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下無敵

等他來到“聖女山莊”上空時,發現整個“聖女山莊’中已經站著黑壓壓的一大批人了,還有人在下面作生死搏鬥呢,地上已經死了很多人,由於距離較遠,看不清來者是誰。

不知是哪個兔嵬子,乘他不在時攻戰他的“聖女山莊”,不過好在這一次他來得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等他降落在地時,有個眼尖的“牡丹聖女教”教徒叫了起來:“我們的米大教主回來了。”

受那叫聲的影響,眾人紛紛朝米夭樂這邊看過來,在交手的雙方此時也紛紛住’手不打,往他看了過來。

“牡丹聖女教’的眾姐妹們此時顯得很搬動,特別是上官玉雯,歐陽倩、慕容寶珍,還有在“醫死人”牛乾的精心護理下已經康復的“牡丹聖女”,顯得特別激動。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米天樂與眾女溫存一番後,把臉轉那些來犯者。

只見宋者赫然是“所羅門”那般人,其實米天樂也早該料到了,因為除了“所羅門中的人外,其他的武林人士幾乎不知道隱秘的“聖女山莊。帶頭的‘所羅老人’此時正朝他嘿嘿冷笑。

米天樂那兩道駭人的光芒直刺向“所羅老人”,只把對方刺得蔡不住地打了個寒顫,道:

“柳如潮,你竟然乘我不在,而私自帶人闖入‘聖女山莊’,你考慮到後果了嗎?”

柳如潮·不以為然地朝他嘿嘿一笑,道;“嚇唬我,你以為你是誰?你在又怎麼樣?還一樣不是被老夫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由於米夭樂此時已經得悟佛性,所以顯得很平靜,只見他朝柳如潮慈祥地道:“施主,你別再執迷不悟了,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再試一次,看我是否如你所說的那樣不堪一擊,奉勸柳施主,見好即收。”“如果不是宇文長風那小子警告過我,放你一馬,我早就宰了你,還容你在此如此哆嗉?給臉不要臉,無話可說。”

“既然你不信邪,那就叫你嚐嚐我們佛界無上神勸的厲害,請做好推備!’米天樂提醒過對方後,頓時一股柔和之極的勁風從他那寬大的衣袖下面湧了出來。

柳如潮不知道真情,不過對方既然這樣、說了,寧信其有,早做準備總是好事。

只見他身形一沉,全身泛白,頓時強悍無比的“所羅神功’朝米天樂急湧而來。

那股極強的“所羅神功”遇到從米天樂身上敝發的柔和之氣一牴觸,柳如潮那龐大的身體頓時被那股柔和之勁氣拋了出去。

不過好在“宇內一鬼”柳如潮早已經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再加上米天樂無傷他之心,所以柳如潮雖然被甩了出去,但卻安然無恙。

此時的柳如潮,表情顯得驚駭無比,相不到在短短的一天時間裡,對方的修為會相差這麼大,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他真的懷疑自己是否中了邪,他媽的,天下間哪有這回事。

也許每個人都有這樣一個通病,那就是不大願意接受一件對他不利的事實。而此時的柳如潮也是如此,他總懷疑這只不過是一種假象,是自己一時不小心所致。

每個高手在出手時根本不可能有不小心的時候,特別是象柳如潮這等超流商手更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高手交手真正是以性命相搏,來不得半點馬虎。

“好,老夫偏不信這個邪,請接我這招鬼界絕學‘情逍煙花遙’試試。”

柳如潮話音甫落,頓時身化成一條淡淡的鬼影朝米夭樂急撞而來。

來得無聲無息,沒有了隱隱風雷聲,更沒有了山崩地裂地空氣被撕裂般巨響。

米天樂一見到對方的鬼影頓時笑了,笑得好開心,身形在笑聲中已經幻化成了一圈光影,把來勢奇快地的那道鬼影圈在當中。

鬼影在空中無論如何左衝右撞,就是無法衝破那道閨在他外面的光圈。

最後那道鬼影也許顯得力不從心。往地下直墜下去,在鬼彰直墜下去的身後傳來一聲淒厲的恐怖的慘叫聲,那叫聲自然是鬼影發出的。

當那鬼影將要墜地時,空中突然又多了一條黑色的影子,象一道幽靈劃空而過,正好接住了直墜下去的鬼影,然後把帶到一丈開外.柳如潮面色蒼白,望著救了他的宇文長風道:

“你為什麼要救我?”

