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章 聖女芳心

雖然最後他也沒有贏多少,不過總算他米天樂有實力與象“牡丹聖女”這般超級高手相抗衡了。因為剛才就是很好的證明。

當然這其中最為驚駭的,莫過於“牡丹聖女”。起先她只是認為對方武功在短短的時間裡,突飛猛進,但卻想不到會精進如斯。

恐怕在今後的日子裡,武林中要數他的武功最高了。

她想到這裡,除了驚駭之外,更多的是無限羨慕,但不管怎麼樣,對方武功如斯,乃是她們“牡丹聖女教”之福。

如果他們兩個聯手,勢必天下無敵,那麼統一武林之事就易如反掌。

想到這裡,她的臉上出現了興奮的表情。

她這次突然出手相試,終於算是試出了對方的修為深淺,也發現了一個不小的秘密,那就是米天樂已經不是一個象以前那樣需要人保護的窩囊的教主了,而是一個武功修為更在她之上的絕世高手。

一個頂尖超流高手。

米天樂見對方突然站在那裡怔怔出神,頗覺奇怪,他在驚訝之下,走過去關切地問道:

“你今天到底怎麼啦?”

“土隔三日,刮目相看。恭喜恭喜!”

“牡丹聖女”聞言兩頰‘紅,略帶笑容道。

到此時,米天樂才恍然大悟地道:“原來你是在試我的武功,虧你想得出來,還把我嚇了一大跳,要試武功,也用不著施那幾手殺招嘛?”

“如果不這樣又如何能試出你的真功夫呢?”“牡丹聖女”象受了委屈的道。

“你不怕我米天樂傷著你嗎?”

米天樂突然調皮地道。

“我怎麼知道你的武功有這麼厲害,再說要殺我,到時恐怕你下不了手。”

“誰說我下不了手?”

米天樂在氣憤之下,沒好氣地道。同時舉手做出一副真要殺對方的樣子。

“救命啊!”想不到“牡丹聖女”這麼誇張地叫了出來,把他的戲言當做了真的。

“再叫,看我不封住你的嘴。”

於是兩人一前一後的在山莊中,不避眾女的目光,象情侶般地追趕起來。

眾人被他們一下子又是打啊殺啊叫啊追啊,搞得莫名其妙起來,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玩什麼遊戲。

但不管是玩什麼遊戲,這一切皆沒有她們的份,如果說有的,那只是驚訝的好奇。

自從米天樂從那秘室中出來後,“牡丹聖女”對他的態度改變了很多,也不知道那是因為他的修為還是其它的原因。

他們形影不離在一起的機會漸漸多了起來。

在這段形影不離的日子裡,米天樂也乘機把他的那二式“萬道朝拜、母儀天下”武功傳授於“牡丹聖女”。

“牡丹聖女”無疑也是個練武的奇才,很快,她就學會了那一式“萬道朝拜”,至於那最後一式,她則是一知半解,根本無法領悟出其中真正的奧秘,所以也無法習練得那種仁慈無比的至禹境界。

當米天樂在“聖女山莊’與“牡丹聖女”纏綿不休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上官玉雯與纂容寶珍。

這慕容寶珍差不多已經是他米天樂的人了、他應該去看看,免得她最後忍不住寂寞而被人抱住,那可是太划不來了。

雖然她沒有“牡丹聖女”這般美冠群芳。但也是個絕色大美人,是個耐看耐玩的美女,他當然不會把這樣的美人拱於送人,而便宜了別的臭男人。

至於上官玉雯本來也是他米天樂的,不過卻被宇文長風橫手一操,橫刀奪愛,活生生地把她從他手中搶走。

他當然不會這麼甘心的,他認為自己一定要把上官玉雯搶過來。

這樣,一為自己,二為師父。

這怎麼會說是為了師父呢?

其原因是這樣的,假如連自己的女友也被對方搶走,別說自己沒能力,更說明他師父教導無方,更何況他的師父當中有一位就是“色仙”白雲。

所以在泡扭這一方面,他是絕對不能輸給對方的,因為這是他米天樂的鐵飯碗。

如果他連鐵飯碗都輸給了對方,那麼在武功上豈不是要輸得更慘。

如此,師父臉上無光,他也無光。

於是他辭別了現在柔情似水的“牡丹聖女”,還有各位美豔如花的姐妹們。

他要隻身入扛湖,去尋找她們兩個。

浩浩江湖,要去找那麼二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不過好在他是江,湖中目前勢力最龐大的“牡丹聖女教”教主,其教徒之眼線更是遍佈江湖的每一個角落。

所以很快,他就得到回報,說有人看見那宇文長風和上官玉雯目前在河南開封一帶出現。

所以米天樂的目標直抵中原古都一一河南開封!

