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眾美齊歸

“牡丹聖女”居住的“茅廬精舍”。

這裡景色倒也清幽宜人,米天樂認為在這裡養病調息最合適,所以他才把慕容寶珍帶到這裡採靜養療傷。

現在,是清晨,他們到這裡後的第十天。

天氣並不太好,空中是灰茫茫,烏重重的低雲,相當寒冷,郊外與屋面也全沾布了白凜凜的嚴霜,看這天氣,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飄雪了,算算日子,也該入冬了……

米夭樂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到了慕容寶珍療傷的寢室前,他輕輕敲了幾下門,柔和地叫道:“寶珍,你醒了沒有?我又來看你了。”為了方便慕容寶珍療傷,一直以來;她都是一個人居住在一間房間的。

房裡,幾乎是立即的。慕容寶珍的聲音帶著點疲倦與磁性的韻味回應道:“早醒了,天樂,這裡天氣好冷啊。”米天樂聞之,不禁開心地笑了,只見他道:“反正你都有足夠的理由賴在床上,天氣冷不冷,倒不是一回事了。你說呢?”

轉出一聲嬌媚的笑聲,慕容寶珍在裡面道:“你呀,就知道會損人,沒有一點優點。”

米天樂聞之一笑道:“我可以進來麼?”

很乾脆,慕容寶珍道:“門沒下閂,要我請?”

當然,米天樂是自己推門而入了,他回身又將門掩好,然後目視榻上的慕容寶珍。

這十餘未來,有賴於“醫死人”牛乾事前的悉心調治與他米天樂本人的體貼照顧,她的傷勢可說大有起色,非但傷口全痊合了,連精神也爽朗明快了許多。

此時,她正半伏在榻端,曲著腿,擁著棉被,一件雪白的外裳便披在肩上,她那烏黑的秀髮如瀑布似的自然地傾瀉下來,油置的髮絲襯著她白裡透紅的美豔面龐,襯著她那雙水汪汪的,凝視著米天樂的明眸,那神態,嫵媚撮了,也俏麗極了,簡直就是一個人間尤物。

米天樂不禁有些著迷地看著她,下意識裡有一種強烈的,想上去親吻她一下的慾望。

“噗嗤”—“聲,慕容寶珍笑了,她開口道:“老看著我幹嗎?不認識我?怪事!”

突然驚悟,米天樂有些腦腆的感覺,只見他使勁地用力搓搓手,望著墓容寶珍道:“我,哎,寶珍,我怎麼每次見到你,都覺得你比以前好看多了,漂亮多了。

“啐”地一聲,慕容寶珍羞紅了臉羞澀地道:“我還不是我嗎?有什麼一次比一次好看的,你呀,就生了張巧嘴,專門哄女孩子開心,你說你是否是這樣?老實招供。”

米天樂連忙否認,緊張地道:“天地良心!”

忽然,他覺得房裡有點冷,遊目四顧。晤!靠右的那扇窗戶竟然是敞開的,從窗口,可以望見後面那片青翠淡綠的竹林。以及遠處隱隱舶山脈,但是,卻也讓外頭的寒氣飄進來了。

米天樂走到窗前,搖搖頭道:“天這麼冷了,還開著窗睡覺,也不怕著涼了,你身子尚不夠硬朗,怎麼這樣不知愛惜了?”

慕容寶珍忙喊道:“你要幹什麼?”

米天樂回頭道:“那當然是關窗了。”

“別關,天樂,我喜歡這樣,開者窗戶,房裡通風,房裡既新鮮又清新,要不,會把人悶死的。你就不要關嘛。”她不依地道。

猶豫了一下,米天樂道:“但太冷了,對你身體不好。你懂嗎?”

“不要。”

米天樂眉頭一皺,走了回來,道:“好吧,不關就不關,你想做什麼,就一定依你就是了。媽的,我真把你寵壞了。”

怔怔地盯著米天樂,慕容寶珍眼圈驀地一紅,她委屈地道:“你……”米天樂,你根本不愛我,我,我也投說什麼,你就不高興了。”

一見寶珍竟然傷心欲淚,米天樂不由地有些著急,他連忙安慰地笑道:“別,別這樣,寶珍,你也知道我是絕對愛你的,我剛才說出不好聽的話,也不過就是習慣成自然,並沒有其他含意,你怎麼當真了?”