不要說了,我們畢竟是同門!”宇文長風放下柳如潮,站起來往米天樂的立身之處走去,冷冷地笑道:“想不到一日不見,閣下有如此高的身手,連‘宇內一鬼’也不是你的對手,在下實在應該恭喜你.同時也給我帶來一份樂趣。”

米天樂雖然不知他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不過他還是要向對方表示謝意,因為禮不可廢。

“多謝上次宇文兄救了在下。”

“有什麼好謝,我說過我們之間已經一筆勾銷,只留下你奪我女友之恨。”

米天樂想不到對方會重提這個話題,只見他著急地朝對方道:‘宇文兄,感情這東西是不能勉強的。’宇文長風不以為然地朝他冷笑道:‘如果不是你死皮賴臉地介入,她會拋下我而跟著你嗎?你做夢!”

“宇文兄,天下的美麗女孩多得是,你又何必在乎她,對我苦苦相逼呢?”

“放屁,既然天下間有這麼多的漂亮女孩,那你為何又偏偏選中我的女友呢?”

“這……”米天樂一時無語以對。

“長風,你不要這樣。長風,你……

上官玉雯在後面不停地叫著,但是任憑她叫破了喉嚨,宇文長風就是不理她。

良久,米天樂才平靜地對宇文長風道:‘你想怎麼樣?”

“你有無膽量跟我打一場,對著她的面打一場。說!你有無此膽量。”

“我們之間又何必要非打一場不可呢?”“米天樂你怕了是嗎?當年你勾引我女友時,膽子不是很大嗎?”‘住口!你的臭嘴給我放乾淨一點,誰勾引你的女友了,我們是兩廂情願。”

“少廢話,你到底敢不敢跟我打一場?”

“你別以為你學成了神,仙兩界絕學就已經天下無敵了。好吧,我就讓你知道天外有天。”

‘遲早要答應,為何當初不爽快點。”

宇文長風還站在那裡少右說哪門子的風涼話。

宇文長風在說完這句話後,人已經化作一縷輕煙,往米天樂身上急撞而去。

由於他此刻也知米天樂已非當時吳下的阿蒙,所以在一出手間就已經用上了神、仙二界的絕學,“花空煙水流”和“風流煙雲散”兩項曠世奇學,一招一式夾著絲絲尖銳的破空聲,往米天樂全身罩去,不留一絲空隙給對方。

米天樂還是第一次面對如此強悍的對手,他在驚駭之下,身形不斷地急轉起來,也忘記了佛教所祟尚的不殺生,而使、出了魔界中奇絕天下,殺盡蒼生的殺招“萬道朝拜。”

一股恐怖得無以復加的無上殺氣,頓時在空中瀰漫開來,不留一絲一毫的空隙,滲入到每個人的毛孔中去。

他這一次使出這一招魔界殺招,比以前任何一次使出時都要恐怖得多,場上站著的那些人,有些功力稍差的,愛到這股殺氣的浸襲早已經撲通撲通地倒地死去了。

這一著出人意料的結果,連米天樂自己也沒有想到,更是震駭了全場的所有人。

米天樂在驚駭之下,連忙收回部分功力,不過饒是如此,宇文長風也已經口吐鮮血,朝外急飛而去,好在他早就已經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再加上米天樂已經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收回了部分功力。

所以宇文長風雖然口吐鮮血,但卻並沒有受到重的內傷,只是一點輕傷而已。

米天樂這不可思議地一擊,不但震呆了全場的人,更駐呆了他自己。

所以一時之間,沒有人走動,也沒有出聲,因為大家都還一直在不可思議中未回過神來。

最後還是“宇內一鬼”柳如潮首先清醒過來,他見眾人還怔在那裡,跑過去抱起宇文長風朝外急掠而去.“牡丹聖女’首先驚覺,欲出身追趕時,已經被米天樂攔住了,只見他平靜地道:“讓他們去吧,何必趕盡殺絕了?”

