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章 凡人奇學

米天樂好幾次都忍不住要往外逃出採,可是每次都被“牡丹聖女”口中所說的那秘密的巨大誘惑力拉回,使他又不知不覺中往裡跨進。

那路徑的盡頭是一堆很大的巨石,巨石朝路的一面,被削得平整光滑無比。猶如一座天然的屏障,在那巨石平面的正中央,離地大約有三丈左右的地方,劃了一個小小的箭頭,在那箭頭所指示的正中央有一個僅容“牡丹聖女教”教主信物玉雕牡丹花插入的裂縫,那個箭頭的意思,大概就是指明來者要把信物插入那個裂疑中才能通行。

不過那箭頭離地足有三丈高,無疑又給來者下了一個下馬威,如果修為不夠的話,就根本不可能把那牡丹花插入那裂縫之中,當然更談不是如何才能從這巨石前經過了。

米天樂看了看足有三丈高的箭頭所指之處,不由地倒吸了—口涼氣,不過好在他自忖這麼點高度,似乎還難不倒他米天樂,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向“牡丹聖女”解釋他的無能,如果連這門都進不去,那他還談什麼入內學武,那隻不過是痴人說夢話。米天樂找準目標,突然身形急彈而起,在他身形彈到大約二丈左右的時候,左腳用力地往光滑的石壁上急點而去。

雖然石壁光滑無比,難有著力之處?

可是在右壁上點一下,總比在空中毫無著力,騰空直升要輕鬆地多,米天樂在左腳輕點石壁之時,整個身形又閃電般地往上飛昇一丈,他手中的信物正好奇準無誤地往那裂縫,往那人工造就的鎖眼中直插進入。

在插入的同時,隨著廣陣咕轟轟的巨響,整個石壁突然一分為二,留下一條僅容一個人進出的一裂縫,米天樂乘機從裂縫中閃身而入。等他身形落地的剎那間,那石壁也隨之關閉。

這“聖女山莊”依山而建,看來這秘室也必定坐落在山腹之中。

等他落地之時,他首先看到了一張案几,這桌上此時明淨無塵,似乎常有人在擦過一樣,當然米天樂也知道這畢竟是不可能的,而那石桌之所以還乾淨如初,可能是因為這秘密裡空氣乾淨,沒有人走動的緣故吧。

石桌的茶碗下面壓著一條紙條,上面寫著:“非常歡迎你來此處秘室,既然你能夠到這裡來,則說明你我有緣。

首先我應該向你介紹一下自己,我就是這‘牡丹寶典’上武功的創始者,但我卻並不是江湖中人,我只是一個平常以養牡丹賣牡丹花為生的老媼,我家世世代代都是以養花賣花為生的,老身在對於養牡丹方面可以說是窮其一生心血。”

“漸漸地老身被牡丹的國色天香,雍容華貴所迷倒所陶醉,老身也在漸漸地日積月累之中,針對牡丹花的各種特性及變化悟出一套所謂的武功,並在臨死前把自己窮其一生所悟出的武功招式刻於這秘室石壁之上,並在上面冠以‘牡丹寶典’的美名,希望得有緣者學之,使之在武林中代代傳下去。”

米天樂想不到這個“牡丹寶典”上武功的創始者,原來是個根本不會武功的老媼,他在吃驚之下,也不得不佩服對方那超人的悟性及過人的智慧。

接下去在秘室四周出現的是那老姐用指力刻上去韻“牡丹寶典”上的各式武功具體招式.米天樂對於這些招式當然是無比熟悉,因為他曾經跟聖教四大護法她們學過這“牡丹寶典”

上的招式,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老是學不會,莫非這種“牡丹寶典”的武功只有女人才可以練,他即使已經練成了“素骨凝冰掌”,也無可奈何,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天地間的萬事萬物莫不是就安排好了。

