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章 二學合一

段淳的心意已決,頓時把自己的“所羅神—功”提到極限,雙掌一錯,朝對方封了過去.等他的掌力將要碰到對方的剎那間,突然他把全身的功力朝對方猛吐而出。

隨著“絲絲’幾聲連響,好像肉被燒焦了的聲音傳了出來,那聲音異常刺耳。

段淳只覺氣血浮動,在體內亂竄不止。手掌上更是傳來撕心裂肺般地疼痛。

在他飛身飄退三尺的同時,再也忍不住氣血的浮動,張口“哇”地一聲猛吐出一大鮮血,吐血後的雙頰更顯得蒼白如紙。

手掌上的肉更是被對方的灼熱掌力燒焦了,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撕心之痛。

“幽冥掌!不可思議!太恐怖了!”

段淳終於叫了出來,不過沒有人知道他最後講得“不可思議”“太恐怖了”是針對哪方面而講,當然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幽冥掌本身的威力?

男人也可以可練那至陰至柔的“幽其掌”?

也許這個問題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米天樂在身形晃了晃後,也禁不住地踉蹌地退了八步,不算少的八步。

不過這一次他卻笑了,而且是真,心地笑了。

對方的“所羅神功”能夠抵得住他的“素骨凝冰掌”,但卻無法抗拒他的“幽冥掌”。

所以他笑了,開心地笑了。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幽冥掌”比“素骨凝冰掌”厲害,而只是說明物物相剋,“所羅神功”能夠剋制那“素骨凝冰掌”,卻無法剋制那至陰至柔的“幽冥掌”。而這“素骨凝冰掌”

又能剋制那“幽冥掌”。

至於這其中的奧妙,誰也無法猜透。

“所羅二老”中的老大見老二段淳在一掌之間被對方的“幽冥掌”震得口吐鮮血,頓時駭然失色,他連忙走過去扶住那老二關切地道:“你設事吧?”

老二朝他投以感激地一瞥,然後輕輕點頭道:“沒事,只是氣血浮動,受了點輕傷而己。”

米天樂見對方受自己“素骨凝冰掌”

和“幽冥掌”這兩大絕世武功的全力一擊而不死,甚感意外,不過他也不得不佩服對方內力修為深厚,“所羅神功”的確也名不虛傳,“牡丹聖女”之所以會被他們聯手打得口吐鮮血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所羅二老”突然並捧向他走了過來。

米天樂見之不由地心中暗驚,看來對方他們要重演對付“牡丹聖女”的古技來對付他米天樂,後果萬一弄不好,他可要步“牡丹聖女”的後塵,口吐鮮血而歸。

在這緊要關頭,米天樂用眼光迅速掃了一下他的左右侍衛一眼,然後吩咐道:“你們給我纏住老二段淳,由我來對付那老大。記住一定要把對方纏住,不然我們就沒命了。”

米天樂再三叮囑,憂心忡忡地道。

他的話剛說完,她們兩個已經閃電般地撲向“所羅二老”中的老二段淳。

米天樂也不甘落後,緊隨其後截住了那老大.一式“大小通吃”無聲無息地攻了過去;對方見米大樂這一招“大小通吃”,頓時大吃一驚,他這樣倒也並不是那一式招式如何厲害無比,而是對方怎麼會“賭仙”之絕學“賭聖春秋”裡的武功,看來與“賭仙”有一定的關聯,跟“賭仙”有關聯,又是“牡丹聖女教”的教主,他的身份的確不簡單,這才是對方為之驚駭失色的真正原因。