“可是鋤草不除根,春風吹不生,後患無窮,我們不能放過他們。”

“得饒人處且饒人,我佛有好生之德,你就放了他們吧,他們不敢再來了。”

“佛你媽個頭,你怎麼一回來整個人都變了,按照你的說法,那麼我們統一江湖的霸業不是也要取消了嗎?”

“那是當然了,多謝聖女瞭解我。”

“瞭解你個頭,你如此沒有雄心壯志,你怎麼對得起我那死去的母親啊。”

“可是,我們即使統一了武林,又有什麼好處,我們現在不是活、得很好嗎?”

米天樂搖著她的香肩,為難地苦著臉道。“牡丹聖女”伏在米天樂的懷裡象受了無限委屈地抽泣起來,哭得米天樂只有不斷地低聲念著:“阿彌陀佛”。

良久,“牡丹聖女”才仰起那張梨花帶南的俏臉來,帶著顫抖地聲音道;·一切都依你吧,誰叫我愛你。”

正在無計可施的米天樂,一見對方終手同意跟他在同一條線上,頓時高聲大叫起來,而後緊緊地抱住她,那張臭嘴更是緊貼著那道豐潤的香唇壓了過去。

只壓得’牡丹聖女”透不過氣來,不停地在他懷中掙扎顫抖。

“所羅門”的人在片刻間早已經逃得一千二淨,一個不剩,一場血腥之戰就這樣化為烏有。“牡丹聖女教”眾姐妹正在不斷地清理現場,都遠遠地避開正在消魂中的他們兩個。

第二天,‘牡丹聖女教’的全部人員皆從她們佔領了的門派中撤離了回來。

扛湖各大門派又恢復了自由。

江湖也從此歸復了平靜。

三個月後的一天。“聖女山莊”整個掛燈結綵,喜氣洋洋,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這一天是“牡丹聖女教”教主米天樂的大喜之日,江湖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向米天樂道謝,特別是曾經被“牡丹聖女教”征服過的各大門派,如果不是米天樂大發慈悲放過他們,也許地直到今日他們還沒有抬頭的機會。

今日,她們“牡丹聖女教”的教主夫人一共有四個,她們分別是:上官玉雯、歐陽倩、慕容寶珍和“牡丹聖女”。

今日,她們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做新娘,那張張臉,在今日都莫名地湧上一朵紅霞,絲毫沒有一點江湖兒女的大方。

今日,她們變得羞澀起來,也許是因為她們在今日都要做新娘了。

當然這其中最高興的莫過於米天樂了,他一下子娶進了四位如花似玉的美豔嬌娘,不知他幾生修來的福,他哪有不高興的道理。

正當眾人皆沉醉於一片喜氣洋洋之中,突然一股陰森森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米天樂,你給我出來,給我滾出來!”

眾人聞聲一怔,不知外面到底發生了杆麼事情,一時之間紛紛朝外湧了出來。

不知何時,宇文長風已經站在了“聖女山莊”的外面,跟他一起來的還有那“宇內一鬼”

柳如潮。米天樂他想不通對方明知不是自己的對手,還採這裡糾纏不休幹嘛。

宇文長風一見米夫樂出來了,狂笑道:“米天樂,你是否有膽再跟我打一場?”

米夫樂搖搖頭,似乎沒有那個興趣地道:“我們之間已經交過手,再打下去,其結果還不是一樣?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兩位不妨進去喝他幾杯,到時在下再敬兩位幾杯如何?”

宇文長風還想再接下去道,可是早被‘宇內一鬼’柳如潮接過去了,聽見他鬼魅般地嘿嘿笑道:“宇文長風已經練成了鬼、神、仙三界武功,也就是我師父當年的‘無極神功’,不過他現在的一身修為比起我師父‘無極老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年輕人,你覺得自己有把握打敗‘無極神功’嗎?那你也太天真了。”

“宇內一鬼”柳如潮的話,講得米天樂全身一顫,他仔細一看宇文長風,發現對方比三個月前,武功修為不知增進了多少倍。

如果柳如潮的話是真的,那麼宇文長風現在的一身修為不是太可怕了嗎?

