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詩逸煩躁地抽完第四根Y,L香菸,對面坐著範志傑,臉上掛著他一貫的招牌笑容。兩個人這樣默不吭聲,面對面地坐著已將近有半個時辰了。

“志傑,你怎麼都不說話?”王詩逸終於忍不住先開口。

範志傑笑了笑。“是你約我出來的。”

“所以就要由我先開口?”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你老是這樣子,每次約會總是這樣對人不聞不問,真教人受不了!”

“你有事想告訴我,自然會先開口,我又何必多此一問?”

“你真的一點也不好奇?”

“一點也不上。”範志傑一邊攪著黑咖啡,一邊懶懶地說著:“更何況,我也不願太多管閒事。”

這是在暗示她嗎?王詩逸緊張地握緊出汗的雙手,謹慎地小聲道:

“志傑,上次在你公司大吵大鬧的事,我很抱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計較了好嗎?”

“這種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何況這種事他遇多了,如果樁樁都要計較,那他遲早會進精神病醫院的。

“那我們還是好朋友嘍?”王詩逸熱切地凝視他。

“是很普通的好朋友。”範志傑故意這樣說,以免她會錯意。

王詩逸無所謂地笑著。只要他還當她是朋友,那她就比較好開口。

“志傑,既然我們是好朋友,那麼你可不可幫我一個忙?”

果然是有事求於他!範志傑無所謂地聳聳肩。

“說吧!如果我幫得上忙,自然會盡力而為。”

“可以的,你一定辦得到!”她興奮得整張臉都紅起來了。“我想拜託你再當我一天的男朋友。”

範志傑愣愣地看了她幾秒,然後皺眉搖著頭。“不行,我不能答應。”

“為什麼?”王詩逸不敢相信地圓睜杏眼。她竟然被這個從不對女人說NO的男人拒絕!?這是真的嗎?

“我現在正和一個女孩子交往,因而我不想做出任何會令她傷心的事。”他一臉的嚴肅。

這次換王詩逸看著他楞了下,接下來是近乎驚奇地低吼一聲一一

“哇!想不到這世上還有能讓你動真情的女人,我還以為這種女人早絕種了!”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難道我不能認真地該場戀愛?”她過於吃驚的態度,惹怒了範志傑。

“當然不是!”她驚覺自己的失態,她連道歉意地陪笑著。“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一點也不像你,居然會去交一個固定的女人……”頓了下,她又笑道:“想必你一定很愛那個女孩吧?”

“嗯。”範志傑心不在焉地應著。他真的愛高路路嗎?老實說,他到現在還是很迷惑。“所以我只能當你的好朋友,不能富你的男朋友。”

“只是假裝一天就行了,我相信你女朋友應該不會介意的。”王詩逸緊張地說道。

“假裝一天!?”範志傑不明白她的意思。“為什麾要這樣做?”

“是這樣的,上個月……”她猶豫了一了,臉上掛著難為情的表情。“我去相親,當方是個富家子弟,叫嚴俊成,是個禿頭、大肚子的中年人。他和我見過一次面後,就好像急著要結婚,每天都跑到我家來作客,我爸因為和他有生意上的往來,也很中意地,雖然我一再地拒絕,但這是沒用。所以我希望你假裝是我男朋友去見他一面,讓他知難而退,死了這條心。”

“原來如此!”範志傑恍然大悟,可是又覺得不妥。“你認識的男人也很多,不一定要我才可以吧?”

“可是……我所認識的男人中,只有你的條件最好,人也最溫柔了。”她可憐兮兮地看著他。“求求你,志傑,看在以往我們的情分上,只要和我去見一下嚴俊成,讓他對我死心就行了。”

“怛是……我一一”範志傑面露難色。如果是以前,他一定是義不容辭就答應,可是如今他已經有了高路路,總覺得這樣做自對不起她……

王詩逸看穿他的顧慮,連忙又說道:

”其實我已經有一位交往甚密的情人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女朋友誤會,或者是被我糾纏不放。”

“哦?”範志傑臉上又掛起一個大問號。“既然你已經有男朋友了,為何還要找我代替他?”

