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 章 所羅異學

眾人見他們要動手過招,也紛紛朝後退了出去。留下一個很大的空間任他們去發揮,到時誰如果發揮不出來,那也只能怪自己學藝不精,怪不得別人沒有給他自由發揮的空間。

剎那間,現場變得很靜,靜得落針可聞其聲,不過可惜的是這時沒有針落在地上,而只是聽到不知道誰不小心把口水滴落在地上的聲音,這聲音很響,大家都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過沒有人去追究這口水到底是誰的傑作。因為大家這時把精力全放在場中的兩個人身上,其他的事也只能丟在一邊了。

“牡丹聖女”突然身形急閃,大家都知道她已經率先朝對方出手了。

空中突然出現了一朵很清晰的牡丹花,在牡丹花旁還有一個千嬌百媚的絕代佳人。

“所羅二老”中的老大於易水,倏見這種情況不由地一怔,不過很快隨乙臉色大變,他知道這是對方“牡丹寶典”上的武功,使出來時的一些幻景而已,這些奠須有的幻景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能使人在不知不覺中分散一些精力,而發招之人可以在那短暫的時間裡,乘對方精力不集中的時候給對方迎頭痛擊,以達到致勝的目的。

當然發招時,那些幻景出現的越清晰,則說明發招式的人修為越深厚。

於易水面對“牡丹聖女”這一式“香花美人”,頓時心生警覺,他在身形暴退的同時,朝對方封出一掌.他在出招的同時,臉色變得蒼白無比,猶如殭屍,這也是天下無雙的“所羅神功‘發出時的症狀。

“崩”地一聲,可怕的巨響,在這偏避農村山野中響起,交手的雙方隨聲很快分開.從外面看去,交手的雙方都安然無恙,誰也看不出這第一招到底是誰佔了上風,也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也許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不管如何,反正雙方在第一招後都驚懼於對方那超凡的修為。

“牡丹聖女”在飄退後,很快又飛撲而上,一式“風雨悽悽”已經出手了。原本讓人想入非非的景色在剎那間不見,隨之而來的是風雨交加的悽悽之天地。於易水的腔色更顯蒼白,更是奇快無地往對方的嬌軀上推出。

一聲比第—次更響更沉的巨響在空曠的山劈傳了出來,隨著響聲,整個山野都為之震動,無知的農民,還以為憑空突然間發生了強烈的地震,紛紛破屋而出,臉顯恐怖而緊張的神色。

剛才“劍聖”他們在一起相議的茅屋剛隨著響聲坩了下來,因為它距離響聲最近,受不了那強烈的震動。

梅姥姥等一千“牡丹聖女教”中的精英人物身影在倒塌後的茅屋上出現。

“牡丹聖女”雖然還依然站在原地,可是她的臉色也變得有點蒼白,臉上所有的表情在剎那間似乎都凝固起來。

於易水再也蔡不住地踉蹌地退三步,他的臉上立刻只有一種表情一一恐怖。

“牡丹聖女”憩然看了一下還呆在那裡的眾女,著急地道:“你們還不趕快去救人?”

她的這—叫聲,把眾女喚醒了過來.紛紛往倒下來的茅屋空地撲過去。

她也隨著叫聲,再次閃電般地朝於易水撲去,發出“牡丹寶典”上最厲害的殺招“花謝人亡”。隨著她的招式,整個世界突然間變得陽慘慘,風雨悽樓,山動地搖,似乎到了世界的末日。

本來欲去攔阻“牡丹聖女教”的“劍聖”等人受到對方勁氣的影響,紛紛出手相抗,哪還有時間去管那些救人的人.“所羅二老”中老二鳳武聲見機木妙,連忙出手相助,緊隨於易水之後,一掌朝對方急封而去,現在的局勢變成“牡丹聖女”獨鬥“所羅二老”,以她的修為而論,她能無恙嗎?

