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無極重現

“宇文長風!”上官玉雯眼尖,一下字就叫了出來。

米天樂他們死裡逃生,聞聲也不由地往這位突然出現的救星望去。

當他看清他的臉容,他不由地打了個寒顫了,看來這一次他米天樂是絕對逃不掉。

來人就是被他搶了女友的可憐蟲一一宇文長風!

他不明白對方是如何恢復武功的。

即使宇文長風有足夠的實力打敗那“所羅老人”,他也不會放過自己,說不定落入那小子之手,死得更慘,至於他打不贏那“所羅老人”,那就更不用講打敗宇文長風了,他們是死定了。

想到這裡,米天樂又不由地叫起苦來。由於宇文長風的出現,眾人的目光齊都紛紛朝宇文長風望去,他於是成了眾人的焦點。

“所羅老人”怔怔地望了他半晌才道:“年輕人,你到底是誰?敢破壞我的事。”

“我只是個無名小卒,至少在前輩眼中是如此。“宇文長風朝對方冷笑道。語氣中充滿著一絲咄咄逼人的傲氣。

“所羅老人”聞聲不由地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兩眼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緊視對方道:

“你認識這兩個人?”他一措米天樂他們道。

“豈只認識,簡直是終生難忘。”

“你自問自己的修為比他們,高嗎?”

“那當然了!”宇文長風傲氣十足地道。

“你想救他們?”“所穸老人”忍性地道。

“你少給我哆嗦,我只叫你放了他們。”

宇文長風的語氣咄咄逼人,絲毫不給對方留有餘地,“所羅老人”聞之不由地臉色一變,他之所以遲遲未動手,與對方講了這麼多的廢話,那是因為他見對方身手不俗,他不想憑空惹來一身不必要的麻煩。

而如今見對方恃藝傲才,根本不把他名動天下的“所羅老人”放在眼裡,他又怎能咽得下這口氣呢。只見他青筋暴起,暴烈地道:“住口,狂妄小子,你以為你是什麼人?”

宇文長風一雙眼角微微上挑的眸子突然間射出一股寒厲得帶血的光芒,有如兩柄利劍直透過來,他狠狼地道:“你不要逼我出手!”

“所羅老人”震動地望著眼前這傲骨嶙岣卻又狠毒無比的俊雅年輕人,不知不覺追了一步,他暴突著一雙精芒閃射的細眼,咧著嘴臉上的肌肉扭曲著,激動之極地道:“好小子,老夫就稱稱你有多少份量。”

冷漠地,宇文長風道:“你真的要試試?”

“所羅老人”憤怒得牙根擦響,他暴烈地道:“小輩,你的廢話也太多了!”

“所羅老人”雙目精芒如電,死死地盯視宇文長風,枯瘦黝黑的肌膚忽然陰陰地泛閃起一波波的白色暗流,他的一頭銀髮又刺猥般般根根倒豎,象充了電一樣,連呼吸也剎那間變得租濁了,那模樣,活象一頭受激暴怒的老獅子,那模樣才夠嚇人的。

宇文長風斜斜地站著,雙手閒閒地下垂,睹狀之下,他哧哧一笑道:“乖乖,可真嚇人。”猛地在吼一聲,“所羅老人”雙掌當胸推出,兩股鬥粗的白朦艨的凝形勁氣便有如兩條巨蟒“砰”地自他掌心斜卷而出,挾著雷霆萬鈞之勢,直撞宇文長風。

“好一個‘所羅神功’”

宇文長風斷叱如雷,兩掌掌心向下,微提猝翻,同一時間,一大片嘩啦啦的無形罡風,也迎頭而上,在漫天的砂石飛舞裡,空氣似是一下子沸騰起來,打著唿哨往四周湧蕩捧擠。

於是,宛如響起了一陣悶雷,在一片狂飈的肆掃中,宇文長風依然屹立在原地,而“所羅老人”則踉蹌地退了六步。

嘲息著,“所羅老人”斷續地叫道:“花空煙水流!你是柳如煙的徒弟?”

“少廢話,如果你不是已經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早就沒命了,還說這麼多廢話,千什麼?”

抖抖雙手,宇文長風迅速地移動了幾步,他又道:“這麼以真力硬拼,我勝之不武,別人還說我欺辱你這樣一個老頭子呢?我們還是玩玩別的什麼如何?”