慕容寶珍依然沒有原諒對方,她仍然欲啼地道:“那你幹嘛還皺眉?好象很不舒服的樣子,更好象討厭我的樣子……天樂,你不高興了,你知道我除了你再也無依無靠,無所投歸了,不然也不會跟著你到這裡來,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就別擺出討厭我的神態……”

米天樂暗自叫苦,此時正是有理也跟她沮不清楚,只見他一跺腳,發誓道:“王八蛋對你才憎厭,我對你是不折不扣地愛,一種瀝血剖心的愛,騙你一句,我就是你的兒子,這樣你總該滿意了吧。”

俏臉上倏然赤紅,慕容寶珍心頭卻滿意甜蜜無比.她又羞又急又喜地叫道:“不要胡說,誰……要做你的媽呀?”

眼珠子一轉,米天樂見對方終於原諒了自己,頓時心不懷好意地涎著臉道:“正好,你不願做我的娘,就當我的老婆吧,將來做孩子他娘,嘻嘻,孩子他娘!”

慕容寶珍猛一下將臉兒埋入膝前的棉被裡,那種嬌媚又羞臊的聲音,卻帶著點低窒自棉被的隙縫裡傳了出來:“不和你說了……厚臉皮……”

哈哈一笑,米天樂高興地道:“我的乖乖,現在侍候你的可真叫我不容易,軟硬不吃,弄不好就大發雌威,文武齊上,他媽的。比我對付千軍萬馬還要難。”

微微將臉兒抬起,慕容寶珍雙頰紅通通地道:“我就是耍氣你嘛,誰叫你那麼長的時候不來找我,你把我害得好慘。將來我也非把你懲個夠,非使你怕我不可,你要記住噢。”

米天樂揉了一下手,裝做很為難地道:“那可不行,;我是堂堂聖教教主,如果讓人知道我怕老婆,你叫我今後如何在姐妹面前抬頭做人,休還是高抬玉手,放過我吧。”

啐了一口。慕容寶珍佯嗔道:“我不管了,誰叫你欺辱我了。”

米天樂聞之一怔,然後委屈地叫道:“天地良心,我幾時期辱過你啦?”

“那我怎麼知道,總之你欺辱過我。”

“啊喲,我的媽呀,你到底講不講理看來我還是三十六計,逃為上策,拜拜噢!”

米天樂說走就走,真的走出了那個房間。

“米天樂,你他媽的,不要走。”

慕容寶珍的聲音從房間裡遠遠傳出。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來看你。”

到了此時,米天樂還真的有點怕那慕容寶珍,他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得罪了她。

所以任她在房間裡叫破了喉嚨,他就是不理。當他經過“牡丹聖女”房前的時候,一種帶有磁性的聲音突然從房間裡飄了出來。

“米天樂,是你嗎?怎麼不進來坐坐。”

對手美豔天卞的“牡丹聖女”,米天樂天生就有一種敬畏,現在見她叫自己進去,他還哪敢不進去,再說他也好幾天沒見著她了。

當米天樂推門進去的時候,她正站在門口,所以米天樂一抬頭就看見了“牡丹聖女”。

這時她正穿著一身潔白無瑕的長衫,在寒風中輕輕地飄動,猶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她美豔的面龐光燦如花,嬌雨欲滴,有一種湛然的異彩來自她的雙瞳,炙熱極了,明媚極了,也晶澈極了。

米天樂倏見那目光,似乎就要被那目光所熔化掉似的,忘記了自己的存在。

“慕容姑娘。她現在沒事吧?”

“她現在很好,多謝你關心她。”

“牡丹聖女”的話把米天樂從飄飄然中拉回了現實,他在怔了怔後才道。

“我不是關心她,而只是關心你。”

“為什麼?關心我?”米天樂不解地問道。

“看你三天二頭地往她房間裡跑,你不覺得累,我還替你心疼呢。”“牡丹聖女”幽幽道。

對方那種情意綿綿的話說得米天樂為主心動,他覺得“牡丹聖女”對他實在太好了。

“你真的對我太好了。”米天樂喃喃地道。

“如果我不對你好,我會讓你帶那些人進來嗎?進來吧,不要站在門口了。”

笑了笑,米天樂進入了“牡丹聖女”

這個暖洋洋的房間,他突然握住了“牡丹聖女”的一隻柔手,輕輕地道:“你真是太好了,我真該好好地謝你,你明白嗎?