一聲沉悶之極的悶哼聲再度破空而起,隨著那哼聲的響起,“牡丹聖女”那嬌小的軀體飛洩而出,直洩三丈開外。

負責救入的眾女,見大功告成,紛紛朝外急退。等“牡丹聖女”飛洩而下時,正好接住了她。大家見她傷勢不輕,更不敢怠慢,閃電般地朝外飛掠而出。

堂堂“所羅二老”雖然厚著臉皮以二對一,但還是禁不住被“牡丹聖女”的“牡丹寶典”

上的至高武學震得氣血翻滾,踉傖而退。他們臉上的表情更是充滿著恐怖,對“牡丹聖女”絕世修為的恐怖。

面對“牡丹聖女教”眾女的離去,沒有人敢去追,他們隨聖女面來的區區幾個人亦應付不了,何況一下子又多了這麼多被救出的人,試問他們文哪裡會是對方的對手呢?

不過好在她們關心“牡丹聖女”的傷勢,因而在這個最佳的時機沒有乘機消滅這股正邪交雜的敵對勢力,這對於“牡丹聖女教”來說不可不謂是一次無奈何的損失”....話說米天樂離開那“茅廬精舍”後,他就直往“聖女山莊”而去。因為“牡丹聖女”在他離開時,曾告訴了他,“聖女山莊”後面有一座秘室,秘室裡可能藏有武功秘笈。

所以他抱著滿懷的信心,要到秘室中練成絕世身手,如此出來後也不用被人笑為武功不濟,重振他男子漢大丈夫的尊嚴和威風。

當他快要到達“牡丹聖女教”總部“聖女山莊”時,他大老遠地就看見五個很熟悉的人影從對面趕過來。

米天樂記憶力特佳,他一看到對方就想到他們就是在鄭州城外為了上官玉雯曾與他們打過幾回合的“中原五邪”。

這“中原五邪”雖然身手不錯,可以擠身武林一流高手之列,可是他米天樂也不是真的那麼不濟事,那只是對少數幾個頂尖超流高手而言,至於對付象“中原五邪”這等在江湖中的排名還不弱的對手,—對一是絕對沒問題,一對二在以前就可以辦到,現在應該可以一個打三個,至於四個則凶多吉少,五個則萬萬不可與之戰鬥。

所以趁對方還未發現自己時,還是儘快避開對方為妙,不然他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當他正打算避開時,“中原五邪”眼尖,—下子就被對方認出了他這個想開溜的好小子。

頓時五條人影在空中急速地閃動,分五個位置把米天樂團團圍住,到了此時,他即使想逃也顯得有點力不從心了。

“小兄弟別來無恙!”楊士海皮笑肉不笑地道。“託五位老兄的洪福,小弟混得還可以。”

既然逃不掉,米天樂只有故做鎮定地,朝他們五個苦笑道。

“好小子,你上次救走的那個妞呢?”,古明朝不懷好意地故意問道。

米天樂當然知道對方口中的那個妞是指現在關係與宇文長風非常不錯的上官玉雯。

“五位老兄,說來讓人氣惱,上次那個妞現在跟宇文長風那個小子好得不可開交,老子恨不得一刀宰了他,可惜的是我的功力不及對方;所以也只有空自生氣而己。”

“你所說的那個宇文長風,可是武仙的傳人,那小子,我們正要對付他。”古明朝道。

“老兄你說得沒錯,你們真正要對付的人是那宇文長風,而不是我,小弟就此告辭了。”

米天樂抓住機會想冷不防中就溜走。

“你就想這麼走了,那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此時,朱天松閃電而出,攔住了他的去路。

米天樂一見形勢不妙,頓時哭喪著臉道:“那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小兄弟,你也別這麼害怕。其實也沒有什麼事要你做的,只是要求你留下一點東西意思意思,也算是當做紀念品罷了。”

別看這羅文奇說得輕鬆乖巧,其實則兇險無比。他口中所說的紀念晶,其實不是一般普通的紀念晶,而是指人身上所留下的東西,比如說一根手指,一隻耳朵之類的紀念晶。

試想普天之下,誰願意把自己身上的這些東西拿下來給別人,除非是傻瓜,或者在情非得已的被迫情況下。

對於對方口中的紀念品,米天樂聰明過人,當然知道他們所指的東西。

不過他卻故意麵露不解,裝瘋賣傻地道:“小弟實在不知道老兄要什麼東西?”