“所羅老人”怒喝道:“我難道怕了你不成。”

大笑一聲,宇文長風衣衫飛舞,猛然撲去,黑色的身影有如一片帶著邪惡無味的黑雲,又象一頭黑鷹一的黑翼,就那麼一閃之下,已到了那“所羅老人”的頭頂。

“所羅老人”雙足急速卻幅度極小地移動著,全身做著幾乎不可察覺的精奇擺挪,他雙目聚集於撲來黑影一點,兩掌驀然探出片片、條條、溜溜、股股的勁力,掌連著掌,指接著指,肘合美肘,閃電般奇幻而緊急地分成了一面尖銳的攻擊網反罩而去。

這種高深的武功顯然是繁複的,細緻的,殘酷而又狠毒的,不給敵人一絲一毫迴轉的餘地,不容對方有一丁點兒思維喘息之機。

搶先攻來的宇文長風驀然狂笑起來,一抹微微彎曲的,銀白瑩燦的影子宛如鬼魂的詛鄖般淒厲的出現在半空中。

怪異的是當這抹角影甫一出現,整個目力所及的空間便完全閃炫著它的影子,跳動的、飛旋的、縱橫的、起落的,猶如精怪似的充斥在人們的瞳孔裡,象一座一座山,一波一波浪,象滾動的雲呼嘯的風,象千百張獰笑的鬼臉,象屈死者伸展的尖利十指,一下子使天地全迷濛了,使見著的人心神全惑蕩了。

沒有尖號,沒有慘嗥。

在一切幻影光芒的閃動中,兩條人影電似的分開。只是,宇文長風是飛躍過去的,可“所羅老人”是橫摔出來的。

“所羅老人”掙在二丈開外,再也忍不住地“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死灰地緊盯著依然臉逞殺氣的宇文長風道:“風流煙雲散!柳如風是你什麼人?”

宇文長風並沒有馬上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緊盯著“所羅老人”的那張蒼白無血的老臉,似乎要把他看穿似的,良久他老冷冷地道:“情逍煙花遙!你不是“所羅老人’,你是“宇內一鬼”柳如潮,你是柳如潮。”

“所羅老人”乍聞此言,不由地全身一顫,良久,他才以一種顫抖地聲音嘶啞地道:

“不錯,我就是‘宇內一鬼’柳如潮,更是‘所羅門’門主‘所羅老人’。

想不到我苦心修練一百多年,今日會敗在兩位師兄的後人手下,年輕人,你既然已經修練成了神、仙兩界的絕學,我鬼界一門絕學絕對不是你的對手,你下手吧。”

“所羅老人”也就是“宇內一鬼”柳如潮,語聲淒涼地道,更使他傷心的是擊敗他的人並不是別人,而是他兩師兄的後人,他是敗在神界仙界這兩大絕學之下。

正當柳如潮閉目等死時,宇文長風那張冷得毫無人情味的聲音道:“你走吧,我不想以下犯上。”

宇文長風的話,使“所羅老人”大感意外,直到半晌還未有回過神來,這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有時候的確真假難分。

米天樂見事情終於平息了,於是扶著“牡丹聖女”一齊向宇文長風叩頭致謝。

宇文長風那道逼人心脾的寒芒朝米天樂直射過來,直射得他情不禁地往後退了二步。

“你不要謝我,你應該謝你自己。”

“謝我自己?”米天樂不解地怔怔問道。

“不錯。我之所以這一次救你,那是你們替我殺了‘天地四傑’為我報了仇。

這次救你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消,下次碰到你的時候,那就是你的死期。”宇文長風冷冷地道。

“這……可是我們之間並無深仇大恨。”

“可是我們之間卻有奪愛之恨”

“就為了這個,你要殺我,為什麼?”

“難道這個還不夠嗎?這種氣邇不夠受嗎?”

“這……”米天樂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不要太過份了,雖然你救了我們。”

“牡丹聖女”受不了那種氣指責他道。

“你,給我住嘴!”

宇文長風話音甫落,頓時一陣勁風狂洶而至。米天樂他們已經身負重傷,又如何是那股絕世無儔的勁風之對手呢,頓時昏了過去了。

宇文長風也不知道是因為女友被人奪走之恨,還是武功被人廢了之仇,亦或是他習練神界絕學“風流煙雲散”使他神情大變,變得蠻不講理變得殘酷起來。

宇文長風一招擊昏米天樂他們,他連看都未看一眼!好象對自己的武功很有信心似的。

他大步地走到那“所羅老人”柳如潮面前,警告地道:“我希望你放過米天樂,不然我會要叫你好看的,到時別怪我以下犯上。”

米天樂既然有人收拾,“所羅老人”

當然求之不得,不過遲疑了半天,他才道:“我保證把他留給你處理,至於其他的人?”

