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章 驚世傳說

郝金童傻乎乎地道,然後兩人又進去了。

很快,那一對金童玉女就出來了。

“怎麼樣了?’“武仙”夏雷著急地問道。那對金童玉女同時搖了搖頭。

“到底怎麼樣了?”夏雷再問一次。

“他老人家並沒有見我們,我們也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奇怪,怎麼會不見了呢?”

到後來那金童似乎象在自言自語地遭:“武仙”夏雷頗覺失望,不禁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那口氣更是嘆得金童玉女莫名其妙,齊以不解的目光看著“武仙”夏雷的那張老臉。

“武仙”夏雷倏見他們愣頭愣腦一副可愛的樣子,頓時心中一動,有了良計。

只見他朝那金童玉女和藹地道:“你們師父可能到外面逛去了,你們怎麼不去仔細找找,找到了也好問你師父,回來再告訴我,你們快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

“很好,不過我們走了,你可不能離開這裡,不然我們可找不到你了。”

那金童玉女不知有詐,輕信地道’。

“那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

隨著金童玉女離並房間後,“武仙”

夏雷也閃電般地離開這個房間。

他可不想坐在這裡守株待兔,他要自己找機會,他希望自己能夠碰到那“宇內一神”。

房間外,所有的地方都被煙霧迷朦住了,“武仙”夏雷初來乍到,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所以他也只有在這神秘的神谷中亂竄了。突然他聽見前面有談話聲,可隱隱約約的談話聲就是從前面的草坪上傳過來的。

等他小心怡怡地掩過去的時候,他只聽見一個很和藹可親的聲音在道:“孩子,你們被人騙了,跑到這裡找我。”

“騙我?他敢騙我,看我不扒他的皮。”

那聲音聽到“武仙”夏雷的口中異常熟悉,他知道講這話的人就是那金童。

這時他突然想起那與金童對話的人莫非就是傳說的“宇內一神”,也就是他的師叔。

想到這裡,他在激動之餘,全身不由地顫動不已,不管他怎麼控制也控制不了。

“是不是騙你,你們回去一看就明白了。”那可親的聲音再次傳來,不過由於雙方距離過遠,再加上滿天都是煙霧,使他看不清楚。

這不能不使他覺得頗為失望。

“好,那我們就去看一看,對方還在不在。”

隨著話音消失,那金童玉女也從他視界中消失。正當“武仙”夏雷正欲再往前欺進時。

突然那可親的聲音再度響起,那聲音就似乎在他耳邊講得一樣,只見那聲音道,“欺騙二個小孩子,又有什麼本事?”“武仙”夏雷倏聽那聲音,嚇得諒駭失色。本能地反應饅他身形朝後暴退而去。

“身法雖不錯,可是中看不中用。”

當“武仙”落地時,他前面已經多了一個鬚髮全白的仙風道骨的老人,不過比起那仙風通骨的“武仙”來,對方在外形上顯然不及“武仙”夏雷那樣象個得道神仙似的。

再說從外形上看,對方比“武仙”夏雷還要年輕的多,雖然對方的年紀早已經在百歲開外。

這也就是為什麼那金童玉女會說“武仙”夏雷是他們師父的師兄還真差不多。

可是讓人驚駭得倒不是那“宇內一神”的外貌特徵,而是他最後講得那一句話。

試想如果一個藝蓋武林的“武仙”,他的武功在對方的跟裡也只是箇中看不中用,那其他的武功且不真的變成了娛人的花拳繡腿了嗎?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了。

就連“武仙”自己也覺得對方太抬高自己面貶低了別人,他自問自己的那一身法剛才使得還不錯。如果在江湖中施展出來,足可以驚世駭俗,哪象中看不中用的花攀繡腿呢?

