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劍中聖品

“快刀閻羅”郭文龍已經站了起來,他要為他的主人“劍聖”慕容景明摸底去打那頭陣。

“劍聖”慕容景明雖然聽說地‘天地四傑’功力蓋世,但畢竟沒有見識過,總有點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的味道。

他也正好乘其機會讓“快刀閻蘿”去摸一下對方“天地四傑”的底,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斤兩,所以他並沒有出手制止的意思。

“很好,那就先讓你嚐嚐妙絕天下的‘乾坤萬里劍法’的厲害,出手吧。”

傅振峰欲出手時,博萬里已經先他而出。

“快刀閻羅”郭文龍用眼緊盯了傅萬里一服,眼中露出一絲輕視的目光道:“憑你?老夫不跟小孩子玩。”

“快刀閻羅”那帶有侮辱性的話,頓時把傅萬里氣得發瘋,隨著一聲冷厲的低叱聲,就往他撲了過來,象只發瘋了的老虎。

見對方如此激動的樣子,郭文龍頓時大喜過望,他之所以這樣,也就是要把他氣瘋,最好是氣得失去理智,這樣他的勝算才會更大。

郭文龍見對方撲了過來,臉上頓時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單刀直立,一式“電光石火”帶著翻湧呼嘯的刀片破空聲,朝對方急挑過去。

傅萬里正在氣頭上,沒料到以方在見面間會狠下殺招,面對那洶湧如潮的刀勢,他的臉色不由地一變,不敢硬接郭文龍這一刀,他在身形急蕩間,已經朝左斜飄了過去。

雖然他閃過了“快刀閻羅”的快刀,但他也嚇出了一身冷汗,因為對方的刀來得也實在太快了,快得讓人目不暇接。

傅萬里怔怔地看著“快刀閻羅”郭文龍,半晌,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他是嚇呆了,還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右手的整條袖子都被郭文龍的快刀在剎那間削去了,不過使他僥倖的是,他的整條手臂畢竟還留在身上,不然就變成殘疾人了。

如此一來江湖上又少了一個自食其力的人,因為以傅萬里的為人才不會意志堅強地自食其力呢,那不是自討苦吃是什麼。“快刀閻羅”郭文龍見自己一出手就把對方打得如此狼狽,覺得甚不滿意。

突然看見傅振峰附在傅萬里耳邊哨咕著什麼,也許是在面授機宜,只見傅萬里在不停地點頭,在點頭的同時,他的臉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使傅萬里表現出如此自信的笑容。

“快刀閻羅”郭文龍倏見對方臉色的變化,心中吃驚不小。他覺得自己唯一的優勢是在信心上擊垮了對方。因為在刀劍的招式上,他自問也沒有把握勝過對方,甚至對方還略勝一籌。

在對方傅振峰面授完機宜後,傅萬里突然朝郭文龍哧哧地笑了,笑完後,他拔出了劍。

一劍“萬里無蹤”急揮而來,也不用對方打個招呼,不過好在“快刀閻羅”郭文龍早有準備。他的快刀也並不比對方侵。一聲問哼聲中,他的快刀,奇快無比地朝對方急劃而去。

“快對閻羅”郭文龍其實最大的能耐就是出刀之快,出刀之難,只要被他刀勢到達的地方。他絕對不會失手刀必中目標”

他這一次出手那“驚鳴一瞥”,其刀勢自然比上一式“電光石大一要快得多,威力自然也更猛,更具有殺傷力.似乎中者即死。

只見他那把快刀在一翻一旋間。欺身踏進,刀芒更是一吞一吐,上盤下施。

傅萬里的手中之劍,劍芒陡織,劍氣沖天、大發劍威。朝郭文龍鋪天蓋地而來。就像是破堤而瀉的江河洶湧澎湃,不可遏止。

郭文龍的快刀更是不敢怠想。當空劃出一道藍弧,亮晶晶耀眼奪目。直攻對方的上中下三路、氣勢凌厲,勁道沉厚,雷霆萬鈞。

刀和劍終於碰到了一起,空氣變得沉悶。在一聲“錚”地金屬交錯聲中,夾雜著一絲悶哼聲,在這夾雜聲中,人影倏分。

“快刀閻羅”郭文龍踉蹌地退了三步,他的臉色顯得有點蒼白,不過好在還有點血色。

而傅萬里的情形則比他更糟,只見他與對方硬拼一招後,再也站不穩了,踉蹌地往後退了五步,整整比郭文龍多了二步。

在內力修為上,他比起“快刀閻羅”