“其他的人隨便你如何處置,不過今日我答應放過她們,就暫且放她們一馬。”

宇文長風說完這些話後,閃電般從空中消失了,猶如一抹黑影,神仙幻化一樣。

“所羅老人”也就是“宇內一鬼”柳如潮,一抹嘴角的血跡,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道:

“今日暫且放你們一馬,明日我還會再來。”

聲落,“所羅老人”猶如鬼魅地平空在場上消失了,好快的身法。

“所羅門”的眾黑衣人也紛紛逝去。

一時之間,現場只留下“牡丹聖女教”等一干人,米天樂他們還依然倒在地上。

“牡丹聖女教”眾女還依然怔怔地站在那裡,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誰先回過神來喊道:

“咱們快去看看米大教主他們傷勢”如何?”

頓時人流如潮地往那邊趕去,如象趕集一樣,要說有多熱鬧就有多熱鬧了。

一代神醫“醫死人”牛乾扶起米天樂他們,把脈了很久,才凝重地向大家說道:“他們身中鬼、神、仙三界絕學的全力一擊,已經命在旦夕,看來這一次只有我師父所留的續命丹‘九死一生丹’才可以救他們了。”

“那你還不快點用那‘九死一生丹’救他們。”千萬種聲音,幾乎同時說同一種聲音。

“可是我師父他老人家窮其一生也只練製成了一顆,也就是說只能救一個人。”

“醫死人”牛乾無奈地嘆息道。

“這……”千萬種聲音,在瞬息間停止。

只聽見千萬顆不斷地撲通亂跳的心跳聲。

千萬個人千萬個思維竟然想不出一個答案,現場歸於死一般的沉寂。

誰也不敢說該救誰,再說也實在說不出。

良久。一聲間幽幽地傳過來道:“前輩,難道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沒有!”這聲音好象不容考慮似的,因為以他的醫術根本就找不到其他的辦法。

“施主!你們不必著急,老納可以幫你們救一個人。”一陣宏亮之極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不知何時,眾人的面前已經多了一個鬚髮皆白的得道高僧,此時那高僧正大唸佛經。

“大師真有辦法救其中一個?”

“醫死人”牛乾幾乎不相信地問。

“老納從不打狂語,請施主放心。”

“醫死人”牛乾緊盯著對方看了一眼,到了這個時候,他即使不相信對方,也只有相信對方一次,說不定他還真能醫治也不一定。“那麼大師就請挑選一個人吧。”

“不用挑選了,就他吧。老納要把他帶走。”那得道高僧腳有成竹地道。

“大師在把他帶走?”眾人緊張地道。

“就讓大師把他帶走吧,你們不用擔心了。”“醫死人”牛乾出來止住眾人道。

“如此多謝施主了。”

那老和尚抱著米天樂急掠而去,在半空中,他的聲音還是遠遠地傳來道:“你們放心吧,他很快就會回來的。”

那老和尚帶著米天樂很快地消失在天邊。等米天樂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乾躁的山洞中,這山洞顯得比較寬敞,也頗為乾淨,好象是有人長期居住在這裡似的。

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被宇文長風的掌風打昏在“聖女山莊”前的,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的。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一陣誦佛聲把他驚醒,他看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鬚髮皆白的老和尚,也不知道是否是得道高僧。

“施主,你終於醒了,感覺還好嗎?”

那老和尚已經笑呵呵地對他笑道。

“多謝前輩掛問,晚輩很好。”

米天樂連他自己也覺得奇怪地情不自禁地回答道。而且還很有禮貌似的。

“請問大師,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受了神、仙、鬼三界絕學的重傷,是老納用吾師‘極樂活佛’坐化時所留下來的“極樂舍利”救了你的,你還不謝恩?”

“原來哪些,多謝大師救命之恩。”

“不必謝我,你要謝我師‘極樂活佛’。”

“可是他已經坐化了,我怎麼謝他啁?”

“世間本無佛,佛在我心中。”

“世間本無情,情在我心中。”

“很好,施主你已經大徹大悟,已經由魔界昇華到了佛界,如此也不枉我救稱‘命’”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什麼枉不枉得?”米天樂不知為何會說出這種話來。

“是!師弟教訓的是!”那大師恭敬地道.“我何時又成了你的師弟?”