他米天樂既使天資過人,智慧似海,也不可能習成那“牡丹寶典”上的曠世奇學。

當他看完石壁上的所有招式圖外,使他感到非常的失望,因為圖上的東西都是他習過的,他覺得來這裡對他來說簡直是一無所獲。

他在那秘密中那長長地通道刻滿壁畫的盡的時候,他在失望之下,情不自禁地用腳狠狠地踢了那石壁一下,那用做發洩的勁道實在不少,只踢得他的腳趾頭禁不住隱隱做痛。

由於他這不經意地一腳,奇蹟出現了,只見秘室通道的盡頭的那石壁突然洞開,裡面出現了別有洞天的插面。

米天樂大喜過望,趁機擠了進去,只見裡面只有一個大約丈餘方圓的空間,在裡面的四周又都是石壁,石壁的四周顯得乾燥清潔,沒有絲毫的潮溼現象。

在裡面靠壁的地方,則端坐著一個鬚髮全白,滿臉皺紋的老媼.米天樂雖然不認識對方是誰,但他猜想得出對方肯定就是那妙絕天下的“牡丹寶典’的創始人。

那端坐的老姐看上去依然栩栩如生,雖然他知道對方已經死去多時。面對一個如此平凡的,老人,竟然能創造出奇絕天下的“牡丹寶典”中的絕學來,使得米天樂不得不對其產生了幾分尊敬,他之所以尊敬對方,因為他覺得對方實在也太偉大了。

雖然他’米天樂也比較偉大,因為他也創出了獨步天下的“斂步隨意”身法,不過他自認為要是比起對方那老媼來,那可還差得遠了。

他在尊敬之餘,禁不住地面對那端坐的老人拂手跪下,拜了幾拜,以表敬意。

他不拜還好,這一拜可就拜出問題來了。

那具早已經坐化的屍首,似乎還是很有靈性一樣,當米天樂跪地叩拜三下之時,對方好象受之有愧的樣子,往左橫移了一尺,避開米天樂再拜。

當然對方的這一舉動把米天樂嚇了一大跳,本能的反應使他還以為對方神靈出現呢。

雖然他並不太相信有鬼神之說,可是他還是忍不住第一感覺就崩出這樣古怪的念頭。

等他看了半天,相信對方不再移動時,他才總算漸漸放下一顆怦怦亂跳的心來。

他相信對方已經仙去多年,而她之所以能夠移動,那當然是在這裡下面裝了巧妙機關的緣故。

在那屍身原來坐處下面,頓時又出現了一手僅有三寸方咀的小坑,米天樂看到這個坑,頓時心中狂喜,因為這坑中大概又有什麼秘笈或神丹秘藥,如果真的如此,那他米天樂岜不福緣深厚,不虛此行。

不過事實的結果卻大失他所望,只見坑中除了一張發黃的紙外,再無他物,他雖然略有所失望,並卻並沒有洩氣,他決定還是先看看那紙條再說吧。說不定在那上面另有指示,亦或是那張發黃的紙條根本就是一種根厲害的武功秘訣也說不定。

想到這裡,他的臉上蕩起了一股笑意,心中又升起了新的希望,而且這希望比以前來得更加強烈。

米天樂用手輕,輕地拂平那張發黃的紙張,只見上面寫著:“老身首先恭喜你已經練成‘牡丹寶典’上的武功絕學,你既然與我的真身相見,則足以說明我們實在有緣。更難得是你對老身的尊敬,不過好在你有那份對人的尊敬之心,不然你可能要留在這裡與我終身為伴了,假如你是個用心邪惡之徒而私自動老身之真身的話。”

看到這裡,米天樂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暗呼好險,好在剛才自己沒有自作主張在對方身上搜取什麼東西,亦或是毀了對方的真身,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看到這裡,他更不得不佩服對方的聰明才智,雖然直至現在她在江湖中還依然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物,大家非常熟悉的那也只不過是她一手所創的“牡丹寶典”上的武功絕學。

但她的智慧實在是天下無雙,先別說那如何如何厲害的“牡丹寶典’中的武功招式,就是在這秘室中的機關佈置也巧妙無比,絕世無比。

米天樂往那紙張再看下去,只見上面繼續道:“近日來,老身自忖身體不佳,恐時日不多,所以特早日來到這裡等死,希望我在死後,你能夠把我轉移到石壁之中,把我好好地安頓下來,使我的軀體能夠永久地保存下來。”

接下去的是一大堆關於如何開啟壁上開關的指示,指示完了以後,下面則只是對他說了兩個字一一“謝謝”,再接下去則是一片空白。

米天樂恨不得一掌劈了對方那死老太婆,他想不到對方花了一大通心思,講了這麼多廢話,竟然只是要他好好安頓對方。

當然更令他氣憤的是,現在人的安葬也要數目不少的安葬費,可對面的死者太婆除了一具現世的軀體外,窮得再無他物,跟這裡的窮鬼打交道,可他媽的真的是晦氣。

米天樂在氣憤失望之下,正想一腳把對方的屍首踢成西瓜爛,以解他心頭之氣時,突然他心頭掠過一絲恐怖,如果對方在自己身上做子手腳,可自己又一腳踢過去,發動機關,那不是自尋死路。