畢竟還是差了那麼一點,姜畢竟還是老得辣。“快刀閻羅”郭文龍見自己一刀得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要乘勝攻敵。

他既然有了這個念頭,出手當然更快,一聲暴叱,藍光乍現,在他剛站穩身子時,又一刀已經出手,快如疾電。把他的快刀之快表現得淋漓盡致。專看那速度也夠駭死人了。

傅萬里見之不由地臉色大變,身形暴退,在暴退的同時,長劍異軍封起,朝對方快刀的空隙中急插而入,那速度也同樣很快。

“咔嚓”一聲,金屬斷裂聲隨之傳來。傅萬里手中之劍已經一斷為二,丟在地上。

‘快力閻羅”雖然削斷了對方的劍,可是卻擋不住“乾坤萬里劍法”中這怪異的一劍。

只見他的胸口已經被對方的長劍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一道血猩紅的鮮血已經從裂開的劍口中溢了出來,染滿了前襟。

“快刀閻羅”郭文龍見自己縱橫江湖這麼多年,今日卻敗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於手裡,使他顯得很激動,他在看了一下自己那道滲血的劍傷後,淒厲朝對方道:“好小子,老夫跟你拼了。”

隨著話聲,他朝對方急撲而去,一式“驚鴻一瞥”已經隨身擊去,氣貫山河。

他要把全身的力氣都聚在這一刀上,他要在這一刀上把對方劈子刀下。

傅萬里見自己剛才一劍擊傷郭文龍,正站在那裡揚揚得意,想不到對方的氣量也不大,在惱羞成怒之下,對他會驟下殺手。

他的手中已經沒有了劍,如今見對方拼命似的撲了過來,頓時顯得手慌腳亂,不知如何辦才好,只是本能地往後暴射而退。

這一次郭文龍存心要對方的命,又哪能這麼容易讓對方走脫呢,身形急跟而進。

跟看著他就要追上傅萬里時,一刀朝對方急揮而上,一式‘電光石火’,一閃而逝。

快刀,快!夠快,快得駭人聽聞。

眼見博萬里就要被對方的快刀劈為兩半,“天地四傑”雖然身手絕世,劍法通神,可是變起倉促間,他們也顯得力不從心。無奈之下,四個人四把劍,同時脫手而出往“快刀閻羅”

郭文龍身上招呼過來。

希望郭文龍會為了自救而放棄追殺傅萬里,可是這一次對方卻好象是吃了定心丸似的鐵定了心,執意要殺傅萬里。所以他手中的快刀也毫不猶豫地朝上急劈而去。

疾飛而來的四把劍也同時穿心而過。

血光飛濺,衝上九天,慰然壯觀。

傅萬里的身體己經被快刀劈為兩半,倒在地上。地上白花花的腸子流了一地。

郭文龍被四把劍穿心而過,頓時“哇”地一聲張口吐出‘大堆鮮血,那血一直在流。

“郭叔叔!”一聲淒厲的叫聲劃破清晨的靜寂,慕容寶珍已經往郭文龍的立身之處急衝而出,緊緊地抱住對方痛哭起來。

這“快刀閻羅”郭文龍雖然早年被“劍聖”慕容‘景明收身為奴。可是他對慕容寶珍愛護有加,幾乎是一把尿一把屎地把她撫養長大,所以在她的眼中,郭文龍無異於她的父襄。

所以才會哭得如此傷心,邊哭還邊喊道:“牛叔叔,你快來救救郭叔叔,他還沒死!”