我的寶貝,我愛你!”

嬌羞地低下頭,“牡丹聖女”小聲地道:“你所說得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可以對天發誓。”“好啦,誰要你發誓。說,你該如何謝我?”

用力握著那隻又軟又滑又柔膩的小手,米天樂笑道:“那你要我如何謝你?

說呀!”

眼角瞟了他一下,“牡丹聖女’壓著嗓門,輕輕地道:“我要你親親我。”

“可是現在是白天呀,我……”

想不到米天樂也有不敢的時候。吸丁一口氣,“牡丹聖女”不依地道;“我不在乎,我就喜歡你;在這裡親我。

米天樂想不到“牡丹聖女”會大膽得講出這樣的話來,頓時使他大吃一驚,不敢相信。

抬起臉兒,“牡丹聖女”望著米天樂好一陣子,她纓緩地閉上秀目,彎長的睫毛微微聳動。逐漸地,她將上身湊近,仰起唇兒,紅豔豔的唇兒……往米天樂發出致命的誘惑。.溫柔地伸出雙臂,米天樂緊緊地將“牡丹聖女”那魔鬼般的身材抱入懷中。

然後,他俯下臉;在“牡丹聖女”芬芳滑潤的柔唇上輕輕印合上他的臭唇,一張大大的臭嘴巴。

開始是一種平靜地接觸,慢慢地,他吸吮起來,摟得更緊,四片唇也貼得更緊密了。

男女之吻,是奇妙又傳神的,也是美麗漫馨得無以復加的,他(她)們用舌尖的挑逗來說話,以齒唇的磨擦來表露雙方的情意,呼吸在息息相連中傾訴著千萬個愛,心貼著心,卻已將魂兒魄兒也相融了。

自古以來,有許多種表達愛情的方式,但無疑地,親吻擁抱才是無數種表達相愛之情的最好一種,又最為人們所樂意接受的一種,它熱烈卻不猥褻,甜蜜也不挑逗,溫馨而又淫邪,高雅又不失浪漫,當然這米天樂和“牡丹聖女”的感覺也是如此的了。

長久有些透不過氣來的“牡丹聖女’,輕輕地推開米天樂,她臉紅頰酡,有如三月桃花,她嬌喘著,羞不自勝地道:“天樂,你差點害我窒息了。這麼用力。”

摟抱著她,米天樂一邊貪婪地嗅聞著她鬢角頸項間那種令人心神盪漾的少女幽香,一邊意猶未盡地央求美冠群芳的“牡丹聖女”道:“再親一次嘛……寶貝,再親一次嘛……我覺得才剛開始,怎麼你就推開了我呢?”

紅著臉兒,“牡丹聖女”聲如蚊蚋道:“親了好久……我都喘不過氣了……

你怎麼說才開始?天樂,別這麼急嘛……”

米天樂抱著雙手不放,始終不依地粘纏著道:“不行,我一定要再親一次,我剛才享受到那股滋味,有點眉頭,你就叫人掃了興,那怎麼叫我受得了呢?讓我再親一次吧!”

“牡丹聖女”緊緊地依在他懷中,靦腆地道:“那……”有什麼滋味嘛,我嘴裡又沒有糖。”

低聲一笑,米天樂捉弄對方道:“寶貝,我的大美人,你的唇兒柔美軟潤,芬芳甜蜜,更有一種無法比擬的溫暖鬱馨的味道。親著你的香唇,就象慢慢啜飲濃醇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暈淘淘,火熱熱,又輕飄飄的,連心都醉了,更何況是人?”

“牡丹聖女”不依地用面頰在米天樂的胸上揉擦著,她害躁地用輕聲輕輕地道:“你……

米天樂,你就會瞎編排…

…哪有你所說的這麼奇妙?怎麼……我自己就沒覺察出來我的嘴唇有這麼多的好處。”

見對方如此可愛的樣子,米天樂笑了,道:“你的香唇是幽谷香蘭,沒人探過,自是發揮不出它的妙處,而我現在嘗試了,當然便知道了那其中的美味了……

半瞌著眼,“牡丹聖女”低柔地道:“好你個油腔滑調,我說不過你……

米天樂突然心中一動,開玩笑地遭:“告訴我,我是第一個有幸品嚐你那美妙的芳唇之人麼?我的心肝寶貝!”