看著米天樂那副傻乎乎的樣子,“中原五邪”五人忍不住開懷大笑,笑得有點忘形。

“你如果真的不知道;就讓我自己來拿吧。”

楊士海笑完後,突然雙手成爪,閃電般地朝他面門急探。對方的用意是直取米天樂的雙目,他這一手也夠狠毒了。

米天樂也正在等待這一機會,他等對方在無意之下輕取他時,給對方以痛擊。

在對方的雙爪將要拂過他的臉門時,米天樂朝對方急彈而出,一式“大小通吃”也跟著急旋而出,朝他的胸部撞去。

以楊士海一個人的力量,即使他的“鬼嘯陰風爪”再厲害,也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他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反擊,這在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下,當然是吃了暗虧。

再說米天樂這一招卻又是致命的一擊,他幾乎已經把對方的每一條出路都封死了。

楊大海見之更是倉惶失色,他在退無可退之下,只有把自己的“鬼嘯陰風爪”

提到極限,準備與對方放手一拼。

站在楊士海旁邊最近的羅文奇見機不妙,手中的判官筆急抄,從側旁往米天樂的周身大穴刺了過去。雖然羅文奇的判官筆並不能讓米天樂致命,但卻可以給他造成致命的危險,這種潛中的危險,使他對楊士海的攻勢減弱。

饒是如此,那樹士海還是吃不消。

只聽得“咔嚓”一聲脆響,楊士海右手的中、食兩指,在剎那間齊根而斷,直痛得死去活來,剎豬般地嚎叫起來,那聲,音聽起來有點恐怖。

米天樂在一招之間,就重創了對方,連他自己也覺得很滿意,雖然以一對四,他依然還是凶多吉少,沒有絲毫的勝算可言,可是他總算擊傷一個人,給自己多了一份活命的機會。

米天樂側身躲過羅文奇的判官筆,削斷楊士海的兩根手指後,乘對方還未回過神來,沉入不可思議的感觸中時,身形迴轉,又閃電般地朝剛站穩腳跟,但卻驚雲未定的羅文奇橫掃過去,一式“羅帳燈昏”,出勢猶如山崩地裂,排山倒海地朝對方急湧而出。

羅文奇即使吃了虎膽也不敢與對方硬拼這一招,明哲保身,無奈之下,他只有身如電閃般地往後急退而去。

在羅文奇身退的同時,林雪峰那把神斧,毫不客氣地往米天樂身上招呼過去。

朱天鬆手中的劍也毫不相讓地緊跟而上,一齊指向米天樂。只有那古明朝由手相距米天樂稍微遠點,那“天地神掌”派不上用場,而沒有加入對米天樂的全方位的攻擊。

羅文奇由於不戰而退,所以以米天樂具有進攻危險的實際上只有兩個人,雖然只有兩個人,但米天樂卻絲毫不敢大意,為了以待萬—,他不得不收回攻向羅文奇的那部分功力,一式“與君同醉”,有針對性地朝林雪峰和朱天松封了過去。當然他這一式之威,已經夾雜著他近二甲子左右的內力修為,威力自然不可小視。

但不管他內力如何如何深厚,由於是在倉促間被動出擊,其內力難免會大打折扣,饒是如此,那林雪峰和朱天松被他這一式“與君同醉”擊得禁不住踉蹌地退了幾步。

而米天樂只是身形微微地晃了晃,很顯然他還是佔了一定的上風,雖然他是以一對二。

米天樂正打算以雖快的速度給現在還驚魂未定的林、朱兩人以致命的打擊時,上一招跟不上的古明朝恰在這個時候,在他們交手剛分開的剎那間,夾著他近百年修為的“天地神掌”,已經奇快無比地從他側旁攻了過來。