這一日正當米天樂在開封城中的一間茶樓小憩晶茶時,忽然臨桌兩人的對話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由地仔細側耳細聽。

“‘武林四仙’一向是被認為是武林至尊,江湖中人幾乎沒有人敢動他們的。”

“那當然了?誰不想活了,也不會找他們挑戰,那是自討苦吃。”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不但有人聲明要向他們四個挑戰,而且還不止一批人馬。”

“噢,那可是一件轟動武林的大新聞,不知誰有這麼大的膽子和這麼高的身手。”

“你聽說過‘天地四傑’嗎?”

“你是說傅振峰那四兄弟,他們不是在五十年前已經從’江湖中消失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江湖呢?”

“他們在五十年前就已經世無匹敵,再經過五十年的潛,心修練後,武功更是深不可測,他們如果與‘武林四仙’交上手肯定是一場轟動武林,精彩絕倫的好戲。”

“我不懂這‘天地地傑’怎麼會跟他們:武林四仙’扯上關係的。”

“你知道當年名震天下的‘天地四傑’為什麼會在湖中突然消失嗎?”

“我不清楚,難道與,武林四仙有關?”

“不錯,當年地‘天地四傑’突然從江湖上消失,正是‘武林四仙’所為。”

“在五十年前,他們雙方曾經交過手?”“不錯,聽說最終還是‘天地四傑’略輸一籌,所以發誓退出江湖,苦心修練。”

“今日他們是否欲報當年失敗之辱?”

“不錯,聽說這五卜年來那‘天地四傑,四兄弟功力大增,恐非今日‘武林四仙,之下。”

“如此說來,那一戰必定是精彩絕倫了。”“那當然了,所以我們不能錯過。”

“這一切,你怎麼會了解的這麼清楚了?”

“因為我是‘天地四傑’他們四兄弟唯一的後代及傳人傅萬里的朋友。”

“嗅,原來如此。那你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在什麼時候決鬥嗎?”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傅萬里說,最近他們在開封城附近發現了‘武仙’的傳人宇文長風,他們只要能抓住那宇文長風,就不怕他師父‘武仙’夏雷不出現。”

“本人找不到,找他徒弟有什麼了不起。”

“其實你不懂,‘武林四仙’神龍見首不見尾,你以為就這麼容易找得到他們嗎?”

“聽說那宇文’長風武功也很不錯,我很想去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厲害。”

“這個很方便啊,聽說他們今晚要在開封城外的那座‘無峰寺’中等宇文長風,到時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這倒也是的。聽說要對付:武林四仙’的不只‘天地四傑’四個人,那麼還有誰呢?”

“你知道塞外的所羅門嗎?”

米天樂並沒有再聽下去,他覺得接下去的那些對於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

他現在已經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宇文長風今晚會在“無峰寺”中出現。

一向與宇文長風行影不離的上官玉雯也肯定會跟著他出現,那麼他只要找到了宇文長風就可以找到大美人,他心中的第一個夢中情人一一上宮玉雯。

既然現在知道了他們的出現地址和時間,他只有到時去那裡找她就是了。

他在向當地人詳細地詢問了那無峰寺的地址後,就一個人出去逛街了。

等到夜色完全降臨的時候,米天樂就一個人朝開封城外角的那個方向奔去。

無峰寺!