不過他見識過對方的絕世身手,他也自嘆不如,再說這次他是來求人的,而不是來爭執哪一式武功是否中看不中用。

所以他還是謙虛地向對方行禮道:“師叔講得是,所以我們才不遠千里迢迢來這裡,想請求師叔賜教武功。”

“宇內一神”拂如風忽地一怔,他想不到對方會順著他的那句話,順水推舟地提出要求。

所以他雖然不欣賞他的武功,但卻還是比較欣賞他的智慧和口才,更有應變能力。

“宇內一神”柳如風緊盯著“武仙”

夏雷看了好一會兒,然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嘆道:“可惜啊,可惜,好好的一個人才就這樣被師兄糟蹋掉了。”

“武仙”夏雷一時不知對方在說什麼,只是緊緊地一言不發地盯著對方。

“宇內一神”柳如風見對方不解的樣子,於是開口解釋道:“你師父’由於死得太早,所以他傳給你的武功,你才學了其中的一半。”

“宇內一神”柳如風的話,講得“武仙”夏雷不禁再次怔了怔,良久他才問道:

“難道這‘花空煙水流,還有其他招式?”

“這招式是全部都傳給你了,不過所差的是他還未傳給你如何運勁而已。”

“宇內一神”柳如風在頓了頓接著道:“不過你能憑著這幾招招式,能夠練到這種境界也已經是十分難得了,悟性不錯。”

對方的話,使他想起當年師父“宇內一仙”柳如煙傳他武功時的情景。

只見那時他還很小,與一幫孩子在路邊球耍。忽然一個黑色人影從遠處步伐踉蹌地跑了過去,當他來到正在與眾人玩耍的夏雷身邊時,他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

然後突然抱著他朝前急掠而去。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頓時嚇得哭了出採,吵著要找媽媽。

在那黑衣人的連哄帶勸之下,他才總算安靜下來,對方告訴他,他是“宇內一仙”柳如姻,然後就教他習練武功。

那時候,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武功,但感到對方能飛,只是覺得好玩,所以就跟著對方學了起來。

那武功招式雖然很複雜,不過夏雷他畢竟天資過人,很快就給他學會了。

等他練熟了那武功招式後,他師父“宇內一仙”也跟著死了。在臨死前告訴他這武功就叫“花空煙水流”。

他當時也不知道他師父怎麼會突然死去,只是苦苦哭得傷心,漸漸地他也把這件事淡忘掉了,直到現在對方“宇內一神”提起。

“宇內一神”柳如風看了一下還在那裡想得入迷的“武仙”夏雷,道:“你想不想聽一聽,我跟你師父之間的一段故事。”

對於他們之間的故事,他當然很想聽了,所以毫不猶豫地朝對方點了點頭,他想不到本來自己是來求人的,現在卻變成了聽故事。

從那“宇內一神’柳如內的口中,“武仙”夏雷才得知有關武林的一段秘史。

原來這“宇內一神”和“宇內一仙”

的師父就是在二百年前縱橫天下,技藝無雙的無極老人。這無極老人平生只收了三個弟子,每個弟子都傳授了一項武功。

這大弟子就是“宇內一仙*柳如煙,無極老人傳他的武功就是“花空煙水流”。

二弟就是他“宇內一神”柳如風,他所學到的一項武功是“風流煙雲散”。

至於三弟子則是’宇內一鬼”柳如期,無極老人把自己最後的一項“情逍煙花遙”武功傳給了這最小的弟子。

他們師兄弟三人都是從小被無極老人收過來扶養成人,大弟子柳如煙和二弟子柳如風的年紀相差了大約五十年,而柳如風和柳如潮的年紀則相差不大。

所以當無極老人收養他們兩個的時候,最後幾乎都是身為師兄的柳如煙照顧他們。

這三個弟子的三項武功合起來就是無橙老人畢生的心血,也就是無極老人仗以笑傲江湖的一一無極神功。

不過這無極老人的無極神功實在博大精深,深奧無比,以一個人的智慧,即使花盡畢生的心血也不可能把“無極神功”

全部滲透。.所以他把“無極神功”分開,讓他們的弟子各自修練其中的一部分。

而“無極老人”之所以能創出曠絕天下的“無極神功”,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個神,更不是一個仙,及一個鬼.他是鬼、神、仙三者智慧的結合體.所以以他這樣超凡智慧所創出的武功,並不是一個人的力量所能修練成功的。

