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招敗敵

“所羅老人”見米天樂久久未派人下場,顯得非常得意,因為這說明對方的一切都在他的算計掌握之中。

要對付自己掌握之中的東西當然要容易得多了。

見對方如此得意的樣子,米天樂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他已經有了主意,他看對方接下去如何得意得出來。

他附在“牡丹聖女”的耳邊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只聽得她臉上露出了笑容。

看來米天樂這主意還是比較可行的。

“怎麼?米大教主,貴教沒有人敢下場?”

“所羅老人”在一邊高聲地嘲笑問道。

“所羅老人”那身後的黑衣人頓時被“所羅老人”的話逗得哈哈大笑起來,包括前面的“所羅二老”在內,頓時一片笑聲響徹整個“聖女山莊”,只笑得“牡丹聖女教”這邊的個個面覷,都恨不得上場動手,不過沒有她們米大教主的命令誰也不敢自作主張。

“誰說我們聖教中,沒有人敢出場比試?”

隨著話聲,“牡丹聖女”玉臂倏震,快得象經歷了千百年而自遠古掠採的流光那麼不可思議地猝射而去,身形一挺一轉之下,已經美妙而輕柔地劃過一道半弧平平落下。

“牡丹聖女”果然不同凡響,她甫一出埸,就露了一豐驚世駭俗的絕頂輕功一一“萬花齊飄”。“所羅二老”倏見“牡丹聖女”出現,不由地呆了呆,段淳更是喃喃地道:

“怎麼會是你?”

“怎麼,難道我就不行嗎?莫非你們怕我?”

“牡丹聖女”如果只有一個人他們才不會怕呢?因為他們曾經與她交過手。

不過“所羅二老”畢竟拿不準對方到底有幾個人出場與他們二老交手,段淳不放心地問道:“是你一個人嗎?你不是對手,你走吧。”

“當然不是她一個人。因為如此一來也太對不起兩位前輩了,以老欺少勝之不武,以男欺女勝之不武,以多欺少更是勝之不武。”

站在遠處的米天樂一口氣連續地給對方扣上三個勝之不武,說得“所羅二老”

臉色一變,道:“那你準備怎麼辦?不妨直說。”

“很簡單,我也來陪二位前輩玩幾手。如此一來,二位前輩即使贏了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勝之不武了,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

說完後,米天樂猛一提氣,未見他有任何動作,瘦削的身軀彷彿飄浮的一絲輕煙,那麼灑逸而又不可捉摸地猝然飄進五尺。

他的落身之地,正好依靠在“牡丹聖女”的身邊,如果剛才.“牡丹聖女”那一手錶現叫絕的話,而現在米天樂所展現的身法則更叫絕。

等他的身形落地時,現場頓時響起了一陣雷鳴般地掌聲,為他的精彩表現而喝彩。

這一邊米天樂向為他喝彩的眾人招手致意,而另一邊“所羅二老”則驚駭得臉色無光,蒼白如紙,他們萬萬想不到米天樂和“牡丹聖女”同時出採對付他們“所羅二老”。

一個米天樂也已夠他們對付得了,再加上功力不在他們任何一個之下的“牡丹聖女”,“所羅二老”在驚駭失色之餘,不由地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那“所羅老人”。

而此時的“所羅老人”對他們兩個同時出場表示驚駭無比,他的注意力全部在米天樂他們身上。所以並沒有收到“所羅二老”求救的信號。當然“所羅二老”亦不可能得到什麼所謂的暗示。

在絕望之下,“所羅二老”打算不顧一切地撤退,可是米天樂他們早就準備毀去“所羅二老”,以減少潛在危險時,又怎能讓他們走呢?

二條人影在空中急閃,米天樂和“牡丹聖女”已經雙雙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兩位前輩,我們之間還未動手,你就這樣走了,實在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米天樂站在前面,咧嘴一笑,故意挖苦道。

“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所羅二老”自然沒有什麼話可說,他們不能臨陣推託,即使他們自己願意,後面的“所羅老人”也不同意。他們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放手與對方一拼。

有了這個思想準備,“所羅二老”反而平靜了很多,他們並肩站在一起,緩緩地舉起四隻手,四隻已經泛白剔透的手。

他們知道對方厲害無比,一出手就用上了“所羅門”的神功絕技“所羅神功”。

隨後四條手臂全已湧現著一種怪異的,近乎透明的蒼白色,每個人的兩隻如爪的手掌也伸直併攏如刀,每一根手指的指節都空鼓了出來,閃爍著白森森的淡淡光華。

“所羅二老”猛然朝米天樂他們撲了過來。

在他們桃似飛鴻狂瀑的一撲之下,使地面三丈之內旋風驟起,砂石飛舞,氣流呼嗜嚕的迴旋遊湧,宛如天與地都在這瞬間被他們兩人那四條森森長臂所籠罩了!