米天樂不解地問道,目光緊盯著對方。

“施主既然吞服師父舍利子,習我佛門絕學,那當然是‘極樂活佛’的弟子了,也就是我的師弟了,難道你這也不懂。”

對方的話更是把米天樂說得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在考慮了半晌,還‘是不解地道:

“也許我吞服了舍利子沒錯,不過我何時習成了你們佛門絕學,我越說越不明白了。”

那大師朝米天樂慈祥地一笑,道:“你先請坐下,請聽我慢慢講給你聽。”

米天樂這一次很聽話地坐了下來,他要看看對方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哪有無緣無故認師弟的道理,這樁事他還是自從出孃胎來碰到頭遭。

那大師盤膝坐好,唸了一聲佛號遭:“師尊‘極樂活佛’坐化時留下一顆舍利於,此舍利子乃他老人家苦心懂練三百年佛道的精華濃縮體,那舍利於不但能洽百病療萬傷,而且吞服之人還會功力大增,至少增加二百年以上,而現在師弟你所增加的功力可能已經超過了三百年,這一點可能師弟還不知道。”

聽對方這麼說,米天樂在驚駭之餘不由地提了提氣,只覺體內真氣充沛無比,比以前不知要強了多少倍,好象源源不斷似的,全身的感覺更是舒泰無比,輕飄飄欲飛。

這股體內的異常變化告訴米天樂,對方所說非虛,他在大喜之下,正欲跳起來,叫起來時,對方已經用眼神把他止住了。

只見那得道大師呷了一下口水,繼續道:“這裡就是當年活佛他老人家坐化之地,你在這裡吞服了那舍利子之外,不但功力大增,而且還在一剎那間大徹大悟,步入佛界,你現在對佛學的領悟程度,已經超過了苦悟一百多年的師兄我,這一點你更想不到。”

米天樂雖然對那鬚髮全白的大師所說的話驚駭無比,也不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不過他還是沒有出口相問,他只有聽對方講下去。

“我在替你療傷時,我發現在你體內看一股很奇怪地電流,電流所散發出的能量很強,只是師弟你並不懂得如何運用而已,而現在我已經用本身深厚的內力把他熔化在你的百脈之中,如此一來,刺激了舍利了的藥效,使你的功力憑空增加了三百年之餘,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你現在的修為已經超出了活佛當年的修為,這一點也許連師尊他老人家自己也沒有想到的。”

“既然舍利子有如此多的妙處,為何大師不自己享用呢?”米天樂不解地問。

“舍利子與我無緣,即使吃了他也修不成正果,也不可能達到師弟目前這種超佛的境界,更何況佛學講究的就是緣。”

米天樂不得不讚嘆佛學的確很偉大,竟然把一個本來貪性十足的人,修練到不貪的境界,不知不覺中他又對那位師兄尊敬了幾分道:“如此多謝師兄成全了我。”

“我們佛學中講究的謝字不要說出來,而要放在心中。”那得道大師糾正道。

“藏在心中,再加上講出來,雙管齊下不是更好嗎?”米天樂自有自己的見解。

“不錯,師弟所見,比師兄所悟要深刻得多,今後師兄還要多多參佛。”

米天樂也不知道對方是拍他馬屁,還是他的見解比對方的確深刻的多,反正他是這樣認為,難道他吞服了舍利子後真的大徹大悟了悟嗎?那麼他的那一招“母儀天下”不是可以使出來了嗎?

想到這裡,他不由地在暗中裡把那一招式翻來覆去地在腦海中掠過一遍又一遍。

也不知道在腦海裡轉了多少遍,最後他總算把那一式參透,他在大喜過望之後,正欲把那一招式重新溫新一遍時,他的腦子裡就再也想不起那一招式是如何樣子的,好象平空消失一樣,又好象從來都沒有一樣,腦子裡一片空明,什麼也沒有。

米天樂在驚駭之下,把這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已經有點得道高人樣子的師兄。

部位大師師兄聞聽後,並沒有馬上回答對方那個問題,而是坐在那裡沉吟了半晌,然後站起來,面露喜色地告訴米天樂道:“恭喜師弟,你已經練到了無招勝有招的至高境界,從今以後,無論你如何出手,都是一招奇絕天下的招式。”

“真的,師兄,太謝謝你了。”

米天樂在大喜過望之餘,朝上狂跳起來,隨著“砰”地一聲巨響,他整個人已經陷入了山洞上面的石壁之中,只差一點就要破山而出.等他掙扎著從石壁中下來,發現自己沒有一絲傷痕。更沒有一絲疼痛的感覺。

米天樂不由地驚呆了,他想不到自己輕輕一點,身手已經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地步,如果全力施為,那……他不敢再想下去,因為那結果太恐怖了。

站在一旁的那位得道師兄更是直到良久才回過神,輕拍著自己的胸口道:“這不是做夢吧,傳說中最厲害的武功“金剛不壞”也沒有這麼厲害。”

在驚喜之下,米天樂不由地向對方道:謝起來,如果不是對方的舍利子,他根本不可能有現在這般成就,即使他練到三百歲。

米天樂在感謝之餘,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道:“師兄又是如何知道我與佛有緣呢?”

