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暗藏殺機之屋

“你這是——”塔彭絲剛一開口,又馬上閉上。

她剛從隔壁那間掛著“非請莫入”牌子的房間出來。一走進布倫特先生的私人辦公室,她就驚奇地看到她的丈夫兼老闆正把一隻眼睛緊緊地貼在那個窺視於孔,聚精會神地觀察著對面辦公室的情況。

“喔!”湯米悄聲地制止了她,“你難道沒聽到蜂鳴器響了嗎?來人是個姑娘——非常漂亮的姑娘——在我看來,她簡直漂亮得無法形容。艾伯特正在對她胡謅,又說我正忙著和倫敦警察廳通電話呢。”

“讓我也看一眼。”塔彭絲懇求道。

湯米不太情願地往旁邊挪開了身子。塔彭絲照樣把眼睛緊緊貼在那窺視孔上。

“她確實不錯。”塔彭絲贊同道,“她那身衣服是最新潮的。”

“她可愛得無可挑剔,”湯米說,“就像梅森筆下描繪的那類姑娘,既有天使般的美貌,又有菩薩般的心腸;不僅聰穎過人,而且善解人意。我認為——對一一就這樣,我今天上午應該扮演偉大的哈諾德。”

“嗯!”塔彭絲說,“依我看,如果在所有的偵探大師中有一位你最不適宜扮演的話,那就是哈諾德。你能閃電般地演示不同的個性嗎?你能在僅僅五分鐘之內交替地表現出偉大的喜劇演員、貧民窟的小孩、以及嚴肅而又富於同情的朋友的不同個性來嗎?”

“這我都知道,”湯米說著,猛地在桌上拍了一下,“但請你別忘了,塔彭絲,我可具有大將的謀略。我要馬上讓她進來。”

他摁了一下桌上的蜂鳴器。艾伯特領著那位來訪者走了進來。

那姑娘在門口停住了腳步,似乎有點猶豫不決。這時,湯米走上前去。

“請進來吧,尊敬的女士。”他和藹可親地招呼道,“請在這兒就座。”

塔彭絲儘量憋住不出大氣,反倒弄巧成拙。湯米轉過身來瞪著她,他剛才那彬彬有禮的舉止轉瞬即逝。他以威脅的腔調問道:

“魯賓遜小姐,剛才誰在說話?是你嗎?噢!我想你不會吧?”

話音一落,他又轉過身來對著那姑娘。

“我們當然用不著太一本正經,或者拘泥於禮節。”他說,“請把來意告訴我,然後,我們再從長計議,我出最佳方案來幫助你。”

“你的心地真善良。”那姑娘說,“對不起,你是外國人嗎?”

塔彭絲又有點忍俊不禁了。湯米透過眼角瞥了她一眼。

“那倒不完全是,”他困難地解釋道,“過去我在國外工作了很長時間。我的理論就是法國秘密警察的理論。”

“啊,真的:?”那姑娘表露出十分敬佩的神情。

正如湯米所讚歎的那樣,她確實是位非常迷人的姑娘,身材苗條、充滿青春活力,一雙大而莊重的眸子,幾綹金色的秀髮垂在她戴著的那頂小巧的棕色氈帽沿下。

她的臉上明顯地露出焦急的神色,那雙纖細的小手不時緊緊地攥在一塊兒,不時咔嚓一聲打開、又咔嚓一聲合上她的漆皮手提包的鉤扣。

“布倫特先生,我先得告訴你,我的名字是洛伊斯·哈格里夫斯。我住在一所叫作特恩利·格蘭奇的房子裡。那是一幢式樣特別陳舊的房子,位於該地區的中心地帶。附近有一個名叫特恩利的小鎮,那兒住戶不多也不太出名。但在冬季,那是個打獵的好去處;夏天,我們就打網球。我在那兒從未感到寂寞過。說句實話,我非常偏愛鄉間生活,而不太喜歡住在城裡。

“我告訴你這些,是想讓你明白在像我們那樣的鄉間小鎮,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特別引人注目。大約一星期前,我收到從郵局寄來的一盒巧克力。盒內沒有東西可以說明是誰寄來的。我自己並不特別喜歡巧克力,而我家裡的其他人卻相反。那盒巧克力很快便被分吃光了。結果,凡是多少吃了點巧克力的人都感到不舒服。我們趕快叫人去請醫生來。

那醫生做了多方面的調查,並且專門詢問那些人還吃了別的什麼東西沒有之後,就帶著剩餘的巧克力走了。布倫特先生,醫生的化驗結果表明那些巧克力含有砒霜!雖然不足以要人的命,但也足以讓任何人都生一場大病。”