想到這裡,米天樂不由地心中泛起一層寒意,他想不到對方在死後還這樣恐怖。他在自認運氣不佳,正打算再也不理對方而一個人出去時,突然他腦中靈光一動,對方花了這麼多心思,總不會是無緣無故吧。說不定那些所謂的秘笈神丹就在他將要開啟她永久的安身之處。因為每個人都喜歡對方在幫她幹完了最後的事情後,才給對方以重賞,他想對方那死老太婆也不會例外。

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又充滿了希望;臉上又藹起一層好象他已經看到那東西,露出貪婪的笑意,也許這就是人之本性.也許是這慾望的驅使,在突然之間他對她的態度完全變了,變得報聽話起來,一一按照對方所指示的步驟,一步一步地接著做。

在石壁最後將要開啟的剎那間,米天樂幾乎是整個人都添在了石壁上,也許他就是在等那石壁移開的剎那間,馬上拿到那裡面的東西,因為他已經等的迫不及待了。

米天樂在依照對方的指示後,發動機關,頓時在裡面露出一個僅容一人進出的空間,米天樂來不及細看,就往那裡面撲去。

當他撲落在地的時候,在剎那間,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似乎再也不能舒展開來似的。

因為這次他又撲了個空,又一次帶給他新的希望,不過他次他的笑容並沒有僵死多久,因為很快在他臉上又舒展開來了。

他他把失望後的希望都寄託在把那老太婆抱入她在遺矚中所指明的安身之處後,他相信在這以後會出現奇蹟,因為對方肯定不會讓他白忙一場。

這是他的想法,這想法雖然有點天真,但也並不是一點也沒有道理的。

當米天樂把那位曾經使他尊敬的“牡丹寶典”中武功的創造人放入那息身之處後,那剛開啟的石壁馬上又恢復了原狀.米天樂他站在那裡耐心地等了半天,可是半天過後,他除了空歡喜一場,除了站得腳有點隱隱作痛外,他真的是一無所有。

他米天樂難道註定要空來此一道嗎?

不會的!不會的!

他在極力否認這個現實,因為他覺得自己好象受不了這個打擊。

如果他倖幸苦苦地跑封這裡,只是為了受這個打擊,那他不是太不甘心了嗎?

為什麼?

即使他不想承認這事實,可是事實卻好象又折又扣地擺在眼前。

使他欲罷不能。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這裡.可是這裡的結果,使他的希望徹底破裂。

難道他米天樂真的不能擠身武林超一流頂尖高手的行列?

難道他永遠要聽“牡丹聖女”對他說:“你武功不行,還是讓我來吧”嗎?

一連串的問題,米天樂無力回答。

倏地“卟通”一聲脆響,不知為何,米夫樂突然間對著石壁中那死者太婆的遺體前跪了下來,必恭必敬地叩了三個響頭。

那三個響頭叩得落地有聲,也足見他這次所表現出採的誠意。

他在叩響頭的同時,口中更是念念有詞道:“我的前輩高人,我的媽呀,你就當大發慈悲,可憐可憐我米天樂吧。”

不知是對方死後有知,覺得如此也實在太過意不去,還是這一切本來早就用機關佈置好了,只見在米天樂剛叩完三個響頭後,這秘室中的秘室中,也就是米天樂所站的秘室中,突然響起“軋軋”的沉悶的機關轉動聲。

當那沉悶的機關轉動聲停止後,在米天樂所跪之地的對面,在那本來光滑無比沒有一絲裂縫可見的石壁上又突然平空彈出一片牆角來,在裡面露出了一片不大的空間,米夭樂的眼睛一投入那剛出現的空間版面,頓時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更是流露出那久違了的笑意。

因為他終於找到了他所想要的東西。

一件他向對方苦苦哀求所要得到的東西。

首先映入他眼臉的是一塊比較精緻的錦盒,不知那錦盒裡放有什麼東西,在錦盒的旁.邊還放著一卷絲帛。

米天樂在興奮之餘,他還是先打開那捲絲帛看一看,看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東西。

他輕輕地小心翼翼地展開那捲絲帛,用力是如此地輕,害怕一用力會把它壓碎了似的,變得一無所有,又讓他空喜一場。

那捲絲帛雖剛展開,可是開頭的字,已經映入了他的眼簾,只見上面寫道;“原來坐在裡面等死,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遲遲未能解脫,可能是我習練‘牡丹寶典’中武功的緣故吧,直到此時,才讓我明白原來等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天、二天、三天…時間一天天地在這裡面過去,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做漏了一件事情,我起先所創的武功只適合於女人修練,如何在我所剩無多的日子裡再想出一套可以男女皆可習練武功呢?也好讓進來的後人萬一是男人也不空來一場,把我的武功發揚光大。

