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章 縱橫天下

“米教主回來了!”

不知誰看見他,這麼叫了一聲。

頓時整個“聖女山莊”為之沸騰起來。

他還不知道,自從他進入郝秘室之中,時間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過了近半個月了。

當時米天樂去那秘室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在這近半個月的時間裡,眾女一下子莫名其妙地不見了他的影子,堂堂一個“牡丹聖女教”的教主竟然就這樣無緣無故地在總部消失,那還得了?

等這個消息一在山莊中傳開,頓時整個山莊都為之震動,不過誰也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以“聖女山莊”的隱秘所在,再加上教中高手如雲,誰也不可能在這“聖女山莊”中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人帶走。

如果他不是被人帶走,那他在“聖女山莊”中總會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但令人不解的是山莊裡不要說是那麼大的一個人一具屍體,就是連他的一根頭髮也沒有見到,這才是眾女最為震驚的。

“牡丹聖女”雖然智慧似海,但她一時之間也理不出一個頭緒來,只是派人幾乎把整個“聖女山莊”都翻遍了,當然等待她的消息,也只能使人徒添幾分失望。

在毫無頭緒之下,這件事就這樣暫且被擱置在一邊,不過這件事好在並沒有傳出江湖,不然整個江湖說不得都要為之震動。

而正當大家漸漸把這件事準備忘卻的時候,米天樂又忽然鬼魅般地平空出現在眾女的前面,你說怎麼不叫人為之驚訝及震動呢?

米天樂剛見眾女那反常的舉動,頓時被她們搞得英名其妙,他真的在懷疑今天大家是否都瘋了。而且瘋得還比較厲害。

“牡丹聖女”一見那米天樂,禁不住幾天來對他的牽掛,忽然當著這麼多的人,莫名其妙地往米天樂跑了過去,緊緊地抱住對方。

“見到你,我們真是太高興了。”

對方這忽然見鬼般的舉動,頓時把他米天樂抱得猶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莫名其妙。

不過現在懷中溫香柔玉,對方胸前那兩個極富彈性的奇怪的東西緊貼著他的胸膛,對他來說更是一種極大的誘惑,一種致命的誘惑。

他米天樂當然不是柳下惠,現在懷中美女在抱,他的心不禁更加速度砰砰亂跳起來,整個人也幾乎在剎那變得軟綿綿起來,情不自禁地往‘牡丹聖女’那邊靠了過去,幾乎把她壓倒在地上。

在他們將要摔倒在地的那一剎間,“牡丹聖女”忽然驚醒過來,一股羞澀的心,使她很快地掙脫開米天樂的懷抱。

“牡丹聖女”的臉此時更是羞紅如紅霞,她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這種越軌的舉動來,大大有損她作為一個眾人心中那祟高的聖女形象。

正當米天樂正準備銷魂的時候,想不到對方會突然掙脫開她的懷抱,頓時使他大失所望。

不過失望歸失望,他最終也是一個教主,他應該維護他作為一教之主的偉大形象。

眾女此時圍著米天樂,就象是在看一個剛從外星球上回來的她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怪人一樣,成千上萬的目光都緊盯著他的臉,頓時把他看得臉紅如猴子的小屁股一樣,不停地躲藏著他那張還算比較秀氣的小紅臉。

眾女見教主這等怕羞的模樣,突然有幾個再也忍不住鬨然一聲笑了出來,在這幾聲笑聲的感染帶動下,眾人女也跟著笑了起來。

頓時現場一下子變成了一片笑的世界,花的海洋,大家郝把美麗的女人比喻成花,而現場有這麼多嬌豔如花的笑靨當然是花的海洋了。

眾女的笑聲,剛開始時,米天樂還不知所以地距著愣了愣,不過後來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也跟著眾女一起歡笑,這一方面也算是自我解醜吧。

當然更重要的是與眾女一起歡笑,特別是現場有這麼多的絕色美女,眾星拱月般地圍著你笑,更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

人生幾何,這樣的機會當然是少之又少,雖然他大小也是一教之主。

所以他沒有理由不乘此良機開懷舒笑一番。

也許“牡丹聖女”對自己剛才那反常的舉動一直很在意,所以她乘眾女大笑之時,偷偷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正在開懷暢笑,與眾女同笑的米天樂並沒有得意忘形,他的那兩隻眼睛,更是不時地盯者對方的一舉一動。