“醫死人”牛乾雖然醫術通神,可以把死人醫活,可是面對被四把利劍穿心而過的“快刀閻羅”郭文龍,也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已經閉上眼睛的郭文龍,聽見哭聲又緩緩地睜開雙眼,慈祥地望了慕容寶珍一眼,然後望著急握著他手臂的“劍聖”慕容景明道:“主人。我再也不能侍候你了,我只能先走一步了,;望你保重!”

“劍聖”慕容景明蹲在那裡不僅老淚縱橫,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朝對方重重地點了點頭。郭文龍的臉上頓時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後再次緩緩地閉上他那雙已經無神的雙眼。

“郭叔叔,你不能死,你不能丟下我不管。”慕容寶珍的哭聲哭得震動天地,直衝雲宵。

“天地四傑”傅氏四兄弟見他們唯一的後人,他們傅家唯一的希望在剎那間斃於非命,頓時怒不可遇。

四個人四雙殺氣騰騰的眼睛,緊盯著在場的所有人,他們要把傅萬里之死的悲痛全部發洩在場上所留四人的身上。

四個人猶如四條瘋狗般地撲向場上的四個人。“醫死人”牛乾和“無影遊叟”

馬坤見機不妙,率先迎了上去。

“劍聖”慕容景明,身形急射而起,他在動身的剎那間,帶走了還伏在“快刀閻羅”身上痛哭的慕容寶珍。

等“劍聖”所有的事情都辦要好後,對方傅振天和傅揚威兩個人已經直撲過來。

長劍急揮,“劍聖”一招‘狂風驟雨”已經把慕容寶珍圈在他的劍網之內。

他知道以纂容寶珍的修為絕對不是功力蓋世,劍術通神的“天地四傑”的一招之敵。

這兩位傅氏兄弟,此時正在悲痛當中,雙劍齊出,一劍“萬里無蹤”朝“劍聖”急蕩而來,出手根本不留情。

以“劍聖’的修佳為而論,即使他的“狂風驟雨”厲害無比,但也擋不住傅氏兄弟那開天闢地之死亡一擊。

所以“劍聖”慕容景明的那一招“狂風驟雨”很快就被對方的劍氣攻破。

無奈之下,“劍聖”只有收劍自保。

失去了劍網保護的幕容寶珍,在對方的劍下,根本嚇堪一擊,沒有幾下,她已經多次受傷,傅振天之所以沒有立即殺他,並不是殺不了她,而是他要用她的傷勢和慘叫聲來打擊那“劍聖”纂容景明。

果然不出他所料,摹容寶珍的慘叫聲很快就使’劍聖”摹容景明分神。

“不要啊,你們不要傷著她。”

以“劍聖”慕容景明的修為,本來就在傅揚威之下,如今一受到干擾就顯得更不濟了。

只見沒幾下,他的身上已經被對方的劍刺傷了好幾個傷口,好在“劍聖”纂容景明在劍上的造詣並非泛泛之輩所可比的,他雖然捱了對方几劍,但傷得並不重。還可以應付得了傅揚威的瘋狂攻擊,慕容寶珍由於流血過多,傷勢過重,最後終於昏了過去,渾身是血。

傅振天並沒有乘機殺了她,因為他認為勝對方這樣一個女孩子,他顯然是勝之不武,如果再乘機向對方下手,很顯然是有損他的聲名。

他用目光掃了其他兄弟,見他們都已經佔了上風,他才放下心來,最後他在草地上坐了下來,他為兄弟們壓陣。

“醫死人”牛乾欲用“誘惑無邊”急抓對方的劍,可是傅振峰的劍術早已經通神,象泥鰍一樣光滑,總是在對方將要抓到之時,急滑而出,同時朝他掃出一道勁道無匹的劍氣,直撞得牛乾的手指隱隱吃痛。

無奈之下,“醫死人”牛乾只有捨去那一招很少失手的“誘惑無邊”改用“普渡眾生”