“賭仙”之絕學“賭聖春秋”武功雖然也是天下無雙,不過“所羅門”的武功更是怪異之極,再加上象“所羅二老”這般高深修為,其勁道之威力更是如虎添翼。

只見他身形奇快地一個飄飛,不知不覺中已經破解了這一招“大小通吃”,同時對方還不失時機地朝他攻來一招。

對方的來勢猶如排山倒海,氣吞萬里。

米天樂雖然身手絕世,但一見對方那聲勢也不由地暗自心驚,身形急蕩,一式“醉臥乾坤”蕩然而出。

對方見米天樂又會“酒仙”的武功,頓時臉色一變,他真的搞不懂對方到底是什麼身份,一下子會“賭仙”的武功,而一下子又會“酒仙”的武功,更是“牡丹聖女教”的教主。

對方在驚駭之下,不再猶豫,雙掌急吐,已經使出了“所羅神功”。

看對方出手的氣勢,似乎在“所羅神功”的修為上比段淳要深厚得多。

米天樂硬接了對方“所羅神功”一掌。

頓時他覺得自己心神搖盪,心血飄浮,五臟六腑幾乎被對方震得亂七八糟地移動。

不過好在他內力深厚,用本身的修為硬把體內的這些變化壓了下來。

他雖然硬接對方一掌,並沒有受傷,但卻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得不重新估計對方“所羅神功”的實力。

他在驚駭之餘準備用秘室中學來的那最後二式“萬道朝拜、母儀天下”對敵。

那邊歐陽倩和上官玉雯一身修為雖然不及米天樂那樣深厚,不過對方段淳已經與米天樂硬拼了兩掌,消耗了他的部分功力,所以她們兩個雖依然不是他的對手,但保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只要她們之間配合的好。

而米天樂之所以被對方的“所羅神功”震得氣功浮動,那是因為他曾經與段淳硬拼了兩掌,內力或多或少地受到一點消耗的結果,而並不是“所羅二老”中老大比老二功力深厚得多的結果,因為他們的功力本就在伯仲之間。

米天樂的那一招“萬道朝拜”招式一經使出,頓時空中亂石橫飛,猶如排山倒海般地一齊朝對方湧了過去,準備行那雷霆方鈞之一擊。

對方見之不由地臉色一變,見攻勢如此兇猛,不敢硬接,閃身暴退,但米天樂這一招“萬道朝拜”的攻勢,其威力幾乎無處不在,無論他往哪裡退,都無法逃得出他的招勢範圍。

無奈之下,對方只有猛咬剛牙,猛提全身的內力,把“所羅神功”提到極限,準備冒一次險,硬接米天樂這一招殺傷力極強的招式。

歐陽倩與上官玉雯在忘神的搏鬥中,突然見現場起了這麼大的變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們在驚駭之下紛紛住手觀看。

段淳乘對方住手觀看的時候,本想使出狠招,一招就把她們解決掉,不過他無意中見到老大正身陷險境,也顧不得她們了。

身形一蕩,雙掌已經變成了一雙地地道道的殭屍之手,他再一次使出了“所羅神功”的至高境界,朝米天樂的側旁斜攻而進。

米天樂的那一式“萬道朝拜”雖然威力奇強,殺傷力更是舉世無儔,但是否可以對付功力高絕的“所羅二老”之“所羅神功”的聯手一擊呢?

他會在“所羅二老”的全力一擊下,步“牡丹聖女”身負重傷的後塵嗎?

這是個謎,謎底要到他們三人交過手後才能解開,不過米天樂的勝算並不大。

歐陽倩她們倏見段淳從側旁朝米天樂攻入,她們心裡頓時驚駭不已,正當她們準備前去協助米天樂時,米天樂的那一招“萬道朝拜”已經發了出來,絕世無匹的殺傷力,使她們兩個根本無法近身,更不要說進去幫米天樂呢。

三條人影很快地糾纏在一起。

糾纏在一起的人影很快地變成一團.那團不停轉動的很快地朝空中升去。

越升越高,越轉越快。

高到歐陽倩她們只看到一個針尖大小的影子。

隨著“轟”地一聲震‘天巨響,空中的那團人影已經隨巨響炸開。

三條人影從天而降。

通往仙都峰風景區的那段臺階,隨著巨響聲,已經全部變成了漫天飛揚的粉末。

整座山也幾乎隨著響聲不停地的搖動。

由於滿空都是石塊被震成的粉末,飄飄揚揚,任誰也看不清誰,所以也不知道他們三人的戰果到底如何?

是否有人受傷?

傷得重不重?