米天樂和“牡丹聖女”閃電般-地分開。

米天樂驀然亢厲地暴嘯而出,瘦削的身軀猝閃三步,同一時間,他的右掌當胸推出,推出一手倏沉猛翻,左掌動划起一道碩大的圓弧,在這圈無形的弧度裡,千百隻蒙著薄冰的掌影閃射,有如千星萬月交相溜瀉,而這奇幻的景象全在眨眼一現即滅,沒有人看出他出手的方式及路數,也沒有人看清他讓開幾步,僅僅是一片彷佛冰雪般的掌勢激射回飛,猛然地迎上那罩下來的漫天自流。

米天樂已經用上了失傳近二百年的“素骨凝冰掌”,這一掌他勢在必得。

而“牡丹聖女”在身退的同時,那瘦削的姘軀有如一抹閃炫在殺氣奇重的黑暗蒼穹中的一道冷電,來去無蹤,快捷之極,倏上倏下,忽左忽右地縱橫掠飄著,把那無處不在的漫天殺氣一重又一重地往“所羅二老”身上推去。

“牡丹聖女”把米天樂傳給她的代表著恐怖和死亡的一招“萬道朝拜”使了出來。

一連串細密的爆震之聲綴合著一連串的清脆撞擊之響,空氣驀地朝四周排擠,無形的壓力驟增,宛似一下子要榨出人們的心肝肺臟,而一股如冰的冷潮,使在此時,砰砰轟轟地滾蕩湧激而出,喘息著,緊呼著。

離他們交點地比較近的人,此時正迅速地朝後閃避,鬥場上,這時正是一片煙霧瀰漫,塵沙飛揚的場面。

好一陣……

霧氣與灰塵全消失了,前面米天樂和“牡丹聖女”正對著“所羅二老”站立著,他們站立的位置在方圓五丈之內,整個成了一圈陷落盈寸的橢圓形凹地,在這五丈範圍內鋪在地上的青石板也全都碎為粉糜,蕩然無存。

米天樂一臉笑容屹立在那裡,似乎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而“牡丹聖女”臉色依舊,她只是用衣袖拭了一下嬌臉上的灰塵,然後一步一步地往米天樂那邊靠了過去。

“所蘿二老”此時全身蒙著一層薄薄的薄冰,表面看上去毫無受傷,連衣袍全是整整齊齊的,但是這兩位老人卻是面色悲涼,雙目失神,更止不住地微微哆嗦著,他們定定地看著米天樂和“牡丹聖女”,目光中充滿著驚駭恐怖。象是一下子變成了木雕泥塑似的。

現場無數雙眼睛都齊向場中的兩個人身上投去÷他們很想知道結果如何。

現場一下子變得沉寂無聲,靜得有點可怕。

驀地。二聲“噗通”聲,把大家從死一般的寂靜中喚醒過來,“所羅二老”隨著那聲音倒了下去。

場上頓時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米天樂和“牡丹聖女”在一招之間就擺平了功力高絕的“所羅二老”,那現實也太讓人不可思議,太恐怖了。

“所羅老人”怔怔地站在那裡,久久未有回過神來,他幾乎不相信這是事實。

因為他太瞭解“所羅二老”的一身修為,所以才會放他們去打頭戰,想不到他們一出場,在一招之間就被人放倒了,這一切也太不可思議了,對方的身手實在夠可怕的。

過了良久,米天樂的背後更是響起了雷鳴般地掌聲,他身後的眾姐妹們為他們的精彩表現而鼓掌慶賀,有的還在下面大拋空中飛物。

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所羅門”那邊的黑衣人,由於受不了這邊美人掌聲的感染,也情不自禁地跟著為米天樂他們鼓起掌來。