一想到“無極神功”,他就想到他們未曾見過面的師父“極樂活佛”,“極樂活佛”一身修為蓋世,但卻依然不是“無極神功”的對手。這在他老人家坐化前還一直眈眈於懷。

以他老和尚師兄的推斷,他現在的修為已經超過了他師父“極樂活佛”的當年修為,完全有資本與“無極老人”的“無極神功’一爭高低,假如這一切都是真的,假如對方的身手真正達到“無極老人”當年的境界亦或是超過“無極老人”

當年的境界.如果自己能夠打敗宇文長風,那就不是等於打敗那功力無雙的“無極老人”

了嗎?不是親手為“極樂活佛”了卻一樁心願了嗎?

在考慮再三之下後,米天樂朝對方笑道:“好,我答應你的挑戰。不過這一次,假如還是你輸了,今後不得再找我的麻煩。”

“沒問題!出手吧!”

這一次宇文長風回答得很爽快,因為他不相信他的“無極神功”會不是他米天樂的對手。

大喝一聲,宇文長風暴彈而起,往米天樂急衝而去。米天樂一聲長嘶,也不示弱,移動如行雲流水,朝飄過來的黑影急速封去。兩個舉世無雙的高手終於碰在一起了。

瞬息間,飛舞的弧手掌刃流曳掠射,彈閃翻騰,與浩大的勁力相互碰撞纏絞,就似是萬千星團繞著一熊熊燃燒的火山穿織的日月要透射進去,燃燒的火山卻以它的熱焰舌力加以拒抗,而風聲尖銳,力量澎湃激揚。

這時,除了掌影腿勢帶起的幻象外,根本就看不見那拼鬥中的兩個人.鬥場上的兩人戰得難分難捨,鬼哭神號。外面觀戰的人更是將一顆心提到腔子上去,每個人莫不暗捏冷汗,目眩神迷,連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了,壓抑得幾乎窒過去。

慕容寶珍的一雙俏眼雖然不停地左右上下轉動,卻仍追搔不上較鬥者雙方的身法招式,她直看得眼花繚亂,頭昏腦脹,逐漸連人家那種絕頂的移動輕功也看不清了。

只見一陣風撲著一陣風,一般力追著一股力,彷彿兩個帶著氣流的精靈在追逐奔騰,根本就分不出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急促地喘息著,慕容寶珍宛如感到連天與地也在轉動了,她腦子裡嗡嗡作響,文脹又悶,雙眼看出去全是模模糊糊一片。

頓時,她整個人也跟著搖搖晃晃起’來。與摹容寶珍並肩站在一起的“牡丹聖女”適時驚覺,她連忙將慕容寶珍扶住,關切又納罕地小聲道:“寶珍姑娘,你怎麼了,不適?”

閉上跟,慕客寶珍喘了好一陣子,才面色蒼白地沙著嗓子道;“聖女姐姐“……

他們……他們的動作太快了……我看得頭暈。

“牡丹聖女”不覺啞然失色,緊攬著她道:“是的,他們的動作實在太快了,這全是一種超絕無比的移擲法。別說你,就是我也覺得視線來不及跟上呢……”

當她們還在那裡講話的時候,場上激斗的兩人也已經分開了。

從表面上看,誰也不知道他們在剛交過豐的二百招之內,到底誰佔丁上風。

·米天樂見自己用了這麼多的招式根本奈何不了對方的“無極神功”,頓時用上了學自秘室的魔界至高無上的殺招“萬道朝拜”。

頓時一排排,一溜溜,一行行,一片片,一圈圈地漫天殺氣如刀刃掌影般驟然從四面八方,各個不同的角度傾瀉向對方,而它們並不是採取正常的攻擊慣勢,而似巨浪澎湃,群山並頹,瞬息間飛沙走石,尖嘯如嚎,彷彿宇宙中的力量完全在這個時候湧向了宇文長風。

宇文長風上次就是敗在他這一招“萬道朝拜”手下,這一次他再也不敢大意。

只見長嘯聲顫抖著掃揚而起,宇文長風單是旋地,猝然連串地狂轉急回,在這閃電般的轉回中,他長臂暴起,劃過一弧大圈,由左右斜圈驀翻,只見氣回力旋,天雲色變,掌山腿樁漓洩縱橫,暴響如雷。