所以他要找三個弟子把他的武功分成三部分,每個人修練其中的一部分。

但是要修練蓋世奇技,當然要找一個天資異稟,聰慧過人的奇士方行,不過這樣的人,天下並不是很多。

所以“無極老人”在從找到第一弟子到第二個弟子之間整整花了他五’十年左右的時間。

五十年,為了找一個合適的人選。他整整找了近五十年,不算短的五十年。

好在他找過來的三個弟子都沒有讓他失望。經過近五十年的苦心修練後,他們各自都擁有了一項足可傲視天下的武功。

這也是“無極老人”畢生為之自豪的一點。

歲月不饒人,這一年“無極老人”也已經有三百歲了,他覺得所留給他的時日也已經不多了,這三百年對他來說,來得可也太匆匆了。

他修練包括三項蓋世奇學在內的“無極神功”花去了他整整二百年的時間,這二百年對於一個沉醉於武學中的人來說,那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所以他才覺得時間的短暫和匆匆。

在剩下的一百年左右的時間裡,他專門挑選合適弟子並傳授其武功。天下無論哪個門派到了這個時候,都要事先選好繼承人,象“無極老人”的“無極門”也不例外。“無極老人”

也應該在其三個弟子中選定一個合法繼承人了。

同時天下間如有人能習成“無極老人”的全部絕學,除非是已將習成的一門絕學廢去之後,重新習練第二門絕技,而習成第二門絕技之後,又照前一樣,將其廢去,再去習練第三門武學,但對於一個習武之人來說,能將自己數十年的功力在剎間廢去,那是根本不能辦到的。

但還有另外一種方法,就是習成另外兩種武學的人將自己的內力貫注到另外一人體內,那麼他將就會深具無極門的“無極神功”於一體。但天下間又有誰捨得將自己平身的修為白白送人呢?所以想聚“無極神功”

於一身,達到天下無敵,縱橫蒼穹,這根本就是個夢想…”

雖然這“無極門”是個很小的門派,現在總共加起來的人數,也不會超過十個,不過這個小小的門派所擁有的實力,卻可以在一夜之間統一整個武林-也許這一夜之間太誇張了點,不過他們的確具有在最短的時間內統一武林的傲人實力。

所以“無極老人”在考慮人選時非常慎重。

他是個淡泊名利的人,他不喜歡他的弟子在扛湖為了名利而拿生命當兒戲。

而在他的三個弟子中,也只有二弟子柳如風淡泊名利,苦心修練武學,所以在師兄弟三人中也以他的武學造詣最高,很合“無極老人”的胃口,所以他就把“無梭門”傳給了柳如風。

大弟子柳如煙知道這件事後,前去向“無極老人”責問,為什麼他身為首座大弟子不能繼承門主之位,於是師徒兩人就爭執起來。

最後大弟子柳如煙在不服之下,竟然找到師弟柳如風,要與他比試武功。

起先柳如風只是一味地躲閃不還手,不過後來被迫無奈還是與他交上手了。

哪知柳如風只用十招就把柳如煙打得口吐鮮血,拂袖而去,發誓再也不回來。

任誰也不知道他們師兄弟之間的功力相差這麼大,這連“無極老人”亦未料到。

“宇內一仙”柳如煙在那次身受重傷後,並沒有及時地治療,所以在身體內留下隱患,直到找到“武仙”夏雷前,他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知道留給自己的時日不多。

等他傳授完這“花空煙水流”的全部招式後還未得詳細解說時,他已經傷勢發作,從此留下遺憾一個人去了仙界逍進去了。

而剩下的這一套“花空煙水流”武功全是夏雷一個人在招式的基礎上自悟出來的,他自悟出來的武功竟然也會稱雄天下。

自從“宇內一仙”負氣離開那“無極門”後,很快“宇內一鬼”柳如潮也離開了“無極門”,離開了“無極老人”。

“無極老人”驟然受到打擊,頓時一下子病倒了,而且一病倒就再也沒有好過。

“宇內一神”柳如風無奈之下,四處去尋找他的師兄和師弟,無奈江湖浩浩,又哪裡找得到他們的身影。

智慧似海的“無極老人”就這樣帶著遺憾很快地離開了人世。他的三個弟子不能和睦相處,各自高他而去,也許是他一生中唯一沒有做得到的遺憾事。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很久很久,“宇內一神”柳如風想不到今日會遇到“宇內一仙”柳如姻大師兄的弟子“武仙”夏雷.聽完“宇內一神”柳如風的敘述後,“武仙”夏雷望著他師叔柳如風道:“如此說來,我還有一個師叔,你現在可否知道他在哪裡?”