來渡化從對方劍上所散發出來的重重殺氣。

傅振峰見自己的“乾坤萬里劍法”中的“萬里無蹤”和“乾坤無影’一連兩劍都無法傷著對方,頓時對對方另眼相看。

他想不到對方“醫死人”牛乾除了醫術高深外,一身武功修為也一樣深不可測。

想到這裡,他不由地再在劍上加把勁,一時之間,他劍上風雷聲大作,空氣呼嘯有聲。

“醫死人”牛乾見之臉色大變,用那一招“普渡眾生”阻了阻對方的來劍後,身形更是不斷地往後暴退而出,他不敢接對方那一招。

“無彰遊叟”馬坤則找上傅耀武,傅耀武的一劍“萬里無蹤”,頓時把他攻得手慌腳亂,窮於應付,不過好在他的輕功修為不錯,一式“薛蹤俠彰”終於勉強地躲過對方那一劍。

這並不能說明“無影遊叟”的一身修為不及“醫死人”牛乾,而是傅振峰,在剛一開始時,由於對一代神醫“醫死人”

牛乾心存敬意,未出全力攻敵,所以剛開始還顯得有點輕鬆,而傅耀武則不同,他一出手就用全力,以“無影遊叟”馬坤的修為當然感到有點吃不消。

“無影遊叟”馬坤雖然盡出絕招,“捨我其誰”、“萍蹤俠影”,但卻依然無法攔得住對方在劍上對他進行狂轟濫炸。

不過好在他終日遊山玩水,練就了一身出類拔薦他輕功身法,他的輕功身法雖然依然無法追脫得了對方那奇絕天下劍法的襲擊。但卻還可以保他一時之命,使他有機會掙扎下去。

“劍聖”慕容景明在劍法上的造詣雖然不亞於對方,不過無條在內力修為上總還是差了對方那麼一點,所以他一連舉世無雙的“狂風劍法”也發揮不出他應有的威力。

再加上慕容寶珍昏迷在地。他一時不知其死活,由於心存優急。他在劍術上所發揮的威力自然又是大打折扣。

如此一來,他的劣勢也就越來越明顯。後來他感到事態的嚴重性、欲再振作精神,以抵禦來敵的強攻。可是己經太遲了。

大廈將傾,誰又能阻攔得了呢?

一道紅光閃過。傅楊威已經劍出。血行萬里“,那紅光刃劍勢直朝對方田日衝去。

“劍聖”慕容景明見之不由地臉色鉅變。劍出“狂風肆意”。一片漫天的劍氣頓時在平空颳起一陣龍捲風,那龍捲風越刮越大,風力中心的風力最小時也在十二級以上。

“劍聖”摹容景明在無奈之下,被迫使出“狂風劍法”中最具殺傷力的殺招“狂風肆意”。

傅揚威的那一道紅光雖盛,殺氣雖織,但很快就被那龍捲風吞沒進去.在呼嘯的龍捲風中,一道紅光沖天而起,不過那不是一道劍氣,而是一道血光。

一道人的血光,就是不知道是誰的。

在一聲修呼聲中,風雪出息,血光乍現。

“劍聖”慕容景明終於倒在地上了。

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傷在哪兒,因為他全身滿是傷口,滿是鮮血,但是有一點人家都會明白,那就是“劍聖”他已經死了,死在對方劍下。想不到被尊稱為“劍中之聖’的慕容景明會死在劍下,可能連他自己也不會想到。

“劍聖”慕容景明之死,使“無影遊叟”馬坤震憾不小,本來就已經不是對手的馬坤,現在在一分神間,又捱了對方傅耀武一劍。“無影遊叟”手捂左臂的傷口,暴退而出,雙跟緊盯著傅耀武,目中充滿著恐怖。

傅耀武望著對方那副驚駭失色的樣子,忽然抖了抖手中的劍,朝他獰笑道,“你放心,我很快也會送你去陪慕容景明老不死的,你還是忍心地等我一劍吧。”

說完後,他的一劍“天地乾坤”頓時向馬坤暴閃而出。他已經用上了“乾坤萬里劍法”