“這事倒很蹊蹺。”湯米評論道。

“伯頓大夫對這件事也感到非常奇怪。在這小鎮裡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這好像是第三次了。每一次都發生在比較大的住宅裡,同屋的人凡吃了這種神秘的巧克力的都病得不輕。這似乎是某些神經不健全的當地人別有用心的惡作劇。”

“很可能是如此,哈格里夫斯小姐。”

“伯頓大夫將此事歸咎於社會主義者的煽動行為,我認為這完全是荒謬可笑的結論。但是,在特恩利小鎮裡是有那麼一兩個對現實不滿的人,他們很有可能會幹出類似的荒唐事來。伯頓大夫看問題很敏銳,他竭力主張我把這事交給警方去查辦。”

“這是個非常合理的建議。”湯米說,“但我猜測,你並沒有這樣去做。對吧,哈格里夫斯小姐?”

“我當然沒有,”那姑娘承認道,“我最恨的就是遇事大驚小怪,接著便是搞得大家人心惶惶。你知道吧,我也認識我們當地的警督,但我絕不相信他會查清任何事情!我經常看到你們的廣告。我告訴伯頓大夫,我認為把這事交給私家偵探來辦理是最明智的選擇。”

“這我可以理解。”

“你們的廣告中特別強調要尊重委託人酌情處理的自由權。按我的理解,那就是——那就是說,沒有我的認可,你們就不會把任何情況公諸於眾,是吧?”

湯米好奇地看著她。這時,塔彭絲開口說話了。

“我的理解是,”她不動聲色地說,“作為對等條件,哈格里夫斯小姐就應該把任何情況都告訴我們。”

她說到“任何情況”四個字時特別加重了語氣。這時,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緊張得勝都變紅了。

“對,”湯米馬上反應過來,“魯賓遜小姐的話是正確的。

你必須告訴我們所有的情況。”

“那——你們不會——”她吞吞吐吐地說。

“你所說的任何情況我們都絕對嚴格保密。”

“謝謝2我知道我應該與你們坦誠相待。我不去找警察是有原因的。布倫特先生,那盒巧克力是住在我們房子裡的某一個人寄來的。”

“你是如何得知的,尊敬的女士?”

“這事很簡單。我有畫滑稽可笑的小魚的習慣——三條小魚相互交叉在一塊——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手中有了一支筆,我就會畫的。不久前,從倫敦一家商店裡寄來了一包絲襪。當時我們正在吃早餐,我也一直在報紙上用筆作記號。按我的習慣,我自然而然地就開始在包裹的標籤上畫了幾條小魚,那時連捆包裹的繩子還沒被剪斷,包裹也沒打開呢。過後,我都差不多忘了這事。但是,當我仔細檢查包在巧克力盒子外面的那張棕色的紙時,我居然發現了那張標籤剩下的一隻角——大部分都被撕掉了。我畫的那些滑稽的小魚還在上面。”

湯米向前挪動了一下椅子。

“那事情可就嚴重了。正如剛才你所說的那樣,這就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證據去推斷送巧克力的人就是你屋內的某個成員。但是,請你原諒,為什麼這個事實會使你不願意去找警察呢?我對此似乎仍然不理解。”

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很坦然地望著他的臉。

“布倫特先生,我告訴你,我不想把這事聲張出去。”

湯米很優雅地坐正了身子。

“鑑於這種情況,”他低聲地說,“我們明白該怎麼做了,哈格里夫斯小姐,我看你不會不願意告訴我你所懷疑的對象是誰吧?”

“我無法懷疑具體是誰——但是卻有多種可能性。”

“就一般情況而論,應該是這樣的。現在你能否詳細地對我談談你家裡成員的情況?”

“傭人中嘛——除了客廳女僕外,他們都在我們那兒幹了許多年。布倫特先生,我必須解釋一下,我是由我的姑母拉德克利夫夫人帶大的。她非常非常的富有。她的丈夫繼承了一大筆遺產,而且還曾封為爵士。是他買下了特恩利.格蘭奇這幢房子,但遺憾的是,剛住進去兩年他就去世了”這之後,拉德克利夫夫人便叫我來與她住,這兒就成了我的家。我是她惟一活在世上的親戚。同屋住的另外一個人叫丹尼斯·拉德克利夫,是她丈夫的侄子。我總叫他表兄。事實上,我們之間沒那層關係。我姑母露西常常公開說,除給我一小部分財產外,她要把她所有的錢都留給丹尼斯。她說,這錢是拉德克利夫家的,當然就應該歸拉德克利夫家族的一個成員所有。不知怎麼搞的,當丹尼斯二十二歲時,他倆曾大吵大鬧過一場。我想是關於他欠了很多債的事。一年後,她逝世了。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已立下遺囑把她所有的錢都給了我。我知道,這無疑對丹尼斯是個晴天霹雷。

而我對此也感到極為不安。倘若他可以得到這筆遺產的話,我是肯定會讓給他的。但是,這種事情似乎又不能辦到。過後,我一滿了二十一歲,馬上就立下遺囑把這筆錢留給他。

那是我唯一能辦到的。如果我被汽車撞死,或者死於非命,那筆錢立即歸丹尼斯本人所有。”

“應該是這樣的,”湯米說,“我能冒昧地提一個問題嗎?