於是一陣無形無影的罡烈力道,象突然在空氣中沸騰起來,宛如天神的巨掌在猛揮,帶著無可比抉的雷霆之威翻湧排擠,天與地間充滿了尖銳的呼號。

四周空隙展現出一片凌盈的迷蓑,象是來自九霄的咆哮震撼著這裡,來自大漠的狂飈席捲著這裡,這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甫始產生,宇文長風的雙掌已催動著這股奇異力量擴展,變幻著鬼魅似的方向飛閃如刀刃般片片向四面八方飄過來的殺氣飄然而去。

於是,只見雲潦風號,萬象混蓑,掌腿齊飛,厲嘯似哭,就在這種令人心驚膽裂的聲勢中,“嗤嗤”的一聲裂帛之響張揚開去。

一條白色的人影左彈,一條黑色的人影右射。剎那間,一切又歸向了沉寂!

沉寂了,好心顫的沉寂……

方才那驚濤駭浪的情景業已消失了。

站在左邊的米天樂臉色鐵青地望著還在右邊不住地喘著大氣的宇文長風道:“無極神功果然天下無雙,難怪當年‘無極老人’會橫行天下幾百年沒有對手。”“你那幾手不知從哪裡學過來的功夫也不錯。

”宇文長風終於喘過氣來,惺惺相惜地道。“我們依然還分不出勝負,請再接我一招,試試看。”米天樂意猶未盡地道。

“我當然奉陪到底,來吧。”

米天樂一聲長嘯,人已經隨著那震耳的嘯聲往空中直飛上去。在飛上去的同時,他朝對方推出一招佛門至高絕學“母儀天下”,這一招在他的腦中已經根本沒有招式的招式。

他挾著自身近六百年的功力,推出這一式佛界絕學,頓時空中被一片祥和之氣所籠罩,每個人不管有多大的仇恨和不開心的事,都在這一片祥和之氣中,大徹大悟,沒有了一絲的殺氣,代之而起的是一片笑臉,一片祥和。

隨宇文長風那“無極神功”而發出的那股勁氣洶猛的殺氣,逐漸地被那祥和之氣沖淡,漸漸地消失於無影無蹤了。而宇文長風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似乎他此刻不是與米天樂做生死搏鬥似的。

漸漸地宇文長風痴呆地站在那裡,好象入神了一樣,久久未動半步,臉色蒼白無比,好象剛剛才大病一場似的。

.空中的那場祥和之氣終於散去,米天樂全身冒汗地站在那裡不停地喘氣,似乎剛才那一式“母僅天下”比他跟對方打個幾天幾夜還要用力似的,臉色蒼白如紙。

“米天樂,你投事吧。”眾女關切地問道。

“沒事,只是覺得全身有點累而已,我想去睡一會兒就會沒事了,總算打敗了‘無極老人’的‘無極神勸’。”

米天樂的聲音講出來不知道有多興奮。

說實在的,米天樂他也應該為之興奮。那“無極老人”的“無極神功”的確是天下無雙的曠世奇學。

如果不是他在秘室中學會了佛界那一招功德無量的“母儀天下”,如果不是他吃了舍利後大徹大悟,鍀悟佛道,而把“母儀天下”的精華完全發揮出來。

如果他不是他在年少時被雷電所擊,使他全身帶電,而那位老和尚師兄以其深厚的內力修為把他身上的這股特異能量熔化掉,刺激了舍利子的藥效,使他功方大增,他是絕對無論如何不是那奇絕天下的曠世奇學“無極神功”的對手。

正由於以上種種原因,才使得他把佛界奇學慘悟到最高境界,打敗了“無極老人”曾經傲視天下幾百年“無極神功”,從而一躍而成為神、仙、魔、鬼、佛、人六界的第一人。

婚宴很快就要開始了,宇文長風和那“宇內一鬼”柳如潮已經被米天樂的無上佛法所感化,他們之間的一切恩怨一筆勾銷,也留下來跟大家一起喝喜酒。

米天樂功力深厚,他只是略微調息一下,又馬上恢復了正常,他換過一件衣服後又出來招呼旁人,好象剛才的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武林四仙到!”不知誰喝了一聲。

米天樂一聽說他的三位師父來了,連忙出去迎接。門外赫然就站著名動天下的“武林四仙”。米天樂見“武仙”夏雷也到這裡來了,頗覺奇怪,不過他心裡奇怪歸奇怪,嘴上還是招呼道:“三位師父和夏前輩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哈哈……今日是我們徒兒的大喜之日,為師怎麼會不來喝它幾杯助興呢?”