中的最後一劍“乾坤萬里”,準備一劍劈敵。

漫天劍氣猶如傾盆大雨殷地沒頭沒臉地往“無影遊叟”馬坤身上潑了過去。

不管他往哪個方向逃,似乎都逃不過對方那鋪天蓋地無處不在的劍氣。

“無影遊叟”馬坤雖然久經江湖,見過的場面也不少,可是如今一見那場面頓時嚇得魂飛魄散,膽跳心驚,一種求生的慾望使他向對方封出一招“捨我其誰”,希望能以自己這一招霸氣十足的招式,可以暫時阻對方一阻.可是對方劍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實在太重了,重得能使天地變色。

無奈之下,“無影遊叟”只有身形再次朝後急退而出,一式“萍蹤俠影”頓時託著他那飄飛的身軀斜飛而逸。

可是對方的劍似乎也是長了眼睛似的,跟著對方斜飛的身子隨影附形。

一聲慘唪聲,終子再次在山坡上響起。

當然那發出,慘嗥聲的不是傅耀武。

只有’無影遊叟’馬坤整個人隨著叫聲朝外倒瀉而出,等他摔倒在地的時候,只是掙扎了幾下,然後就再也不動了。

他的胸口血流如注,他死了!

在“無影遊叟”的慘嗥聲中,“醫死人”牛乾的左臂又被傅振峰刺了一劍。

傅振峰在刺了對萬一劍後,身形急退,並不乘勝追殺,似乎他覺得並沒有必要那樣做。

牛乾手拂左臂,只見左臂已被對方的劍劃開了一條很長的口子,此時正血流如注。

“你為什麼不乘機殺了我?”

“我如果要殺你,你早就應該死了。”

傅振峰望著滿身血跡的“醫死人”牛乾道。

“醫死人”牛屹怔怔地望著對方,顯得有點不解對方的意思。傅振峰老於世故。當然知道對方所想,只見他嘿嘿一笑道∶“我之所以不殺你,因為你是各震天下的神醫,我尊重你,如果把你也殺了,今後也不知有多少人,由於我殺了你,而死去,如此一來.我不但對不起天下蒼生,更對不起自己。”

“你給我閉嘴I象你這樣的人也配跟我講這些東西。你們這些沒有人性的東西,為了一個區區稱號,竟然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們幾個,試問他們與你有仇有怨嗎?”

.“醫苑人”牛乾的話,講得傅振峰他們臉色一變,臉上殺氣陡盛,他朝對方吼道:

“給我閉嘴!難道我萬里的血是白流的嗎?”“這是你們自找,如果你不去找他們,硬逼別人做這種具有誨辱性的事情,你們的邦個寶貝後人也就不會死,這都是怪你們自己,你們明白嗎?虧你們還自稱正道中人。

“醫死人”牛乾毫不示弱,反唇相譏。“不管你,怎麼說我們也好,現在就請你救救我們的萬里。”

博振蜂此時也許是求人吧,他氣也消了。“你們不殺我,就是要我去救他?”

“醫死人”牛乾總算明白對方不殺的原因。

“你如果能救得了他,我們不但答應放過你,更可以答應你任何一件事情,只要我們能夠做得到的。”

也許是救子心切,傅振天變得低聲下氣。“醫死人”突然仰頭高聲狂笑,笑聲直衝雲霄,更是傳出千里之外,笑完後,道:“你們真的可以答應我任何一件事?”

傅氏四兄弟還以為“醫死人”牛乾會答應他們去教人,頓時齊聲道:“那當然了。”

“醫死人”牛乾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根神秘的笑容,只見他朝他們笑道,“那實在好極了,我只要求你們用劍自刎在我面前,就這一件,你們能做到嗎?”

“牛兄可真會嚇人,我們差點信以為真。“這本來就是真的,哪來得嚇人?”

“牛乾,你不要太過份了?”

“什麼叫做太過份?這個要求也是你們自己提的。再說你們做事情前有無考慮一下自己這麼做是否太過份了,那些過份的事情。你們可以做,為什麼我就不可以做?”“天地四傑”

傅氏四兄弟一時語塞,怔怔地站在那裡不知說什麼才好。

說,你到底願不願意救人?”