猛地睜大了眼。“牡丹聖女”的臉色頓時一下子變成了蒼白,只見她朝米天樂憤憤地道:

“米天樂……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又把我看了什麼人?我……我在你眼裡竟然如此下賤?”

米天樂不由地呆了呆,他想不到自己隨便的一句戲言,對方卻會有如此激烈悲憤的反應,他急忙解釋遣:“不要認真,我是說著玩的,毫無他意。當然我知道你的冰清玉潔,我更曉得天下沒有人敢打你‘牡丹聖女’的主意。”

“牡丹聖女”傷心地道:“我這樣愛你,想不到你竟會講出這樣的話來,你既然不相信我,那請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米天樂急得手足失措,他只有一面道歉,一面自怨自艾,又厚著臉皮討皮地道:

“我全是逗著稱玩的,一點邪心也沒有,你就當作我放屁好了,我的心肝寶貝,你知道我愛你嘛,開開玩笑也只是增加點情趣而己,並沒有不信任你的意思,你幹嘛發這麼大的火。”

咬著下唇,沉默了半響,“牡丹聖女”才幽開口原諒他道:“以後,不準再象剛才那麼侮辱我。”

米天樂如釋重負,他舉起右手道:“還有下次嗎?我起誓!下不為例!”

“牡丹聖女”搖搖頭,低聲地說道:“不用啦,米大教主,我只是要你相信我,除了你米天樂外,天下的男人還沒有人敢碰我一根毫毛,即使想握一下我的手也辦不到。”

“牡丹聖女”在頓了頓後,輕輕地繼續道:“‘我可以告訴你,天樂,你是第一個親我的人,碰我的人,也是最後一個。你也是我第一個所愛的人,同樣亦是最後一個了。”

“我“……”米天樂張了張嘴,本來想跟對方說同樣的話,可是他很快發現他並無此資本。

“牡丹聖女”似乎瞭解他的心思,她道:“我只要求你一生一世真心對我就可以了,我知道你並不屬於我一個人,但是我不怪你。”

米天樂對對方如此深明大義,大受感動。

他攬著“牡丹聖女”的腰肢,雙臂微微緊了緊,仍然未曾忘記方才的要求,他哧哧笑道:

“不生氣啦?那麼,我可以再親一次了吧?”

“牡丹聖女”對他沒好氣地道;“我從來沒見過象你這麼賴皮的人。”

來夭樂央求道:“來嘛,寶貝,親一下……”

嘆息一聲,“牡丹聖女;靜靜地道:“你還非要我說‘可以,才行?”

採天樂迷惘地道:“如果你不說,還能用強嗎?這就失去意義了。也品嚐不出那種特有的味道。”

想不到米天樂還有那個雅興,要再次品嚐一下那種男女之吻的奇妙滋味。

“噗嗤”一笑,“牡丹聖女”沒好氣地道:“也不知道你是真的亦或裝的,一副愣頭愣腦的樣子。天樂,至少有一點我不妨告訴你一一當一個女子心裡答允和你親熱愛撫的時候,她不會坦率明白地表示,如果她不拒絕,那就是說她已經默認了,這就是女人的邏輯。”

當然,米天樂絕不是傻到這種程度的雛兒,更何況他還是一代情中聖手“色仙”白雲的親傳弟子,但是這一次,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突然間變得愣頭愣腦起來。

他知道,如若再不行動,那卻真可以與白閣為伍了。於是,輕輕地,他又吻了下去。

這一次吻得夠長久,“牡丹聖女”任是呼吸迫促,臉兒酡紅,鼻翅兒急速翕合著,但她卻絲毫不作掙扎推拒,就那麼溫順地任憑米天樂擁抱著,吸吮著,她要米天樂吻個夠,親個足!這一次米天樂吻得可真是銷魂之極。

好一陣子,米天樂才滿意地將嘴唇移開,臉孔貼在“牡丹聖女”那滑嫩的面頰上,輕輕地吁了一口氣,一本不正經地道:“有人形容美麗女人的呼吸是‘吐氣如蘭’、‘幽馨溫香,,卻是一點也不錯,你就正是如此。”

“牡丹聖女”悄聲笑道:“親夠了嗎?”