面對對方的掌風撲鼻而來,使人窒息的無匹攻勢,求生的慾望使他本能地朝對方攻去一掌,根本沒有經過大腦考慮,他攻向對方的是什麼武功,當他攻到對方身體將近一寸的時候,他才發現,他剛才所使的武功原來是隻有女人才可以練成的“幽冥掌”,而他身為一個男人雖然對此掌招式非常熟練,但是男人是根本發揮不出此掌的威力。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變得如此糊塗,既然把這隻適用於舞臺表演的花拳繡腿向對方使出,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看來這次他米天樂可真是命該絕。既然老天要他亡,那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所以他在使出那一掌“幽冥掌”的同時,也就做好了等死的準備.這裡把曠古奇學當做是舞臺上用來表演的花拳繡腿,當然是針對男人而言。

因為男人不適合也練不成這“幽冥掌”,即使萬一被他依樣劃葫蘆使出一點名堂來,也不過是個框架而己,根本不可能對武林人物構成威脅。

當米天樂在無意中倉促使出那“幽冥掌”,正準備等死時,可是在那剎間,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奇蹟突然出現,出現得讓米天樂自己也感到非常意外。他不相信所有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只見在一聲悶哼聲中,米天樂不但安危無恙,而且還把對方震得踉蹌地退了十幾步,等他站穩腳跟時,再也忍不住地張口“哇”地吐出一口鮮血,隨後整個人就跌坐在地上。

“幽冥掌!”“中原五邪”中剩餘的四人都禁不住異口同聲地驚叫起來,那聲音充滿著無比的恐怖,似乎他們突然間看到了他們本來不應該看到的東西似的。

直到好久,米天樂才回過神來,如果剛才這一切皆是真的,那他不是創造了“幽冥掌”

不適合男人練得神話嗎?那不是太不可思議嗎?

如果古明朝真是中了武林傳說中的“幽冥掌”,以他的修為而論,肯定活不了多少個時辰,他們想到這裡,不由齊都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因為這一切太恐怖了。

“咱們為古兄和楊兄他們報仇。”

不知誰在下面喊了這麼一句話;這一句話又似乎極具鼓動性似的,隨著喊聲,月見“中原五邪”中其餘三人齊向米天樂撲去,那氣勢就如同跟他拼命一樣。

以米天樂現在的修為而論,當然並不怕他們三人,但現在對方的來勢就如同跟他拼命一樣,他卻開始有點害怕起來,因為人最怕的就是不命有與之拼命的亡命之徒。

這當然他米天樂也不例外,無奈之下,在“中原五邪”的三人合力之下,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只是用他自刨的“斂步隨意”身法朝外急射而出。

三人本來頗有把握地一擊,想不到被對方那怪異絕倫的身法突然閃開,不由地俱都怔了怔,他們對米天樂可要另眼相看了。

士隔三日,當刮目相著,這話講得一點也不錯,大家想不到在短暫的時間內,對方已經判若兩人了,武功修為更是不可同掃而語。

米天樂用那獨步天下的“斂步隨意”

身法脫離開三人的攻勢範圍後,趁對方他們還在發怔的當兒,雙掌朝外急推而去,他已經用上了曠古奇學,那位不知名的異人傳授於他的“素骨凝冰掌”,在他出掌的同時,他的雙手頓時在剎那間變得晶瑩剔透,白得近乎透明,那雙手掌的周圍更是泛起一層薄薄的霜冰。

米天樂他這一次出掌時的勁力比他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強勁。殺傷力也更強,這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在突然之間會有這麼大的變化,他在使這“素骨凝冰掌”的時候,似乎在一夜之間功力大增似的。