王詩逸愣了下,美麗的臉上充滿無限的哀愁和無奈。

“因為他今年才……十九歲,還是個孩子,所以……”

“原來是這樣。”範志傑雖感到吃驚,但愛情這玩意兒本來就是出乎人意料。

“愛上一個小自己七歲的男孩,很奇怪吧?”她自嘲地苦澀一笑。

“怎麼會?愛情本來就沒有道理可循,年齡根本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心意。”

“那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她懇求的聲音充滿期望。

看著她熱切、充滿乞求的雙眼,範志傑實在不忍拒絕這位處境可憐的小女子。

他嘆口長氣,身子往後靠著椅背,無奈地問道:

“只要見個面就行了,是嗎?”

這件事該不該告訴高路路呢?

範志傑苦惱地盯著眼前正專注於畫漫畫的高路路。

“傑哥哥,你那邊畫好了沒有?”她突然抬頭問道,把正在沉思中的範志傑給嚇了一跳!

“啊一一什麼東西!?”他像做賊心虛的小偷似的,緊張得眼神閃爍不定。

“建築物呀!”高路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把他桌上的那張漫畫原稿拿過來一看一一“哎呀!你怎麼都沒畫?”

經她這麼一說,範志傑終於想起自己現在是充當她的助手,負責貼網紙和畫建築物。

“路路,對不起,我方才一時想事情想得太出神了。”

“是嗎?”高路路看著他,發現他今晚的神情是有點古怪。“傑哥哥,你在想什麼?”

“呃……”範志傑楞了下,心虛地搔頭笑道:“沒什麼,只是最近公司接了幾件大c,se,有些擔心進度而已。”

“傑哥哥,對不起。”高路路愧疚地凝視他。“你白天已經夠忙了,晚上回來還要幫我趕稿,一定很累對不對?”她體貼地跑到他背後替他捶肩膀。“你今天如果太累了,那就先回房休息吧!剩下的幾張,我自己可以應付。”

高路路的溫柔體貼令範志傑備感窩心。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點也不覺得累。”

“真的!?”高路路開心地從背後摟住他的脖子,撒嬌地將頭枕在他的肩上,臉頰貼著他的臉頰笑道:“我也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一夜沒睡我也不會累。”

她柔軟豐滿的身匾正緊密地貼在他背上,她單純無心的一句話在他耳裡聽來是那麼富有挑逗性,頓時範志傑覺得自己就快被慾火焚身了!

“路路,不要說這種話,我可不是聖人啦!”他微側著頭在她身邊低語。“還有,別這樣靠著我,我是個成熟的男人,身體可不是鐵打的。”

高路路起先還聽不太懂,最後那句話才使她恍然大悟,整張瞼倏地紅透,身體連動都不敢動。

沉默半晌,範志傑見她絲毫沒有動靜,不禁覺得有些納悶。

“路路,你怎麼了?”

“傑哥哥……”高路跆害羞地在他臉頰上輕輕一吻,因為、她決定要做一件這輩子最大膽的事。“我也是個成熟的女人,如果你……你想要,我可以……給你……”她的聲音回愈來愈小。

“路路!”範志傑驚叫,著實被她大膽的一番話給嚇了一大跳!“你在說什麼蠻話?快來畫漫畫!”

“不是傻話!我……我已決定將第一次給你!”

她害羞地將身體挪到他身前,雙手微微顫抖地解開襯衫釦子,露出白嫩誘人的肌膚;那強大的誘惑力,使範志傑全身發熱,幾乎快無法抑制體內那把熊熊燃燒的慾火一一

“夠了!”他咬牙忍住這個甜美的折磨,迅速將她那欲往下解釦的雙手緊緊捉住。

高路路驚愕地看著他,心裡有些失望、有些輕鬆。

“傑哥哥,你……為什麼要……難道你不想要我?”她幽幽地凝視他,眼底有抹被刺傷的哀怨。

“我想要、但不是現在。”他溫柔地將她的鈕釦一一扣回,然後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細心呵護著。

在他尚未完全清楚自己的感情前,他絕不能要她。走錯這一步,他可能會傷害她一生,也會使自己後悔一世。

他的拒絕令高路路再度心不安。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你才肯要我?”話一出,高路路的俏臉又紅得像熟透的蕃茄。她覺得自己好像個飢渴的好色女人,巴不得讓人抱,簡直太可恥、太丟臉了!