“酒仙”秋雨朝他呵呵一笑遭。

“你呀,只知道喝酒,到時別喝醉了。”

“賭仙”在旁故意向“酒仙”秋雨起鬨道。“笑話,我秋雨乃酒中之仙,又怎麼會醉呢?

到時醉得還不是你們。”

眼見著他們要在外鬥嘴起來,米天樂連忙出來打圓場道:“今日是徒兒大喜之日,你們都要給我盡興喝醉為止,不醉不歸。”“不錯,還是夭樂說得好!”白雲道。

正當眾人站在那裡你一句我一句時,唯有“武仙”夏雷站在那裡一聲不響。

“色仙”白雲見此情景,連忙拉過米天樂道:“我們知道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特意拉夏前輩一起來鬧它一鬧,天樂你還不快請夏前輩?”

米天樂當然知道“色仙”的意思,連忙邀請“武仙’夏雷入內上座。其它三仙隨後跟進。

一路上“賭仙”古鳳忽然扯住了米天樂的衣袖道:“我們怕夏雷那傢伙的徒弟會對你糾纏不休,乘今天這日子來鬧事,所以我硬是把夏雷這傢伙請了過來,他徒弟還沒來吧?”古風關切地問道。

米天樂聽了後忍不住“撲噗”一聲笑出聲來,道:“師父你們放心吧,他早就來了,不過被我收服了,現在很聽話,在裡面待著。”

“哇……那實在太好了,我徒弟終於打敗了‘武仙‘夏雷’的徒弟。”

“賭仙”在激動之餘,再也忍不住地叫了出來,米天樂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頓時眾人的眼睛齊向“賭仙’古風這邊望了過來,古風雖然是老江湖了,臉皮頗厚,不過此時,他的臉也不禁為之紅了。

當時“賭仙”古風的這句話,其他三仙也聽得清清楚楚,自然這結果是有人為主喜有人為之尷尬,尷尬得幾乎要鑽到桌子下面去。

“酒仙”、“賭仙”、“色仙’一聽到這個讓人振奮的消息,幾乎抱在一起高呼出來,如果不是“武仙”在場,特意剋制的話,因為他們怕對方下不了臺。

至少好歹他也是他們拉過來的,他們總得給對方一點面子,因為一個面子對人是很重要的。

“牡丹聖女”等人一聽說米天樂的三位師父來了,連忙出來迎接。

可是“牡丹聖女”的目光一投到了“武林四仙”中的“武仙”夏雷,頓時粉臉一沉,一聲嬌叱,閃屯般地往“武仙”

夏雷撲了過去。

米天樂一時之間還未回過神來,“牡丹聖女”已經攻到。變起倉促,站在“武仙”夏雷身邊的三仙只有一齊出手擋住對方一招。

畢竟“武仙”夏雷是他們請過來的客人,他們不希望在他們面前受到傷害。

“砰!”地一聲震天巨響。

“牡丹聖女”禁不住“武林三仙”一擊,頓時象斷了線的風箏似的,朝後急飛而去。

米天樂見機得快,飛過去一把把她抱住,只見他懷中的“牡丹聖女”只是臉色蒼白了點,倒並沒有受傷。知道師父已經手下留情了。他也就放下了一顆心。

“武林三仙”硬接了對方一招後,再也忍不住,紛紛朝後退了一步。

三人不由地齊吸了一口冷氣,顫聲道,“想不到‘牡丹聖女’果然名不虛傳,我們總算領教過了,還差點命喪對方之手。”“我們怎麼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今天是徒兒,大喜的日子,”“色仙”白雲提醒道。

“不錯,我們都是烏鴉嘴。

其他二仙聽了,附和著道。

“牡丹聖女”躺在米天樂的懷裡,望著米天樂幽幽地道;“天樂,你替我殺了‘武仙’夏雷,替我媽媽報仇,算我求你了。“可是這恩怨相報何時了,你就放他一條生路吧。何況當年你母親殺戳太多,如果都要報仇的話,那又找誰去報呢?”