對於手下的這種反常舉動,“所羅老人”更是氣得發瘋,他在親手斃了幾個顯得異常激動的手下後。才總算止住了那如雷的掌聲。

正當米天樂擁著“牡丹聖女”向眾美女的支持表示謝意時,那“所羅老人”已經象一隻大鵬般地朝他們急掠而來。

米天樂前面已經多了一位瘦長枯乾、披髮如雪的老人。這位老人也穿著一身齊肩無袖的白袍,大概是他的身架太瘦的關係,那襲長袍罩在人身上就活象套在一根竹竿上無異,飄飄晃晃的,但越是如此,就越顯得他有一股飄逸而悠遠的氣韻,彷佛隨時都會馭著一陣風飛出去似的。

這老人就是“所羅門”的“所羅老人”。

“所羅老人”的眉毛呈現著奇異的銀亮色,濃密而細長,左右各往下垂吊下來那麼一截,鼻小嘴小,卻生出一雙大得出奇的眼睛。

此時他那下垂的雪亮長眉突然橫豎,冷酷地道:“好小子,想不到你們兩個小娃娃有如此不俗的身手,看來這一次老夫是大意了。”

“如意算盤打得太多了,有時難免會失誤。”

米夫樂輕擁“牡丹聖女”對他笑呵呵地道。

“小子武功不錯,人又聰明,實在難得,不過可惜天下霸主只有一個,如果你不願意率眾歸降我老夫的旗下,那我們就只有放手一搏。”

“前輩說得不錯,如果前輩能跟我一起統一天下,我一定委以重任,將塞外歸於前面所管,決不食言。”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所羅老人”憤憤地瞪了他一眼道。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意思,也不過是我就事論事而已,前輩又何發這麼大的怒火?”

米天樂嘻皮笑臉,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道。只聽得“牡丹聖女”不時地在旁窮笑。

“算你小於會講,到時我叫你笑不出來。”

“到時笑不笑得出來那是將來的事情,時間未到,我也不知道你所說得是真是假,不過有一點卻是事實,你不要老是叫我小子。我好歹也是個與你平起平坐的米大教主,你這麼稱呼,讓我在眾姐妹面前很丟人的,你懂嗎?如果你再叫的話,我就告你誣辱我的人格。”

“你……”米天樂咧牙利齒,油頭滑舌,“所羅老人”氣得要吐血,不過深知自己在口頭上難佔米天樂這小子的便宜。

但畢竟“所羅老人”是塊久與世故的老薑,更是隻狡猾圓滑的狐狸,所以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因為生氣對他並沒有好處,只是讓他在發揮武功修為時大打折扣而己。

“米大教主,講得有理,老夫尊重你的意見就是了。”“所羅老人”展顏一笑道。

“很好,這樣才算是一個很乖聽話的孩子。”

這話只聽得“所羅老人”不由地臉色一變,他想不到對方竟在口舌上損害自己,把自己當做了聽話的三歲小孩,好歹他也有一百多歲了,他媽的,真是豈有此理,如果再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不知他又會講出什麼難聽的話來。

“所羅老人”心意已決,只見他陰笑道:“米大教主竟在那裡逗口舌之能,也不怕閃了舌頭,老夫可是好心提醒你。”

“前輩不必假惺惺作態,在下自有分寸。”

“只怕你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接招吧!”

本來米天樂還想接過去道:“不知天高地厚?我們可以一起去量它一量。”不過他話還未說出口,對方一記排山倒海的掌風已經呼嘯而出,來勢之兇猛,叫人驚魂奪魄。

米天樂一見那聲勢,頓時臉色一變,與“牡丹聖女”在掌勢波及前的剎那間已經迅捷無比的分開了。

在分開的同時,米天樂和“牡丹聖女”齊向那“所羅老人”封出一掌。

“砰!”地一聲沖天巨響。

狂風大作,勁風四蕩,飛沙走右,整個“聖女山莊“都為之輕微地晃動,整個天地之間灰朦臆地一片,再也看不見天地間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站在周圍圍觀得人,都被那股勁風推得禁不住紛紛退了一丈有餘。

米天樂和“牡丹聖女”同“所羅老人”這一戰比起‘所羅二者’來場面要精彩壯觀得多了,觀戰的眾人更是大飽眼福。

如果這一戰有現代的電視現場直播的話,那收視率肯定要居全球之首,信不信由你。

煙消雲散,天地又恢復了以前的空明。

“所羅老人’依然站在原地,沒有移動半分,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得意笑容,從表面上看不出他身上有任何損傷,裡面雖然看不出來,不過由於對方的笑容也可知他根本不會有事,因為那笑容笑得如此燦爛。