“你父親因為信任我,所以才把你交給我照顧,我不想讓他失望。”捧起眼前這張缺乏安全感的佾臉,他在她唇上輕吻一下,打趣地笑道:“何況你現在還是個學生,萬一不小心弄大你的肚子,那我豈不是罪孽深重?搞不好你老爸還會從瑞典飛回臺灣把我給殺了也不一定。”

“討厭!我爸才不會這麼野蠻哩!他頂多逼你娶我罷了!”高路路終於笑了掄起小粉拳不好意思地輕輕捶著他。

範志傑看著她的笑靨,整顆心鬆了一

“路路,我有沒有說過,我好喜歡看你笑?”

“有,你說過好幾百遍了!”她笑嘻嘻道,滿足地賴在他結實溫暖的懷裡,感覺全世界的幸福全集中在這兒了。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好了,別再撒嬌了。”範志傑寵溺地輕點她的小俏鼻。“你這些稿子不是在趕嗎?再不趕快畫,保證這星期你交不出來。”

“不會啦!”高路路是享受第一、工作第二,現在是她談情說愛的時刻,她才不想工作哩!“傑哥哥,這個禮拜六下午你有空嗎?漫畫社的編輯約我見面,你可以陪我去嗎?”

“禮拜六下午?”糟糕!這天正好是王詩逸要帶他去見嚴俊成的日子,這件事他到底要不要讓她知道呢?

看見他一瞼的苦惱,高路路很善解人意地笑道:

“傑哥哥,我知道你最近很忙,如果不行就別勉強了,我不會生氣的。”

聽她這麼一說,範志傑更加不好意思向她說他是要和以前的女朋友出去,何況把事情告訴了她,只會讓她胡思甌想,添些無謂的擔心罷了!他想,這件事還是暫時瞞著她好了。

“路路,那我就不陪你去了。”他心虛地摟緊地。也許是罪惡感在作祟,他覺得自己對她應該有所補償。“下午我是沒空,不過晚上我可以陪你。”

“好哇!”她開心地抱住他。“那你打算帶我到哪裡去玩?”

“你想去哪,我們就去哪。”範志傑滿意地看著她興高采烈的笑顏。簡單幾句話就讓她高興成這樣,高路路果然還是個軍純的小女孩。

範志傑愛憐地輕揉著她的頭,心中充滿無限的柔情蜜意……

這天,楊徹總算把事情全都向朋友交代完,馬上打電話聯絡林佳琪後,便開車到她家去接她。兩人一路上東聊西談,氣氛還挺不錯,車子在日落前到達郊區的一棟別墅。

“我們到了。”楊徹下車,為她開啟車門。

“哇!好可愛的別墅!”站在一幢雅緻的木造建築物前,林佳琪忍不住發出一聲讚歎。她一直夢想也能有棟這種房子,可惜她沒有錢買。

“你們女孩子就喜歡這種小房子。”楊徹不以為然地拿著所有的畫圖用具,打開門走了進去。

一進門,除了佈滿灰塵的華美傢俱,以及落地窗外的幾盆茂盛的盆景外,整間客廳可說是空空蕩蕩、毫無生氣。

“這間房子還真空虛。”林佳琪一臉的可異。這房子的主人要是她的話,她絕不會讓它虛有其表,裡面空空如也。

“沒辦法.我家裡的人都太忙了,除了寒署假我偶爾會來這寫生外,很少人會來。”他一邊說,一邊帶著她上樓去。

別墅的最上層是間小閣樓,是楊徹畫畫的工作場所。

林佳琪一進到小閣樓,一雙大眼馬上亮了起來。

小閣樓裡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幾幅畫,牆壁是藍色的,地毯是綠色的,窗臺下面是一張鋪滿透明白紗的臥榻。楊徹上前打開那精巧的小窗,傍晚的徐風馬上溜了進來,揚起那飄飄輕紗。

林佳琪覺得自己好像置身於一個露天畫廊,一切看起來是那麼浪漫、富有詩意。

“哇!好棒的地方!”她滿意地看著牆上的畫,一幅幅盡收眼底。“這些全是你畫的?挺不錯嘛!”