你在什麼時候滿二十一歲的?”

“就在三個星期之前。”

“啊:“湯米說,“現在你能否再把你家裡成員的更詳細的情況告訴我一下,好嗎?”

“傭人——還是——其他人?”

“全都包括。”

“剛才我已說過,傭人們都跟了我們很長一段時間。包括老霍洛韋太大,她是廚師,以及她的侄女羅斯,她是廚師的幫工。再有就是兩位年紀較長的女僕和我姑母的侍女漢納,她一向對我都很忠心。那位客廳女僕叫埃絲特·匡特,她看來也是個品行良好、性格內向的姑娘。至於我們自己人方面,有洛根小姐,過去由她陪伴我姑母露西,現在是她為我管理整個家務。其次是拉德克利夫船長——就是丹尼斯,我剛才已對你提到過他。再有就是名字叫瑪麗·奇爾科特的姑娘,她是我的老校友,現在和我們住在一起。”

湯米沉思了片刻。

“哈格里夫斯小姐,看來他們都很清白和正直。”一兩分鐘之後他說:“我估計,你不會對他們之中的某一個人更為懷疑些吧?你僅擔心最終的事實只會證實——嗯——居然也不是哪一個傭人乾的。不知我的想法如何?”

“正是如此,布倫特先生。坦白地說,我確實拿不準是誰使用了那張棕色的紙。再者,那上面的地址全是用打字機打的。”

“看來,只有一件事可以確定,”湯米說,“那就是我必須親自到現場去。”

那姑娘好奇地看著他。

思考一會兒之後,湯米接著往下說:

“我建議你回去準備迎接兩位朋友的到來——就說是,範杜森先生和小姐——你的兩位美國朋友。你能讓人看不出任何破綻,作好這種安排嗎?”

“噢,這當然沒問題,也非常容易。那麼,你們什麼時候去——明天——還是後天?”

“如果你同意,就定在明天。這事刻不容緩。”

“那就說定了!”

那姑娘站了起來,向湯米伸出了手。

“還有一件事,哈格里夫斯小姐,你必須牢記,對任何人——不管是誰,都不能透露我們的真實身份。”

“塔彭絲,你看這樣辦如何?”他把來訪者送走後,返回辦公室時問道。

“我並不喜歡,”塔彭絲語氣堅定地說,“我特別不喜歡那些含有少量砒霜的巧克力。”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你真看不出?把那些巧克力送給周圍的鄰居只是一種障眼法。其目的是製造地方上的混亂。如果那姑娘真的中了毒,也只會被認為和其他中毒者一樣。你明白了嗎?

這純屬僥倖,沒有人會料到那些巧克力實際上是由住在房子裡的某一個人寄來的。”

“純屬僥倖。你的看法是正確的。你認為這是蓄意針對那姑娘的一場陰謀嗎?”

“我想是的。我記得她談起老拉德克利夫夫人的遺囑,那姑娘突然得到了那筆令人咋舌的鉅款。”

“是的,三個星期之前,她到了法定的年齡而立下了遺囑。這對於丹尼斯·拉德克利夫來說可並不太妙,他只有等她死了才能得到那筆錢。”

塔彭絲點了點頭。

“而最危險的是,她也認為巧克力事件就是那麼回事!

這也是她不願去叫警察的原因。說不定她已經對他產生了懷疑,但她十有八九愛上了他,也就按她自己的意願去做了。”

“如果是這樣,”場米若有所思地說,“那他何不就娶了她?這不是更簡單、更安全嗎?”塔彭絲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說得夠多的了。”她說,“啊!小夥子,我已準備好去當範杜森小姐了,你呢?”

“何必著急去做不合法的事呢?我們不是有現成的合法手段嗎?”