“所羅二老”屹立在滿是白色的石粉當中。

他們的嘴角已經隱約中溢出一絲血絲,特別是那段淳似乎要傷得重些,因為他的身軀還在那裡不停地顫抖,似乎很怕冷似的。

米天樂則立在離他們大約三丈遠的地方;他的臉色顯得蒼白無比,不過臉上還浮著一絲淡淡的笑意,顯然他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

“所羅二老”四隻眼睛緊盯著米天樂看了一會兒,然後又看了看上官玉雯她們。

他們相互對視一眼,然後一聲不響地朝外急掠而去。

雖然他們已經受傷,不過去勢還是奇疾無比,非一般的武林高手所能比的。

歐陽倩和上官玉雯正打算去追趕對方,可是她們一起步,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死豬倒地般的聲音。

她們在一驚之下,紛紛剎住身形,原來不知何時,米天樂已經不支倒在地了。

等她們回採扶起他的時候,他正在那裡“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隨後人就昏過去了。

看來剛才他裝出一副沒事的樣了,完全是做給他們“所羅二者”看的。

幸虧他裝得不錯,不然說不定他們一個也逃不出對方“所羅神功”的手掌心。

上官玉雯見米天樂傷成這個樣子,再也忍不住在關切之餘不禁輕輕地抽泣起來。

女人的眼淚似乎特別多,就拿她們沒辦法。

也許是受到上官玉雯的感染。接著歐陰陽倩也跟著抽泣起來,兩個女人這麼一哭,哭得米天樂非常受用,他只是受了這麼一點傷,然有如此兩個美麗的少女為他哭泣,如果他死了,那不是更多嗎?

看來他媽的米天樂也不枉來此一生,即使馬上死去,他也覺得很滿意。

被她們哭醒了的米天樂,故意裝做自己還處在昏迷不醒的狀態之中。

他倒要看看那兩個美女到底會為他哭到什麼時候,要等這個結果。

可是她們的眼淚似乎真得沒完沒了,連他也不知道她們到什麼時候才會停止。

也許要到她們哭累了為止。

任誰也知道女人的淚腺特別發達,她們的眼淚是絕對流不完的,只會哭累了。

最後卻不是她們兩個哭累了,而是他米天樂等得不耐煩起來,被她們哭得心都煩了。

女人有時候變得讓人討厭,討厭就討厭在這裡,你們說呢?無緣無故地把人哭煩了。

米天樂忽然掙扎著起來,朝她們吼道:“我又沒有死,你們哭什麼喪?”

本以為米天樂還在昏迷之中的上官玉雯她們,忽然見對方坐了起來,而且還出口罵人。

這突來的變故頓時使她們嚇了一大跳,嚇得她們直跳出去,驚駭地道:“原來這一切,你都是假裝的。”

“假裝?假裝你媽個頭,給你們這樣有完沒完地一鬧,即使真的死了,也給你們哭醒了,何況我根本就沒有死。”

雖然她們被米天樂罵了一頓,罵得狗血淋頭,不過她們見米天樂安然無恙,於是在高興之餘也就不再去計較米天樂如何去罵她們了。

米天樂突然看了歐陽倩一眼道:“她是我的未婚妻,我死了她要守活寡,所以她才哭得如此傷心,而你又是為了什麼?”“我......”

米天樂這一句話問得歐陽倩滿臉緋紅,種少女特有的羞澀使她不知如何回答。

米天樂緊盯著她看了一眼,然後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道:“莫非你也喜歡上了我,怕我死了以後,你再也找不到象我這樣英俊瀟灑武功高強的男人了?”

“呔,你也不灑泡猴尿照照自己,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會看上你。”

上官玉雯已經出口把他眨得一文不值。

歐陽倩更是羞赧地低下了頭,幾乎把頭抗到都胯間去了,誰也不知道她剛才聽米天樂的話心裡是在笑,還是另外一種表情。

米天樂看了一下歐陽倩的舉動,心中狂喜,不過他透是轉過頭來踉上官玉雯調笑道:

“既然我是如此不優秀,那你為何還要哭哦?”

“誰跟你?如果你不是用那種手段,你連我的毛也休想碰到一根,更不要說我的人。”

米天樂見對方的口氣有點失落的味道,知道自己不該問這樣的問題,於是他急忙連哄帶勸地輕聲道:“你也不要怪我,我之所以那樣做,那是我因為太喜歡你了。愛,有時候難免會帶來一種莫名的衝動,你就原諒我吧,畢竟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基於我愛你的基礎之上。”

“好啦,別再在這裡甜言蜜語了。”

上官玉雯此時的臉色才有點多雲到晴。

雨過天晴,當然一切都沒事了。

米天樂看到歐陽倩還站在那裡一副嬌羞不勝的樣子,心中更是色心大起,胡言道:“你看看,對方已經默認了我的意思,只不過女孩子特別害羞而已,你說呢?倩妹!”