“哪會夠,這一輩子也親不夠,我是怕你累了。暫時讓你歇會兒,過一陣子,咱們從長計議,再慢慢親熱一番。”

眼皮微橫,“牡丹聖女”輕啐道:“饞!”米天樂哈哈大笑,把對方摟得更緊,道:

“美色當前;秀色可餐,饞就饞吧。”

說完後,米天樂再次親了下去。

那間小小的室內頓時變得春光無限。

他們再在這裡呆了十天,慕容寶珍的傷勢已經完全復原了,米天樂由於掛念“聖女山莊”

那邊的情況,所以與“牡丹聖女”一起,一行人離開那“茅廬精舍”

往“聖女山莊”而去。

當來天樂他們來到那“聖女山莊”

時,得到捎息的梅姥姥她們早已經率眾女到山莊門外,迎接他這位米大教主和“牡丹聖女”了,落坐後,梅姥姥向米天樂和“牡丹聖女”兩人彙報了她們統一武林在近段時間的進展情況。米天樂見自己的“牡丹聖女教”已經幾乎統一了整個武林,顯得非常高興。

他對象梅姥姥這等在教中的領導人才大大地讚賞了一番,並吩咐她們再接再厲,為“牡丹聖女教”統一武林,立下不朽功勳。

米天樂他一想到他的“牡丹聖女教”

就要統一武林,到時他是一教之主,他有足夠的實力與當今的皇帝老兒分庭抗禮,平起平坐時,那份激動的心情簡直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

當米天樂為自己將來的美好藍圖構思時,突然有人慌張進採,向他彙報道:“報告教主和聖女,外面有個自稱是來自塞外所羅門的‘所羅老人’,帶著一大批人在山莊外面求見,特採通報!”

“所羅門的所羅老人!”

“牡丹聖女”和米天樂幾乎同時驚呼出來。他們驚訝得並不是什麼所羅門,更不是什麼“所羅老人”,他們驚訝得是對方怎麼會知道這裡。

他們“牡丹聖女教”總部“聖女山莊”在江湖中的地址,是一個謎。而他們又如何知道呢?這就是他們為之不解和驚訝的地方。

“‘所羅二老’的功力已經不弱,那‘所羅老人’勢必更厲害,我想門口的人要想攔住他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我們還是出去看看吧。”

“牡丹聖女”在旁明察秋毫地道。

“我也正是這個意思,先看看他們的來意再說,有我們兩個在此,還怕他們把整個山莊鬧翻了不成,大家都出去看看。”

米天樂似乎對他自己的“牡丹聖女”

很有信心,也難怪他有信心,以目前的江湖實力來說,還找不到能動他們兩個人一根毫毛的人,更何況教中還有像梅姥姥這等絕世高手。

象“牡丹聖女教”那麼一股龐大的勢力,如果在江湖中還怕起事來,那才是件怪事。

米天樂帶著眾女快步地踱出這“聖女山莊”,在莊外一大批黑壓壓的人面前站住。

來人雖然人數不多,只有五十來人,比起“牡丹聖女救”那龐大的教徒來說,那簡直是少得可憐,不過使米天樂,心驚的是來採人個個武功高絕,恐非教中一般高手能敵。

看來雙方如果交上手,就不知道有多少教徒會死亡,他真得不希望他那些美麗的姐妹們在對方的手下死去,因為如此一來,世上又不知有多少可憐的男人娶不到漂亮的老婆了。

在這麼多的來人中,曾經與他交過手,功力高絕的“所羅二老”赫然都在場,在他們前面站著一個仙風道骨的高瘦老,看樣子就是他們所羅門的門主“所羅老人”。

米天樂人還沒出山莊門,那笑聲早己傳出:“各位大老遠地從塞外跑到這裡來,在下米天樂未能串各位姐妹前去迎接,還望恕罪!”