而現在見“牡丹聖女”她一個人一聲不響地退了出去,好象碰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似的。

不知是出於關心,還是別有用童之心,米天樂也走邊笑。緊跟“牡丹聖女”而去。

眾女更是眼巴巴地看著她們教中唯一的男性公民,她們偉大可愛的教主離去,對於連日以來,教主的突然失蹤,她們雖然很想知道,但對方畢竟是一教之主,所以誰也不敢出言相詢,只是眼睜睜地看著他離去。

這其中當然包括與他關係不錯的四大護法和四大使者。

“牡丹聖女”見對方跟了過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閃身入房,大概是由於剛才之事使她到現在為止想起覺得還比較害羞的緣故,所以急急地把門關上,欲把米天樂關在門外。

哪知她門還未關好,米天樂己早先一步閃身擠入了她的房間。

其速度之快,簡直駭人聽聞。

“牡丹聖女”長這麼大,似乎還是第一次看到過,天下間竟有這麼好的身手。

所以她在驚駭之下,不由地朝後暴退了三尺,口中更是驚駭無比地輕“噫”了一聲:

“你到底是誰?”

明明知道對方是誰,可是她在驚慌之下,還是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問。

對方這一問,更是把米天樂問得莫名其妙,更認為“牡丹聖女”今日有點不正常。

他當然不知道自己剛才那一速度已經足夠震動江湖,使整個江湖人物為之變色。

因為他見對方把要把他拒之門外的意思,在情急之下,也沒有顧慮其他的東西,而只是想如何趕快進去,乘對方還未把門關上前進去,他在本能的驅使下,不知不覺中用上了那絕世無雙的“斂步隨意”身法。

他那自悟出來的身法本來就足夠駭人得了,再加上他那深厚無比的二百多年的功力,當然更使“牡丹聖女”為之驚駭失色。

無論如何,她都不敢相信米天樂有朝一日會有這麼快的身法和這麼高深的修為。

所以她才冒出一句使米天樂聽了莫名其妙的話一一“你到底是誰?”

米天樂更是在不解中好奇的伸手準備用手摸一下對方額頭,看看到底對方有無發燒。

“你要幹什麼?’本能的反應,使“牡丹聖女”不由地身形暴退,米天樂這次並沒有用上“斂步隨意”身法,更沒有使出那可怕的四甲子左右的功力,所以以“牡丹聖女”的蓋世身手,當然很容易就可以躲得過去。

“牡丹聖女”這種神經過敏般地動作。可把米天樂嚇了一大跳,他在怔了半晌後,才道:

“你真的沒有事嗎?”

這時連“牡丹聖女”自己也覺得有點不對勁,連她自己也在懷疑自己是否有毛病。

她緊緊盯著米天樂看了一會兒,象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又對他懷有戒心的樣子,最後,她才以一種輕得不能最輕,如果不是米天樂功力大增,也許就根本聽不見的聲音道:

“你真的是米教主?”

“是啊!”米天樂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會連續問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但他還是回答了。

“可是。可是,你剛才的.....”

“牡丹聖女”也不知道為什麼說了半天又停住,不知是她不知道該如何措訶才好,還是另外的原因,只是緊盯著米天樂。

“我剛才又怎麼呢?”

米天樂幾乎沒好氣地道,如果對方不是美豔群芳的“牡丹聖女”,他也許根本就不會去理睬對方,哪還管她有投有事。

“你剛才入門時的身法。也實在太駭人聽聞了,你到底有從何處學來?”

“牡丹聖女”總算閉著一口氣,很快地把她心頭上的那個問題以最快的速度講了出來。

“哦,原來是這個,那是‘斂步隨意’身法。是我無意中悟出來的,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也可以教教你。”

米天樂總算明白對方的問題,於是很得意地把那自創的空前絕後的“斂步隨意”介紹給給對方,看他那副眉飛手舞的樣子,也不知道他有多得意。“那這身法是剛悟出來的嗎?”