如果要說自做多情,可能米天樂是最會自做多情的一個了。

“有我一個你還嫌不夠啊?你胡言亂語,看我不撕爛了你那張臭嘴。”

“哎喲,我的姑奶奶,救命啁。”

米天樂的嘴沒有被對方撕爛,因為假如撕爛了嘴,以後親吻起來,也沒有味道,那可是美中不足,大煞風景的事情,這種牽連到自身利益的事,上官玉雯才不會去做。

不過他的嘴雖未被撕爛,不過他的一隻耳朵卻不知何時已經被對方扯住了,所以痛得米天樂殺豬般地嚎叫起來。

歐陽倩被米天樂這麼一說,女孩子的那種羞赧使再也呆不住了,身形急起,朝山上急掠而去。上官玉雯見歐陽倩突然離去,一種女人特有的感覺,使她知道對方為什麼會突然離去了。

“別鬧了,別人都給你羞跑了。”

她說完這話後,身形一起,也隨後急跟而去,說走就走,其快如電。

“別走,你們等等我,可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不管。你以為我是誰?你們說走就走。”

米天樂站在那裡嘰哩咕嘟地講了一大堆廢話,等他再打算去追時,就連上官玉雯也只剩下一點小小的黑點,不過以凡人的目光去看就連黑點也看不到了,因為我們沒有米天樂那樣高深的修為。及那樣過人的目力。

他在吃驚之下,身形急蕩,已經用上了他自悟出來的“斂步隨意”曠世身法朝前掠去。

米天樂的一身修為本就在她們之上,再加上他的“斂步隨意”身法更是獨步天下。

忽然他用右手朝前一抄,把上官玉雯連腰抱住,在對方一個“你”字還只說了一半的時候,就已經帶著她,往歐陽倩的身前掠去......

話說“武仙”夏雷帶著被廢了武功的神情非常沮喪的宇文長風下了那虛無縹緲峰後。

一路上他相信再也不會有人追趕過來的時候,他才把宇文長風放下,坐下來息息腳,順便也運功療傷恢復功力,好趕路。

在他功運三週天的時候,他所消耗的那一部分體力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他又變得精力充沛,內力澎湃洶湧如潮。

他的內力既然已經恢復過來了,不過下一步是要如何想辦法幫助風兒恢復功力。

“武仙”夏雷雖然是個武學大行家,見多識廣,但他在宇文長風身上察看了半天,試過了種種辦法,可是卻無一見效。

無奈之餘,他突然想起以醫術名動天下的“醫死人”牛乾,看來他要藉助對方的絕世醫術,看看她牛乾是否有辦法使風兒恢復功力。

可是江湖茫茫,“醫死人”牛乾這個人又飄忽不定,如何才能找到他呢?

還是先下山再想辦法吧。

希望宇文長風不要就這樣失去了武功。

至於能否找到“醫死人”牛乾,那要看宇文長風他個人的造化了。他也只有盡力。

“武仙”夏雷從虛無縹緲峰上下來,也已經有半個月左右的時間了。

他帶著宇文長風四處打聽那“醫死人”牛乾的下落,不過一直沒有找到。

他捎信給武林同道,讓他們替他留意“醫死人”牛乾的江湖行蹤,不過半個月了,那些江湖朋友並沒有帶給他好消息。

難道“醫死人”牛乾又已經退隱江湖了嗎?

不可能!