“醫死人”牛乾乘對方講話間,用眼光掃了一下倒在地上早已經僵了的傅萬里一眼道;“人都已經死了,你叫我又如何救人呢?”“你不是‘醫死人’嗎?連死人都可以醫活。他現在真的死了,那不是正合你的醫術嗎?。”傅揚威滿懷希望地道。

“醫死人”被對方的話,講得差點忍俊不住笑了出來,只見他搖搖頭道:那只是江湖好事者誇大其詞而己,對方人都已經死人,老夫亦無能為力。”

“天地四傑”頓時愣在那裡,那神色除了失望之外,更多的是殺氣,一股只要人聞到就可以死亡的殺氣。

“醫死人”牛乾見過的場面亦不少,如今見之也不由地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

“原來你是來尋我們兄弟開心的。那好,我要你為萬里他陪葬,你去死吧。”

傅振天厲嚎聲中,一劍“血行萬里”,帶著一片血光朝對方急撲而去,他這一劍勢在必得,一定要宰了“醫死人”

牛乾陪斃。

“醫死人’牛乾雖然身手絕世,不過到了這個節骨眼上,碰到象“天地四傑”

這等絕世超流高手,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到了這個時候,牛乾在對方的劍氣也不閃避,他知道自己是絕對閃避不了的,他只是緩緩地閉,著雙眼。站在那裡穩若泰山。眼看著傅振天那絕世一劍就把一代神醫劈為兩半時,突然一陣暴喝聲破空傳來,道∶“劍下留人!”

隨著叫聲,空中突然起了一陣狂風,一條白影朝這邊急掠而至,很快切入那漫漫劍網中。

快,快如閃電。猶如幽靈顯身。

“錚”地一聲金屬斷裂聲,劍影乍息。

傅振夭臉色蒼白地倒瀉出一丈開外,等他站穩身子時,他的胸部更是不斷地起伏不定,雙目中所流露出來的滿是驚駭和恐怖。

他手中的長劍已經斷為二截,遠遠地拋在地上,靜靜地躺著,好象被人遺忘了一樣。

在傅振天的對面已經平空多了一個衣冠如雪的俊美少年,那“醫死人”牛乾已經被那少年平空從對方的重重劍網中帶了出來。“牡丹聖女教教主米天樂!”

“天地四傑”幾乎同時驚駭著叫出來。

“醫死人”牛乾見有人救了自己,頗覺意外,只見他緩緩地睜開雙眼。

見救自己的人就是米天樂時,頓時大感意外,他想不到上次武功還不如自己的米天樂,自從被“牡丹聖母”劫去後,在短短的時日中,對方會武功大增,從天下人聞名色變的‘天地四傑’的劍網下把他救了出來。

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不過驚訝歸驚訝,這一切總是不爭的事實,剛才如果不是他救了自己,難道還是自己救了自己不成。

正當“醫死人’欲向對方行大禮叩謝救命之思時,場中已經又多了兩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醫死人”牛乾當然認得這兩個美女,她們一個是宇文長風的女友上官玉雯,而另一個則是跟在“牡丹聖女”

身邊的美女,只是他並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他不懂這兩個本來總是敵對的女人為什麼今日會突然走在一起,米天樂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使這個美豔天仙的美女走在一塊,跟在他後面,他雖然不懂這到底是為什麼,好象不懂為什麼在突然間米天樂功力會大增一樣。不過有一點他卻不可否認,他很佩服他米天樂。

他佩服的是他能在一夜之間成為魔教“牡丹聖女教”的教主,統領這麼多的美女。

諸位也許想知道,米天樂這小子是如何來到這裡來的,是有人告訴他的嗎?不是!

原來那一日,他帶著上官玉雯上太姥山尋宇文長風無著之後,一行人就變成一路遊山玩水了,由於有這兩大美女相伴,所以他一路上的遊興特別高,今日不知不覺中游到了陰玄山附近,正當他們玩得忘形時,突然聽到一陣震天的狂笑聲。

很快他們就被“醫死人”牛乾的笑聲引了過來,當他們剛到達這裡,還未仔細看時,就見傅振天氣勢洶洶地一劍往“醫死人”牛乾砍去,眼看著牛乾將要被劈為兩半時,米天樂在倉促間只有身運“劍步隨意”,在叫喊聲中,朝對方那漫漫劍芒中急切而入。

