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溝正史的十大推理名著

橫溝正史(1902-1981)

一九零二年生於神戶市,畢業於大阪藥專(舊稱),曾任《新青年》、《偵探小說》的總編。他在一九三二年辭去工作,開始寫作的生涯。一九四七年以“本陣殺人事件”一書獲得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傢俱樂部獎(即現“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此外,還有“獄門島”、“惡魔的綵球歌”等膾炙人口的作品。

橫溝氏的創作力驚人,筆下作品地位祟高,但是其本人卻患有乘車恐懼症,舉凡車船、飛機都在避忌之列,萬不得已必須外出時,則特約大轎車出門。一九五七年由松本清張帶動的社會派文學興起,令橫溝一度停筆。到他晚年時重新執筆,一九七六年,更以一部“犬神家一族”的電影造成轟動,引起各界注意。橫溝氏於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病逝,享年七十九歲。

橫溝正史筆下一系列的解謎推理小說,提升了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推理小說水準,更縮短與歐美原有的差距,奠定了戰後日本推理小說後來居上,雄霸全球的盛況。至於以金田一耕助為主角的最佳作品,根據橫溝氏自選有以下十部:

1。獄門島2。本陣殺人事件3。犬神家一族4。惡魔的綵球歌5。八墓村

6。惡魔吹著笛子來7。化裝舞會8。三首塔9。女王蜂10。夜行

獄門島

在瀨戶內海中,有一座名叫“獄門島”的花崗岩小島,自古以來就流傳著一種說法:

島上居民全是海盜與流放到這兒的殺人罪犯後裔。島上鉅富鬼頭家的千萬太在臨終前,一直擔心自己的三個妹妹會被人殺死;

就在家人替千萬太守靈的夜裡,他擔心的事果真發生了……

花子的屍體倒掛在古梅樹上;雪枝坐在吊鐘裡,色彩豔麗的和服長袖,自鐘口伸出來;月代的身上插了一朵鮮紅荻花……

這三姊妹果真像鬼頭千萬太臨終前所說,全都死於非命。一連三個晚上,死了三個女孩和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兇手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神探金田一”眼睜睜看著三姊妹陸續被殺而束手無策!難道這一回金田一踢到鐵板了?

在這部作品中,詩般的俳句中隱藏了可怕的謀殺詭計,影響後世的偵探小說至深,被尊為“偵探小說的金字塔”!

本陣殺人事件

自江戶時代起,一柳家就是經營著專供出外武士們住宿的旅舍。當族人舉行婚禮的那一夜,淒厲的悲號伴隨著琴聲響徹雲霄,只見新郎、新娘躺在別館的血泊中,枕頭旁還留下家傳的名琴,以及沾有三指血印的金屏風。

然而當時這棟別館四周積滿了雪,是個完全封閉的密室……

犬神家一族

天下事無奇不有,有人感恩圖報,不料卻引發滅門殺機!

信州財政界的巨頭——犬神佐兵衛留下一封詭異的遺書,與眾多虎視眈眈覬覦他那鉅額遺產的親人,便與世長辭了。為了得知遺囑的內容,失蹤已久的長孫蒙面歸來,沒想到佐兵衛竟把財產全數留給毫無血緣關係的珠世,以及“青沼靜馬”這個神秘人物。眼看著這場以血弒血的紛爭即將揭開序幕,犬神家一族已籠罩在一場腥風血雨中……

一群唯妙唯肖的菊花玩偶中,赫然出現佐武的頭顱;一棟廢棄的宅第裡,佐治慘遭古箏琴絃勒斃……

擁有犬神家遺產繼承權的男孫接二連三死於非命,而唯一的線索竟是三十年前那個關於犬神家傳家之寶——斧、琴、菊的惡毒詛咒!

究竟兇手是誰?犬神家的第三樣傳家之寶——斧又是否真會落在最後一位繼承人——佐清的身上呢?且看金田一耕助如何化解這一場橫跨三代的恩怨情仇!

惡魔的綵球歌

鬼首村二十幾年前發生的離奇慘案,竟然引發現在的殺人動機——村長失蹤、少女口插漏斗陳屍瀑布下、妙齡少女慘遭勒斃、全身是“痣”的女孩被謀害……

每一個女孩的悽慘死狀和兇手迷幻的殺人手法,竟與鬼首村的綵球歌情境不謀而合!

這首陰暗、幽沉的綵球歌宛如惡魔譜下的追魂曲,教人夜裡睡不著、整天汗毛直豎……

奇哉!怪哉!鬼首村遇害的女孩竟然都是“私生女”……這一切究竟純屬巧合?抑或其中隱藏什麼天大的秘密?

死神在鬼首村撒下天羅地網,妙齡少女一個接一個死在無情兇手的陰狠計謀之下;這些“私生女”犯了什麼錯,為何必須遭受如此悲慘的命運?

這回金田一耕助施展妙計,絕對讓兇手無所遁形!