“宇內一神”柳如風無奈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自從那次一百多年前離家出走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

“宇內一神”柳如風再次看了夏雷一眼,道:“以你的天資,其修為應該不止這種境界,都是師兄沒有教你習練之法。”

“武仙”不知道為何對方老是提這個問題。“你想知道你現在的修為是你師父當年的多少嗎?你絕對想不到,說出來可能會把你嚇一大跳。”“多少?”見對方如此神秘兮兮,“武仙”夏雷更是好奇地問,同時他也想知道當年他師父“宇內一仙”柳如煙修為到底有多高。

“最多隻有三分之一。”

“什麼?三分之一!而且還是最多?”

“武仙”夏雷在驚駭之下,幾乎叫了出來。

“不錯。當時我只用了八成功力,就把你打得在床上躺了四天四夜,如果我不是看見你使用大師兄的絕技,也許我就不會用這麼大的勁了。

想不到結果卻大失所望,你竟然會不堪一擊,使我不得不懷疑你到底是否是大師兄的弟子,不過這個懷疑未免有點可笑,如果不是大師兄的弟子,那麼天下誰又會絕世無雙的‘花空煙水流’武功呢?包括我在內。”

說到這裡,突然從“宇內一神”柳如風的嘴時傳出一陣爽快的朗笑聲。

在他笑完後,“武仙”夏雷開口欲說些什麼,可是已被一種稚氣十足的童聲打破了。

“你逃到這裡來了,你敢耍我們?我非扒了你的皮,脫了你的褲子不可。”

那聲音報顯得是出自金童之口。

“休得無禮。快來拜見師兄。”

“宇風一神”柳如風朝金童玉女厲喊道:“師父,他真的是我師兄啊?”

“怎麼?你不相信師父,師父幾時騙過你們?”

“我不是說師父,可是他的鬍鬚都那麼白那麼長了,是你的師兄還差不多,怎麼會變成我的師兄呢?”金童這小子還是那句傻話。

“宇內一神”柳如風狠狠地盯了他一眼,道:“少給我哆嗦;沒大沒小,你的師兄怎麼又變成了我的師兄了,該打!”

“宇內一神”柳如風望了“武仙”夏雷一眼,見他從外表上看,的確很像自己的師兄,怪不得小孩子沒頭沒腦地會這麼講了。想到這裡,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同時伸手要打金童的樣子,嚇得金童四處逃避,最後見無處可逃,竟然躲在“武仙”夏雷後面藏了起來。

“武仙”夏雷見了,受了他們師徒的感染,也跟著他們的胡鬧笑了起來。

頓時一片爽朗的笑聲震徹整個神谷。

笑完後,“宇內一神”向‘武仙”夏雷道:“這兩位是雙胞胎,也是我找了近百年才找到的練武奇才,假以時日,他們的修為不在我之下,希望今後你替我多向他們講講一些江湖經驗,在這一方面不要說他們江湖經驗不足,就連我也不知道什麼叫江湖經驗。”

夏雷見對方如此器重自己?頓時滿口答應,他還哪有不答應對方之理。

“宇內一神”見對方答應了,頓時顯得很高興。“武仙”夏雷見對方那表情,頓時覺得機會來了,只見他輕哼了一聲,道:“師叔,不知我徒兒現在在哪裡?我實在放心不下。”

“宇內一神”柳如風智慧過人,他見對方這麼說,頓時明白對方的意思,只見他笑道:

“他的情況我已經看過了,看來也只有重新修練我的‘風流煙雲散’才能恢復他的功力,不過這項武功向採不能傳與外人。”

“可是”......”