米天樂跟‘牡丹聖女”則站在離“所羅老人”大約五丈遠的地方。

米天樂他們跑這麼遠幹嘛,這當然不是他們自願要跑這麼多的路的,這一點可以肯定。

而他們之所以會站在這麼遠的地方,那當然是那“所羅老人”的傑作了。

至於他們是如何來得,是被對方的絕世無匹的掌力震飛過來的,還是敵不住對方所推過來的無上勁力,情不自禁退到這裡來,我們就不得而知,反正當時煙霧迷茫,任誰也看不清楚,除了他們自己知道外。

米天樂和“牡丹聖女”此時兩人的臉上看上去有點怪怪的,誰也看不出到底更接近那種表情,那表情說得最恰當些就是各種表情的綜合表情,包括恐懼、驚訝、迷茫……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米天樂和“牡丹聖女”聯手對付“所羅老人”這一掌,其結果是米、天樂他們輸了,而且還輸了一大截,這一點是不容爭執的事實,傻瓜才要爭論。

在武林中,任米天樂和“牡丹聖女”

誰與人交手,都將是一件轟動武林的新聞,而他們聯手對敵則變成一項不可思議的武林神話,當米天樂他們聯手都對付不了一個人時,那肯定是一句謊話,一句不會編謊話的幼稚的謊話。因為武林中人根本沒有人會相信這是真的。

可是現在的事實卻不折不扣擺在眼前,打敗他們的是隻屬於武林傳說的而幾乎沒有人見過面的神秘高深的“所羅老人”。

“所羅老人”得意之極地朝他們嘿嘿笑道:“小娃兒的確不簡單,竟然接我一掌而不倒,在百歲以下的年輕一代中,算你們最厲害了.怪不得‘所羅二老’會栽在你們的手下,不過可惜今日你們卻碰到老夫‘所羅老人’。”

米天樂被對方那雄厚之極的內力打得心血翻滾,幾乎震得他要吐出血來,他想不到以他近四甲子以上的功力還接不住對方近一半的內力,說來也有點慚愧,對方的內力修為他實在太恐怖了,恐怖得那接近於神話傳說。

良久,他的內息才恢復平靜,臉色也回覆了以前的紅潤,好在在這一段時間裡,“所羅老人”自恃功力高深,並沒乘勝追擊,不然他們恐怕早就橫屍當場了。

想到這裡,他不由地感到一股寒意,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眼光禁不住地往身邊的“牡丹聖女”望去,正好此時她也朝他望去。

四目相對,頓時一股奇妙的感覺流遍全身,兩人的一切想法都在剎那間在目光中靜靜地交流著,最後終於達成了一致的協議。

米天樂和“牡丹聖女”身為武林中的頂流高手,他們當然不會就這樣在一招之間認輸的,雖然他們也知道對方的身手已經達到了不知比他們高出多少倍的至高境界。

在身形急蕩間,米天樂已經牽著“牡丹聖女”飄在了離“所羅老人”一丈的地方站住。

“所羅老人”神秘地朝他們一笑道:“是否還想再接我一掌試試?”

“不用了,你的功力這麼深厚,傻瓜才會與你硬拼內力呢。咱們還是在招式上與你老交手幾招吧。”米天樂連忙道,“那隨你的便,你想在招式的變化上勝過老夫不成,老夫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精妙的曠世奇招。來啊,一齊向老夫招呼過來就是了。”

“話可不要說得太滿了,到時別後悔。”

“老夫幾時後悔過?別說廢話了,出招吧。”

“如此恭敬不如從命。咱們出招吧。”

話落,兩人急速地分開,齊出奇招。

“牡丹聖女”玉手反翻,推出一式在“牡·丹寶典”上所記載的最後一招殺招“花謝人亡”。

天地在剎那間,突然暗了下來,陰雲慘慘,風雨悽悽,似乎一下子到了世界的末日。

米天樂則用上了‘色仙”白雲的“豔蘿六式”中的最後一式“羅帳燈昏”,那盞昏暗的燈在如此悽黑陰森的天地中,似乎使人看到了一絲希望,不過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所隱藏的卻是無窮的殺機,面臨死亡的殺機。

“所羅老人”依然面露笑容地站在那裡,似乎對方兩人所使出的那一招天地為之變色,鬼為之嚎,神為之泣的一招根本與他無關似的,眼看著米天樂的這一招“羅帳燈昏”