剛剛不久有人還看見他與“劍聖”慕容景明及“無影遊叟”馬坤等人一起在一農產家出現,提問考那名動天下的“牡丹聖女”。

由於連續半個月來,苦尋“醫死人”

牛乾不著。“武仙”夏雷也漸漸地失去了信心。

他望著現在還依然躺在他前面軟綿綿、有氣無力的宇文長風,不禁老淚縱橫。

想他“武仙”夏雷縱橫武林一生,本想找個天資過人的衣缽傳人出入頭地,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得意弟子,會被人廢了武功,頓時把他的所有希望都打破了。想到自己不幸的遭遇,宇文長風也跟著那老匹夫一起垂淚。

也許天下間不幸的事情太多了,所以眼淚也特別地多,多得讓人心煩。

哭到後來,師徒兩不禁抱頭痛哭。

“哈哈,想不到名動天下的‘武仙’也有流淚的時候,看來這次老夫眼福不淺。”

正當他們哭得傷心的時候,突然有人猶如幽靈般地欺近,發出震耳欲聾的狂笑聲。

來者的狂笑聲,頓時使“武仙”夏雷產生警惕,他很快地抱著宇文長風朝左彈飛出去。

等他落地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來者前面一丈遠近的地方,面面相對。

“武仙”夏雷看清對方的面目後,頓時喜上眉頭,驚呼出來,道:“怎麼會是你啊,你可讓我找得好苦。”

“哈哈,夏兄別來無恙,小弟聽說夏兄在江湖中四處找我,我就趕了過來,不知夏兄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助?”夏雷見對方這麼問,那張本來呈現喜悅表情的臉,此時又變得凝重起來。

他推開還靠在他懷裡的宇風長風,道:“乾弟,你醫術通神。這是我唯一的弟子宇文長風,日前被‘天地四傑’抓去廢了他的武功,不知乾弟有無辦法讓其恢復功力?”

“哈哈;夏兄請放心,不是我牛乾吹牛,天下還沒有我‘醫死人’醫不了的病,讓我先看看長風再說。”

“醫死人”牛乾說完後,身形急閃,已經飄落在宇文長風面前。

他仔仔細細地把宇文長風的全身皆都看了一遍,那臉色越看越凝重起採,起先臉上的那股笑意早已經不見了。

“武仙”夏雷的心也隨著“醫死人”

牛乾的臉色變化而變得逐漸沉重起來。

“醫死人”牛乾把宇文長風的全身觀察了一遍後,不再言語,臉上更是沒有笑容,而只是手拂他那長長的雪白的鬍鬚,不停地在原地來回走動,似在苦思如何才能恢復對方的武功。

“武仙”夏雷望著“醫死人”牛乾那不停來回走動的身影,憂心忡忡,不過他也沒有辦法,他只有等“醫死人”牛乾給他的答案。

他知道對方也正在想辦法。

良久!

“醫死人”牛乾突然停在“武仙”夏雷的面前,無奈地搖搖頭,表示他也無能為力。在激動之餘,夏雷情不自禁地抓住對方的肩膀用力地搖,狂叫起來,道:“你不是說,沒有什麼病能難得倒你嗎?你說,這是為什麼?”

“他這既不是病也不是傷,所以老夫愛莫能助。”

“醫死人”推開雙手無奈地道。

想不到他剛吹起的牛皮這麼快就破了。

不知道他是否會感到很尷尬。

不會吧,君不見他的那張老臉就從來沒有紅過,而只是有點失望而已。

他所失望的是想不到他“醫死人”牛乾也有自己能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難道你真的沒有辦法嗎?”

“武仙”蔓雷不甘心,再問一句。

等待“醫死人”的答覆依然是無餘地搖頭。

“有的,你一定要替我想想辦法。”

宇文長風不知突然間哪來的勇氣,跑過去緊緊地抓住“醫死人”的肩膀拼命地搖。

“天地間,難道真的沒有別的方法可以使他恢復功力,你再替我想想,想仔細點。”

“武仙”夏雷幾乎用哀求的口氣道。

這一次“醫死人”牛乾並沒有馬上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眉頭緊皺,一聲不響地怔站在那裡,好像把他心中所知的東西從頭到尾地在他腦海中再瀏覽一下,看看似乎還有什麼遺漏的方法,可以他恢復功力。

現場靜,靜得有點可怕。

留下的唯有一一期待!

思索!

良久;“醫死人”牛乾用一種異樣的目光掃了夏雷一眼後道:“辦法是有,不過也沒有。

“武仙”夏雷被對方這句前後矛盾的話聽得莫名其妙,最後他禁不住好奇地問道:“你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真的把我聽糊塗了,你能否給我講清楚一點?”