“謝謝誇獎。”他笑笑,開始準備畫具。“佳琪,你是想先衝一下涼,還是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林佳琪愣了下,想起今晚她該做的事,一張俏臉馬上紅得發燙。

怎麼辦?事到如今,她開始有點畏縮了,畢竟要在一個和自己並不親密的男人面全裸,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可是現在後悔已太遲了!她人都跟他來到這了,更何況她也不願失信於他,為了完成的偉大的陰謀,她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不自在地輕咳幾聲,林佳琪紅著瞼,有些害臊、有些尷尬地低頭道:

“不用麻煩了,我們可以馬上開始了。”時間寶貴,趕緊讓他畫完,那她就能早點脫離苦海。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可以開始了。”楊徹已經把所有的東西備妥,此刻正微笑著坐在畫布前等她自動寬衣解帶。

“哦!”她小聲應道,然後像機器人似的僵硬地走到臥榻邊坐下,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完全忘記接下來要做什麼。

“佳琪,我記得我曾跟你提過,我畫的是褓畫。”楊徹看了她好一會兒,終於忍不住提醒她。

“啊!對不起,我忘了!”聽到他的話,她才恍然想起自己還沒脫,連忙手忙腳亂地除去身上的衣物。

林佳琪今天穿了件粉色大衣,裡面是件連身的月牙色洋裝。她脫去外套,接著伸手到背後拉下拉鍊,結果拉到一半,拉鍊卻卡住了,她急忙用力地拉扯,但還是沒用。

“佳琪,你別緊張,慢慢來就行了。”看見她一臉的焦慮,他不想給她太多的壓力,楊徹溫柔地說道。

“可是一一”林佳琪用力地再拉幾下,終於對他投以求助的眼光。“我的拉鍊卡住了,你可不可以幫我一下?”

這是個突發狀況,楊徹原本打算不靠近她半步,因為他對自己的自制力實在沒有多大的信心,但現在的情況卻迫使他不得不接近林佳琪了。

他不好意思地朝她點頭答應,然後挪動身子來到她身後,雙手笨拙地將卡在拉鍊裡的布料弄出,接著小心翼翼、緊張地緩緩拉下拉鍊……

林佳琪裡面什麼都沒穿,當拉鍊拉到底時,衣服自兩負怏速滑落,她雪白的肌膚完全赤裸地呈現在他的眼前。窗外的夕陽不知何時已被一輪明月取代,銀光自小小的窗口撒落在她線條優美的背上,看起來就像塊晶臺剔透、潔白無瑕的美玉。

楊徹為之心動,眼光久久無法離去,一雙手情不自禁地自她修長的頸子輕輕往下滑至她的腰間。這撩撥的小動作使林佳琪像觸電般的顫抖一下,愕然地回頭瞪著他。

“楊徹,你……你……在做什麼?”她紅著瞼,驚訝地連說話都口吃了。

“對不起,佳琪。”他熱切地凝視他的臉龐,深情又喘息地說道:“我好像愛上你了。”

“好像愛上我!?”林佳琪的心怦怦地跳著。老實說,她對楊徹也挺有好感的。

“是的。”楊徹溫柔地將手放在她嫣紅的頰上,輕聲說道:“自從上次和你談過話以後,我就發現腦海裡想的全都是你。”

怎麼會這麼巧?她也是自那次會談後開始惦念著他,而且每天都在期盼他的電話……她是否也該讓他明白她的心意?萬一他只是在玩弄她,那她豈不是自取其辱?

林佳琪的心思亂成一片,濃密的睫毛下是一雙迷惑的眼。

“佳琪,相信我。”他在她耳邊低語,溫暖的氣息吹在她耳朵上。“我對你是真心的,別再懷疑我。”

“可是……我……”她被他的瞭然透視嚇了一跳,驚慌地想說點話掩飾內心的感受。但一迎上他黝黑深情的目光,她僅存的一絲冷靜與自信完全融化,像中了魔法般,臉紅心跳地傻傻看著地,一動也不動地任他的手觸撫她柔軟發燙的臉龐。