塔彭絲想了想。

“我終於明白過來了。”她正兒八經地說,“很顯然,他在牛津大學時肯定就娶了個酒吧女招待。這就是他與他嬸嬸吵架的根由,這也可以把一切事情解釋清楚。”

“那他為何不把摻了毒的糖給那個酒吧女招待送去呢?”湯米反問道,“那不更切合實際嗎?塔彭絲,但願你不要匆忙地下這種毫無根據的結論。”

“這叫推理。”塔彭絲以非常嚴肅的口吻說,“這是你的首場鬥牛表演,我的朋友,一旦你在鬥牛場中站足了二十分鐘,那頭困獸——”

湯米猛然抓起辦公室椅子上的墊子向她扔去。

“塔彭絲,我說,塔彭絲,快來這兒一下。”

這是次日早晨吃早餐的時候。塔彭絲迅速跑出她的臥室,進了餐廳。湯米正在那兒走過來走過去,手上拿著一張翻開的報紙。

“什麼事?”

湯米轉過身來,把那張報紙往她手上一放,指了指大標題。

神秘毒案無花果三明治令人身亡塔彭絲趕緊看下面的內容。這一起突發的神秘食物中毒案發生在特恩利.格蘭奇邸宅裡。據目前的報道,無辜死亡者有房子的主人,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客廳女僕埃絲特·匡特。另據報道,拉德克利夫船長和洛根小姐病情十分嚴重。據說,引起這樁突發性食物中毒的原因可能是用於三明治之中的無花果醬。一位名叫奇爾科特的小姐沒吃三明治,因此安然無羔。

“我們必須立刻動身到那兒去。”湯米果斷地說,“那姑娘真可惜!多麼漂亮的姑娘啊!我他媽的為什麼昨天不直接和她一塊兒去那兒呢?”

“如果你真去了,”塔彭絲說,“你很有可能在喝茶的時候吃上一點那無花果三明治,那麼也可能早已一命歸西了。

好了,別再後悔了,我們馬上出發吧:我看報紙上說丹尼斯·拉德克利夫病情也很嚴重。”

“很可能是掩人耳目,那該死的惡棍。”

大約在中午時分,他倆趕到了特恩利小鎮。在他來到特恩利·格蘭奇邸宅時,一位上了點年紀的女人給他倆開了門,她雙眼紅紅的。

“我說,”那女人尚未開口,湯米就趕緊說,“我不是記者,也不是新聞界的什麼人。哈格里夫斯小姐昨天與我見過面,她要我來這兒一趟。我能與這兒的哪一個人見見面嗎?”

“伯頓大夫現在就在這兒,你想和他談談嗎?”那女人沒有把握地問道,“這個時候,奇爾科特小姐正忙著安排所有的事呢!”

湯米立刻抓住對方的第一個建議。

“那就是伯頓大夫吧。”他以命令的口氣說,”如果他是在這兒的話,我立刻就要見他。”

那女人把他們倆帶進一間小小的起居室內。五分鐘後,一個上了年紀的高個子男人走了進來,他的背微微有點駝,臉上一副愁容。

“伯頓大夫,您好。”湯米打了個招呼,隨即把他的業務’專用名片遞了過去。“哈格里夫斯小姐昨天找到我,談了關於摻毒巧克力的事。根據她的要求,我專程趕來調查此事——天啦:可惜太晚了!”

那位大夫目光敏銳地望著他。

“你就是布倫特先生本人?”

“是的。這是我的助手,魯賓遜小姐。”

“鑑於目前這種情況,我也勿須保留什麼了。倘若沒有巧克力事件那段插曲,我很可能會相信造成死亡的原因是嚴重的食物中毒——但是,這是一種罕見的劇毒類食物中毒,引起了腸胃內急性發炎和大出血。既然如此,我要把這些無花果醬帶回去化驗。”

“那您懷疑是砒霜中毒了?”

“不,是某種毒藥。如果真使用了毒藥的話,這種毒藥比砒霜更厲害,並且藥效也更快。看起來,它更像某種劇毒型的植物類毒素。”

“我知道了。伯頓大夫,我想問您一下,您是否已完全證實拉德克利夫船長也受到了同類毒藥的毒害呢?”

那大夫瞪了他一眼。

“拉德克利夫船長現在不會再受到任何一種毒藥的毒害了。”

“啊!”湯米感到很驚愕,“我——”

“拉德克利夫船長今天清晨五點鐘去世了。”

湯米驚異得目瞪口呆。那位大夫在準備離開。

“那另外一位受害者——洛根小姐的情況怎麼樣?”塔彭絲問道,“由於她目前已脫離了危險,我有充分理由說明她是會康復的。因為她上了點年紀,這種毒藥似乎對她的作用反而小得多。布倫特先生,我會讓你知道化驗結果的。在此期間,我也相信奇爾科特小姐會把你想了解的一切告訴你。”

他正說著,門開了,一位姑娘走了進來。她個子挺高,臉曬得黑黑的,一雙藍眼睛裡露出沉著的神色。

伯頓大夫給他們彼此間做了簡要的介紹。

“布倫特先生,很高興您已到來。”瑪麗·奇爾科特說,“這事太恐怖了。您想了解什麼情況呢?凡是我知道的,我都會告訴您。”

“那些無花果醬是哪兒來的?”