等米天樂他們出來的時候,“所羅二老”已經附在“所羅者人”耳邊把他們一一向“所羅老人”介紹,所以也不用當眾再廢口舌了。

“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米大教主還如此年輕,更想不到名動天下的‘牡丹聖女’會長得如此美豔動人,老夫這次可真是有眼福。”

“所羅老人”站在那裡哈哈大笑道。

“前輩不必客氣了,不知前輩如何知道我們居住在這裡?莫非前輩有先知之明?”

“米大教主可真是貴人愛忘事,剛剛不是米大教主親自帶我們進來的嗎?忘記了倒沒關係。”

“所羅老人”得意之極的朝他嘿嘿一笑。

來天樂不由地怔了怔,一時不明白對方的意思,不過很快腦中靈光一閃,只見他笑道:

“如此說來,前輩你是派人跟蹤我們了。”

“派人跟蹤?別說得這麼難聽,你米大教主不請老夫進來,那我們也只有自想辦法了。”

米天樂見自己雖然身負絕世武學,但卻連被人跟蹤了他也不知道,暗呼慚愧,不過他也不得不驚駭來人那絕世的修為。

看來這一次絕對不能與對方發生混戰,不然自己這一方肯定會死很多人。

米天樂在驚駭之餘,很快恢復了正常,只見他朝對方咧嘴一笑,單刀直入地道:

“前輩不惜勞師動眾大老遠地從塞外到我們中土,又不辭辛勞派人跟蹤在下,這一切到底有何用意?前輩不妨明示。”

“米大教主果然快人快語,我們這一次入關,說得好聽一點就是幫助中原武林正義消滅你這支勢力龐大的魔教組織,至於難聽一點就是在中原武林中把你們的地位取而代之。”

“所羅老人”的話講得夠直爽,夠坦白。

坦白得連米天樂也幾乎不相信。

“如此說來,我們聖教和貴門這一戰是在所難免的,這一戰要死很多人,你又何苦呢?”

米天樂擔心的朝“所羅老人”道。

“當然一個人的成功是踩著很多人的鮮血得到的,米大教主既然有統一武林之心,為何老夫就沒有呢?為何老夫就不會做呢?哈哈哈哈……”

米天樂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可是他還想說服對方不要發生這一場激戰,因為那肯定是一場浩劫,一場武林浩劫,只見他道:“可是武林傳說前輩淡泊名利……”

“那隻不過是裝給世人看的,你也相信?”米天樂他真不知道這世上為什麼這麼多人會這麼的虛偽,難道這才是真實的世界?

看來這一戰是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他米天樂也不是個怕事之人,他倒要看看對方有多少能耐,“如此說來,在下也只有見識一下前輩的‘所羅神功’了,到時可要不吝賜教。”

“好說。老夫也正有此意!”

在“所羅老人”的示意下,“所羅二老”越眾而出,想不到“所羅老人”會安排他們來打頭陣,而“所羅老人”之所以這樣安排,那自然也有他的道理的。

“所羅二老”身手之高,足可傲視天下,在這一點上“所羅老人”是絕對放心的。他之所以會派他們出來,那是因為在他的潛意識裡,認為“牡丹聖女”和米天樂自恃身份,絕對不會這麼早就下場與“所羅二老”對敵,只要他們不出手,任對方什麼人都不是他“所羅二老”的對手,如此一宋便可重創對方銳氣。

“所羅老人”這一招安捧可不謂不說是高明之極,看來他不但是個武學大行家,還是個戰略專家,這個人的確不可小視。

“所蘿二老”的身手,他是早見識過得,他一見他們兩個同時出場,頓時不由地一怔,這兩個可是比較難以對付的辣手人物。

米天樂的目光在“牡丹聖女教”中這批所謂的精英中的精英掃了一眼,發現她們人數雖多,但卻沒有一個有足夠的實力能夠與以方的“所羅神功”相抗衡的高手。

而唯一有實力打敗那“所羅二老”的也只有他和“牡丹聖女”。不過那也只有以一對一的情況之下。

直到現在米天樂才發現他們“牡丹聖女教”雖然能夠縱橫天下,但明顯顯得人才不足,特別是有足夠實力與“所羅二老”相抗衡的超級人才。

米天樂用目光向“牡丹聖女”相詢,可是“牡丹聖女”的目光告訴他,他們的答案一樣。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十四章 一招敗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