和“牡丹聖女”的那一式“花謝人亡”將要攻到時,“所羅老人”突然閃電般地出手。

誰也不知道他是如伺出手的,快如鬼魅,大家只看見空中突然多了一條淡淡的影子,然後就平空地消失了,這就是“所羅老人”的出手,匪夷所思的人眼難以覺察到的出手。

天空很快地變成了清明,雙方的勝負已分。只見“所羅老人”依然站在原地,面露微笑,似乎他根本就沒有動過一樣,其實每個人都知道他曾經動過,不然為何看上去一一“牡丹聖女”的髮絲有點亂她的嬌臉蒼白如紙,她那本來就比較豐滿的胸膛在此刻會做大副度地起伏顫抖不已呢。

米天樂的兩隻袖子憑空無故地消失,他的嘴角會溢出一絲鮮紅的血跡呢。

周圍觀看的人顯得特別地靜,幾乎連呼吸聲也瞥住了,他們似乎在等待雙方那驚天動地的絕世一擊,而事實上他們之間已經剛剛打過,但在圍觀者的眼中,似乎就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因為剛才的一瞬間來得實在太快了,快得讓人接受不了,在他們的潛意識裡,好象他們還未發生過一樣,這就是他們的心態。

米天樂用手輕輕地拭去嘴角的血跡,然後用手輕輕地握住了“牡丹聖女”那隻纖纖玉手。

四目相對後,兩人急速地分開?急速地往“所羅老人”一左一右地撲了過去。

頓時整個天空被兩個人的漫天掌影所籠罩,一股無所不在無所不有的森森殺氣在場地中瀰漫開去。他們兩個已經一齊使出了米天樂學自秘室的天地間無雙的殺招“萬道朝拜”。

“所羅老人”倏見此招出現,他的臉色忽地變了,他再也笑不出來,臉色顯得很凝重。

等他們兩人那一招“萬道朝拜”還未攻到時,他已經好象等得不耐煩似的,鬼魅般地朝他們兩人飄了過來。

隨他而來的是一股氣吞山河的霸道勁氣。

以他們兩人的修為以那招殺盡天下方道蒼生的殺招“萬道朝拜”似乎依然無法抵擋得住,那股極為霸道強悍的勁氣。因為“所羅老人”已經連人帶著勁氣從他們的中間穿過。

米天樂他們被那股勁氣一撞,頓時朝外急飄而出,好象兩隻毫無著力的斷線風箏一樣。

風消雲散,人影已分.“所羅老人”已經沒有笑容地站在那裡。而米天樂和“牡丹聖女”

則各自朝側飄飛出採,在二丈遠的地方跌坐在地。

臉色蒼白如紙,驚駭之極地盯著對方。

“所羅老人”臉上罩著一層很厚很厚的寒霜,緊盯著他們半晌才道;“好小子,這是什麼招式,如果不是老夫見機得早,恐怕早就命喪在你們倆個娃娃手下。”

米天樂緊握了“牡丹聖女”一下,然後又嘻皮笑臉地朝“所羅老人”笑道:“到了如今,你總算知道亍我們的厲害吧。”

好小子,象剛才那一招絕世無雙的招式,你們都奈何不了我,更何況其他的招式?”

米天樂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抓住“牡丹聖女”的柔手,輕輕地道:“看來對方所說的並設有錯。”

“這難道要我們等死不成,再如何不濟,我們也要試一試,我們還是用你學自秘室的那一招‘母儀天下’試一試吧。”

“看來我們也只有用那招還不太熟練的招式去賭一賭了,我倆一起出手吧。”

“看來也只有如此了,那老傢伙實在太厲害了。還是小心點好。”

最後米天樂還是不無擔心地道。

兩個人兩條人影頓時電射般地往“所羅老人”飄去,空中頓時被一片祥和之氣所包圍。

雖然米天樂他們對這一招“母儀天下”還未嘗參透,可是在他們兩人的齊使之卞。威力已經非同小可,只見空中頓時被一群不斷誦經唸佛的僧人擠滿,那些僧人站在那裡不停地念不停地轉,只把人念得頭暈腦脹,昏昏欲倒,但這其中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殺氣。

在這一點上與“萬道朝拜”則完全不同。

在速一招“母儀天下”的祥和之下,每個人的潛意識裡,都在突然間感到殺戮的可恥和慘仁,紛紛有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念頭。