“是從倫敦送來的一種特製果醬。我們經常使用。沒有任何人會懷疑這種特製的罐子會與其他普通的罐子有什麼不同之處。就我個人而言,我不喜歡無花果的味道。這就是為什麼我能倖免於難的原因。我也弄不清楚丹尼斯怎麼也會中毒的,當時他出去吃茶點去了。要不就是他回家後肯定吃了一塊三明治,看來我只能這樣設想了。”

這時,湯米感到塔彭絲的手非常輕地按了自己的手臂一下,“他是什麼時候回家的?”他問道。

“我還真不知道,但我可以去問一問。”

“非常感謝你,奇爾科特小姐,這沒多大關係。另外,我希望你不會反對我向傭人們提幾個問題吧?”

“布倫特先生,請隨便吧,你願做什麼都成。我的精神都快崩潰了。請告訴我——你不會認為——這是有意的謀殺犯罪吧?”

在提出這個問題時,她顯得很焦急。

“現在我的看法還不成熟,但我們很快就會清楚的。”

“是的,我想伯頓大夫是會化驗那些果醬的。”

她說了聲“請原諒”,便迅速走了出去。她站在屋外的窗子邊和花匠說起話來。

“塔彭絲,你去對付那些女僕。”湯米說,“我到廚房去。

奇爾科特小姐說她感到精神都快崩潰了,我看她還不至於那樣。你說呢?”

塔彭絲並未回答,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半小時後,這夫婦倆又碰頭了。

“我得到的結果並不令人滿意,”湯米說,“吃茶點時,三明治被端上了桌子。客廳女僕吃了整整一塊——那就是為什麼她死得最慘的原因。那廚師明確地告訴我,茶點都收拾乾淨了,丹尼斯·拉德克利夫還沒有回家。這就太令人奇怪了——他是怎麼中毒的呢?”

“他是在七點差一刻回家的,”塔彭絲說,“女僕是從一個窗口看到他的。在晚餐前他喝了一杯雞尾酒——是在書房裡喝的。她剛才正在收拾那個酒杯。很幸運的是,在她還未清洗那個酒杯之前,我就從她手中拿了過來。也正是在喝完雞尾酒之後,他就開始叫苦連天,說感到很不舒服。”

“好極了,”湯米說,“我要拿這個酒杯去找伯頓大夫,立刻就去。還有其它什麼情況?”

“我想叫你去見見漢納,就是那個侍女。她很古怪——

真的很古怪。”

“古怪——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在我看來,她的神經似乎很不正常。”

“那讓我去看看。”

塔彭絲領著他上了樓。漢納自己有一間單獨的起居室。

這時,她正挺直身子坐在一把高高的椅子上,她的膝蓋上擺著一本翻開的《聖經》當塔彭絲他們走進屋內時。她看也不看這兩位陌生人。相反,她卻自顧自繼續大聲朗讀著:

讓那灼熱的煤將他們淹沒,讓那熊熊的烈焰將他們熔化,他們將入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我能和你談一會兒嗎?”湯米問道。

漢納做了個不耐煩的手勢。

“沒有時間了。”我說,時間正在流逝。

我要追擊我的仇人,我要將他們打翻在地,我要將他們徹底毀滅,否則我決不善罷甘休。

書上就是這樣寫的。“上帝的話給了我力量,我就是上帝懲罰罪孽的工具。”

“簡直是個瘋子。”湯米的聲音很低。

“她最近一直就是這副模樣。”塔彭絲也悄聲說道。

湯米把擺在桌上翻開的一本書拿起來,看了一眼書名,然後把書悄悄塞進自己的衣袋裡。

突然,那位老太太站了起來,怒氣衝衝地瞪著他倆。

“快從這兒出去吧,時機已經成熟!我是上帝的連枷。我要掀起一陣狂風,所到之處——我便要毀滅一切邪惡之徒。

所有褻瀆神靈的人都將消失。這幢房子充滿了邪惡——我告訴你,充滿了邪惡:當心啊,上帝已經發怒,我是他的侍女。”

她兇猛地朝他倆衝過來。湯米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最好是不招惹她,而應迴避為妙。當他倆走出去關上門時,他看見她又再次拿起那本《聖經》。

“我真想知道她是否一直是這樣。”他喃喃自語道。

他從口袋裡掏出那本剛才從桌子上拿來的書。

“你看看這個。真奇怪一個無知無識的侍女竟會讀這種書。”

塔彭絲接過那本書。

“《藥物學》,”她小聲念道,接著又翻開書的襯頁,“愛德華·洛根。這是一本舊書。湯米,我想我們是否應該與洛根小姐見見面?伯頓大夫說她已經好多了。”

“我們要不要先徵求一下奇爾科特小姐的意見?”