他雖然想不通這是為什麼,但這一切都無關緊要,他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全力以赴去對付眼前這三個比較辣手的人物。

如果說剛才他的那一掌失傳了近二百年的“幽冥掌”使他們嚇得魂魄出竅,而現在他使出的“素骨凝冰掌”更驚得他們屁滾尿流。

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兩項曠古奇掌,會同時在同一個人身上出現,這可真是前所未有,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事情。

由於剛才“幽冥掌”的教訓,現在他們又看到“素骨凝冰掌”的出現,他們都是識貨的人,誰還敢再去拂其鋒頭。

所以當他們看到米天樂剛使出那二招時,在驚駭之下,紛紛撤招用來自保,哪還再敢去傷敵,同時身形也跟著暴退。

米天樂本心無意去傷他們“中原五邪“,只是他們五個也太不知好歹了,找上門來,自討沒趣,而如今弄巧成拙,不但沒有傷著那米天樂,而且還使自己這邊的人馬變得一死一殘。

雖然古明朝現在還沒有死,不過他既然中了失傳近二百年的“幽冥掌”,料他不想死也要死了,只是時間遲早而已,就是連一向醫術超絕的“醫死人”牛乾也束手無策了。

而米天樂此時,見對方忽然間變得一死一殘,心中本來就過意不去,所以當他們選擇暴退的時候,他並沒有用“素骨凝冰掌”乘勝追擊,讓他們得以逃過一劫。

不管“中原五邪”是否知道對方有意放過他們,就憑對方的那幾手絕學,他們即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在他身邊逗留,他們在身退的同時抱起古明朝和楊土海如飛而逝,連一句裝門面的狠話也不敢留下來。

米天樂並沒有去追趕離去的“中原五邪”,而是目送他們的身影,漸漸地從他的視角中消失,他覺得他這次的勝利來得太容易,容易得使他自己也有點難以置信。

當然這其中最重要還是歸功於那失傳近二百年在他無意中習成的“幽冥掌”,雖然他經過如何苦思還是不知道如何練成這種並不適合男人可練的武功招式,更不知道為何那“素骨凝冰掌”自從他習練了“幽冥掌”後會功力大增。

他儘管想不通,但他知道這其中必定有一定的關聯,一種外人幾乎不能猜透的聯繫。

他在想不通之後,最後只有用他可能就體質異於普通的男人來做解釋,這種解釋雖然毫無根據,但畢竟有一定的合理可能性。

但是事實上,米天樂的答案卻並不正確,他的體質是有異於常人,但這並不是他練成都“幽冥掌”的原因,而他之所以能練成那“幽冥掌”的真正原因是他首先習練了天下間至剛至陽的“素骨凝冰掌”。

由於剛柔相濟,陰陽互補,不但使他習練那“幽冥掌”事半功倍,而且在“素骨凝冰掌”

的功效方面更是得益非淺,功力大增。

當然這裡所謂的剛柔相濟,陰陽互補,是指在或剛或柔或陰或陽方面具有一定的火候,才能達到那種境界。

身為男人雖然有的陽剛之氣十足,但它卻還是遠遠沒有達到那種剛柔相濟,陰陽互補所必須的至陽至剛的境界,所以沒有習練成天下間至陽至剛的“素骨凝冰掌”的人是絕對不可能習成曠古奇學至陰至柔的“幽其掌”。

再說天下間習練這至陽至剛的“素骨凝冰掌”的男人本來就少之又少,當然象他們這樣身懷此種曠世奇學的男人,又不可能去習練什麼這至陰至柔的“幽冥掌”,因此象米天樂這樣的男人,實在少之又少,普天之下,千百年來大概只有他米天樂一人。