“師父‘極樂活佛’在坐化前,曾經告訴過我,當空中出現祥和之氣.就說明一個與佛有緣的人在我附近出現,當我順那團祥和之氣尋來,自然就找到了你們。”

米天樂聽了後,恍然大悟地道:“噢,原來如此,那麼我跟聖女都有能力發生那團祥和之氣,那你為何找我而不攏那個美豔天仙的聖女呢?漂亮的女孩總討人歡心啊,師兄你說呢?”

那師兄想不到他會問這個問題,只見他看了米天樂一眼,苦笑道:“師父總不能找個尼姑做徒弟吧,更何況出家人四大旨空,師兄我最怕看見女人。”

“哈哈……原來師兄色心不改。”

米天樂一時心血來潮,故意逗他師兄道。

“向彌陀佛!罪過罪過!不是師兄色心不改,只是師兄還沒有那個定力而已。”

未了,米天樂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喔,對了,師父和師兄對我實在太好了,不知師父在坐化前,還有什麼未了之事沒有?”

見米天樂提起這件事,那大師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站起來在山澗中不斷地來回走動道:

“師父在坐化前,的確還有一件未完成的心願,那就是他一生參佛苦修武功,但卻一直在武功修為上不是與他同時期的‘無極老人’的對手,他對此事,師父一直耽耽於懷。”

“誰是‘無極老人’啊?”

米天樂不解地問道;“他就是大約在二百多年前參透鬼、佛、仙三界武功的那個‘無極老人’。”

“‘無極老人’真的很厲害嗎?”

“那當然了,剛才那個年輕人也只不過練成了其中的神、仙二界武功就這麼厲害了,如果三界的武功全被他學成那不是更厲害嗎?”

“如此說來,那我們不是永遠沒有機會打敗那‘無極老人’完成師父的心願嗎?”

“話也不能這麼說,以你現在的修為或許還有資格與‘無極老人’放手一博。”

一如此說來,那我們去找那”無極老人’了卻師父“極樂活佛”的那樁心願。”

“沒有用了,無極老人’早已經去世近~百年了,不過難得你有這份孝米天樂和那個和尚師兄在頓了頓後再道:“找你麻煩的那個年輕人已經習成了神、仙兩界的絕世武功。假如他再學到鬼界的武功。或許他還有資格與你打一場。

打贏了地或許還能了卻師父的一樁心願。

不過這似乎是不可能的。除了“無極老人”這種超智慧的超人外。似乎還沒有人有足夠的智慧和生命時間習成邦三界至高無上的武學、那年輕人年紀輕輕、就已經練成神、他兩界紀學,就已經算是奇蹟中的奇蹟,就連傳說恐怕也不會傳說到這種地步。

“如此說來那我不是世無匹敵了嗎?”

“師弟以你的修為。也可以這麼說。”“我的媽呀。高處不勝寒,那我今後在沒有對手的日子裡,不是太寂寞了嗎?”

“師弟已經參透了佛理哪有寂寞可言?”

“師兄言之有理,哎呀,不得了。”

“師弟如此慌叫,到底何採如此緊張?”

“師兄有所不知,宇文長風,也就是師兄嘴裡的那個年輕人和那個‘所羅老人’聲言很快要找我們的麻煩,萬一他們來了,而我又不在’,她們是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的。”

“師弟說得也對,那你快去吧。”

“師兄你不跟我一起去嗎?看看也好。”

“不必了,你師兄的一身所為對付那‘所羅老人’柳如潮或許還勉強可以應付,如果要對付那年輕人,師兄可就有點力不從心了,你還是一個人去吧,恕師兄不幫你了。”

“救人如救火。如此我也不再求師兄了,師兄保重。咱們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咱們師兄弟還會有機會再見的”

米天樂說完後,整個人猶如一條幽靈般地從山洞中急掠而出。一閃即沒。好快的速度。

當米夭樂掠出這山洞時、才發現原來他忘記了問這裡離“聖女山莊”有多遠。

不過好在這裡高“聖女山莊”並不是很遠。

他一離開這山洞到下面的集鎮一打聽就知道了“聖公山莊”的所在地在哪裡了。

以他現在的曠世修為,雖然兩者還有大約三十公里的路程。不過轉眼間他就到了。

比孫悟空匐一個筋斗有十萬八千里的速度還要快還要驚人,快得簡直匪夷所思。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十六章 天下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