“用不著。我們可以先找一個女僕去打聽一下。”

一會兒功夫,他們得知洛根小姐願意與他們見面。他們被帶進一間朝著草坪的大臥室。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婦人躺在床上,她那蒼白的臉上顯得很痛苦。

“我的病挺嚴重,”她有氣無力地說,“我不能談得太久。

但埃倫對我講你們是偵探,洛伊斯不是與你們談過話了嗎?

她曾告訴過我。”

“是的,洛根小姐,”湯米說,“我們不會讓你感到太疲倦的,但也許您能回答我們幾個問題。漢納,就是那個侍女,她的神經一向很正常嗎?”

洛根小姐看看他倆,她顯然非常吃驚。

“噢,當然很正常。她是個很虔誠的教徒,但她的頭腦正常得很。”

湯米把那本從桌子上拿來的書遞過去。

“這書是您的嗎,洛根小姐?”

“是的。這是我父親的一本書。他是個了不起的醫生,是血清治療學方面的先驅者之一。”

說起她的父親,那老婦人感到很自豪。

“確實了不起。”湯米說道,“我想我聽說過他的大名。”

他又試探著問了一句,“這本書,您把它借給了漢納嗎?”

“借給漢納?”洛根小姐從床上撐起身子憤怒地說,“沒有,根本沒那回事。她連第一個字都理解不了。這是一本專業性很強的書。”

“是的,我看也的確如此。但是,我是在漢納的房間裡發現它的。”

“這簡直太不光彩了!”洛根小姐憤然說道,“我是從不允許傭人碰我的東西的。”

“那它應該是放在哪兒的呢?”

“應該是放在我起居室的書架上的——噢——等一下,我曾把它借給瑪麗。那可愛的姑娘對藥草很感興趣。在我的小廚房裡,她還做過一兩次實驗呢。我告訴你,我有一小塊屬於我自己的地方。在那兒,我常以傳統的方法去釀酒和做點蜜餞之類的食品。親愛的露西,你知道吧,就是拉德克利夫夫人,她過去常稱讚我做的艾菊茶。那可是治療頭疼腦熱的好東西。啊,可憐的露西,她過去常常受涼感冒。丹尼斯也一樣。啊,多可愛的小夥子,他的父親是我的堂兄。”

湯米急忙打斷了她,不讓她再繼續回憶往事。

“您有一問小廚房嗎?除您和奇爾科特小姐之外,還有其他人使用過它嗎?”

“漢納負責打掃那兒的衛生。她也在那兒燒水為我們準備早茶。”

“謝謝!洛根小姐,”湯米說,“到現在為止,我沒有什麼要問您的了,但願我們並沒有讓您太累了。”

他倆離開了那間屋子下了樓。湯米一直皺著眉頭。

“我親愛的裡卡多先生,這其中有些事情我還是弄不明白。”

“我討厭這幢房子。”塔彭絲的身子哆嗦了一下。她說:

“讓我們出去好好地散一會兒步,把這些事情從頭至尾考慮考慮。”

湯米表示贊同,於是他倆走到房子外面。他們首先把那雞尾酒杯送到了伯頓大夫家裡,然後就沿著鄉村小道走著。

他倆一邊散步,一邊像往常那樣討論著案情。

“如果有人幹蠢事的話,就會使得案情簡單得多。”湯米說,“對漢納的一切表演,我看有的人會認為我不會在意。但是,我確實在意,太令人反感了。我感到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應該是可以制止這件慘案的發生的。”

“我看你傻得出奇。”塔彭絲說,“我們並沒有建議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不去找倫敦警察廳,或者其他類似的地方。你也應該看得出,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找警方來處理,這種事的。即令她真的沒有去找過我們的話,她也沒有辦法避免這場災難。”

“是的,結果終歸都是一樣。塔彭絲,你是對的。為一些無法挽回的事情來責備自己確實是病態行為。我要做的,就是從現在起把任何事情都辦好。”

“恐怕不會像你所想的那樣容易吧!”

“是的,是不會很容易。這兒存在著許多可能性,而這諸多的可能性似乎又是雜亂無章、未必確實的。假設是丹尼斯·拉德克利夫把毒藥放進三明治裡,他自然知道他應該出去吃茶點。那事情似乎就會一帆風順了。”

“如果是那樣,”塔彭絲說,“到目前為止一切都不會有多大障礙了。那麼,我們就否認他服毒自殺的說法——這樣似乎就可將他排除在外了。但是,有一個人我們絕對不能忽視——那就是漢納。”

“漢納?”