他一見對面站著的赫然就是名動天下,的“天地四傑”,不由地就心裡發毛,想不到當日在虛無縹緲峰與對方一別,放過對方後,會這麼快在這裡碰到。

以他的身手似乎還不是對方“天地四傑”的對手,不過現在“牡丹聖女”似乎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天似的,特派了兩個美人幫他,不然他今日又不知如何收場才好。

由於剛才在倉促救人間,他還不知道對方就是‘天地四傑”,不然說不定打死他也不會去教人,“醫死人”牛乾被劈死就劈死吧.以後如果自己萬一身受重傷,到時再想辦法吧,他不相信沒有了那“醫死人”

牛耘就沒有了希望,他才不信那些邪。’不過現在既然出手了’,那也只有既來之則安之了,凡事逃避也總不是一個辦法,何況他們這一邊又多了一個“醫死人”牛乾。所以他在看了“天地四傑”

後,朝他們微微一笑,很有禮貌地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沒隔多久,我們又在這裡見面了。哈哈”。…”

“天地四傑”倏見米天樂出現頗感意外,對剛才他那套救人的精彩表演更是驚駭萬分。

他們想不到不久前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的米天樂今日會有此等身手。

不過他們雖然驚駭於對方那精彩的表現,但他們以前與米天樂曾經交過手,知道他差勁的很,現在即使功力大增,那也不會高到哪裡去,所以也並沒有把對方放在眼裡。

傅振峰見對方說完,朝對方哼哼一笑道:“米大教主這次前來是否代貴教上下眾教徒向我們謝罪來了。不過你也別帶這麼二位美豔如花的女人來陪葬,那實在太可惜。”

米天樂知道對方在佔他口頭上的便宜,並不動聲色,只見他依然笑道:“我知道你們傅氏兄弟沒見過女人,所以在你們臨死前,帶她們來你們面前,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漂亮的女人,如此死後也安心。”

米天樂這句挖苦的話,頓時講得“天地四傑”暴跳如雷,惱羞成怒,幾乎欲把他一下碎屍萬段。那股殺氣,米天樂也為之禁不住顫抖不異,他們真的要殺人。

“天地四傑”四兄弟一心沉醉武學幾乎終身未娶,直到晚年他們四兄弟為之不使傅家斷後,所以才使傅振天娶了一個老婆,生了一個兒子傅萬里。

如今那米天樂不知天高地厚,硬說他們沒有見過女人,你說他們不氣死才怪呢!來天樂見對方氣成這個樣子,正中下懷,他向歐陽倩和上官玉雯使了一下眼色,意思就是要她們做好準備,防他們會象瘋狗般地咬人。

那兩位絕世美人與米天樂相處日久,怎麼會不知道他的鬼主意呢。

米天樂見他們這副德性心中只想笑,不過最後他還是忍住了,他知道他這一笑出來的後果,他裝做一本正經地對他們笑道:“怎麼啦?你們哪裡不舒服,不過請放心,不管你們有多大的病情,即使是難以啟口的陽痿早洩,有一代神醫在,保證讓你們藥到病除。”

米天樂這一番漫不經心地話,只說得兩女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一代神醫“醫死人”牛乾也暫時忘記了疼痛,跟著笑了出來。

米天樂這一番嘲笑的話,頓時無疑於火上加油,只氣得“天地四傑”哇哇直叫。“米天樂,我要撕爛你的嘴,我要你碎屍萬段,你這可惡之極的米天樂!”

“很好啊,我還沒有找你們算帳,想不到你們竟然主動走上門來,那好,我就讓你們嚐嚐我們‘牡丹寶典’上武功的厲害。來啊!”

米天樂不停、地招手,一副輕蔑的樣子,似乎存心要把“天地四傑”氣昏掉。

四條人影四把陰森的長劍,終於象瘋狗般地撲了過來,來勢兇猛。

米天樂長臂一揮。率先向傅耀武、傅揚威兩兄弟迎了過去,剩下的兩兄弟,就留給他那豔冠群芳的左右侍衛侍候。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十二章 驚世駭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