這寺院佔地面積頗大,也不知建於何年,不過由於年久陳舊,失修,現在看上去有點破爛不堪了。

當米天樂來到這無峰寺時,只見這裡稀黑一片,不過以米天樂的目力,還是能夠看得清楚。

他在無峰寺四周轉了一下,沒有發現一個人,一個人也沒有,看來今晚他是來早了一點。

他只有站在那裡耐心地等。

等待宇文長風,特別是上官玉雯的出現。

現場靜,靜得有點可怕。

不過好在米天樂在功力大增之後,膽子也大了很多,但此時此刻他還是被那出奇地靜,靜得有點毛骨悚然。

在森森的冷風之中,他足足等了一個時辰。

遠處突然出現了兩條淡淡的黑影,那黑影奇快無比地朝這個方向飄來。

黑夜雖然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不過以米天樂現在的功力,還是看得出來,那兩個黑影就是白天在茶樓中米天樂所聽到的兩個談話之人。

米天樂應該感謝這兩個人,如果不是他們,他也許不會這麼早就找到宇文長風他們。

當他們在米天樂藏身處丈外的寺院角剛戴好身子的時候,遠處又出現了一黑一紅兩條身影。這兩條身影來勢之快,顯然比前輩那兩條黑影快了很多。

米天樂眼尖,他老遠就看見了採者正是穿黑衣服的宇文長風和紅衣服的上官玉雯。

見寺院四周無人,那上官玉雯道:“奇怪,風哥,明明有人叫我們此時在這裡等他,怎麼會沒有人呢?”

上官玉雯的這一聲“風哥”叫得好親熱好肉麻,直聽得躲在暗處的米天樂氣炸了肺,暗罵對方是“小賤人不要臉”。

他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從大老遠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聽這麼一句話。

這一切都是那個該死的宇文長風,如果不是他,對方的一切都是他的。

他恨不得馬上出去殺了對方。

刁;過最終他還是忍住了,他想今日宇文長風會有人替他收拾。如此,他又何必出手呢?

他要看對方失子被擒時的狼狽之像,讓他在上官玉雯面前永遠抬不起頭來,因為他恨對方,所以他要對方出醜,在上官玉雯面前出醜,讓他形象盡失。

聽見上官玉雯的話,連宇文長風也感覺到事情的確也有點不對勁。

“不錯,我們還是先躲進去一看虛實再說吧。”宇文長風話音甫落,帶頭朝寺中掠了過去,也欲往米天樂躲著的地方躲去。

米天樂當然不會讓對方躲在自己的身邊而敗露了他的行蹤,更不會讓他藏起來,而失去一場精彩之極的好戰。

想到這裡,只見他雙掌吐勁,頓時一股夾有四甲子左右功力的勁氣由黑暗處朝宇文長風急湧而出,來勢之猛,猶如山崩地裂。

面對黑暗中那股絕世無匹的勁氣,宇文長風在猝不及防之下,頓時被擊得倒瀉而出。

好在米天樂在出手時,並不存心讓對方受傷,所以收回了部分內力,更加上宇文長風近段時間受“武仙”夏雷的嚴督勤練,武功更是精進了很多。

所以米天樂剛才那一招勁道雖猛,也只不過是嚇了對方一嚇,並沒有擊傷對方。

宇文長風被黑暗中那股暗勁更是擊得莫名其妙,等他落地時驚駭地深吸了一口氣,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傷時,才總算放下一顆心來。

等他欲進去一探究竟時,遠處已經出現了五條黑影,黑影來勢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來者之功力似乎猶在宇文長風之上,轉眼間已經到了他的跟前。

此時他欲躲避也亦來不及了,只有面對。

來者就是傅氏四兄弟及其唯一後代傅萬里。

傅氏五人在宇文長風面前站穩了腳跟。

老大傅振峰用那雙光芒奪人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宇文長風兩一眼,道:“閣下想必就是江湖中‘武仙’夏雷的唯‘傳人宇文長風了。”

“不錯,前輩是......”

宇文長風覺得奇怪,奇怪對方為何會知道自己,更知道自己今晚會在這裡,正當他不解的時候,對方已經告訴了他答案。“老夫就是約你之人。”

宇文長風怔了怔,隨遲疑地道:“前輩約晚輩過來,到底有何要緊之事?”

“你知道老夫是誰嗎?”

傅振峰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向他問起問題,宇文長風心想對方不知玩什麼花樣。

他細細地從五個人五張臉上一一端詳過去,可是最後的結果,他卻一個也不認識。

先奈之下,他只有照實地搖搖頭。

“老夫就是‘天地四傑’中的傅振峰,你大概應該聽說過‘天地四傑’這名號吧。”

宇文長風側頭仔細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搖搖頭,表示他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人。

這下‘天地四傑’他們修為再好,可也掛不住了,想他們“天地四傑”乃武林中頂尖高手,並非一般高手相比,對方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無疑是當面甩了他們一個耳光。

因為以他們“天地四傑”韻赫赫威名,在江湖中應該說無人不知,對方一問三不知,這分明是看不起他們“天地四傑”。

由於此種原因,他們四兄弟的臉色變得有點不自然起來,不過好在他們也畢竟自恃身份,不便與宇文長風這後輩一般見識。

“咱們四兄弟與令師有一段過節。”

“所以你就找上我,讓我償還,是嗎?”