“當人們信奉宗教達到狂熱的程度時,就會做出許多令人費解的事來。”

“她似乎與此案毫不沾邊。”湯米說,“你應該和伯頓大夫談——下這件事。”

“這事必須儘快去辦。”塔彭絲說,“如果我們要從洛根小姐所提供的情況著手的話。”

“反正我相信是那宗教狂乾的。”湯米說,“我的意思是,許多年來你都習慣讓臥室的門開著,你就在裡面靜心地誦詩唸經,那麼你怎麼會突然失去控制而變得那麼狂暴呢?”

“這其中肯定有更多的證據是直接針對漢納,而不是針對其他人的。”塔彭絲沉思道,“現在我有了一個想法——”

她突然停了下來。

“請說吧!”湯米期待著她往下說。

“也許這個想法還不成熟。我認為這件事只是出於某種偏見。”

“對某人抱有偏見?”

塔彭絲點了點頭。

“湯米——你喜歡瑪麗·奇爾科特嗎?”

湯米想了一下。

“是的,我想我是喜歡她的。她給我的印象是特別能幹,辦事井井有條。這或許僅是一種假相,但卻看不出絲毫的破綻來。”

“你真沒注意到她是那麼心平氣和嗎?你就不認為這事是多麼蹊蹺嗎?”

“我想,也許這正是她辦事的特點。如果她真做了什麼壞事,她完全可以裝作非常憤怒的樣子來——大肆地責備這個,又譴責那個。”

“我想也是如此。”塔彭絲說,“就她的情況而言,確實又看不出她有任何作案的動機。我們真的看不出這種大規模的謀害事件會給她帶來什麼好處。”“我看所有的傭人似乎也都是清白的,對吧?”

“很可能是這樣。他們看起來都非常平靜,非常靠得住,我曾經想了解一下埃絲特·匡特,就是那個客廳女僕,是怎樣一個人。”

“你是說,如果她真是既年輕又漂亮的話,她就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此案。”

“我正是這樣想的。”塔彭絲嘆了一口氣,“但事實卻又讓人洩氣。”

“那看來這事只好求助警方來處理了。”湯米說。

“也許吧,但我還是傾向於依靠我們自己。順便問一句,你注意到洛根手臂上有許多小紅點嗎?”

“我還真沒注意到。那你的看法是什麼呢?”

“那些小紅點看起來好像是使用皮下注射器造成的。”

塔彭絲說。

“很可能是伯頓大夫給她皮下注射了什麼藥吧。”

“也許是這樣吧,但他絕對不可能給她注射過差不多四十次。”

“那她會不會是染上了可卡因的毒癮呢?”湯米提醒道。

“我也曾那樣考慮過,”塔彭絲說,“但是她的眼睛卻是很正常的。只要是對可卡因或是嗎啡成癮的人,你一眼就能看清楚。再說,她看起來還不像是那類老糊塗。”

“她看上去應是最受人尊敬、對上帝也最虔誠的人。”湯米贊同道。

“這事太錯綜複雜了。”塔彭絲說,“我們討論來、討論去,似乎還是一籌莫展。我想,在回去的路上我們應該去拜訪一下那位大夫。”

那位大夫家的門開了,一個大約十五歲、骨瘦如柴的男孩出來迎接他們。

“是布倫特先生嗎?”他問道,“大夫出去了,但他給您留了張條。他說,萬一您來的話,叫我交給您。”

塔,他把一個信封遞給了他們,湯米隨即將其打開。

布倫特先生,我有充分的理由證實所使用的毒藥為蓖麻毒素,這是一種毒性權強的植物蛋白。對此情況,請暫時絕對保密。

便條從湯米手中掉到了地上,他迅速地將其撿了起來。

“蓖麻毒素,”他低聲地說,“塔彭絲,你知道這玩意兒嗎?你過去對這類東西可是挺在行的。”

“蓖麻毒素嘛,”塔彭絲思索片刻後說,“我想是從蓖麻油中提取的。”

“儘管過去我對蓖麻油從不感興趣,”湯米說,“然而我現在卻喜歡上它了。”

“這種油本身是沒問題的。蓖麻蛋白是從蓖麻類植物的:

種子中提煉出來的。我敢肯定,今天上午我看見花園裡有一些蓖麻樹——長得又高又大,樹葉也是綠油油的。”

“你的意思是那房子裡的某一個人提煉出了它。漢納會不會做這種事?”

塔彭絲搖了搖頭。

“看起來不太像。她對這種事不可能知道得太多。”

突然,湯米醒悟過來。

“是那本書!它還在我衣袋裡面嗎?太好了,還在的。”

他把書掏了出來。飛快地翻著,“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就是今天上午翻開的那一頁。塔彭絲,你看見沒有?正是蓖麻蛋白!”