所以江湖傳聞,男人只適合於習練“素骨凝冰掌”,而女人則適合習練“幽冥掌”的原因就在此地。

所以說有時江湖傳聞未必是真,其原因大概就在此吧。

當米天樂回到“聖女山莊”的時候,梅姥姥她們等人還未回來,可是“牡丹聖女”明明告訴他說早就打發她們回來了,他在不解之下,正欲向下面的教眾問個明白時,突然外面有人來報,說梅姥姥她們已經回來了。

他不明白為什麼,她們會比他後到,但現在他已經來不及考慮這是為何,只見他已經率眾迎了出動。

可是等他出來的時候,使他意外地發現,山莊外除了梅姥姥十二人外,還多了‘牡丹聖女”及其她的一部分手下。

但更令他驚訝的是眾人一齊看好的“牡丹聖女”這次已經受傷回來。“牡丹聖女救”中這麼多人,這次還是第一次看見名動天下的“牡丹聖女”會負傷回來。

大家在驚駭的當兒,首先想得不是“牡丹聖女”的傷勢如何,而是想天下間還有誰可以便她“牡丹聖女”身負重傷呢.這個問題,不但聖教中的眾人回答不出採,就是他米天樂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武仙”夏雷雖然說身手絕世,但如果各憑真才實學,最多也只是比她略勝一籌而已,根本不可能把“牡丹聖女”打成這個樣子。

大家之所以都找不到答案,那只是因為他們僅僅只把目光停留在以一對一的問題上,而根本就沒有去考慮對方可能是不止一個。

當“牡丹聖女”見到他米天樂時,總是勉強地擠出一絲笑臉,朝他笑一笑,算是她對他的見面問候了,很顯然她所受到的傷害已經不輕,傷得幾乎沒有力氣講話。

米天樂見也傷成這個樣子,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吩咐那些教徒趕快抬她入內休養療傷。

從聖教四大護法的口中,米天樂才瞭解到一路上她們所發生的一切情況,對於塞外的“所羅門”,他也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不過聽說那“牡丹聖女”就是敗在“所羅二老”的“所羅神功”之下,使他對“所羅時”中的“所羅二老”及其神秘高深的“所羅神功”更是增添了幾分懼意,今後如果自己碰上“所羅門”中人的時候,那可要小心點,特別是“所羅二老。”

米天樂對於醫術並不懂,所以他除了每天去問候“牡丹聖女”外,他幾乎一點事情也幫不上對方的忙,更不要說為對方療傷。

不過好在“牡丹聖女”對醫術本來就略知一二,再加上她本身的功力深厚無比,那“所羅二老”的“所羅神功”雖然絕世無匹,但卻依然無法對她“牡丹聖女”構成致命的威脅。

她在靜靜地精心療養一段日子後,她的身狀況己開始漸漸康復。臉上已經開始漸漸出現久違的紅潤,看到“牡丹聖女”

的這些變化,米天樂那顆久懸的心,才開始漸漸地放下。

跟隨“牡丹聖女”而去的,那些傷勢較輕的人,此時早已經完全康復了。

以“牡丹聖女”這等絕世身手,也會受傷,而他米天樂身為一教之主,要統一整個武林,以他的身手,勢必難上加難,這更加使他感到自己任重而道遠。

他準備按“牡丹聖女”所指到山莊後面的那座秘室去看一下,說不定可以在裡面習成絕世神功也不一定,他抱著這個美好的希望往山莊後面走去。

在這個“聖女山莊”的最後面,聳天豎立著一道石牌坊,在石碑坊的上麗寫著:“聖教重地秘室,擅入者死!”

米天樂雖、然他現在身身一教之主,不過看到那四個“擅入者死”時,還是油然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全身泣起一陣寒意,這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穿過那石碑坊後,是一道長長的曲折通幽的路徑,走在那條路上,一個人更是感到一陣澈骨的寒意,米天樂禁不住地全身打起哆嗦來。

雖然這其中並沒有什麼特別讓人見了害怕的東西,可是卻似乎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蘊藏於這石碑坊裡面的路徑之中,使人又情不自禁地泛起陣陣寒意......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 二 章 凡人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