“以你的身手還不配老夫出手。”

傅振峰見對方這麼說,臉上頓顯不快地說。

“那你們把我叫到這裡來又為何事?…

“我們只是通過你引你師父出來。”

宇文長風聽了不由地臉色一變,他想不到對方在他身上打起他師父的主意來。

“如此說來,你們要與我打一場,抓我走?”

“老夫說過,你還不配老夫出手。傅萬里,你還是請宇文少俠上路吧。”

此時的傅萬里那雙色迷迷的眼睛只滴溜溜地在上官玉雯身上亂轉,幾乎看遍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那貪婪的色眼,直把上首玉雯看得毛骨悚然,渾身禁不住地一陣顫抖。

而躲在遠處的米天樂更是一刻也沒有放過大美人上官玉雯,他想不到一段時間不見了,對方越發長得豐滿秀麗起來。

他正在看得入神之時,突然了發現了同樣有‘雙色迷迷的眼睛,與他一樣射向同一個目標。

他順著那條目光找到了傅萬里。

他恨不得馬上挖出對方的那雙色眼。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麼一種想法。

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此時,他總算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此時,傅萬里見有人招呼他,連忙收回那道目光,然後把它死死地投在上官玉雯身邊的小白臉身上。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有一種感覺。

一種欲狠狼揍他宇文長風一頓的感覺。

如今既然長輩授權他這麼做,他當然求之不得,所以對方的話還未說完,他早已經飄落在宇文長風前面,與他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好小子,就讓我來領教一下:花空煙水流’的無上絕學。”

傅萬里的話還未說完,只見前面人影閃動,隨後他的左頰已經被人甩了一巴掌,顯得有點火辣辣的痛。

他被甩得怔了怔,他想不到對方有如此高深的修為,在一照面之間,他就受辱。

雖然他驚駭於對方的絕世身手,但他總覺得那隻不過是自己太過大意,也得以給對方有機可乘。

他用阿Q的精神勝利法一想,心理總算平衡了很多,不過這樣當眾受辱總不是件光榮的事情,特別是在眼前這位美人面前。

“好小子,我要立還顏色。”

傅萬里話音一落,一式‘千里孤影’閃電般地朝對方撲了過去,雙掌更是在他左右臉頰開弓,真的準備要他立還顏色。

宇文長風雖然不把對方放在眼裡,可是對方那發瘋似的樣子,使得他也不由地為之一驚,他在身形急蕩之下,一式“淺雲閣雨”側身從對方的身旁電馳而過。

頓時,傅萬里撲了個空。

本以為方無一失的傅萬里,見自己一撲未著,頓時惱羞成怒,正欲發殺招致敵。

傅萬里的這兩下表現,使得站在後面的“天地四傑”四兄弟看得不由地眉頭急轉,最後還是傅振天有見地,出聲提醒道:“拔出劍,沉住氣,小心對付。”

對方的話,使得傅萬里的心才總算慢慢地靜了下來,等他靜下心來時,他才發現對方根本不是僥事所致,而是確實有一種出神入幻的身手,如果自己不小心應付,不但自己會丟掉性命,就是他們四位老人家也跟他丟臉,想到這裡,他已經心平氣和了,緩緩地拔出那口陰森森的劍,橫放在胸前。

那是名震天下的“乾坤萬里劍法”的起手式,他準備用這奇絕天下的無上劍法對付對方。

傅萬里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氣度,完全象一個真正超一流劍平的風範。

宇文長風雖然不曾把他放在眼裡,但卻也不得不對他另眼相看。

如果,不是他師父無意中看到其他三仙的弟子米天樂練成了至剛至陽的“素骨換冰掌。

知道宇文長風已非其改,而連日來嚴加督促練功,恐怕今日的宇文長風,已經非對方之敵了。

傅萬里豐中之劍突然劃空而起,劍氣逼人、高透三丈開外,一式“萬里無蹤”