“當然不是,我在碰到你以前早就悟出來了。不過我也不知道它會這麼厲害。”

經人一誇,米天樂興奮的連尾巴也豎了起來,驕傲地道。

“牡丹聖女”聽了後沉吟了一下,又道:“我覺得你以前的身法並沒有象今天這麼詭異快捷,不知最近又有什麼奇遇,特別是在你失蹤的那段日子。”

奇遇?

失蹤?

米天樂聽丁之後,不由地怔了怔,而後大失所望,他想不到對方感興趣的並不是他的什麼絕世無雙的‘斂步隨意’身法,而是關心他在秘室中所得到的東西。

他本來打算不告訴對方在那秘室中所發生的所有事情,不過後來,他還是改變了主意,他覺得把那秘室中所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對方,使她從此不要再對他小看,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想到這裡,他頓時把在秘室中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盤托出,只聽得“牡丹聖女”

猶如在做夢一樣,心中更是對他這一番秘室之行好生羨慕。她真的希望那次去秘室的是她自己,而不是站在對面此刻正講得口沫橫飛、得意忘形的米天樂這小子。

直到米天樂吹噓完了好久,對方才意欲未盡地喃喃道:“原來你又多了百年功力,怪不得剛才入門的速度會如此之快,更把我嚇出一身冷汗。”

既然所有的這一切木已成舟,她除了羨慕外,只有向對方祝賀。

不過反過來說,他米天樂他媽的有今日這番狗運,還得好好感謝對方,如果當初不是對方告訴他在“聖女山莊”後面有座秘室,秘室裡可能有武功秘笈的話,他也就沒有今日的成就,也就沒有現在這般讓“牡丹聖女”羨慕的事情發生了。

他感謝是應該感謝對方的,但不能用那時民間所流行的那種以身相許的感謝方法。不然也太厚待米天樂他媽的這小子了,對我們也太不公平了,你們說呢?

不過請放心,老天爺做事大部分還是比較公平的,至少到目前為止,米天樂並沒有以身相許,更何況此時如果他真敢妄對她動念頭,我想她肯定會甩他一巴掌。

說他貪得無厭。

至於最後米天樂他媽的這小子是如何感謝對方,那是他米天樂的事,也是他們之間的私事,我們也無權過問,當然更沒辦法過問。

米天樂這小子雖然異常自負,但他在“牡丹聖女”那近乎聖人般的女人面前,卻絲毫不敢稱大,他見對方在突然間捧起自己來,還以為對方又在笑自己功力不濟了。

他滿臉通紅地堆笑椎辭道:“你可真的是會開玩笑,逗人開心。”

此時的米天樂雖然知道自己功力大增,但卻並不知道他此刻的功力已經不比“牡丹聖女”

差了,更甚至還在她之上。

他之所以還會有那樣的念頭,那完全是先入為主的觀念在他腦中做怪,因為在他的腦中,那“牡丹聖女”實在太厲害太偉大了,偉大得到了幾乎不可超越的地步,這猶如眾人不相信她會負傷回來的道理是一樣的。

“牡丹聖女”當然不知道他的心思,還以為他這樣說,是一種謙虛的表現呢,頓時在無意間又對他產生了幾分好感。

萬一有這麼一天,對方的好感積累到要爆發的時候,米天樂這小子可是他媽的豔福無邊,本人坐在這裡也好生嫉妒,不知各位有何感想?

“你那天一聲不響地跑到秘室中,也不告訴我一聲,讓我好找啊.”

“牡丹聖女”突然對他幽幽地道。那口氣就象一個妻子在責怪那不懂溫情的丈夫似的。

對方的口氣直聽得米天樂心裡砰然猛跳,心律更加快了很多,腦中頓時又出現了一個連他自己也不敢肯定的念頭?莫非她對我有意?

他在這個念頭閃出後,又很快地否定了自己,認為自己太捕風捉影,自做多情了,對方一個才藝雙絕的天下第一美人怎麼會喜歡上他米天樂呢?論錢財論英俊帥氣,他都不是最好的,雖然他也差。

不過這時候他米天樂總算明白了,今日大家為什麼見到他會這麼高興,因為她們都關心教中他這個男寶。

“我在裡面呆了多久?”

米天樂他很想知道他在裡面到底呆了多久。“牡丹聖女”用那雙美麗的眼睛白了他米天樂一眼道:“你還好意思說呢?