米天樂顯得很為難地苦勸“牡丹聖女”道。

“我不管,你不答應的話,就讓我打好了。”

“牡丹聖女”掙扎著下去真的要殺那“武仙”夏雷,在大喜之日她也不避這個嫌。無奈之下,米天樂只有痛苦地道:“好吧,你的仇也就是我的仇,讓我動手好了。”“你真的幫我報仇,那真謝謝你了。”

米天樂並不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強聚他近六百年的功力於雙掌之中,隨時可以出手。

“武仙”夏雷知道對方要殺死自己,他是絕對逃不掉。所以也就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

空中頓時出現了一片樣和之氣,原來米天樂拼著耗出大部分功力也不要殺了對方,而寧願以佛法無邊的佛力去感化去化解這一段恩仇。

“牡丹聖女”見了心中不忍,軟下心叫道:“我答應你放棄這段過節,你收功吧。”

剛升起的那股祥和之氣,很快就消失了,代之而來的是每人瞼上為之歡喜的笑臉。

米天樂輕擁“牡丹聖女”柔聲地道:“真是委屈你了,今後我會好好特你的。”

‘米天樂!你千萬勸這麼說,我能得到你,就已經很高興了,希望我們令生今世永不分離!”

“永不分寓!”米天樂輕輕跟著道。

“老夫三天沒吃飯了。肚子都餓得快受不了了,你們怎麼還不開宴啊?”

突然間這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米天樂聞聲朝那個人塑去,只見是一個他似曾相識的老人,不過一時之間米天樂又想不起對方是誰?

“賭仙”古風連忙替米天樂介紹道:“這位是你祖師叔,人稱‘賭瘋’的馬靖山祖師叔,快來見過!”

“噢,原來是你,哈哈……”

兩人口中是同時叫了出來。

“怎麼,你們曹經認識的?”古風奇怪地向道。

“怎麼會不認識呢?當年在揚州還不是他老人家在我賭輸後,把我賣到妓院打雜工。”

米天樂終於想起來,朝眾人道。

眾女連忙問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米天樂於是把當年的事情再細說了一遍。

“原來你全身如此髒兮兮的。今後可不許碰我,不然我要你好看的。”

歐陽倩警告米天樂道,其他三女隨聲附和。

“過了今天。你們都是我的老婆,到時你叫我不要碰你一們也不行了,我己經是合法了。

“對!對還是徒兒說得對!”

“色仙”白雲乘機在旁起鬨道。

“賭瘋”馬靖山坐在那裡白了一眼“色仙”白雲道:“我說白老頭兒,你徒弟可比你強多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下子就泡到四個美豔天仙的國際級大美人。

哪象你啊,到了這個年紀還未有一個合適的女人。我看到時還要你徒兒教教你、讓他早日找個師孃過來。”

“色仙”白雲見之,毫不相讓地道:你呀,老不正經,竟然會把自己的晚輩賣到妓院去打雜。天樂,到時你也跟你祖師叔賭一把,如果他輸了,以牙還牙把他也賣到妓院中去,看他以後還會不會做出這種荒唐的事情。你放心,你現在的賭技決不輸於他。”

米天樂見師父這麼說,一時之間也不知可否,正當他不知如何回答時,那“賭瘋”馬靖山已經朗朗一笑道。

“很好,老夫還沒有怕過誰呢,即使要賭也要先填飽肚子再說,你總不能叫我餓著肚子去賭吧。

上菜!快上菜!”

“幾時你變成了主人呢?哈哈……”

“……”,”於是,大夥全笑了。

清朗愉快的笑聲洋溢在空氣中,飄蕩在整個“聖女山莊”,更笑在每個人的心裡。

一場隆重的婚禮就在大家的笑聲中進行。

(全書完)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