說行動就行動,我在苦思約半月有餘,在以前幾式武功身法的基礎上,又增添了新的創意,最後終於又給我悟出二式武功,這二式武功心法招式則是男女皆可習練,不過其最終威力卻比原‘牡丹寶典’上的任何一式武功都要強,也算對是原‘牡丹寶典’上武功的一種新的補充吧。”

“另外,老身我怕入秘室者功力尚淺,不能習練這兩式新創的武功,所以又不辭幸勞,於百忙中,去採集萬種牡丹花粉,再加上特別的方法及製作工藝,進行加工,練成一顆絕世無雙的‘萬花精丹’後,至少可以使服者在原先功力的基礎上,增添了二甲子的功力。

有了這二甲子左右的功力再加上你原有的那麼一點功力,那就可以習練我最後二式武功了,記住先服藥,再練功,這樣會事半功倍。”

米天樂在大喜過望之下,急急地去看望那所謂的錦盒,當他打開那錦盒的時候,他發現裡面。只有一顆僅有彈丸那麼大的黑色藥丸,想想這就是對方口中所謂的“萬花精丹”了。

他見了這顆小小的藥丸後,就象是見了寶貝一樣,其實它的確也是一件寶,毫不猶豫地一口就把它吞服了下去。

吞這千古無雙的“萬花精丹”並沒有給人一種清涼舒泰的感覺,而是吃在嘴裡,那味道就象給豬吃的米糠一樣,如果晚上米天樂他沒有看見吃下去,一定會疑為米糠,甚至更會大呼倒黴,可是現在不同了,因為他已經知道了對方所留下之藥物是絕世無雙的可以增添二甲子功力的“萬花精丹”即使比毒藥還苦,他也會吃下去,只要他不被毒死。

因為這“萬花精丹”是牡丹花粉所造,所以雖然只有那麼小小的一點,可是也是夠他米天樂咽得了,好幾次他都差點被咽死。

因為這周圍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水,如果說有,那也只是他自己的口水,但是僅憑他的那麼一點口水是很難嚥得下去的,所以在剮開始時,只見他漲紅了臉,好象很痛苦的樣子,直到後來,他才總算平靜舒服了很多。

口服那“萬花精丹”,且先不說其功效如何,就說剛開始那陣子也夠他折磨得了。

以米天樂以往的個性,不把對方的祖宗十八代罵得都紛紛跳不來不可,不過這次不知怎麼的,竟然一聲不響,似乎他是心甘情願的樣子。

想不到他一向自認為自己很清高的米天樂,為了區區二甲子左右的功力竟然願意去受這種活罪,變得賤起來。

當然,他這麼做,一切皆是為了名利,也真不知道那名利是何物,竟然使很多本來很清高的人也出賣自己,變得下賤起來。

等他吞服完那所謂的絕世無雙的“萬花精丹”時,突然他覺得自己全身軟綿綿起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大違武學常規的現象,最後他倒在地上軟得連轉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他腦中閃過一個很奇怪的念頭。

難道這藥丸根本不是用來增長功力的神丹妙藥,而是一顆令人功力在傾刻間消失殆盡的毒藥。

難道那死者太婆耍他。在她死後還要拖他下水,他量恨得就是自己竟然這麼容易相信別人,使自己最終上了對方的大當。米天樂真他媽的是頭不折不扣的豬。

他本來還想罵得更兇一點,可是還未等他痛痛快快地罵個狗,他已經昏了過去。

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一了百了,但有時候,死去也未嘗不是件很痛快的事情,至少不用那麼痛苦。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還躺在那秘室之中,他使勁地用牙齒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頓時一陣切骨的疼痛傳了過來,這使他感到自己並沒有死。因為他還有疼痛的感覺,據說死人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總之,沒死必竟是件好事,他在高興之餘,不由地彈跳起採,他不跳還好,他這一跳,頓覺頭頂一種劇痛刺心而入。

