就像電逐一般,震得他驚慌失措,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為什麼不說話?是因為我的話使你感到困擾嗎?”她黯然垂首,任淚水滑落。“如果是的話,那就當我從沒說過,你不用太在意。”

“不是,只是事情太過意外了,沒想到你對我竟是……”範志傑彷如置身夢境,明明心中湧起欣喜,但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他實在太吃驚了!

“既然你已經明白我的心意,那你願意和我交往嗎?”她含淚直勾勾地望著他,等著他給她一個滿意的答覆。

應發沒問題吧T知說過,範志傑是個來者不拒的花心孔子,何況他也很喜歡她,相信他不會拒絕她才對。

範志傑愣了一下,馬上皺起兩道濃眉。

通常女孩子要求交往時,他總是欣然答應,連猶豫幾秒都不會,可是面對高路路,他卻不能立刻就答應,總覺得她和他那群女朋友是不同的。至於是哪裡不同,他又說不出來,只知道她在他心裡是特別的,特別到讓他害怕接近她,也許他是怕自己會傷害到她吧!

經過一番心裡的掙扎,範志傑總於作了決定。他皺起肩頭,眼神霎時變得黯淡,卻掩飾不了眼底的痛苦。

“跆路……當我妹妹不好嗎?”此話一出,範志傑整顆心都擰在一起了。

他的回答徹徹底底地粉碎高路路最後一絲的希望。她含淚的眼充滿絕望,錯愕地望了他許久,最後才緩緩垂下眼簾,顫聲地說道:

“我明白了。”

“路路……”她平靜得令人不安,範志傑擔心地輕喚她,伸手想拉住她的手安慰她。

誰知高路路卻撥開他的手。“抱歉,我想一個人靜靜,你先回去吧!”

“路路!”範志傑也跟著下車,他焦急地捉住她的手,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道:“你別這樣好不好?從這裡走到公寓至少也要三、四個小時,萬一你發生什麼意外,叫我如何跟你父母交代?”

高路路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雙肩微微地在顫抖。

他看不到她的表倩,但他明白自己已帶給她莫大的傷害了。也許他不該顧慮太多,應該坦然接受她,來者不拒不是他一向的作法嗎?為何現在卻……

輕嘆一聲,範志傑溫柔地捧起高路路那張滿是熱淚、痛心、絕望的瞼,他的心抽搐般的揪緊一下,再也忍不住地把她擁進懷裡,滿懷歉意地低嚷著: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惹你傷心的……”

高路路在他懷裡錯愕了好一會兒,最後才回神,含著淚驚惶地抬頭揪著範志傑。

“為什麼要拒絕我?你不是一向有交無類、來者不拒嗎?為什麼就不能接受我?為什麼?”她哭著吶喊。

“因為你和她們不同!”他將她摟得更緊。“我可以用遊戲的方式和任何女人談戀愛,可是對你……我卻無法做到。”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高路路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太多的失望已經使她不敢對他寄予太多的希望,怕自己又會再次從天堂跌到地獄,痛不欲生。

範志傑閉了閉眼睛,然後緩緩低下頭看著她那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小臉。他無標地嘆口氣,像是鼓足勇氣地輕聲說道:

“我怕我會真的愛上你……”他終於說出自己一直不敢正視的心情。

其實他早就懷疑自己已經愛上了高路路,否則他不會這麼關心她,甚至擔心她重回楊徹的懷中。起先他以為自己會這麼在乎高路路,完全是因為把她當成親妹妹看待,所以才會這麼超乎尋常地關心她。

可是就在看見她那被他拒絕時傷心絕望的淚臉時,他的心都怏碎了。他談過無數次的戀愛,交往過的女友更是多不可數,但這種椎心刺骨般的痛苦,卻是他第一次經歷到……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