面對此時此情,“所羅老人”雖然修為曠絕天下,但也不禁為之臉色鉅變,禁不住地打了個寒顫,全身在剎那間泛白,散發出陰森森的寒光,猶如黑夜中的一個鬼魅。

“所羅老人!”在一聲暴喝中,一排使人窒息的強大勁氣陰森森地撲面而來。

那股陰森的殺氣很重的勁氣終於和那祥和之氣撞在一起,頓時發出一陣爆竹般地巨響。

隨著這聲巨響,整個地形似乎在剎那間深陷了很多,周圍看得人,幾個功力不濟地被震飛出去,米天樂和“牡丹聖女”

兩個人這次卻被震飛到八丈開外的地方才跌地。

等他們落地時,再也忍不住紛紛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虛弱得幾乎要昏過去。

“所羅老人”則臉色鐵青,全身肌肉不斷地顫抖,雙目更是充滿了驚駭的神色。

“所羅老人”見他們跌坐地後,身形急掠,很快地飄到米天樂他們面前。

他審視了他們很久,才用一種冷得不能再拎的顫抖的聲音道:“好小子,你們從哪裡學會這一招極具殺傷力的殺盡眾生的魔界之招和這一招普渡眾生祥和安祥的佛界絕學。

這魔、佛兩界的絕學都被你們學會了。假以時日你如果功力大增,亦或是佛心大開,進入佛界,那十個老夫也不是你們的對手,看來這一次非殺你們不可,以免後患無窮。

你們今日會死在老夫之手,實在是天意,你們也不能怪老夫,只能怪自己,你們既然身入魔界,卻沒有足夠的功力致老夫子死地。雖然身懷佛界絕學,但卻佛心不開,無緣入佛界,自然也不能感化老夫,哈哈……

在“所羅老人”的狂笑聲中,米天樂他們才總算明白,他們為什麼一直未能把最後一式“母儀天下”的招式參悟透的原因。

想必當年這兩式的創始人,在秘室中也是由魔入佛,才會悟出這兩式驚天動地的魔佛兩界的絕學。

對方能夠由魔入佛,卻不知道自己何時也能由魔入佛,發揮出那一招拂界絕學的威力,不過這個願望,也許今生今世也不會實現了,因為“所羅老人”誓必會殺了他們,以免後患。

“所羅老人”終於出手了.米天樂在絕望之中,緊緊地抱住那“牡丹聖女”。死亡雖然是恐怖的,但在死去的路上有—個象“牡丹聖女”這般美豔天下的美人陪他,他也心滿意足了,覺得這一生雖然是那麼的短暫,但卻又是那麼的美好,即使臨死前也是那麼的美好浪漫。

在臨死前,米天樂突然有一種欲吻她一次的慾望,這一次“牡丹聖女”半閉著眼睛,沒有拒絕,也許她也知道這也許就是他們的最後一次深情一吻了一一生死之吻。

米天樂終於朝對方緩緩地吻了下去。

“所羅老人”那絕世無匹的勁氣也隨後壓到。他們無論如何是躲不了“所羅老人”這一招的,不過他們也不想去躲這一招,因為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比生死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接吻一一生死之吻。

“牡丹聖女教”那千千萬萬的娘兒們,眼看他們偉大英明風流的米大教主和那美如天仙的多才多藝的“牡丹聖女”將要與她們永別了,但卻無一人上去他救,因為她們知道以她們的修為,根本無法從“所羅老人”手中救走。

既然上去是做無謂的犧牲,還不如留下來,留得一條命來,在人間多一份對他們死後的相思,她們根本就沒有想到要為他們報仇,因為她們自問要是修練一生一世也不可能達到“牡丹聖女”那樣的境界,自然更不要說與“所穸老人”那死老頭子,去拼個你死我活了。

米天樂他們如果地下有知也夠寒心的了,這麼多的娘們,竟然無一要為他們報仇。

不過他們也會原諒她們,因為他們知道她們的修為根本不是“所羅老人”的對手,象“牡丹聖女”這般修為的人已經被稱為聖人了,天下之大歷史之悠久又有幾個聖人呢?

這也許就是米天樂他們的悲哀,更是“牡丹聖女教”那千千萬萬的娘們的悲哀。

當米天樂他們在纏綿中將要死於非命時。

驀地!

“手下留人!”那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了過來,叫聲高昂入雲,能裂金石,在一片令人耳膜震顫的跳動彭蕩裡,又帶著一縷縷嫋嫋的含蘊著無比湊厲的餘音飄散。

“所羅老人”在聞聲一怔之時,他面前已經多了一個英氣逼人的黑衫少年。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十五章 無極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