直到良久他才接受這個他不敢相信的事實。他此時缽內的真氣充沛膨脹,整個人幾乎都輕飄飄地欲飛了出去似的,雖然他剛才只是那麼輕輕地一跳,可是這一跳,卻輕而易舉地使他的頭部頂到了秘室上面的石板,由於彈力極強,所以才會彈得他昏頭轉向,刺痛異常。

很明顯他此時體內的內力至少比以前增加了一百年左右,難道那死太婆那臭婆娘所說的話都是事實。

要是果真的如此,那他以前不是真的錯怪了對方,還把對方十八代祖宗罵出來操得不能安寧,那可真是罪過,他一想到這裡,就好象向對方恕罪一樣再次跪到她的對面,口中連呼;“罪過,罪過。”

他,也不知道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好處,至少可以減輕一點他的心理負擔,一種對別人錯怪了的有點過意不去的內疚心理。

既然他現在又平空多了近二甲子左右的功力,那麼他就應該有足夠的資本去習練對方所悟出來的還未出世的最後二式。

想到這裡,他再也沒辦法等待了,一種迫切的願望使他迫不急待地又重新拿起那捲絲帛,往記載著“牡丹寶典”上最後二式的地方望去。

“這最後二式,雖然只有二式,但卻在最後的一段生命日子窮盡老身一生的心血所刨出來的,因此深奧無比,比“牡丹寶典”上前面的任何一招半式都要玄虛博大,也可以說是前面任何一式昇華的結果。”

面對如此博大精澡,變化無窮的招式,米天樂他雖然自忖天資過人,但也不得不花費很大的一部分時間去領悟。

這最後二式中前一式叫做“萬道朝拜’,這一式中所蘊藏著的那股絕世無儔的殺氣足以使整個人類在剎那間死亡一次。

也許他這樣認為有點誇張,不過那殺氣也實在太恐怖了,恐怖的使他也禁不住為之毛骨驚然,似乎他只要使出了那一招“萬道朝拜”,就到了世界的末日似的。

相比之下,最後一式“母儀天下”則顯得有點仁慈,處處透露出一副博愛無邊的面孔,如果盡得那一招的精華,那麼天下間幾乎可以說是無人能逃得出那偉大博愛的普照,經過那一次絕世一招的洗禮之後,脫胎換骨,重新做人,永得重生。

那一式“萬道朝拜”雖然難練,但以米天樂的天資,花了一段時間後,總算把那式學會了。而且還使得有聲有色。

可是這第二式“母儀天下”,無論他米天樂花了多少心思去悟去練,就是使不出那招式中博大的仁慈之愛。

練到後來,使他自己也不由得為之洩氣,最後他才不得不打算還是先出這秘室再說吧。

雖然他現在還未真正練成那最後一式“母儀天下。”,可是他卻已經練成了天下間殺傷力極強的一式“萬道朝拜”,再加上他新增的一百年左右的功力,應該說是有資本與“武仙’夏雷等絕世高入一爭長短。

出秘室的路倒還是很容易的,裡面再也沒有什麼機關在等著他出去。

等他到了那秘室外面取下那教主信物後,他覺得自己恍若再世做人,雖然在進出之間,從表面上來看,他米天樂還是米天樂,可是在本質上卻完全發生了變化,他現在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米天樂了,他現在的修為可以跟任何一個高手相抗衡而毫不遜色,也許超出他們很多。

這才是今天的米天樂,也是他所追求的。

雖然他與“牡丹聖母”同時入過那間秘室,可是也許她只是看見那秘室中石壁上的所記載的武功,而沒有機會,說得確切一點就是根本不知道里面還別有洞天。

當然就更不知道這最後二式“萬道朝拜、母僅天下”了。至於那顆難吃的要死的“萬花精丹”,她更是無福享受。

不過既是如此,當年的“牡丹聖母”

也已經有足夠的實力橫行天下,她所創立的“牡丹聖女教’更是江湖中實力超群,無人能與之爭鋒的天下第一大派幫。

而現在的米天樂又習得了比“牡丹聖母’所習的“牡丹寶典”上更厲害的招式“萬道朝拜、母儀天下”,那當然更是傲視天下群雄,難我獨尊了。

想到這裡,米天樂不由地飄飄然起採,走起路採,當然是更快了。

秘室外面的那條路本來就不是很長,再加上現在米天樂那近四甲子左右的功力,只要他稍微一用勁,那段小徑,當然很快就在他腳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 三 章 縱橫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