楊徹的手指輕撫過她的臉頰、牲感的頸子、尖挺的胸部,漸漸往下探向女性最敏感的地帶……

“別這樣,楊徹……”她顫抖的聲音虛弱地低喊,儘管她在心裡一再警告自己要理智,要推開他不安分的手,但他移動的手指不時傳來一陣陣令她觸電般的刺激,挑起她內心深處那股強烈的情感,那些情感在她體內四處流竄,她的意志力逐漸消褪、四肢無力,使她不由自主地滑進他溫暖的懷裡,顫抖的嘴唇不住地喘息著。

“哦Q琪!”懷中的軟香迫使楊徹情懷激盪、不能自己。雙手緊緊擁住她發燙的身軀,使她感覺他想要她的渴望正逐漸上升,他呻吟似的低喊:“哦Q琪,我愛你……”

語聲中止,楊徹身子向前一傾,林佳琪嬌小的身子;立刻被他高大魁梧的身軀給淹沒。她陶醉在他溫暖的懷裡,暈眩在他熱烈飢渴的深吻中,忘情地讓他帶領她進入情意纏綿的激清世界……

·情過後,林佳琪心滿意足地含羞枕在楊徹的臂彎理微笑著,她偷偷地瞄了瞄他迷人的臉龐,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她從不曾料到自已竟會愛上地,而且還心甘情願地將自已的第一次給了他……

“你在想什麼?”楊徹柔情萬千地悄聲問道,一隻手依舊不規矩地在她美麗的胴體上游走。

“楊徹。”她遲疑地輕喚,臉上充滿了擔心。“你……你是真的愛我嗎?”

“小傻瓜,今晚我說的不夠多嗎?”他笑了笑,將唇蓋上她的,給了她一記溫柔又熱情的吻,然後柔聲說超:“我愛你?”

林佳琪含羞帶怯又感動地把臉埋進他脖子裡。“我也……愛你……”小小的聲音充滿無限的柔構和歡愉。

“我知道。”他輕輕抬起她嫣紅的臉,促狹地咧嘴笑道:“

林佳境很自然地想起方方兩人激情的纏綿,頓時臉兒緋紅,非常不好意思。

“你真討厭!”她難為情地掄起粉拳捶著地結實的胸膛,結果腿間的疼痛隱隱傳來,她忍不往天眉也叫了一輩。“啊!”

“怎麼啦?”楊徹緊張地看著她。

“沒事,只是……”

楊徹眼底淨是歉意,他溫柔地撥開她額前的瀏海。“對不起,我弄痛你了。”

“其實只是痛一下而已,等一下就好了。”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佳琪,你明明還是個處女,為什麼要騙我說你已經被範志傑給一一”接下來的話,他實在不想說。

當他發現今晚是她的初夜時,心中真是驚喜交加,同時也為自己的不夠溫柔而深感自責。要是她早點讓他知曉的話,他今晚一定用抉生的溫柔好好待她,讓她擁有一個難忘的美好初夜。

“楊徹,我……”林佳琪惶恐不安地用力挽住他的腰,有些害怕地顫聲道:“如果我告訴了你,如果你明白我是個陰險的女人.那你還會這樣愛我嗎?”

他看到她眼裡的恐懼和不安,雖不明白她為何要欺騙他,但他明白自己是無法停止對她的愛了。

他憐惜地吻著她的頭髮,深情款款地柔聲道:

“就算你是個陰險的女人,我還是會永遠在你身邊,因為我愛你。”他的語氣是那麼真實誠懇。

林佳琪感動得淚流滿面,她埋在他胸前,一邊哭泣一邊將自己對範志傑的報復計畫說給他聽。等他完全瞭解後,胸前已全是她的淚水和鼻涕。他搖頭苦笑,接著嚴肅地瞪著她。

“那現在呢?你還要我去追求小路嗎?”

“不要!”她用力猛搖著頭,霸道又深情地喊著:“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不准你再去追別的女人!”

“那你不想報復了?”

“不要了!”她抬起滿是淚痕的臉蛋。“我只要有你就夠了!”

“那你也要答應我,除了我之外,不準再想別的男人。”他溫柔地笑著,一一吻去她臉上的淚珠。“還有,你必須向小路道歉,並且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

“嗯,我答應!”林佳琪欣喜若狂地送上香吻,滿心的幸福巴不得能輿高路路分享。

今生今世,她是賴定楊徹了!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