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個“救命者”

作者:愛德華·韋倫

在裝著玻璃的走廊外沒有亮光的地方,馬爾發現了伍爾夫。馬爾跟隨他來到空曠無人的後甲板。強勁的海風使身體嬌弱的人們都躲進了自己的船艙。

腳下的甲板湧動著,起伏不定。伍爾夫頂著颶風將身子緊靠在護欄上。馬爾覺得好笑:那個傢伙好像要用自己的晚餐去餵魚。

意識到那個蠢貨的真實意圖時,馬爾猛然一驚。

伍爾夫開始往護欄上爬,狂風吹散了他頭上僅有的幾縷頭髮,吹打著他的運動衫。

馬爾大喝一聲:“嗨!你忘了一件東西!”

伍爾夫猛一回頭,問到:“哪個混蛋說話?”

馬爾抓住上層船體的護欄,從黑暗中探出身子說:“我。”

“你到底是誰?”

“一個告訴你為什麼不必那樣做的人。”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瞧,風太大了,咱們說話都聽不見。爬過來吧,我會告訴你的。別擔心,我不會抓你。”

馬爾似乎能夠感到那傢伙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自己。到底跳還是不跳,他掂量了許久。

最後,伍爾夫還是從護欄上爬了下來,但沒有鬆手,隨時準備越欄。

“討厭的傢伙,本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他說話的語氣說不清楚是痛苦還是憤怒。“來吧,告訴我為什麼不必那樣做?”

“因為必須留一個屍體。”

他說話的語氣非常嚴肅。對方先是一驚,然後放聲大笑。

笑聲停止後,他若有所思地嘀咕道。“你說的不錯。如果我在大海中消失,那些永遠愛我的繼承人就得等待七年才能得到我的遺產。並不是我粗心大意,不過,你這個討厭的傢伙,你知道我用了多長時間才鼓起勇氣來到這個跳海的地方嗎?現在我又得從頭來一遍。”剎那間,他開始發抖。“他媽的,我給你要杯飲料吧,我自己肯定也要一杯。”

“我也一樣。”

伍爾夫鬆開手,從護欄上溜了下來。馬爾用手扶住他。

“你叫……馬克斯。沙夫。”馬爾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卻像政治家一樣生硬而坦率;面部表情冷淡,卻有著政治家先發制人的威力。

“哈里·佩斯。”這是他旅遊使用的名字。

“太好了,哈里。”

馬爾明白,“麥布女王”號出航的第一天,伍爾夫沒有在救生艇上認出他。他倆是在同一個碼頭上的船。馬爾當時肯定認出了伍爾夫,但伍爾夫顯然忙於思考自己的事,所以腦子裡對馬爾沒有印象。航行期間,伍爾夫一直躲在自己的船艙裡,不用出門便可享受一切服務,他反覆琢磨著對聯邦調查局的調查採取拖延的態度,還是坦白交代。身為鎮長的阿爾。伍爾夫經常外出旅遊,有時遵從醫囑到加勒比海航行,以便調劑一下大腦,擺脫媒體的追蹤;有時化名“馬克斯·沙夫”,刮光鬍子,脫掉假髮旅行。

伍爾夫環顧四周。“我想我們回去的時候可以通過有玻璃的地方下褸。”

“別管那些樓梯”。馬爾領他進了另一扇門。“我發現了一條捷徑,是專供船員用的,它一直通到發動機室。”

其實,這條路並不是直著通下去的,而是盤旋向下。但樓梯井有一些門,可以下到沿途的甲板上。

他領伍爾夫進人。“抓緊,下樓小心點兒。”

伍爾夫沿著盤旋的褸梯往下走。“知道嗎,我有一種再生的感覺。”他的聲音有點狂躁不安。“很高興與你做伴。”

馬爾慌慌張張從口袋取出一副塑料手套戴上。“彼此彼此。”

那傢伙回過頭來,臉上笑容可掏。馬爾在他脖頸上猛砍一刀,然後再用力推了一下。伍爾夫滾下十幾個台階,一動不動地攤在那裡。馬爾飛身下褸,想確認那傢伙是不是已經死了,那傢伙的確已經死了。

他曾告訴那傢伙必須留一個屍體。馬爾的委託人要知道伍爾夫不是假裝自殺,要知道伍爾夫不會再用某個新的假名四處周遊,要知道如果聯邦調查局抓住他的把柄,他不會再講蠢話。

馬爾的委託人還要知道伍爾夫真的死了。

合意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