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深夜的叫聲

那天晚上八點三刻,東方快車抵達貝爾格萊德。列車預定要在九點十五分再開出,因而波洛就下車到了月台上。然而,他下去沒有呆多久。天冷得厲害,雖然月台本身是遮蓋著的,可外面正在下著鵝毛大雪。他走回自己的包房。正在月台上跺腳搓手取曖的列車員,對著他說:“你的行李已經搬走了,先生,搬到一號包房鮑克先生的房間去了。”

“那麼,鮑克先生到哪兒去了?”

“他搬到剛掛上的雅典來的車廂去了。”

波洛找到了自己的朋友。鮑克先生對他的異議置之不理。

“這沒有什麼。沒有什麼。這樣比較合適。你是要直接去英國的,因此,你應該是待在直達加來的車廂上比較好。嗨呀,我在這兒好極了。最最安靜。這節車廂裡只有我和一位小個子希臘大夫。嗨!我的朋友,多好的夜啊!人們說這兒多年沒下過這麼大的雪了。但願我們不會被雪所阻吧。我可以告訴你,我對此可不太樂意。”

九點十五分,列車準時駛出車站,過後不久,波洛站了起來,和自己的朋友道了晚安,就沿過道走回自己的車廂,這節車廂在前面,緊接餐車。

在這旅程的第二天,各種隔閡正在打破。阿巴思諾特上校正站在自己的房門和麥克昆談天。

麥克昆一見波洛,立刻就中止了他正在說的話,顯得十分驚奇。

“嘿,”他叫了起來,“我以為你已經離開我們了。你說你要在貝爾格萊德下車的呀。”

“你誤解我的意思啦,”波洛微笑著說,“我還記得,說這話時,火車正開出伊斯坦布爾。”

“可是,老兄,你的行李──行李拿走了呀。”

“我搬到另一個包房去了──如此而已。”

“哦,我明白了。”

他又繼續和阿巴思諾特談起話來,波洛沿過道走著。

在離他包房兩道門的地方,上了年紀的美國女士,哈伯德太太,正站著和那位綿羊臉的太太談話──她是個瑞典人。哈伯德太太正遞給那人一本雜誌。

“都拿去吧,我親愛的,”她說,“我帶的東西還多著哪。哎呀,感冒是很討厭的!”她友好地朝波洛點了點頭。

“你真好。”瑞典太太說。

“別客氣。我希望你好好睡上一覺,那樣,明天早晨你的頭痛就會好一些了。”

“只是天氣太冷了。現在我得給自己去弄杯茶喝。”

“你有阿司匹林沒有?真的有嗎,呃?我這裡有的是。好吧,晚安,我親愛的。”

那個人離開後,她就轉身對波洛講了起來。

“可憐的人。她是個瑞典人。據我瞭解,她是個教士一樣的人──一種搞教學的傳教士。一個好人,可是不大會說英語。她最感興趣的是聽我給她講我女兒的事。”

波洛現在已經知道哈伯德太太女兒的全部情況了。車上每一個懂英語的人都知道!知道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士麥那一所很大的美國人辦的大學裡工作的。知道這是哈伯德太太的第一次來東方旅行,以及她對土耳其人,對他們不整潔的道路和鐵路狀況的看法。

他們近旁的那個門打開了,那個瘦瘦的、臉色蒼白的男傭人從裡面起了出來。波洛一眼瞥見裡面的雷切特先生正端坐在床上。他看見波洛,臉色都變了,氣得沉下了臉。接著門就關上了。

“你知道,我被那個人嚇壞了。哦,不是那個傭人──而是另一個──他的主人。主人!真的!他有點不正常。我的女兒經常說,我這人非常直覺。媽媽的預感總是很準確的,這是我女兒說的。對那人,我就有個預感。他住在我的隔壁,我很不喜歡。昨天晚上,我把我的幾隻旅行包都堵在和他房間相通的門邊。我好象總聽到他在擰那門把手。要知道,要是他是個殺人兇手,是個那種你有書上讀到過的火車強盜的話,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奇的。我這個人也許使人感到可笑。可的確是這樣的。我被那人嚇壞了!我女兒說,我這次旅行會是很適意的,可是不知怎麼的我總感到有點不愉快。這也許很可笑,但是我總覺得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完全有可能發生。我真不能想象,那個很好的年輕小夥子,去做他的私人秘書,怎麼能受得了。”

阿巴思諾特上校和麥克昆,正沿著過道,朝他們這邊走過來。

“到我的包房去吧,”麥克昆說著,“今晚上還沒談夠呢。我想搞清楚你的印度政策是──”

他們倆走了過去,繼續沿著過道走向麥克昆的房間。

哈伯德太太向波洛道了晚安。

“我想,我得上床去讀點書去了,”她說,“晚安。”

“晚安,太太。”

波洛走進自己的房間,就是雷切特的那邊的一間。他脫衣躺在床上,看了半小時書,然後關了燈。

幾個小時以後,他醒過來了,是被驚醒的。他知道,是什麼驚醒了他──是一聲很響的呻吟,幾乎是一聲叫喊,就在附近的什麼地方。在這同一蛤刻,響起了急促的鈴聲。

波洛翻身坐了起來,打開燈。他發現列車停著──可能到站了。

那叫聲使他吃了一驚。他想起,隔壁的包房是雷切特。他下了床,打開房門,這時正好列車員急匆匆地沿著過道走過來,他敲了敲雷切特的房門。波洛讓自己的門開著一條縫,窺視著。列車員又敲了第二次。稍遠處的另一個門裡也響起了鈴聲並亮起燈光。列車員扭頭瞥了一眼。

在這同一時刻,從隔壁的房裡傳來一個聲音,用的是法語:“沒什麼事,是我搞錯了。”

“是,先生。列車員又匆匆跑開,去敲亮著燈的包房的門。

波洛回到床上,他寬心了,於是關了燈。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錶。正好一點差二十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