塔彭絲一把從他手中抓過書來。

“你能看出名堂來嗎?我可是不行的。”

“這可絲毫難不住我,”塔彭絲說。她把手搭在湯米的胳臂上,一邊走著,一邊迅速地看著。突然,她砰地一聲把書合上。這時,他倆正好又返回了那幢房子。

“湯米,你能把這事交給我來辦嗎?就此一回。你知道吧,我是一頭已經在競技場內憋了二十多分鐘的困獸。”

湯米點了點頭,“塔彭絲,你應該當一回統帥。”他一本正經地說,“我們非把這案子查個水落石出不可!”

“我要辦的第一件事是,”在他倆剛進門那功夫,她說,“我必須親自再問洛根小姐一個問題。”

她跑上了樓,湯米緊跟其後。她砰砰地敲響了那老太大的門,然後走了進去,“我親愛的,是你嗎?”洛根小姐說,“你太年輕、太漂亮了,是不適宜當偵探的。你這麼急急忙忙的,是發現了什麼情況嗎?”

“一點不錯,”塔彭絲答道,“我確實發現了一點情況。”

洛根小姐疑惑地望著她。

“我不知道我究竟漂亮到什麼程度,”塔彭絲接著說道,“但我的確年輕。在戰時,我曾在醫院裡工作過,對血清治療法多少有點了解。我碰巧也知道,當皮下注射小劑量的蓖麻蛋白液時,人體就會產生免疫力,具體點說,也就具有了抗蓖麻毒素的能力。這個事實為血清治療法奠定了基礎。洛根小姐,你對此是非常清楚的。你隔一段時間就給自己皮下注射少許的蓖麻蛋白液,隨後你又讓自己和其餘的人一塊兒中毒。你曾協助過你父親工作,你自然對蓖麻蛋白非常瞭解,也知道如何從蓖麻籽中去提取。你選擇丹尼斯·拉德克利夫外出吃茶點的那一天下了手。這樣,他就不會同時中毒而喪失性命——你不想他死在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之前。只要她先死,他就可以繼承那一大筆錢。而他死亡之後,這筆錢自然就會落到了你——他最近的親屬的手中。我想你不至於忘記是你今天上午告訴我們,他的父親是你的堂兄。”

那老太大的雙眼陰險地瞪著塔彭絲。

正在這時,一個狂怒的人突然從隔壁房間撞了進來:竟是漢納!她手中舉著一個熊熊燃燒著的火把,瘋狂地揮舞著。

“真理終於說話了;就是這邪惡的老巫婆乾的。我看見她仔細地讀過那本書,於是我找到了那本書,還翻開到她讀的那一頁——但我一點也看不懂。但是,上帝的聲音讓我明白了。她仇恨我的女主人,那位令人崇敬的女士。她的內心總是充滿妒忌和邪惡。這老巫婆競仇恨我那受人愛慕的洛伊斯小姐。但是,邪惡註定要滅亡,上帝的正義之火必將他們燒成灰燼!”

話音一落,就見她揮舞著手中的火把猛然朝那張床撲過去。

那老太大發出一聲慘叫。

“快把她拖開——快把她拖開。是我下的毒——趕快把她拖開!”

塔彭絲幾步槍到漢納身旁,她還未來得及從那女人手中奪過火把踏滅,床上的帳子早已被火點著。湯米楞了一下,接著飛快地奔了進來。他一把扯下著火的帳子,又趕緊用地毯蓋上,這才把火撲滅。他又急速地跑去助塔彭絲一臂之力。他倆好不容易才將狂怒的漢納制服,這時,伯頓大夫急衝衝地走了進來。

他詢問了幾句話,就立刻明白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急忙走到床邊,拿起洛根小姐的手摸了一下脈搏,隨之便驚叫起來,“她已經沒氣了,這火把她嚇壞了。也許在這種情形下突然死去更好一點。”

他停頓了一下,接著又補充道:“那個雞尾酒杯裡也沾有蓖麻毒素。”

“結果證明你是完全正確的。”在把漢納交由伯頓大夫照料後,他倆單獨待在一塊時,湯米說,“塔彭絲,你真是太不簡單了。”

“漢納可並沒有參與此案。”塔彭絲說。

“要演好戲可是太不容易了。我仍然忘不了那姑娘。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也只好不再想她了。正如我剛才說的,你真是了不起,榮譽應該屬於你。至於我嘛,卻應了一句老話。那就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湯米,”塔彭絲嬌嗔道,“你真是一頭困獸!”

第十三章 無懈可擊的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