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案件經過

他四下望了望我們。

“來,我的朋友們,”,溫和地說。“讓我來給各位講一下那天晚上事情的經過。

“卡洛塔在七點鐘離開她的住所。她從那兒坐出租車去皮卡迪利大飯店。”

“什麼!”我驚叫道。

“去了皮卡迪利大飯店。她曾在當天早些時候在那裡以凡。範。杜森夫人的名義定了一個房間。她帶著一副高度數的眼鏡,們知道,會令她外表大大改觀。正如我所說,定了一個房間,她準備搭夜班船去利物湧,的行李已經頂先上船了。在八點三十分的時候,奇韋爾夫人來找她。她被領到卡洛塔的房間。在那裡,們調換了衣服。然後就有一個戴金色假髮、穿一身皺紋綢衣服、披著貂皮披肩的女士離開了飯店,車去齊西克。那個人不是簡·威爾金森。而是卡洛塔·亞當斯。是的。是的,是完全可能的。載在傍晚去過那間房子,桌上只有蠟燭,線很暗,有筒。威爾金森的熟人。那麼金黃色的頭髮,名的沙啞的音調以及舉止。噢!這簡直太容易了。如果不成功——如果有人識別出是假扮的——不要緊,都先有安排的。埃奇韋爾夫人戴著黑色假髮,著卡洛塔的衣服,著夾鼻眼鏡,了旅館費用,後將提包放入出租車中去尤斯頓車站。她在衛生間中取下假髮。再將她的提包放在衣帽間。在去攝政門前,打電話到齊西克。找埃奇韋爾夫人。這是她們協商好的。如果一切順利。卡洛塔沒有被認出來。她只需簡單地回答——‘對!’我用不著說了,當斯小姐對打電話的真實原因並不知情的。聽到回答以後,奇韋爾夫人行動了。她去攝政門,求見埃奇韋爾男爵,明瞭自己的身份,入書房,下了第一個人命案。當然她並不知道卡羅爾小姐正從上面望著她。就她所知,有管家一個人(他從未見過她,且她還戴著一頂帽子,他看不清她)作證,另外十二位有名聲、有地位的人可以證明她不在現場。

“她離開那所房子,到尤斯頓,假髮戴上,將提包取出來。不過,在時間還早,還需要消磨時間,待卡洛塔·亞當斯由齊西克回來。她們已經約定見面。她來到科納餐館。不時地看著表,為時間過得很慢。於是她又開始準備第二個人命案。她將從巴黎定做的金匣子放在卡洛塔·亞當斯的手袋裡,當時正拿著那個手袋。大概就在那個時候,發現了那封信。或者是更早的時候。不管怎麼說,看到那地址。她就嗅出有危險。她打開了信——她的猜測被證實了。

“也許她的第一個衝動是將信全部毀了。但她很快又找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將信中的一頁拿掉,納德。馬什就成了嫌疑犯——本來他就有很大的殺人動機。就是羅納德有不在現場的證據,懷疑的對象也應是個男士,為她把‘她’字的‘s’撕去了。這就是她所做的。然後,又將信放回信封,信封放回手袋。

“然後,約定的時間要到了,就朝薩伏依飯店方向走。她一看見假扮自己的人開著她的車過去了,趕緊加快步子,時走人大門,直走上樓去。她穿著不顯眼的黑衣服,以沒人會注意她。

“她上樓走人自已的套房。卡洛塔·亞當斯也剛剛到。和平常一樣,已經交待女僕先去睡。她們在那裡換回各自的衣服。我猜想,奇韋爾夫人建議喝點酒——慶祝一下。而酒裡放了佛羅那。她向卡洛塔祝賀,第二天給她發過去支票。卡洛塔·亞當斯就回了家。她很困——想給一個朋友打電話——可能是馬丁先生或是馬什先生,為他倆都是維多利亞區的電話號碼——但最後放棄了這個念頭。佛羅那開始發作了。她上床睡覺——就再也沒醒過來。第二個兇殺案順利完成了。

“現在輪到第三個兇殺案了。在午宴上,塔古。科納爵士提到過在埃奇韋爾被殺的那晚的宴會上,曾與埃奇韋爾夫人談過的話。那是很容易的。但復仇女神還是找上門來。當提出‘帕里斯的評判’時,奇韋爾夫人把帕里斯當成了她所惟一知道的巴黎——時髦刺激的地方。