“武仙”夏雷插嘴欲講些什麼,可是卻被“宇內一神”用手止住了,只見他繼續道:

“不管怎麼說,當年大師兄也對我有救命之恩,看在當年你師父的份上,我準備將‘風流煙雲敵’的武功傳給你的徒兒,不過他能否在最短的時間內修練成功,那要看他個人的天資和悟性,在這一方面我也愛莫能助了。”

“武仙”想不到對方會這麼抉就答應傳宇文長風絕技“風流煙雲散”,頓時大喜過望,當然其他的問題自然沒問題了。

“武仙”再三向對方表示謝意。

謝完後,“武仙”就一個人離開那神山神谷,唯留宇文長風一個人在神谷,由“宇內一神”柳如風親自傳其“風流煙雲散”絕學。

當然米天樂一行三人到了太姥山,自然也撲了個空,沒有了宇文長風消息,上官玉雯的心也漸漸地平靜下來,不再去想那宇文長風了,一路上更是對米天樂的感情深了很多。

在米天樂這種挑情高手的驅動下,歐陽倩也漸漸地對米天樂產生了感情,一路上米天樂更是左抱右摟,樂此不疲。

這時的米天樂不知有多風流快活,這可是當時“牡丹聖女”把歐陽借送給米天樂時所想不到的,不然她才不會去做這樁媒呢。

陰玄山!

此山高聳峻峭,挺拔秀逸,入雲的峰頂終年被迷濛的煙霧所籠繞,以至看上去它就越發出奇古樸,高遠縹緲了。

在山的東邊十五里處,有一片荒蕪淒涼的斜坡,坡上坡下,全生滿了煙迷的齊脛野草,而這叢叢野草卻是淡白色,略染了點灰蒼,好象草根上沾著什麼傷感的幽戚的韻致。

這片悽悽的野草,在長久的年代下,也這個地方發生了許多慘劇一一這是白草坡,也是個染著濃重悲烈色彩的地方。

江湖中人,經常將此地用做決鬥的場所。

也許這裡比較偏僻而冷清是這裡的景色氣氛,蘊含著那樣的冷寒與哀愴。

現在,是清晨。

一個愁滲的,陰翠的清晨。

坡頂,“劍聖’藕容景明正盤膝坐在草叢中,彩色顯得凝重而肅穆。

慕容寶珍則緊挨著“劍聖”摹容景明坐著,有些緊張地抬頭張望著。

“劍聖”的對面,“醫死人”牛乾和“無影遊曳”馬坤關肩跌坐在一起,各自閉著眼睛,似乎正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快力閻羅”郭文龍則冷漠地將目光投注向選處陰玄山那煙霜悽迷的山頂。

空氣是靜寂的,靜得象是凝結了一樣,除了寒風吹拂著悽悽草動外,就只有他們幾個人有節律的呼吸聲了。

這原是個肅殺的日子,看在人們的眼裡,想在人們的心間裡的,也真都那般她血淋琳嗎?

搓搓手,“快刀閻羅”郭文龍不安地站起來,來回走動,嘴裡更是不停地嘆氣。

“你快給我坐下,你這樣晃來晃去到底累不累,我們都給你轉煩起來了。”

慕容寶珍不知為何突然對他大發脾氣道。她在發完脾氣後,掃了眾人一眼又道:“我看就把“劍聖”這個字號送給他們得了,我們犯不著為了這空無的虛名而鬥命。‘劍聖’這兩個字是江湖中人對老夫的厚望尊敬,又怎麼說送人就送人呢?

你叫我今後的臉往哪兒擱。”

說穿了,“劍聖”慕容景明還是面子問題,看來有時候常常是面子比生命都重要。

生命誠可貴,面子價更高。

“可是…”慕容寶珍還想再說些什麼,可是卻被“劍聖”止住了。

“據說那‘天地四傑’功力蓋世,那‘乾坤萬里劍法’更不在你‘狂風劍法’之下,不知主人有否把握打贏他們?”

