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討論

我們回到家以後,發現賈普正等著我們。

“我想來和你們聊聊再回去,波洛先生。”他興致很高地說。

“那麼,我的朋友,案子進展如何?”

“唔,沒有很大進展。這是事實。”

他看起來很失望的樣子。

“波洛先生,能幫我什麼忙嗎?”

“我有一兩個想法,想與你談談。”波洛說。

“你的想法!你知道,從某些方面講你是個讓人刮目相看的人。不是我不想聽,我是很想聽。你的奇形怪狀的腦袋裡是有些好的想法。”

波洛很冷談地對這恭維表示接受了。

“關於那個雙重案件,你有何高見?這是我很想知道的。啊!波洛先生,怎麼回事?她是誰?”

“這正是我想和你說的。”

他同賈普是否聽過卡洛塔·亞當斯這個名字。

“我聽說過。不過目前我記不起來了。”

波洛解釋一下。

“是她啊!她專門模仿別人,是不是?那麼,你怎麼會肯定是她?有什麼根據讓你這樣想呢?”

波洛將他調查的幾個步驟講給他聽,並將自己的結論告訴他。

“天哪!看起來好像你是對的。衣服、帽子、手套等等,還有那金黃色的假髮。是的,想必是這樣。波洛先生,你真有本事!調查得真不錯!我並不認為可以證明有人要殺她滅口。好像有點牽強附會。在這一點上,我和你的想法不一致。你的理論有點過於想象豐富了。我的經驗比你多。我不相信有幕後壞蛋操縱的說法。不錯,卡洛塔是兇手。但是我認為有兩種可能。她去那裡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一也許是敲詐,因為,她曾經暗示她要賺一筆錢。他們可能爭吵起來。他發怒了,她也氣了,於是,她就把他殺了。我認為,她回家的時候就完全崩潰了。因為她本沒打算殺人的,所以我認為她是故意吃下過量的佛羅那,可以很容易地解脫。”

“你認為這就可以解釋所有的事實嗎?”

“唔。當然還有許多事情我們還不知道。不過,這是一個很好的假定,可以以此為依據。另外一個解釋就是捉弄人和兇殺根本是無關的事,只是他媽的巧合而已。”

波洛不同意這種觀點,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只是含糊地說,

“是的,這是可能的。”

“或者,你聽我說,看看這樣解釋如何?就捉弄而言,它的動機只是好玩,並無犯罪企圖。但是有人偶然聽到了,認為這正符合他們的目的。這不是一個壞想法吧?”他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寧可採納第一種說法。至於男爵先生與那女孩子之間有何關係,我們總可以設法調查出來的。”

波洛將女僕寄出的那封寫到美國的信的事說給賈普聽,他也認為這可能對破案大有幫助。

“我馬上著手調查這個。”賈普說著,在他的小本子上記了下來。

“我比較贊成那女子就是兇手的說法,因為我找不到另外可以懷疑的人。”他說著,將小本子收好,說,“至於說馬什上尉,現在的男爵,他是有殺人動機的,這一點很清楚。同時,他以前也有不良記錄。他窮得要命,而且對於金錢很馬虎。何況他昨天還和他叔叔吵了一架。這是他親口告訴我的。我覺得這就顯得相當卑鄙了。是的,他可能是兇手。但是,他可以挺出當時不在現場的證據,那一天晚上,他與多賽默一家人在歌劇院裡。他們是很富有的猶太人。在格歹夫諾:“場。我調查過了,這是真的。他同他們一塊去吃飯,然後去聽歌劇。散場之後,他們又去索布蘭尼斯飯店吃飯。情形就是這樣的。”

“那位小姐呢?”

“你是指男爵女兒嗎?她那天晚上也不在家。她同卡休。韋斯特一家人出去吃飯。他們帶她去歌劇院,散場以後送她回家。她進門的時候是十二點差一刻。這麼說來,她可以脫開干係了。那個女秘書似乎沒有不安——她是個很能幹、相當不錯的女人。還有那個管家。我也不敢說很喜歡他。一個男子很漂亮是很反常的。這個人靠不住。他受僱於埃奇韋爾公館的情形也很奇怪。是的,我正在調查他的一切。不過,我還看不出他有什麼殺人動機。”

“你還有什麼新發現嗎?”

“有的,一兩件。很難說是否能證明什麼。有一件事是,埃奇韋爾男爵的鑰匙丟了。”

“大門的鑰匙嗎?”

“是的。”

“這的確是很有趣的。”

“我說過的,也許會有意義,也許根本不重要。要看情形了。我認為比較重要的事是這一個。埃奇韋爾男爵昨天兌現了一張支票——並不是一筆很大的款項——其實只有一百英鎊。他兌換成法郎現鈔。他兌錢的原因是他準備今天去巴黎。可是,那筆款子不見了。”

“這是誰對你說的?”

“卡羅爾小姐。是她兌的支票,換的錢。她向我提起這事,我發現錢沒有了。”

“咋天晚上,錢在哪兒?”

“卡羅爾小姐不知道。她在三點半鐘的時候將錢給了埃奇韋爾男爵。錢是封在一個銀行的封套裡。那時候,他在書房。他將錢接了過去,放在身旁的桌子上。”

“這自然讓人要想一想了。真是個複雜的事兒。”

“或者是筒單的事兒。順便說一句——關於那個傷口的問題。”

“怎麼?”

“醫生說不是普通的刀所刺的。那種刀必定銳利驚人。”

“不是剃鬚刀吧?”

“不是,不是,要比剃鬚刀小得多。”

波洛皺眉苦思。

“新埃奇韋爾男爵似乎很愛開玩笑。”賈普說道,“我們。懷疑他是兇手。他反倒覺得很有意思。他甚至一定要我們懷疑他是兇手。看起來怪怪的。”

“這也許是聰明的手段。”

“更有可能是良心發現。他叔叔的死亡,他正有利。談起這個,知道嗎?他己經搬進來了。”

“他以前住在哪兒?”

“住在馬丁街,喬治路。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地區。”

“黑斯廷斯,請將這個記下來。”

我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記了下來。我在想,既然羅納德已經住進了攝政門,他過去的地址似乎沒有什麼用處了。

“我認為是那個姓亞當斯的女孩乾的。”賈普說著,站了起來,“波洛先生,你這一方面的成績也不錯,居然碰巧找到了這個線索。但是,你只注意戲院和娛樂方面的消息。那一類十是不會引起我的注意的。可惜找不出什麼殺人動機,不過我相信再深一步挖掘一番,就會真相大白的。”

“還有一個人有殺人動機,但你沒有注意。”波洛說道。

“先生,那是誰呢?”

“那位傳說要娶埃奇韋爾男爵夫人的先生。我是指默頓公爵。”

“是的,我想他是有動機的。”賈普大笑說,“但是在那個位置上的人恐怕不可能行兇吧?而且,不管怎麼說,他遠在巴黎呢。”

“那麼,你不把他列為懷疑對象了?”

“唔,波洛先生,你呢?”

於是,笑著這想法的荒誕,賈普告辭了。

第十七章 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