自從你進入那秘室中後,足足呆了半個月,大家都不知道你為何突然失蹤,派人四處找你,卻依然不見你的蹤影,想不到你卻躲在那秘室中,一個人修練上乘武功,早知如此,也不用我們去花費那麼多的時間,更不用為你擔心。”

“半個月時間,有這麼長嗎?”

米天樂聽了對方的話後,嚇了一大跳,他想不到自己在裡面廢寢忘食地整整練了半個月時間的武功。

使他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在這半個月裡,不吃不喝是怎麼熬過的。

要是在以前,他半個月不吃不喝那是絕對不行的,而如今他卻餓上半個月也沒有什麼感覺,莫非那個難吃的“萬花精丹”還能解渴解飢不成?

當然這問題,任誰也無法回答他,他也只能是憑著自己豐富的想象力,去想象任何一種可能發生的可能。

“牡丹聖女”見對方不相信自己的話,頓時生氣地道:“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算了。”

米天樂當然不會不信對方,他只是覺得驚奇而已.“牡丹聖女”見對方並不相信自己;再也不打算答話。扭頭準備往讓外走去。

米天樂見對方在生自己的氣,心中大為緊張,連忙跟了上去,正準備向對方解釋時,“牡丹聖女”突然反轉身形,一式“沉魚落雁”朝米天樂急攻而出。

變起倉促,米天樂在被攻得莫名其妙的情況下,使他整個身子斗轉而移,本能的反應,使他又不知覺中用上了那獨步天下的“斂步隨意”的身法,閃電般地躲開。

米天樂被對方的突然襲擊攻得滿頭霧水,他帶著一臉的疑惑,準備向對方詢問時,對方的第二式“國色天香”已經毫不怠慢急隨而來,幾乎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不過以來天樂他今日的修為,再加上那深厚的內力,還是被他有驚無險地避了過去。

他在不明真象的情況下,只有連避對方兩招,這次躲過這一招,他總算有機會出口相詢,道;“你怎麼啦?我是米天樂!”

他雖然這麼說,可是對方就好象根本沒有聽見亦或是她要打的人就是他米天樂。

所以不管他怎麼說,她還是照打不誤。

地方如此不分清紅皂白地盡出殺招,頓時也把米天樂攻得心中不爽起來。

“你別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就可以隨便打人,我米天樂可也不是這麼容易欺辱的,更何況自己最新在秘室裡所得到的奇遇,現在的修為並不見得比你‘牡丹聖女’要差。今日既然對方你苦苦相逼,何不乘此機會,表現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有實力與對方相抗衡。”

米天樂想到這裡,頓時也不客氣,不再一味地衝著對方的招式閃避,而是乘機向對方攻了一招後,道:“有本事我們到房間外面打。”

由於這裡的房子太小了,他不能痛痛快快地盡展所學與對方打一場,所以他就激將對方到外面的天地空間大打一場。

不知是他激將法的作用,還是對方根本就有心要與他鬥一場,他的話剛說完,“牡丹聖女”就已經二話未說地緊隨而出。

“牡丹聖女”身形剛一落地,就由“清雅悽豔”招變“陰雲慘慘”,天地在剎那間,由手對方的這一招“陰雲慘慘”

而變色。

本來還以為對方只是跟自己玩玩米天樂,此時才發現他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因為對方出手的招式,招招皆為殺招,好象對付深仇大敵似的,哪象開玩笑的樣子。

雖然米天樂他也自認為自己的功力大增,對付象“牡丹聖女”這等絕世高手,應該不會很困難,可是如今真刀真槍地與對方正著對幹起來,對方那出招的聲勢,就已經足夠他心裡發毛,哪還有什麼信心去言必勝。

米天樂平生還是第一次面對象“牡丹聖女”這等高手,還是第一次正式與這天地為色變色的絕世奇招交鋒,他在心裡發毛的情況下,也不知道用什麼招式來招架才好。

可是高手的出招速度畢竟是奇快無比,哪容得米天樂這小子在那裡考慮半天,在他還未能想到克敵的招術之時,對方又已經攻到,無奈之下,他又不得不用“斂步隨意”為之脫身。

“牡丹聖女”見對方連續不斷地用“斂步隨意”脫身頗覺意外,但更是感到不甘心。只見她在緊緊地咬了咬牙根後,使出了“牡丹寶典”最具殺傷力的招式“花謝人亡”,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萬道朝拜、母儀天下”二式。