“快刀閻羅”郭文龍擔心地道。

“劍聖”慕容景明還沒有回答,卻給“無影遊叟”馬坤在一旁接過去了,只見他道:

“不管那傅氏四兄弟有多厲害,但是對方既然找上門來,自恃他‘乾坤萬里劍法,比‘狂風劍法’厲害,要抹掉‘劍聖’的稱呼,這不明擺著欺誨人嗎?士可殺不可辱,請放心,對方即使再厲害,老夫也要鬥他們一斗。”

聽到這裡,“劍聖”慕容景明不由地長長吁了一口氣,他在這緊要關頭有這麼好的朋友,他除了感激對方外,他還能說什麼呢?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在場的各位在武林中都可以算是拔尖的絕頂高手,但是一遇到傅氏兄弟這樣的曠世高手卻顯得一個也不濟了。

他很很想勸他們趕快離開這裡,有他一個人留在這裡為維護“劍聖”的至高名譽而戰,即使最後戰死,他也毫無怨言,只要他們這些與他義膽相照的朋友,安然無恙地早點離開,但是他卻不知道如何開口,以何種方式,請他們離開這裡。

“哎,要是有‘武仙’夏雷在這裡就好了。”

“無影遊叟”馬坤突然冒出這句問話.雖然他並沒有說有“武仙”在又怎麼樣,可是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不過可惜的是“要是”是一種假設,一種對目前來說根本不現實的假設。

“沒有用。他曾經在‘天地四傑’手下吃過苦頭,還差點送了命。”

“醫死人”牛乾坐在那裡輕輕地說。

他的話雖輕,不過聽在大家的耳中就象在平空響起了一個大雷,炸得眾人發愣。連一代“武仙”夏雷那超凡人聖的身手都不是他們的對手,那他們不是太恐怖了嗎?恐怖得讓人難以置信。

大家在驚駭之下,齊都把目光投向“醫死人”牛乾,都想知道他是如何得到這消息的。

“醫死人”牛乾當然明白大家的意思,於是把遇見“武仙”夏雷的經過跟他們講了一下,順便也告訴他們宇文長風已被傅民四兄弟廢了武功的事情。

聽了“醫死人”牛乾的話後,大家一時陷入了一片沉寂當中,現場頓時變得很靜.就在這靜靜的沉悶中,突然有一種聲音從天而降,冉冉而來,其快如電。

“哈哈......想不到‘劍聖’慕容景明是個守信之人,按約前來,失敬失敬。”

話音甫落,他們前面已經平空多了五個人。

這五個人很顯然就是“天地四傑”和他們的寶貝傳人即那個無用的後代傅萬里。

傅振峰用眼掃了眾人一下,滿不在乎地道:“想不到慕容兄還請了這麼多人來,如此一來,老夫頓覺臉上增光不少,多謝!”

“你別再這樣哆嗉了,我們並不是他請過來助拳的,而是自願過來,想見識一下傅氏四兄弟的曠世劍法,到時請不要吝培賜教。”

“無影遊叟”馬坤在那邊已經沉不住氣,他一出口就充滿了火藥味,似乎非要挑起一場戰爭不可,他當然不想當什麼戰爭英雄,而是他實在看不過對方要別人改號這囂張的氣焰。

不過傅振峰並沒有理會那火藥味,也許在他眼中象“無影遊叟”馬坤這等角色還不值得他為之發火,只見他朝對方展顏一笑道;“請放心,到時我不會虧待你的。”

“不會虧待你。”那是什麼意思?

是否到時要狠狠揍他一頓,揍得腫成象頭肥豬般地嚎叫起來,然後大喊饒命?

雖然誰也隱約地猜到這其中的結果,不過對方又沒有明說,當然不能為對方定罪。

“無影遊叟”馬坤也只有氣呼呼地坐下。

“不知我跟你提得那件事考慮得怎麼樣了,我們很想聽聽你的決定。”傅振峰突然轉首望著“劍聖”慕容景明道。

“我不用考慮了。頭可斷,劍可斷,‘劍聖’這兩個字,絕對沒有拱手送人的說法。”

“劍聖”他的態度說得異常堅決。

傅振峰聽了對方的話,不怒反笑道:“很好很好,如此說來我們之間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了。很好,我會尊重你的選擇。”

傅振峰這次也不知道為什麼連說了三個“很好’,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居心何在。不過任誰也知道他絕對不會就這樣甘心的。

傅振峰在頓了頓後繼續道:“劍中之聖,這說明你的劍法一定是厲害無比了,那好,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劍法中的真正聖品。”

“老夫隨時恭候賜教!”

“劍聖”慕容景明面無表情地道。

“就讓我先來領教一下閣下的劍法,看看是否象傳說中的那麼厲害,是否有資格稱之為劍法中的聖品。”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十一章 劍中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