“但是在她對面坐著一個也參加了齊西克晚宴的人——他聽見過埃奇韋爾夫人在那晚與主人談論希臘文明。卡洛塔·亞當斯是一位有教養,過許多書的女子。所以他不明白了,吃驚。突然他意識到,不是同一個女人。他非常吃驚。他自己並不確信,需要向人請教,是他想到了我。他對黑斯廷斯說了。

“但是埃奇韋爾夫人聽到了。她很機敏,上意識到自己有什麼地方露了馬腳。她聽黑斯廷斯說我到五點才能回來。在四點四十分的時候,去了羅斯的寓所。他打開門,驚訝地發現是她,他並沒有害怕。他與她一起去了餐廳。她向他編故事,者她跪下,者讓他擁抱她,在這時候,迅速、利落地如以往一樣——殺了他。他也許哽淹地叫了一聲,後就再也沒發出聲響。他也被——滅口了。”

一片寂靜。然後賈普用沙啞的聲音說話了。

“你是說——都是她乾的?”

波洛點了點頭。

“但是為什麼?如果他己經答應和她離婚了。”

“因為默頓公爵是英國國教高教會派的頭領人物。他絕對不會同一位丈夫仍然健在的女士結婚。他是一個相當講究規矩的人。而做了寡婦,就有把握嫁他了。毫無疑問,曾試探地說要離婚,默頓公爵並未買賬。”

“那為什麼要讓你去勸說埃奇韋爾男爵呢?”

“啊!必然了!”波洛一直是很準確的。很有英國味地表述著自己,在又原形畢露了,她想矇騙我。她想讓我證明她不可能有刺殺她丈夫的動機。是的。她竟敢利用我波洛!真的,也真成功了!喚,個奇怪的腦袋!那個幼稚而又狡猾的腦袋!她會演戲的!當我告訴她,的丈夫已經寫信給她了。她發誓說從未接到。那種驚訝的表倩真逼真。她連殺了三個人,感到一絲後梅嗎?我可以賭咒,不會的。”

“我告訴過你她是什麼樣子嗎?”布賴恩·馬丁叫道,我告訴過你了。我知道她要殺他。我早就感覺到了。我擔心她會想辦法擺脫一切的。她很聰明——有幾分傻氣的聰明。我早就想看她受苦。我早就想看她受苦了。我想看她被絞死。”

他的臉發紅,音變得很濁重。

“好啦,啦。”詹尼。德賴弗說。

她說話的樣子就像公園裡保姆在對孩子講話。

“還有帶首寫字母D的金匣子,而‘十一月巴黎’的字樣怎麼回事?”普問道。

“她用通信方式定做的,後派埃利斯。她的女僕,取它。很自然,利斯只是去取一包己付過賬的東西,並不知道里面有什麼。另外,奇韋爾夫人還借用埃利斯的夾鼻眼鏡,便化裝成凡。範。杜森太太時用。但她後來忘記拿回來了,放在卡洛塔·亞當斯的手袋裡,這也是她的一個失誤。

“啊!這一切都是我站在路中央時,腦中突然想到的。公共汽車司機罵我很不客氣,但這值得。埃利斯!埃利斯的夾鼻眼鏡。埃利斯去取巴黎的匣子。埃利斯和筒。威爾金森。除了那副夾鼻眼鏡以外,她還可能從埃利斯處借用了別的東西。”

“什麼?”

“一把小刀子。”

我打了一個寒戰。

大家一時沉靜下來。

然後,賈普很奇怪地期望著答案似的問道

“波洛先生,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的朋友。”

這時,布賴恩·馬丁又開始說話了。我以為他所說的話,全具有他的個性。

“但是。聽我說,”他脾氣乖張地說,“我是怎麼回事?今天為什麼把我叫到這來?差一點把我嚇死了。”

波洛冷冷地望著他。

“要懲罰你,先生,因為你太無禮了。你怎麼敢和赫爾克里·波洛開玩笑。”

這時,詹尼。德賴弗小姐大笑起來。她不停地笑啊,笑啊。

“布賴恩,你活該。”她最後說。

她轉向波洛。

“我很高興不是羅尼。馬什乾的。”她說,“我一直喜歡他。我很高興。很高興,卡洛塔不能白死。至於布賴恩呢,我要告訴您點事,波洛先生。我要嫁給他。如果他認為,他可以像好萊塢一般的電影演員們一樣,可以隨便離婚,每兩三年再結一次婚,那他可就錯了。他要娶了我,與我終生廝守在一起。”

波洛望著她一望著她那堅定的下巴。和她那火似的紅髮。

“小姐,這是很可能的。”他說,“會這樣的。我曾說過,你有足夠的膽量做任何事,甚至包括嫁給一個電影明星。”

第三十一章 一篇人性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