“牡丹聖女”那天為之變色,彷佛到了世界末日的招式,頓時驚動了教中不明真象的眾女,紛紛出去,準備一探究竟,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們不出去還好,一出去則更令她們吃驚,因為她們幾乎不相信眼前這事實。

她們的教主竟然跟“牡丹聖女”兩個人在外面打了起來。

看“牡丹聖女”出招的招式,兩個人並不是似在切磋武功,更好象是在做生死拼搏,因為她們都很清楚那一式“花謝人亡”的厲害,更清楚“牡丹聖女”那將近神話般地修為,以米天樂的修為而論,恐怕根本就躲不過她這一式“花謝人亡”,普天之下,恐怕還沒有人能躲過這一式。

當然所有這一切,只能是依她們所知而想。

“牡丹聖女”為什麼要殺米天樂教主呢?

眾女紛紛冒出這個疑問。

難道來教主在失蹤的幾夭裡亦或是在其他的時間裡曾經做出了對不起‘“牡丹聖女。亦或自“牡丹聖女教”的事情。而被她發現,所以今日一定要殺了他,以免後患。

最後大家都認為這個解釋是最合理的解釋,所以紛紛都認定了這個所謂合理的解釋。

米天樂見對方這一招“花謝人亡”,不但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而且在裡面招招皆為殺招,他如果不奮力與對方一搏,那他是必死無疑,因為此時他那妙絕天下的“斂步隨意”也派不上用場了,前面擺著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拼,與對方拼,勝者留下來。

二是死,毫無條件,永遠地倒下。

米天樂當然不會選擇死,因為死畢竟是恐怖的,雖然也有人並不怕死。

所以,他只有選擇對與對放手一拼。

想到這裡,他體內的內力在迅速地膨脹著,一式“萬道朝拜”飽含著幹萬手殺招的招式奇快無比地往對方封了過去。

米天樂出手的這一招“萬道朝拜”,眾女從來沒有見過。現在他出手給她們的感覺就是除了快外,還有一股很多重的殺氣,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殺氣。

直到此時,眾女才知道,原來她們的教主深藏不露,有如此高深超凡的修為,不知道是何來路,如此來路不明的人,難怪“牡丹聖女”要逼殺他。

可是有一點卻使得她們很害怕,因為看雙方的修為,似乎還是他米天樂略高一籌,最終被殺掉的可能就是“牡丹聖女”。

她們誰都想出去幫“牡丹聖女”,可是她們卻又比誰都清楚,以她們的修為連靠近都無法靠近,更不要說出手相助了。

“牡丹聖女教”中這兩個武功最高的人,終於匯成一體,在空中糾纏不休,誰也分不清其中哪個是誰。

從他們身上敞開出來的那股濤天勁氣,猶如狂風暴雨般地把場上的眾女颳得東倒西歪,不住後退。

眾女雖然都經歷過大小戰役數百戰,出生入死,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場面。

不過慶幸的是她們只是被勁風颳過,如果正面受到衝擊的話,她們可能無一倖免地都要受到那絕世招式的一擊而全部受傷甚至死亡。

這並不是聳言危聽,而是事實。

當然現在她們關心的並不是她們自己,而是場中搏鬥的雙方之戰況如何。

一股絕世無匹的氣流頓時在空中突然爆發出採,“轟”地一聲巨響,猶如晴天霹靂。

隨著巨響,人影倏分。

“牡丹聖女”身形踉蹌地朝後暴退。

她的臉色蒼白如紙,白得有點恐怖。

當然所有這一切變化皆是米天樂所賜。

不過令人慶幸的是,她畢竟沒有受傷。

“牡丹聖女”如此,那麼米天樂呢?

米天樂飄退丈餘,臉上充滿者一絲不可思議,一絲驚駭的表情。

這當然並不是驚駭予“牡丹聖女”的修為,而是驚駭於自己那一招“萬道朝拜”之威,想不到他這一招可以使名動天下的“牡丹聖女”為之失色驚駭。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 四 章 聖女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