“醫死人”牛乾見對方這麼一副著急的樣子,他望了對方一眼,然後緩緩地道:“天下間並沒有什麼藥物可以使他恢復功力,但卻有一種武功可以使其恢復功力;並且還會功力大增,比以前不知要增加多少倍。不過可惜的是,那一種武功在百年前已經失傳。”

“醫死人”牛乾的最後一句話,使本來比較興奮的宇文長風師徒倆又重新陷入絕望之中。

最後還是“武仙”夏雷不死心地向道:“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武功?最遲是在什麼時候,什麼人身邊看見,著看我能否找到那個人。”

“夏兄你也別廢心機了,在一百年前,這個人就已經行蹤飄忽不定,一般的江湖中人根本別想找到他,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有一百年沒有在江湖上出現,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別再給我講這些廢話,你只要告訴我那個人是誰,那是一種什麼武功就可以了。”

‘“武仙”夏雷在氣憤絕望之下,連罵人的話都罵了出來,哪有象一點武林之尊的形象。

“醫死人”牛乾瞭解他此刻的心情,雖然他很不喜歡對方用這種口氣跟他講話,不過現在他也只是臉色變了變,無奈地道:“我不是不願意告訴你,而是那宇內一神的“風流煙雲散”的確在江湖中已經消失了近百年,要找到‘宇內一神’又談何容易,我奉勸你還是宛了這條心吧。‘風流煙雲散’這絕世武功,可能也象風一樣流逝象煙象雲一樣在江湖中散去。”

“宇內一神的‘風流煙雲散’”

“武仙”夏雷口中不停地重複著這一句,突然他雙目圓睜,露出奇異的色彩,只見他似乎象有所發現似的道:”你所說的‘宇內一神’,我可能知道他住在哪裡,好!我現在馬上去拽他。“什麼?象他這樣‘位飄忽不定在江湖中消失了近百年的前輩大俠,你怎麼會知道他住在哪裡?你莫非頭腦發熱了?”

“我沒有頭腦發熱,說來你還可能不相信,那‘宇內一神’可能就是我的師叔。”

“你的師叔?‘宇內一神’會是你的師叔?”

正當“醫死人”還在不置信地喃喃重複著那個問題的時候。“武仙”夏雷已經帶著宇文長風急馳而去。

等“醫死人”牛乾發現的時候,他的人影已經在他的視線中消失了。

唯留有“醫死犬”牛乾在思考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宇內一神’會是‘武仙’的師叔?”

“對!花空煙水流”和“風流煙雲散”這兩種武功之間定有某種聯繫?

雖然“醫死人”牛乾並不懂這兩種曠世奇學,不過他可以從這武功的名字上去推測。

難道這“宇內一神”真的是“武仙”

的師叔,那“武仙”的師父豈不就是—百五十年橫行天下的“宇內一仙”柳如煙嗎?

當“醫死人”牛乾站在那裡再想下去的時候,“武仙”夏雷已經抱著宇文長風來到了一一神山!

神谷!

當年“武仙”夏雷還小的時候,就聽他師父提起過,他有一個師叔居住在那神山神谷。

其師叔功力之高並不在其師父之下,不過他們之間從來沒有比試過,自然不知道他們師兄弟間哪個武功更高些。

他的師父當然就是那“宇內一仙”柳如煙了,而他的師叔,他只聽他師父一次無意中向他提起他師叔就是“宇內一神”

柳如風。

當時他也不知道那神山神谷在哪裡,再說他也沒有想到他要去見他的師叔。所以他就漸漸地把以前的那些記憶全部忘記了。

如今“醫死人”的話,又重新勾起了他的記憶,使他意識到對方口中的“宇內一神”原來就是他的師叔。

不過雖然他得到了這個令他興奮的消息,但他卻並不知道他的師叔是否還依然活在世上,因為他的師父“宇內一仙”早已經仙逝了。即使他老人家還活著,不知是否還依然隱居在這神山神谷之中。

神山高聳入雲,是浙江一帶最高的山,終年煙霧僚繞,人煙罕見,真的是座神仙居住的地方。

而“武仙”的師叔“宇內一神”以前就居住在神山的神谷之中。

-------------------------------------------

qxhcixi掃描fuchenwOCR武俠屋與雙魚合作連載

第 九 章 宇內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