已經倏告而出。目標奇地地對著字文長風。

宇文長風本來是跟上宮玉霞在一起的,他見對方這一式劍式,頓時臉色一變。左下急推。

把上官玉受送出一丈開外,同時一式”芬蘭幽往”奇快無比朝對方推去。

對方這一招一觸即分、來得快去得也快,雙方各飄退二尺,毫無損傷。

由於宇文長風在倉促間出手,所以根本就沒有辦法把那一式“芳蘭幽芷”的招式使足,不過饒是如此,也可以與對方打個子手了。

傅萬里見自己這“乾坤萬里劍法”第一招一擊無功,頓時第二式“乾坤無影”

又奇快無比地閃電般推出。

劍影如山,劍網滿天,天羅地網般地把宇文長風整個人罩住。

宇文長風見之,臉色再次稍變,一聲清嘯,一式“芳豔流水”,整個身形猶如流水般地往對方的劍網中急衝而入,似乎找到了對方這一劍的破綻似的。

傅萬里見對方攻破自己的劍網,朝自己急撞而來,頓時嚇得身形暴退。

好在他退得快,再加上宇文長風身形被鋪天蓋地的劍氣阻了阻,才使得他最終逃出了宇文長風這一式恐怖之擊。

宇文長風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臉含淺笑地站在那裡,那表情好象只是跟對方玩玩而已。

那種對傅萬里看來帶有輕視性的笑容,頓時使他臉色一變,臉上已經佈滿了殺機,一絲恐怖之極的殺機。

宇文長風看了對方臉上的表情,也禁不住身形一顫,整個人不由地為之緊張起來,也許對方臉上的殺氣實在太重了。

倏地,一道血光沖天而過,劍芒如雨。博萬里手中之劍一式“血行萬里”已經破空而出,那劍勢幾乎要殺盡天下蒼生。

也許它在劍鞘中已經沉默了太久,現在要出來盡情地發洩一下。

用人類的鮮血來發洩,死亡!

恐怖!

此時此刻,宇文長風不由地全身一顫,他腦中突然閃出一個奇怪的念頭;毀了對方。

想到這裡,他出手不再客氣。

一式“冷夜孤吟”已經閃電般地往對方身上急撞而去,在對方出招的同時,他那一式“冷夜孤吟”也已經攻到。

傅萬里的那一劍“血行萬里”在半途上受到‘冷夜孤吟”阻了阻後,實力大打折扣,等它真正攻到宇文長風身邊的時候,其攻勢已經很弱很弱了,其劍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殺氣也不再令人毛骨悚然了。

以宇文長風今日的高深修為,要對付對方這一招窮圖末的“血行萬里”,自然是件很輕鬆的事情。

當宇文長風的“冷夜孤吟”阻了阻對方那劍勢後,他又很快地招變“淚痕塵影”,繞過對方的劍氣,從側旁直攻而入。傅萬里此時的劍勢已經使老,再說他全部的功力此時都集中在這一劍之上。

對方此時變起倉促,從另外一個方向攻進來,他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止對方這一擊的。

看來這次他是死定了,想不到他就這樣命喪在宇文長風手下。

說實在的,他有點不甘心,不甘心他本來有個大好的前程,卻想不到會這麼年輕就命喪於此。

不過現在想這到又有什麼用呢?怪只怪自己學藝不精。

自己死了倒不要緊,可是他們傅家從此將要斷後,難道老天能忍心看到他斷後嗎?

即使老天忍心,那麼他父親。他的伯叔們也不忍心。對,他們肯定不忍心,他們肯定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救他的。

不錯,傅萬里這小子想得不錯。

“天地四傑”當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傅家斷後。在傅萬里困入險境時,傅揚威首先就忍不住,只見他也來不及拔劍,雙掌一扣,一股擁有排山倒海般力量的掌風,頓時從背後向宇文長風擊丟、力道萬鈞。

好一招攻敵之所必救,以宇文長風此時的修為,雖然一招可以取了傅萬里的小命,不過同時他也肯定逃不出傅揚威那一招。

傅萬里跟他並無深仇大恨,他犯不著為了他而使自己陷入一個非死即傷的絕境之中,所以他選擇了放棄。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 五 章 仙敗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