八墓村

戰國時代,有八位武士帶著三千兩黃金來到一個破落村莊,卻慘遭利慾薰心的村民們殺害,許多怪異事件因而接連發生,人們便稱這個村莊為“八墓村”。

曾帶領村民攻擊八位武士的田治見莊左衛門,他的子孫——要藏在大正某年瘋狂地殘殺三十二個村民後,行蹤成謎。二十幾年後,“八墓村”彷佛被下了魔咒一般,再度演出驚悚殺人事件。

要藏的石棺裡埋藏了傳說中三千兩黃金的證據——三枚金幣,這三枚金幣卻讓他的兒子辰彌陷入惡魔的詛咒之中——八墓神即將追索他的犧牲者……

八墓村村民漏夜追殺辰彌,震天的殺聲將辰彌逼入萬劫不復的鬼火潭中。究竟辰彌能否逃過這次劫難?暗藏幕後的真兇是何人?三千兩黃金到底只是傳說或真有其事?

惡魔吹著笛子來

東京銀座的天銀堂珠寶店發生一起毒殺事件,根據倖存者描述,兇手和椿英輔子爵長的一模一樣!

椿英輔子爵自殺身亡後,在留給女兒的遺書中寫著:“惡魔吹著笛子來……我怕自己等不到那個時候……”沒想到兇殺案非但不因子爵的身亡告一段落,反而越演越烈,整個椿家籠罩在一片詭異的氣氛中。沒有人知道下一個犧牲者會是誰?真正的“惡魔”又在哪裡?只聽到惡魔的笛音每每在午夜時分迴盪著,不斷震撼人心……

惡魔的笛音傳到之處,必將引發一樁樁的慘案!

金田一耕助從淡路島一路追蹤惡魔回到椿家,沒想到仍比“它”晚一步,不但新宮利彥已陳屍在溫室裡,就連秋子夫人也搭上了那班死亡列車!

整個兇案的關鍵在於子爵的遺書中……

惡魔的腳步越來越近了,隱藏在詭異旋律後的秘密也將大白,原來真正的惡魔竟然是殺父弒母的“他”……

化裝舞會

狂風暴雨的颱風夜晚,當紅女星千代子的第三任丈夫——槙恭吾陳屍在自己的工作室;在這之前的兩年內,鳳千代子的第一任、第二任丈夫也離奇死亡……前後三樁事件在人們心中留下濃濃的疑惑,教人百思不解。

金田一耕助這回可“踢到鐵板”羅!不僅要解開“火柴棒拼圖”之謎,還得應付其他辦案人員的“找碴”……

書中人物個個戴著面具,有意、無意地促成一場虛實交錯的“化裝舞會”誕生……

金日一耕助如何在真真假假的人生百態中揪出“化裝舞會”背後的“神秘黑手”,漂亮地將他封殺出局?

本書作者構思了十餘年,傾全力完成這部推理鉅著。

三首塔

“三首塔”內三尊木雕人頭像之間的恩怨情仇,竟然延績到後世子孫——佐竹家族的身上。

音禰獲知自己即將繼承一位遠親——玄藏老人的百億圓遺產,條件是她必須和一位素未謀面的男人結婚……

不料財產還沒繼承到,三樁殺人慘案赫然在她眼前發生。整個家族霎時陷入一片爾虞我詐、腥風血海的殺戮戰場,“百億圓財產”變成一道催命符,誰有機會得到它,就可能成為下一名犧牲者!

音禰在刺激、迷亂的情慾漩渦中沉淪,竟和擁有多重身分的神秘男子——堀井敬三為愛逃亡!

這對落難鴛鴦在離散分合的逃亡過程中意外獲知“三首塔”的所在地,同時也歷經百分百驚險刺激的生死關頭。‘親密愛人’的枕邊細語教人備感溫暖,愛上‘親密愛人’的人卻是雙手血腥……

作者靈活絕妙的寫作技巧為本書注入詭奇浪漫的因子,讓你想一口氣翻到最!

女王蜂

絕世大美女居然是“女王蜂”?

大道寺智子遵照母親的遺言,在年滿十八歲時前往東京的父親家。然而,就在她出發前不久,眾人紛紛接到一封離奇的恐嚇信函:“她就是女王蜂,凡是仰慕她的男人終究逃不過一死……”

這封信暗喻十多年前智子的親生父親之死將再延續;事實上,一幕幕血淋淋的慘劇將在這位神秘的“女王蜂”面前揭開……

短短二十天,大道寺智子的身邊陸續死了四個男人!難道真如接二連三的恐嚇信函上所言——女王蜂所到之處,必將引發一連串殺機?

金田一耕助受託調查這次事件,卻由於意外發現十多年前智子的親生父親慘死之真相,使自己身陷危機!

夜行

古神家族世世代代被一種怪病——“駝背”所詛咒,這一代傳人八千代正暗自慶幸逃過一劫,但惡魔絕不會良心發現,就在八千代接獲神秘信函及無頭駝背男子的照片之後,惡魔的詛咒又顯現了——古神家赫然出現一具無頭駝背男屍……

一張細密、無情的殺人網已逐漸籠罩古神家族每個人的心,縱使他們逃得再遠,那顆被禁錮的心仍然時時刻刻被惡魔啃噬得支離破碎!

逃!逃!逃……無論古神家族逃到天涯海角,終究擺脫不掉惡魔的時時索命,刻刻追討!

原本的無頭男屍殺人事件,竟意外演變成“此頭不合彼身,彼頭不合此身”的驚悚“雙殺”命案:頭部是古神守衛,身軀卻是蜂屋小市的……

案情發展不僅讓警方如墜五里霧中,古神家族也人人自危。

要知,外來惡魔不足為懼,胸中的心魔才是引發殺機的罪魁禍首!

藤原宰太郎的世界名偵探五十人